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2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临沂市 >> 李长芳, 女, 55

李长芳
李长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依汶乡隋家店村
个人近况: 2019年7月12日 迫害致死 (2019-07-15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8-11-2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330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王西杰(王希杰) 李长芳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8-20: 山东省临沂地区法轮功学员遭药物迫害案例
......沂南县李长芳被致死经过

据明慧网报道,山东市临沂市沂南县依汶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李长芳,在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被警察以“扫黑”的名义入室绑架,非法关押在临沂市看守所,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被以其修炼法轮功的名义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一万元。

七月五日晚上十点,李长芳的家属接到临沂市看守所在临沂人民医院打来的电话,告诉家属李长芳病危,需要家属签字动手术。李长芳的家属连夜赶到临沂市人民医院,家属看到李长芳躺在病床上,肚子浮肿,大腿大面积瘀青,牙齿松动。医生说是阑尾炎化脓,需要开刀,没多久医生又说胃穿孔。家属问阑尾炎为什么大腿有瘀青?医生说这个不好解释。

七月五日,刚刚送入临沂人民医院时,李长芳能思路清晰的描述身体状况。她说,在看守所吃过几次药,在临沂看守所被打针后,第二天身体疼痛、下身红肿,后转为紫青色,一看就类似被药物中毒症状。李长芳亲述:从初期胃痛、胀肚,小肚子疼,继而下身两腿内侧青紫色,疼痛难忍。

家属怀疑李长芳是被下不明药物或打毒针导致此症状。而医生声称:可能是皮肤病,也可能是感染。家人具体询问病情时,医生前后矛盾,语无伦次,也不让家人看病例与检查结果。但是到七月十日,突然出现了前后矛盾的造假病例。

七月六日下午,医生强行对李长芳做了手术,从胸腔开刀到腹部。从此李长芳昏迷不醒,被用各种仪器、呼吸机在维持生命。

七月九日,李长芳的家属轮流守在重症监护室外一整天。家里传来消息说,临沂市看守所打给沂南县公安局,沂南县公安局打给依汶镇派出所,依汶镇派出所找到隋家店村,告知村书记说,李长芳在临沂看守所得了怪病,可能快不行了,叫村委会去人领回家,准备好衣服(装老的衣服)。

七月十日早晨八点三十左右,在临沂市人民医院突然进来五辆警车(其中一辆是法院的车),前前后后出来二、三十警察,大部份身穿便衣,这些人强行威逼李长芳的家属签字出院。家人拒绝签字,身穿便衣的警察开始动手抓人打人,企图以暴力威胁强迫签字。李长芳的儿子王小飞上厕所时,遭便衣警察暴打。

七月十日下午两点三十分,李长芳的儿子进入重病监护室看他妈妈,这时跟进去了三个特勤警察,不让李长芳的儿子拍照。大约半小时后,再次出现几辆警车(据悉是临沂市兰山区东关派出所)十几个特警,在临沂市河东看守所狱警丁某(女)的指认下,把李长芳的丈夫王西杰、儿子王小飞、女儿王娇及王娇的六岁的儿子、还有亲属彭辉,强行架进警车,绑架到东关派出所。问他们什么理由抓人时,这些警察说是扰乱医院秩序(分明是他们威逼李长芳的家属签字出院,扰乱百姓治病)。现场警车有:公安 鲁Q6012警,法院 鲁QA368警,公安 鲁Q3888警,公安 鲁Q3977警。

七月十一日凌晨,李长芳的亲属均被放回家,李长芳的儿子直到下午才被放回家。在这期间看守所和兰山区东关派出所串通一气,威逼诱导李长芳的家属谈判,说只要同意签字出院,会给予补偿,家属可以提条件。

七月十二日,临沂兰山区东关派出所警察与临沂看守所狱警趁李长芳的家属不在,闯到临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拔掉正被抢救的李长芳身体上的各种仪器管子与呼吸机,使李长芳死亡。接着警察将李长芳遗体抢走,下午六点左右打电话告诉家属前去谈判,临沂看守所与兰山派出所声称:管子已经拔掉,遗体将会放在殡仪馆(家属不知道是哪个殡仪馆),家属快来签字谈判。

从整个过程看,李长芳是被逼吃毒药、打毒针导致病危,又被强行做手术、强迫出院、拔掉呼吸机等综合性迫害,李长芳等于是直接被谋杀致死。

亲属质疑李长芳是否被摘取器官

中共的罪恶远不止于此,在诸多此类命案惨案中,人们发现,中共恶徒在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药物谋杀的同时,为了牟取暴利,还以做手术治病、法医鉴定的名义作掩盖,在极短的时间内,快速偷偷摘走蒙冤者的器官,然后强迫家人快速火化遗体,焚尸灭迹。这就是中共制造的活摘器官的罪恶——这个地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

李长芳案就被亲属质疑她是否被摘了器官:为什么一个微创手术突然改为大手术?为什么不叫家人拍照取证?为什么不叫家人靠近查看术后亲人身体状况?为什么不快速抢救反而强制出院?为什么被害人还有生命迹象时就给拔掉呼吸机?为什么偷抢冤死者遗体欺骗家人强迫火化?为什么家人质疑亲人器官是否被偷摘时不敢回应和公开实情?

沂南县“六一零”、公检法、临沂市看守所及临沂市人民医院的非法行为已经涉嫌故意杀人罪等及反人类罪,相关的犯罪嫌疑人必须认罪伏法,必须承担刑事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20/山东省临沂地区法轮功学员遭药物迫害案例-391691.html

2019-07-27: 山东沂南县法轮功学员李长芳被拔掉氧气管、抢躯体情况补充
山东临沂市沂南县依汶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李长芳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被警察以“扫黑”的名义入室绑架,非法关押在临沂市看守所,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被以其修炼法轮功的名义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一万元;七月五日晚上十点,李长芳家属接到临沂市看守所在临沂人民医院打来的电话,告诉家属李长芳病危,需要家属签字动手术。七月六日下午,李长芳被强行做了手术,从胸腔开刀到腹部,昏迷不醒,被用各种仪器、呼吸机在维持生命。七月十二日下午六点左右,家属接到电话得知,看守所和东关派出所人员强行在医院拔掉李长芳的氧气管,把李长芳的尸体抢走放进了殡仪馆。李长芳被迫害致死。

近日,一位山东省临沂市政府正义人士透露:最近控告临沂公检法的人很多,临沂市各个政府部门都很谨慎。临沂市公检法司、临沂610当时害怕曝光整个事件。

七月十日早晨八点三十左右,在临沂市人民医院突然进来五辆警车(其中一辆是法院的车),前前后后出来二、三十警察,大部份身穿便衣,这些人强行威逼李长芳家属签字出院。家人拒绝签字,身穿便衣的警察开始动手抓人打人,企图以暴力威胁,强迫签字。李长芳的儿子王小飞上厕所时,被便衣警察暴打。围观的老百姓表示愤怒与同情,有的说:“共产党就是不干好事,你看现在又在欺负好人了!”“快点报警惩治他们”,有的人说:“你们要坚持顶住……”沂南公检法司便衣警察自知理亏开着警车慌忙逃走。

七月十日下午,临沂看守所和临沂市公安局、临沂兰山区公安局、东关派出所随后继续对李长芳家属进行施压,声称:国家有的是钱,一定保证你们满意。而此时,李长芳正在人民医院昏迷中,生死未卜,临沂公检法却直接谈钱,人性全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6/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90618.html

2019-07-15: 山东沂南县法轮功学员李长芳被迫害致死
山东临沂市沂南县依汶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李长芳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被警察以“扫黑”的名义入室绑架,非法关押在临沂市看守所,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被以其修炼法轮功的名义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一万元;七月十二日被迫害致死。

七月十二日下午六点左右,家属接到电话得知,看守所和东关派出所人员强行在医院拔掉李长芳的氧气管,把李长芳的尸体抢走放进了殡仪馆,然后告知家人晚上到东关派出所谈判。晚上十点,家属亲人来到关东派出所时,里面除了值班人员,其他人都下班走了。

二零一八年,沂南县开始在全县展开所谓“扫黑”行动,执行这次行动的县公安局国保却趁机再次迫害法轮功,因怀疑依纹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参与声援“邢西美冤死案控诉活动”(详见明慧网报道《山东沂南县邢西美被迫害致死 家人讨公道被哄骗》),就把扫黑的矛头指向当地法轮功学员,进行打击报复。八月二十八日,沂南公安国保大队、依汶派出所、巡警等,绑架依汶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刘乃勋、王西兰夫妇(七十岁左右),隋树昌夫妇,还有两个不修炼的普通老百姓。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早晨六、七点,沂南公安局又出动三十多人九辆警车,以扫黑为名,对隋家店村进行第二次洗劫,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祖培勇和李长芳(女),将祖培勇劫持到沂南县看守所非法刑拘,将李长芳劫持到临沂看守所非法刑拘。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正值中国新年快来临的时候,沂南县公检法司在临沂河东区看守所组成了一个简易“法庭”,进行所谓“庭审”,所谓的公诉人苗某和审判长尹某老调重弹,仍以刑法三百条即“利用某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陷害刘乃勋、祖培勇、李长芳等六名当事人。两位律师为刘乃勋、祖培永做了无罪辩护,讲明了中共针对法轮功诬陷的法律真相,指出了公检法办案程序及取证的违法行为,证明了法轮功学员确证无罪,要求当庭宣判无罪释放当事人。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沂南县法院,不顾律师的无罪辩护,依旧荒唐的错用刑法三百条,突然进行秘密判决,对祖培勇、李长芳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和两名明白真相的市民判刑。祖培永被枉判三年六个月、罚金三万元;刘乃勋被枉判三年、罚金二万元;李长芳被枉判二年六个月、罚金一万元;王西兰被枉判二年、罚金一万元。

七月五日晚上十点,李长芳家属接到临沂市看守所在临沂人民医院打来的电话,告诉家属李长芳病危,需要家属签字动手术。李长芳家属连夜赶到临沂市人民医院,家属看到李长芳躺在病床上,肚子浮肿,大腿大面积瘀青,牙齿松动。家属问发生什么情况,李长芳说肚子痛15天了,一个星期不吃饭,后期水也不喝了,也没有排便量。然后被看守所送到临沂人民医院治疗。

医生说是阑尾炎化脓,需要开刀,没多久医生又说胃穿孔。家属问阑尾炎为什么大腿有瘀青?医生说这个不好解释。问牙齿为什么松动时,临沂看守所张队长说是因为在看守所没吃水果,缺营养导致的。家属怀疑是被强行灌食导致的,逼问到底怎么了?医生说现在还查不清,需要做微创,需要开刀,强逼家属签字开刀,家属说没查清之前不签字。

家属拍照留证时,突然在病房附近,里外冲进将近二十个便衣警察,威胁,强逼,动手抢夺手机,强行删除手机里的相片。

七月六日下午,李长芳被强行做了手术,从胸腔开刀到腹部,昏迷不醒,被用各种仪器、呼吸机在维持生命。

七月九日,李长芳家属轮流守在重症监护室外一整天。家里传来消息说,临沂市看守所打给沂南县公安局,沂南县公安局打给依汶镇派出所,依汶镇派出所找到隋家店村,告知村书记说,李长芳在临沂看守所得了怪病,可能快不行了,让村里去人领回家,准备好衣服(装老的衣服)。

七月十日早晨八点三十左右,在临沂市人民医院突然进来五辆警车(其中一辆是法院的车),前前后后出来二、三十警察,大部分身穿便衣,这些人强行威逼李长芳家属签字出院。家人拒绝签字,身穿便衣的警察开始动手抓人打人,企图以暴力威胁,强迫签字。李长芳的儿子王小飞上厕所时,被便衣警察暴打。

李长芳儿子挣脱后呼救:警察打人了!把我妈妈迫害得昏迷不醒,还打我,想把我也抓进去。我妈妈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强身健体没有错……警察去年十月翻墙绑架我妈妈到看守所,非法判刑,突然告诉我们我妈妈身体不行了,要住院开刀,问医生说是阑尾炎,后来开刀后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开刀位置是从胸腔往下开刀的;再次问,医生说是多器官衰竭,至今昏迷不醒。现在人还没给我们治好,又强行逼我们出院。

医院看病的人纷纷拥上来,有人拿出手机拍照。李长芳的家属也拿出手机,对着刚才打他、抓他的便衣警察拍照时,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打我抓我。这个人谎称自己是看病的病人,对其他警察录像时都纷纷称自己是病人回避。

围观的老百姓表示愤怒与同情,有的说:“共产党就是不干好事,你看现在又在欺负好人了!”“快点报警惩治他们”,有的人说:“你们要坚持顶住……”沂南公检法司便衣警察自知理亏开着警车慌忙逃走。

强硬阴谋未得逞之后,沂南法院又以伪善面目登场,询问家人有什么诉求,家人要求:对迫害李长芳的所有人员绳之以法,撤销所有诬陷李长芳因修炼法轮功被枉判的罪刑。临沂法院谈判人荒唐提出:只要不提及跟法轮功有关,都好办。家人愤怒拒绝。

七月十日下午两点三十分,李长芳的儿子进入重病监护室,看他妈妈,这时跟进去了三个特勤警察,不让李长芳的儿子拍照。大约半小时后,再次出现几辆警车(据悉是临沂市兰山区东关派出所)十几个特警,在临沂市河东看守所丁某(女)的指认下,分别把李长芳的丈夫王西杰、女儿王娇及王娇的6岁儿子、儿子王小飞以及亲属彭辉,强行架进警车,绑架到东关派出所。问他们什么理由抓人时,这些警察说是扰乱医院秩序(分明是他们威逼李长芳家属签字出院,扰乱人民治病)。现场警车: 公安 鲁Q6012警,法院 鲁QA368警,公安 鲁Q3888警,公安 鲁Q3977警。

七月十一日凌晨李长芳家属亲属均被放回家,李长芳的儿子直到下午才被放回家。在这期间看守所和兰山区东关派出所串通一气,威逼诱导李长芳家属谈判,说只要同意签字出院,会给予补偿,家属可以提条件。

七月十二日,临沂兰山区东关派出所与临沂看守所,趁李长芳家属不在,拔掉正在临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的李长芳身体上的各种仪器管子与呼吸机,将李长芳抢走,下午六点左右打电话告诉家属前去谈判,临沂看守所与兰山派出所声称:管子已经拔掉,遗体将会放在殡仪馆(家属不知道是哪个殡仪馆),家属快来签字谈判。

李长芳被迫害死亡,其它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5/山东沂南县法轮功学员李长芳被迫害致死-390028.html

2019-07-13: 山东沂南县李长芳被迫害致病危
山东临沂市沂南县依汶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李长芳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被警察以“扫黑”的名义入室绑架,非法关押在临沂市看守所,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被以其修炼法轮功的名义非法判刑二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一万元。

七月五日晚上十点,李长芳家属接到临沂市看守所在临沂人民医院打来的电话,告诉家属李长芳病危,需要家属签字动手术。李长芳家属连夜赶到临沂市人民医院,家属看到李长芳躺在病床上,肚子浮肿,大腿大面积瘀青,牙齿松动。医生说是阑尾炎化脓,需要开刀,没多久医生又说胃穿孔。家属问阑尾炎为什么大腿有瘀青?医生说这个不好解释。

七月六日下午,李长芳被强行做了手术,从胸腔开刀到腹部,至今昏迷不醒,已经在被用各种仪器、呼吸机在维持生命。

七月九日,李长芳家属轮流守在重症监护室外一整天。家里传来消息说,临沂市看守所打给沂南县公安局,沂南县公安局打给依汶镇派出所,依汶镇派出所找到隋家店村,告知村书记说,李长芳在临沂看守所得了怪病,可能快不行了,让村里去人领回家,准备好衣服(装老的衣服)。

得知此事的村民惊讶地说:刘长芳修炼法轮功多年,一直身体健康,而且沂南公检法把她关入临沂看守所就说明她身体体检合格,怎么好好地会突然得怪病、病危呢?

七月十日早晨8点30左右,沂南公检法司和临沂看守所共5辆警车,载着身穿便衣的警察进入临沂人民医院,逼迫李长芳的家人签字办出院手续。家人拒绝签字,身穿便衣的警察开始动手抓人打人,企图以暴力威胁,强迫签字。李长芳的儿子王小飞上厕所时,被便衣警察暴打。

李长芳儿子挣脱后呼救:警察打人了!把我妈妈迫害得昏迷不醒,还打我,想把我也抓进去。我妈妈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强身健体没有错……警察去年十月翻墙绑架我妈妈到看守所,非法判刑,突然告诉我们我妈妈身体不行了,要住院开刀,问医生说是阑尾炎,后来开刀后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开刀位置是从胸腔往下开刀的;再次问医生说是多器官衰竭,至今昏迷不醒。现在人还没给我们治好,又强行逼我们出院。

医院看病的人纷纷拥上来,有人拿出手机拍照。李长芳的家属也拿出手机,对着刚才打他、抓他的便衣警察拍照时,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打我抓我。这个人谎称自己的看病的病人,对其他警察录像时都纷纷称自己是病人回避。

围观的老百姓表示愤怒与同情,有的说:“共产党就是不干好事,你看现在又在欺负好人了!”“快点报警惩治他们”,有的人说:“你们要坚持顶住……”沂南公检法司便衣警察自知理亏开着警车慌忙逃窜。

强硬阴谋未得逞之后,沂南法院又以伪善面目登场,询问家人有什么诉求,家人要求:对迫害李长芳的所有人员绳之以法,撤销所有诬陷李长芳因修炼法轮功被枉判的罪刑。临沂法院谈判人荒唐提出:只要不提及跟法轮功有关,都好办。家人愤怒拒绝。因为2018年10月23日李长芳正在家,就突然被沂南公安局、依汶派出所以“扫黑”绑架的,而2019年1月24日沂南公检法在临沂看守所开庭,却以李长芳、祖培永、刘乃勋、王西兰修炼法轮功为由,进行非法枉判;现在却要不提及法轮功,前后矛盾的做法,令人愤怒。

七月十日下午2点30分,李长芳的儿子进入重病监护室,看他妈妈,这时跟进去了3个特勤警察,不让李长芳的儿子拍照。大约半小时后,再次出现几辆警车(据悉是临沂市兰山区东关派出所)十几个特警,在临沂市河东看守所丁某(女)的指认下,分别把李长芳的丈夫王西杰、女儿王娇及王娇的6岁儿子、儿子王小飞以及亲属彭辉,强行架进警车,绑架到东关派出所。问他们什么理由抓人时,这些警察说是扰乱医院秩序(分明是他们威逼李长芳家属签字出院,扰乱人民治病)。现场警车: 公安 鲁Q6012警,法院 鲁QA368警,公安 鲁Q3888警,公安 鲁Q3977警。

一直到七月十日晚上,被绑架的4名李长芳的亲属没被放回家。

李长芳目前仍然昏迷不醒。然而,在七月五日,刚刚送入临沂人民医院时,李长芳能思路清晰的描述身体状况。她说,在看守所吃过几次药,在临沂看守所被打针后,第二天身体疼痛、下身红肿,后转为紫青色,一看就类似被药物中毒症状。李长芳亲述:从初期胃痛、胀肚,小肚子疼,继而下身两腿内侧青紫色,疼痛难忍。

家属怀疑被下不明药物或打毒针导致此症状。医生声称:可能是皮肤病,也可能是感染。家人具体询问病情时,医生前后矛盾,语无伦次,病例与检查结果不让家人看。但是,七月十日突然出现前后矛盾的造假病例。

关于李长芳被绑架迫害情况,详见明慧网文章《山东沂南县李长芳被迫害致病危》、《山东沂南县公安局以“扫黑”之名迫害善良百姓》、《发生在年关前的荒唐庭审》等。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3/山东沂南县李长芳被迫害致病危(续)-389945.html

2019-07-10: 山东沂南县李长芳被迫害致病危
七月五日晚上十点,李长芳家属接到临沂市看守所在临沂人民医院打来的电话,告诉家属李长芳病危,需要家属签字动手术。李长芳家属连夜赶到临沂市人民医院,家属看到李长芳躺在病床上,肚子浮肿,大腿大面积瘀青,牙齿松动。
家属问发生什么情况,李长芳说肚子痛15天了,一个星期不吃饭,后期水也不喝了,也没有排便量。然后被看守所送到临沂人民医院治疗。医生说是阑尾炎化脓,需要开刀,没多久医生又说胃穿孔。家属问阑尾炎为什么大腿有瘀青?医生说这个不好解释。

问牙齿为什么松动时,临沂看守所张队长说是因为在看守所没吃水果,缺营养导致的。家属怀疑是被强行灌食导致的,逼问到底怎么了?医生说现在还查不清,需要做微创,需要开刀,强逼家属签字开刀,家属说没查清之前不签字。

家属拍照留证时,突然在病房附近,里外冲进将近二十个便衣警察,威胁,强逼,动手抢夺手机,强行删除手机里的相片。

七月六日下午,李长芳被强行做了手术,做完手术之后就进入重病监护室,警察看到来的家属很多,说不让家属来这么多人,只让一个家属见面20分钟,家属进去见到后,李长芳从胸腔开刀到腹部,至今昏迷不醒。

七月七日,在重病监护室附近仍有很多便衣警察监视着,进去的家属被穿护士服的警察搜身,家属找到医生看病例的时候,两个便衣警察跟进去,医生说不给看病例,问为什么不能看时,医生说要请示上边。

二零一八年,沂南县开始在全县展开所谓“扫黑”行动,执行这次行动的县公安局国保却趁机再次迫害法轮功,因怀疑依纹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参与声援“邢西美冤死案控诉活动”(详见明慧网报道《山东沂南县邢西美被迫害致死 家人讨公道被哄骗》),就把扫黑的矛头指向当地法轮功学员,进行打击报复。八月二十八日,沂南公安国保大队、依汶派出所、巡警等,绑架依汶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刘乃勋、王西兰夫妇(七十岁左右),隋树昌夫妇,还有两个不修炼的普通老百姓。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早晨六、七点,沂南公安局又出动三十多人九辆警车,以扫黑为名,对隋家店村进行二次洗劫,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祖培勇和李长芳(女),将祖培勇劫持到沂南县看守所非法刑拘,将李长芳劫持到临沂看守所非法刑拘。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正值中国新年快来临的时候,沂南县公检法司在临沂河东区看守所组成了一个简易“法庭”,进行所谓“庭审”,所谓的公诉人苗某和审判长尹某老调重弹,故伎重演,仍以刑法三百条即“利用某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陷害刘乃勋、祖培勇、李长芳等六名当事人。

两位律师为刘乃勋、祖培永做了无罪辩护,讲明了中共针对法轮功诬陷的法律真相,指出了公检法办案程序及取证的违法行为,证明了法轮功学员确证无罪,要求当庭宣判无罪释放当事人。但审判长在尴尬犹豫中宣布择日宣判。

在沉默了两个月后,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沂南县法院,不顾律师的无罪辩护,依旧荒唐的错用刑法三百条,突然进行秘密判决,对祖培勇、李长芳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和两名明白真相的市民判刑。祖培永被枉判三年六个月、罚金三万元;刘乃勋被枉判三年、罚金二万元;李长芳被枉判二年六个月、罚金一万元;王西兰被枉判二年、罚金一万元;未修炼法轮功的王永刚与付文合(二人刑拘后取保)一同被枉判一年、罚金一万元,王永刚缓刑两年,付文合缓刑一年六个月。

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近二十年的运动中,沂南县法院在当地故意制造的一起冤假错案。四名法轮功学员及家人上诉。但是受到沂南县法院审判长尹传伟的阻挠,他声称,判决书不能给其他人看,上诉书不低于11页,否则不给上诉。

一九九九年夏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政治运动后,公检法成为当局主要的暴力工具,随着政法委610的指挥棒,不断肆意虐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制造了许许多多的冤假错案。近二十年里,沂南县被非法劳教判刑的冤案近六十起,被迫害致死的至少是六人,被抢劫的财物现金上百万元。迫害不但给善良民众造成巨大灾难,而且迫害者因遭到恶报,也给其家人带来了极大痛苦。

关于沂南县依汶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祖培勇、刘乃训、王西兰、李长芳等被绑架情况,详见明慧网文章《山东沂南县公安局以“扫黑”之名迫害善良百姓》、《发生在年关前的荒唐庭审》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0/山东沂南县李长芳被迫害致病危-389815.html

2019-05-23: 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四位法轮功学员被枉判 已上诉、控告中
2019年,沂南县祖培勇、李长芳、刘乃训与老伴王西兰遭受枉判。家属对参与责任人控告,并向临沂中级法院上诉中。详情陆续公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23/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87734.html

2019-04-08: 荒唐庭审、荒唐判决 山东沂南县法院制造冤案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中国新年来临之际,山东沂南县公检法人员荒唐地在异地即临沂河东区看守所非法组成了一个所谓“法庭”,仓促对四名法轮功学员祖培勇、李长芳、刘乃训与老伴王西兰进行所谓“庭审”,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荒唐的非法判决,蓄意制造冤案。

祖培永被枉判三年六个月、罚金三万元;刘乃勋(七十岁左右)被枉判三年、罚金二万元;李长芳被枉判二年六个月、罚金一万元;王西兰(七十岁左右)被枉判二年、罚金一万元;未修炼法轮功的王永刚与付文合(二人刑拘后取保)一同被枉判一年、罚金一万元,王永刚缓刑二年,付文合缓刑一年六个月。四名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剥夺政治权利一年。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近二十年的运动中,沂南县法院在当地故意制造的一起冤假错案。

目前,四名法轮功学员及家人已经上诉。但是受到沂南县法院审判长尹传伟的阻挠,他声称,判决书不能给其他人看,上诉书不低于11页,否则不给上诉。

二零一八年,沂南县开始在全县展开所谓“扫黑”行动,执行这次行动的县公安局国保却趁机再次迫害法轮功,因怀疑依纹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参与声援“邢西美冤死案控诉活动”(详见明慧网报道《山东沂南县邢西美被迫害致死 家人讨公道被哄骗》),就把扫黑的矛头指向当地法轮功学员,进行打击报复。当局出动了大批警力,两次洗劫了隋家店等村,非法抓捕了法轮功学员隋树昌夫妇、刘乃勋、王西兰、祖培永、李长芳及两个合法使用真相币的民众王永刚与付文合。隋树昌夫妇被非法行政拘留后回家,王永刚与付文合被取保。其余四人被非法刑拘批捕构陷庭审。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正值中国新年快来临的时候,沂南县公检法司在临沂河东区看守所组成了一个简易“法庭”,进行所谓“庭审”,所谓的公诉人苗某和审判长尹某老调重弹,故伎重演,仍以刑法三百条即“利用某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陷害六名当事人。

两位律师为刘乃勋、祖培永做了无罪辩护,讲明了中共针对法轮功诬陷的法律真相,指出了公检法办案程序及取证的违法行为,证明了法轮功学员确证无罪,要求当庭宣判无罪释放当事人。但审判长在尴尬犹豫中宣布择日宣判。

在沉默了两个月后,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沂南县法院,不顾律师的无罪辩护,依旧荒唐的错用刑法三百条,突然进行秘密判决,对祖培勇、李长芳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和两名明白真相的民众判刑,在当地针对法轮功故意制造了一起最大的冤假错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8/荒唐庭审、荒唐判决-山东沂南县法院制造冤案-384860.html

2019-03-24: 山东沂南法院退回构陷四名法轮功学员的案卷
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检察院、法院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在临沂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祖培永等四人庭审后,近日得知沂南法院、检察院已经以证据不足为由,把构陷案件退回沂南公安局。祖培永、刘乃勋、王西兰、李长芳四位法轮功学员目前仍然被沂南公安局非法拘押。

据临沂政法委610内部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员说:抓这四人是临沂610指示的,由沂南政法委、公安局、国保、依汶派出所具体实施;在绑架前的三天,临沂610指使临沂公安局与沂南公安局通力配合,利用依汶乡610办公室和派出的三名特务人员进村进行跟踪侦查。

“扫黑”运动开始后,临沂市中共官员为了完成扫黑指标,分两次绑架祖培永、刘乃勋、王西兰、李长芳四人,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采取先绑架再搜集证据的方法,非法构陷,妄图罗织成“大案、要案”。

在非法关押三个月和五个月以后,沂南公安局把构陷四位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案子”提交给沂南检察院,沂南检察院在临沂政法委的多次压力下,把此案起诉到沂南法院。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正值中国新年快来临的时候,沂南县公检法相关人员在异地即临沂河东区看守所非法组成了一个简易法庭,仓促对四名法轮功学员祖培勇、李长芳、刘乃训与老伴王西兰进行所谓“庭审”,两位律师给祖培勇和刘乃训作了无罪辩护,要求立即释放被绑架的四位法轮功学员。

辩护律师指出,本案公安对祖培勇既没有受案也没有立案记录,无证无据抓人、私闯门宅,抓了人不通知家人,先抓人后捏造证据,乱用检查权和搜查权及扣押权,相关法律文书无签字,受案立案程序违法。取证采用诱供、骗供、编供手段,出具的口供不能当作证据。

在非法庭审最后致辩护词时,两位律师依据中国宪法、刑法和其它法律,证明修炼信仰法轮功没有违法,更不是犯罪,破坏法律实施和犯罪的是那些暴力执法的公检法司人员。并就本次非法庭审提出了十几项反驳意见,证明当事人无罪。

四名受害法轮功学员在最后自我辩护中都说由于身体有病,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了,让自己成为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修炼法轮功对每个人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对国家,对社会都是有好处。法轮功不是邪教。

审判长说择日宣判。近期,沂南法院、检察院参考宪法和刑法的规定,以沂南公安局证据不足为由退回沂南公安局。

中国百姓希望中国的法制能够更加健全,公安警察、检察官、法官等执法人员都能维护善良、公平、正义,尽快从中共江泽民集团的操纵中解脱出来,抵制邪恶的指使,找回公检法人员应有的尊严,给子孙后代开创一个公平、正义的生活环境。试想一想:做好人遭迫害、讲真话遭迫害的社会,可不可怕?你愿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样的社会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24/山东沂南法院退回构陷四名法轮功学员的案卷-384264.html

2019-02-04: 发生在年关前的荒唐庭审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正值中国新年快来临的时候,山东沂南县公检法司在异地即临沂河东区看守所非法组成了一个简易法庭,仓促对四名法轮功学员祖培勇、李长芳、刘乃训与老伴王西兰进行所谓“庭审”,两位律师给祖培勇和刘乃训作了无罪辩护。

所谓的公诉人苗某和审判长尹某老调重弹,故伎重演,仍以刑法三百条即“利用某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陷害四名善良人,两名被610和法院指定安排的律师,配合公诉人强行对王西兰、李长芳作有罪辩护,实为构陷。

关于沂南县依汶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祖培勇(五十二岁)、刘乃训(七十岁左右)、王西兰(女,七十岁左右)、李长芳(女,五十五岁左右)被绑架情况,见明慧网《山东沂南县公安局以“扫黑”之名迫害善良百姓》。

庭审前后荒诞事太多

四名受害法轮功学员在最后自我辩护中都说由于身体有病,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了,让自己成为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修炼法轮功对每个人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对国家,对社会都是有好处。法轮功不是邪教。

审判长却当庭荒诞地说:“无论修炼法轮功是好事还是坏事,只要国家不让学,就是犯法的。”

更荒诞的是,庭审前,家人到当地公安局610要人时,610人员称,四人已经被告上法庭,“你们要是想请律师,只能请我们指定的律师,并且只能做有罪辩护,不能做无罪辩护”。

此次非法庭审,没有原告受害人参加,也找不到受害人;没有真正的人民陪审员出庭评论说话;给出的家人旁听的名额:一个家庭只允许一个人旁听,既是公审,就应该允许社会民众来旁听论理,这些都没有;集中公审四个人属于阵容很大的庭审,不应该组建简易法庭开庭;到外地非法庭审好人,当局到底怕什么?

庭审时间短促,是走形式;审判长多次打断律师辩护;不给当事人辩护的机会;法警对当事人动手动脚;而且共产党员讲无神论,参加庭审的公检法司人员都是共产党员都应该回避,但他们没有回避。

李长芳遭诱供恐吓强制认罪

李长芳和祖培勇在同一天被警察非法入室绑架的。大约十个身穿警服的人竖梯子,翻墙闯进家中,抢走家里小孩用的电脑和电动车及真相币,当天关押进临沂市河东看守所。警察多次提审中让她认罪。不认罪就言语攻击,恐吓她。每次都将她逼吓的哭泣。公诉人以使用真想币为证据起诉她,审判长及被指定的律师,诱导恐吓让她认罪,逼迫让她说不再修炼法轮功了。

最后,审判长说择日宣判,草草的宣布结束庭审,急匆匆的离开现场。希望相关人员们回去后从此能反思回归各自的人性良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4/发生在年关前的荒唐庭审-382043.html

2019-01-23: 山东沂南县祖培勇、李长芳、王西兰、刘乃训面临非法开庭
据悉,沂南县祖培勇、李长芳、王西兰、刘乃训,1月24日,在临沂面临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3/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80762.html

2018-12-04: 山东省沂南县刘乃顺、王西兰、李长芳被非法关押情况
山东省沂南县法轮功学员刘乃顺现被非法关押沂南县看守所,法轮功学员王西兰、李长芳现被非法关押在临沂看守所。刘乃顺、王西兰已被非法关押超过4个月;李长芳被非法关押超过1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4/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1)-378031.html

2018-11-25: 山东沂南县公安局以“扫黑”之名迫害善良百姓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早晨六、七点,在山东沂南县依汶镇隋家店村发生了一幕让当地百姓心惊胆颤的画面:

九辆警车突然窜进村里,几十名巡警快速下车后,立即分头扑向该村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家中翻墙、破门而入,当时将祖培勇、李长芳(女)两名法轮功学员暴力劫持进警车里。在骚扰盘问了许多法轮功学员家属后,警察才扬长而去,恶行长达三个多小时。

惊魂未定的村民后来一打听,才知道这是县公安局以隋家店村为重点搞所谓“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可村里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好人怎么会是“黑恶势力”?隋家店村怎么还成了“扫黑”重点村?

当地百姓哪里会知道其中的内幕,因为这是县政法委610的邪恶意图,更是县公安局打击报复无辜的卑劣手法。

原来,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七日,这个县岸堤镇西沿路村法轮功学员邢西美,在集市上发放真相台历时,被当地警察非法劫持到临沂看守所加害,短短十几天,邢西美就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25/山东沂南县公安局以“扫黑”之名迫害善良百姓-377618.html

2018-10-24: 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依汶镇隋家店村祖培勇和王希杰的妻子被绑架
2018年10月23日,凌晨5:00-6:00点钟左右,沂南县公安局和依汶镇派出所一大帮人,强行敲门,非法闯入隋家店村正在睡觉的祖培勇家,将祖培勇强行绑架到依汶镇派出所。

同时,本村王希杰的妻子也被使用这种手段绑架到派出所。

本村所有以前修炼法轮功的人家,都受到骚扰和非法侵入住宅以及暴力抄家,详情待查。据悉,本镇其他几个村,也受到不同程度的非法入侵和骚扰,详情会陆续曝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24/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76189.html

2010-10-14: 山东沂蒙“官匪”恶行面面观(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4/231001.html

2010-05-02: 山东沂南县中共恶人暴行录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222720.html

2010-02-20: 牵挂受迫害的同修薛丽
突然有一天,我从一份传单上看到一个不幸的消息:聚集在依汶镇隋家店村的35名大法学员开交流会时,被沂南县恶警们绑架,19人被勒索钱财后回家,16人被囚禁在看守所,后来,9人被转到临沂洗脑班,7人被非法劳教,这7人是本县的李长芳(女,已回家)、齐义春、孟祥兰(女)、孟祥玲(女)和沂水县的李继珍(女)、孙庆香(女)、闫培广。看完后,我有一种预感,觉的有必要告诉薛丽及时注意安全,我立刻坐车到了县城找到一位同修,要她通知薛丽收拾一下,暂时躲避,以防不测,同修说早就通知她了,她说没必要。情急之下,我想叫同修带我去薛丽家再通知一声,同修说她给捎信就行了,不需要去了。我回家后的第三天就得知薛丽于十二月二十七日被县“六一零”劫持了,表面原因是受“11-19”绑架案牵连,家里的电脑、打印机等被抢劫了,孩子无法在家呆下去,是在同修家里过的年。听此讯后,我后悔不迭,如果我那天直接去她家提醒一下,此事也许不会发生,想起来后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0/218401.html

2010-02-01: 李长芳遭济南女子劳教所迫害事实
2008年11月19日,山东省沂南县国保、“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组织)和依汶镇派出所、司法所在随家店王西爱家绑架了包括李长芳在内的33位法轮功学员。李长芳被关进沂南县看守所,后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被关禁闭、强制奴工迫害等。

李长芳等在依汶镇被非法扣留24小时后,被送进沂南县看守所。当时正值寒冬,李长芳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穿着单衣单裤单鞋,但警察剥夺了她们家人送衣服送钱的权利,也剥夺了她们与家人见面的权利。35天后,李长芳被送到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李长芳首先面对的是被关禁闭。李长芳被强迫长时间坐在一个又小又窄的板凳上,不能动一动。管教表示,只要李长芳承认修炼法轮功有罪,信仰“真、善、忍”违反了中共的法律,并且攻击污蔑法轮功及其创始人就可以解除禁闭。

李长芳因为思念亲人和身陷囹圄而泪流不止,管教骂道:你(因为坚持法轮功的信仰)被关在这里,孩子放假没有管,老人过年没有问,你们不是讲做好人吗?怎么还要炼,你们就是没人性。又放一些荒谬的、与事实完全相悖的电视片,强迫李长芳承认那都是法轮功所为。其实李长芳被非法劳教、无法与亲人相见,完全是中共的迫害造成的。中共反而倒打一耙,可见其邪恶。

半个月后,李长芳被无条件解除禁闭,和其他犯人一起出工。她们早上5:30起床,打扫卫生,之后10分钟时间排队、吃饭,7:00已经在车间缝手机套了。期间干活互相之间不能说话,上厕所有人看,中间没有休息。晚上20:00-21:00收工回到宿舍,她们还被要求加班,或糊飞机上用的呕吐袋1000个,或贴药瓶商标5-9箱,或叠手提袋400-500个。因为困和眼睛花,有时要干到凌晨1:00,干不完会被罚分加期。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1/217381.html

2008-12-21: 多名沂南县依汶乡隋家店村大法弟子仍在被非法关押
2008年12月19日,沂南县依汶乡隋家店村大法弟子的家人再一次上县公安局去要自己的亲人。因为上个月的今天,沂南县公安局在隋家店王西爱家绑架了30多人,而王西爱、刘建华、王西兰、刘乃勋、李长芳、芝富芹、王德菊、王爱玲、隋树昌、齐义春、李长宝、孟祥兰,孟祥玲、和沂水李纪珍、孙庆香、闫培广16人仍被非法关押在沂南看守所。李群仍被非法关押在临沂洗脑班。他们的家人不止一次来要人,都遭到马成龙的谩骂、盘问和无理的拒绝,还叫嚣道:“上网、上网,你们不是上网吗?”

而被放回家的19人,他们都被非法罚款,只有王西杰没交钱,村里的恶人李先锋向王西杰出示了一张盖有沂南县公安局印章的:沂南县公安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

12月19日,王西杰和乡亲们来要回自己的家人,沂水大法弟子的家人也来要回自己的亲人,公安让家人交钱,遭到拒绝。王西杰掏出了“处罚决定书”,他们立即打电话给依汶乡派出所,然后来车把王西杰拉走了,不知去了哪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1/191969.html

2008-11-29: 山东沂水、沂南县十余名大法弟子同时被绑架
山东沂南马牧池乡大法弟子齐某春、王爱玲,孟祥兰、孟祥玲姐俩和李长宝,依汶乡大法弟子李长芳、王西爱、王西兰、刘乃勋、刘建华、支富琴,王德菊、隋树昌13人被绑架。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山东沂水大法弟子闫培广、李纪珍、孙庆香在沂南县交流时被恶警绑架。同时被绑架的沂南县大法弟子齐某春、王爱玲,孟祥兰、孟祥玲、李长宝,李长芳、王西爱、王西兰、刘乃勋、刘建华、支富琴,王德菊、隋树昌13人。这些大法弟子现被非法关押在沂南县看守所(明慧网已报导)。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1/29/190688.html

2008-11-23: 山东沂南县不法人员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
2008年11月19日下午2点半,山东省沂南县依汶乡隋家店村大法弟子王西爱家正在开交流会,突然非法闯进20多个人(国保大队和当地乡派出所),一看大法弟子30几个人,就退出大门外将门外锁,用车横在大门外。随后又从县里叫来了十几辆车近百人,将大法弟子用大客车全部非法拉走。据悉,恶意举报人是李先锋(隋家店人,开饭店的地痞)。

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其中隋家店的11人,马牧池10人,大保护3人。隋家店4人被放回了家,大保护3人也回了家(有一位80多岁的老年男同修),还有一位60多岁女学员他们让她签字按手印就回家,她说你写上“法轮大法好”我就按手印,他们就写上“法轮大法好”,然后她就按上手印回家了。

大法弟子刘建华、王西爱和她弟弟王西杰夫妇、她三姐夫刘某某、支付芹、隋某被非法关押在依汶乡派出所。他们都被非法抄了家,抄走了不少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据悉,临沂市里来的人在非法审问他们。目前他们家家大门落锁,孩子在急切的盼望着父母回家,有的孩子们又冷又饿守候在派出所外,担心他们的亲人被劫持往别处。

目前大法弟子刘建华(祖培勇之妻)、王西爱、李长芳(王西杰之妻)、王西兰、刘乃勋、支富琴、王德菊(刘成贵之妻)、齐×春(王德菊的舅)、王爱玲、隋树昌10人被非法关押在沂南县看守所。其余19人都回家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3/190361.html

临沂市联系资料(区号: 539)

2019-07-07: 相关责任人:
兰山区法院法官 李相元,电话 0539-8321989、15666190209;助理 李睿, 电话 0539-83219890539-8321992
兰山区检察院:董金伟;
兰山区国保大队警察:褚延山 电话0539-7305720、刘合磊 电话13953953278、王建军 电话0539-5495327

临沂市公检法相关执法人员信息:

临沂市兰山区法院: 临沂市兰山区沂蒙路199号;邮编:276000;
1、王胜,院长:0539-8965801、17605390077
2、马志晓,副院长:0539-8965802、15666190007
3、赫中勇,副院长:0539-8965805、15666190009
4、李培青,副院长:0539-8965806、15666190011
5、刘西刚,副院长:0539-8965807、15666190017
6、张秀军,纪检组组长:0539-8965808、15666190013
7、张朝霞,诉讼中心主任:0539-8965809、1566190016。
8、杨继秀, 审判委员会委员, 0539-8965810、15666190020
9、卢海涛,办公室主任, 0539-8965811、15666190012
10、王永涛,审判委员会委员, 0539-8965812、15666190079
8、李相元,审判员, 0539-8321989、15666190209
9、王琴,审判员, 0539-8321879、15666190118
10、王荣华,审判员,1396998006415666190208,办公室 0539-8223512,0539-8320511
11、曹瑞琪,监察室,15666190106
12、孟宪菊 0539-8076681 15666190018

临沂市兰山区检察院: 临沂市兰山区成才路151号;邮编:276000;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9-07-27: 以下为部份责任人,
临沂河东区公安局长 刘星 13905397663(原沂南公安局长,指使绑架李长芳)
沂南公安局长 高兴先 13969980806(新任,此前也是沂南公安局领导)
沂南公安局治安队长 胡法强 13573991801 13573982901(原沂南国保大队长,参与绑架)
沂南县依汶镇派出所所长 刘伟明 13573951366 (宅电)0539-3230208
沂南县国保大队长 贺方胜 13305497709(胡发强调离后,继任)
沂南检察院 苗士武 0539-3296699(非法起诉李长芳)
沂南法院 尹传伟 18553917169(非法枉判李长芳)
沂南司法局 0539-3238148(7月10日派出人员参与暴打李长芳家属)
沂南公安局 0539-3221238
沂南县政法委 0539-3221415
临沂看守所 所长
临沂看守所 陆所长
临沂看守所 张队长(看管李长芳队长)
临沂看守所丁某(阻止家属拍照)
临沂中级法院 邱文0539-8138239
沂南法院院长 李宗强 0539-3276110 0539-3221008
临沂公安局长 李登全
临沂人民医院 主治医生 刘省臣
临沂人民医院 院长(待补充)
临沂巡警 警号 93701
临沂市市长 孟庆斌
临沂市人大副主任 丁善余
临沂市政法委副书记 黄波
临沂市兰山区公安局
临沂兰山区东关派出所 13969956571 警号074116
沂南县依汶镇610办 咸春亮 13791526321

【邮寄通讯地址】
(临沂市公安局):临沂市北城新区上海路7号
李登全 临沂市政府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督察长
侯献合 临沂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政委
于永波 临沂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
薛洪民 临沂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
高秀英 临沂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市纪委驻市公安局纪检组组长
王良水 临沂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市看守所所长、正县级侦察员
接存亮 临沂市公安局党委委员、正县级侦察员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