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7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烟台 招远市(玲珑镇洗脑班) >> 傅彩霞(付彩霞,傅希彬二女儿), 女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7-29:  一大家人遭迫害 二人被害死 山东老太控告江泽民

山东招远市大秦家镇八十岁的陈玉兰老太太,在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她一大家人遭种种惨无人道的迫害,老伴与儿子被迫害致死。近期,陈玉兰老太太控告元凶江泽民,要求按赔偿法二十六条、二十七条规定,赔偿本人及家庭的一切精神和经济损失。

陈玉兰老人说:“在被控告人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中,我和我的全家人也受到了很严重的迫害:我被非法抓捕五次,被毒打,被非法拘留;我的老伴傅希彬被多次绑架、关押,酷刑折磨,于二零零三年十月份含冤去世;我的大女儿傅金霞被非法劳教两年多;二女儿傅彩霞被多次抓捕,遭受了残酷的迫害,被非法判重刑十年;二女婿被非法劳教三年;小女儿傅英霞被非法判重刑八年;小女婿被非法判重刑七年;我的儿子傅新立被逼流离失所四年后被非法抓捕,被招远“610”刑讯逼供折磨得身负重伤送往医院抢救,最终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走时还不到五十岁。”

以下是陈玉兰老人陈述的家中多位亲人修炼法轮功的情况,与遭受江泽民及其帮凶迫害的概况:

我和老伴傅希彬养育一男三女,都已成家立业,五个小家庭共计有十六个成员,在一九九六年的同年,我们相继走入了大法的修炼中。通过学法修炼,我们的身心变化巨大,受益匪浅。亲身体会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和神圣,对大法都坚信不疑,我们全家人对大法和慈悲的师父感激之情无法言表。

我的老伴傅希彬,修炼前患有绝症胃癌,多方治疗无效果,医院已无能为力,生命已到了尽头。一九九六年学大法后,夺命的绝症竟奇迹般的消失了,濒临死亡的老伴变成了一个身心健康的人。他的事迹在我们周围轰动很大,不少人由此相信大法也走入了大法修炼中,都受益很大。

我以前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干一点活手关节就肿的连饭碗都不能拿,阴天下雨,疼痛难忍。还有严重的头顶肿痛病,一到秋天就得围上头巾,还有腿痛和腰痛等多种治疗不好的顽疾。长年累月病痛的折磨和生活的艰辛,使我活得很苦很累,对生活丧失了信心。自从一九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炼后,时间不长,全身所有的疾病都不治而好,脾气也变得好了,心胸也宽阔了,整个人都变了样。我真切的体会到了人无病健康的美妙,生活充满了幸福和欢乐,感觉越活越年轻。

我的儿女们、孙辈们修大法后都有很大的变化,不仅身体健康,道德也在不断的提升,暴躁的脾气变温和了,夫妻打架吵嘴的现象不见了,尊老爱幼,遇事能为别人着想,能善待他人。出现矛盾都能按大法的要求找自己的问题,很快化解矛盾。家庭和睦,和五邻六舍关系融洽。在村里带头缴纳各项提留款,义务修补损坏的道路,义务清扫大街,不计得失,不求名利。儿女们学大法后展现出的文明举动和良好的人品,得到了人们的认可和好评,村干部曾在村里的大喇叭里号召全村人向炼法轮功的人学习。那时人们对法轮功都是正面的认识。

正当我们全家人在法轮大法的法光中幸福快乐的生活时,江泽民小人妒嫉,无视国法,不顾人民的死活,对教人重德行善的高德大法发动了疯狂的打压迫害,把有着五千年文明的中国置于了空前的浩劫之中。在长达十六年之久的迫害中,我们的家庭同全国千千万万个炼法轮大法的家庭一样,从此家无安宁之日,人无安全可言。我们做人的最基本权利被剥夺,快乐和幸福离我们而去,随之,有形无形的灾难和痛苦随时伴随着我们的生活。这场巨难对我们全家人身心伤害巨大,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巨大损失。
……
三、二女儿傅彩霞遭惨无人道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的二女儿傅彩霞为给大法说句公道话,三次进京上访。在北京天安门被一群警察截住,被强行拉到丰台体育场,和全国各地上访被抓的法轮功学员被赶在三十多度的烈日下暴晒,不让上厕所,不准喝水。

七月二十三日中午,傅彩霞一家被拉回大秦家政府,被镇政府刘岳和王耀奎搜身打耳光,她和丈夫身上带的六百五十元钱全部被抢走,没有给任何收据。随后派出所出动二十多个警察,开着三辆警车,由村支书温玉兴领路去她家非法抄家。他们用大锤子把锁着的门砸开,把家中的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抢走。傍晚才把她一家人放回家。

七月二十六日,傅彩霞和本村十三个法轮功学员,被镇政府的人一起抓去非法关押在镇派出所,逼他们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他们不写,被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夜。

七月二十八日,刘岳把非法关押在派出所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赶到院子里,强迫在三十多度的烈日下暴晒。晚上,傅彩霞因拒绝在不炼功保证书上签字,整个屁股被派出所的所长王书业用胶木棒打的黑紫。

一九九九年八月份,傅彩霞在商店,被政府人员尹进兴、牟杰、村支书温玉兴绑架到镇派出所,没有任何因由的被非法关押了十八天。傅彩霞询问绑架的理由时,温玉兴说:怕你们进京上访,所以就得抓,江泽民说了,对待炼法轮功的没有法律,怎么做都不过分。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七日,傅彩霞为了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带上上访信去了北京信访局,被早已等在那里的刘岳、警察刘玉全和村书记温玉兴拦住,他们把信抢去撕碎,把她拉到信访局附近的一个旅馆里。刘岳用巴掌打她的脸,嘴被打的流出了血,还用挂衣钩抽她的腿,腿被打的红肿。大约打了一个多小时。边打边说:今天你如果把信送到了里面,我就得丢官罢职。傅彩霞平静的对他们说:上访是宪法赋予的权利,我没有妨碍任何人。

在那里被非法关押了三天三夜后,他们把她押回本地。途中,当车行驶到黄河大桥时,刘岳对傅彩霞说:你从这里跳下去吧,我回去上报你自杀了。傅彩霞说:我不能跳,我师父说炼功人不能杀生,自杀是有罪的,除非你把我推下去,那你的罪更大了。

一进镇政府的门,他们就迫不及待的把傅彩霞推到一间办公室,由政府恶人尹进兴、王跃奎、范国兴轮流的打她,她被打得无法站立,只能坐在地上。王跃奎用穿皮鞋的脚踢她的头,并恶狠狠地说:坐着打的更带劲。三个恶人打了有两个多小时,傅彩霞被打的头晕目眩,右边肋骨四十多天喘气都痛。恶人们仍不放过她,王跃奎逼她交八千元钱,因家中无钱交,王就逼她写抵押书,用她家的农用车作抵押,她不写就继续打。十二号被强行拉到招远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十天。后被王跃奎拉回镇里继续非法关押,以后被我去要回了家。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四,傅彩霞再次进京上访,就为了说句真话又被绑架,被政府恶人王跃奎押回,在市看守所和镇派出所连续轮流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在看守所关押期间,警察们把她拉到市公安局五楼刑讯室,由林涛指挥、孙立春等七、八个恶警对她动了三次电刑,她被电的疼痛难忍,忍不住的大声喊叫。恶警杨李平恶狠狠地说:把门关上,把她的嘴堵上,电死她得了。她被酷刑折磨的死去活来。

三个月后,傅彩霞又被强行拉回镇政府,被非法关押在锅炉旁的一个小屋里。十四天后,他们又要送她去看守所迫害,她要求见所长。所长说:我也知道江泽民放着信访局不让上访不对,可上面叫干,我们也没有办法。

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晚上半夜,王跃奎带领十几个人去抓傅彩霞,把门都砸碎了,傅彩霞趁机逃了出去,在外面流离失所达六个多月。

二零零一年皇历四月份,傅彩霞惦记两个上学的孩子,偷偷回家看看,被村支书发现了报告了镇政府。刘功田带领六个警察要绑架傅彩霞,因傅彩霞抵制抓捕迫害,刘功田向上汇报,时间不长,又来了四、五个警察,把傅彩霞硬拖上了警车,强行拉到了招远玲珑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三十多天。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一日,大秦家镇政府和派出所又去傅彩霞家要绑架她,被逼无奈,她只好离家流离失所,无法孝敬双亲和抚养孩子。期间,招远610始终没停止对她的追捕,迫使她有家不能归,居无定所,生活的非常艰难,一直达五年之久。

二零零八年,傅彩霞在母亲家中被610非法抓捕,同时被抄家,抢走私人物品价值达十多万元。当时是晚上,是恶警李建光领人爬墙头,砸碎门闯入家中的。先把傅彩霞抓走后,返回头又把傅新立抓到了洗脑班。在洗脑班里,洗脑班的头目宋绍昌一拳打在傅彩霞的脸上,血肉从嘴里喷出。七天七夜不让睡觉,家里捎去的衣服也不让穿。被酷刑折磨,后被关押进招远看守所达一年四个月,后被非法判十年重刑,关押在山东女子监狱迫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9/一大家人遭迫害-二人被害死-山东老太控告江泽民-313215.html

2009-01-13: 招远大法弟子付彩霞、步桂珍、李美华被非法判刑

11月11号邪恶之徒在山东省招远市看守所内设的审判庭,对大法弟子付彩霞、步桂珍、李美华三人再次非法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3/193417.html

2008-11-13: 招远大法弟子再次正念解体邪恶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审判
11月11号邪恶之徒在山东省招远市看守所内设的审判庭,妄图对大法弟子付彩霞、步桂珍、李美华三人再次非法审判,从上午九时至十一时。

在这次审判中得知,在付彩霞被迫害的过程中,大秦家镇、大秦家村治安秦国卫,大秦家镇武装部长兼“六一零”头丁纪国,镇“六一零”成员闫登山参与指证迫害,直接参与迫害者有;宋少昌、冷启迪,为了从付彩霞口中得到迫害的证据,残忍的用拳头,猛击付彩霞的面部,冷启迪用巴掌猛打付彩霞的面部,打的付彩霞面部开花血肉模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13/189627.html

2008-10-18: 招远市大法弟子傅彩霞面临非法开庭
招远市大法弟子傅彩霞将于10月20日被非法开庭。恶党已通知了她的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8/187980.html

2008-05-17: 山东省招远市法轮功学员付彩霞等面临非法判刑
被邪党非法关押在山东省招远市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付彩霞要求家人请辩护律师,邪恶近几天要对付彩霞、步桂珍等法轮功学员進行非法判刑。请有这方面能力的同修或律师伸以援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7/178646.html

2008-01-08: 山东招远市“610”恶警李建光绑架法轮功学员

山东招远市“610”恶警李建光、伙同市公安局、大秦家镇政府等不法人员于2008年1月3号晚8点左右,分别将法轮功学员付彩霞及其弟弟付新利绑架到“招远市法制培训中心”(即洗脑班,在招远市玲珑镇台上村岭南金矿内)進行迫害。

1月4号晚上9点左右,李建光又带领不法人员闯進大秦家镇大秦家村对三位法轮功学员住宅非法抄家,抄走一体机一台、打印机、刻录机、电脑及纸张油墨等耗材,由大秦家镇农机站出车将东西拉到招远市法制培训中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8/169815.html

2008-01-05: 山东省招远市法轮功学员付彩霞及弟弟付新利被绑架

2008年1月3号晚8时左右,山东省招远市610恶警李建光伙同市公安局、镇政府等不法人员6、7人非法闯入招远市大秦家镇大秦家村付彩霞母亲家(付喜彬)强行将法轮功学员付彩霞抓走。约10分钟后又第二次返回付彩霞母亲家里强行将法轮功学员付新利(付彩霞弟弟)抓走,并强行抄家,将大法书籍、周刊、师父法像、电视接收器强行抢走。

1月4号早8点左右付彩霞的母亲、女儿及儿子到市公安局要人,恶警拒绝并不让见人,家人给送衣物,恶警不告诉人被关押的位置。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5/169670.html

2006-05-12: 山东省招远市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
被迫流离失所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张淑春、王好红、滕英芬、杜红霞、张明清、付彩霞、林奎美、张致奎、刘耀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2/127493.htm

2004-10-04: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4/85764.html

2004-09-02: 傅彩霞为抵制抓捕,被逼流离失所已有三年多,有家不能归。这期间,招远610将她视为重点人物通缉抓捕,从没间断的去她家中骚扰。现在傅彩霞的丈夫又被抓,家中只剩下一个十几岁的上学的儿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2/83143.html

2004-01-13: 山东招远市大秦家镇卧虎庄村村民傅彩霞,法轮功修炼者。因信仰“真善忍”,不放弃修炼,坚持不断地向政府、向世人讲清真像,遭到了残酷的折磨、迫害。2001年11月因被恶人追捕,不得不流离失所至今。下面是她一家自99年7.20以后遭受的迫害。

傅彩霞自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家庭幸福,邻里和睦。她和村里20多名大法学员都能做到带头缴纳村里各项提留款。他们还义务修补村里损坏的道路,义务清扫大街等等。村里的干部曾经在大喇叭里号召全村的人向炼法轮功的学员学习。

这样一个教人向善、教人做好的好功法,却遭到了当权小人江氏的嫉恨。1999年7.20,江氏利用权力和一切国家资源对法轮功進行了铺天盖地的迫害。大法学员都知道这是一场冤案。因为强加给法轮功的罪名与事实不符。大家认为应该站出来说句真话,告诉当权者镇压是错误的。于是傅彩霞夫妇与两个孩子一家四口与全国千千万万大法学员一样,于7月20日進京反映法轮功利国利民的真实情况。在天安门广场西侧被一群警察截住,强行拉到丰台体育场。那里抓去很多全国各地上访学员,男女老少都被赶在30多摄氏度的烈日下曝晒,不让上厕所,不准喝水。

7月23日中午12点左右傅一家被拉回大秦家镇政府。在会议室里,政工书记刘岳和王耀奎搜去她身上的300元钱,从其丈夫身上搜去350元钱,都没有任何收据,还满口脏话,还打他们耳光。随后派三辆车,20多个警察由村书记温玉兴领路去她家非法抄家。因门锁着,他们用大锤子把门砸开,将家中大法书和师父法像抢走。傍晚才放一家人回去。7月26日,傅彩霞和村里13名大法学员被政府恶人一起抓去关押在镇派出所,逼写不修炼保证书,大家不写,被关了一天一夜。学员们告诉警察:法轮功教人做好人,“真善忍”是天理,这样对待好人太过分了。所长王书业说:“知道你们是好人,可江泽民不让炼,你炼就不行。江泽民给我钱,我就替他卖命,法轮功给我钱我给你们干。”傅彩霞说:“我们修炼法轮功不挣钱,也没官当,就是修炼。”另一个学员说:“江泽民老糊涂了,把这么多善良百姓往死里整。”王书业说:“江泽民是脑子有问题,你们买点脑白金给它吃吃吧。我们跟着白天晚上折腾不能休息。”

7月28日,刘岳把关在这里的20多名学员赶到院子里在30多摄氏度的烈日下晒了一天。一位学员来送饭被刘岳一脚踢撒在地上。晚上刘岳指挥对不签保证书的学员大打出手。傅彩霞的屁股被王书业用胶皮棒打得黑紫。其弟弟傅深立被拉到影剧院由三、四个恶人轮番打了一个下午,晚上十几个人又对他拳打脚踢一个半小时。就在傅深立承受不住刚想违心地签字时,一直在外面被迫看着儿子挨打的母亲喊道“不能签,我们修真善忍没错”。这时,以政府女恶人周翠玉为首一帮恶人,对年近70岁的老太太大打出手。周翠玉动手脱下了老太太的鞋疯狂地在老人头上、脸上乱打,老人被打得眼珠子突出,嘴肿得老高,整个脸变形了。

1999年8月14日,傅彩霞在商店被政府恶人尹進兴、牟杰、和村书记温玉兴绑架到镇派出所,关押了18天。她问为甚么?温玉兴说:“怕你们進京上访,所以就得抓,江泽民说了,对待法轮功的没有法律,怎么做都不过分。”

1999 年11月7日,傅彩霞为了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带着上访信,去北京信访局,被早已等在那的刘岳、恶警刘毅全和村书记温玉兴拦住。他们把信抢去撕碎,把她拉到信访局附近的一个旅馆里。刘岳用巴掌打她的脸,嘴被打得出血;还用挂衣钩打她的腿,腿被打得红肿。大约打了一个多小时,边打边说,:“今天你如果把信送到里面,我就得丢官罢职。”傅彩霞告诉他们:上访是宪法赋予的权利,我没妨碍任何人。

被关押三天三夜后,由刘岳和温玉兴把她押回镇政府。在返回途中,当车行至黄河大桥时,刘岳对傅彩霞说:“你从这里跳下去吧,我回去上报你自杀了。”傅彩霞说:“不,我师父说炼功人不能杀生,自杀是有罪的,除非你把我推下去,那你的罪更大了。”一進政府,他们就把她拉到一间办公室,由政府恶人尹進兴、王跃奎、范国兴轮流打她。她已被打得不能站立,只好坐在地上。恶人王跃奎还用穿皮鞋的脚使劲踢她的头,并恶毒地说:“坐着打得更得劲。”三个恶人大约打了两个多小时。傅彩霞被打得头晕目眩,右边肋骨40多天喘气都痛。恶人仍不放她,王跃奎逼她交8000元钱。因没钱交,王就逼她写抵押书,用她家的农用车做抵押。她不写就继续打,12号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30天。后又被王跃奎拉回镇里继续关押,以后被其母亲要出来。

2000年元旦,因为炼功傅和其女儿、儿子及其他学员20多人一起被抓,关在镇派出所小铁屋里,三天三夜不给饭吃。两个孩子饿得眼冒金星站不住。三天后,学校把两个孩子领走。傅又被非法关押30多天。

2000年农历正月初四,傅彩霞再次去北京上访,就为了说一句真话,被政府恶人王跃奎押回,在市看守所和镇派出所轮流关押了3个多月。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恶警把她押到市公安局五楼,由恶警林涛指挥孙立春等7、8个恶警对动了三次电刑,她被电得大声喊叫。恶警杨立平说:“把门关上,把她的嘴堵上,过死她得了。”三个月后,被押回镇政府非法关押在锅炉房西面的小屋里。14天后,恶警王希波又要送她去看守所,傅彩霞要求见所长,她对所长讲真像,所长王书业说:“我也知道江泽民放着信访局不让上访不对,可上面叫干,我们也没办法。”

2001年10月1日晚上半夜,王跃奎带领十几人在外面砸门,把她家的门都砸碎了。她逃了出去,在外面流离失所达6个多月。

2001年农历四月十三日,因春耕和挂念两个上学的孩子,傅彩霞回家看看,被村书记报告了政府。恶警刘功田领着6个恶警、两辆警车来抓她。因其抵制迫害,刘功田向上汇报,他们又去了四、五个人,把她绑架到玲珑洗脑班非法关押了30多天。

2001年11月1日,政府、公安又去她家抓她。没完没了的骚扰,傅彩霞完全被剥夺了一个公民应有的人权,实在无法孝敬双亲,抚养孩子,她不得不在外流离失所,至今有家不能归。即使这样,邪恶之徒仍不罢休。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警车经常去她家无理骚扰。有时半夜把孩子惊醒。它们还经常非法抄家。家中无人时就翻墙進去,连她不炼功的妯娌也被株连搜家三次,她十几家亲戚无一幸免,都被经常骚扰,真是无法无天。因找不到傅彩霞,邪恶们竟丧心病狂地把其丈夫和其70多岁的父亲傅希彬劫持到洗脑班当人质达50多天。

2003年,就在她父亲承受不住迫害含冤去世的时候,她也没能回家见一面。10月27日其父亲火化,市610头子秦玉贤带领恶人恶警开着警车去火化场,后又堵在他娘家的家门口妄图抓捕回来送葬的流离失所的儿女。因而她不能回家看父亲的最后一面。恶徒也没有捞到升官发财的资本。当天给她父亲送葬的只有一个大人和两个孩子,那凄惨的情景令在场的父老乡亲都流下了辛酸的眼泪。

2003-11-06: 山东省招远市大秦家镇大秦家村傅希彬一家被招远市610恶警残酷迫害的悲惨遭遇,目前,在招远市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引起人民的关注和同情。

在江××迫害法轮功之前,傅希彬一家是一个令人羡慕的温馨家庭。傅希彬夫妇四个子女、外甥、孙子等全家共十七口人,都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他们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与人为善,和邻里之间关系融洽,是远近闻名的一家好人。

就是这样一个安分、老实的和睦之家,四年来,被江××及帮凶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其况惨不忍睹。

二女儿傅彩霞因揭露邪恶的迫害,被610通缉抓捕,被迫流离失所达两年之久,有家不能归;

2000-02-25: 2000年元月1--3号招远市大秦家镇政府残害法轮功学员纪实

山东省招远市大秦家镇政府为了镇压“法轮功”,从2000年一开始,继续采取打压手段,手段之恶劣,达到了惨不忍睹的程度。

元月1号:
镇政府官员盛XX、于XX亲自到小转山村抓“法轮功”学员陈协业。在大队办公室就开始打,到政府后又打。木棒打断了两根,又用警棍打……学员刘喜荣、李菊花被打得脸当时就肿了老高。张雪凤是一个年仅22岁的女孩。晚上盛XX等人,一阵棍棒把她打倒在地,然后盛XX抓起乳房部位拉起,用脚猛踢其下部,嘴里还骂甚么“叫你养不出孩子来……” 借张昏迷不能动弹之际,在其身上一阵乱摸,又往张的嘴里吐了七八口唾沫。张醒来后屎已经拉了一裤子,并呕吐不止……

元月2号:
大秦家镇政府官员在这天晚上把学员陈协业、陈殿元(残废军人)、陈殿翠等的衣服扒光,在露天冻了近2个小时。当时气温为零下12℃。镇政工书记刘XX,带领王XX等七八个人把大法学员李美欣等人用棍棒打的死去活来。

元月3号:
晚饭后,6点钟左右,政府设的“监狱”里一片漆黑。政府的官员们十几人,在林XX的带领下,就已经在外面等上了。首先是由开车的司机等人往“监狱”里扔冰块和雪等。大约10分钟的时间又往“监狱”里泼水,泼了5桶左右,由开车的司机把住门,一个一个地叫着学员往外走,到车库黑的地方,由一个姓林的指挥,其他李、盛、于等十馀人,这些人有的拿着四棱木棒,有的拿着胶皮棒,四五个人按住一人,揪头发按手,按头按腿掀衣服,其馀的棍棒相加,雨点般的拚命的打着……学员们有的昏死过去,有的爬不起来……就这样,从6点半左右一直打到10点半。“监狱”里当时人数是38人,他们打了31人。被打的学员有陈玉兰、付迎霞、孙新云、曲东奎、付彩霞等。学员李美欣隔不到10分钟被打了2次,直到昏死过去。在同伴们的关照下,11点半钟才醒来,呕吐了一阵,又昏迷过去……

也许打人者太累了,溜了。门锁上了,一夜不开。而学员们却一直在“水牢”里。11岁的苏美娜、12岁的温开清、16岁的温少红三个学生,被政府抓去,在派出所关押了58小时。

大秦家镇政府官员抓法轮功学员先搜身,如侯金香被搜去12元,李志明被搜去58元温越令被搜去1.5,付希彬被搜去1,300元等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2/25/1941.html

2000-02-07: 山东招远地方政府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情况新披露

9月28日,招远市大秦家镇大秦家村法轮功学员秦为典、李美欣、付希彬、付新利在农田里干了一天活,晚上睡到深夜十二点被大秦家镇政府派出所关押了起来,当时被关在不足4.5平方米的“铁笼子”共有张玉花、温越荃、付彩霞、付迎霞等15人。也没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续。她们少则被关押了12天,多则18天,而且也没有通知任何人送饭,当镇政府一名书记看到了功友们给送的食品时,用脚踢着说:“还不如给狗吃了呢,狗吃了还看门子。”政府的一名书记亲自动手打人,他用鞋刷子打学员付迎霞的头,把鞋刷子都打断了,最后该学员还是买了一把新鞋刷子送还了派出所。

时至今日,法轮功学员秦为典、李美欣、付希彬、付彩霞等,还被政府派人层层监视看管着,失去了人身自由。

“十一”过去了,还不放人。招远市南院镇数名法轮功学员到大秦家镇政府要求释放在押学员。被南院镇政府拘押的李志高、李淑英、邹云英7人,她们受尽了折磨,用刑手段相当恶劣,手打脚踢,用乒乓球猛拍脸部,用硬橡胶制成的弹簧棒子不分前后上下的打身体,吕德法、吕希荣被打得昏死过去了,用水泼过来再打,再泼再打。李志高、李淑芳、伊爱红等学员双手被铐在门上,只有脚尖点地,他们猛推大门進行折磨,边推边骂。李志高和老伴还有女儿,一家三口,只因修炼法轮功已被先后罚款四千元...

11月10日,招远市大秦家镇卧虎庄村民,法轮功学员付彩霞去北京向政府反映关于法轮功于国于民有利而无一害的真实情况。(因为在当地所有的上访信都被政府扣押,一律发不出去)次日晨在北京市两办门口,正当往上递信时,被大秦家镇政府一帮人蜂拥而上抢去了信,然后连拖带拉把她推進一辆红色出租车里,拉到旅馆后,拖出车来不问青红皂白拳打脚踢,等刚一苏醒就用手铐把她铐在衣柜上约40个小时,于12日晚押送回大秦家镇政府。政府一伙人围着轮流猛打。其中一个穿着皮鞋的照她的头部、胸部、腰部等要害部位用脚猛踢乱踹,折腾又近两个多小时,他们实在打累了才罢手。事后命其交出一万元现金,如否,就用她家中的农用车抵押(车价1.4万元)。由姓王的官员写了一份抵押书,强行让她照抄下来,逼迫盖上手指印(抵押书尚有)。当即派出五人将抵押车开到镇政府,然后把付彩霞关進了派出所。11月15日上午被押到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2/7/2375.html

烟台 招远市(玲珑镇洗脑班)联系资料(区号: 535)

2019-10-25: 招远公安局部分通讯录(2019年)
注:带()是现在电话簿没有
地址:山东省招远市府前路2号
邮编:265400
电子邮件:姓名的拼音加@f-zy.yts.sd
姓名 职务 警务通、手机、办公外线(2019年5月16)
局领导11人
赵旭波 党委书记、局长、督察长(男,1972年出生,山东高密人,1993年7月参加工作,大学学历)18660060631 8093101
zhaoxubo@f-zy.yts.sd
李绍君 副书记、政委 18660530006、8093103
Lishaojun@f-zy.yts.sd
藤本学 党委委员 13853516606、8093105
王恒利 副局长 18660062606、13371372777、8093106
杨秉松 副局长 13905456091、8093107
蒋善凤 副局长 18660062609、13793550003、8093109
迟国强 副政委、纪委书记18660062610、13605458668、8093110
迟豪杰 党委委员 18660062612、13583535213、8093112
贾英斌 党委委员 18660062613、13808918556、8093113
于行政 党委委员、刑侦队长18660069785、13853508188、8115116
路光磊 党委委员、政工室主任18660069678、13780968000、8093116

国保大队(2019年)(除了标明的,其它的都是以往收集的)
王文立 (保密、不敢公开)0535-8093198 Wangwenli@f-zy.yts.sd
王学堂 教导员 18660062621、13615358378(2019年)Wangxuetang @f-zy.yts.sd
邱伟芳 副队长 0535-8093191(2019年)
王玉成 副队长 (保密)0535-8093193 18660069788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山东招远市610恐怖组织犯罪事实及恶人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9/93809.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