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6-03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德阳市 >> 吴曾晖(吴曾辉) , 男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8-10-1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4-13: 三年地狱般折磨 青壮年的他仅剩六颗牙
四川省罗江县居民吴曾辉于一九九五年在二十二岁时开始修炼法轮功,他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时时刻刻做个好人。他曾在二零零八年汶川大地震中不顾个人安危救了很多人。然而,这样的好人却因为坚持“真善忍”信仰,被剥夺工作,被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在狱中遭受种种折磨,使年仅四十二岁的他如今只剩下六颗牙。

吴曾辉于二零一五年九月三十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他在《刑事控告书》中指出: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于国、于民、于家有百利而无一害,而江泽民却非要置法轮功学员于死地。十六年来,江泽民拉拢高级干部助他迫害法轮功,用的是“利诱”,给他们本不应该得到的权力地位来诱惑他们;而他对中下层直至最基层的公检法人员及政府人员包括街道、居委会,使用的则是“威逼”,用他们正常工作中本应得到的工资、奖金、职位等等作为筹码来逼迫他们去迫害好人,让他们不得不在维持正常生计、还是维护道德良知之间做选择,他们也都承受着来自高层的压力,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却为了职务、为了饭碗、为了自保,昧着良心犯罪,麻木的助纣为虐,去伤害自己的同胞,他们如不听善劝,不悬崖勒马停止迫害,今后也将面临正义的审判,成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运动的替罪羊。我目前只把罪魁祸首江泽民列为控告对象,是想给其中还有可能改过的人留下希望与机会,控告江泽民也是为了唤醒那些被谎言蒙蔽的世人、那些被利用参与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尚存人性的组织实施者、参与者,最后他们成了替罪羊,才是最可怜的人。

以下是吴曾辉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自己遭迫害的主要事实:

依法上访遭绑架,被迫失去工作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当时在海南省工商银行工作的我,与几位法轮功学员坐飞机从海口飞往北京,想通过上访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的情况。第二天上午,我们几位学员在北京西单途中被北京警察绑架,劫持到北京丰台体育场。当天下午被强行带到海南省驻京办事处。北京警察说:你们必须马上离开北京。一位学员说:我们还没有反映情况呢,如果不放我们被抓的学员,我们不走。于是警察就来拖学员。一位男学员打起双盘,被警察从屋内一直拖到楼下。而另外两位女学员与我是被几人强行抬上飞机的。回到海口机场,天下着雨,我们是被手持微冲的特警押送的。当时,工行北京总行给海南省工行施压,并说:你们省全行只来了这么一个,以为是谁呢,不过一个代办员。施压省行勒令我写检讨。我拒绝写检讨,同时也不想让领导受牵连,出于无奈只好写了辞职报告,失去了工作,回到四川老家。

一九九九年八月中旬,我再次进京。八月十七日下午,我与北京学员在北京展览馆外面的草坪上席地而坐,刚坐下一会儿,立即被警察包围了,在北京被关押了几天后,直接被押回海口市第二看守所,与我一起被非法抓捕的几位同修被非法判了重刑,最长的十二年。我在痛苦中承受不住,违心的写下了所谓的悔过书,做了一个修炼人绝对不能做的事,他们满意了,十二月三十日把我释放了。江泽民的心腹政法委书记罗干亲自嘉奖了参与此次迫害的海口市中级法院法官陈援朝。二零零三年九月二日,五十二岁时陈援朝遭恶报患肺癌死亡。

曝光真相 遭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八日,我在四川省德阳市罗江县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遭人恶告,被罗江县国保大队蔡绍云等绑架,关押在德阳市看守所。在看守所内被强迫做塑料花和挑选猪毛。有一次因为我坚持炼功,被狱警强制戴脚链一周,连睡觉也不解下来。在这样恐怖的环境中非法关押了十一个月,最后被罗江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审判长周安全事后对人说:这是上面(“六一零”)早就定好的,我们只是执行。事后家人告诉我:在我未拿上庭的传票之前,还未开庭的情况下,德阳日报就刊登了我被非法判刑三年的消息。由此可见,完全都是在“六一零”暗箱操控法院干的。在警察抄家期间,八十九岁高龄已病患在床的外婆受到惊吓,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去世。时任罗江县政法委书记张本应,因积极迫害大法弟子,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底因急性胰腺死亡,遭到恶报。

德阳监狱的酷刑

我被非法判刑后,于二零零一年九月被劫持到德阳监狱。先到二监区(入监队),所有的活动都被限制,两人包夹一人,而且是时时刻刻盯着,不能离开,甚至上厕所都跟着,寸步不离,强制转化,逼迫放弃信仰,不放弃修炼,就遭管教人员和包夹人员毒打和折磨,强迫我们写三书(按媒体宣传的口径写污蔑法轮功的材料),人们蔑视的目光、侮辱的语言、歧视及人格侮辱,恐怖的气氛,我们时时刻刻都处在一种无形的压力当中,好像呼吸都感到困难,经常睡不着觉、或者在半夜惊醒,吃不下饭,残酷折磨,身体的伤害,心灵的摧残,身体消瘦了好多,也十分虚弱。为逼迫我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严禁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平时与别的法轮功学员见面后点一下头、眨一下眼也要制止或辱骂;限制人身自由,洗漱、上厕所都要打报告。强制唱红歌和犯人“改造歌曲”,因为我拒绝唱,被罚长时间在烈日下暴晒、禁止上厕所等。

演示:蹲马步
中共体罚演示:蹲马步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中旬一天,我因为传看大法师父的经文被犯人文彩兵发现,二监区狱警邱慎指使恶犯殴打我,并强迫我说出是谁给我的,我坚决表示不出卖别人。邱慎恼羞成怒,二天三夜不让我睡觉,昼夜体罚“开摩托”(蹲马步、脚后跟离地、两手前伸端平),二十四小时安排犯人看守,姿势一变就打,连吃饭时也不准坐下或蹲下,后来我双腿肿胀,不能弯曲,期间还遭恶犯王丹、文科等毒打。

当时有七、八位大法弟子都受到了和我类似的迫害。我没有妥协,又将我关入严管队迫害五个多月,严管队是被关押在一个极端虐待和肆意摧残肉体的黑牢,整个白天除了中午吃饭稍息一小时外,其余时间全在院外的操场上高强度,超生理极限的“罚跑”和“军训”。每天上下午各跑八十圈,每圈约三百多米,一天长跑近五十华里。监狱里的“牢饭”本来就极差,而严管队的“牢饭”连定量都被警察有意克扣。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许多人被折磨的皮包骨,哪里能承受了如此高强度的肉体摧残,跑不动倒地了,狱警就命令两犯人拖拽着继续跑,或跑着跑着突然松手,被拖的人则一头撞上墙根或阶石,撞的头破血流。邱慎指使恶犯杨光川、肖传龙经常折磨殴打不够,还经常侮辱我,当面羞辱我,身为狱警的邱慎,有一次问了我一个极其下流的问题。平时还强迫我刷厕所,要求把长期因屎尿侵蚀的便池刷白。另外几个学员也遭受了同样和更多的迫害,我们都坚定的走了过来,让许多服刑人员也敬佩的说:法轮功真坚强。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二零零二年七月的一天,我又一次传看经文被发现,警察邱慎跳起来猛扇我的耳光,嘴里不停的咒骂,将我关入禁闭室,戴背铐八昼夜,然后连续两个多月超负荷罚跑步和“军训”——超强度的走“三大步”、“分解动作”、站“军姿”和长跑,姿势稍有变动立即惩罚。二监区狱警邱慎因为多次凶残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报,身体、精神状态极差,面黄肌瘦,后因经济违纪案件败露被撤职。

我在德阳监狱遭受了三年多折磨后,牙齿全部松动,后来陆续脱落,四十二岁的我现在仅剩六颗牙齿。以上所陈述的只是我被迫害的其中一部分,精神和心灵上的痛苦和伤害更是笔墨难以尽述。

再次遭迫害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日,不知何故,四川省德阳市珠江路派出所三名警察以及二重厂108社区相关人员一名,上午十点多,闯入我的住处,打着查暂住证的名义,警察强行搜走了我和母亲的身份证。当天下午,警察以查看房屋漏水为由,带枪闯入家中,抢走了价值一共八千多的笔记本电脑和手机三部以及打印机一台等私人物品。当时我走脱。身份证和手机、电脑等私人物品等,家人多次去要,至今未归还本人。警察后来威胁家人说要给我判重刑,致使我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13/三年地狱般折磨-青壮年的他仅剩六颗牙-326582.html

2013-07-18:四川德阳警察满口谎言 带枪上门抓人
四川德阳市珠江路派出所警察,日前为了绑架一名法轮功学员,张嘴便撒谎,开口就骗人,阴谋不得逞就带枪上门抓人。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日上午十点多,珠江路派出所警察以查暂住证为由,闯到二重厂108区17栋3楼4号法轮功学员吴曾辉的租房处。当时闯进三名警察,一名便衣,身高1.60米多,较胖,面黝黑,据一名警察说,是某某主任来检查工作。还有一人是108社区主任,穿二重厂蓝色厂服,戴眼镜,中等身材。

一警察说:“你们没办暂住证,要罚款,只罚款20元,没啥事,到派出所填写个材料就行。”吴曾辉的外公已经九十四岁,行动不便,当时正在一楼小区椅子上坐着休息,加上吴曾辉的母亲近来腿肿腰痛,吴曾辉就说现在不能去派出所,等会要扶外公上楼,并说可以当场给20元的罚款,材料就在家写。但警察说不行,遂强行要去了吴曾辉母子俩人的身份证,并要了吴曾辉的手机号,叫他下午必须去派出所。那警察又说:“只罚你20元,填个表,就可以把身份证还你们了,没什么事。”

下午,吴曾辉因为要帮助姨父办理租房事宜没去派出所。下午两点多钟,珠江路派出所警察打电话催吴曾辉去派出所,吴曾辉就告知明天上午去。

下午五点多,吴曾辉回到住处,才十几分钟,珠江路派出所的警察就闯到,警察敲着门说:“二楼房主到派出所去吵,说你们三楼漏水,我们进屋来看看。”结果是,警察闯进来后要抓人。不过吴曾辉已智慧走脱。

事后据现场人士描述:当时一楼、二楼、三楼满满的全是便衣,有一个进屋抄家的警察还佩戴了手枪,还听到一个冲进三楼的警察打电话在问:人没在屋里,人哪去了?!

警察从吴曾辉住处抄走的物品有:大法经书《转法轮》两本,手抄经文约三本,MP3一个,耳机约三个、私人电话三部,老式激光打印机一台等。后来警察仅归还了吴曾辉母亲的身份证,其余的私人物品和吴曾辉的身份证均未归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8/四川德阳警察满口谎言-带枪上门抓人-276832.html

2013-07-09: 四川德阳吴曾辉遭骚扰情况补充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日上午十点多,四川德阳市珠江路派出所三警察带著枪和二重厂108社区一人员,闯入法轮功学员吴曾辉的住处,非法抄家,并欲绑架吴曾辉,后吴曾辉走脱。

七月三日,警察归还了抄走的吴曾辉母亲的身份证和手机,还说:没得啥,我们只是调查一下情况,了解清楚就没得啥,叫吴曾辉七月四日到派出所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9/二零一三年七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76452.html

2013-07-04: 四川省德阳吴曾辉遭骚扰 已走脱

2013年7月2日,德阳市珠江路派出所三名警察以及二重厂108社区相关人员一名,上午10点多,闯入法轮功学员吴曾辉的住处,打著以查暂住证为名的名义,非要吴曾辉到珠江路派出所“接受调查”。因为吴曾辉的外公年老体弱,94岁高龄,前段时间摔了一跤,加上母亲身体近来腰痛和腿肿,行动不便,需要照顾,吴曾辉当时拒绝了去派出所。警察强行扣留了吴曾辉和母亲俩人的居民身份证,并要吴曾辉下午自己到派出所去作调查后,再取回。

下午,吴曾辉由于帮助姨父办理租房事宜,无法前去派出所,于是电话通知派出所,明天上午去取。结果下午五点多,吴曾辉刚一回到住处,珠江路派出所就强行敲门,警察骗说,二楼房主到派出所去闹,说你们三楼漏水,我们進屋来看看。

吴曾辉觉的奇怪,二楼最近几个月来,从未给我们反映过漏水一事,吴曾辉不愿看到警察们被利用来干迫害好人的坏事,当时将门反锁。后来警察打电话叫开锁匠来强行开锁,开锁匠来后说,屋内反锁,无法打开。不得已,吴曾辉母亲只得将门打开。

進屋后,恶警们凶相毕露,立即拿出所谓搜查证,不顾家人反对,非法拍摄,强行翻箱倒柜,抢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激光打印机,三部私人手机,甚至连吴曾辉帮姨父交纳的物管、电费单、租房合同一并抢去。

吴曾辉当时走脱。珠江路派出所警察们不顾给吴曾辉94岁高龄的外公和体弱的母亲造成惊吓,非法抄家,还要吴曾辉及其母亲第二天到派出所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4/二零一三年七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76209.html

2008-10-18: 在天府之国发生的罪恶(七)—— 曝光四川德阳监狱的罪行
徐长征(后来转自贡监狱)被职能犯人不止一次打得满脸鲜血。被打的还有陶昌全、王晓松、李银奇、林奎,随后入监的法轮功学员也都遭受不同程度的虐待,杨绍广被几个打手暴打。

2001年6月底,陶昌全、潘成光、赵乃干等被关押在五监区的法轮功学员,他们要求见监狱领导,反映他们被打一事,当晚便被五监区管教张林指使的犯人一哄而上群暴一顿。第二天罚陶、潘二人在五监区厂房前的操场上走军步,几十名恶犯手拿铁器等又把陶、潘脚朝天拖到煤堆旁群殴,还强迫他们写“保证书”。就这样轮番毒打之后,陶、潘二人遍身是血,潘还被打晕过去了。后来陶要求见干警,又被邪恶犯人一顿毒打。当时潘成光在被打时大声呼喊值班的干警,但干警根本不理睬。恶犯们又把他拖着前行了几十米,衣服拖破了,皮带拉断了,潘被他们打晕过去,醒来时听到一恶犯狠毒地说:“打死你就说是炼法轮功走火入魔自杀的。”在此过程中,陶、潘等多次向干警和犯人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告诉他们打击善良要遭恶报,犯人说:“没办法,干警安排的,我们要立功、减刑。”

2001年9月22日,罪犯任经硕等人在邱慎的指使下,逼迫赵洪林写“不修炼保证”,赵洪林因不从,就被关在二楼三室,任经硕与陈磊二人又对赵洪林進行暴打。

2001年11月中旬,德阳罗江大法学员吴曾晖,因传看经文,被邱慎指使积委会恶犯殴打,强制体罚“开摩托”二天两夜,不让睡觉,连吃饭时也不准坐下或蹲下(后来双腿完全肿胀,腿不能弯曲,一周后才恢复),期间还遭罪犯王丹、文科等暴打,然后长期关严管队达5个多月,邱慎指使恶犯杨光川、肖传龙经常折磨殴打他,后来还被强制关入禁闭室,戴背铐八昼夜,连续两个多月超负荷罚跑步,长时间站军姿,罚站。

2001年11月,大法学员赵洪林、高东、杨海龙等被强制体罚“开摩托”、“顶墙”四十多个小时,不让睡觉,连吃饭时也不准坐下或蹲下,还不时被犯人用竹条抽打,往脸上泼冷水,多次遭到罪犯文科、莫小华、王丹等人的暴打,

2001年3月,庄铿在六监区强制洗脑期间,先是被体罚,后又多次挨警棍和犯人群殴。特别是犯人积委会正、副主任侯章发、谢长冬在干警示意下带头组织犯人对庄铿毒打,致使其腰部、内脏被踢伤,胸部被肘、膝关节猛击而深度疼痛、红肿和内伤,数月才消退。强制洗脑期间,监狱教育科副科长曾国富恶语威胁说:“到时候一颗花生米(子弹)就可以解决你的问题。”而侯、谢二犯事后被记功、减刑,其中侯还被评为“省劳动积极份子”,在年终表扬大会上,他竟赤裸裸地公开炫耀他是如何折磨法轮功学员的。

有一次恶犯张宗涛恶狠狠地一脚踢在年岁已大的孙纯凡胸口上,使他险些昏死过去,很长时间才缓过气来。精疲力尽的他根本吃不下饭,干警不理睬,还指使恶犯给其灌饭,差一点使孙纯凡憋过去。

没有被所谓“转化”的大法学员,即使是刑满,也不准许回家,而是由当地的610接回继续关押。而其他罪犯却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减刑立功”,提前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8/187942.html

德阳市联系资料(区号: 838)

2020-05-17: 德阳市看守所:邮编:618000
地址:旌阳区双东镇龙凤村
电话:0838-2595399、0838-2595388、0838-2562872
举报(驻检)电话:0838-2595757
驻检人员:李前义、廖洪
所长:马道光 13981002358、2905487、0838-2562966
教导员:税季琨 13981088855、0838-2596073、0838-2563816
副所长:
汪阳 13981006921、0838-2902188
鲜东红 13881086800、0838-2504356
王玉琼 13700900567、0838-2508688

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法院
邮编:618000
新址:德阳市旌阳区黄浦江东路180号(2019.7.搬迁)
电话:0838-2561306
机构设置收集时间:2019.7.26。
截至2019年6月底,全院在编在职115人,其中员额法官46人。

【机关党委】
杨春林:院长、党组书记(2016.8.30-至今)
杜立:机关党委书记、党组副书记13909020816、0838-2561268(2018年蔡兴碧案主审法官)
副院长:杨春兰、周静、兰胡波
陈太金:2017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党组成员13908108969
章远志:2017-2016党组成员、纪检组组长
杨天萍:党组成员
唐宁:机关党委委员、组织委员

【立案庭】(诉讼服务中心)
郭文东:庭长

【刑事审判庭】(环境资源审判庭)
电话:13808104424、0838-2561523
周永宏:庭长 0838-2561642
王春燕:助理0838-2561642
尚月:助理 0838-2561642
罗晖:副庭长 0838-2561523
王雪梅:助理 0838-2561523
刘李娇:书记员 0838-2561523
陈利蓉:13778211509
张玲莉:13808104424
覃锟:0838-2563919
李京蔚:助理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29, 4:12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