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17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长春市 >> 张忠余, 男, 42

个人情况: 原为吉林省档案局《兰台内外》杂志社副总编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长春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11-0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1-16: 已出国

2007-09-13: 请看长春恶警对我迫害之残忍
我是1996年6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至今,我10馀次被中共吉林省长春市610机构警察抓捕,多次遭酷刑出现生命危险(有两次被蒙着眼睛拉倒郊外净月潭附近的交通宾馆等处的秘密窝点迫害)。即使在被折磨不能行走、濒临死亡回到家里时,我也是处于长期被监控的状况。不同级别、不同区域的警察都可以随时粗暴的猛敲我家的门,然后就是抄家、抓人。我家外边也有人监视,在我出入家门时,多次被拦截甚至遭抓捕。常常是我被抓了,甚么时间、地点、被哪里的警察抓去了、又被关在哪里,家里人要过好些天才能弄明白。2000年10月下旬我在北京天门打横幅为法轮大法鸣冤,高呼“法轮大法好”被天安门中共恶人拳打脚踢后,关入北京当时新建的监狱,因我们数十名大法弟子不说自己的姓名,数小时后,被他们用车拉出,在一公安局门前将我们分成10人左右一组分别拉走,我乘机走脱。

2000年末的一天,我在家刚吃早饭,长春市公安局一处的王立文(现已突发病症而死)、姜某某等三人在长春市南关区公安分局西五马路派出所片警赵凯的带领下,闯入我家抄家。因抄出了《转法轮》和介绍法轮功真相的资料,便用手铐把我带走。他们把我带到长春市公安局一处后,拉开一房门问我认不认识里边的人。当时长春的天气已经很冷,还未通暖气。我看到有两个功友被背铐着,显然是已经在地上坐了一宿。随后,长春市公安局一处恶警张思难(音)便把我背铐在椅子上,抡起带铁扣的皮带向我的头部等处狠抽,又将我“背宝剑”式的拳打脚踢,还将我“背宝剑”式的手臂与身体的空隙间塞上啤酒瓶子和大法书和资料,抻得我的手腕、胳膊要断开了似的疼痛难忍。一直将我从早晨折磨到傍晚。期间,我对他们说要上厕所,一个戴眼镜20多岁的恶警凶狠的说:“往裤子里整!”这次被抓后,关了我37天,单位将我保了出来,但不再让我担任副总编的职务。2001年“过大年”前夕,他们企图将我关起来强迫洗脑,也正值我的母亲离世不到百天,恶党爪牙以新年为藉口,就要把我关起来。当时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在其母被抓不久,又将其绑架强迫洗脑,家中只剩下一个瘫痪妹妹。我对中共恶党在了解法轮功后能改变迫害法轮功错误做法彻底失望了。我逃脱后,被迫流离失所。(详见明慧网报导)随后不久,他们开除了我的工职。我只好靠朋友帮助及多劳少得的打工来维持生计。可是,尽管如此,因我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中共并没有因此而对我产生怜悯和愧疚,愈加疯狂的对我進行迫害。

2001年9月,长春市公安局一处恶警疯狂抓捕数十名大法弟子,我是其中一个。我被连续几昼夜的电棍、掰胳膊等酷刑折磨,从头到脚到处血肉模糊。恶警们将我们分别蒙上眼睛,拉到长春净月潭邪恶之徒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施酷刑。我听到好多屋里都传出大法弟子被折磨的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此外,恶警还常常在半夜里,把大法弟子拉出去毒打。他们用黑布把大法弟子眼睛蒙住,怕大法弟子辨认出被迫害的地方。2002年3月,我去修炼者刘海波家串门。刚刚交谈十多分钟,突然,房门被打开(没听到敲门声和开门声,并且门是锁着的),冲進七、八个人来,一个人手里还拿着手枪对准我们说:谁也不许动,叫甚么名?面对这伙身份不明的歹徒,我们谁也不回答。他们就开始打我俩,一恶警发现我的外套衣服兜里有400多元钱,他快速地揣在他自己的兜里。这时刘海波的妻子正在哄五、六岁的孩子睡觉,孩子被惊吓,大声哭叫起来。他们连拖带打将我俩拖到厅里,想把我们的手和脚以及嘴都想用绳子勒住(像勒马嘴那样勒)。我们没做任何坏事,就是不让他们勒,他们三、四个人连打带勒对付一个人,10多分钟也勒不住我们。我发现自己身边有一滩血,这才知道是他们将我的头部打破流的血。

孩子的哭声也没能使这伙恶人停手,刘海波大声呼喊着:“别吓着孩子!别吓着孩子!”他们将我俩的手和脚捆住后便往外拖我俩。由于被打得受伤,这时我的眼睛睁开较困难了,就闭着眼睛。我的外套衣服和鞋在進屋时都脱了,他们也没说让我穿上就往外拖,从5楼一直拖到楼下,我没穿鞋的双脚就在楼梯上一级一级地磨着。

这伙恶人将我们拉到了宽城区公安分局,给我们俩分开两个屋不由分说地就用电棍电、棍棒打,好几个人一起下手。他们为了不让我挣扎,用一个凳子放在我身上,上边坐一个人压着。由于肉体难以承受的痛苦,使我本能地拚命挣扎着。“叫甚么名?”一个声音问,我不回答。这时他们早已将我的下身裤子都剥光了,2尺多长的电棍凶狠地电击我的生殖器等部位,并用棍棒打我的小腿迎面骨、脚踝骨和脚趾头。强大的电流极其恐怖和让人痛苦难忍,好像都把人打透了一样。他们电棍、棍棒一起施暴。我痛苦地挣扎着使用凳子压在我身上恶警压不住,换了好几个人。他们在折磨我时,每隔一会儿就有人用拖布擦一下我周围的地,显然是我的伤口在流血。

渐渐的我已经没有力量挣扎了。这时听到又从别的屋里过来的人说:“我们完事儿了!”还有人说:“对付女的我最有办法了。”显然此时连夜被捕和被折磨的还不止是我和刘海波俩人。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又有人从别的房里進来说:“刘海波的心跳已经没了!”这时我的状况只是心里明白,但肉体已没有挣扎的力气了。他们于是也摸我的脉,用手试试我的鼻子是否还出气,一会儿又用小棍划我的脚心。这时听到一个声音在打电话:“市医院吗?赶紧来一辆120救护车,到宽城分局来,这儿有一个叫刘海波的已经没有心跳了。”后来确认警察说当晚死了一个法轮功学员就是刘海波。

在被折磨的过程中,在冥冥中我突然看见(当然我一直是闭着眼睛)自己的双眼的瞳孔在扩散开来,就在这时,我身边的一个警察连忙大声喊我:“唉--唉!”并用手扒拉我。这时我看到我双眼的瞳孔又回收回来,就像刚才打了一个盹似的,一下子醒过来了。

宽城分局的一个警察将我在宽城分局被折磨的情况告诉了长春市公安局一处的人说:“他的胯骨轴子都被扭变形了。”我只听到了这一句。

我的身体被折磨成这样,凶残的长春市公安局一处又一次将我蒙上眼睛拉到大约是净月潭山上宾馆。一个看上去不管甚么事的50馀岁的男人在没人时对我说:“你要能过去这一夜就算你命大了。”在那里大约头两天只是坐铁椅子,在第三天左右,他们又对我進行残酷折磨。那一夜,一个姓张的恶警(后经调查确认,此犯叫张航),30岁左右,身高约1.73米左右,略胖,戴着度数不大的近视眼镜,对我進行了灭绝人性的摧残。

他一个人同时用两根电棍电击我,重点电击部位是生殖器,另一王姓恶警躺在床上丝毫不制止。没电了再插上电源充电,我看到是三根长电棍在同时充电,其中一根电棍,棍的四周都放电。

这个姓张的恶警只要我稍动一点儿或打瞌睡就电我一通儿,我嗓子处有痰都不让我吐,还逼我唱国歌、背诗和成语。我在背成语时说了一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他听到了就又是一通电击。这一夜记不清他电我多少次了,每次都是一手拿一根电棍,两根电棍同时电,一手在上边电,一手从铁椅子下边向上对着我的阴部电。我痛苦难忍时一低下头,他就用脚踢我的头。

后来我好像是失去了知觉,因为等我清醒时我发现:我原来坐的铁椅子,屁股搁时间长了还能稍微挪一点地方。可现在的铁椅子已经明显小了。没有挪的馀地了。是甚么时候换的,怎么换的,我一点儿也不知道,并且我的双腿迎面骨好像刚刚被用刀剜下去一块一块的肉,露着鲜红的坑痕。这时我的头部一沾水,血立刻又淌出来,面部和嘴周围也都有伤。

2004年初,臭名昭着的610洗脑班(所谓的长春市法制教育学习班)对已被关押卧床半年多的我,進行强迫洗脑。把我关在墙上有水珠,被子都潮湿的房间迫害,并把我的亲人以护理我为名绑架到洗脑班,对我施加压力。市公安局610(一处、国保支队)的王平还企图从我的嘴里再挖出点甚么线索立功,此前,王平曾往我身上、头上浇凉水,用打火机烫我的脖子(当时有疤痕)。

特别是近期,快到了中共打压法轮功的八年,2008年奥运会又临近了,中共恶党610机构指使警察、便衣特务加紧了对我家的骚扰、监视和对我本人的拦截、盘查,家附近常停着警车,还有流动警车,此外还有便衣特务及不挂牌的警车。他们知道我是中共迫害法轮功较典型的受害者之一,同时迫害过我的中共恶人们知道我有揭露他们的能力和勇气,另外我还耳闻目睹了他们的一些酷刑迫害别的大法弟子包括致死(如长春的刘海波)的罪行。特别是6月下旬,当他们得知我居然已经办好了护照,6月21日傍晚,在我回家时突然被藏在附近的多名警察和特务绑架。我的右手腕被手铐勒進去两道深深的沟,过后就肿了起来。他们粗暴的让我交出护照,给我关在约40度高温的房间里,门窗紧闭,强行搜身,勒令我说上边有文件,炼法轮功的不能出国,交出护照就可以走人,若藏哪了可以马上去找(当然是在他们的押送下去找)。并威胁说:“你就是出去了,我们也能给你弄回来。”(详见明慧网报导)

因为中共非常害怕法轮功学员出国后给他们的罪行曝光,所以在没搜出我的护照的情况下,更加紧了对我的监视,并随时都有可能再次绑架我,让我不能发出声音,甚至有可能被活摘器官后焚尸灭迹。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在上天的帮助下,在电闪雷鸣的暴雨中,我不得不暗自洒泪撇下了我的妻子和女儿,默默的告别了(没敢去见和告诉他们中包括妻女在内的任何人)我的其他亲友以及我生长和眷恋的故土。辗转逃出了中国大陆,来到泰国首都曼谷寻求庇护。

其实,我在中国大陆原本是有一定身份和地位的──省级机关的副处级干部,三口之家、又有自己的住房,在中国大陆也是让众多下岗职工(即失业者)、弱势群体羡慕的。那么,我是怎么被迫害到如此地步的呢?

我原来身患多种顽固疾病,医院也束手无策,真是苦不堪言。自从1996年6月学了《转法轮》后,我明白了按照真善忍规范自己的心灵和言行,炼功才能达到健身效果的道理。果然,我身体很快就恢复到了10来岁小孩时不知疲倦的健康状况,更主要的是我的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我不再为着得失与人勾心斗角了,与人发生误会或矛盾时,我也学会了宽容和忍让。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工作单位,我都不再像以前那样只讲享受,不讲付出,只考虑自己,不顾别人的自私做法,学会了遇事能为人着想,还经常默默的帮助别人。

哪曾想,就是这样一个处处要求自己做好人、利用业馀或闲暇时间修心健身的群体,却被当时中共最高的当权者江泽民利用中国共产党专制暴政,在1999年7月丧心病狂的给野蛮镇压了。随后我多次被从家中抓走,常常是一群警察分头在我家翻箱倒柜,找出《转法轮》等法轮功资料后,便成了给我治罪“证据”。单位也多次逼着我放弃信仰,强行给我灌输中共造谣欺骗的“中央文件精神”和新闻媒体颠倒黑白的诬陷宣传。因为我坚持表达修炼法轮大法前后的真实变化情况,警察和单位领导就要把我抓走。

自1999年7月到2007年6月为止,我先后10馀次被抓,多次被抄家,他们为了抓住我,还有两次在夜间闯入我的姐姐们和弟弟的家。我的母亲、妻、女和姐、弟们被他们多次的野蛮敲门、抄家及我遭受的酷刑折磨,不同程度的吓出了心脏病,一有敲门声,他们的心就怦怦的跳。

我的母亲原本身体健康,可她看到一个要求自己做好人的儿子,在邻里、单位人们公认的好人,就这样像抓小偷、强盗、黄赌毒黑等罪犯一样被抓走。她承受不了精神刺激和邻里间误会的“清白名声”。2000年10月,她突发脑溢血症,在医院抢救10馀日后含冤离世。离世的前几日,她已不能说话,她只是紧紧的抓着我的手。我的大姐看到我在2001年9月一次我被连日的酷刑折磨后(逃到她家),从脸到身体及四肢被市公安局一处恶毒警察用电棍电击包括生殖器在内的身体各个部位、手铐勒、铁椅子、抹辣椒、掰胳膊(即:双手背铐在一起,从后边往起抬,往上掰,直至双手双臂掰到前边,双手仍是被手铐铐在一起。王连苏、刘雅慊等很多大法学员往往是当时就疼的昏了过去,浑身的汗一下子就下来了,此酷刑极其灭绝人性和恐怖,有的学员被多次前后的来回掰)、毒打、身浇凉水、头扣铁桶敲打、塑料袋蒙头、连日连夜不让睡觉、强光晃眼睛、打火机烫、烟熏、灌酒、搧耳光、强行让不停的说话等一系列令人发指的灭绝人性的野蛮酷刑后留下的纍纍疤痕,让我大姐震惊了。2002年3月,当她听说我又一次被抓后,正在织毛衣的她惊愕的一句话不说,第二日突发心脏病离世。那一次,我又险些被折磨致死。

在被多次绑架时,有2次被刑事拘留分别达7个月时,我已骨瘦如柴、下肢肌肉萎缩、没有了知觉。一次是爬着逃出来,一次是被家人背回家。正是坚持修炼,我才一次又一次起死回生、迅速康复。

对我实施精神、肉体迫害的直接凶手:长春市公安局一处(后改为国保支队)王立文、姜某某、张思难、李世常、李某、王某、高鹏、王立冬、张航等。

长春市第一看守所恶警:郭义、郭大夫此二人曾指使、指挥刑事犯人对我灌食曾两次险些将我窒息而死。

对我实行经济、精神迫害的责任者:开除我工职的直接责任者有原吉林省档案局(现保密局)局长刘凤楼,原副局长李贵忠,原党委书记李朝晖,原办公室主任王志孝,原《兰台内外》杂志社总编苏志成;不给我恢复工作的责任人为现任吉林省档案局局长薛云。

我见证了大法弟子刘海波被迫害致死:2003年3月,我与刘同时被长春市宽城区分局绑架,刘在2个小时的酷刑折磨中死亡,他们才停止了对我的酷刑(我也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了)。

间接见证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有:王可非、姜勇、徐淑香、刘成军、于丽新、李秋、邹本慧、王守慧、刘博扬、张贵彪、戢景昌等多人。

间接见证被长期中共高压恐怖下,惊恐、悲愤而离世的大法学员有:吴淑兰、张立新、辛长年、陈晶(夫妇)、亚泰大街某大姨等多人。

10馀次被绑架清单:

1999年7月21日、22日,在吉林省委上访时,3次被抓、被打、被关押,后逃出。
1999年9月末,因坚持信仰,被西五马路派出所恶警赵凯、王刚关入八里堡拘留所,第二日被家人保回。
2000年10月下旬,去北京天安门为法轮功鸣冤被抓、被打、被关押,后逃出。
2000年11月,被抄家,从家中被抓走,关押37天,放出。
2001年1月,被从单位抓走,逃出,被迫离家、离开单位,流离失所3年半。
2001年9月,被从资料点抓走,连续几昼夜的酷刑折磨后,逃出。
2002年3月,到刘海波家串门被抓走,刘在2个小时被打死,本人奄奄一息。被刑事拘留7个月时,爬着逃出来。
2003年9月,做真相时在街上被抓,刑事拘留达7个月时,我已骨瘦如柴、下肢肌肉萎缩、没有了知觉。他们又以照顾我为名,放回,由亲人背回家。
2004年初,被强迫洗脑,导致全身长疥,痛苦不堪。
2004年4月至2007年6月在家中,10馀次被骚扰、粗暴敲门。
2007年6月21日,只因我曾于今年1月被从家门口绑架,2个小时后回家。
我要尽我的所能让全世界都知道惯于粉饰自己,搞所谓“和谐社会”“橱窗经济”的中共,背地里都干了哪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同时呼吁国际社会都来抵制中共迫害信仰真善忍法轮大法修炼者的暴行,还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和平宁静的修炼环境。

附:张忠余个人工作简历

1983年毕业于长春联合大学,年末参加工作在吉林省档案局。
1996年任吉林省蛟河市组织部副部长。同时得法,业馀时间修炼。
1998年任《兰台内外》杂志社副总编(省档案局副处级干部)。
2001年,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被开除党籍和工职。
2005年初-2005年6月,打工过程中,赢得了一些企业老总的信任,当选为长春市某行业协会副会长。
2005年6月-2007年1月被推荐为责任编辑,编辑了7期中学生作文期刊。
2007年6月至今,打工过程中,当选为吉林省某行业协会秘书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13/162493.html

2007-06-28: 长春市警察强迫百姓交出护照
吉林省长春法轮功修炼者张忠余因多年前办过护照,六月二十一日,当地恶警强迫张忠余交出护照,张忠余不从,被强行带到派出所。

那天傍晚近七时许,张忠馀骑自行车刚回到家的楼下时,长春市南关公安分局西五马路派出所警长王刚带一保安将张叫住,让到派出所去一趟,“了解情况”,被张忠余拒绝。又问张是否办过护照,张忠余说好长时间以前办过。他们叫交上来放到他们那里“保管”。

张忠余斥责他们:“你们多次上门骚扰、抓人,还到单位抓人,把我的工作给弄没了,我能活过来到今天,还得感谢上天。现在我靠打工勉强维持生计,你们还想把我逼到哪去?”

警长王刚打电话向分局请示,随后又打电话给片警赵凯,让他开车带几个人来。不一会儿,片警赵凯开车带来了三个保安,这群恶人跟随张忠余到了楼上,见他仍不配合,强行将张忠余双臂掰到后边戴上手铐架走,张忠余正告他们善恶必报的道理,并高呼:“你们抓好人会遭到上天的报应!”并告诉邻居们他们为甚么抓人。片警赵凯在抓捕张忠馀时,手划破了,张忠余的白T恤衫后背留下了两道血迹。

到派出所后,他们将张忠余关到门窗紧闭很闷热的房间,强行搜身,张忠余的左手腕被扭的两块黑紫,右手腕被手铐将皮骨勒進两道深沟,不一会儿,就肿起了一个包,双肩疼痛。张忠余伸出胳膊正告他们:你们要看清楚了,你(王刚)会后悔的。他们扬言将护照交出来才可以走人。

约两个小时,南关公安分局姓周的出现了,说:你就是出去了,我们也能给你整回来。你护照要是能找到,想好了就交到这儿“保管”,我都是为你好。

张忠余起身便走,返回家中。很多人都目睹了这一过程,有的邻居气愤的说:“出国旅遊、办护照是公民合法的权利,不能交给他们!”

西五马路派出所警长王刚曾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不久,二三次将管区内几名法轮功学员抓捕、拘留。这几年,他多次上门骚扰管区内几名法轮功学员,一次敲一法轮功学员家的门没有回音,便要到其邻居家阳台看个究竟,被其邻居家人严词拒绝;他还多次要将法轮功学员带到派出所,并称与别的派出所比,已经是很手下留情了。据观察,自从警长王刚的妻子怀孕分娩时,胎儿脐带缠脖而死后,他似乎有所省悟,曾一度减少了对法轮功学员的骚扰。

西五马路派出所片警赵凯为了一己私利,连自己的炼法轮功的姨都骂,同学亲属中有炼法轮功的也是抓捕、抄家不含糊。一九九九年年末一次,他在法轮功学员冯力平、项小敏家看到有十馀名法轮功学员,便堵住门给派出所打电话叫人抓捕。就连该学员家的垃圾袋,他也不嫌脏的去翻查,因此“立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8/157753.html

2007-06-24:长春大法弟子张忠余被绑架
长春大法弟子张忠余,在六月二十一日晚八点左右,骑自行车回家,刚走到他家的楼下,就被在他家楼下蹲坑的西五派出所恶警王刚和几个便衣绑架。当时有很多在外面乘凉的人看到,大法弟子张忠余说:“我甚么也没干,为甚么绑架我?”

据说在这之前几天,恶警王刚曾到张忠余家去过,假装好人,说到家里看看。现在张忠余被关在甚么地方还不清楚。

希望大法弟子家属能够正念对待,主动去派出所要人,和大法弟子一起早日营救出我们的同修、亲人,不再承认邪恶的任何迫害。

另外,恶警王刚经常骚扰大法弟子,并多次参与绑架大法弟子,望知详情的大法弟子给予曝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4/157511.html

2004-05-01:张忠余,男,42岁,大专文化,原为吉林省档案局《兰台内外》杂志社副总编。1996年修炼法轮大法,他按照“真、善、忍”的修炼准则和“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对人和蔼,不为名不为利,处处关心帮助别人,默默地做一个好人,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好评。当时在他的带动下,单位很多同事也开始修炼大法。

2001年春节前,省档案局领导在省610、省直机关工委610的指使下,逼迫张忠余放弃信仰,张忠余深知大法教人向善,打压大法是错的,他向单位领导讲诉大法真相,希望领导们能明辨是非,不要助纣为虐迫害好人。而单位领导怕影响自己的乌纱帽,根本不从实际出发,决定将张忠余交给属地警察送洗脑班,张忠余为了抵制这种非法迫害,被迫离开单位,从此流离失所。单位领导又于2001年年底将张忠余开除工职、开除党籍,加重对他的迫害。

张忠余从此被省、市610列为重点迫害对像,恶警们四处搜捕他,有时半夜闯進他家,对他妻子、女儿進行恐吓,甚至对他的亲属也進行骚扰。他多次被公安非法绑架,每次都遭毒打。恶警们对他打耳光、掰胳臂、用棒子打、强行插管灌食、用电棍电、用老虎凳等各种残忍手段折磨他,每一次他都被打的遍体鳞伤。最严重的一次是长春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二中队叫张航的恶警用四根不同电伏的电棍交替电他。他脸上、脖子、胳臂、前后身、两腿及生殖器被电的几乎没有好地方,皮肤都被电糊了,有的地方都电成黑色,一个月后身上还有一块块黑痂;生殖器被电的肿痛,排便疼痛难忍,20多天还无法正常行走。恶警用木棍打他的脚踝骨,脚踝骨处的皮肤黑一块紫一块,整个脚都打肿了,无法穿鞋,恶警把他送看守所时,看守所的警察误以为他穿着棉乌拉(东北冬天穿的鞋)。

张忠余为了坚持真理,为了维护人间的道义良知,几年来惨遭迫害,其家庭、亲属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他母亲知道儿子是好人,非常牵挂他。儿子几次被抓被打,母亲的心承受不了这暴虐的蹂躏,带着对爱子的心痛和世道的无奈离开了人世;忠余的大姐也因为承受不了这双重的打击,在他母亲去世不久也突发心脏病而去;忠余的妻子带着女儿过着焦虑不安的生活。

一个本来幸福祥和的家庭,在江泽民的暴虐淫威下,死的死,伤的伤,催人泪下。而在中国像张忠余这样不幸的家庭何止一个。据明慧网统计,被中国各级公安恶警直接迫害致死的得到证实的达900多人,仅吉林省被迫害致死的就有40多人。中国的法律被江泽民一伙给践踏了,江泽民一伙的罪行受到了全世界正义志士的谴责,江泽民及其主要帮凶已被多国起诉,可是中国政府还在掩盖其真相,欺骗国民,不予报导。有的单位和地方还在悬挂暴虐元凶江泽民的照片。2003年9月,张忠余去吉林省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涂江泽民照片时,被该单位不明真相的保安殴打并送至长春市公安局,开始被关押在铁北看守所,后来被转送长春市兴隆山洗脑班迫害,现在张忠余已不能行走,只能爬行。

2003-11-04: 长春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二中队中队长恶警高朋,男,40多岁(手机:13351506828;办公室电话:0431-8908190)。他手下的恶警有:王日明、张航、高伟、王大力、田立锋、王熙东等人。

高朋及其他恶警几年来一直充当江泽民的邪恶打手,是长春市迫害大法弟子的直接凶手。现初步了解,经高朋等人直接抓捕的大法弟子已达上百人,其中刘哲(音)、张忠余、赵桂凤、马也驰、汪宝玲等多人均被他们用酷刑折磨过。有时高朋亲自动手打,有时令其手下动手。最为狠毒的是一个叫张航的恶警(身高1.73米左右,戴眼镜)。

铁北看守所的大法弟子张忠余绝食多日,目前已生命垂危;

长春市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19-02-02: 吉林省榆树市市委政法委:
地址:吉林省榆树市府前路,邮编130400
610主任王帅0431-83800003、18243160001
其他人员:
王少鹏18504706777
白振军15567030001
徐凤德15344310888
汪世满13089127772
张永飞13364698668
伞志宏13756678919
甄胜利13604395008
白振军15904447878
贾德忠15944140220
梁维春13596136560
王凤清18743170001
胡明哲13756821958
陈旭东13500850628
王英娜13364648018
宋欣炜13596136601
纪国锋13404711588
杨阳15543740000
金海15500091234
王雷13394302223
李远13174417111
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大街、邮编130400
电话:0431-83618209
局长俞申15500095757
指导员秦力民 83618105 13364645444 15500097717
相关人员:
宁延生 0431-83618103 15500096006 15904408839
高广野 83618101 15500096001
梁占彬 83616558 15500096002 13904390156
陈 涛 83618106 15500096003 13364511066
李建国 83618107 15500096005 13364511509
倪志启 83618198 15500096008 15904408806党委
卜彦涛15500096219
刘义君15904409292
高杨15500096862
宋公超18843021777
国保大队: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榆西大街,邮编130400
赵文峰 043183618238 13364640184
范洪凯043183618238 15904409088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12-05: 吉林省原副处级干部遭受的经济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5/167791.html

吉林省档案局《蓝台内外》副总编为何要清除江氏丑相?
─ 致吉林省长生生物股份有限公司全体员工的一封信  

各位公司领导及全体员工:

你们好!

闻听法轮大法学员张忠余去你公司涂抹江泽民照片,被你公司保安殴打,并送交公安一事,心情非常沉重。很早就想给你们写信,沟通情况,交流思想,但心情始终无法平静,所以心愿一直没能成行。坦诚的告诉你们,我也是个法轮大法修炼者,而且深知张忠余的为人和他几年来所受到的酷刑折磨、苦难历程以及他去你公司涂抹江泽民照片的目的。

张忠余是吉林省档案局《蓝台内外》杂志社副总编,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他按照“真、善、忍”和“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修炼标准要求自己,处处做一个好人。在单位他是个好干部,关心他人,为别人着想,享有很高的威信,曾作为单位后备干部培养,当时,在他的带动下,单位很多人都修炼大法。在家里,他是个好丈夫、好父亲,和蔼可亲。他的老人、兄弟姐妹们都很本分,他由于修炼大法,更展示出其优秀品质,尊敬老人,善待姐弟,爱护晚辈,在家族中也享有威望。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利用职权发动了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不久,这种强权迫害就波及到张忠余,单位领导不敢坚持正义,盲目地逼迫张忠余背叛自己的信仰,否则就强行送洗脑班转化,张忠余被迫流离失所。几年来,张忠余家和亲属多次遭警察骚扰,他本人多次被抓,每次都遭恶警毒打,三次受酷刑折磨(长春市公安局两次,宽城区公安分局一次),恶警们用各种卑鄙手段折磨他,用棒子打,用电棍电,向后掰胳膊,上大挂,吊起来打,上老虎凳,强行插管灌食等。他的脚被打的水肿不能穿鞋,有的地方被打的骨头都露出来了;浑身上下被电的没有好地方,有的地方被电的糊了,有的被电成黑色,恶徒连生殖器都不放过,他被电的肿痛难忍,无法排便,无法行走。他的母亲、大姐承受不了这样沉重的打击,先后悲愤而死。我这里只能给你们简单概括的叙述,他每一次几天几夜的被酷刑折磨,你如果没有身临其境,是很难体验那种痛苦和煎熬。有一次忠余被市局一个叫张航的恶警折磨的实在挺不住了,他感到身体没有力量再坚持了,他想死了也许比这样好受,生命也好像走到了尽头,他感到自己的瞳孔都在放大,这时他想到还有同胞不了解大法真相,不能得救,自己不能死,就又坚强的挺了过来。作为大法同修者,我理解张忠余的境界,这不是和平环境中的豪言壮语或志向,这是在面临毫无人道的恶劣环境下、在生与死的抉择中的一个大法弟子慈悲胸怀的真实体现,这是一个由“真、善、忍”凝聚而成的伟大而崇高的生命的真实写照。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