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21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上海 >> 浦东新区(川沙县) >> 陆幸国(陆兴国), 男, 45

陆幸国(陆兴国)
上海市 大法弟子陆幸国在上海青浦第三劳教所被活活打死,遗体脸变形,嘴唇无皮,牙齿没了,颈上都是血,身上多处电击痕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上海市浦东新区唐镇王港红一村
个人近况: 2003年10月15日 迫害致死 (2003-11-03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11-03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779
案例分类: 农民  劳教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6-19: 中共酷刑:卸骨、脱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9/中共酷刑-卸骨、脱臼-242696.html

2010-11-10: 上海陆幸国被酷刑折磨致死真相
法轮功学员陆幸国,男,一九五九年出生,家住浦东新区唐镇王港红一村。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五日在上海青浦第三劳教所被恶徒活活打死。

陆幸国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面对中共恶党的残酷迫害,陆幸国信师信法,坚定不移。一九九九年十月,陆幸国参与组织了五六十人参加的交流会,被人恶告,被浦东新区“六一零”绑架,在新区看守所被拘押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初,陆幸国因组织学法交流会,被非法拘押在浦东新区孙桥看守所做苦役达一个月之久。

二零零零年三月底,陆幸国在转送大法资料时被绑架,后被判劳教一年半,关押在上海大丰第一劳教所。关押期间,陆幸国在身体和精神上都受到了严重的迫害,每天被强迫长时间高强度的劳役,左脚严重受伤引发溃烂。劳教所恶警软硬兼施逼迫陆幸国转化,说写所谓的三书立即放人,不然押送到大西北去。陆幸国明确表示,在任何情况下都坚修大法不动摇。

二零零一年九月,邪恶只得将陆幸国释放回家。回家后,陆幸国遭到当地“六一零”和邪党村支部的长期监视和迫害,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二日,陆幸国又一次被浦东新区“六一零”绑架,并被劳教,关押在上海青浦区第三劳教所。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三日,陆幸国从第三劳教所的其它中队调至三所直属中队,即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流氓窝。陆幸国当时被安排在109房间,一到109房,恶警项建中(中队长,警号3130268)就直接授意、教唆该房间几名劳教犯对陆进行疯狂的毒打辱骂,给他上一种酷刑,叫“上老虎凳”。所谓“上老虎凳”,就是靠墙放一只小圆凳(一种圆形的绕线圈的工具,直径很小),外号叫“小老虎凳”。陆被按坐在地板上,两腿向前伸出伸直,上身和大腿成九十度,两手臂横向成一字形被强行按在墙上,接着几个恶棍用力把两腿向二侧平行掰开,硬拉直至两腿角度接近180度。房中不断传出陆幸国痛苦而惨烈的叫声。劳教犯们歇斯底里问他转不转化,在他表示决不转化和信仰“真善忍”没有错时,劳教犯恶徒们狠毒地继续给他上“老虎凳”。恶徒们连续两天对他折磨,致使他的韧带被严重拉伤,无法站立和行走。过后恶警中队长项建中到109房间,凶狠的威胁恐吓陆,陆幸国对残酷虐待表示抗议,项建中恼羞成怒,杀心顿起,他直接授意、教唆“民管”(劳教犯小头目)张民等一些劳教犯,对陆幸国要加大力度镇压,一定要打到他屈服,一定要使他“转化”,于是重新布置了进一步迫害的方案。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五日,恶警们先将徐平、董伟等几名极其残暴凶狠的劳教犯从其它房间进111房间,中午十二点左右,由恶徒“民管”张民首先把所有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房间的门销插上,不允许出来上厕所,然后把已经遍体鳞伤无法行走的陆幸国光着脚仰面朝天的从109房拖进了111房间。111房间的组长是劳教犯恶棍司导龙,另外一些恶棍隋伟、王大明、高敬东、顾海伦、余永怀和宋玉琦等从其它房间陆陆续续钻进111房间。此时的111房间已聚集了十多名劳教犯打手。一切准备就绪,恶徒张民叫嚷着:电视机音量开得响一点,门窗都关上。就这样新一轮的更加残酷的摧残折磨开始了。他们把陆幸国的嘴巴用毛巾塞住,不让他发出声音。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无从知道。过了一段时间,门窗重新打开,从111房间传出隋伟等人的辱骂声,也听到了陆幸国奄奄一息竭尽全力发出的拒绝“转化” 的声音。恶徒们看到陆幸国宁死不屈,更加发了疯了,马上又对他开始新一轮的折磨,就这样,仅仅用了一个小时,陆幸国被恶警和劳教犯恶棍们活活用酷刑折磨致死。

下午一点,恶棍们告知恶警“人断气了”后,由恶警队长朱(警号3130671)出面,到111房间,命令恶棍们把陆幸国抬出去,一个恶徒抬脚,一个恶徒抬头,一直抬出一大队大门口外。当天晚上半夜,恶警队长曾(警号3130586)打开几个房间牢门,把恶徒隋伟、徐平和董伟等几名劳教犯叫出去。恶人们统一口径,编造谎言,做伪证笔录,企图掩盖事情真相,逃避正义制裁。果然,在其它劳教中队恶警故意散布谣言:“陆幸国为庆祝师父生日而自杀”。

整个迫害过程中起最邪恶、最直接作用的是中队长项建中,他曾叫嚣:“上面给我们有指令,5%死亡率属于正常,打死了白死。我们不怕”。

后来,恶警们欺骗陆幸国家属,说陆幸国“病逝”,家属提出要看尸体,遭到拒绝。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七日,警察又通知陆幸国的哥哥签死亡证明书,家属当即提出异议。恶警在编造陆幸国死亡过程和原因时,破绽百出,不能自圆其说。恶警不许家属看遗体,急急忙忙通知家属火化。火化时出动了六十多名警察看守现场。在家人赶到前,陆幸国遗体已经被穿好了衣服。警察不许家属查看身体。据目击者事后透露,陆幸国遗体脸部变形,嘴唇上的皮没了,牙齿也没了,耳朵皮肤皱起,头发根根竖起,颈上都是血,身上有多处电击痕印。

正告所有参与迫害陆幸国的“六一零”恶人,恶警和暴徒,天理昭昭,善恶必报,你们必须立即放下屠刀,弃恶从善,否则你们必将面临法律的制裁和万劫不复的天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0/上海陆幸国被酷刑折磨致死真相-232277.html

2010-03-22: 陆幸国被上海市第三劳教所活活打死

上海市法轮功学员陆幸国,男,四十五岁,家住浦东新区唐镇王港红一村,因坚修大法多次遭绑架。二零零三年,陆幸国再次遭非法劳教,被劫持在上海第三劳教所,恶警认为他无法“转化”,就强迫他每天从事繁重的体力奴役劳动,进行肉体和精神折磨。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三日,陆幸国被调至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属中队,一零九房。在中队长项建中直接授意、教唆下,该房几名劳教犯对他进行疯狂的毒打辱骂,还给他上“上老虎凳”,强迫他放弃信仰。由于连续两天的老虎凳折磨,他的韧带被严重拉伤,无法站立和行走。陆幸国抗议残酷虐待,项建中又直接授意“民管” (劳教犯小头目)张民等一些劳教犯,对陆幸国加大力度迫害、转化。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五日,警察先将徐平、董伟等几名劳教犯从其它房间调进一一一房间,中午十二点左右,张民首先把所有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房间的门销插上,不允许出来,然后把已经遍体鳞伤、无法行走的陆幸国光着脚仰面朝天的从一零九房拖进一一一房间。一一一房间的组长是劳教犯司导龙,另外隋伟、王大明、高敬东、顾海伦、余永怀和宋玉琦等从其它房间陆陆续续钻进一一一房间(前后约十人)。一切准备就绪后,他们把陆幸国的嘴巴用毛巾塞住,门窗关上,电视机音量放到最大,利用各种酷刑就在一个小时内将他活活折磨致死。当日十三点,劳教犯们告知警察“人断气了”后,朱队长出面,到一一一房间,命令犯人们把陆幸国抬出去。当天晚上半夜,曾队长,把隋伟、徐平和董伟等几名劳教犯叫出去。编造谎言,做伪证笔录,企图掩盖事情真相,对外散布谣言:“陆幸国为庆祝师父生日而自杀”。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六日,陆幸国妻子、孩子和兄长被警察叫到第三劳教所“谈话”,才知陆幸国已死亡。警察欺骗家属说陆幸国“病逝”,并且不让家属检查尸体。十七日,警察又通知陆幸国哥哥签死亡证明书。家属提出异议,警察在说明死亡经过和原因时,破绽百出。最后急急忙忙通知十八日火化。火化时上海市“610”出动了六十多名警察看守现场。在家人赶到前,陆幸国遗体已经被穿好了衣服。“610”警察不许家属查看身体。据陆幸国遗体火化现场一目击者事后透露,陆幸国遗体脸变形,嘴唇的皮也没了,牙齿也没了,耳边皮肤皱起,头发竖起,颈上都是血,身上有多处电击痕印。陆幸国身后留下60多岁的母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2/220231.html

2007-01-29: 被迫害致死的上海大法学员的名单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首恶江××发起的镇压“法轮功”八年以来,上海非法组织“六一零”积极配合其主子命令,直接指挥上海的公检法司、军警特务、新闻媒体、各机构团体、精神病院、各地区和单位党政工团、妇联、居委会、保安,对善良的法轮功弟子进行全方位的迫害,干尽了丧尽天良的事,几十名善良的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而被迫害致残、致伤,被迫失业的,导致家庭破裂、流离失所的,老人和子女遭受严重精神打击的,使家人在痛苦中病情严重恶化的,甚至过早离开人间的更多更多,难以一一统计,已经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描述大法学员和家人所承受的痛苦。但是历史在不久的将来会还善良的人以公正,而所有参与迫害的恶人,不仅会受到人间的正义审判,而且其生命将在无尽的痛苦中沦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截至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日我们统计出部份被迫害致死的上海大法学员共十二名,他们是:

一. 陆幸国,男,四十五岁,家住浦东新区唐镇王港红一村,被非法关押于青浦第三劳教所,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五日在劳教所里面的警察中队长项建中的唆使下,十名吸毒犯在一个小时内把他活活打死,死时面目全非。

二. 李玮红,女,四十三岁。曾在上海南京西路商场任营业员,家住上海闸北区沪太路。二零零零年底被浙江温州警察强行插管灌辣椒水,痛得她在地上打滚,导致她食道、肝、肠胃等器官严重受伤。李玮红后来被非法判刑一年,保外就医,在上海静安区中心医院住院,医生开刀后发现她肠胃都烂了。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九日李玮红死亡

三. 杨学勤,男,三十六岁,上海大法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上访被抓回后被无理送进了精神病院。二零零零年初再次进京被拘捕。二月十八日在拘留所受迫害后,被发现“跳楼”,脑部摔伤,被送医院后约九天后死亡。

四. 马新星,男,四十岁左右。家住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附近。一九九九年下半年,马新星被徐汇区警察关入精神病院达三月之久,强迫服食对身体具危害的精神类药物,二千下半年再度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上海青浦第三劳教所迫害致生命垂危,恶警害怕担责任,叫家人接回,于十二月十四日含冤去世。

五. 李建斌,男,二十三岁,上海交通大学一九九九年计算机系毕业,家住上海华东理工大学教师新村。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李建斌从五楼的窗户爬出躲避警察的跟踪和迫害,后坠地身亡。

六. 李白帆,男,上海华师大讲师,终年四十岁。从二零零零年八月间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江苏大丰农场。因拒绝配合邪恶势力的反宣传和转化,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四日死于洗脑班,警察对外宣称他是自杀。死后,警察阻止其家属检查遗体。

七. 李丽茂,女,年龄未知,家住卢湾区淮海中路,瑞金警署对面。二零零四年十月讲大法真相时,被恶人举报,遂被卢湾瑞金警署不法警察绑架,非法判劳教一年。二零零五年四、五月份期间,因肝区疼痛,保外就医。据见到她的人讲,看上去气色还可以。后来,李丽茂被不法警察强行送入医院,不知给注射了何种药物,只有几天时间就被迫害致死。

八. 曹金仙,女,四十八岁,家住上海市浦东新区蔡路乡蔡路村王队,始终坚持修炼,数次遭上海公安部门迫害,被非法劳教折磨、保外就医。二零零五年初又被迫流离失所,于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九. 黄巧兰,女,五十八岁,家住上海宝山区。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黄巧兰在居民楼发真相资料时被联防队的不法人员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宝山区罗店看守所,遭受迫害一年。家人为救她出狱,被非法勒索,包括请吃饭,花完了近五万元的血汗钱,才被非法判了三年监外执行(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至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日期满)。回家后,不断的遭到当地六一零、派出所、居委会的恐吓、骚扰、威胁,二次被大场六一零里的恶徒刘冰等不法人员绑架到所谓的学习班遭受洗脑迫害。黄巧兰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后,医院检查为肺癌晚期,于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九日含冤去世。大法学员黄巧兰致死仍在邪恶的非法执行期限内。

十. 葛文新,女,年龄未知,葛文新在松江女子监狱遭受非人的折磨以至奄奄一息,当局为了推卸迫害责任于约在二零零五年六月将其保外就医。葛文新出狱后不久,由于身体极度虚弱,约一周后死亡。

十一. 陈军,男,二十八岁,家住湖南,因在提篮桥监狱服刑期间被大法学员的善良所感动,于是也学炼法轮功,被狱警和劳改犯残酷折磨,毒打成奄奄一息。回家一个月后,于二零零六年二月含冤而死。

十二. 丁由牧,65岁,因坚信大法,坚持修炼,2001年6月初,被非法劳教2年,于2002年9月获得释放。回家后,不法人员一直没有停止对他的精神迫害和生活干扰,致使得了脑肿瘤并恶变,于2004年12月18日被迫害去世。

另有二十名可查实姓名者,有的在这场迫害中抑郁而死,有的在放弃大法修炼后因病而死,有的死因复杂,有的死因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9/147811.html

2005-08-22: 虐杀上海大法弟子陆幸国的直接犯罪嫌疑人:司导龙(盗窃犯,上海杨浦区五角场镇)、陆军(吸毒犯,上海虹口区江湾镇)、顾海伦(贩卖淫秽书刊,上海徐汇区广元路)、余永怀(打架,上海闵行区)、董伟(吸毒犯,上海)。陆幸国是2003年10月15日被带到他们房间的当天,被恶警和劳教犯恶棍们活活用酷刑折磨致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2/108919.html

2005-08-18: 曾被上海第三男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的部份大法弟子名单

上海第三男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的部份名单(包括已释放的):

林慎立、熊文琪、张曦川、张松松、马新星、林鸣立、侯亚刚、谢学文、吕金龙、刘灿荣、陆幸国、陈鹏辉、施独鹤、刘向阳、周正国、胡凌根、褚学仕、马国彪、 袁顺华、丁志斌、冯旭鹏、沈峰、 罗伟大、顾培良、娄青松、李文宇、孙淑好、 郭锦富、杨亦宁、刘枝亮、潘继军、李纯、 法正平、金闻峰、吕民、 蔡君侯、 刘波、 黄肇义、沈海平、马来雁、蒋得胜、邓国平、席杰、胡义春秋、季平、 马玉官、凌祥、 孔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8/108646.html

2005-08-01: 曝光邪恶的上海司法系统
在1999年到如今2005年,上海以劳教的方式迫害了大批的法轮功学员。就在这里,有报道的至少有两名法轮功学员在此被迫害致死。所用的手段,强迫劳动的同时,关入小监殴打或者电击。大法弟子陆幸国、马新星在此被恶人夺去了生命。这里有两个恶人,恶迹昭彰。一个是恶警项建中,一个是项的打手,也是被劳教人员社会渣滓司马龙。有两个真实的小故事可以反映这里发生了什么和恶人的本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107491.html

2005-05-10: 上海第三男子劳教所专管直属中队是隐蔽在一大队戒毒大队内,队长中属恶警项建中最邪恶。

项建中在2003年任职时间,利用劳教人员希望早回家,以减期为诱饵,不断教唆劳教犯残酷折磨大法学员。如,不让睡觉,群殴,上老虎凳,电刑,等等。项建中曾邪恶的说:“劳教所里有名额死几个不算什么,打死就算是自杀,没有人会管这些事的。”当时的大法学员陆幸国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在111室被当时的组长司导龙,张鸣,董伟等10多个人毒打致死,而那些打手们却个个得到减刑,至今逍遥法外。

目前专管直属中队的大法学员只剩下十多人了,项建中等恶警把大法学员一个个单独关押在居室内,没有任何接触,每天仍然推行强制收看收听造谣诽谤的音像和资料,再加上超强的卫生劳动。现在被关押在里面的大法学员徐建新和丁志斌一直被恶警吊铐着,因长期被铐双手很难活动,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恶警们还逼迫大法学员扫厕所、搬东西,加剧体罚,他们对外宣称是让大法学员“锻炼身体”。

2005-01-13: 2003年10月15日大法弟子陆幸国被他们活活打死在房间,通过网上的国际救援,这种邪恶行径才有所收敛。但打手恶警至今仍逍遥法外,还准备被加官進爵。现在顾文昊转到劳教所其它重要岗位上,洪从荣也升至一大队做大队干事,副中队长陈建功更是挑起社教对大法学员仇恨的元凶,参与行恶的整套中队人马还有现指导员:孙洪涛、专管队长朱惠宏、施利群、曾磊、赵文轶、孙宇及资料员熊有林;夜值班队长有于吉祥、蔡锦根、邱扬伦、顾忠民等。

陆幸国(Lu, Xingguo),男,45岁,上海市大法弟子。2003年10月15日,陆幸国在上海青浦第三劳教所被活活打死,遗体脸变形,嘴唇无皮,牙齿没了,颈上都是血,身上多处电击痕。

陆幸国,家住浦东新区唐镇王港红一村。陆幸国是一个耿直、善良的人。1977年初中毕业参加工作,80年担任大队党支部书记。96年陆幸国有幸得法,开始修炼法轮功。

99年7月以后,江泽民一伙疯狂迫害法轮功。陆幸国仅仅因为坚持学法炼功,多次被抓、被打,关押在川沙看守所、孙桥看守所。2001年3月再次被抓,在江苏大丰农场被非法劳教一年半。2002年9月释放。

据来自上海的消息说,浦东新区的公安怀疑陆幸国制作法轮功真相资料,于2003年3月13日出动一百多名警察到陆幸国家中抓捕他,陆幸国被迫离家出走。两个月后,陆幸国回家时遭人举报,在5月5日晚7点左右,被浦东新区610警察从家中抓走,关在张江看守所。一个多月后,陆幸国被判刑三年,送上海青浦第三劳教所。

被关押進青浦区第三劳教所后,2003年10月13日,从第三劳教所的其它中队调至三所直属中队。此中队对外称直属中队,实际叫专制管理中队,是一个专门使用流氓、暴力、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恐怖基地,其基地设立在上海青浦区第三劳教所一大队底楼。此前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三所所部医院,从2003年5月下旬搬迁到一大队的底楼。

陆幸国当时被安排在109房间,一到109房,在恶警项建中(中队长,警号3130268)直接授意、教唆下,该房间几名劳教犯(均因偷盗、抢劫、打架、诈骗、吸毒而被劳教的社会渣子)对陆進行疯狂的毒打辱骂,还给他上一种酷刑叫”上老虎凳”。

所谓”上老虎凳”,就是靠墙放一只小圆凳,外号叫”小老虎凳”,是一种绕线圈的工具,圆形的,直径很小,背紧靠”小老虎凳”,臀部坐在地板上,两腿向前伸出伸直,上身和大腿成90度,两手臂横向成一字形被强行按在墙上,接着几个恶棍用力把两腿向二侧平行掰开,硬拉直至两腿角度接近180度。这种酷刑使法轮功学员疼痛难忍,象撕心裂肺一样,几乎要昏晕,此时打手喝口冷水,夹带着肮脏的唾沫喷在学员的脸上,让学员清醒一下。在给陆幸国实行此种酷刑时,外面听到陆幸国痛苦而惨烈的叫声。劳教犯们歇斯底里问他转不转化,在他表示决不转化和信仰”真善忍”没有错时,劳教犯恶徒们狠毒地继续给他上”老虎凳”,在精神上、肉体上残酷折磨他。恶徒们连续两天对他折磨,致使他的韧带被严重拉伤,无法站立和行走。过后恶警中队长项建中到109房间,凶狠地逼问陆幸国一些所谓的” 问题”,威胁恐吓他。在陆幸国对他残酷虐待表示抗议时,项建中恼羞成怒,杀气心中起,他直接授意、教唆“民管”(劳教犯小头目)张民等一些劳教犯,对陆幸国要加大力度镇压,一定要打到他屈服,一定要使他“转化”,于是重新布置了進一步迫害的方案。

2003年10月15日是上海第三劳教所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那天上午,罪恶的行动开始实施了。恶警们先将徐平、董伟等几名极其残暴凶狠的劳教犯从其它房间调進111房间,中午12:00左右,由恶徒“民管”张民首先把所有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房间的门销插上,不允许出来上厕所,然后把已经遍体鳞伤无法行走的陆幸国光着脚仰面朝天的从109房拖進了 111房间。111房间的组长是劳教犯恶棍司导龙,另外一些恶棍隋伟、王大明、高敬东、顾海伦、余永怀和宋玉琦等从其它房间陆陆续续钻進111房间。此时的111房间接近10名劳教犯打手。一切准备就绪,恶徒张民叫嚷着:电视机音量开得响一点,门窗都关上。就这样新一轮的更加残酷的摧残折磨开始了。它们把陆幸国的嘴巴用毛巾塞住,不让他发出声音。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无从知道。过了一段时间,门窗重新打开,从111房间传出隋伟等人的辱骂声,也听到了陆幸国奄奄一息竭尽全力发出的拒绝“转化”的声音。恶徒们看到陆幸国宁死不屈,更加发了疯了,马上又对他开始新一轮的折磨。它们把门窗重新关上,电视机音量开得最高,采用各种极其恐怖邪恶的办法继续毒打折磨。就这样,仅仅用了1个小时,法轮功学员陆幸国被恶警和劳教犯恶棍们活活用酷刑折磨致死。

下午13:00,恶棍们告知恶警“人断气了”后,由恶警队长朱××(警号3130671)出面,到111房间,命令恶棍们把陆幸国抬出去,一个恶徒抬脚,一个恶徒抬头,一直抬出一大队大门口外……

当天晚上半夜,恶警队长曾××(警号3130586)打开几个房间牢门,把恶徒隋伟、徐平和董伟等几名劳教犯叫出去。它们统一口径,编造谎言,做伪证笔录,企图掩盖事情真相,逃避正义制裁。果然,在其它劳教中队恶警故意散布谣言:“陆幸国为庆祝师父生日而自杀“。

整个迫害过程中起最邪恶、最直接的作用的是中队长项建中,它曾叫嚣:“上面给我们有指令,5%死亡率属于正常,打死了白死。我们不怕死人”。

9月22日,陆幸国曾对探望他的母亲透露,他抗议劳教所迫害,拒绝参加劳动已有一个月。

2003年10月16日,陆幸国妻子、孩子和兄长(其母因是修炼人,未被通知)突然被叫到青浦第三劳教所,一到那里就被单独分在各个房间,由几十个恶警進行所谓的 “谈话”,实质是威逼恐吓,不让真实情况暴露于天下。至此家属才知陆幸国已死亡。恶警欺骗家属说陆幸国“病逝”,并且不让家属检查尸体。17日,警察又通知陆幸国哥哥签死亡证明书。家属当即提出异议,警察在说明陆幸国死亡经过和原因时,破绽百出,不能自圆其说。恶警不允许家属看遗体,急急忙忙通知18日火化。

火化时上海市610出动了60多名警察看守现场。在家人赶到前,陆幸国遗体已经被穿好了衣服。610警察不许家属查看身体。据陆幸国遗体火化现场一目击者事后透露,陆幸国遗体脸变形,嘴唇的皮也没了,牙齿也没了,耳边皮肤皱起,头发竖起,颈上都是血,身上有多处电击痕印。

陆幸国身后留下60多岁的母亲、瘫痪在床的父亲、妻子和一个正在读书的女儿。

陆幸国被狱警活活打死一案,浦东新区公安局(21-50614567)政保科一男一女人员昨日拒绝正面回答,但都没有否认此案。

2004-02-08: 上海大法弟子陆幸国被青浦三所活活打死的经过
海市法轮功学员陆幸国,男45岁。家住浦东新区唐镇王港红一村。2003年10月15日在上海青浦区第三劳教所被活活打死。

陆幸国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关押进青浦区第三劳教所后,2003年10月13日,从第三劳教所的其它中队调至三所直属中队。此中队对外称直属中队,实际叫专制管理中队,是一个专门使用流氓、暴力、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恐怖基地,其基地设立在上海青浦区第三劳教所一大队底楼。此前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三所所部医院,从2003年5月下旬搬迁到一大队的底楼。

陆幸国当时被安排在109房间,一到109房,在恶警项建中(中队长,警号3130268)直接授意、教唆下,该房间几名劳教犯(均因偷盗、抢劫、打架、诈骗、吸毒而被劳教的社会渣子)对陆进行疯狂的毒打辱骂,还给他上一种酷刑叫”上老虎凳”。

所谓”上老虎凳”,就是靠墙放一只小圆凳,外号叫”小老虎凳”,是一种绕线圈的工具,圆形的,直径很小,背紧靠”小老虎凳”,臀部坐在地板上,两腿向前伸出伸直,上身和大腿成90度,两手臂横向成一字形被强行按在墙上,接着几个恶棍用力把两腿向二侧平行掰开,硬拉直至两腿角度接近180度。这种酷刑使法轮功学员疼痛难忍,象撕心裂肺一样,几乎要昏晕,此时打手喝口冷水,夹带着肮脏的唾沫喷在学员的脸上,让学员清醒一下。在给陆幸国实行此种酷刑时,外面听到陆幸国痛苦而惨烈的叫声。劳教犯们歇斯底里问他转不转化,在他表示决不转化和信仰“真善忍”没有错时,劳教犯恶徒们狠毒地继续给他上”老虎凳”,在精神上、肉体上残酷折磨他。恶徒们连续两天对他折磨,致使他的韧带被严重拉伤,无法站立和行走。过后恶警中队长项建中到109房间,凶狠地逼问陆幸国一些所谓的”问题”,威胁恐吓他。在陆幸国对他残酷虐待表示抗议时,项建中恼羞成怒,杀气心中起,他直接授意、教唆“民管”(劳教犯小头目)张民等一些劳教犯,对陆幸国要加大力度镇压,一定要打到他屈服,一定要使他“转化”,于是重新布置了进一步迫害的方案。

2003年10月15日是上海第三劳教所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那天上午,罪恶的行动开始实施了。恶警们先将徐平、董伟等几名极其残暴凶狠的劳教犯从其它房间调进111房间,中午12:00左右,由恶徒“民管”张民首先把所有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房间的门销插上,不允许出来上厕所,然后把已经遍体鳞伤无法行走的陆幸国光着脚仰面朝天的从109房拖进了111房间。111房间的组长是劳教犯恶棍司导龙,另外一些恶棍隋伟、王大明、高敬东、顾海伦、余永怀和宋玉琦等从其它房间陆陆续续钻进111房间。此时的111房间接近10名劳教犯打手。一切准备就绪,恶徒张民叫嚷着:电视机音量开得响一点,门窗都关上。就这样新一轮的更加残酷的摧残折磨开始了。它们把陆幸国的嘴巴用毛巾塞住,不让他发出声音。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无从知道。过了一段时间,门窗重新打开,从111房间传出隋伟等人的辱骂声,也听到了陆幸国奄奄一息竭尽全力发出的拒绝“转化”的声音。恶徒们看到陆幸国宁死不屈,更加发了疯了,马上又对他开始新一轮的折磨。它们把门窗重新关上,电视机音量开得最高,采用各种极其恐怖邪恶的办法继续毒打折磨。就这样,仅仅用了1个小时,法轮功学员陆幸国被恶警和劳教犯恶棍们活活用酷刑折磨致死。

下午13:00,恶棍们告知恶警“人断气了”后,由恶警队长朱××(警号3130671)出面,到111房间,命令恶棍们把陆幸国抬出去,一个恶徒抬脚,一个恶徒抬头,一直抬出一大队大门口外……

当天晚上半夜,恶警队长曾××(警号3130586)打开几个房间牢门,把恶徒隋伟、徐平和董伟等几名劳教犯叫出去。它们统一口径,编造谎言,做伪证笔录,企图掩盖事情真相,逃避正义制裁。果然,在其它劳教中队恶警故意散布谣言:“陆幸国为庆祝师父生日而自杀“。

整个迫害过程中起最邪恶、最直接的作用的是中队长项建中,它曾叫嚣:“上面给我们有指令,5%死亡率属于正常,打死了白死。我们不怕死人”。

后来,恶警们欺骗陆幸国家属,说陆幸国”病逝”,家属提出要看尸体,遭到拒绝。2003年10月17日,警察又通知陆幸国的哥哥签死亡证明书,家属当即提出异议。恶警在编造陆幸国死亡过程和原因时,破绽百出,不能自圆其说。恶警不许家属看遗体,急急忙忙通知家属火化。

火化时出动了60多名警察看守现场。在家人赶到前,陆幸国遗体已经被穿好了衣服。警察不许家属查看身体。据目击者事后透露,陆幸国遗体脸部变形,嘴唇上的皮没了,牙齿也没了,耳朵皮肤皱起,头发根根竖起,颈上都是血,身上有多处电击痕印。

陆幸国身后留下了60多岁的母亲、瘫痪在床的父亲、妻子和一个正在读书的女儿。

上海大法弟子陆幸国,用自己的生命维护着对真善忍的信仰,用自己的正义和良知呼唤着人们,告诉人们大法遭受迫害的真相。令人可敬可佩,他永远值得人们怀念。我们在此呼吁社会各界,为了中国的未来,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制止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2/27/45532.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8/上海大法弟子陆幸国被青浦三所活活打死的经过-66887.html

浦东新区(川沙县)联系资料(区号: 21)

2019-07-14:
王港派出所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唐镇新雅路258号
邮编:201201
电话:02150614567*70316
治安窗口民警:费冬 顾文清 、傅健 、王懿韡、沈笑愚
办公联系电话:22044733
办公联系电话:22044732
所长:纪建颖,办公联系电话:22044726
教导员:陈勇,办公联系电话:22044726
副所长:黄浩、尹春浩 办公联系电话:22044726
领导联系电话:13386263346
2019-04-30:
金泽苑居委:
地址:上海浦东菏泽路825弄70号,邮编200129
电话:021-68517954
孙凯民18202180090

浦兴路街道办事处:
地址:张杨北路518号,邮编200129
电话:02168515000、02168512502
传真:02150262553
街道党工委副书记、办事处主任蔡忠民
浦兴路街道平安办:
地址:凌河路142号201室,邮编200129
电话:02168510560
主任黄景宇
徐玉珍
王德平13120739397

2019-05-05:
紫翠居委
地址:新行路1号
邮编:201208
电话:02158656285
党委书记:黄肖霞
综治人员:朱燕丽

高行镇社会稳定办公室
地址:东靖路1801号
邮编:201208
电话:02168975061
主任:刘桂明
610黄晨宇 68975029

高行派出所
地址:高行镇新行路330号
邮编:201208
电话:02168979738
电话:02168979768 22047356 所长 王昕琦 社区警察 张玉荣



2019-05-02: 三林镇街道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凌兆路585号
邮编:200124
电话:02158412703
传真:02158410115
张志强(稳定办主任,电话02158417730)
宋炳侠(稳定办专职副主任,电话:02159490901)
张立新 书记
蔡忠民 党委副书记、镇长
周奇伟 人大主席
谈黎明 党委副书记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1)

上海浦东新区610
上海浦东新区公安局(21-50614567)
注:根据资料上曝光的“上海市法制学校”的位置,它应就在“青浦第三劳教所”旁边。
上海青浦第三劳教所
中队长项建中
劳教犯张民、徐平、董伟、司导龙、隋伟、王大明、高敬东、顾海伦、余永怀和宋玉琦
上海浦东新区610
上海浦东新区公安局(21-50614567)

虐杀上海法轮功学员陆幸国的直接犯罪嫌疑人:
司导龙(盗窃犯,上海杨浦区五角场镇)、陆军(吸毒犯,上海虹口区江湾镇)、顾海伦(贩卖淫秽书刊,上海徐汇区广元路)、余永怀(打架,上海闵行区)、董伟(吸毒犯,上海)。

===========================
代号:240-26
企业名称:Qingdong Farm
青东农场
Shanghai No. 3 RTL(QingpuRTL)
监狱名称:上海第三劳教所(青浦劳教所)
详细资料:Location: Tianshengzhuang, Qingpu County Postal Code: 201701
Tel: 021-64780026/ 69207113
Est. Jan. 1959, originally Jiangsu Prov. No. 24 LRD, early 1959 joined
No. 6 LRD. June 1960 former No. 10 LRD disbanded, merged with No. 6
LRD. Same year, No.8 LRD, orig. Laodong Manual Craft Factory and the
Laodong Plastic Plant, merged to the Farm. Sept. 1981 became a RTL,
renamed present name. June 1995 Shanghai RTL Bureau took over
management.
地点:青浦县 邮编:201701 电话:021-64780026/ 69207113
又名青浦劳教所,青东农场,一九五九年一月建,位于青浦县天圣庄。原为江苏省第二十四劳动改造管教队,一九五九年初编为上海第六劳改队,一九六零年六月原第十劳改队撤销,并入第六劳改队。同一年,第八劳动队(原劳动手工艺场/劳动塑料厂)并入青东农场。一九八一年九月改为劳动教养机关,称上海市第三劳教所。一九九五年六月划归上海市劳教局领导。
(资料来源:《劳改手册2007-2008》 http://www.laogai.org/news2/book/handbook2008-all.pdf  )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7-13 迫害事实相关报导: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i796.htm
被迫害致死的上海法轮功学员的名单
虐杀上海法轮功学员陆幸国的直接犯罪嫌疑人
上海第三男子劳教所恶警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上海法轮功学员陆幸国被青浦三所活活打死的经过
上海法轮功学员季平再次被非法劳教
两周内又有九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迫害致死 ── 四年迫害 毁灭的生命与人性知多少?
上海法轮功学员陆幸国被青浦第三劳教所酷刑折磨致死
上海市数名法轮功学员被再次绑架進劳教所

2004-02-08:目前在全国大法形势全面好转的情况下,上海的邪恶势头仍然很猖狂。从去年4月邪恶之首江××逃到上海躲避非典后,在上海第三劳教所演出了一幕幕人间惨剧。明慧网曾于2003年12月做过相关报导。有一名50多岁的大法弟子2003年10月被送到第三劳教所,第一天人都很正常,第二天见到他时已被打手们折磨得全身浮肿,头部肿大。第一天晚上走过他房间的人听到里面有“呜呜”叫,好像被东西堵着嘴在打。直到2003年10月16日,上海浦东新区大法弟子陆兴国(原村支部书记)被残酷毒打致死……

2003-08-20: 上海大法弟子陆兴国被再次绑架以后,被非法判三年劳教,目前被非法关押在上海青浦第三劳教所。恶警认为陆兴国无法“转化”,就强迫他每天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以达到肉体和精神折磨的目的。
陆兴国,男,40岁左右,曾经是上海市第一批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之一。陆兴国得法后,遵循师父真善忍的教导成为一个好人中的好人。可这样的好人却于2000年初被绑架到上海第一劳教所,在关押期间,他始终正念正行,2002年上半年被释放。

2003-11-03: 上海市法轮功学员陆幸国,男,45岁,家住浦东新区唐镇王港红一村。2003年10月15日在上海青浦第三劳教所被活活打死,遗体脸变形,嘴唇无皮,牙齿没了,颈上都是血,身上多处电击痕。
陆幸国是一个耿直、善良的人。1977年初中毕业参加工作,80年担任大队党支部书记。96年陆幸国有幸得法,开始修炼法轮功。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