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18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绥化 肇东市(嘉荫农场) >> 于丽波(于立波), 女, 36

于丽波(于立波)
于丽波(于立波)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黑龙江肇东市
个人近况: 2011年10月31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3-1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458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于丽波(于立波) 董鹏(董朋)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11-23: 董鹏遭九年冤狱 妻子被迫害离世
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十三年的残酷迫害,使多少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多少无辜的生命被活活的害死。

肇东法轮功学员董鹏、于丽波夫妻都修炼大法,丈夫被非法判刑九年,妻子也因信仰被迫害八年。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夫妻终团聚了,却好景不长,于丽波却因身心遭严重摧残而含冤离世。无情的迫害使这对夫妻只团聚了六个月就永远的分离了。

黑龙江省肇东法轮功学员董鹏是原肇东金玉公司员工,老实厚道的他是大家公认的好人,工作勤恳,任劳任怨。董鹏、于丽波是一对恩爱的小夫妻。一九九八年春季结婚,婚后一年多他们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遣返回肇东,夫妻双双被非法关押在肇东看守所,当时于丽波怀有身孕三个月。

于丽波被非法关押四个多月,家里找了人才被释放,当时已怀孕七个多月。孩子未满周岁时,于丽波又被非法冤判八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丈夫董鹏在孩子还未出生时就被非法关押劳教两年。后来又被枉判了九年冤狱,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呼兰监狱。

年幼的孩子只好由爷爷奶奶带大,这三口之家就这样被恶党活活的拆散了。今年十二岁的小天雨终于和爸爸妈妈团聚了,可是遭受八年冤狱迫害的妈妈在身体的痛苦和精神的双重压力下,在恐惧中身体更加的恶化。极度的痛苦中含冤离开。年仅三十九岁的她就这样被恶党摧残告别了她的人生。丈夫失去了妻子,孩子失去了母亲。他们真正只在一起生活了二年多。

在二零零零年二月,董鹏又去北京上访,被当地公安局派人从北京强行接回,在火车上被戴着手铐,身上一百元钱被派出所的恶警搜走,到了当地公安局,恶警们把参与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当时一恶警一脚把董鹏的左眼眉处踢一大口子鲜血直流(至今还留有伤疤)后又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当时在场的恶警们推责任说是在北京打的,不是他们打的。就这样还不罢休,又将董鹏用脚镣把一只脚拴在座位旁的墙上一周多。恶警刘维忠把董鹏戴上手铐去家里非法抄家。二零零一年六月恶警任建升骗董鹏说签字,其实是给董鹏凑材料送去劳教。而后送绥化劳教所批劳教两年,这其间在看守所超期关押一年四个月。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在昌五镇法轮功学员张志国家被肇东六一零、任建升、刘维忠一伙及昌五派出所绑架,身上六百元现金被抢走。头被蒙上,光着脚被塞进警车,晚上十点多被送哈市一拘留所后又转到哈市道里七处看守所。六一零专案组连夜非法审案,刑讯逼供,酷刑折磨,坐铁椅子三天两宿,只穿裤头,开着窗户往身上浇凉水。七月又转回肇东看守所。十月被非法枉判九年送呼兰监狱非法关押。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二零零二年十月,董鹏在呼兰监狱集训队遭受非人的待遇,罚站,以谈话方式半宿不让睡觉,强制转化逼写“四书”。二零零三年十月当时的四大队指导员吕明东强迫写“四书”,不写就用惩罚的手段,在四大队院内一脚把董鹏右鼻翼处踢个大口子直流血,把董鹏带回监舍还告诉徇德权(音)往死里打留口气就行,当时撅着两手向上,开飞机式。同时挨打的还有法轮功学员王峰、李大杰等。在监狱遭受非人的待遇和迫害,九年的迫害使董鹏过早的白了头发。

董家只是迫害中的冰山一角,还有无数个家庭被迫害如此的惨痛,请关注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更多真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3/董鹏遭九年冤狱-妻子被迫害离世-249738.html

2011-11-07: 遭八年冤狱迫害 于丽波含冤离世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年仅三十八岁的黑龙江肇东市法轮功学员于丽波,在遭受八年冤狱迫害后,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遗体两目圆睁,嘴角带着血迹,张着嘴,那痛苦的表情诉说着所遭受的一切。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给这个家庭带来的痛苦,用语言难以诉尽。

于丽波的丈夫也修炼法轮功,被枉判九年的冤狱,出狱才五个多月。他们的孩子今年才十二岁,孩子还未出生时父亲就被判了冤狱,未满周岁时母亲也被枉判冤狱,一直由公婆带着生活,然而七十多岁的公公在二零零九年的夏季过世了,当时于丽波还未出狱。七十岁高龄的婆婆几年前由于意外伤了一条腿,现在腿上的钢板还未取出,她带着一条伤腿和孙子艰难度日,等待着儿媳儿子回来团聚。

一家人终于在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团聚了,经受了九年冤狱折磨迫害的丈夫回来时刚刚四十岁的人头发却全白了。可才团聚了几个月,于丽波却含冤离世。

于丽波一九七三年出生于佳木斯附近的集贤县太平镇,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毕业于哈尔滨中医药大学,就业在黑龙江肇东市的一个制药厂任保管员。工作兢兢业业,生活勤劳朴实,是个优秀的才女。

于丽波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份在楼区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恶人跟踪,并报告了奋斗派出所,恶警到达现场后,气焰十分嚣张,拳打脚踢,将她的头发成绺扯下。现场的群众看到警察如此失去理智地毒打两名弱女子,都十分愤慨!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强迫她坐老虎凳两天一夜,并用铁棍别她的大腿;非法审讯时,恶警轮番毒打。当时于丽波被迫害得惨不忍睹,大腿肿成了好粗,走路都不能走。

于丽波被恶党法院非法判八年,于二零零一年年底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身体上、精神上受到极大的伤害。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一日(星期二)于丽波的公公和儿子去女监接见(每月只见一次,因不放弃信仰被列为二级严管),见于丽波骨瘦如柴,抱着肚子,八岁的儿子已经不认的妈妈了。公公见此情景心如刀割。事隔三天,于丽波的公公和父母亲又一次去女监要人,说要保外就医。监狱方面不但不让见,还说:“你们怎么知道的(得知于丽波大肠粘连去狱外医院就诊)?”于丽波的公公执意要给保外就医,恶警却说:“没事了,已经配合治疗了,没有生命危险了。”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了八年的冤狱后,于丽波于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六日下午辗转回到家中。接于丽波回来之前,她家属到肇东迫害法轮功专门组织即六一零及法院等部门开介绍信(省女监无礼要求)被百般刁难,六一零还指使几个人强行随于丽波家属去接人。六月二十七日,六一零头目杨大礼、庞国义、马春生和社区人员以关心生活为由,轮番监控于丽波。八年来,于丽波的孩子和爷爷奶奶艰难度日。妈妈刚回家,这些人又不请自来,给孩子的幼小心灵造成了无形的伤害。

于丽波在八年的冤狱中身心受到了极度的迫害摧残,出狱后身体瘦弱异常,精神也在冤狱迫害中极度的恐惧。然而中共的邪恶六一零组织的恶警、恶人庞国义等一伙还不放过她,在二零一一年的夏季还上门骚扰。于丽波在恐惧的精神压力中身体更加的恶化,在二零一一年十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终年三十九岁。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7/遭八年冤狱迫害-于丽波含冤离世-248824.html
2009-12-20: 年轻妈妈遭八年冤狱摧残 儿子相见不识
(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导)遭受了八年的冤狱后,黑龙江省肇东市现年才36岁的妇女于立波,终于在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六日辗转回到家中;儿子已十岁,知道是妈妈,却特别生疏。据说,在于立波回来前两天,当地公安局还针对她给各个派出所开了个会,一个弱女子却把他们吓成这样,草木皆兵。

八年来,于立波坚持自己对“真、善、忍”法轮大法的信仰,因此被中共当局列为二级严管迫害,每月只让见一次,现在终于能与家人团聚,家人却被要求到肇东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即“610”)和法院等部门开介绍信,被百般刁难。接她回来之前,家人本想多去几人,“610”却指使三个人强行随去,车里只能坐五人,无奈家里只去了于立波父亲和儿子,二百六十元的车费也是自家出的。

到家后,于立波不禁一阵心酸:丈夫董朋被非法判刑九年,现仍在呼兰监狱遭受迫害,家人说他曾因肺部感染卧床不起,虽有好转但却未老先衰,三十多岁就头发全白,皱纹很深,消瘦不堪;婆婆白发苍苍,腿还上了钢板,行动不便;家中唯一的支柱公公,于今年五月带着对家人的惦念和未了的心愿离开了人世。面对满是灰尘的小屋,破旧的老柜,面对原本幸福却被共产党迫害的支离破碎的家庭,她百感交集,真心的希望被谎言蒙蔽的同胞们能早日看清这一切。

一、继续遭轮番监控、骚扰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长期遭受关押与种种迫害,导致于立波出现了肾炎、肠粘连等多种疾病,她需要宁静的空间好好调养。可是,公安局、街道不明真相的人不断的来骚扰她。

六月二十七日,“610”头目庞国义(现任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杨大礼(现在公安局政保科)、马春生(现在公安局政保科)和五道街街道、铁东街道共八九个人,非法闯入于立波婆家,以关心生活为由,轮番监控她,严重侵犯了公民的基本权利。其中一人还说:这种态度(指不放弃修炼),回娘家也不让。那天,最后一个人走时已将近下午一点了,于立波还没打扫屋子、做饭呢。

回家将近半个月,公安局副局长范晓光等三人又来骚扰,走时又是十二点多。此外,街道的人又来骚扰过。这些人来时都伪善的说“有困难吱声”,可于立波提出办低保时,铁东街道书记却说:写保证不炼了,就好办了。于立波说:如果不炼了,不用呆八年,早就回来了。

八年来,于立波的孩子和爷奶艰难度日无人问津,妈妈刚回家,这些人又不请自来,给孩子的幼小心灵造成了无形的伤害。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五日,于立波回集贤县的娘家,刚到不久,集贤县太平派出所不明真相的人慌忙找上门,原来是肇东公安局与其串通,告诉他们的。

二、在流离失所中遭恶警绑架

于立波一九七三年出生,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那时她还在大学读书。一九九七年大学毕业后,来到肇东市原华星药厂工作。

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后,为澄清法轮功被冤枉的事实,二零零零年过年前,怀孕五个月的她毅然去北京上访,却被肇东市红旗派出所包片警察济世福伙同市公安局和派出所的警察非法带回,并被劫持到肇东市看守所近两个月。她的父母、公婆去要人时,被勒索了1000元的所谓保金才获得自由。肇东市公安局、镇政府、派出所、街道多次来人、来电话骚扰,随时都可能绑架于立波

二零零一年元旦前夕,朱胤(现任政协肇东市第七届委员会主席)任市长后,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大搜捕,在五站镇开会时扬言,年前准备把法轮功学员“都扔进去”,还制定了株连九族的迫害手段,大规模迫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于立波也是被迫害者之一。同年五月中旬,于立波准备回集贤县的娘家,警察济世福晚上又打来电话问她什么时间走,善良的于立波告诉了他,没想到济世福和同所的董刚竟撵到了集贤县!后来,公安局又扬言,不用管孩子在哺乳期,随时可以绑架她,迫使于立波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六日晚,于立波和大庆市女法轮功学员杨明,到消防路的楼区散发真相资料,却被不明真相的人向奋斗派出所构陷。奋斗派出所的警察到达后,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拳打脚踢,像兽性大发的成绺扯下她们的头发,并劫持她们上了车。现场的目击百姓看到都十分的惊心和愤慨!

三、惨无人道的折磨

在奋斗派出所,恶警把于立波铐在老虎凳上,多名恶警轮番往死里打她,有的用拳头往头上砸,有的用装满冻冰的瓶子往头上砍,有的用电棍电击,于立波的脸被打的变了形,青紫肿胀的面目皆非。有个警察拿起最大号高压电棍就电于立波。最令她难以忍受的是,一警察用铁棍别她的小腿下脚踝骨部位,持续几个小时,腿被别肿了,走路都困难,疼的她汗水噼啪往下掉,半年后,两脚踝骨处还留有两个黑圆疤。那警察还不知羞耻的问:“是不是你生孩子时都没这么疼?”

中共邪党恶人们就这样从二十六日晚一直打到二十七日夜,妄图得到资料的来源,然而,于立波始终守口如瓶。一名警察悻悻的说:“肇东又出了一名‘刘胡兰’”。 不明真相的警察哪里知道,信仰“真、善、忍”的人,他们坚定的意志是酷刑动摇不了的。

在此期间,肇东电视台也参与了迫害,电视台的人扛着录像机与当时奋斗派出所所长李兴富一起演戏欺骗民众,在镜头前,李兴富说“经过两天的教育,你感觉怎么样啊?”所谓的“教育”实际上是上述的酷刑折磨。之后,恶警把她丢进肇东市看守所。同时,暴徒们对杨明也进行了刑讯逼供,还绑架了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刘喜祥,抢走了两台复印机。

到了看守所,连续半个多月,于立波每天都被非法提审十小时以上(从看守所提出到别处迫害),每天都在毒打中煎熬,每天都得面对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一次,任建升(现在四南看守所任职,迫害好人的凶犯)、刘维忠(现在四南看守所任职,脖子上长过喉瘤,手术费花了一万多元,仍不思悔改,迫害好人)、赵仁武(现在公安局政保科)等多人把于立波从看守所提到公安局政保科,他们的司机拿起电棍要电于立波于立波用手推了一下,这时有人制止了那个司机,他才没继续做恶。可接下来却是无休止的毒打,之后再丢回看守所。于立波还被强行与要枪毙的死刑犯挂着大牌子游街,仿佛文革再现。

为了反迫害,于立波绝食十多天,被教唆的犯人撬开她的牙齿,野蛮的从口中插管灌食,有一回都灌出了绿胆汁!从口中灌食比从鼻中更能危及人的生命,五站镇法轮功女学员刘晓玲就是被从口中灌食而死。这残酷的迫害,当时看守所所长武国志和胡某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另有一次,于立波拒绝灌食,狱警杨景英打了于立波两耳光,于立波当时光着两脚。善恶有报,杨景英下班回家后,和丈夫吵架,被打了两耳光,光着两脚回了娘家。

于立波被折磨的只剩一口气,身体极度虚弱,但是她心里装着“法轮大法好”,身体恢复的很快。一名犯人从于立波身上亲眼目睹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修炼者的超凡意志,说回去也想学法轮功。

四、八年冤狱

共产党对老百姓根本不讲法律,害人凶犯之一李兴富被中共邪党提升成了公安局副局长;肇东市公安局还成立了所谓的专案组,成员有任建升、刘维忠等人,他们恶毒的编造假材料,非法判于立波八年。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九日,于立波被劫持到哈尔滨市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二零零四年,于立波在省女监病号监区被迫害。二零零六年,于立波被转到十一监区,被称为 “攻坚”区,因为这个监区攻击、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招数最毒辣。刚一到那,被唆使的犯人们就把于立波的被罩从里到外的线全拆下来,直到露出棉花,翻遍之后,再缝上,说是怕藏经文。把已经卡上“犯” 字的线衣线裤,前后再卡四五次“犯”字,“犯”字多的没法再穿,虽然没坏也只得扔了。恶人们还没有人性的搜身,强行要求她把上身衣服脱光,下身只允许穿内裤,女恶警还要扒开内裤往里看,于立波是个非常传统的女子,身心受到的巨大摧残可想而知。

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室洗澡或洗衣服也得排号,时间被强行限制在十五分钟,即使最热的夏天也是十五分钟,往往衣服上的洗衣粉沫还没冲下去就被撵回监室了。每天、每分、每秒身边都跟着少则一个、多则五六个包夹,就连蹲着上厕所时,也跟着一大堆人监视。转化不成,半个月后又把她转入其它监区。后来因很多罪行被曝光,省女监害怕调查,狡诈的改换了各监区的名称,使外界调查很难进行。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一日,于立波的公公和儿子去女监看她,儿子已经不认识眼前骨瘦如柴、抱着肚子的妈妈了,公公见此情景心如刀割,原来,于立波大肠粘连了,是被带到狱外医院抢救的。三天后,于立波的公公和母亲去监狱要求保外就医,监狱的恶人不但不让见,还说“好了,已经没生命危险了,你们是怎么知道的?”那么重的病三天就好了,如此的谎言也想瞒天过海?

中共是邪恶的,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就是它的写照。留在这样的组织内,是一种耻辱,真的是一种耻辱。不仅仅是耻辱,一个对人民犯下如此罪恶的政权,一定会以最不光彩的方式退出历史的舞台;每一个做恶的人,都逃不掉最后的清算。退出中共及其一切附属组织(团、队),这是上天指给我们中国人的一条金光大道。和这个邪恶的组织划清界限,做有良知的中国人,做拥有美好未来的中国人,是每一个中国人明智的选择。真心的希望每一个中国人都能做出正确的选择,拥有美好的未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0/214717.html

2009-07-06: 黑龙江肇东大法弟子于丽波刚回家就被监视
黑龙江省肇东大法弟子于丽波,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了八年的冤狱后,于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六日下午辗转回到家中。接于丽波回来之前,她家属到肇东迫害法轮功专门组织即610及法院等部门开介绍信(省女监无礼要求)被百般刁难,610还指使几个人强行随于丽波家属去接人。

六月二十七日,610头目杨大礼、庞国义、马春生和社区人员以关心生活为由,轮番监控于丽波,严重侵犯了公民的基本权利。

八年来于丽波的孩子和爷奶艰难度日无人问津,妈妈刚回家,这些人又不请自来,给孩子的幼小心灵造成了无形的伤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6/204041.html

2009-05-04: 黑龙江肇东“六一零”恶警赵仁武犯罪事实
黑龙江省肇东公安局610恐怖办公室恶警“赵仁武”,近日利用他多年来对法轮功学员掌握的所谓情况,给其610新上任的两个头子提供情况,雇用大量社会闲散人员,对肇东大法弟子进行疯狂非法跟踪,企图再一次对肇东大法弟子进行迫害。

恶警赵仁武自99年跟随原610两个头子刘维忠、任建生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在刘维忠、任建生酷刑折磨与迫害大法弟子时,此人作笔录并参与实施迫害行为。一次一位大法弟子被任建生打昏后,赵仁武竟然用钢笔的尖扎该大法弟子的鼻下,至今该大法弟子的鼻子下还留有一个蓝黑的痕迹。在他们三人的非法邪恶的迫害下,肇东有100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过,几十人被非法判刑、非法劳教、非法拘留,遭受酷刑折磨,还有被勒索高额的非法罚款几十万之多,关押、判刑、劳教由他们三人说了算。有几次他们上报大法弟子非法判刑的日期,因太长而被驳回。他们非法迫害大法弟子曾经使用过的酷刑令人发指,有小白龙打、竹竿抽、高压电棍电(其中曾经用三万伏的电棍用到女大法弟子于丽波的身上,于丽波的腋毛被烧光,电棍所到之处就是一个黑色的焦点和皮肉的烧焦味儿)、尼龙绳勒脖子、把粪便弄来抹到大法弟子的身上、耳光、脚踹、钢笔扎、揪头发,皮带抽、关到很小的铁笼子里、几根钢针同时扎、铁丝抽(一大法弟子曾被用几股拧到一起的铁丝抽打的皮开肉绽,血肉模糊,严重的地方骨肉分离。当时给医治的医生断言有失去生命的危险)、把胳膊反绑往起吊,痛苦无比、上大挂、老虎凳、野蛮灌食(五站镇的刘小玲被用臭豆腐和盐水活活灌死,到医院解剖时肺里全是盐粒和臭豆腐渣,然而公安局只给了刘小玲家属2万元钱了事)等等。一系列的恶行,令人发指。被他们非法判刑最多的长达13年之久,于丽波被非法判刑8年时她的孩子才11个月。至今还有5位大法弟子在监狱受着残酷的折磨,年纪轻轻满口的牙都被迫害的没了。

肇东610这个跟随江泽民集团迫害善良法轮功民众的非法组织,践踏宪法的信仰自由、凌驾于法律之上,对大法弟子说抓就抓,说打就打,说判刑就判刑,说劳教就劳教已毫无人性可言。原非法610组织的两个头子任建生、刘维忠在恶党的政治角逐中被剔除。

然而赵仁武不但没有退出非法610,还在利用自己多年对大法弟子非法迫害所谓掌握的情况下,积极的为新上任的两个非法610的头子出鬼主意继续迫害大法弟子。在原非法610的头子撤除时,领导曾让赵仁武接替这个非法610头子的位置,赵仁武没有接,还对自己的亲朋好友表示:他虽然还在610工作,但他不想迫害法轮功了等话。然而没过多久,赵仁武就露出了其本来面目。09年4月5日,赵仁武在正阳派出所两个不知名的恶警协同下,绑架了两个讲真相的大法弟子,并且与警员王晓峰带领一新上任的非法610头子,到被非法绑架的大法弟子家里强行搬走了电脑,至今未还。通过以上的事情看出,他的话只不过是个谎言而已。

恶警赵仁武、王晓峰及新上任的两个非法610头子,面对曾经被非法迫害的妻离子散、失去生命、流离失所、一贫如洗的善良法轮功学员,真的那么人性全无吗?对于这个非法的、尽干丧尽天良的坏事的迫害好人的地方,为什么偏偏你们几人在干。丧尽天良的钱真的那么好花吗?善恶有报是天理,奉劝赵仁武、王晓峰与610恐怖组织内的所有成员,如果你们还有一点点良知,就赶快退出这个邪恶的非法的610组织,不要助纣为虐,善恶有报乃天理,为了你们的将来好好想想吧,别忘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4/200176.html

2009-04-18: 肇东市公安局恶警赵仁武、王小峰犯罪事实
在看到任建生给大法弟子野蛮灌食时,恶警王小峰邪恶的叫喊“多放盐咸死她”。五站镇的大法弟子刘小玲就是被灌食迫害致死,到肇东的人民医院解剖时肺里全都是臭豆腐渣与盐粒。看到刘维忠把3万伏的电棍用到了女大法弟子于丽波的身上,所点之处就是一个黑色的焦点与皮肉的烧焦味。对法轮功学员的种种酷刑:小白龙、棍棒打、皮带抽、用尼龙丝细绳勒脖子、把粪便抹到学员的身上、把胳膊反绑串上绳子往起吊、用臭豆腐与盐混合野蛮灌食、电棍电、高额罚款、钢针扎、竹竿抽、上大挂、老虎凳、还有把几股铁丝拧在一起抽打、钢笔扎嘴、打耳光、脚踹、揪头发、把人装在很小的铁笼子里折磨等,这一切赵仁武不但亲眼目睹,而且参与其中,积极配合。02年一次,任建生把女大法弟子高景云打昏后,赵仁武用钢笔尖扎高景云鼻下,至今高景云的鼻子下还留有蓝黑色的印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8/199142.html

2009-02-16: 董朋被黑龙江省呼兰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
黑龙江省肇东大法弟子董朋,被恶党非法判刑十年,现在哈尔滨市呼兰监狱遭受非人的迫害,被恶警指使普犯长期包夹,曾多次被殴打、恐吓,长期非法劳工,现出现肺部溃烂,生命垂危。恶人于2009年2月13日才通知家人第二天去探视,还要求家人劝说董朋进行所谓的“配合治疗”,企图进一步迫害董朋。

2月14日,董朋的父母、孩子与其亲属去探望他,只见三十多岁的董朋头发已经全白,人瘦成了皮包骨,躺在床上身体一动不能动,手不停的颤抖,脸色苍白呼吸困难,口中不断的吐出脓状物。而且董朋身上有多处青紫血块。

当家人质问狱方,董朋前段时间还好好的,现在为什么变成这样时,恶警却说董朋不配合治疗,我们只有强行给他打针,四五个人摁着才打成;青霉素过敏又使他极度痛苦。家人要求看片子,恶人推脱说得请示院长,不给看。家人说,董朋的实际痛苦要比这严重的多。家人要求接董朋回家,恶人却说你们别说这些没用的,让你们来是劝董朋配合治疗,说这些有啥用。

董朋的妻子于丽波(大法弟子),在恶党迫害大法初期,被肇东市红旗派出所强迫挂牌游街,游街时强迫董朋的大哥董刚及其大嫂押解她,后又将她押回家乡佳木斯某县。当时于丽波已有身孕。

待小孩出生不到十个月,于丽波就被再次非法迫害。恶党迫害于丽波的借口是她曾给肇东市当时的市长孙刚写了一封公开信,讲述在大法修炼中身心受益的真实体会,希望政府了解真相,停止迫害法轮大法。在肇东看守所期间,于丽波多次遭毒打、电刑、老虎凳等各种酷刑折磨,导致她眉毛、腋下被电焦,她曾绝食反迫害。

于丽波现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已八年有余。董朋父母已年迈,还要照顾董朋的孩子。红旗派出所以下岗要挟董朋的大哥董刚,无奈之下董刚与其父(大法弟子)断绝父子关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6/195556.html

2007-08-27: 于丽波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六年 骨瘦如柴
黑龙江肇东市大法弟子于丽波,于2001年6月26日被市610恶警非法抓捕,被恶党法院非法判8年,于2001年年底送往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至今已被迫害6年多,身体上、精神上受到极大的伤害。

2007年8月21日(星期二)于丽波的公公和儿子去女监接见(每月只见一次,因不转化被列为二级严管),见于丽波骨瘦如柴,抱着肚子,八岁的儿子已经不认的妈妈了。公公见此情景心如刀割。

事隔三天,于丽波的公公和父母亲又一次去女监要人,说要保外就医。监狱方面不但不让见,还说:“你们怎么知道的(得知于丽波大肠粘连去狱外医院就诊)?”于丽波的公公执意要给保外就医,恶警却说:“没事了,已经配合治疗了,没有生命危险了。”如此谎言让人难以置信,那么虚弱的身体三天就变好了?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强行转化,成立所谓的“攻坚”队等一系列迫害手段,摧残坚持修炼的大法弟子。在恶劣的环境中,许多大法弟子身体上出现各种疾病反应,于丽波在狱外医院检查大肠粘连。

大法弟子于丽波于2001年6月份在楼区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恶人跟踪,并报告了奋斗派出所,恶警到达现场后,气焰十分嚣张,拳打脚踢,将她的头发成绺扯下。现场的群众看到警察如此失去理智地毒打两名弱女子,都十分愤慨!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强迫她坐老虎凳两天一夜,并用铁棍别她的大腿;非法审讯时,恶警轮番毒打。当时于丽波被迫害得惨不忍睹,大腿肿出了一倍多,走路都不能走。

黑龙江省女监里目前大约有三百多名大法学员,每天都在煎熬中,承受着迫害。有十三个监区,十一、十三、新收五楼这三个监区是所谓的“强制转化监区”。十一监区在食堂楼上,监区长王亚力;十三监区在病号楼上,监区长王小力,这两个监区长都很邪恶。二零零六年底,监狱管理局下通知,要在二零零七年底必须“转化”所有的大法学员,所以自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起,女监又开始新的一轮对大法学员的“转化”迫害。恶警利用真正的犯人强行“转化”法轮功修炼者。8个刑事犯或者4个刑事犯围攻1个大法学员,利用各种手段,如不让睡觉、不让休息、污辱、谩骂、诽谤、坐小凳体罚、精神虐待等等逼迫“转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7/161589.html

2005-04-11: 黑龙江肇东市恶警绑架殴打大法弟子
以下是黑龙江肇东市公安局恶警近几年来非法抓捕、关押、毒打大法弟子的部分记录:

2001年7月8日左右,由大法弟子于丽波、刘志祥、杨昕,等筹备的资料点被黑龙江肇东市公安局政保科恶警跟踪破坏。为此,大法弟子于丽波、刘喜祥、杨昕、王洪伟(以上几名已判刑)、王洪岩、高景云、魏志萍、等人被非法抓捕。

于丽波被带到奋斗派出所遭十几名恶警的轮番折磨,打嘴巴子,坐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9/75918.html

http://library.minghui.org/crime/p119.htm' class=popup>老虎凳,用铁棍捌脚脖子,几天后,于的面目全非,脸部打肿,青一块紫一块,给她非法强加八年重刑,现在在哈女监遭受迫害,身体极度的虚弱,在病号监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4/11/99384.html

2004-08-15: 病号监区现在总共有大法弟子28名:于丽波、李洪艳、王芳、杜春香、王淑清、马凤兰、王爱芳、高井云、刘文军、宫兰、邹彩荣、肖淑芬、王丹、高淑云、高文霞、徐亚文、吕洪芳、刘桂华、吕淑芹、石玉霞、赵亚轮、王淑兰。刘亚芳、王淑芬、邵本艳、边淑芳、刘倩倩她们五个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自愿转化。

于丽波被强迫在办公室内反复看攻击大法的光盘,从早上干部上班到晚6点,第二天中午也没有让回监舍吃饭,被张晓颖责骂,语言刺激,傍晚,在干事的指示下,三名服刑人员强行作用下,按了手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15/81822.html

2001-07-29: 肇东县法轮功学员因发真相材料被抓進看守所。邪恶之徒对她们大打出手,严刑逼供都没使她们屈服。现在她们已经绝食十多天了,有的弟子已奄奄一息,邪恶之徒告诉其家属"死了白死"。绝食学员的名字是:于丽波、刘吉祥、高景云、高景梅、孙宏波、张治国、杨明。这就是江泽民集团抛出了更严苛的所谓"适用法律"妄图以此掩盖对法轮功学员有系统的镇压与谋杀的结果。

2001-07-20: 今年6月26日晚8点许,黑龙江肇东市法轮大法弟子于丽波(哺乳期,孩子10个月),大庆市流离失所的弟子于明,在肇东市消防路做真相材料时被奋斗派出所所长李清富及片警带走,经过两个小时的拷打,于明被迫说出了存放真相材料的地点,致使前段时间从佳木斯劳教所成功摆脱邪恶控制的七台河市大法弟子刘喜祥被抓,同时暴徒将两台复印机抄走。

从肇东电视台于今年6月28日播放的节目中可以看出刘喜样以被严刑拷打得不能正常行走,脸部严重变形,至7月8日为止,刘喜祥、于丽波已经绝食11天,公安局在不顾两人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每天刑讯逼供两次,并下令往死里打,追查资料资金来源,声称打死不追究当事者责任(大法弟子刘晓玲因绝食被灌食致死,明慧网有报导。),现于丽波只剩一口气了。

同时被抓现绝食的大法弟子有:魏志平(哺乳期小孩子一岁),高景梅,高景云(高景云上次经绝食12天被释放后一天又无故被抓)孙红波。还有大法弟子侯XX,孙树棠,魏志玲及其丈夫。

现肇东市邪恶之徒已在全市范围内散发举报法轮功学员有重奖的传单,公安局、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各楼区门卫均将全部精力放在抓捕法轮功学员身上。

绥化 肇东市(嘉荫农场)联系资料(区号: 455)

2019-07-08: 安达市检察院:
案管科:0455-7268123
起诉科:0455-7268132
赵新方:18145951662
渎检局:0455-7268122
安达市法院:
院领导:
徐立新0455-7567111、13349356007
刘江0455-7341155、15045895929
马存福 0455-7343646、13946950001
杨中奎 0455-7331237、13836813988
张志武 0455-7343826、13836796388
李增安 0455-7342486、13945971444
孙剑平 0455-7343376、13936804777
杨玉岭 0455-7341782、13351693999
李红星 0455-7341419、13059088150
崔鲁忠 0455-7123799、13946976888
赵红雨 0455-7343963、13836857788
审判管理办公室:
张晓强 0455-7331895、13354590026
张丽丽 0455-7335928、15845866006
于龙泽 0455-7342400、13845927989
安籽玥 0455-7335928、13054221778
吴丹0455-7342400、18204603756
刑事审判庭:
曲艳春 04557343725 13836906366
洪克涛 0455-7341617 13734551345
王春霞 0455-7342193 18245883083
张学岭 04557341617 18944573839
卢晓彤 0455-7342193 13351009051
张萍媛 04557342193 18245761607

肇东市公安局:
局长张国辉 13904557788
副局长尹德峰 13329513333
国保大队队长王立军
X国军04557796856、04557796858
肇东市委610主任庞国义13796192088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警察在背后佩服地说:交朋友就交这样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23/25526.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28/19332.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