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21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齐齐哈尔 泰来监狱(泰莱监狱,对外称泰来机械厂) >> 孙为民(孙维民), 男

孙为民(孙维民)
孙维民曾被迫流离失所、被非法判重刑13年,至今非法关押于泰来监狱。
个人情况: 齐齐哈尔市第二机械厂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齐齐哈尔市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9年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3-10-30
案例分类: 孕妇/幼童  洗脑  拘留/绑架  监狱  被迫流离失所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儿女: 恬恬(甜甜)
夫妻/父母: 孙为民(孙维民) 徐宏梅(许红梅,徐红梅)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11-14: 一位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的悲惨遭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4/一位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的悲惨遭遇-232508.html

2007-02-15: 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徐宏梅一家的遭遇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大法学员徐宏梅,2007年1月13日被青云街派出所绑架,被恶警毒打、四次上反挂、一次上正挂,被打致内伤。目前,她已绝食抗议非法关押31天。她在病床上被戴脚镣、摧残的已不能行走、咳血、血压低达四十、电解质紊乱、不能進食、瘦的皮包骨、奄奄一息。
徐宏梅家人多次到龙沙分局和青云街派出所强烈要求无罪释放无辜的亲人,青云街派出所所长宫延辉以各种藉口躲避、拖延、刁难,无视百姓生死拒不放人。

徐宏梅生于1971年,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与在齐齐哈尔市第二机械厂的孙维民在炼功点相识并组成幸福家庭,1999年生一女儿恬恬。自中共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灾难便降临这幸福的三口之家。

徐宏梅曾五次被非法绑架、软禁、劳教、流离失所;孙维民曾被迫流离失所、被非法判重刑13年,至今非法关押于泰来监狱。女儿恬恬一岁时便与爸爸妈妈一同被软禁在齿轮厂废弃的无取暖设施的宿舍内,在恐怖、惊吓、没有双亲的爱抚中长大。

全家被囚禁在废弃的无取暖设备的空屋内

1999年11月初,只因徐宏梅、孙维民夫妻二人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全家被囚禁在齿轮厂废弃的宿舍内。在寒冷的已结冰的北方,废弃的空房子里却没有取暖设备,仅一岁的恬恬经常因惊吓而大哭。每天还得忍受恶徒们谩骂法轮功创始人、攻击大法的丑恶行径,以及恶徒对他们一家更是随意辱骂。因徐宏梅不放弃修炼,龙沙区政保科科长王晨伙同龙沙乡派出所刘所长将她非法关入拘留所,12月底放出后又送入龙沙区老年公寓内办的强制洗脑的所谓“学习班”,酷刑折磨妄图使其放弃修炼。

孙维民被非法判刑13年,徐宏梅被非法劳教

大法学员孙维民于2000年3月抱着孩子去北京合法上访,回来后被迫流离失所,2001年夏不幸被非法绑架,并被龙沙法院非法判重刑13年,至今非法关押于泰来监狱。

因市里邪恶的中共官员到徐宏梅家劝她放弃修炼而未得逞,便于2000年3月2日将她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半个月之久。2000年6月徐宏梅与沈子力等法轮功学员去北京合法上访,被龙沙乡派出所刘所长非法绑架,在龙沙乡派出所关押期间,被龙沙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王××酷刑迫害,转至齐齐哈尔看守所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2000年7月非法送入齐齐哈尔劳教所。

在齐齐哈尔劳教所,徐宏梅受恶警王梅、王岩蹲小号、上刑等迫害。在非法超期关押期间,因在一次会议上站出来制止谎言,徐宏梅、沈子力等法轮功学员被劳教所非法送入看守所,妄图予以判刑,由于是超期关押期间而未判刑。三个月后送回劳教所,被非法加刑6个月才获释。

徐宏梅再次被绑架、非法劳教三年

2002年4月21日,龙沙乡派出所刘所长带领恶徒到徐宏梅家,将正抱着孩子的徐宏梅强行带到龙沙乡派出所,当天又送到拘留所,非法判三年劳教。

徐宏梅在齐齐哈尔劳教所备受各种酷刑摧残,双脚不能走路,三年中不许与亲人相见。被迫害的极度痛苦中她吞咽异物,劳教所未告知家人偷偷的将她送入齐齐哈尔农场局医院手术,还非法加刑半年之久。

再次被绑架,生命垂危

齐齐哈尔市青云街派出所于2007年1月13日下午4时将沈子力、徐宏梅、侯雅倩及一位六旬女大法学员绑架后,衣湛晖等不法警察对她们非法提审、用种种卑鄙手段对她们刑讯逼供。徐宏梅在青云街派出所被恶警毒打、四次上反挂、一次上正挂,被打致内伤。如今咳血、呕吐、肺部疼痛、说话困难、血压低达四十、电解质紊乱、身体极度衰竭、不能進食、瘦的皮包骨。

徐宏梅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罪释放,如今已绝食抗议31天。目前,她在病床上被戴脚镣、摧残的已不能行走、骨瘦如柴、血管干瘪、奄奄一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5/149099.html

2003-10-30: 目前在黑龙江省泰来监狱遭受迫害的有来自齐齐哈尔、加格达齐等地的大法弟子二十多人,孙为民,被非法判刑9年。

2002-12-29: 近日,齐齐哈尔市数名大法弟子因不放弃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而被非法重判:赵东方至少九年;孙维民九年;李顺江九年;安静涛五年;李振东四年;郑连清八年。

齐市司法局决定把他们送泰来县或哈尔滨等监狱继续迫害。关押他们的市第一看守所从其家属索要240元“投送费”,不交钱不让家属见他们。开的收据没有任何公章。

齐齐哈尔 泰来监狱(泰莱监狱,对外称泰来机械厂)联系资料(区号: 452)

2018-09-01: 齐齐哈尔监狱
监狱长:(监狱新上任)
于长岭:电话不祥
副监狱长:(原监狱长助理)
李明:手机13846284466 宅电2918598
李明妻子叫王莉:(也是狱警)手机:13009737748
住址;齐齐哈尔市建华区东市场小区28号楼5门401室
狱政科:0452---6108031
狱政科科长:顾广会
还有一个杨(姓)科长
三监区队长:石建明:电话:13946234300
警号:2323305
监区副大队长警号2323480
会见把门的男狱警号2323413

2018-06-20: 黑龙江齐齐哈尔泰来监狱电话:
黑龙江省泰来监狱(最新部份号码) (邮编:162401;区号:0452)
序号 姓名 性别 手机号码 岗位 职务
1 李明珠 男 18004625309 十二监区 副监区长
2 王学超 男 18004625269 劳动改造管理科 二级警察
3 赵海明 男 18746270123 出监教育监区 二级警察
4 陈永旭 男 15636248234 刑罚执行科 二级警察
5 王敏 男 18004625180 三监区 二级警察
6 任民 男 15245257755 四监区 二级警察
7 陈煜昊 男 18645206080 八监区 二级警察
8 邵岩 男 18004625299 十二监区 二级警察
9 刘道含 男 18004625412 十四监区 二级警察
10 陈宇哲 男 18088720750 十五监区 二级警察
11 苍权威 男 18004625155 十六监区 二级警察
12 孙国誉 男 18004625369 十七监区 二级警察
13 尚英超 男 18004625368 十六监区 二级警察
14 那琳 男 13796783923 看守大队 二级警察
15 李洪亮 男 13136633813 看守大队防暴队 二级警察
16 张鹏程 男 18246237444 狱内侦查科 二级警察
17 许宏哲 男 15663392567 教育改造科 二级警察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2-15: 附:我要妈妈、爸爸  文/恬恬
此文由人代笔)我叫恬恬,今年七岁了。从九九年九月以后,妈妈和爸爸就被一帮警察给抓走了,从此我就在姥姥家长大。

九九年九月的一天,警察闯進我们家,把妈妈、爸爸推上警车,妈妈紧紧的把我搂在怀里,怕我吓着,那时我才十个月,那些警察不让我们回家,他们把我们三口关在一个没人住的破楼房,每天有四个人轮流看着我们,那个破楼房好冷啊,阴森森的,好可怕!

十月份的一天,天都黑了,突然闯進几个警察把爸爸带走了。第二天天亮了也没见爸爸回来,我就冲着窗户、冲着门喊“爸爸”,妈妈搂着我哭了。我和妈妈在这幢破楼里呆了两个来月,有的时候没饭吃,妈妈就得饿着,我饿急了时抓起冰冷的馒头就放嘴里啃,那时我才长了八颗乳牙,那里的阿姨都管我叫“新时代的小萝卜头”。

十一月份的一个晚上,突然闯進来好多人,進屋就问妈妈:“法轮大法好不好?”妈妈说:“好!”又问妈妈:“你还炼不炼?”妈妈回答:“炼!”我吓的紧紧搂住妈妈的脖子不松手,怕离开妈妈。那些警察把我从妈妈怀里拽下来,我拼命哭着喊“妈妈!”我好怕,我才一岁,我不要离开妈妈。那些警察把妈妈拖進警车拉走了,我被送到姥姥家。

姥姥、姥爷那几天不停的流泪,家里像天塌了一样。

二零零三年的春天,听说妈妈被劳教所的警察折磨的住進了医院,动了大手术,姥姥、姥爷急得赶快去劳教所看妈妈,被那里的警察拒绝了。找了好多次,终于见到了妈妈,看到妈妈走路扶着楼梯一节一节的蹭,步履艰难,姥姥、姥爷回家后心都要碎了。

姥姥、姥爷每次提起妈妈、爸爸就流泪。我很想妈妈和爸爸,可我不敢说,怕他们难过。

去年夏天时,妈妈回来了,我终于见到了盼望已久的妈妈。妈妈看起来脸色苍白,走路很慢好像腿受伤了,躺在床上很虚弱,我坐在妈妈身边陪着妈妈。大人们告诉我妈妈被劳教所里的警察打的。我很难过,为甚么这样对待我善良的妈妈?

妈妈经常告诉我要做一个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好孩子,教我宽容待人。我好想和妈妈爸爸生活在一起,也像别的小朋友一样有个温暖的家。可是怕那些警察又再到处找妈妈,妈妈不能回家。妈妈你现在在哪儿?你能吃饱饭吗?你有衣服穿吗!你冷不冷呀?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