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19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第二监狱 ) >> 恬恬(甜甜), 女, 8

恬恬(甜甜)
徐宏梅女儿恬恬

出生时间: 1999年生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
有关恶人: 齐齐哈尔市龙沙公安分局政保科歹徒王兆山和湖滨派出所歹徒伊XX,青云街派出所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7-02-16
家庭成员: 儿女: 恬恬(甜甜)
夫妻/父母: 孙为民(孙维民) 徐宏梅(许红梅,徐红梅)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7-02-16: 齐齐哈尔大法弟子沈子力、徐宏梅重度昏迷、生命垂危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沈子力、徐宏梅,绝食绝水要求无罪释放已33天,自2007年2月13日下午二人被恶警强制戴着脚镣送入市内医院以来,状况十分危急。二人处于昏迷状态、大小便失禁、电解质紊乱、低压40、吃啥吐啥、咳血、骨瘦如柴,随时有失去生命的危险。

沈子力、徐宏梅的家人四处求助,到青云街派出所、龙沙分局等要求释放亲人。可是恶警们态度十分生硬,青云街派出所所长宫延辉目无宪法,竟说:马上要开庭判了。

2007 年1月13日下午,流离失所的沈子力、徐宏梅、侯雅倩到侯雅倩的住所时,突然冲進一伙警察,不由分说强行将她们绑架至龙沙区青云街派出所。恶警衣湛晖毫无人性的将徐宏梅从4楼拖至1楼,给她上大刑、上一字刑、又变换各种刑具毒打致昏迷不醒。衣湛晖又用冷水将她浇醒继续酷刑折磨,之后又将她关入铁笼子里。

沈子力被青云街派出所恶警用胶带绑在椅子上,暴徒抓住她的头发撞墙直至昏死,当清醒过来后继续毒打。

无论恶徒怎样刑讯逼供、企图得到更多用来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信息,沈子力、徐宏梅始终坚持信仰,不向恶人妥协。沈子力、徐宏梅于10天前因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曾被送到公安医院。期间,不法人员们竟然把徐宏梅女儿的班主任和一不明身份的似乎领导的人物找来,所谓的“做工作”,使孩子幼小心灵受到极大的伤害。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2/16/149149.html

2007-02-15: 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徐宏梅一家的遭遇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大法学员徐宏梅,2007年1月13日被青云街派出所绑架,被恶警毒打、四次上反挂、一次上正挂,被打致内伤。目前,她已绝食抗议非法关押31天。她在病床上被戴脚镣、摧残的已不能行走、咳血、血压低达四十、电解质紊乱、不能進食、瘦的皮包骨、奄奄一息。
徐宏梅家人多次到龙沙分局和青云街派出所强烈要求无罪释放无辜的亲人,青云街派出所所长宫延辉以各种藉口躲避、拖延、刁难,无视百姓生死拒不放人。

徐宏梅生于1971年,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与在齐齐哈尔市第二机械厂的孙维民在炼功点相识并组成幸福家庭,1999年生一女儿恬恬。自中共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灾难便降临这幸福的三口之家。

徐宏梅曾五次被非法绑架、软禁、劳教、流离失所;孙维民曾被迫流离失所、被非法判重刑13年,至今非法关押于泰来监狱。女儿恬恬一岁时便与爸爸妈妈一同被软禁在齿轮厂废弃的无取暖设施的宿舍内,在恐怖、惊吓、没有双亲的爱抚中长大。

全家被囚禁在废弃的无取暖设备的空屋内

1999年11月初,只因徐宏梅、孙维民夫妻二人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全家被囚禁在齿轮厂废弃的宿舍内。在寒冷的已结冰的北方,废弃的空房子里却没有取暖设备,仅一岁的恬恬经常因惊吓而大哭。每天还得忍受恶徒们谩骂法轮功创始人、攻击大法的丑恶行径,以及恶徒对他们一家更是随意辱骂。因徐宏梅不放弃修炼,龙沙区政保科科长王晨伙同龙沙乡派出所刘所长将她非法关入拘留所,12月底放出后又送入龙沙区老年公寓内办的强制洗脑的所谓“学习班”,酷刑折磨妄图使其放弃修炼。

孙维民被非法判刑13年,徐宏梅被非法劳教

大法学员孙维民于2000年3月抱着孩子去北京合法上访,回来后被迫流离失所,2001年夏不幸被非法绑架,并被龙沙法院非法判重刑13年,至今非法关押于泰来监狱。

因市里邪恶的中共官员到徐宏梅家劝她放弃修炼而未得逞,便于2000年3月2日将她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半个月之久。2000年6月徐宏梅与沈子力等法轮功学员去北京合法上访,被龙沙乡派出所刘所长非法绑架,在龙沙乡派出所关押期间,被龙沙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王××酷刑迫害,转至齐齐哈尔看守所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2000年7月非法送入齐齐哈尔劳教所。

在齐齐哈尔劳教所,徐宏梅受恶警王梅、王岩蹲小号、上刑等迫害。在非法超期关押期间,因在一次会议上站出来制止谎言,徐宏梅、沈子力等法轮功学员被劳教所非法送入看守所,妄图予以判刑,由于是超期关押期间而未判刑。三个月后送回劳教所,被非法加刑6个月才获释。

徐宏梅再次被绑架、非法劳教三年

2002年4月21日,龙沙乡派出所刘所长带领恶徒到徐宏梅家,将正抱着孩子的徐宏梅强行带到龙沙乡派出所,当天又送到拘留所,非法判三年劳教。

徐宏梅在齐齐哈尔劳教所备受各种酷刑摧残,双脚不能走路,三年中不许与亲人相见。被迫害的极度痛苦中她吞咽异物,劳教所未告知家人偷偷的将她送入齐齐哈尔农场局医院手术,还非法加刑半年之久。

再次被绑架,生命垂危

齐齐哈尔市青云街派出所于2007年1月13日下午4时将沈子力、徐宏梅、侯雅倩及一位六旬女大法学员绑架后,衣湛晖等不法警察对她们非法提审、用种种卑鄙手段对她们刑讯逼供。徐宏梅在青云街派出所被恶警毒打、四次上反挂、一次上正挂,被打致内伤。如今咳血、呕吐、肺部疼痛、说话困难、血压低达四十、电解质紊乱、身体极度衰竭、不能進食、瘦的皮包骨。

徐宏梅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罪释放,如今已绝食抗议31天。目前,她在病床上被戴脚镣、摧残的已不能行走、骨瘦如柴、血管干瘪、奄奄一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5/149099.html

2005-07-11:与幼女分离近五年,许红梅被齐齐哈尔市劳教所超期关押
甜甜的童年,完全是在思念妈妈、爸爸的日子里度过的,她就盼着早日能见到自己那久念的父母。甜甜的妈妈许红梅,2002年4月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目前被超期关押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劳教所。

甜甜才8个月,妈妈许红梅就被非法抓捕,不久之后爸爸孙为民也被非法抓捕,现在还被非法关在齐市泰来监狱。

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遭受迫害后,许红梅到齐齐哈尔市政府门前,与许多大法弟子一起真心的想让政府知道,修炼法轮功对人的益处。而齐市政府是怎样对待这样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弟子呢?在十几分钟内警车、警察将所有来讲真话的大法弟子全部抓上车,此后分别关在各个小学校内,许红梅也一样被关押。在这样情况下,许红梅为了说句公道话,来到了北京信访办,没有几分钟的时间,就被当地驻京办抓走,劫持回当地,非法关在第二看守所。

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不法人员将许红梅送到齐市双合劳教所(现改名为齐市劳教所)迫害一年半。当时甜甜才8个月。试想8个月的孩子正需要母亲喂养,需要母亲倍加呵护的时候,却被强制失去了母爱,这是何等的残忍?

然而劳教所的邪恶干警,连8个月的孩子也不放过,为了达到所谓“转化”的目的,用她们惯用的欺骗术,骗得家属的同意,将她的女儿甜甜和姥姥骗到劳教所,把甜甜的衣服穿成破烂不堪,以此来动摇许红梅。

当许红梅看到自己的女儿后,想去抱一抱久别的女儿时,邪恶干警王梅、王言将孩子抱走,不让许红梅和女儿在一起,除非她按照恶警的要求“转化”。

孩子的哭声令人心碎,许红梅被谎言欺骗的父母含泪“规劝”自己的女儿。她看着女儿不能抱,看着满眼含泪的双亲,许红梅含泪告诉双亲:我希望你们二老能理解女儿,女儿没有错,我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比好人还要好的人。这怎么能是错呢?同时正告邪恶警察,不要利用我的亲人善良的一面,我和我的亲人都不会妥协的。所谓的“转化”是不可能的。

邪恶警察王梅看此情况,就强行将许红梅带走,在此后的日子,她的双亲和女儿再也没有机会见她,因为劳教所有一个违法的规定:不“转化”不让家属接见。

在劳教所的日子里,许红梅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遭受酷刑“扣地环、坐铁椅、关小号”等迫害,在2001年省司法劳教处对劳教所大检查,看看有多少大法弟子“转化”,开了一次大会。恶徒们在会上诬蔑大法和我们最最尊敬的师父,许红梅和其他几名大法弟子,为能使邪恶闭嘴,停止诬蔑之词,为能使“邪悟”的认清其邪恶本质,在会上一起高喊:“昔日的同修快醒悟,法轮大法好!”

这几名大法弟子先后被不法人员拖着出了会场,遭到迫害(上刑),后被送往齐市第二看守所,重新遭受非法审判。

在看守所里,许红梅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做,感动了全号所有的刑事犯。大法的美好在“这里”展现,刑事犯都说,修炼大法的都是好人,真正感受到了法轮功的美好。

许红梅在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了将近四个月,后又被转入齐市第一看守所关押。在这期间,检察院来提审,想收集“罪状”,将许红梅和其他几名同修判刑,在大法弟子和许红梅等同修的强大正念下,邪恶没有得逞,于2001年底释放。

许红梅历经了二年的时间,才看到了已经会走路的女儿,双亲看到自己的女儿真是百感交集。

许红梅回来后,原以为能在父母双亲身边尽孝,照顾一下自己的女儿,让她体验母亲的爱给她带来的无限快乐。然而好景不长,2002年4月中旬,齐市各大公安局、派出所下达命令并奖励抓捕大法弟子。许红梅所居住区的铁南派出所恶警,不顾甜甜需要妈妈,双亲需要女儿,为了凑数为了奖金,将许红梅在家中强行带走,又送入第二看守所羁押。

许红梅再次被非法劳教3年,关在齐市劳教所。2002年5月,劳教所又开始新一轮的迫害,强迫大法弟子写“三书”。大法弟子拒写,遭到了不同程度的体罚。许红梅被罚坐铁椅子15天之久,双腿行走困难。大队长王梅还逼着她写“三书”。

许红梅的母亲知道女儿所遭受的非人迫害后,老泪纵横,随即去劳教所看望女儿。当时所长不让见,说了许多不好听的。为了能见到女儿,许妈妈后来又托人,费了好大劲才见到了已经行动不便的女儿,两名恶警不让许红梅和父母太近,以免说出迫害事实,这次相见不到十几分钟,父母依依看着女儿离去的背影。现在许红梅已被超期关押几个月,还在承受着迫害。

象红梅这样的家庭在中国大陆,比比皆是,孩子需要母亲。记得有一次,她的女儿接到爸爸在泰来监狱打来的电话时,甜甜那幼稚的童声问爸爸:你和妈妈去哪了?爸爸告诉甜甜,等爸爸、妈妈回来,一起回到师父给咱们的家。甜甜随即正念除恶,希望爸爸、妈妈早日回来。

许红梅的妈妈承受了家庭的重担,在生活窘迫的家境下,毅然承担起了抚养甜甜的责任。黎明即将到来,黑暗即将逝去,正义终能战胜邪恶。在此呼吁善良的正义人士,伸出您的援助之手,让孩子的父母平安回来,让这一家能够早日团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1/105925.html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第二监狱 )联系资料(区号: 452)

2019-03-20: 相关单位及责任人(区号:0451)
道里区法院
地址:道里区建国街118号,邮编(乘14、22、66、67、77、84、15、20、114、116等线路车在建国街下车)
电话:84869216
邮编:150076
院长:李少波
副院长:邹郅 孙庆伟 张羽
纪检书记:何治波

杨福祥84869235李春玲84869225曲志芳84801016戚嘉金84861016马云牧84869249
李建民84869224李春宇84869249张家明84869224刘玉杨84801017于江春84869264@
王薇84869252马旭84869249简成84869225@苗彧84801016杨雪84801016
唐红 85961151 18503601151
刘永清 85961138 18503601138
李春宇 85961079 18503601079
王新明 85961089 18503601089
檀东平 85961023 18503601023
员雷 85961039 18503601039
赵德成 85961038 18503601038
王丽 85961025 18503601025
李松青 85961026 18503601026
李瑛 85961029 18503601029
戴月 85961030 18503601030
李竞男 85961128 18503601128
刘国有 85961237 18503601237
赵新利 85961073 18503601073
马晶 85961049 18503601049
程爱萍 85961070 18503601070
杨帆 85961050 18503601050
葛秀莲 85961051 18503601051
徐烨岐 85961046 18503601046
张晓红 85961107 18503601107
李玉强 85961148 1850360114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