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6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南岗区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女子监狱,新建女子监狱,挂牌蓝盾服装厂) >> 李雅茹(李亚茹), 女, 48

李雅茹(李亚茹)
大兴安岭韩家园林业局教委副主任李雅茹于2011年7月含冤离世
个人情况: 大兴安岭韩家园林业局教委副主任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韩家园
拘留时间: 2008年7月27日
有关恶人: 当地公安局及网管20馀恶警
个人近况: 2011年7月20日 迫害致死 (2008-08-05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8-08-0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60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9-16: 回忆同修李雅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16/回忆同修李雅茹-373805.html

2013-01-10: 大兴安岭血雨腥风十三年(二)
——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部份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3/大兴安岭血雨腥风十三年(二)-267737.html

2012-10-06: 大兴安岭优秀教育工作者李雅茹生前遭受的迫害

大兴安岭地区韩家园教委副主任李雅茹,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对法轮功迫害后,因为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两次遭到黑龙江省韩家园公安局非法关押迫害,后又被大兴安岭呼玛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出现白血病,于二零一一年七月末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

一、在法轮大法中受益

李雅茹毕业于黑龙江省大学本科,修炼大法后,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身心受益,看上去只有三十岁,比实际年龄年轻漂亮很多。生活中,李雅茹为人和善豁达宽容,经常主动关心帮助他人,是一个好母亲,也是一个好妻子,她家庭美满幸福,让人羡慕。

李雅茹才华横溢,工作兢兢业业,为人和善,和各校教师相处的非常融洽,是出色的好干部,以前是家长、学生公认的好语文老师。后被提拔为中学副校长。

在学校公开投票选举中,李雅茹被以修炼法轮大法为理由,上级部门让他人顶替了校长的位置。李雅茹丈夫在升职局长时,以妻子修炼法轮大法为由,被取消了升职的资格。就是这样李雅茹没有怨言,把教委难度大的教育改革这方面的工作主动承担下来,还是默默认真的工作。由于李雅茹工作出色,受到各学校教师的好评,领导们的赞誉。

二、被看守所非法关押、奴工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李雅茹被韩家园派出所片警骚扰,因不配合邪恶,被非法关进韩家园看守所二个月。

在非法关押期间,李雅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受了种种侮辱和折磨,早上三、四点钟就被韩家园看守所所长张金常,恶警徐海叫起来,给看守所和他们家干活,翻木耳段,用手推车拉大粪,给菜地灌粪汤子。炎热的夏天中午太阳高照时,被逼着在看守所院里或地里拔草,恶警们故意晒法轮功学员,还不给学员水喝,同时被非法关押遭受迫害的还有赵培金及其他六名法轮功学员。

三、再被绑架、遭受讯刑逼供等迫害

(1)被勒索钱财逼拍照等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晚,李雅茹的丈夫被单位领导们骗走,韩家园公安局局长刘亚友和副局长尹志峰,带领二十多个恶警及网管,突然破门闯入,强行绑架,当着她孩子的面把她非法抓走,然后抄家,抢劫走了电脑,MP4、移动硬盘等物品。恶警们逼迫李雅茹坐在凳子上,前面摆上几本大法书拍照,然后绑架到局长办公室讯刑逼供。

凌晨一点多,李雅茹又被劫持十八站看守所异地关押,同时被劫持十八站看守所的还有赵培金,被分别关押。李雅茹在十八站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被勒索六百元钱。

(2)家人也受迫害

单位呼玛县韩家园教委刘书记和李雅茹的丈夫,因为在开庭时证明李雅茹工作出色,而受牵连被停职,其丈夫在压力面前也被迫与她离婚。李雅茹被强行开除公职。在韩家园林业局与李雅茹同时被非法绑架的还有其他九名法轮功学员。

(3)遭到刑讯逼供等迫害

呼玛县韩家园李雅茹等十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十天后,韩家园公安局韩朝、国保大队、六一零伙同大兴安岭地区公安局、国保局、松岭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敬凯、六一零关从荣、古源派出所、委主任等一伙恶警非法绑架了松岭区古源镇王玉红、于忠柱、佐伟雁、孙丽娟、李亚娟五位法轮功学员至十八站和韩家园看守所。

法轮功学员遭到刑讯逼供、逼照相、罚站,铐铁椅子,暴打、辱骂等等迫害,参与审讯迫害的恶警有:大兴安岭地区行署公安局副局长刘亚州,大兴安岭地区公安局马荃,韩家园公安局局长刘亚友和尹志峰、王云龙、季春雨三个副局长、刑警大队副科长韩朝、宁英伟(现在是韩家园看守所所长)、刑警队的恶警、哈尔滨姓王的五十多岁的网特等,为了达到他们邪恶的目的,他们轮流行刑逼供,什么手段都用。

四、被冤判三年劫持黑龙江女子监狱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黑龙江大兴安岭韩家园伪法庭对李雅茹、赵培金、色桂荣、王玉红、于忠柱、佐伟雁、孙丽娟、李亚娟八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伪法官李恒江说不公开审理,经过八位律师的抗议,才不得不公开审理。所谓的“公开审理”是旁听者不允许进屋,只能在走廊听,开始时还把门紧紧的关上。在强烈要求下,才把门打开,让走廊做旁听的人能听到声音。大兴安岭韩家园林业局没有法院,由大兴安岭呼玛县法院受理此案。简易法庭临时设在韩家园林业公安局看守所的会议室里。

在法庭开庭过程中,于忠柱等法轮功学员当庭指出办案恶警韩朝、刘亚友等人对他们采取刑讯逼供、暴打、酷刑等迫害,伪法官李恒江、邢政和公诉人张志钢等人面目表情冷漠、无动于衷。

这八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三至六年,李雅茹被枉判三年。由于她们不服判决提出上诉,上诉到大兴安岭中级法院三个月后,驳回上诉。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上十点钟,韩家园公安局韩朝及妻子董杰,韩家园看守所副所长等十多个恶警秘密绑架李雅茹等八人分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和黑龙江省泰来监狱继续迫害。

五、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李雅茹被劫持到所谓“攻坚区”九监区,遭受群“帮教”“包夹”的轮流轰炸,逼迫她写“四书”,强行洗脑,逼迫放弃大法修炼。

李雅茹被逼迫挑摘冰糕棒,扛袋子,编织小车坐垫等等,长期超负荷的劳动。早晨五点半起床,手磨起了老茧、手裂了忍着疼痛还被逼着奴工。每人晚上都被分任务,干活到晚上十点钟左右,就这样周而复始,每天都这样机械的被迫繁重劳动。

二零一零年五月份,李雅茹一直低烧,头晕浑身无力,口干舌燥,嗓子说不出来,晚上难受的睡不了觉,就坐在小板凳上等天亮,就这样的情况下李雅茹还被继续奴工劳动,拖到七月中旬,天气非常炎热,她都冷的发抖,盖着大厚被子还冷,同修看她病成那样却无人过问,忍不住默默哭泣,李雅茹最后被折磨的骨瘦如柴。

李雅茹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长期被繁重的奴役劳动和非人的艰苦生活,再加上恶警逼洗脑放弃修炼,身心痛苦疲惫,被迫害成白血病。家人给办了保外就医,回家后不到一年,在二零一一年七月末李雅茹就含冤离世。

黑龙江女子监狱的迫害使她早早的离开了她的亲人,年仅四十八岁。她是那么年轻,那么有才华,她的离世给她所有的亲朋好友留下了深深的伤痛和无法弥补的损失。

同时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于忠柱,刚刚三十九岁,也被黑龙江省泰来监狱迫害致死了。两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早早的离开了他们的亲人。

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邪党的监狱里,残酷迫害中病倒,又有多少同修没熬到出监狱就被迫害致死了。这只是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6/大兴安岭优秀教育工作者李雅茹生前遭受的迫害-263718.html

2011-07-22:大兴安岭韩家园林业局教委副主任被迫害致死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韩家园林业局教委副主任、法轮功学员李雅茹,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患白血病,于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离世,年仅四十八岁。

李雅茹修大法后受益,乍一看只有三十岁,非常年轻漂亮。她大学毕业后从事教育工作二十多年,尤其在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工作兢兢业业,尊师重教,是学校公认的好老师,后被提拔为中学副校长,后来在学校公开投票选举校长竞选中,票数第一,遥遥领先,但当局却以她修炼法轮大法为理由让他人顶替了校长的位置,李雅茹后被安排在教育局副局长这一闲职。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晚十一点三十分左右,李雅茹在家中被突然破门闯入的当地公安局及网管二十余名恶警绑架。恶警强行闯入进行搜查,抢走了电脑、mp4等物品,并且强制让李雅茹坐在凳子上、前面摆上几本大法书拍照。恶警称李雅茹在网(QQ)上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他们已监控她一年。

李雅茹被中共非法判刑三年,并且开除公职,丈夫在压力面前也被迫与之离婚。与李雅茹同时被非法判刑的还有六名法轮功学员。

李雅茹等七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被非法送往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李雅茹在狱中遭受迫害得了白血病后,家人保外就医,最后被折磨的骨瘦如柴、含冤而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2/244247.html

2009-01-20: 呼玛县王玉红等大法弟子被非法判重刑

据悉,王玉红等大法弟子已被非法重判,其中王玉红、于忠柱分别被枉判六年,赵培金被枉判五年,左伟燕、孙丽娟、色桂荣分别被枉判四年李亚娟、李雅茹分别被枉判三年、现她们已分别上诉。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20/193851.html

2008-08-21: 大兴安岭大法弟子王玉红、佐伟雁等遭绑架、非法关押

2008年8月8日下午五点半,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公安局、国保局、松岭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王敬凯、610关从荣、伙同韩家园公安局、古源派出所、委主任等十几人非法强行绑架松岭区古源镇大法弟子王玉红、佐伟雁、于忠柱、孙丽娟(夫妇),王玉红被非法关押在塔河看守所,其他人不知去向。

王玉红、佐伟雁家的电脑被抄走。佐伟雁抵制迫害,恶警破门而入当场给戴上手铐。家属孙明耀因制止恶行被非法拘留。

这是继十天前韩家园大法弟子李亚茹等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后的又一起严重迫害事件。

补充内容:大法弟子于秀珍家无人,恶警撬开门,乱翻东西,有二万元存款的三张存摺被抢走。韩家园公安局长韩超亲自参与迫害。

补充内容:8月17日古源大法弟子李亚娟被绑架。王玉红、于忠柱被非法关押在韩家园看守所,孙丽娟、佐伟雁被非法关押在十八站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1/184488.html

2008-08-12: 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大法弟子被公安恶人迫害

2008年8月8日下午五点半,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公安局、国保局、松岭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王敬凯、610关从荣、伙同韩家园公安局、古源派出所、委主任等十几人非法强行绑架松岭区古源镇大法弟子王玉红、佐伟雁、于忠柱、孙丽娟(夫妇),王玉红被非法关押在塔河看守所,其他人不知去向。

王玉红、佐伟雁家的电脑被抄走。佐伟雁抵制迫害不配合,恶警破门而入当场给戴上手铐。家属孙明耀因制止恶行被非法拘留。

这是继十天前韩家园大法弟子李亚茹等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后的又一起严重迫害事件。

补充内容:大法弟子于秀珍家里无人,恶警撬开门,乱翻东西,有二万元存款的三张存折被抢走。

韩家园公安局长韩超亲自参与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2/183905.html

2008-08-01: 大兴安岭韩家园林业局教委副主任李雅茹被绑架

7月27日晚11点30分左右,黑龙江省大兴安岭韩家园林业局教委副主任李雅茹,在家中被突然破门闯入的当地公安局及网管20馀恶警绑架。恶警强行闯入進行搜查,抢走了电脑、mp4等物品,并且强制让李雅茹坐在凳子上、前面摆上几本大法书拍照。恶警称李雅茹在网(QQ)上讲真相、劝三退,他们已监控她一年。

据悉,韩家园林业局有几位大法弟子都在这天遭绑架。恶警是统一行动。

李雅茹,四十多岁,因修大法后受益,乍一看只有三十岁,非常年轻漂亮。李雅茹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教育工作,原是当地励夫学校副校长,业务精湛、口碑极好。 2007年,李雅茹在被提为校长的过程中,仅因她修炼大法被否决,并被转到教委任副主任这一闲职,被迫离开她热爱的学校、学生及教育工作。

李雅茹现被非法关押在十八站监狱。她的丈夫和女儿每日以泪洗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183174.html

哈尔滨 南岗区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女子监狱,新建女子监狱,挂牌蓝盾服装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04-01-01: 冰天雪地里的毒打──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暴行
【明慧网2004年1月1日】2003年11月26日这一天,被黑龙江女子监狱劫持的大法弟子采用集体炼功的形式证实大法,抵制迫害,恶警们恼羞成怒,对全体大法弟子开始了疯狂而持续的又一轮迫害。
恶警先是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然后一拥而上,将大法弟子往外拖。其中,四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被连拖带拽地拖至女监区院内大墙与男监区大墙之间的过道处,从早晨八点开始在外面冰天雪地里冻着,一直到下午四点多天快黑了才被拽回去。从此每天挨冻,有时中午给几个冷馒头,不让喝水,有时什么也不给吃。在四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被野蛮地殴打和往外拖拽过程中,三大队和七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纷纷谴责恶警,高喊:“不许打人!不许迫害大法弟子!” 其他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也都高喊声援。期间,三大队和七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也同时都遭到了疯狂的迫害。

每天挨冻的大法弟子还遭受冻、饿之外的野蛮殴打:许多警察手里拿着电棍,另一些警察和刑事犯一起手拿竹条和木板。他们把竹条和木板往大法弟子已经冻僵的脸上、身上抽、砍,直至抽出血印、出血为止,伤口就这么在寒风中冻着。有的从后面揪住大法弟子的头发,把大法弟子的脸往雪地里扎。整个过程中,监狱的防暴队一直跟着,它们也用竹条和木板打学员。经过这一天的冻、饿加殴打,许多大法弟子的腿都冻坏了,有的腿上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有的身上脸上淤血,肿胀,呈黑紫色。每天四点多回来时没有几个人是正常走回来的,有的被刑事犯架着拖回来。几天后,许多大法弟子一步也不能走了,恶警就用尼龙丝袋子把她们兜回来。这期间,一位大法弟子在被往外拖时,因为不穿囚服,到外面连棉袄也被扒去了,穿着薄薄的单衣在冰天雪地里冻着,被大法弟子亲眼目睹就有两次,到底冻了多长时间还不知道。11月28日,四大队有几名大法弟子被关进小号迫害,有的被关进存放衣服的便衣库(存放衣服的冷房子)挨冻。

三大队的大法弟子被强行冻、饿期间,监区长杨华用穿着高跟鞋的脚往大法弟子已经冻僵的脚上用力乱踩,嘴里还不停地辱骂。七大队的大法弟子由于不承认自己是罪犯,拒绝戴象征罪犯身份的名签,每人的肩头衣服上被缝上一块红布。又因为她们点名时不下蹲,因此被罚站,后来还遭受过其它形式的迫害。直到12月中旬,除了九监区(打包车间)和二监区之外,其他所有女队的大法弟子都遭受着各种酷刑迫害。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