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0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 金堂县 >> 何友华, 女, 43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成都市金堂县三星镇
个人近况: 2019年3月3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8-07-07 明慧所列需要继续确认的致死案例编号 279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3-24: 成都法轮功学员何友华在迫害中离世
成都金堂县四十三岁的何友华女士二零零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长期被中共人员迫害,被非法判刑,身体出现病态,于二零一九年三月三日含冤离世。

在这十多年里,何友华多次被绑架,被关进洗脑班迫害,还曾被打毒针。成都610、城厢派出所、金堂县多个派出所每到所谓敏感日就到何友华娘家亲戚家中挨个骚扰。

何友华,金堂县三星镇人,后嫁到青白江区城厢镇,婚后不久就离了婚,没有小孩,在成都以打零工为生。二零零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何友华不识字,经同修慢慢教,可以通读《转法轮》。

修炼时间不长,何友华就被迫害、非法判刑几年,被释放后一直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二零零八年七月六日上午十点左右,何友华和同修在金堂县福兴镇街上散发真相资料,被便衣跟踪,强行推上车,劫持到福兴派出所。后来被送回金堂赵镇,强制照相后送到水城派出所,被送到金堂县拘留所,非法关了十四天才放回家。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七日下午三点多,金堂县国保出动两辆警车、十多个警察(其中有两名外地警察,是专门为抓陈大爷来的)、一条狼狗,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袁术仙家,非法抓走正在学法的八名学员:周素芝(78岁)、何德琼(71岁)、杨阿姨(75岁)、袁术仙(70多岁)、何友华(40多岁)、陈大爷(70多岁)、樊军如(73岁)等。当时要抓走陈大爷时,有人问警察:“这个大爷这么大岁数,又那么瘦,你们把他抓走,万一出什么事哪个负责?”警察没有抓走陈大爷,但非法抄了陈大爷的住房。其他八名法轮功学员被带到水城派出所后,警察们强行逼迫他们在事先准备的材料上按手印,并声称不按手印走不了。何友华先被青白江派出所警察接走后直接送到她老家。

因为长期被迫害造成身心的巨大伤害,加上没有生活来源,何友华生活极其简单,长期吃酸菜、白饭,后身体出现病态,于二零一九年三月三日含冤离世,离世时人已瘦到皮包骨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24/成都法轮功学员何友华在迫害中离世-384284.html

2017-12-01:做好人遭监视 四川省金堂县何有华流离失所
何有华,今年四十三岁,出生于四川栖贤乡。二零零六年得到了法轮大法,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学法修炼,自从二零零七年遭遇三次绑架迫害,一直遭当地不法人员监视,被迫流离失所,至今有家不能回,家人也被威胁、恐吓。下面是何有华讲述的自己遭迫害的经历。

得大法

修炼法轮大法前,我喜欢到处拜庙子。二零零六年,我在成都打工,结识了一位大法弟子,他说他以前也喜欢拜庙子,现在不拜了,修法轮功了,还送了我一本《转法轮》。当时我碍于面子,不好意思拒绝,勉强收下了。回家一看,书中全是字,因我不识字,自然而然就把《转法轮》放到了一边。

直到当年入秋后的一天,我突然真的想学了,才把大法弟子送的《转法轮》拿出来,尽管还是一个字不认识。一天夜里,我梦见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对我说:“你得法了。”我坐起来问:“得法是什么?啥叫得法?”才发现一个人也没有。

后来我跟着大法弟子一起学法,他们一点一点地教我,可我还没多久,就被绑架了。

被非法关押洗脑班

二零零七年九月底,我在成都打工的租房处被警察绑架了。那天晚上七、八点钟,大约十多名警察,有穿制服的,也有穿便衣的,到我的住处抄翻。

那是一个顶楼搭建的简易屋子,里面还住了两名大法弟子,一个男大法弟子五十多岁,另一个三十多岁。他们俩因为到北京上访为大法和大法师父请愿,被迫害流离失所,来我这里借住。

被抓后,我先后被转移了两个地方,但我都不知道是哪里。每到一个地方,都有两个警察监视,连上厕所也有人跟着。我被关押的地方,每天放常人电视。这期间,来了两个便衣警察轮流讯问我,问为什么炼法轮功,我没有说。

过了十多天,又来了两个警察把我接出来,又是照相,又是签字盖手印,盖的什么,我一个字都不认识。

事完后,他们放我走,我向警察要我被没收的私人财产,有两部手机,钱包和大约四百多元现金。他们让我去找国安,我就此作罢。

离开时,才从周围的路牌知道自己被非法关押在成都茶店子一带。回来后,才知道我是被非法关在“成都法制教育中心”(即那里的洗脑班),那里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

遭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八年夏天,我与大法弟子共三人去金堂县福兴镇讲真相,被便衣警察绑架到福兴派出所。另两位大法弟子一个因为年纪大,一个因为身体不好,都被释放,只有我当天就被送到金堂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被放出来时,警察让我们签字,说是退我的生活费,我不认字,又签了字。

被非法劳教一年 惨遭折磨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我与大法弟子在中江县兴龙镇讲真相,被七、八个警察绑架。当天晚上,我被送到了中江看守所。大约半小时后,有警察手里拿着一张单子来对我说,你可以请律师,你被劳教一年。

就这样,我在六月一日这天被送进了资中楠木市劳教所。在这里,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从进去第一天起,都要在四楼被关禁闭,以各种暴行达到强行“转化”大法弟子的目的。我也不例外。

当时有两个包夹人员,一正一副。正包夹是原川大教师宋丽英,约四十五岁,因吸毒被劳教,副包夹则经常换。警察对包夹人员说,不管用什么刑,只要“转化”一个大法弟子就给他们减刑、减劳动任务。这就促使包夹人员不择手段折磨大法弟子。

我到劳教所的第二天,包夹让我签宿规,我不签,宋丽英就对我拳打脚踢,抓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头往墙上撞,直到我头晕眼花、遍体鳞伤、精疲力竭,她俩把我按倒在地上,强行盖了手印。

我那时不知道自己牙齿、鼻子、脸上都是血,就打算去卫生间。她俩怕别人看到我的样子,就一把把我抓回来,等别人都上完厕所,才放我去卫生间。

过了几天,一眉山的大法弟子看见我身上的伤,吓得直哆嗦,一直哭。后来又来了一位广安的大法弟子见了我,也是直摇头,说这里真邪恶。

毒打之后,是不让睡觉。每天睡不到三小时,站军姿、坐小凳,又打又骂。我根本记不住法理,就硬撑了十多天,实在撑不住了,最后被强行在“转化书”上签了字。但我心里不服气,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了哪里要被这样迫害。

在四楼被“转化”的就下到三楼关禁闭。三楼比四楼要少一些毒打。等达到了他们的“标准”就下到二楼。二楼就一直播放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内容。二楼有所谓的“考试”,就是要喊污蔑大法、诽谤师父的口号。“考试”合格了,就下车间做劳工。

劳教所有做布娃娃的任务,我们就从早上六点半开始一直做到晚上十点才收工,中午吃饭上卫生间就半个小时。就这样直到一年后出监。

持续被监视、骚扰 被迫流离失所

出监后,我被青白江城厢镇派出所警察和城厢镇办公室陈主任接到城厢,住在已离婚的丈夫家。他们给我安排了一个工作,多次调和我与丈夫合婚,以达到监视我的目的,保证我不出去发资料、讲真相和继续修炼。

我在那里上了一个月班,就离开了,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警察经常一男一女到处打听我、找我的信息。但凡有租房的地方都要去问、去找我。没有找着,他们不罢休,开着警车到我老家栖贤去骚扰我老父亲。无数次,他们威胁我父亲说,你女儿要是再发资料被我们抓到,就往死里关。吓得我父亲说不出话来。他们还到我娘家三个哥嫂家,挨个找。我大嫂是残疾人,被他们吓得直哆嗦。

这些年,我一直在外,很少回家。即使回家,也是看一看父亲就走,不敢在家乡久呆。每到所谓的敏感日,邪党的各种大小会,我都会被派出所的警察骚扰。有一次,我在别人家当保姆,被警察找到,幸好有师父保护,我才安全走脱。

二零一五年“诉江”后,警察和社区人员改变了方式,给我父亲送了点生活用的小东西,说是看望他的,让我不要在外面发资料了。言语中还企图在我的亲戚中打探我的住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1/做好人遭监视-四川省金堂县何有华流离失所-357352.html

2008-07-07: 成都市金堂县大法弟子沈兵等三人遭迫害
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大法弟子沈兵、何友华、袁秀华他们三人七月六日到金堂县福兴镇去讲真相,有同修看到他们三人上了邪恶的车,大概是上午九、十点钟的样子,不知何处。(据悉好象是跟一个便衣讲真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7/181578.html

成都 金堂县联系资料(区号: 28)

2019-01-28: 四川省嘉州监狱:
地址: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全福镇1号信箱,邮编614009
(一个监区为一个分箱,如9监区即1号信箱9分箱)
电话:0833-2349097

2017-12-10:
目前知道参与骚扰学员的人有:
杨柳派出所:刘江  电话:18981867291
      周杨  张晓帅
赵镇政府:廖英
江源村:  卿立学 电话:13689064838
      刘丽君 电话:13551864486
      税林 廖春晓 栗凤英 郑昌泽 何清勇 温晓静 赵尚莲
江源村20组组长:杨平
金堂县社区矫正小组组长:徐某某


2017-06-03: 法院法官:唐何 028-68611413 (此人参与非法审判范明凯夫妇)
检察院公诉科:郑家茂 84968909 参与非法起诉范明凯夫妇公诉人:王永雪
检察院检察官:陈世体 13880899018
水城派出所:陈瑞刚(所长) 18180665367
杨柳桥派出所:张晓帅、赖力(此二人诱骗霍芙蓉及女儿构陷其丈夫范明凯)
平桥派出所:座机:84956026
清泉派出所:座机:83655577
邓勇 18980500377 曾剑 18982279697
赵渡派出所:周林(副所长、梅林社区片警)警号:015980 电话:18981867069
尧中海(梅林社区片警)警号:015934 电话:13880328811
国保:陈力 18180665367 18981867117
陈福钢 18981867871

2017-01-18: 金堂县国保陈力
陈力18180665367 18981867117

2016-11-23: 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检察院
公诉科 郑家茂 028-84968909
检察官 陈世体 13880899018

金堂杨柳派出所
警官 张晓帅
警官 赖力

2016-09-11: 【金堂县公安局】
局 长: 潘 智 办公 028-84934999
家宅 028-8770069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