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0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南 >> 岳阳 岳阳县 >> 胡月辉, 女, 44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南岳阳县
个人近况: 2002年11月起 生死未卜
立案日期: 2003-10-23
案例分类: 劳教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电击/电刑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1-28: 湖南省长沙市诉状中揭露的迫害
……
案例六:被迫害失踪的法轮功学员

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失踪,下面举三个例子:

2000年至2001年在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很多人目睹了被迫害厉害的三位法轮功学员杨有元、胡月辉、谢幕娥受迫害的局部情况。她们被劳教所释放回家后不久就失踪了。至今十几年过去了,一直杳无音讯。

(二)益阳市胡月辉

胡月辉是2001年的年三十晚被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的,她是绝着食进劳教所的。胡月辉被关在5大队5监号。据本人讲,在家做饭被当地派出所强行抓的,所以一直在绝食反迫害。42岁,在益阳市农村信用社工作。

胡月辉到劳教所后,几乎每天都被警察、特警、吸毒犯们打骂、吊铐。特警穿着大皮靴踢她的腿,用靠背椅的一个腿压在她的没穿鞋的脚背上。2001年4月份的一天,被七个特警拖到高山上的禁闭室用电棍电了一天,全身包括眉毛也没放过,全身电的血肉模糊。晚上12点被拖回5大队的监号,已经昏死过去了。内衣是夹控们一点点用剪刀剪开撕下来的。胡月辉绝食7个月后,被关到劳教所医务所九号房打吊针。其丈夫听信劳教所介绍的情况后,离婚了,而且说不管劳教所怎么对胡月辉,也不关他的事。

01年7月的一天,有人看到胡月辉在医务所的9号房打吊针,好像不太认识人了。她的两个姐姐被叫到了劳教所来了。阴历六月天,两瓶白蛋白摆在桌子上(白蛋白应放在冰箱里)。要她家人交一万多块钱的医药费。劳教所副所长赵桂保对她的两个姐姐说:长期给胡月辉打白蛋白。胡月辉好象失去了记忆,什么话也不会说。两个姐姐都说胡月辉不好;后来听说她的两个姐姐谁也交不起钱,很快就回去了。从此再没人来过。她的家人一走,劳教所马上就把她拖到了劳教所大会议室旁边的一间杂屋里,哪里有什么白蛋白,都是作的“秀”。胡月辉又继续绝食8个月,奄奄一息的时候送进株洲冶炼厂的医院,在那里也是几度生死。她被判劳教1年,按劳教规定加期最多不能超过1年。她被关了两年。离开劳教所1年多了,在劳教所7大队挂在墙上的奴工名单上每个月还在给她不停的加期。回家一年后据她姐姐说,胡月辉可能去了香港。现在13年了,没有她的音信。她的失踪与杨有元的杳无音讯多么惊人的相似。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8/湖南省长沙市诉状中揭露的迫害-322628.html

2007-05-07: 湖南益阳市大法弟子胡月辉已恢复健康

更正:二零零七年五月一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请同修们共同努力,揭穿湖南株洲白马垅劳教所的谎言》,在白马垅受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名单中,益阳的胡月辉没有死,她出来时已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后来通过学法炼功目前身体已经恢复健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7/154234.html

胡月辉(Hu, Yuehui),女,44岁,湖南岳阳县法轮功学员。胡月辉2002年11月被株洲白马垅劳教所迫害致死。胡月辉是白马垅劳教所迫害致死的第六名法轮功学员。

胡月辉于2000年底被判劳教二年,关进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遭到异常残酷的折磨。狱中的难友经常看到胡月辉被折磨的惨状。明慧网2001年12月一则消息也曾透露过胡月辉被狱警酷刑虐待的事实:狱警强行将她拖到“禁闭室”,拳打脚踢,用高压电棍电,甚至连乳房、下身都不放过,整整折磨了一天,胡月辉身上无一处完好皮肤,血迹斑斑,腿、嘴、脸、眼睛周围都被电棍击出块块凸起的紫斑。

胡月辉绝食抗议非法迫害长达一年半,期间被狱警强行灌食,插著胃管几天不拔,后胡月辉自己拔出,胃管上都是血。胡月辉最后被迫害致奄奄一息,劳教所才放她回家。胡月辉回家后死亡。

记者就此案对白马垅劳教所(0733-863-4800 )一名未透露姓名的所长进行调查,该所长没有否认胡月辉的死亡事实,但声称,胡月辉既然已经回家了,她的死亡就与劳教所无关。但该所长避而不提胡月辉遭受酷刑的事实。

2006-05-29: 我两次被白马垅劳教所劫持期间见到的迫害事件
我是98年得法,我得法后亲身受益,我们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修炼,作比好人还要好的人,却遭到莫名的毁谤,这合理吗?我们作为师父的弟子,能不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可是因为我坚持信仰说公道话,结果两次被劫持到白马垅劳教所迫害。在此期间我见到了很多恶警凶残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件。

我 在2000年到北京上访,在长沙火车站被当地派出所无任何理由和法律手续非法关押,并非法判了一年的劳教,送到白马垅劳教所。当时那里劫持了200名法轮 功学员,我们每天早上炼功都遭到各种迫害,有的被双手铐起来,脚不能落地。有的被关禁闭,不准睡觉。有的被强迫站在楼上吹北风,一站就是一通宵。恶警不准 大法学员上厕所,还用电棒电。在这样的环境下 ,我们只好绝食反迫害,却遭到灭绝人性的迫害。

在2001年3月,以袁利华为首的恶警和吸毒人员对我们进行了野蛮灌食,6、7人把我按在地上,拿着一个竹筒往口里塞,我差一点没命 。有的功友牙齿被敲断。2001年 3月十几号,以袁利华为首的特警、干警把大法弟子左淑纯迫害致死。当时我们看到他们用担架抬着左淑纯,头盖的很严,我们要求见左淑纯,干警欺骗我们说他在医院,发了心脏病,我们再也没有见到左淑纯,当时她四十多岁。
......
胡月辉,益阳人,40多岁,被残酷迫害。有一天干警用电棒电了他一天。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9/129083.html

2001-12-19:3月23日,劳教所二大队早上点名大法弟子不报“到”,凶神恶煞的恶警大叫要整死他们,继而拳打脚踢、电棍击打,整整打了一天,大法弟子受伤惨重。如其中的大法弟子胡月辉、巫爱军身上无一处完好皮肤,血迹烙印斑斑,腿、嘴、脸、眼睛块块凸起紫斑,惨不忍睹。
3月5日,大法弟子见此惨景全体绝食以示抗议,绝食四天后,恶警将大法弟子双手铐住,身上还五花大绑,强行灌食,用竹子削成3寸长的斜尖口竹筒,蛮横地使劲插入大法弟子的喉咙灌食,折磨得大法弟子生不如死,一位名叫左淑纯的大法弟子就这样被活活灌死了。

劳教所见此状改为打吊针,强行强制地打,拒绝的用电棍狠狠地猛打,打一阵、问一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19/21607.html

岳阳 岳阳县联系资料(区号: 730)

2018-09-12: 岳阳县“610”:郭胜祥 13907403138
岳阳县政法委书记:梁绪华13707402833
岳阳县公安局长:刘四清 15973045678
岳阳县公安政委:方屏 13907301698
岳阳县公安教导员:刘金林13907403166
岳阳县检察长:段德平 13762001888
岳阳县法院院长 王京广 13907408938
岳阳县公安局:
政委 陈遇春 7307666901
副局长 李干取
国安大队长0730-7666550
值班电话:0730-7666961
值班人员:欧桂林:13974012898
李港:15873032232
政法委书记 余泽世 0730-7621483 13807402795
岳阳县国保大队:
付小长 13907301123
皮华军 13807402808
岳阳县三荷派出所:
电话:730-8749110、730-8730110、730-8730220
所长黎波、教导员聂武炎,副所长陈辉四
岳阳县拘留所:0730-7600235 7307600269
岳阳县看守所:0730-7663512 7307607436参与迫害的单位、责任人如下:
岳阳县政法书记 梁绪华 7639976 13707402833
岳阳县“610”主任 郭胜强 7639976 7666825 13907403138
岳阳县“610”:李勇 13707402526
岳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付晓祥 18907301123
岳阳县检察院检察员:袁大兴
岳阳县法院审判长:周旺兴
岳阳县法院审判员:杨琳
岳阳县陪审员:杨育书
岳阳县法院法院书记员:钟颖
岳阳县城关镇书记:方卫兵0730-7659991 13974019813
岳阳县城关镇镇长:李德军0730-7638008 13574021046
岳阳县城南派出所:13789033002
警察:刘辉 15675093202
警察:胡奇 15115023993
警察:陈韧坚 13787851502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4-03-14: 2001年1月20日左右,湖南笼罩在恐怖、血腥的气氛中,各地“610”办、公安又一次部署大面积搜捕大法弟子的行动。不到几天的时间,上千名大法弟子以各种“莫须有”的罪名被抓、被拘、被劳教、被判刑,又一场对人权的肆意践踏、对善良人血腥镇压的惨剧公然上演了。
这些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们被打得全身无一处好肉,青红紫绿的,脸和眼睛都是肿的。益阳的胡月辉当天就被送到劳教所的医务室抢救。她一直绝食反迫害,三十一天基本上都是上铐罚站。上铐的姿势极其痛苦,晚上铐在铁床的上铺最高铁杆上,只能脚尖点地,双手不能动弹,通宵不准睡觉,在她体力极度虚弱也没停止过。
3月24日清早劳教所派全体男特警出动,手持电棒呵斥我们收拾东西,押送我们到迫害法轮功的严管队“7·E3”队。刚进门还没来得及放行李,就给我们来了一个下马威,抓出他们认为最不顺眼的法轮功学员开始施刑。我和胡月辉同时受刑,三四名男特警(其中有一名姓卢、另一名姓刘的又矮又胖,身高约157cm 年龄约27岁)同时用几根电棒电击,电的全是人体最难受的部位,如手上虎口、脚底涌泉、嘴、手臂弯、膝盖弯等处,边电边发出狞笑,还互相比谁电得厉害、最有效果。

这些特警的行径与野兽无异,皮肤电得发出了糊味,他们还觉得不过瘾,又挥舞电棍死命地殴打,打了又电,电了又打,我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另一边的胡月辉被整的更狠,我这边停止一两个小时了,她那边仍在继续,恶警边打边强行叫其他大法弟子看,以示威胁,如此近一天。之后不久,胡月辉开始了长达七个月的“绝食”反迫害。我被送回监室之后,仍听到电棍的“哧哧”声和受刑者撕心裂肺的惨叫不绝于耳。

2004-01-02:2001年元月劳教所先后劫持进来数百名法轮功学员。劫持法轮功学员的大队里惨叫声不断,二月阴雨连绵,大队的院子里一排排晒衣铁架上日夜铐满了法轮功学员,矮点的只能脚尖着地。二大队也抓进来了20多名法轮功学员,每个号里都安排了一个。恶警开始了更残暴的酷刑折磨。胡月辉,益阳市人,42岁,被当地610从家中抓走,判刑一年,从被抓之时起一直绝食,一到劳教所因为绝食和炼功,就连续被铐了20多个昼夜。双脚肿得穿不进鞋。万某经常喊来特警穿着大皮鞋踩她的脚还踹她。三月的一天,恶警把她拖到禁闭室,六七个特警抓着手脚,电棍电击全身,眼皮眉毛也不放过。晚上12点她被拖回号子时已不醒人事,夹控们把她抬到床上帮她脱衣服,全身上下全是紫红色的,内衣裤是剪开的,下身全是血淋淋的。连夹控们都哭了。她多次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劳教所通知家人来接见,就安排她住到医务所楼上舒适的9号房打吊针,酷热的七月天桌子上摆了两瓶白蛋白,狱警不停的向家人介绍胡如何“对抗政府”,劳教所对她如何好,给她每天打两瓶白蛋白,药费都用了一万多元了,等等。这时的胡月辉已经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只会说:“炼功无罪!”家人对狱警讲的还都信以为真。等家人一走恶警马上将她丢到了大礼堂内一个杂屋里见不到人的地方。根本再也没见过什么白蛋白,为了灌食一口牙全被撬脱。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