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9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第二监狱 ) >> 田桂清, 女, 6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7-11: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田桂清被迫害经历
家住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建华区的法轮功学员田桂清,曾因身患多种疾病被折磨的生不如死,对生活失去希望。一九九三年,田桂清有幸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齐齐哈尔办的传功讲法班,这成了她生命的转折点,不用花钱病就治好了。可自从江泽民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后,田桂清屡遭中共的迫害。以下是田桂清自述这十多年的遭遇。

一、不花钱,病就治好了

我修炼大法前,常年有病,经医院诊断的疾病就十几种,心脏病、眼底黄斑区病变、肝炎、胆囊炎、类风湿、乳腺小叶增生、卵巢瘤等等,特别是眼底黄斑区病变,在我认识的人中就没看见哪个人治愈,凡是得这种病的大约五年全部失明。我全国各地的求医问药,钱花的无数,也不见好转,疾病折磨的我生不如死,总有寻死一了百了的念头。

一九九三年七月十六日,我有幸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齐齐哈尔办的传功讲法班。在学习班上,在十堂课中,师父亲自为我们调整身体,我的病就这么神奇的好了,而且卵巢瘤不可想象的从下面流出去了。中国人有句老话: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但是慈悲的师父却不要我们任何回报,我只有好好修炼来报答师父的恩德。

我庆幸自己如此幸运,不用花钱病就治好了。身体好了,心情也好了,脾气也好了,以前因病痛的折磨心情烦躁,经常和丈夫吵架,骂人。修炼后,我严格按照师父要求的真、善、忍去做,一改从前的坏脾气,和家人朋友和睦相处,能原谅丈夫的缺点和不足了。心地更善良了,宽容忍让,街坊邻居也听不见我们吵架了,因我身体的变化,精神上的充实和脾气的变好,使好多人走进了大法。

二、在洗脑班、看守所、黑监狱、劳教所被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一号,我在秦皇岛被铁峰龙华路派出所的副所长崔铁良和一位警察绑架回来。还没等上火车我就犯了心脏病,那名警察背着我上了火车走了几节车厢把我放在卧铺上,他顺脸流汗,坐在边凳上说:田桂清啊你是多好的人哪!你为什么遭这个罪呀?

到家后送到第一看守所,我受到了残酷的迫害,犯人一拥而上抻胳膊拽腿的、捏鼻子的、用拳头顶着脸的(脸都顶青了)、灌食的。每灌一次我都是死里逃生。又把我绑在死人床上点滴(死人床不是一般的死刑犯用的,是专门为一个杀了28个人的死刑犯做的,两手和两脚分别被铐在床上,臀部底下一个窟窿,是大小便用的,人被绑在上面,吃喝拉撒都在床上。据警察说,人绑在上面两个小时全身的骨头都酥了。)我晕过去了,然后从死人床上放下来,用最大的脚镣和“手捧子”串在一起,叫“前串”上。(戴手捧子比戴手铐还痛苦,中间没有环儿两手一点儿都动不了)串了我大约七、八个昼夜。东北的冬天很冷,那些刑事犯把最薄的拎起来透亮的被给我盖,手捧子和脚镣本来就凉,冻得我蜷缩的身体瑟瑟发抖。

大约在二零零一年五月下旬,我被无辜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在女监我受到了非人的折磨,曾两次被关押小号一次因尿血四天放回,另一次绝食四天,大夫来量血压,听心脏后放回。被王雅丽打嘴巴,被张春华踢倒在地,用脚踩着我的脸,然后把我吊了起来。被张春华指使犯人把我们手绑在背后,坐在地上,两腿伸直,绑在一起,绑三道,用竹子拧成的鞭杆抽打我们的脚。无数次,无数个日夜不让睡觉,不准穿绒裤,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记得最长的一次我坐了四十九个日夜,还有两次把手在背后铐上手铐,吃饭时一只手铐在桌子上,睡觉时一只手铐在床头上,两次被迫害五十个日夜。被野蛮灌食使用开口器,被两个犯人拽着双手,臀部着地从监狱的二门拖到车间(忘记了车间在几楼)衣服拖成了碎条,裤子和裤头磨破,胯骨上的肉磨的冒油。

在出监的前夕,被张春华边骂我边指使犯人把我的头发剪的乱七八糟,意思是等到期满,直接送我去劳教所。他们把我双手绑在背后,扔到水房子里,坐在地上晚上不让睡觉,坐了两天两夜。

我所遭受的迫害远远不止这些,因为时间长了好多事都忘了。

三、九次被绑架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当时是一个站点的辅导员,我家的电话六月份就被监控,我的行动受跟踪监视。

第一次被绑架迫害

七月二十二日晚,我们静静的在市政府门前请愿被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团团围住,被警察赶上车,我和几个所谓挂号的同修被关在齐齐哈尔市铁峰分局一天一夜,晚上我们睡在地上。

第二次被绑架迫害

大约在十一月份,我们几个人在家商量写上访信,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铁峰分局龙华路派出所(具体人名已忘记)关在鹤鸣旅社地下室两天两夜,并勒索我家三千元钱。

在那段时期,委员会,社区,派出所片警,所长,分局政保科长,铁峰区党委书记,无数次到我家骚扰,又无数次把我带到派出所。

第三次被绑架

大约在二零零零年的六、七月份,我进京上访,被拉到石景山体育场坐在地上,在40度的高温下暴晒了两天,我被晒得晕了过去,晚上坐在体育场地上过夜。不给饭吃,限制上厕所。直到第二天傍晚我被送到北京市延庆县看守所,我绝食反迫害,医生用手指粗的管儿从嘴里插进去,我痛苦的作呕,鼻涕眼泪一起淌。有个小护士吓得躲在医生背后问:她这是怎么了?医生说她痛苦至极呀!如此灌了三次后,也就是第五天的下午,我被那个小护士打了一顿嘴巴后放回家。

第四次被绑架

大约在二零零零年七月份我们十二个人联名写上访为大法鸣不平。信邮到北京市信访办,信从北京盖章后返到哈尔滨,哈信访办盖章后返到齐齐哈尔,齐齐哈尔按名单抓人,我们十二个人被抓到齐齐哈尔第二看守所被关十五天。

第五次被绑架

大约从二零零零年的十月份我被迫流离失所。后又去北京,跟不明真相的政府反映一下情况,为我们慈悲伟大蒙受不白之冤的师父说句公道话,当走到大庆被车站派出所劫持在大庆车站派出所关了大半宿。

第六次被绑架

在去北京的路上被天津市大孟庄派出所关了大半天,有一个警察薅着我的头发企图打我,我不卑不亢的看着他,可能我的善心感动了他,他放了手。

第七次被绑架

到了北京还没说话就被带到了天安门派出所。一个恶警一手抓着我的脖领子,照我的肋骨,和胸口猛打,我差点窒息。然后把我关进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警察指使犯人迫害我,让我在前面蹲着,有犯人看着,稍不如意就踢,打,侮辱,谩骂蒿着我的头发往墙上撞,我绝食反迫害。到第七天灌食时,管儿从鼻子里插进去我一呕,管儿就从嘴里出来了,医生没好气的拔出去,管儿上面全是血。再从另一个鼻孔插进去,我又一呕,管儿又从嘴里出来了,再拔出带血的管儿再从另一个鼻孔插进去,这次错插进气管里,我痛苦的挣扎,医生又迅速的拔出沾满鲜血的管儿,我当时就不会说话了,我痛苦的呐喊但发不出一点声音。晚上换了两个医生,经医生听心脏,量血压后,才放了我。

第八次被绑架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一日,我被铁峰龙华路派出所的副所长崔铁良和一位警察绑架。

大约在五月下旬,我被无辜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我在里面遭迫害,家里人在外面遭受精神上的迫害,家人四处奔走花钱找人,儿子惦记年迈的老娘愁白了头发。

第九次被绑架

二零零八年因要开奥运,我又一次被中华街派出所在背后扣上手铐从家里绑架到了派出所,扣在了铁椅子上。因心脏病和高血压病发送进了医院,经医生检查,什么也没说就放我回了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11/修大法获幸福人生-遭中共迫害九死一生-350734.html

2015-12-16: 11月23日被绑架的齐齐哈尔田桂清因体检心脏不合格以保外形式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16/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六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20434.html

2011-08-06: 哈女监狱警与牢头狼狈为奸迫害大法弟子

三个月后,我被转送到八监区(没被拆迁的旧楼)时,看见一个法轮功学员被绑坐在地上,还有一个屋里(在拐把楼,被犯人称之为“水牢”)地面全是水,有四、五位法轮功学员被绑坐在那里,已经绝食十多天了。头上用胶带缠着灌食的管子——恶人嫌插管费劲,好多天都不拔,直接灌。后来知道这几位法轮功学员是:里玉书、伊淑贤、刘丽萍、田桂清等。她们因为拒绝出工奴役而遭到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6/哈女监狱警与牢头狼狈为奸迫害大法弟子-245008.html

2008-08-07: 齐市中华街派出所绑架迫害田桂清

7月11日,奥火传递临近,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中华街派出所恶警刘风宝,窜至大法弟子田桂清外甥女所开的食杂店内,打听田是否在她儿子家,要求见见她,并谎称他们没有恶意。田桂清下楼来到食杂店,刘风宝伪善的与田交谈一会儿,田便回到楼上。不料,半小时后,恶警刘风宝驱车(车内有田桂清一尺见方的大照片)指使五、六个气势汹汹的警察到田桂清儿子家叫门,进屋便开始录像、翻抄。将儿媳电脑、田的手机、票据、存折等物品非法劫掠,并连拖带拽的强行将田绑架。

警车开到中华街派出所,他们将田桂清铐在铁椅子上、刑讯逼供。田被折磨的心力衰竭,他们便将她送到二零三部队医院抢救。医生为她打氧气、输液并告知警察:这人不行了,赶快找家属。下午1点多他们为推卸责任将田桂清送回家。之后他们依旧去骚扰,逼的田桂清流离失所。目前,田桂清的儿媳还有月余便临产,丈夫、娘家均在外地,唯一的婆婆还被逼走,处境维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7/183572.html

2008-07-17: 齐齐哈尔市中华街派出所绑架迫害田桂清

7月11日,奥火传递临近,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中华街派出所恶警刘风宝,窜至大法弟子田桂清外甥女所开的食杂店内,打听田是否在她儿子家,要求见见她,并解释说他们没有恶意。田桂清下楼来到食杂店,刘风宝伪善的与田交谈一会儿,田便回到楼上。

不料,半小时后,恶警刘风宝驱车(车内有田桂清一尺见方的大照片)指使五、六个气势汹汹的警察到田桂清儿子家叫门,进屋便开始录像、翻抄。将儿媳电脑、田的手机、票据、存折等物品非法劫掠,并连拖带拽的强行将田绑架。

警车开到中华街派出所,他们将田桂清铐在铁椅子上、刑讯逼供。田被折磨的心力衰竭,他们便将她送到二零三部队医院抢救。医生为她打氧气、输液并告知警察:这人不行了,赶快找家属。下午1点多他们为推卸责任将田桂清送回家。之后他们依旧去骚扰,逼的田桂清流离失所。

目前,田桂清的儿媳还有月余便临产,丈夫、娘家均在外地,唯一的婆婆还被逼走,处境维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7/182172.html

2008-06-18: 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所遭遇的九年酷刑迫害
......人间魔窟——黑龙江女子监狱

他们将我、丁彧、田桂清、王洪杰、关迎新、李玉书送到一个仓库。我们绝食抗议,三天后被插管灌食迫害。

2003年9月20日,因近20天没睡觉,加之绝食,被插管灌食时,我抽搐、昏迷、不省人事。他们将我平躺放在海绵垫子上,抬到新楼仓库。罚坐在水泥地上,不让睡觉。北方的11月份,仓库的水泥地寒冷如冰,没有被褥,我在水泥地上躺了2个多月、绝食抗议2个多月。

2004 年3月,因我不穿囚服、抵制非法劳役,我、丁彧、刘丽萍被关入小号,一关就是4个多月。不让上厕所,不打开铐子,我绝食8天回到监舍。我又被转到九监区。我被4个刑事犯严管,完全与外界隔离。最邪恶的犯人乔青艳,是“转化”迫害的急先锋。她纵使犯人放音乐干扰我、逼我看诽谤大法的电视、用各种手段哄骗让我 “转化”。

我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罪释放。她们用野蛮灌食折磨我:她们拿着装有食物的矿泉水瓶,一人骑在我腿上、一个人压我肚子、两个人分别拽我胳膊、一个把着我的头,掐着我的鼻子往里灌。有两次,呛的我差点儿休克,她们还极其邪恶的恶意用钢勺硬是将我的一颗牙齿别掉。我骨瘦如柴,体重仅剩70斤。

九监区成为邪恶的“转化”基地,搞车轮战术,24小时不让睡觉,犯人轮流念污蔑大法的东西。恶人吴相芬不让我睡觉,逼我坐在水泥地上观看诽谤电视,我就背法,坚决抵制。犯人陶红、郭淑华等七、八个人竟毫无人性的一哄而上,将我衣服剥光,用拖鞋从头打到脚,我痛苦难当,几乎死去。

2005年6月,我再次被单独隔离迫害,后来与值夜岗人员放在一室。直到2005年10月26日,饱经邪党摧残的我,终于重获自由。

如今,丈夫与众多法轮功学员还在大庆监狱遭受迫害,刑期12年。而我早已失去工作,艰难维持生计,有家难回。可是就是这样,派出所的警察还常常骚扰我的家人,打探我在哪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18/180485.html

2006-05-10: 黑龙江女子监狱八监区对大法弟子迫害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0/127315.html

黑龙江漠河县教委主任在哈女子监狱绝食十月 生命危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25/102605.html

2004-02-06: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一直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特别是第八监区迫害严重。

2003年9月5日晚,八监区劫持的大法弟子因经文被收,部分大法学员认为不能偷偷摸摸学法,索性堂堂正正炼功。当晚,王居艳被押入小号。次日,全体大法弟子开始集体炼功,监区组织30多名犯人,带着棍棒、木板、绳子等工具,把所有大法学员五花大绑至床头坐在地上,腿被直直绑成两节。大队长张春华带头穿着高跟鞋踩学员的脸、脚及全身,凶狠成性的犯人被指使着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大法弟子张艳芳的牙当场被踢折两颗;许多人被连续不断的嘴巴子打得晕头转向,有的被木板打得青了脸。然而,这仅仅是开始,在地上坐了两天后,由狱长亲自过问组织四大科室狱侦、狱政、生活科、卫生科直接参与,连同八监区干警和犯人40多人声称:数日内将八监区大法弟子捋直,命名曰:“拉练”。这一日,他们将一部分学员骗至男犯楼前的一块空地上,40多名干警和犯人手里拿着警棍、电棍、铐子、棍棒、竹条、小白龙(塑料管)、半装矿泉水瓶子等围成一圈,强迫学员在圈内跑,跑到谁谁就挨打,跑慢了挨打的就多,不管老少身体状况如何无一例外,卫生科的人就在一边等候,随时将倒下的人灌药再训,有六人有高血压,高压达220毫米汞柱,被强制灌药后再跑,不行再灌再跑,跑不动的就抱头罚蹲、电、打、开飞机(头触膝盖撅着),再不行了还去跑,这样反复跑、蹲、跑,多人肌肉拉伤,不能正常行走。

在这种残酷的迫害中,我们大多数学员还是怀着对大法的坚定正念走过来了。一直被单独受训的八名所谓顽固分子,大法弟子张淑哲、王洪杰、刘丽萍、赵欣、关英欣、田桂清、李玉书、丁玉芝等头一天就被吊至最高,坐在地上腿蹦直、嘴触膝盖形成个圈,难受至极。只要动一下,犯人王威就不分脸腿到处打,每个人疼的汗津衣衫,一小时后她们怕出人命就不再高吊了。她们顽强的表现震慑了邪恶,大法弟子关英欣几乎昏过去走不了路。11日,刘丽萍、赵欣也被带到拉练场,她们看到黑压压一圈手拿电棍凶器的恶徒,赵欣突然大喊:“同修们,不要再消极承受了,法轮大法好!”被折磨的身心疲惫的同修被她们的呐喊声惊醒,都举着拳头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喊声响彻云霄,震彻天地,所有在场的人全都目瞪口呆,震惊之余,黑压压一片扑向二人,拎起来踢打,干警牛天洋使劲在她们脸上碾踩,王凤春坐在身上用小白龙打,防暴队的一名女干警双脚踩在她们的肚子上,没头没脑往身上乱踢乱打,刘丽萍仍不住嘴地大喊“法轮大法好!”使劲了招数的恶人只好用鞋垫胶带将她的嘴封住,拉到墙根下。赵欣被体重160多斤的犯人宋立波坐在身上起不来,压得喘不上气来。其她人也被手一上一下在背后绑着,推到墙角下蹲着,被电棍电、暴打,手背勒得成青紫色,许多人被勒得绳子都解不开了,邪恶达不到目的只好草草收场,将赵欣、刘丽萍送入小号,送去的途中干警说:“英雄啊!英雄!”

2001-11-18: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恶警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犯罪行为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不法之徒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在逐步升级,自7.20以来,齐齐哈尔市的双合劳教所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已超过千人。2000年元旦之际,仅齐齐哈尔市的第二看守所就非法关押大法弟子100多人,后因人多关不下,又将一批大法弟子关入齐齐哈尔市第一看守所。据说被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的大法学员经常遭邪恶的管教毒打。如果管教不顺心,手里拿着皮鞭,打开牢门,不论三七二十一就是一顿毒打,打人、骂人成了那里管教的家常饭。据说有一女大法弟子被非法提审,恶警竟把她活活的用小白龙(胶皮管)打晕死过去。这些非法提审大法弟子的恶警经常给大法弟子上大挂,正挂反挂都用,他们想尽办法迫使大法弟子写“保证书”放弃修炼,不写的一律不放,致使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遭到无限期的非法关押。有的大法弟子在看守所内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均遭到管教的迫害,大法弟子有的被上了死刑板,还有的被带上30多公斤的铁镣子,双手被反捆着,并与铁镣子连在一起,使其站不起来,坐不下,只能将铁镣子放在屁股底下,半跪半坐着,就这样,有的还遭到犯人们的殴打,侮骂。还有许多大法弟子被长期关押长达1年之多,直到现在,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已达到了顶峰,它们非法判刑了许多大法弟子。下面是我了解的一些情况。

田桂青:女,齐市人,党员,50多岁,据传说被非法判3年,现在在哈尔滨市女子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18/19877.html

2001-04-06:"找江泽民,那是我们老大。"——黑龙江省齐齐哈尔消息

齐齐哈尔大法弟子田秀玲,袁秀华,谭丙芝,田桂清,迟海(现在三所)2001年1月中旬去北京和平请愿,在半路被截回,现在齐市第二看守所关押。魏小玲,孙友凤,刘杰因进京被认出,现在关押在二看。

李秀芬等80多人现已到期,双合劳教所不给解教,现关押在哈尔滨女子戒毒所。

大法弟子李士刚,因不写保证,恶警张晶超(龙沙区安顺派出所外勤,迫害大法弟子的干将)春节前,到李家中要强行将李带走,并扬言说:"我有的是办法,今天你必须给我写出保证,"并美其名曰要“挽救”这个家庭。李士刚说:"我待你如上宾,我在家和孩子玩,并没有犯法,为什么抓我?"张恶狠狠地说:"你说,你 99年上北京干什么去了?"李说:"上访,找江泽民。"张狰狞地说:"找江泽民,那是我们老大。"说着就去拿大法的书,并要抓人。这时李士刚想:我要用生命去保护书,因为那里有我的师父,不能让邪恶带走,要铲除他们。他冲到楼道,敲开邻居的门说:"我是炼法轮功的,邪恶到我家里来迫害我,让你们看看,这就是真象,我死了就是他迫害的。"并指着张说:"把书给我放下!"这时恶警张晶超慌忙说:"好,好,我放,我放,我放,我走,我走。"出门后阴着脸说:"我们还有见面的那一天。"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第二监狱 )联系资料(区号: 452)

2019-06-05: 黑龙江齐齐哈尔监狱
齐齐哈尔市监狱副狱长:李 明
齐齐哈尔市监狱教导员:侯颜斌
二监区大队长:王 力
二监区狱警:李艳伟、岳晓威
2019-03-20: 相关单位及责任人(区号:0451)
道里区法院
地址:道里区建国街118号,邮编(乘14、22、66、67、77、84、15、20、114、116等线路车在建国街下车)
电话:84869216
邮编:150076
院长:李少波
副院长:邹郅 孙庆伟 张羽
纪检书记:何治波

杨福祥84869235李春玲84869225曲志芳84801016戚嘉金84861016马云牧84869249
李建民84869224李春宇84869249张家明84869224刘玉杨84801017于江春84869264@
王薇84869252马旭84869249简成84869225@苗彧84801016杨雪84801016
唐红 85961151 18503601151
刘永清 85961138 18503601138
李春宇 85961079 18503601079
王新明 85961089 18503601089
檀东平 85961023 18503601023
员雷 85961039 18503601039
赵德成 85961038 18503601038
王丽 85961025 18503601025
李松青 85961026 18503601026
李瑛 85961029 18503601029
戴月 85961030 18503601030
李竞男 85961128 18503601128
刘国有 85961237 18503601237
赵新利 85961073 18503601073
马晶 85961049 18503601049
程爱萍 85961070 18503601070
杨帆 85961050 18503601050
葛秀莲 85961051 1850360105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2)

2008-07-17: 齐齐哈尔邮编:16000 区号:0452
中华街派出所电话:2568708
齐齐哈尔市建华分局:总机2687763
建华分局局长室:2687117
政委室:2687896
副局长室:2687765  2687646  2686380
纪检组:2686432
办公室;2687685
政治处:2686376
控申科:2686354
政保科:2687758
总值班室:2687880
刑警大队:2557113

另:齐齐哈尔江岸派出所绑架大法弟子刘姐、王伟君

7月12日下午2点左右,江岸派出所出动五、六辆警车、十几个警察,叫嚣着到刘姐、王伟君共同租住的居所疯狂砸门、撬门、用大铁杠子硬是将门撇开。随后将二人绑架。

齐齐哈尔邮编:16000 区号:0452
江岸派出所电话:2188460
齐齐哈尔龙沙分局局长室:2423626
副局长室:2425510   2426401  2411336
政委办公室:2478709
纪检组:2402011
办公室:2426558
值班室:2423787
政治处:2436685
政保科:2478240
治安科:2423856
内保科:2411204
法制科:2478239
龙沙刑警队:
队长室:2218999
教导员室:2211905
值班室:2217225


铁锋 分局局长室:2126304
副局长室:2124609  2125039  2126767
政委室:2122659
纪检组:2148004
办公室:2123342
治安科:2125647
法制科:2148151
刑警大队:2126456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