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0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青岛 平度市 >> 钟振福, 男, 58

钟振福
大法弟子钟振福,遭恶警折磨,被用铁丝抽打,导致脚部严重受伤溃烂,医治无效,于2008年7月20日去世。(钟振福被折磨后的照片)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山东平度市长乐镇钟家村
个人近况: 2008年7月20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8-05-13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137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钟淑花(钟淑华) 钟振福

有关图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8-16: : 被警察抽瞎眼睛 山东钟淑花控告元凶江泽民

“警察杜某抓起我的头发往后一拽,把一条毛巾扭成麻绳状,猛烈的抽打我的双眼,我觉得双眼好象被打瞎了一样,钻心的疼痛,一阵头晕、发黑,眼泪不停的流着。当时我被抽得晕了过去,等醒过来,一只眼睛已经失明……”这是山东平度市长乐镇钟淑花女士叙述自己遭恶警毒打的情景。

钟淑花女士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不仅一度被警察抽瞎眼睛,还多次被绑架,关洗脑班,被非法劳教,丈夫也被迫害致死。二零一五年七月八日,钟淑花女士向最高检察院邮寄了控告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将其绳之以法。

以下是钟淑花女士叙述遭迫害事实:

我跟丈夫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没修炼之前,身体体弱多病,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病情仍在持续恶化却没钱医治。就在这万分时刻我有幸得到了法轮大法,是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使我有了活下去的信心。李洪志师父教导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心向善,在家庭、社会上都得做好人,做事首先为别人着想,邻里亲朋关系和睦,日子过得舒畅幸福。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一伙镇压法轮功以后,我们一大家人就从未过上一天安稳日子。三天两头有平度市公安局、长乐镇派出所、镇党委、村委人员非法闯入家中进行恐吓、骚扰,骚扰次数达五十二次之多,他们看我善良用尽手段欺侮我,家里的老人、孩子被他们吓得直哭。

绑架到收容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四日,平度两个法轮功学员到我家找我丈夫钟振福,因钟振福当时不在家,他们就走了,不想被人告发,两个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长乐镇派出所。钟振福同十六名法轮功学员一块到派出所要人,平度市公安局、“610”、镇政府人员立即开会,中午十一点左右,他们开完会后,调来两辆大面包车,车上下来二十多名武警及“610”人员,警察于斌带领二十多个武警,将法轮功学员一个个扭着胳膊推上车。王姓警察告诉另一个武警,说钟振福话多,两人故意一扭一提钟振福的胳膊,令钟振福疼痛不已。

警察把法轮功学员拉到蟠桃收容所,接着把腰带都抽走。我不配合他们照相,被一警察把腿都踢青了。警察又把我们分开,每两人一个房间,三、四平米,一人高左右,门上留一个小口,吃喝拉撒都在里面。吃饭每人一个小馒头,两块咸菜,一碗水。最难受的是小便,满屋透不过气来,我们就用衣服盖上,再把衣服拿到窗外慢慢散味。面对这种情况,我夫妻俩便绝食抗议,最先把我拉出去灌食,拳打、脚踢。几天后又把我送到平度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逼我写保证书还不让回家,拘留期满,又将我关押到派出所道西胡同的一个小黑屋里,让我在水泥地上躺、坐,冻得我手脚冰凉。被他们折磨了一个多月,儿子偷着给警察二百八十元钱,我才被释放回家。

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二年秋,中共十六大之前的一天,我和丈夫刚从地里干完活回家,正准备做晚饭,突然间闯进来八个人,有信访办的、计生办的、派出所的,因大肆抓捕大法弟子,警察不够用,连计生办的人都被拉来参与。派出所指导员梁同海说:“党委叫你俩去一趟,有话说,快把衣服穿上,跟我们走,一会儿就把你们送回来。”见我们有所质疑,接着一声“动手”,三、四个警察扭着我们夫妻俩的胳膊,把我俩推到大街上准备推上警车。我俩用脚蹬着车门拒不上车,十几分钟也没上去。警察凶残的踢我们的脚、按头,又扭胳膊,强行把我俩抬上车绑架走。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吓得直哭。我们被绑架到平度洗脑班,丈夫对“610”头子代玉刚说:“镇政府领导说找我有事,然后就送我回家。怎么把我们送到这里来了?一个政府官员都说话不算数,你们这是谎言加绑架。”代玉刚竟无耻的说:“这是抓人的手段。”第二天开始,警察逼我们夫妻坐马扎面壁十六小时,逼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当时洗脑班一共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名大法学员,都在受着非人的折磨。

被警察抽瞎眼睛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九日,平度市公安局、长乐镇派出所出动三辆警车包围了我家,在警察赵延飞的带领下,村委钟显果陪同下再次绑架了我,丈夫幸运走脱,开始流离失所。当地派出所警察不由分说,把我强行推向警车,拉進当地派出所,警察赵延飞,用脚狠狠踢我,他还用手抓住我的头发,猛烈的往车上撞。在派出所,我不屈从警察的无理要求,被赵延飞和其它警察拳脚相向,打昏后强行拿着我的手在表格上按了手印。同时还非法抄走了所有大法书籍、录音机、录音、刻录机等价值五千多元的私人物品。

之后他们又把我送到了平度市“610”进行迫害。我坚持信仰,不放弃修炼,“610”警察杜某抓起我的头发往后一拽,把一条毛巾扭成麻绳状,猛烈的抽打我的双眼,我觉得双眼好象被打瞎了一样,钻心的疼痛,一阵头晕、发黑,眼泪不停的流着。当时我被抽得晕了过去,等醒过来,一只眼睛已经失明。(后我通过学法炼功,现已复明)在寒风刺骨的日子里代玉刚等人逼迫我罚站,手高举过头站军姿,站了两个月,一天站十多个小时。立正站好,晕倒了,再被迫爬起来,倒了,再爬起来,一站就是一天。夏天逼我在烈日下面壁,并使用昼夜坐小马扎、不让睡觉等酷刑,迫害了我八个多月。这八个多月就象八年一样漫长难熬。被非法关押期间,他们将我身上交电费剩下的九十元钱抢走,我来例假急需用钱只能托工作人员捎信让家里送来,他们不但扣留了钱,还对我恶语相向。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十日,平度市公安局警察将我戴上手铐劫持至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我受尽折磨,每日超时超量的做奴工。最无人性的一种奴工活是用砂纸磨牛仔裤,这种活是把牛仔裤的膝盖、屁股磨成灰白色,干一会儿鼻子、嘴就喘不上气来,一上午下来整张脸变成绿色面目皆非,像鬼脸一样,又脏又累,真是度日如年。

我被非法关押近四年才回家,八十多岁的老母见了我抱头痛哭。丈夫钟振福也在二零零八年被平度市公安局迫害致死。

我的丈夫钟振福,时年五十八岁。二零零八年五月四日下午被绑架,并遭受铁椅子、倒开水等酷刑三天后,被非法送往平度看守所。警察给钟振福戴脚镣并用铁丝抽他的 头,这种虐待导致他出现生命危险。后来钟振福被戴着脚镣关在一个铁笼子里,警察命令犯人折磨他,并强迫他骂法轮功的创始人;当钟振福拒绝时,他们就用铁丝抽 他。钟振福被打一个多小时,导致脚伤不能站立。随后,警察把他送到医院,医生说钟振福的脚伤非常严重。

为了推卸责任,警察把他“保外就医” 。钟振福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花了一万多元,但医治无效;钟振福于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6/被警察抽瞎眼睛-山东钟淑花控告元凶江泽民-314188.html

2010-02-06: 青岛平度市恶警赵洪武等多次迫害大法弟子

原青岛平度祝沟派出所所长赵洪武,从二零零七年升任邪教科科长以来,多次手段下流的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硬把六十多岁的李吉花、隋广花、还有五十多岁的张月梅送進王村劳教所,行为可耻。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一日这三位老人结伴到云山集上,可是刚到不久,就被早已设计布置好了的由警察化装成的混混拦住,谎称两位老人偷了她们的钱,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在大庭广众面前大打出手,强行搜身,使看热闹的人都看不下去了,多人为她们讲情。打完后拉到云山派出所,而后平度公安局刘杰赶到,刘杰二话不说揪起张月梅的头发就是一顿毒打。一天没给三人东西吃,晚上被送到平度拘留所,十五天后骗说是送她们回家,跟每人勒索了二百六十元所谓的生活费,结果送到了王村劳教所劳教一年。赵洪武以此邀功请赏,被升调到市公安局政保科,任邪教科科长。

善恶有报。仅仅几个月,恶报便降临到他头上。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上午,赵洪武唯一的孩子——正在平度一中上高二的宝贝女儿突发急症,昏迷不醒。经青岛专家确诊:心脏猝死引发脑积水和肾衰竭、心衰竭,生命处于高度危险中,并辗转救治。其妻的精神几近崩溃。

直到现在赵洪武还不醒悟,继续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奥运前夕他们利用跟踪、照相、在学员居住处不惜重金租房监控、设摄像头监视大法弟子三个月,零八年五月四号至十四号疯狂抓捕了多名大法弟子,致使多名大法弟子被判重刑,两名大法弟子肖淑敏、钟振福被迫害致死。其中大法弟子徐爱芳、王云冲、孙淑杰被判七年,王明亮、王聪、李文书,张辉荣、张芝兰被判三年零六个月。这次绑架多名大法弟子家人被勒索,最小的三千,最多的一名老年大法弟子家人被勒索了五万多元。至今大法弟子董红花还被逼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家人经常受到骚扰。

零九年二月十八日赵洪武及其同伙绑架了同和大法弟子王京先,又设奸计让女恶警充当王京先女儿,谎称母亲被汽车撞了,得到消息的张淑花、王玉臻前去看望,被已在蹲坑的同和恶警绑架。两人被非法判刑七年、王玉臻八年。前去串门的大法弟子展中香也被绑架两天,家人被勒索二万元才放人。紧接着恶警从电话调出大法弟子电话号码,绑架了城关大法弟子权淑梅,并非法抄家,勒索了家人一万元。又绑架了大法弟子刘振芳,家人被勒索二万元才放回。均无收据。

其中,在绑架大法弟子张辉荣时,张辉荣的妻子就在身边,亲眼目睹了恶警的残暴,由于精神受到刺激,当时就精神失常了,不说、不笑、不出门,在炕上躺了四个月,由年迈的婆婆伺候,现在虽然能走动,但精神时好时坏,有气无力,庄稼地租给了别人种。由于张辉荣被迫流离失所六年多,无法照顾家里,现在家里很贫困,年迈的母亲既要照顾儿媳,还要照顾上学的孙女,自己的身体也不好,仅靠住在外省的小儿子寄点钱生活。

再就是大法弟子张芝兰,上有八十多岁的老母,下有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她是这个家中的顶梁柱,被抓时还有两个孩子上学,其丈夫很早以前就精神不好,到处求医花尽了钱,在万般无奈下也跟着张芝兰学起了法轮功,病情好转,可是好景不长,仅仅过了几年平稳的日子,就被中共邪党迫害的妻离子散。即使这样他们还要抓其丈夫,被村里好心人劝住。丈夫由于受到惊吓,精神受到刺激住進了医院。现在虽然好转,可总时好时坏,八十岁的老母经常以泪洗面,盼望儿媳能早日回来。

零九年五月,大法弟子王吉云在集市讲真相,被冒充卖菜的便衣绑架到派出所。从王的包里翻出一个护身符和几张真相币,当天下午到王吉云的家里非法抄家,发现王的丈夫王少东衣袋里有手写的真相币,于是把王少东也非法绑架到派出所,并威胁王的儿子要送他母亲劳教。在万般无奈下,儿子被勒索了二万元后,于当天晚上九点才将两位老人放回家。

零九年七月,赵洪武及其同伙绑架了大法弟子冷淑芳,理由是被非法抄家的大法弟子住处,有冷被迫害的事实证据没发表(还不是本人写的),就这样儿子被勒索去了八千元现金。

零九年八月,又绑架了大法弟子老张,恶警恐吓其儿子说:你妈至少要判三年,本想打算结婚的二万元就这样被勒索去了。一直没告诉母亲及家人,本来家境就不富裕,婚期也只好延期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6/217647.html

2009-10-25: 杜挺等四位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提交联合国(图)
“法轮功人权”分别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九日,和八月十二日、十三日,将杜挺、钟振福、张立田、和郑守君,四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例,分别以“紧急呼吁”、及“非法和任意致死”的形式递交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
钟振福,男,58岁。2008年5月4日下午被绑架,并遭受铁椅子、倒开水等酷刑三天后,他们被非法送往平度看守所。警察给钟振福戴脚镣并用铁丝抽他的头,这种虐待导致他出现生命危险。后来他被戴着脚镣关在一个铁笼子里,警察命令犯人折磨他,并强迫他骂法轮功的创始人;当钟振福拒绝时,他们就用铁丝抽他。钟振福被打一个多小时,导致脚伤不能站立。随后,警察把他送到医院,医生说钟振福的脚伤非常严重。为了推卸责任,警察把他“保外就医” 。钟振福在医院住了1个多月,花了1万多元,但医治无效;钟振福于2008年7月20日去世。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5/211074.html

2008-07-30: 平度大法弟子钟振福被恶警暴打致死
山东省平度市大法弟子钟振福,2008年5月4日遭绑架,遭恶警折磨,铁丝抽打头部,于7月20日死亡。

钟振福,平度市长乐镇钟家村人,今年58岁,妻子钟淑花,56岁。夫妻二人97年同时得法。得法前,钟淑花体弱多病,钟振福也经常被肩周炎的疼痛所困扰,家庭矛盾更不用说。得法以后,经过一段时间的学法炼功,夫妻俩的身心都有了很大的改变,身体的病痛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然而这种充实而快乐的日子好景不长, 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公开迫害法轮功。九年来,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的钟振福夫妇多次遭到邪党恶徒的迫害。

被绑架到收容所迫害

2001年3月14日,平度两个法轮功学员到钟振福家,因钟振福当时不在家,他们便去了另一个同修家,不想被坏人告发,两个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长乐派出所。钟振福同16名同修一块到派出所要人,平度公安局、610、镇政府人员立即开会。中午11点左右,邪恶之徒们开完会后,调来两辆大面包车,20多名武警,610恶警于斌带20多个武警,将法轮功学员一个个扭着胳膊推上车。王姓恶警告诉另一个武警,说钟振福话多,两人故意一扭一提钟振福的胳膊,令钟振福疼痛不已。

恶警把法轮功学员拉到收容所,接着把腰带都被恶警抽走。钟淑花不配合邪恶之徒照相,被恶警把腿都踢青了。恶警又把他们分开,每两人一个房间,三、四平方,一人高左右,门上留一个小口,吃喝大小便都在里面。吃饭每人一个小馒头,两块咸菜,一碗水。最难受的是一小便,满屋透不过气来,他们就用衣服盖上,再把衣服拿到窗外慢慢散味。面对这种情况,钟振福夫妻俩便绝食抗议,十几天后孩子们来看他们瘦得不成样子,就交了1000元用车把他拉回家。而钟淑花被转到平度,半月后送回镇派出所又迫害一个多月,她儿子偷着给恶徒280元,她才被放回家。

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2002年秋,邪党十六大之前的一天,钟振福和妻子刚从地里干完活回家,正准备做晚饭,突然闯進来8个人,有信访办的、计生办的、派出所的,因大肆抓捕大法弟子,恶警不够用,连计生办的人都被拉来参与。派出所指导员梁同海说:“党委叫你俩去一趟,有话说,快把衣服穿上,跟我们走,一会再把你们送回来。”钟振福的脑子马上划了个问号:一会儿就把我们送回来,还穿衣服干甚么?恶警终于撕开伪善的面目,一声“动手”,就像土匪一样,三、四个恶警扭着钟振福夫妻俩的胳膊,把他们俩口子推到大街上准备推上警车。夫妻俩用脚蹬着车门拒不上车,十几分钟也没上去。恶警凶残的踢他们的脚、按头,又扭胳膊,强行把他们绑架走。钟振福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吓得就是哭。钟振福被绑架到平度洗脑班迫害。钟振福对610头子代玉刚说:“镇政府领导说找我有事,然后就送我回家。怎么把我们送到这里来了,一个政府官员都说话不算数,谎言加绑架。”代玉刚竟无耻的说:“这是抓人的手段。”第二天开始,恶警逼钟振福夫妻坐马扎16小时面壁,逼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洗脑班一共非法关押了20多名大法学员,都在受着非人的折磨。

妻子被非法劳教 钟振福流离失所

2004年3月,平度恶警开了三辆警车包围了钟振福家的房子,再次绑架了钟振福夫妻,非法抄走了录音机,录音带,刻录机等价值5000多元。

妻子钟淑花一直被关押至今近5个月了,后来平度市恶警将钟淑花非法劳教三年,从那以后钟振福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2005年黄历新年前夕,一晚十点多钟左右,平度市610及公安局的邪恶之徒非法闯入钟振福家抓人,把他80岁的老母惊吓得在新年期间打吊瓶医治。

九年来的邪恶迫害,恶警开车骚扰过55次,现金损失近万元,钟振福的老母亲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

被恶徒残暴殴打致死

2008年5月4日下午六点多钟,山东平度市公安局、六一零便衣恶警三十来人闯入民宅,绑架法轮功学员王云冲、徐爱芳、钟振幅、刘吉玉,非法抄走电脑一台、打印机两台、刻录机一台、一体机一台、接收锅两台、电动车两辆、大法书籍,等等。

当晚,恶警迫使大法弟子坐“铁椅子”,非法逼问。大法弟子不配合,恶警往他们身上、脖子上倒开水。三天后,他们被送往平度看守所。其中,钟振福被戴着脚镣,遭恶警铁丝抽头,出现生命危险。

在平度看守所,恶警将钟振福戴着脚镣关在铁笼子里,指使的杀人犯大骂,逼迫他骂师父,钟振福不骂,恶徒们就打他。恶人竟用铁丝不停的抽打钟振福,打了一个多小时。这时有一好心人说这是老乡别打了,他们才住手。这时,钟振福脚已不能站立,并戴着脚镣。钟振福被迫害的脚受伤情况十分严重,出现生命危险,平度恶警将他送到医院,医生告知情况十分严重,恶警怕担责任,把其“保外就医”。钟振福在医院住了1个多月,花去1万多元,不治,于2008年7月20日离开人世。

参与迫害的恶警及电话

平度公安局
局长周财金 办0532-88319902 、家0532-88312870
副局长杜林德 办0532-88330586 、家0532-87367628
副局长李世明 办0532-88318380 、家0532-88316208
副局长侯加瑞 办0532-80818678 、家0532-87367131
国保大队长石维兵 办0532-87363308 、家0532-87368591
反×教科长赵洪武 办0532-87363187 、家0532-87339058
看守所綦振明: 办0532-88318379、家0532-87367883、手机139-06482789
政保科于斌 家0532-831847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30/183095.html

2008-07-28: 山东平度市钟振福遭恶警毒打致死
山东省平度市大法弟子钟振福,2008年5月4日遭恶警绑架,遭折磨,铁丝抽打头部,于7月20日死亡。

2008年5月4日晚上6点,平度610、平度公安局、青岛公安局不法人员三十来人非法侵入民宅,绑架抢劫,非法抄走电脑一台、打印机两台、刻录机一台、一体机一台、卫星接收天线(锅)两台、电动车两辆、大法书籍,等等。当时非法抓捕大法弟子钟振福、徐爱芳、王允冲等。当晚,恶警迫使大法弟子“坐铁椅子”,非法逼问。大法弟子不配合,恶警往他们身上、脖子上倒开水。

5月5日晚十一点来钟,大约二十人爬墙闯入另外两位法轮功学员家中抓人未遂,接着拿着从钟振幅身上搜到的钥匙,侵入仓库,抢劫走了一体机三台、切割机一台等私人物品。

三天后,这几名大法弟子被恶警劫持往平度拘留所、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其中,钟振福被戴着脚镣,遭恶警铁丝抽打头部,出现生命危险。钟振福被关在铁笼子里,被恶警指使的杀人犯大骂。恶人逼迫他骂师父,钟振福不骂,邪恶之徒们就打他。恶人用铁丝抽头,不停的打钟振福,打了一个多小时。一好心人说,这是老乡别打了,他们才住手。这时,钟振福脚已不能站立,并戴着脚镣。

钟振福的脚受伤情况十分严重,被送到医院检查,医生告知情况十分严重,恶警怕担责任,把其“保外就医”。钟振福在医院住了1个多月,花去1万多元医疗费,于7月20日含冤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8/182937.html

2008-07-24: 平度大法弟子钟振福在被迫害中去世
平度大法弟子钟振福被平度恶警迫害的生命垂危放回家后于7月20日去世。望知情者曝光平度恶警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4/182680.html

2008-07-01: 钟振福遭平度监狱恶警铁丝抽头
2008年5月4日晚上6点,山东省平度市两处大法资料点遭平度公安恶警破坏。当时大法弟子有徐爱芳、王允冲、钟振福被非法抓捕。当晚,恶警迫使大法弟子“坐铁椅子”,非法逼问。大法弟子不配合,恶警往他们身上、脖子上倒开水。三天后,大法弟子被送往平度监狱。其中,钟振福被戴着脚镣,遭恶警铁丝抽头,出现生命危险。

在平度监狱,钟振福被关在铁笼子里,被恶警指使的杀人犯大骂。恶人逼迫他骂师父,钟振福不骂,邪恶之徒们就打他。恶人用铁丝抽头,不停的打钟振福,打了一个多小时。这时,遇到一好心人,说这是老乡别打了,他们才住手。这时,钟振福脚已不能站立,并戴着脚镣。现在,钟振福的脚受伤情况十分严重。

平度恶警送钟振福到医院检查,医生告知情况十分严重,恶警怕担责任,把其“保外就医”。钟振福在医院住了1个多月,花去1万多元医疗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181231.html

2008-05-12: 平度市恶警再次绑架大法学员
二零零八年五月八日中午十一点左右,平度“六一零”头目——代玉刚开着面包车,带了四、五个便衣警察,叫开了大法学员李文书家的门,四、五个恶警一拥而上,扭着胳膊将七十来岁的李文书摁倒在地,接着把其妻邓淑华(法轮功学员)一块儿绑架,拖上车押到市公安局迫害(李文书身上有车祸留下的伤,被恶警摁的疼痛难忍)。恶警并同时抄了他们的家,抄走手机一部、mp3一个、《转法轮》两本、《九评》一本和两个护身符。十日上午邓已回家。恶人要李文书交五千元,并叫嚣关他一个月。详情待查。

2008年5月4日下午六点多钟,平度市大法弟子王云冲、徐爱芳、钟振福、刘吉玉被平度市公安局非法抓捕,最近一段时间平度市公安局以保奥运为藉口,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现已有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如:王云冲、徐爱芳、钟振福、刘吉玉、李文书、邓淑华等十几位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2/178089.html

2008-05-08: 山东平度恶警绑架王云冲、徐爱芳、钟振福、刘吉玉
2008年5月4日下午六点多钟,山东平度市公安局、六一零便衣恶警三十来人非法侵入民宅绑架法轮功学员王云冲、徐爱芳、钟振福、刘吉玉,并抄走电脑一台、打印机两台、刻录机一台、一体机一台、接收锅两台、电动车两辆、大法书籍,等等。据目击者说,王云冲遭恶警毒打。

5月5日晚十一点来钟,大约二十人爬墙闯入法轮功学员贾某某和孙某某家中企图抓人。法轮功学员走脱,恶警抄走大法书籍。接着恶人拿着从钟振福身上搜到的钥匙,侵入资料点和仓库,抄走了另一个点的一体机三台、切割机一台、九评数箱、资料、空白光盘。钟振福身上带有四千多元钱。6日刘吉玉已保释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8/178055.html

2005-10-20: 山东迫害大法弟子的村支书及妻子遭恶报
钟安华生前还积极配合市610到大法弟子家抄家、抓人。从7.20至今到大法弟子钟淑花家抄家、抓人、骚扰共计50多次,抢去价值5千元的财产和大法书籍。最后一次,把50多岁的钟淑花抓去平度洗脑班遭受酷刑迫害了8个月,之后又被非法送王村劳教所劳教3年。钟淑花的丈夫大法弟子钟振福被迫流离失所,下落不明。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0/112817.html

2005-03-22: 2005年中国新年前夕,晚十点多钟左右,610及公安局的邪恶之徒非法打门進入平度市长乐镇钟家村钟振福家抓人,把他80岁的老母惊吓得在中国新年期间打吊瓶医治。

2005-01-02: 3月19日,山东省平度4辆警车十几个恶警包围了大法弟子钟淑花家,非法抄走了她所有大法书籍、刻录机磁带等价格5000馀元,同时他们还绑架大法弟子钟淑华送到平度邪恶610進行迫害。由于她不放弃修炼,610的邪恶警察使用用毛巾拧成绳抽打钟淑花的双眼、罚站、昼夜坐小马扎、不让睡觉等酷刑迫害了她近8个月。

钟淑华仍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对师父的坚信。平度邪恶610恶警又将大法弟子钟淑花和平度新时代商厦大法弟子江涛一起于 12月1日送淄博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進行迫害。钟淑华的丈夫钟振福自3月19日一直被迫流离失所在外至今有家不能归,家有接近80岁的老父老母也不能照管。钟淑花的儿子春节前要成亲,也找不到父母。好好的一个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

2004-09-20: 五年来的邪恶迫害,我家现金损失近万元,被非法抄家两次,地里的损失无法计算,口粮地4亩变成了放羊地,果园十几亩荒了。恶警开车骚扰52次,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受到惊吓,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

2001年3月14日这天,平度的两个同修来我家,因我不在,他们便去了唐家村的一个同修家,被坏人举报,绑架到长乐派出所。晚上听说后,我就用自行车带着妻子买了面包,水果,衣服去看他俩。到了派出所,推开房间门,我们看到张姓同修被捆在铁椅子上,没看到另一个同修。听到房门响,平度的姓王的恶警急忙从里面出来,赶紧把我和妻子推出门外。这时候很多恶警听到动静也都从另一个房间出来了,骂骂咧咧问我们来干甚么,我们告诉他们是给同修送点东西,平度公安局的石卫兵恶警一把抢过东西扔到地上,竟然诬蔑说:“谁知道你们的东西有没有毒。”这时又上来几个恶警恶狠狠的说:“你们俩是不是找死。”便把我们从台阶上一直推出大门外。我们走出了三里多路,恶警又开着两辆摩托一直跟踪我们到家,恶警才回去。

第二天,我和几个同修商量,事情发生在长乐,也是在看长乐大法弟子能不能走出来证实大法,讲真像,我们应该去要人。就这样我们16名同修一块去派出所,向他们要被非法抓捕的两名同修。到了派出所,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平度公安局,610,镇政府,立即组织人员开会。我们在这空档就向所有人讲真像,告诉他们我们是好人,赶快把人放了,我们马上回去,不放人我们就不走。有个平度姓王的恶警说他就愿意对付法轮功的人,我告诉他:对付炼功人,对付好人要下地狱。当时该恶警气得脸色都变了。

中午11点左右,邪恶之徒们开完会回来,同时调来两辆大面包车,20多名武警,610的于斌让我们都出去,20多个武警上来扭着我们的胳膊一个个推上了车。姓王的恶警告诉扭我的武警,说我话多,两人故意一扭一提我的胳膊,痛得我差点掉出眼泪来。

我们16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潘桃收容所遭受迫害。一到收容所,我们的腰带就都被恶警拿走。妻子不配合邪恶之徒照相,被恶警把腿都踢青了。恶警又把我们分开,每两人一个房间,三、四平方,一人高左右,门上留一个小口,吃喝大小便都在里面。吃饭每人一个小馒头,两块咸菜,一碗水。最难受的是一小便,满屋透不过气来,我们就用衣服盖上,再把衣服拿到窗外慢慢散味。面对这种情况,我们俩便绝食抗议,三天后才叫我们出去大小便。十几天后孩子们来看我瘦得不成样子,就偷着代我写了保证书,交了1000元用车把我拉回家。而妻子因绝食6天被转到平度,半月后又送回镇派出所迫害一个多月,又是儿子偷着交了280元,才放回家。

2001年冬天,我和另外六名同修去北京上访,到北京下车后已经是晚上,我们去旅馆想开个房间,但墙上都贴着关于法轮功的告示,没有身份证不让住,没办法我们就找了个公园在石条凳上坐了几个小时。不到5点,天还没亮我们就来到了天安门广场,来到天安门,心中感慨万千,接着我就对着天空连喊两声:“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这时候一个手拿小旗的便衣向我走来,我转身向着看升国旗的人群挤了進去。同时四、五辆警车向这边开来,其中的五个同修被恶警认出,推上车拉走了,剩下我们俩非常难过,忍着这份痛苦回到家,通知他们五家的家人他们在北京被抓了。

2002年腊月,女儿,儿子都回来了,一家人正高高兴兴的说家常,莱州公安部局拉着一个邪悟的妇女闯進我家,其中一个恶警问我妻子认不认识这个人,光盘是不是我妻子给的。妻子很镇定的告诉他们“不认识,你们走吧。”恶警又对妻子说:“你们家还有多少光盘都拿出来,今天就不带你走,不说实话,人证物证都有今天就带你走。”妻子还是说不认识,又对恶警说:“快过年了,亲人都回来了,不能伤害好人,我们炼功人都是好人。”那个恶警说:“就凭这几句话,在莱州还没有一个人敢说,如果这是在莱州马上就把你带走,你丈夫呢?”其实,在恶警闯進来的时候,我就知道出事了,便找了个地方静心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听到恶警询问,我不慌不忙的走过来指着搂着孩子哭成一团的女儿说:“你们把孩子吓成甚么样了,你们走吧。”恶警一看没办法,就走了,临走还说等过了年再来。这一次,我和妻子都深深的感到“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

2002年秋,也就是十六大之前的一天,我和妻子刚从地里干完活回家,正准备做晚饭,突然闯進来8个人,他们有信访办的,有计生办的,派出所的(因大肆抓捕大法弟子,恶警不够用,连计生办的人都参与了)。其中派出所的指导员梁同海说:“老钟,党委叫你俩去一趟,有话说,快把衣服穿上,跟我们走,一会再把你们送回来。”听完他的话,我的脑子马上划了个问号:一会儿就把我们送回来,还穿衣服干甚么?我知道有事,就开始发正念,并告诉他们我们是炼功人都是好人,哪儿也不去。恶警终于撕开伪善的面目,一声“动手”,就像土匪一样,三、四个恶警扭着我们的胳膊,把我们俩口子推到大街上准备推上警车。我和妻子都不上车,用脚蹬着车门,十几分钟也没上去。恶警最后没办法,便凶残的踢我们的脚,按头,又扭胳膊,终于在我们疼痛难忍时把我们推上了车。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吓得就是哭。我们就这样被绑架到镇政府门前,不知道他们做了甚么,十几分钟后又把我们拉到平度洗脑班進行迫害。刚去时我对姓代恶警说:“我们镇政府领导说党委找我有事,然后就送我们回家。怎么把我们送到这里来了,一个政府官员都说话不算数,谎言加绑架。”姓代的竟无耻的说:“这是抓人的手段。”后来才知道姓代的是 610的头子。

到了晚上,我和妻子跟他们讲真像,他们根本就不听。第二天开始,恶警就让我们坐马札16小时面壁,或者看污衊大法的录像,我除了背法就发正念。在这里一共关押了20多名大法学员,都在受着非人的折磨。其中有个老太太,她不听邪恶之徒指使,被撵在院子里体罚。他们先用手铐把人铐上吊起来,用脚照着同修的脚用力一扫,人便站立不稳就会倒下,而手又铐着,身体一悬空,痛苦难忍。在残酷的迫害下,最后20多个同修承受不了,都妥协出去了。只剩下我和妻子,邪恶之徒又指使儿女和母亲来610又哭又劝,我们俩没有把握好被邪恶钻了空子,写了保证。回家以后我们俩难受得好几夜没睡好,真觉得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和妻子鼓足勇气同时写了严正声明,又重新回到证实法、讲真像的洪流中来,加倍弥补过去的不足。

2004年3月,因同修出事,被莱州公安部局拘留追查资料来源,并通知平度安局,平度恶警去了我家,三辆警车包围了房子,在没有出示任何手续下就绑架了我妻子并非法抄走了我家的录音机,录音带,刻录机等价值5000多元。

妻子一直被关押至今近5个月了,被关押其间听曾被一块关押出来的同修讲,妻子多次遭到虐待体罚晕倒,并阻止家人见面。我至今被通缉,背井离乡,做着大法子该做的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20/84616.html

2004-08-11: 现在山东平度市610关押着两位大法弟子,一位是长乐镇钟家村钟淑花,另一位是城阳区夏庄街道瑞云村的崔慧亭。

钟淑花,女、50多岁。她在二月份被长乐镇派出所恶警抄家,被非法抓去,恶警对钟淑花拳打脚踢,打得她身上脸上红一块青一块,有时钟淑花被打得晕了过去。

钟淑花刚被送到平度610时,有一个姓杜的恶警抓起钟淑花的头发往后一拽,用拧起的湿毛巾往眼上抽下去,当时钟淑花被抽得晕了过去,等醒过来,一只眼睛失明。610的人从来没有过问,在寒风刺骨的日子里恶人逼迫她罚站,一站就是一天。由于她坚持修炼,现在她的眼睛已经复明。

钟淑花和丈夫钟振福对大法都非常的坚定,正念正行,不向邪恶妥协。钟淑花至今被关押在610;因公安局和610的恶人一直想抓捕钟振福,使得钟振福有家不能回。现钟淑花家里10亩多地春天没播种,收小麦的时候都没回家收,亲朋好友了解他俩是做好人被迫害造成这种情况时,就去帮他们干了地里的活。

崔慧亭,山东平度城阳区夏庄街道瑞云村人,40岁。在淄博被劳教三年,因为崔慧亭坚定修炼法轮功,被恶人抓到610关押了几个月,六月初被送到平度610继续关押和迫害,家里亲人可能还不知道她的下落。

2004-07-17: 2004年5月14日晚,我被送進平度610洗脑基地,在那里我看到了同修钟淑花,她今年52岁,略微过耳的短发,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白白的皮肤,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一个种地的农村妇女。过了几天,我们彼此了解了很多。

她是今年3月18日被恶人举报,当时天气还很冷,她正挖完家里圈子里的粪,坐在炉子旁烤火,因干活出汗了,把毛裤脱了下来,当地派出所恶警不由分说,把她强行推向警车,拉進当地派出所,负责管理法轮功的恶警赵炎飞,用脚狠狠踢她,他还用手抓住她的头发,猛烈的往车上撞。在派出所,我们的同修钟大姐不屈从邪恶的无理要求,赵炎飞和其它恶警用手脚打昏她后,强行拿着她的手在表格上按了手印。

平度610恶警杜××在领导的唆使下,把一条毛巾扭成麻绳状,猛烈的抽打她的双眼,她觉得双眼好像被打瞎了,一阵头晕,一阵发黑,钻心的疼痛,眼泪不停的流着。恶徒还把16开的刊物卷成筒状猛抽她的下颔。罚站,站了两个月,一天站十多个小时,立正站好,她晕倒了,再被迫爬起来,倒了,再爬起来。

她始终正念不停,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平度市公安局的某领导来了,她向他们反映在这里受到的非法待遇,那位领导说:“不该打人,打人不对。”大姐告诉他们:“你们说不迫害炼法轮功的人,你们现在这样迫害我,这就是铁的证据。”

钟大姐说,她绝不会留下污点,绝不出卖一个同修。在里面她对恶徒所谓的转化讲课根本不听,犹大张瑞英拿她也没办法。大姐每天拖地满地拖得都是“灭”字,灭掉一切假象。犹大张瑞英死心塌地为邪恶势力摇旗呐喊,她现在是接着韩生龙以前干的工作,她把法轮功学员送到她家门口的大法书籍、经文都送到610办公室,卖身求荣。

大姐的丈夫钟镇福大哥,现在也不知被关在哪里,家里有正待丰收的麦子、果园等二十多亩地,靠着年迈的公公、婆婆照看。江氏邪恶集团把善良的人们逼得家破人亡,有家不能回。

山东城阳大法弟子崔瑞亭在青岛王村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两年了,现在恶徒又把她非法关押在平度610洗脑基地。

2004-05-08: 平度市公安局县关押着一名50多岁的大法弟子钟淑花已近一个月之久,期间一直遭受着恶人的折磨和迫害,而610办公室和公安对她的家属始终不承认将其关押。

2004-04-09: 2004年3月19日,平度市长乐镇钟家村钟振福一家突然被4辆警车十几人包围。钟振福的妻子钟淑花被非法劫持,钟镇福被迫流离失所。家中被抄走磁带刻录机一台,VCD一台,磁带一千多块及大法书籍等5千馀元的物品。钟淑花现被关押在平度610洗脑班。

青岛 平度市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19-09-04: 平度城关派出所:
外线:87361724
内线:87365 87372

2019-08-11: 参与迫害盛淑莉,曲元芝的相关人员:
刘杰17667596080
王伟修0532-66507013
平度610人员李春民
平度610副头目国玉成15615887178
黄岛法院:
女法官欧晓彬(接盛淑莉、曲元芝案)
书记员尹崇淼
平度祝沟派出所:
电话:053283321006
所长牟晓峰13869839721
指导员葛某13964277668
副所长孙涛
接案警察刘中宝15065328833
警察刘中宝15065328833
警察王洪中、李朋涛
恶告人:高家流河村村民高洪明17187888861

2019-06-26: 祝沟派出所:
电话:053283321006
所长牟晓峰13869839721
指导员葛某13964277668
副所长孙涛
警察刘中宝15065328833
警察王洪中、李朋涛
平度610副头目国玉成15615887178

2019-02-02:祝沟派出所:
电话:053283321006
所长牟晓峰13869839721
指导员葛某13964277668
警察刘忠宝15065328833
警察王优武13853295116

2019-01-24: 山东高密大牟家镇派出所:05362882057 所长刘地彬 13864691696
山东平度市崔家集派出所:05328238101 1所长代波 13708955970 指导员孙明春 13361271699
高密市六一零办:05362123683 主任李月彬宅 05362318778、13608953738
高密市公安局:
局长鹿钦义 0536259360605362318688
国保大队 05362593670、05362593671
大队长王传普 1396360673805362331223
副大队长孙立忠 13853611038
教导员于钦荣 1350646098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