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2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天津 >> 河东区 >> 葛秀兰,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天津市河东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8-05-05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黄礼乔(黄理桥,黄礼桥) 葛秀兰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9-08:天津国保警察近日骚扰行径
9月3日,天津国保警察十几个人闯到天津滨海新区大港法轮功学员李飞(原籍东北锦州市人)家非法抄家。

9月3日,天津国保警察上门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黄礼乔的妻子葛秀兰,晚上十点放回。据说李飞在葛秀兰家中借住过。目前李飞已失联。有人说9月3日滨海第三看守所(原大港看守所)被关进一位锦州市的女孩,也有人要给李飞上钱。看守所的人又说没有这个人。其它情况请知情人补充。

9月3日,天津国保警察闯到法轮功学焦林慧家非法抄走墙壁悬挂的几幅真相年画、真相资料、五千元真相币等物品。同日,天津国保警察还闯到已退休的李大夫家欲非法抄家,看到床上躺着病人,只好撤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8/二零一八年九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73523.html

2017-01-19: 工程师陷冤狱 夫妻五年后终相见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葛秀兰近五年来第一次见到身陷冤狱的丈夫。想起这五年中无数个接见日的无数次等待,高墙阻隔一千七百三十个日夜难见夫君一面的场景历历在目……

天津工程师、法轮功学员黄礼乔二零一二年四月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七年,押于天津西青监狱,后转到天津滨海监狱。将近五年,狱方一直不准黄礼乔的妻子葛秀兰接见。葛秀兰奔走于司法局、监狱管理局、监狱之间,申诉多年无果。为此葛秀兰寄信给监狱管理局,向监狱管理局申请不让家属会见规定的信息公开。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葛秀兰收到了来自天津市监狱管理局署名签发的ems快递,里面有一封加盖天津市监狱管理局公章的信函,回复葛秀兰:没有她申请公开的相关规定。也就是说五年来一直不准葛秀兰会见丈夫的天津滨海监狱一直在违法。

家属要求信息公开 司法部门无从抵赖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六日,葛秀兰向监狱管理局发出了信函,申请不让家属会见规定的信息公开。次日经网上查询:监狱管理局收发室签收。十一月三十日,葛秀兰找到监狱管理局问信收到与否,对方让找信访,信访处倪先生说收到了。于是她就继续等回复。

国家法定信息公开回复,需在十五个工作日内书面答复。然而一个月后,不见答复。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日 下午,葛秀兰又去监狱管理局信访处询问,结果对方又改口说:没有收到信,上次说收到是看错了。

十二月二十一日,葛秀兰再打电话到信访处问,回答又说查不到信件何人取走。第二天,葛秀兰又亲自去监狱管理局信访处查寻,对方只好让她再递交一份。于是葛秀兰又当面递交了一份信息公开申请。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葛秀兰给监狱信访打电话,要书面答复。倪某说申请的信息公开不在政府信息公开之内,不给书面答复,只让口头回复你。说完,倪某匆忙挂断电话。

无奈之下,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葛秀兰又给天津司法局邮寄了<信息公开申请>。

不知是天津市司法局不愿承担责任,还是监狱管理局迫于现政府“依法治国”的压力,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葛秀兰终于收到了内有署名天津市监狱管理局的ems快递,里面是关于葛秀兰要求信息公开的书面答复书,承认五年来不许葛秀兰会见丈夫的所谓“相关规定”,根本就不存在。

滨海监狱被迫同意家属会见

第二天,恰逢滨海监狱非法关押黄礼乔的监区接见日。

上午十点,葛秀兰拿着监狱管理局的书面答复,找到滨海监狱驻检办反映情况,结果却是狱政科长刘辉出来接待。

葛秀兰说:我找的是检察院驻监狱检察官。
刘辉竟然回答:找谁也得通过我。
葛秀兰问:驻检不是一个独立的部门吗?监督你们的吗?
刘辉问:找驻检什么事?
葛秀兰说:你们不让我见家人,依据的法律条例我申请信息公开,竟然说没有此条。就是说这么多年不让我夫妻二人相见的法条并没有。
刘辉抵赖说:有。
葛秀兰说:你说有,监狱管理局说没有,那你把此文件请出示出来。

刘辉慌了,忙问:管理局怎么答复的…是口头还是书面?
葛秀兰说:有文件。于是葛秀兰拿出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

刘辉提出想复印此文件,由于无法相信刘辉的为人,葛秀兰不允,说此文件是给驻检的。刘辉当即打电话给驻检主任章泊,问可否让他代收转交。无奈之下,葛秀兰把文件给他,让他转交。

刘辉让葛秀兰回家等答复,葛秀兰说:不行,今天是新年前的最后一个接见日了,这么多年不让我二人相见的法条没有,今天这个日子不能拖过去。

刘辉只好说:今天下午一点去窗口会见。葛秀兰问:找谁他们都互相推诿,不接证件,是不是你的命令?刘辉诡辩:你去看看,也许人家可怜你,让你见。

五年等待 等来的短暂接见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时间已接近十一点,因为这么多年狱方一贯的做法就是躲闪推诿,见不到人。葛秀兰就直接到会见窗口,狱政科李副科长在,葛秀兰给他看了信息公开答复文件,李让她下午一点来。

下午一点葛秀兰到监狱会见窗口递交身份证和结婚证,狱警没有马上给她办理会见手续,让等会儿。这一等,就是三九天寒风中的两个小时。

看到狱门外的八监区所有会见家属都已经进去和家人会见了,很多已经会见完毕陆续出来。想起这五年中无数个接见日的无数次等待,葛秀兰此刻的心情无以言表。

“太冷了”,葛秀兰面向窗口说了一句,“给我办吧?”

将近两个小时了,狱方终于对她说:见见吧,快过年了。

为避免狱方以后推诿、设阻,葛秀兰要求办理正常的会见手续。狱方只好给她办理了原本四五年前就该给家属的“亲属会见证”。

下午三点以后,八监区大队长尚某把葛秀兰带到一个屋子里,假惺惺地说:你高兴坏了吧?我们为你逐级上报申请,才让你能见了。葛秀兰正言说道:“五年了,你们不让我们夫妻相见,昨天监狱管理局给我下文件了,本应正常会见的权利被你们剥夺了五年,我有什么好高兴的!我啥心情你知道吗?”

在里外都有警察和犯人身旁监视,并有人手持摄像机的情景下,葛秀兰终于见到了丈夫黄礼乔。她用佛家的礼节向黄礼乔双手合十,说:见你一面太难了,我给你写的信收到了吗?黄礼乔说会见前刚给他。葛秀兰问:有几人包夹你?黄礼乔答:四人。

黄礼乔问:我写给你的信收到了吗?葛秀兰惊愕,回答:一封也没有收到。黄礼乔又说:我写了几十封申诉状,申诉材料你管刘辉要,他说帮我转交。

葛秀兰听闻,告诉他:刘辉骗你,他就当着我给你请的律师的面把你申诉材料拿走了,没有给律师,他控制你的申诉权。

黄礼乔还告诉葛秀兰:他的所有东西都被西青监狱五监区大队长张辉拿走了,包括他的裁决书也一起被他拿走了。

最后黄礼乔问:下个月还来吗?葛秀兰答:来!

就这样,短短的二十分钟,五年来的第一次会见,葛秀兰与丈夫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狱方终止了。

背景资料

黄礼乔,原天津无缝钢管公司工程师,因修炼法轮功被多次非法拘留、劳教和判刑。在非法劳教期间,他被其工作单位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非法解除劳动合同,黄礼乔于二零一零年四月对天津钢管公司提出诉讼,天津东丽法院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受理此案,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开庭审理。在法庭上,黄礼乔依照国家宪法、法律据理陈述了公民有信仰自由,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非法解除他劳动合同是对公民信仰自由和人身权益的侵害,要求公司恢复他的工作赔偿损失。被告方天津钢管集团公司理屈词穷。但是东丽法院天津610办公室”人员幕后指使下,迟迟不予结案。

天津市公安局警察背地里监视跟踪黄礼乔,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黄礼乔在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跟踪人员绑架。同年五月,黄礼乔开始绝食抗议对他的迫害,遭到野蛮灌食。九月二十六日,天津市河北区法院对黄礼乔非法判刑七年。非法关押于天津西青监狱,后转到天津滨海监狱,四年多一直不准葛秀兰接见丈夫。

为此,黄礼乔的妻子葛秀兰申诉多年,奔走于司法局、监狱、监狱管理局之间,饱受所谓执法人员的刁难、恐吓。并于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在天津公安局长赵飞指使的绑架案中,被天津市局警察伙同天津市河东区塘家口派出所警察绑架,由于没有葛秀兰的下落,不得已,葛秀兰姐夫以葛秀兰“失踪”为名,到塘口派出所报案,塘口派出所拖延了半个月才说出实情,并非法拘禁她二十五天。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五日,葛秀兰陪同两位律师,到滨海监狱,要求接见黄礼乔。滨海监狱狱政科刘辉科长以法院没有对申诉案件立案为由拒绝会见,两位律师和葛秀兰来到天津市监狱管理局,遭受一番折腾后,监狱管理局让律师去监狱办理会见,律师看到他们在会见信上写了“请滨海监狱狱政科协助办理会见”,这样律师才见到黄礼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9/工程师陷冤狱-夫妻五年后终相见-341016.html

2016-03-19: 天津河东区法轮功学员葛秀兰、葛秀菊被绑架

天津河东区法轮功学员葛秀兰,3月6日,被河东区中山门派出所绑架,当天回家。其姐葛秀菊于同日被大桥道派出所梁伟及国保陈××绑架,当日放回后,又于8日,在超市被绑架,现关押在河北区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18/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25510.html

2016-03-13: 天津302绑架案回顾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中共“两会”召开前,在天津市公安局局长赵飞的指使下,天津市610办公室、公安国保大队绑架法轮功学员。仅三月二日至三月四日,明慧网统计到的就有涉及全市八个区内的三十七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绑架抄家、入户骚扰。而从公安内部传出消息,至少有六、七十人被抓。其中二十人在被非法拘留后被非法批捕。一人被迫害致死。

参与天津“302”绑架案的涉及天津市610办公室、天津市公安局各区的国保大队及下属的十几个派出所约一、两百人。

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河东区的郑庆兰、屈玲云、宋云玲、葛秀兰,河北区的唐月华、李弘基、李建敏、诸葛玉芳、陈若明,塘沽区的刘琼、王慧珍、宋惠禅、赵月琴、陆学容、高风宇,大港区牛淑华,河西区的赵月花、付少娟、邵云。东丽区李珊珊、周向阳、王军力。南开区法轮功学员杨宏、蒋雅晖夫妇、赵满红等。还有张翠环。

现如今这场绑架案已经过去一年了。一年来那些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又经历了什么苦难,他们的现状又是怎样呢?

这三十七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中,葛秀兰和她的弟弟、赵满红、刘琼、牛淑华、高风宇、赵月琴在被绑架后一个月之内陆续回家。裴毅因在此之前出国探亲而免遭绑架,但家人多次被骚扰,不得安宁。

被非法批捕的有杨宏、蒋雅晖夫妇,李珊珊、周向阳夫妇,还有郑庆兰、屈玲云、宋云玲、王军力、赵月花、付少娟、邵云、宋惠婵、赵月琴、陆学容。其中有九人已被非法庭审。

赵月琴因高血压,曾回到家中,但到了二零一五年底又收到法院传票,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上午,在天津滨海新区法院塘沽审委会被非法庭审。

因中共当局消息封锁,唐月华、李弘基、李建敏、诸葛玉芳、陈若明等人情况不详,据悉有的已被冤判而无法核实确认。

东丽区法轮功学员刘海宾当时被骚扰,绑架未遂。却又在同年九月二日遭绑架,并被非法庭审。

下面是部分案例

一、被绑架后失踪与被迫害致死

◆王慧珍被野蛮绑架二十天后去世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塘沽国保支队李振民带领新港派出所警察到法轮功学员王慧珍家中非法抄家,并对王慧珍连拖带拽,强行将其绑架至塘沽戒毒所。此前王慧珍的身体已出现不适,警察仍对她野蛮绑架并非法审讯,给王慧珍罗织罪名。导致王慧珍病情恶化,警察才叫家人接回。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一日一早,王慧珍离世。

葛秀兰被绑架后‘失踪’家人无奈报案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由天津市局警察伙同天津市河东区塘家口派出所警察将葛秀兰和她未修炼且患有忧郁症的弟弟绑架,并抄家。

葛秀兰被劫持到河东分局看守所,非法拘禁二十五天。她弟弟被劫持了二十个小时。吓得他精神状态又出了问题。三天后,葛秀兰姐夫开车接她们姐弟俩到他家过元宵节,问到葛秀兰的去向,弟弟什么也不敢说。不得已,葛秀兰姐夫以葛秀兰‘失踪’为名,到塘口派出所报案,塘口派出所拖延了半个月才说出实情。

在河东看守所葛秀兰被暴力殴打,后因二零零八年在被非法劳教时对她实施破坏神经药物导致全身溃烂的中毒症状又出现了,于三月二十七日葛秀兰才被释放回家,但被监视居住。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13/天津302绑架案回顾-325276.html

2015-09-23: 救夫申诉三年 天津葛秀兰控告江泽民

天津法轮功学员葛秀兰为营救被非法判刑七年的丈夫黄礼乔,三年来奔走于司法局、监狱、监狱管理局之间,饱受所谓执法人员的刁难、恐吓,至今仍见不到丈夫。却于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与她的弟弟一同被天津市局警察伙同天津市河东区塘家口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拘禁二十五天。她的弟弟被劫持了二十个小时。六月份下旬葛秀兰就她本人、丈夫和她的家人多年来遭受的迫害,依法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邮寄了控告状,控告恶首江泽民。

葛秀兰的丈夫黄礼乔,原天津无缝钢管公司工程师,因修炼法轮功被多次非法拘留、劳教和判刑。在非法劳教期间,他被其工作单位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非法解除劳动合同,黄礼乔于二零一零年四月对天津钢管公司提出诉讼,天津东丽法院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受理此案,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开庭审理。在法庭上,黄礼乔依照国家宪法、法律据理陈述了公民有信仰自由,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非法解除他劳动合同是对公民信仰自由和人身权益的侵害,要求公司恢复他的工作赔偿损失。被告方天津钢管集团公司理屈词穷。但是在东丽法院天津市“610办公室”人员幕后指使下,迟迟不予结案。

与此同时天津市公安局警察背地里监视跟踪黄礼乔,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黄礼乔在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跟踪人员绑架。同年五月,黄礼乔开始绝食抗议对他的迫害,遭到野蛮灌食。九月二十六日,天津市河北区法院对黄礼乔非法判刑七年。黄礼乔被劫持到天津西青监狱,后来又转到滨海监狱遭受迫害。

从那时起西青监狱和现在关押黄礼乔的天津滨海监狱就非法剥夺了葛秀兰探视的权利,她和丈夫已有三年多没见过面。为此,葛秀兰到监狱狱政科、监狱管理局、司法局、政法委、检察院驻监处申诉,争取会见丈夫的权利。

这些部门非但不给她解决问题,还于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由天津市局警察伙同天津市河东区塘家口派出所警察将葛秀兰和她未修炼且患有忧郁症的弟弟绑架。本来葛秀兰为了做点小生意,已买好了去南阳上货的火车票和回程的机票。火车票是当天下午四点半发车,而葛秀兰早上八点就被绑架了。

一小时后,天津市局、国保大队、塘口派出所警察一伙人劫持葛秀兰到家中不出示搜查证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

葛秀兰被劫持到河东分局看守所,非法拘禁二十五天。她弟弟被劫持了二十个小时。当时,葛秀兰正想带着弟弟出去买些吃的,谁知,刚一开门就被埋伏在门口的警察绑架。葛秀兰告诉警察:不要动我弟弟,他有病。但是,塘口派出所的警察不听,还是劫持了他二十个小时。吓得他精神状态又出了问题,回家后不吃饭、不上床睡觉,在椅子上睡,自己在家里待了三天,他身上和家里的钱都被警察拿走了,他回家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三天后,葛秀兰姐夫开车接她们姐弟俩到他家过元宵节,问到葛秀兰的去向,她弟弟什么也不敢说,不知道他受到了怎样的恐吓伤害。

不得已,葛秀兰姐夫以葛秀兰‘失踪’为名,到塘口派出所报案,塘口派出所拖延了半个月才说出实情。

二零一五年三月三日,葛秀兰被送到河东看守所。一进门,人称“老乔”的人就对她进行毒打。抽耳光。他说这里是个特殊的地方,他们(指派出所)不敢动你,我敢动你。当时,国保、刑侦、派出所许多人在场,看着葛秀兰被毒打,无一人制止。然后他强迫葛秀兰蹲下,葛秀兰不服从,“老乔”两次将她绊倒。后因二零零八年在被非法劳教时对她实施破坏神经药物导致全身溃烂的中毒症状又出现了,于三月二十七日葛秀兰才被释放回家,但被监视居住,至今身份证等物还被扣压。

因无身份证,葛秀兰无法正常工作,失去了生活来源。多年遭迫害,家里无积蓄,还得交房租,生活陷入极大的困境。葛秀兰找到分局派出所,他们也不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3/救夫申诉三年-天津葛秀兰控告江泽民-316130.html

2015-03-20:救夫申诉三年 天津葛秀兰遭绑架
天津法轮功学员葛秀兰,在三月二日上午打电话给原定要一起去南方上货的同伴说“可能下午去不了”,就急忙关机。之后就失去了联系。

就在葛秀兰失去联系后的当天上午十时许,大港油田海滨街派出所六警察,闯到葛秀兰的同伴家中和店铺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等。与此同时,几位与葛秀兰有联系的法轮功学员也被绑架、抄家。家住大港区年近七十的牛淑华老人在外出购物时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数小时并被抄家。警察在非法提讯她时反复的询问,她与葛秀兰在一起都说些什么,做些什么。现确认葛秀兰已被警察绑架。

葛秀兰为营救被非法判刑七年的丈夫黄礼乔,三年来奔走于司法局、监狱、监狱管理局之间,饱受所谓执法人员的刁难、恐吓,始终见不到丈夫。在奔波营救丈夫的同时,黄礼乔靠做小生意维持生活。

黄礼乔被非法解职 提诉讼反遭冤狱

葛秀兰的丈夫黄礼乔,原天津无缝钢管公司工程师,因修炼法轮功被多次非法拘留、劳教和判刑。在非法劳教期间,他被其工作单位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非法解除劳动合同,黄礼乔于二零一零年四月对天津钢管公司提出诉讼,天津东丽法院于2010年6月21日受理此案,2011年6月13日开庭审理。在法庭上,黄礼乔依照国家宪法、法律据理陈述了公民有信仰自由,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非法解除他劳动合同是对公民信仰自由和人身权益的侵害,要求公司恢复他的工作赔偿损失。被告方天津钢管集团公司理屈词穷。但是东丽法院天津市“610办公室”人员幕后指使下,迟迟不予结案。

天津市公安局警察背地里监视跟踪黄礼乔,2012年4月7日,黄礼乔在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跟踪人员绑架。同年五月,黄礼乔开始绝食抗议对他的迫害,遭到野蛮灌食。9月26日,天津市河北区法院对黄礼乔非法判刑七年。

救丈夫 葛秀兰多方申诉遭刁难

面对丈夫遭受的不公,葛秀兰继续向各职能部门申诉,顶着压力为营救丈夫而奔走。她聘请了正义律师,为遭受非法庭审的丈夫做无罪辩护 。当她带着律师到天津市河北区检察院时,突然检察院牌子上的“执法为民 公正廉洁”的“公”字掉下一块。“公”字不“公”,天意在告诫人们,世间必有冤情。

然而天津市一中法院不顾律师有理有据的正义辩护,冤判黄礼乔,并驳回黄礼乔的上诉,维持原判。那日暴雨倾盆,温度变得奇冷,苍天在为大法徒遭受的冤屈而哭泣。

2012年10月8日,黄礼乔在绝食五个月后被查出得了肺结核。第三天就被劫持到天津西青监狱。葛秀兰为丈夫的安危焦虑万分,11月8日赶到西青监狱,监狱大队长张辉和副大队长王欣说:“如果你想探视黄礼乔,需要天津市里的维稳办、政法委、监狱局等所有部门的批准”。

2013年1月10日接见日,葛秀兰再次来到西青监狱。监狱仍不让她接见丈夫,她质问监狱,这是哪家的法律规定,监狱负责人王欣说:“不让你接见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爱找哪找哪,爱上哪告上哪告”。说着撕扯葛秀兰的衣服把她推出来。

2013年的新年,葛秀兰是在对丈夫的思念担忧中,孤独度过的。但是正月初九月牙河派出所片警就来到葛秀兰家查抄,葛秀兰心中悲戚,含泪说:去厨房看看吧,我家的年货只有几棵白菜和三根葱了。

4月11日葛秀兰再去西青监狱,张辉说:你去找政法委610,拿批条才能接见,还推说就这形势。

2014年1月16日葛秀兰找到了政法委,接待人员却说:政法委的人任何信息都不能外漏,电话和相关材料都没有,也不给通报。

港北监狱继续作恶 葛秀兰继续申诉

2014年3月15日,绝食近两年的黄礼乔被劫持到港北监狱。港北监狱仍然不让葛秀兰接见丈夫。葛秀兰在向监狱局信访办投诉无果的情况下,于2014年6月向政法委和监狱局、司法局分别递交了投诉书。

葛秀兰在投诉书上说道:在丈夫黄礼乔被非法判刑关押以来,两年间天津西青监狱、滨海监狱借口政法委有规定,一直都不让她接见丈夫,并封锁消息,使她无法从监狱那里得到有关她丈夫身体健康状况的任何信息。但有消息证实绝食近两年的黄礼乔身体状况堪忧,而她在与监狱狱警交涉时,对方闪烁其词的回答也都透露了这一点。对此葛秀兰非常担忧丈夫的生命安全。她曾要求滨海监狱七监区大队长如实描述黄礼乔的身体状况,对方却不见她。而她每次到监狱要求见丈夫,都被狱警蓄意录像。为此她对天津西青监狱、滨海监狱有关责任人投诉。要求追查监狱有关责任人玩忽职守、欺骗家属、隐瞒事实真相的行为,并要求监狱释放黄礼乔回家调养身体。

但是投诉书递到司法局,在那里葛秀兰碰到一黄姓工作人员,大吼大叫朝她嚷嚷,说:看哪个律师敢接你们家的案子,吓死他。

在监狱管理局信访处,刘源和倪某二人给她的答复是:他们认同监狱不让接见是合法的,让葛秀兰上检察院去告监狱和管理局。

7月29日,葛秀兰去检察院投诉,天津市二分检信访人说:为什么不让见,应该让见。又说:这是监狱系统举手之劳的事,如不放心让人跟着监听就可以,他们这不受理。

8月12日,葛秀兰再次去港北监狱,见到狱政科长刘某,42岁,1972年生属鼠,要求对方就投诉书事项做解答,要书面答复。

8月27日下午3点钟,葛秀兰到监狱找了信访闫主任,闫某给她看了答复书,上面写到:不允许葛秀兰接见丈夫,是依据《天津市监狱管理局关于加强法轮功罪犯监管改造工作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七款规定,此规定禁止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与同样修炼法轮功不“转化”的家人接见。他声称:他处警察都文明执法,不存在打骂虐待。

葛秀兰说:法轮功学员李希望被关进来10天就被迫害死了,这里发生这么残忍的事,滨海监狱早就恶名远扬了,没法相信你们的文明执法。这项规定的法律依据又是什么?

闫某狡辩说:你进来过吗?你看到了吗?别听传言。他又说:你跟李希望是什么关系,我再回答你。现在只谈黄的事。

葛秀兰回答说:李希望在这迫害死了,我丈夫也在这,你们不让我们夫妻相见,我不放心。

上访复查成一纸空文

葛秀兰经过2小时的交涉,拿到了这份所谓的书面答复,不过是中共当权者和追随者凌驾于法律之上,党大于法、权大于法的违法行为。但是面对强权暴政,这位柔弱的女子表现了超出寻常人的坚强意志。

9月24日她到监狱管理局递交了群众上访复查意见书。要求监狱管理局对滨海监狱以权代法,违反宪法、法律,欺骗家属、渎职等行为予以复查。而监狱管理局负责人张春波依照所谓《规定》,对葛秀兰的诉求“不予支持”。

葛秀兰不服,11月17日去司法局递交了复核书,但司法局负责人王国华则以“维持监狱局复查意见。此意见为信访程序终结意见”推托了事。

葛秀兰继续为丈夫申冤奔走,至今已上访三年。 2015年3月2日,她再次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20/救夫申诉三年-天津葛秀兰遭绑架-306472.html

2015-03-14: 天津法轮功学员黄礼乔之妻葛秀兰3月2日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14/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06239.html

2012-05-01: 艰难的诉讼之路——天津无缝钢管公司工程师黄礼乔的苦难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艰难的诉讼之路-256505.html

2011-01-15: 黄礼乔在天津双口劳教所遭野蛮迫害

天津法轮功学员黄礼乔于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被警察绑架,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五日被投入双口劳教所,遭到野蛮的殴打折磨。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下午,法轮功学员黄礼乔正在上班,天津红桥区大胡同派出所恶警勾结天津钢管集团公司公安处恶警将黄礼乔绑架,非法关进红桥区看守所。

当天上午,黄礼乔的妻子葛秀兰及姐姐葛秀菊与姐夫刚守同(未修炼法轮功)正在天津市红桥区大胡同经营自己的商店。突然,大胡同派出所恶警杨志勇、单学江闯进店内,将他们三人绑架。恶警抢走了他们新买的DVD电视一体机、随身携带的现金三千多元及店内的周转资金一万两千多元,并将他们非法关进红桥区看守所。接着恶警分别对葛秀兰和葛秀菊进行非法抄家。在葛秀兰家抄走两千五百多元现金和一些私人物品、大法书籍;在葛秀菊家抄走七万六千元现金和一台电脑。随后不修炼的刚守同被释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5/黄礼乔在天津双口劳教所遭野蛮迫害-234909.html

2009-01-20: 天津大法弟子舒艳梅、葛秀兰、葛秀菊、黄礼乔被非法劳教

天津红桥区大法弟子舒艳梅(音)于零八年九月底在河东区讲真相时被绑架,已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现被关押在天津板桥劳教所。

大法弟子葛秀兰、葛秀菊于零八年四月在天津市红桥区大胡同被绑架,后被分别非法劳教一年半及一年零三个月,现被非法关押在天津板桥劳教所。

天津大法弟子黄礼乔于零八年四月在大无缝钢管厂被绑架,现被劫持到天津双口劳教所非法劳教。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20/193851.html

2008-10-12: 天津市河东区大法弟子黄礼乔、葛秀兰被非法劳教

天津市河东区大法弟子黄礼乔被非法劳教两年,葛秀兰非法劳教一年半,详情待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2/187557.html

2008-04-25: 天津黄礼乔、葛秀兰、葛秀菊、小刚被绑架

2008年4月20日,天津法轮功学员黄礼乔、葛秀兰夫妇与法轮功学员葛秀菊及丈夫小刚(未修炼法轮功)在大胡同其自己的摊位被恶警绑架到红桥分局,恶警并非法抄家。有知情者速补充近况。

近来天津市各区法轮功学员均不同程度遭到骚扰,据当时骚扰恶警讲奉上级命令要入户盘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5/177176.html

河东区联系资料(区号: )

2019-06-27: 天津市河西区公安分局
国保大队大队长:齐波办:022_23127155
国保大队科长:苑春光:13902083118、022-23394890、022-23127155
天津市河西区“610办公室” 022-60956065

市政法委:022-23325406、日022-23327097、夜022-23325294
传真:022-23307259
市610防范办:022-83607317

天津越秀路河西分局:022-28134451

天津市河西区看守所:022-28382153 、:022-28382153、13821669990

天津市河西区法院:
电话:022-58313707.022-58313750
咨询电话:022-58313750、022-58313751
24小时投诉电话:022-58313698
院长李川 18522670272
副院长钱天彤18522673679
副调研员白元初18920121703

2018-12-19:东新派出所 2224372771
所长 宋新峰 13820123131
政委 张豁然 13642062376
副所长 张磊
景洪记 13902099933
姜绍敏 15222785158
刘树旺 15822257191

河东分局
局长 李明海 13802081208
王毅 政委 13920417906
殷金星 副局长 13120700680
13820255198
李广海 副局长 13612048925
国保支队
支队长:刘春生 13821552658
副支队长:罗学锋 13212230008
祁峰 13820890999

天津市河东区委政法委、610
常务副书记 马立岗 13820533666
政治工作办公室主任 李霞 13332079611

天津市河东区看守所
所长:高向羽 13920825320
朱志勇 13821832283
副所长:高波 2224513019
副所长:卜长丰 1392052799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