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6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天津 >> 河东区 >> 黄礼乔(黄理桥,黄礼桥), 男, 44

黄礼乔(黄理桥,黄礼桥)
黄礼乔(黄理桥,黄礼桥)
个人情况: 天津无缝钢管公司能源部工程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天津市河东区
有关恶人: 恶警三大队吴明星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七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10-10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黄礼乔(黄理桥,黄礼桥) 葛秀兰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7-01: 黄礼乔在天津西青监狱遭殴打 死里逃生
天津无缝钢管公司工程师黄礼乔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受三次劳教和两次拘留的迫害后,于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再次被绑架,并于九月二十六日被非法判刑七年,非法关押于天津西青监狱,后转到天津滨海监狱。

将近五年,天津狱方一直不准黄礼乔的妻子葛秀兰接见。葛秀兰奔走于司法局、监狱管理局、监狱之间,申诉多年无果。为此葛秀兰寄信给监狱管理局,向监狱管理局申请不让家属会见规定的信息公开。司法部门无从抵赖。在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夫妻终得一见。

当事人黄礼乔,二零一二年十月十日至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四日在天津西青监狱五监区二分监区被关押期间遭受暴力殴打,九死一生。

为了掩人耳目,监区把当事人单独关押在一间屋子里,成立了一个由当时在押犯人组成的酷刑小组。

组长:五监区二分监区杂役:罗昊(天津市红桥区人,二零一三年底改判十九年五个月,后转至别的监狱。)
组长:李鹏(内蒙古人)
组员:

早六点至十四点迫害人员:刘辉(河北省人),韩文亮(河北省人),韩波(天津市和平区人,二零一三年韩文亮释放后,代替韩文亮)

十四点至二十二点迫害人员:孙金永(河北省人),孙鹏(辽宁抚顺人)

二十二点至早六点迫害人员:冯可仁(东北人),丁某某(山东省人)

当时监区主管大队长:张辉,王鑫;主管中队长 : 国禹;小队长:谷某某,张某某

下面是当事人黄礼乔诉述当时的遭遇,令人闻之泣血:

我被单独隔离之后,不分昼夜的每天四肢被大字形拉开捆在床的四角,罗昊不高兴时,孙金永就用绳子将我的四肢捆紧,死死地拽在四角,我能听到骨头错位,撕扯肌肉的声音。我疼的一次次昏死过去。

刘辉和韩文亮在我被绑在床上的时候,还不止一次殴打我的大腿和胃部。刘辉和韩文亮有时觉得我在床上被拉紧的力度不够,把我从床上拽起来,用绳子捆紧我的双腿和双肩将我固定在铁椅子上,用牙刷在我的腋窝和两肋上搓动,撕心裂肺的疼痛使我气都喘不上来。

留给我刻骨痛苦的是以下两次暴力殴打经过:

二零一三年三月的一天,大约中午十一点左右,罗昊来到屋子里,告诉孙金永给我用刑,孙金永在床的四角绑紧我的四肢,孙金永和李鹏开始暴打我的双腿和胃部,见我能够扭动挣扎,罗昊用透明胶带将我小腹部位缠在床上,李鹏和罗昊继续暴打我的双腿和胃部,我疼痛的全身痉挛,可是我的小腹被牢牢地缠住,连痉挛的空间都没有。这样持续了大概十分钟,我头顶的门口有人将罗昊叫了出去,我看不到是谁,只是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告诉罗昊这样会把人打死,罗昊回来解开了透明胶粘带,罗昊又和孙金永打了我大概十分钟,累了才走出屋子。

大约一个月以后的一天,大概中午十一点半左右,罗昊来到屋子里,告诉孙金永和李鹏给我用刑,他们用同样的方法再次暴力殴打我,只是这次持续殴打我超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殴打后,罗昊和孙金永将捆绑我四肢的绳子解开,把我从床上拖起来双手向后,绳子拴住手腕,吊在窗户上,双脚离地,罗昊告诉孙金永这地方监控照不到,这叫“燕子飞”。由于巨大的疼痛,我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来时躺在地上。见到我醒了,罗昊和孙金永又开始暴力踢踹我的双腿和胃部,我的五脏象裂开了一样疼痛,打累了,刘辉和孙金永将我拖回到床上,捆住我的四肢拉向床的四角。我开始大口的吐血,床上、地上贱满了血。吐完血,我告诉他们我可能扛不过去了,孙鹏解开了我的四肢。

我几次经受的死里逃生的暴力殴打,当班的小队长均是谷某某。

我被暴力殴打后的一些天,我被关押的房间外格外的安静,看管我的人在私下议论,市里来的人一直在西青监狱每天看我房间的监控,看我是否能从死亡中活过来,我脱离危险期后,市里来的人才离开。

两个月后五监区的主管中队长国禹等人拉我到天津新生医院拍了两张CT。我被暴力殴打险些致死的事不了了之。

关于黄礼乔遭受的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文章《工程师陷冤狱 夫妻五年后终相见》、《天津工程师被非法判刑七年 被迫害患肺结核》、《黄礼乔在天津数个劳教所辗转遭受残忍迫害》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黄礼乔在天津西青监狱遭殴打-死里逃生-389406.html

2019-04-14:天津法轮功学员黄礼乔结束7年冤狱回家
4月6日,黄礼乔结束7年冤狱,离开天津滨海监狱(原名港北监狱),回到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14/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85117.html

2018-07-15: 天津工程师黄礼乔再陷冤狱 妻子申冤六年多

在丈夫生日那天,葛秀兰到天津滨海监狱送去九朵圣洁的百合花。为能把花送入狱门让丈夫心情好些,葛秀兰在狱门前托花站了一上午,终于感动狱警把花拿进狱门。天津工程师黄礼乔再次身陷冤狱至今六年多了,妻子葛秀兰表示将继续为夫申冤。

黄礼乔一九八八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天津市无缝钢管公司工作,是单位的技术工程师。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疾病全消,是单位公认的好人。因不希望有学历人才流失,厂里与他签订了无期限合同。黄礼乔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后屡遭迫害,多次在天津市双口劳教所等处遭受“电棍电、大木板毒打、抻床、吊铐、长期不让睡觉”等种种酷刑折磨,曾两次被迫害成危险的尿毒症。

在被非法劳教期间,他被工作单位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非法解除劳动合同,黄礼乔于二零一零年四月对天津钢管公司提出诉讼,天津东丽法院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受理此案。法官同情但表示自己说了不算,该案久拖未决。期间,黄礼乔还曾找到市政府、人大、天津市公安局等多个信访部门申诉冤情,并找到第三次受迫害的责任单位天津市红桥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胡同派出所等部门递送申诉书,要求归还自己被非法抢走的财物,并控告相关办案警察的违法犯罪行为,还曾给天津市政法委下属的610办公室打电话,要求纠正对自己的非法劳教等违法行为。

黄礼乔遭到天津警方报复,在天津610办公室人员幕后指使下,警察背地里监视、跟踪黄礼乔,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黄礼乔在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跟踪人员绑架,非法关押在天津市河北区看守所。同年五月,黄礼乔开始绝食抗议对他的迫害,遭到野蛮灌食,致命危,坐在轮椅上被非法庭审。九月二十六日,天津市河北区法院对黄礼乔非法判刑七年,非法关押于天津西青监狱,后转到天津滨海监狱。

在河北看守所期间,黄礼乔受到一种绞肉的酷刑,当时黄礼乔的双手戴着手铐,看守所人员把黄礼乔右手的手铐铐紧后,一只手抓住手铐,另一只手抓住黄礼乔的右手,左右转动,导致黄礼乔右手腕受伤,戴在黄礼乔右手的手铐深深的陷入黄礼乔右手腕的皮肉中,随后几天,黄礼乔右手腕的伤口感染化脓,直到现在还有深深的伤疤。

黄礼乔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日被迫害生命垂危,在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不符合看守所关押条例的情况下,河北法院于九月二十八日依然强行把黄礼乔转入西青监狱传染病毒最密集的肺结核监区。而西青监狱在十月十日收到用担架抬入狱门的黄礼乔,在他生命如此垂危的情况下,对他实行灭绝性的酷刑。西青监狱少则几人,多则十几人包夹他一个人,他们把黄礼乔用绳子绑在床上,双手和双脚被绑在床的四个角上,人根本就没有反抗能力,然后他们暴打黄礼乔的双腿和胃口,这个过程持续有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然后他们松开绳子,把黄礼乔的双手背后,吊在窗户上,当时黄礼乔已经失去知觉。当黄礼乔醒来后已经躺在了地上,然后他们对黄礼乔又进行暴打,打的黄礼乔吐了很多血。

入狱以来,黄礼乔继续申诉,多次向狱方递交申诉状,均被狱方扣压。黄礼乔的妻子葛秀兰申诉多年,奔走于司法局、监狱、监狱管理局之间,饱受所谓执法人员的刁难、恐吓,并被非法拘禁二十五天,将近五年的时间不准她与丈夫相见。为此葛秀兰向监狱管理局发出了信函,要求申请不让家属会见规定的信息公开,司法部门无从抵赖,最终黄礼乔在陷冤狱五年后,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下午夫妻终得一见。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下午,黄礼乔的家属陪同律师来到滨海监狱会见黄礼乔,将为黄礼乔代写的申诉状(申诉自己无罪)交与他审阅、签字,律师问及黄礼乔有没有受到酷刑之类的话,立刻遭到旁边的五个狱警(包括狱政科刘辉、李津和八监区的三名狱警)阻止,都不让黄礼乔回答。

三月二十二日上午九点,律师和黄礼乔的家属拿着有黄礼乔签字的诉讼状到天津第一中级法院诉讼大厅申诉立案。五月十九日,黄礼乔的家属到天津第一中级法院询问黄礼乔申诉的立案情况,被告知此申诉已经于五月二日立案。五月二十二日,黄礼乔的代理律师卢亭阁与负责法官联系后得知,一中院正在对此案是否启动再审进行审查。负责立案的法官是侯金砖。

天津高级法院于八月二十八日日在审监厅立案,负责立案的法官赵英。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四日在天津高院第三法庭,法官,黄妻与律师就此案约谈。

约谈结束后,黄礼乔妻子就法官提出的问题向天津高级法院、审判委员会及法官邮寄了丈夫这些年的经历所写的陈述意见书,希望法官你能冲破偏见,善念善行,拥有美好未来。

此申诉立案近三个月,于十一月二十二日被驳回,黄礼乔至今仍然身陷冤狱。

黄礼乔妻子葛秀兰在给法官陈述意见书中说: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四日,下午在天津高级人民法院第三法庭就黄礼乔身陷冤狱申请再审之事,和法官见面了。当法官问我除了申诉书上这些之外,还有什么可补充的新证据时,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后法官转与律师交谈后,面谈结束。

“回家后,就思索着电影片段里的庭辨证据:刀、枪、棍、棒、毒品、枪支,他们就把作案工具当证据来辩论。回忆黄礼乔所作所为也没证据证明他犯罪,而稀里糊涂就被人送进冤狱受尽酷刑,我看了下裁决书上写的所谓证据,是在家中拿走的我学习用的大法经书,和网上的一些期刊。这些东西还是我的,那时黄礼乔没时间看这些,只是看电子书和在电脑上阅读文章。

黄礼乔受尽了冤屈。判定一个人是否有罪,就看他在世上的所作所为是否破坏了人伦,伤害了他人。事情的历经过程中,每个人咋做的,不就是最好的判案证据吗?

“所有遭遇的这些只是为了救人,挽救和保留灵魂深处生命本源上不可泯灭的那份真。一个生命失去真之后,就会谎言、欺骗、奸诈、利用手中的权力,为害一方,使社会各行业造假泛滥,遍布到生活中的衣、食、住、行。

“二零零八年,我和黄礼乔被构陷并分别被非法关押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和天津双口劳教所。天津市劳教委的处长李克栋和双口劳教所三大队队长吴明星,在对黄礼乔非法施加种种酷刑后,无法迫使达到让黄礼乔顺从他们的说法,昧着良心撒谎。二人两次专程到板桥女子劳教所,妄图迷惑我,让我帮助他们打击黄礼乔

“当时我对他们说了这样一段话:道德比法律更重要,法律是建立在道德之上,但以道德为基础。任何没有道德的法律,是邪法。法有法的威严,作为一个法律工作者,自己都不遵守自己所执行的法律,此法名存实亡。它只是当权者手中打人的棍子,杀人的工具,圈钱的套路。

“第二次他们来板桥劳教所对我施压时,李克栋问我:葛秀兰,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我回答:不是暗无天日的阴曹地府,阳光还能照进来,这里所发生的一切早晚会暴露在阳光之下,生活在天地之间的人得受天地法的约束,包括世上的极权者。

“当这二人无理可讲时,马上变脸:这是强制单位,你进门不喊报告就是错!二人急匆匆离开谈话室,密令板桥劳教所下黑手,把我独自调出,在我的饮水中,投入破坏神经的毒药,导致我差点死亡。最无法让人理解的是,让吸毒犯和卖淫者指导我的一言一行和一举一动。这是什么逻辑?

“二零零九年底,我走出劳教所。二零一一年春,听到消息说被他们指使利用的板桥女子劳教所三大队大队长张春艳暴病身亡,留下一个可怜的七岁女儿无人照料。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走了,我当时为什么没再多善劝她几句呢?

“还有一次,在与劳教所中队长谈话时,偶然中提到这里的劳教人员是失去生活来源的人,她们的日常花销靠的是亲朋的捐赠,劳教所里的小卖部不交房租不纳税,商品却高出市场许多倍这一不合法现象后,劳教所因而对我进行报复,那一次差一点惨死在它们手中。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这些,依照正常人的做人底线,根本无法相信这种人渣败类会在世上如此猖獗,这还是能用语言说出来的,其中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摧残,是外人无法想象的,这些年我丈夫承受的非人折磨更让人无法接受。他是一个八八年大学毕业就投入天津无缝钢管公司筹建中的开朝元老,一名技术工程师,一直诚信守约,从未想跳槽,和公司签订的无期限合同,在二十年后的二零零八年,一个大型央企,在黄礼乔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却背信弃义,违约。用最不光彩的手段,诱骗一个脱离社会,在家养病的人,黄礼乔的弟弟签字单方面解除了黄的劳动合同,而幕后的黑手却是一个非法组织——“610”。这群流氓小人们,无孔不入的扰乱社会治安,破坏正常的生活学习秩序。在他们的操控下,有些人无法无天,无恶不作,无所不用其极,在黄礼乔身陷冤狱的五年多来,监狱对他酷刑折磨、非法剥夺申诉权、欺骗家人、刁难律师、阻止我们夫妻正当会见长达五年时间。

“我无法再叙述下去了,还是请法官亲自去调查了解,这也是查明案件真实情况的需要,让我们共同还原事实真相。”

黄礼乔妻子葛秀兰说,“比生命还重要的是人的真性,本源不可质变,成仁守义有怜悯之心,是因为心中有善才做到的,人守真有善,遇事就能有忍让的高尚品德。像我这样从小生活在农村,小学都没念完,身躯瘦弱的弱女子,如果不是动了我做人的根,我是不会在这生死的恐惧中,依然坚持走到今天的。 ”

葛秀兰表示,将为丈夫沉冤申诉到底,希望善良的人们伸出援手,给予正义的支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15/天津工程师黄礼乔再陷冤狱-妻子申冤六年多-371046.html

2017-05-29: 黄礼乔狱中申诉 天津中级法院立案

五月十九日,天津法轮功学员黄礼乔的家属到天津第一中级法院询问黄礼乔申诉的立案情况,被告知此申诉已经于五月二日立案。五月二十二日,黄礼乔的代理律师卢亭阁与负责法官联系后得知,一中院正在对此案是否启动再审进行审查。负责立案的法官是侯金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29/黄礼乔狱中申诉-天津中级法院立案(图)-348867.html

2017-03-27: 天津黄礼乔狱中申诉 向中级法院申诉立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7/天津黄礼乔狱中申诉-向中级法院申诉立案(图)-344806.html

2017-01-19: 工程师陷冤狱 夫妻五年后终相见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葛秀兰近五年来第一次见到身陷冤狱的丈夫。想起这五年中无数个接见日的无数次等待,高墙阻隔一千七百三十个日夜难见夫君一面的场景历历在目……

天津工程师、法轮功学员黄礼乔二零一二年四月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七年,押于天津西青监狱,后转到天津滨海监狱。将近五年,狱方一直不准黄礼乔的妻子葛秀兰接见。葛秀兰奔走于司法局、监狱管理局、监狱之间,申诉多年无果。为此葛秀兰寄信给监狱管理局,向监狱管理局申请不让家属会见规定的信息公开。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葛秀兰收到了来自天津市监狱管理局署名签发的ems快递,里面有一封加盖天津市监狱管理局公章的信函,回复葛秀兰:没有她申请公开的相关规定。也就是说五年来一直不准葛秀兰会见丈夫的天津滨海监狱一直在违法。

家属要求信息公开 司法部门无从抵赖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六日,葛秀兰向监狱管理局发出了信函,申请不让家属会见规定的信息公开。次日经网上查询:监狱管理局收发室签收。十一月三十日,葛秀兰找到监狱管理局问信收到与否,对方让找信访,信访处倪先生说收到了。于是她就继续等回复。

国家法定信息公开回复,需在十五个工作日内书面答复。然而一个月后,不见答复。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日 下午,葛秀兰又去监狱管理局信访处询问,结果对方又改口说:没有收到信,上次说收到是看错了。

十二月二十一日,葛秀兰再打电话到信访处问,回答又说查不到信件何人取走。第二天,葛秀兰又亲自去监狱管理局信访处查寻,对方只好让她再递交一份。于是葛秀兰又当面递交了一份信息公开申请。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葛秀兰给监狱信访打电话,要书面答复。倪某说申请的信息公开不在政府信息公开之内,不给书面答复,只让口头回复你。说完,倪某匆忙挂断电话。

无奈之下,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葛秀兰又给天津司法局邮寄了<信息公开申请>。

不知是天津市司法局不愿承担责任,还是监狱管理局迫于现政府“依法治国”的压力,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葛秀兰终于收到了内有署名天津市监狱管理局的ems快递,里面是关于葛秀兰要求信息公开的书面答复书,承认五年来不许葛秀兰会见丈夫的所谓“相关规定”,根本就不存在。

滨海监狱被迫同意家属会见

第二天,恰逢滨海监狱非法关押黄礼乔的监区接见日。

上午十点,葛秀兰拿着监狱管理局的书面答复,找到滨海监狱驻检办反映情况,结果却是狱政科长刘辉出来接待。

葛秀兰说:我找的是检察院驻监狱检察官。
刘辉竟然回答:找谁也得通过我。
葛秀兰问:驻检不是一个独立的部门吗?监督你们的吗?
刘辉问:找驻检什么事?
葛秀兰说:你们不让我见家人,依据的法律条例我申请信息公开,竟然说没有此条。就是说这么多年不让我夫妻二人相见的法条并没有。
刘辉抵赖说:有。
葛秀兰说:你说有,监狱管理局说没有,那你把此文件请出示出来。

刘辉慌了,忙问:管理局怎么答复的…是口头还是书面?
葛秀兰说:有文件。于是葛秀兰拿出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

刘辉提出想复印此文件,由于无法相信刘辉的为人,葛秀兰不允,说此文件是给驻检的。刘辉当即打电话给驻检主任章泊,问可否让他代收转交。无奈之下,葛秀兰把文件给他,让他转交。

刘辉让葛秀兰回家等答复,葛秀兰说:不行,今天是新年前的最后一个接见日了,这么多年不让我二人相见的法条没有,今天这个日子不能拖过去。

刘辉只好说:今天下午一点去窗口会见。葛秀兰问:找谁他们都互相推诿,不接证件,是不是你的命令?刘辉诡辩:你去看看,也许人家可怜你,让你见。

五年等待 等来的短暂接见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时间已接近十一点,因为这么多年狱方一贯的做法就是躲闪推诿,见不到人。葛秀兰就直接到会见窗口,狱政科李副科长在,葛秀兰给他看了信息公开答复文件,李让她下午一点来。

下午一点葛秀兰到监狱会见窗口递交身份证和结婚证,狱警没有马上给她办理会见手续,让等会儿。这一等,就是三九天寒风中的两个小时。

看到狱门外的八监区所有会见家属都已经进去和家人会见了,很多已经会见完毕陆续出来。想起这五年中无数个接见日的无数次等待,葛秀兰此刻的心情无以言表。

“太冷了”,葛秀兰面向窗口说了一句,“给我办吧?”

将近两个小时了,狱方终于对她说:见见吧,快过年了。

为避免狱方以后推诿、设阻,葛秀兰要求办理正常的会见手续。狱方只好给她办理了原本四五年前就该给家属的“亲属会见证”。

下午三点以后,八监区大队长尚某把葛秀兰带到一个屋子里,假惺惺地说:你高兴坏了吧?我们为你逐级上报申请,才让你能见了。葛秀兰正言说道:“五年了,你们不让我们夫妻相见,昨天监狱管理局给我下文件了,本应正常会见的权利被你们剥夺了五年,我有什么好高兴的!我啥心情你知道吗?”

在里外都有警察和犯人身旁监视,并有人手持摄像机的情景下,葛秀兰终于见到了丈夫黄礼乔。她用佛家的礼节向黄礼乔双手合十,说:见你一面太难了,我给你写的信收到了吗?黄礼乔说会见前刚给他。葛秀兰问:有几人包夹你?黄礼乔答:四人。

黄礼乔问:我写给你的信收到了吗?葛秀兰惊愕,回答:一封也没有收到。黄礼乔又说:我写了几十封申诉状,申诉材料你管刘辉要,他说帮我转交。

葛秀兰听闻,告诉他:刘辉骗你,他就当着我给你请的律师的面把你申诉材料拿走了,没有给律师,他控制你的申诉权。

黄礼乔还告诉葛秀兰:他的所有东西都被西青监狱五监区大队长张辉拿走了,包括他的裁决书也一起被他拿走了。

最后黄礼乔问:下个月还来吗?葛秀兰答:来!

就这样,短短的二十分钟,五年来的第一次会见,葛秀兰与丈夫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狱方终止了。

背景资料

黄礼乔,原天津无缝钢管公司工程师,因修炼法轮功被多次非法拘留、劳教和判刑。在非法劳教期间,他被其工作单位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非法解除劳动合同,黄礼乔于二零一零年四月对天津钢管公司提出诉讼,天津东丽法院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受理此案,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开庭审理。在法庭上,黄礼乔依照国家宪法、法律据理陈述了公民有信仰自由,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非法解除他劳动合同是对公民信仰自由和人身权益的侵害,要求公司恢复他的工作赔偿损失。被告方天津钢管集团公司理屈词穷。但是东丽法院天津610办公室”人员幕后指使下,迟迟不予结案。

天津市公安局警察背地里监视跟踪黄礼乔,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黄礼乔在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跟踪人员绑架。同年五月,黄礼乔开始绝食抗议对他的迫害,遭到野蛮灌食。九月二十六日,天津市河北区法院对黄礼乔非法判刑七年。非法关押于天津西青监狱,后转到天津滨海监狱,四年多一直不准葛秀兰接见丈夫。

为此,黄礼乔的妻子葛秀兰申诉多年,奔走于司法局、监狱、监狱管理局之间,饱受所谓执法人员的刁难、恐吓。并于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在天津公安局长赵飞指使的绑架案中,被天津市局警察伙同天津市河东区塘家口派出所警察绑架,由于没有葛秀兰的下落,不得已,葛秀兰姐夫以葛秀兰“失踪”为名,到塘口派出所报案,塘口派出所拖延了半个月才说出实情,并非法拘禁她二十五天。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五日,葛秀兰陪同两位律师,到滨海监狱,要求接见黄礼乔。滨海监狱狱政科刘辉科长以法院没有对申诉案件立案为由拒绝会见,两位律师和葛秀兰来到天津市监狱管理局,遭受一番折腾后,监狱管理局让律师去监狱办理会见,律师看到他们在会见信上写了“请滨海监狱狱政科协助办理会见”,这样律师才见到黄礼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9/工程师陷冤狱-夫妻五年后终相见-341016.html

2016-12-18: 天津河北区法院刁难律师阅卷

十二月十三日上午十点,法轮功学员黄礼乔的代理诉讼律师为调取案卷,在黄礼乔妻子陪同下,来到黄礼乔被非法判刑一案的一审法院——津市河北区法院。

负责接待的是档案室一位女性工作人员,她在查看手续,问明案情后,说要主办法官签字同意才行,遂取出一表格,让填好后找主办法官签字。

律师听闻,感到此无理要求荒谬至极,表示此做法:全国罕见,闻所未闻!对方置之不理,说是内部规定。律师就向她索要此规定。她说:找庭长。律师又联系庭长,庭长答复:就这规定,不服找信访!

下午一点三十分,律师准时到法官办公楼,十五分钟后,主办法官李金柱下来接待,问明来意,拿着律师的手续上楼汇报,一会儿下来说让律师回去等答复,他们要研究。律师坚持当天要结果。李金柱只好又上楼汇报。

过了一会儿,李金柱下来,却又说要请示,然后去了另一楼,很长时间后下来说可以。这期间律师却接到了他居住地——石家庄市司法局律管处长电话,警告律师:要讲政治,不要乱来。律师在电话中依法向对方申明立场,保证依法办案。显然因办理此案,律师受到了威胁。

来到档案接待处,法官李金柱答应了律师拷贝电子版的要求。之后,那位女工作人员竟然要求律师留下委托书原件,律师指出这种要求没有法律依据。对方说是内部规定。律师又去质问庭长,该庭长竟然又答复:你可以找信访!

黄礼乔,原天津无缝钢管公司工程师,因修炼法轮功被多次非法拘留、劳教和判刑。在非法劳教期间,他被工作单位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非法解除劳动合同,黄礼乔于二零一零年四月对天津钢管公司提出诉讼,天津东丽法院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受理此案,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开庭审理。在法庭上,黄礼乔依照国家宪法、法律据理陈述了公民有信仰自由,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非法解除他劳动合同是对公民信仰自由和人身权益的侵害,要求公司恢复他的工作赔偿损失。被告方天津钢管集团公司理屈词穷。但是东丽法院天津市“610办公室”人员幕后指使下,迟迟不予结案。

天津市公安局警察背地里监视跟踪黄礼乔,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黄礼乔在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跟踪人员绑架。同年五月,黄礼乔开始绝食抗议对他的迫害,遭到野蛮灌食。九月二十六日,天津市河北区法院对黄礼乔非法判刑七年。非法关押于天津西青监狱,后转到天津滨海监狱,四年多一直不准葛秀兰接见丈夫。

为此,黄礼乔的妻子葛秀兰申诉多年,奔走于司法局、监狱、监狱管理局之间,饱受所谓执法人员的刁难、恐吓,并被非法拘禁二十五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8/天津河北区法院刁难律师阅卷-339075.html

2016-11-22: 律师要求会见黄礼乔 天津司法部门刁难

十一月十五日上午,法轮功学员黄礼乔的妻子陪同两位律师,持黄礼乔签署的委托书及会见信直接来到滨海监狱,要求接见黄礼乔。黄被冤判七年,被非法关押在天津滨海监狱已长达四年多,监狱一直不准家人接见。

滨海监狱狱政科刘辉科长以法院没有对申诉案件立案为由拒绝会见,依据是司法部二零零四年关于律师会见在押犯的暂行规定第四条。律师指出一、其对第四条理解存在问题,二、此规定第四、七条因与《律师法》、《刑诉法》等上位法有抵触而无效,三、律师会见在押人员应比会见看守所在押人员更宽松。但刘辉以自己只管执行为由仍然拒绝。

下午,两位律师和黄礼乔的妻子来到天津市监狱管理局,联系狱政处寻求说法,孙福来科长说此事自己作不了主,要请示刘处长,刘开会不在,让明天上午再来。

十一月十六日上午八点三十两位律师和黄礼乔的妻子一行来到监狱管理局,九点孙福来下来拿一本法律书,要在门卫处理,其中的卢庭阁律师要求依法约见处长,结果,孙福来带卢庭阁律师一人去办公室,孙福来要复印卢律师的证件和材料,卢律师要求打收条,孙福来答应。孙福来复印后,去了处长办公室,又回来复印一遍,又去处长办公室,后让卢律师去监狱办理会见,卢律师看到他们在会见信上写了“请滨海监狱狱政科协助办理会见”,刘德明签名。最后卢律师向他们要收条,他们却矢口否认,卢律师听闻愤怒的与他们大声争辩。

下午一点半,两位律师和黄礼乔的妻子依电话约定来到滨海监狱,刘辉科长又提出违法要求:要全程录像,时间不超二十五分钟,谈话内容只限申诉。

会见室,隔着铁窗,里面四名警察围着黄礼乔,一个手拿微型录像机专职拍摄,其他几个则面露凶相,怒目而视。但黄礼乔正念很强,没穿囚服,没戴刑具,这让警察很无奈。外面,刘辉与警察李某和另一名五十岁左右的老警察围着律师,给人一种“深入虎穴”的感觉。

卢律师提出强烈抗议,要求撤下多余人员。刘辉置之不理,会见在他们的干扰下艰难进行,刘辉及里面的警察多次打断黄礼乔的陈述,干预黄礼乔的陈述内容。卢律师又多次提出抗议,他们不仅不理,还以停止会见相威胁。在核实和询问了几个最基本的问题后,会见匆匆结束。

会见后,刘辉以私情为由说要看看笔录,不想他们却又偷偷复印,被卢律师狠狠的怒斥一顿!刘辉等狱警也难掩羞愧之色。

黄礼乔,原天津无缝钢管公司工程师,因修炼法轮功被多次非法拘留、劳教和判刑。在非法劳教期间,他被其工作单位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非法解除劳动合同,黄礼乔于二零一零年四月对天津钢管公司提出诉讼,天津东丽法院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受理此案,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开庭审理。在法庭上,黄礼乔依照国家宪法、法律据理陈述了公民有信仰自由,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非法解除他劳动合同是对公民信仰自由和人身权益的侵害,要求公司恢复他的工作赔偿损失。被告方天津钢管集团公司理屈词穷。但是东丽法院天津市“610办公室”人员幕后指使下,迟迟不予结案。

天津市公安局警察背地里监视跟踪黄礼乔,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黄礼乔在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跟踪人员绑架。同年五月,黄礼乔开始绝食抗议对他的迫害,遭到野蛮灌食。九月二十六日,天津市河北区法院对黄礼乔非法判刑七年。非法关押于天津西青监狱,后转到天津滨海监狱,四年多一直不准葛秀兰接见丈夫。

为此,黄礼乔的妻子葛秀兰申诉多年,奔走于司法局、监狱、监狱管理局之间,饱受所谓执法人员的刁难、恐吓。并于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在天津公安局长赵飞指使的绑架案中,被天津市局警察伙同天津市河东区塘家口派出所警察绑架,由于没有葛秀兰的下落,不得已,葛秀兰姐夫以葛秀兰“失踪”为名,到塘口派出所报案,塘口派出所拖延了半个月才说出实情。并非法拘禁她二十五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22/律师要求会见黄礼乔-天津司法部门刁难-338016.html

2016-09-11: 天津滨淮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黄礼乔等 家人不得见

天津滨海监狱最近将枉判七年徒刑的法轮功学员黄礼乔转到了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李希望的八监区,并让多名犯人做包夹,对黄礼乔实行严管。黄礼乔自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被绑架后,监狱一直拒绝他的妻子接见他。天津滨海监狱绝食的法轮功学员刘海滨和滑连有家属去接见时都被告知,生命垂危是因为绝食引起,监狱不负任何责任,拒绝给予保外就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11/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4291.html

2014-06-17: 天津法轮功学员黄礼乔狱中被迫害近况

天津法轮功学员黄礼乔已绝食反迫害两年多,现被非法关在滨海监狱7监区二分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7/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92310.html

2014-05-20: 天津监狱剥夺黄礼乔家属探视权两年多

天津无缝钢管公司工程师黄礼乔,被非法判刑七年,遭冤狱迫害二年多,其妻子要求探视会见,一直遭天津监狱当局无理拒绝。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六日下午一点,黄礼乔妻子到天津滨海监狱(原港北监狱)要求会见丈夫,到门口登记处出示相关身份证明后,负责接待会见家属的警察(七监区)说:因为你是修炼法轮功的,所以不能让你见。上次已经和你解释过了,在西青监狱不是也不叫你见吗?然后就想关窗户。

黄礼乔妻子用手挡住窗户说:“你们是怎样解释的?今天是监狱七监区会见日,我作为黄礼乔的妻子,会见黄礼桥是法律赋予我的权利。你们没有法律依据,仅用一句话就剥夺我的权利,使我们夫妻长达两年多不能相见?我要求见你们七监区的主管队长了解我丈夫的身体情况。”负责接待会见家属的警察不理,转身就走。黄礼乔妻子问其他的警察,警察们也都转身走了不再理睬她。

这时监狱的门卫室里有警察扛着摄像机录像。黄礼乔妻子走过去要求见七监区的主管队长和监狱的主管警察,同样遭到无理拒绝。

监狱警察们没有人再理睬黄礼乔的妻子。黄礼乔妻子无奈在监狱门外着急的喊:“黄礼乔,你妻子来看你来了。家里需要你。盼望你回家。”

过程中有一辆警车还有很多便衣到监狱门口,一个身穿警服的女警察和另一个身着便衣的男子各拿摄像机给附近路边行人录像。

黄礼乔一九八八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天津市无缝钢管公司工作,是单位的技术工程师。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疾病全消,是单位公认的好人。他曾担任能源部设备质检工作。很多人都知道,这是个有一定权力的岗位,但他在工作中从未接受任何客户的礼金,未占用过厂里的任何物品,是标准的领导放心的员工。在钢管公司建厂期间,因不希望有学历人才流失,厂里与他签订了无期限合同。

黄礼乔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后 讲述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屡遭迫害,多次在天津市双口劳教所等处遭受“电棍电、大木板毒打、抻床、吊铐、长期不让睡觉”等种种酷刑折磨,曾两次被迫害成危险的尿毒症。

二零一零年第三次被非法劳教回家后,黄礼乔得知单位已经采用欺骗手法解除了无期限劳动合同。黄礼乔不服,将劳动合同官司打到第二中级法院,坚决要求依法判决回单位上班。法官同情但表示自己说了不算,该案久拖未决。期间,黄礼乔还曾找到市政府、人大、天津市公安局等多个信访部门申诉冤情,并找到第三次受迫害的责任单位天津市红桥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胡同派出所等部门递送申诉书,要求归还自己被非法抢走的财物,并控告相关办案警察的违法犯罪行为,还曾经三次给天津市政法委下属的六一零办公室打电话,要求纠正对自己的非法劳教等违法行为。

出于对黄礼乔坚持不懈上访申冤的恐惧,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在天津市六一零的指使下,河北区公检法机构绑架了黄礼乔,并于九月二十六日非法判刑七年后,非法关押在天津杨柳青监狱。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五日,黄礼乔被从西青监狱转押到天津滨海监狱,当时被迫害得坐着轮椅被推入监狱大门。

两年多来,监狱一直无理阻挠黄礼乔妻子会见黄礼乔,使这对夫妻两年多不能相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20/天津监狱剥夺黄礼乔家属探视权两年多-292393.html

2014-04-26: 黄礼乔家属探视亲人,被无理拒绝
近日,天津市法轮功学员黄礼乔被转押至天津市滨海监狱,据说身体状况堪忧,已经坐了轮椅,家属听到消息后非常着急,于4月18日(监狱探视日)赶到滨海监狱,要求见自己亲人,了解黄礼乔的健康情况。

家属将身份证和结婚证等合法证件递交监狱探视登记处,却被登记狱警以家属也炼法轮功为由,拒绝办理探视手续。家属询问是否有条文规定,该狱警拿出一张A4纸,上面写着几行字,家属要拿过来仔细看,该狱警就把这张纸收起来了,不再理家属。

家属要求保障法律规定的探视权,见黄礼乔或见主管狱警询问健康情况,负责登记的狱警们干脆沉默不语了。过程中,监狱大门的门卫室还有一未穿警服的彪形大汉偷偷给家属录像,遭到家属质问后,心虚的收起了录像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5/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90503.html

河东区联系资料(区号: )

2019-06-27: 天津市河西区公安分局
国保大队大队长:齐波办:022_23127155
国保大队科长:苑春光:13902083118、022-23394890、022-23127155
天津市河西区“610办公室” 022-60956065

市政法委:022-23325406、日022-23327097、夜022-23325294
传真:022-23307259
市610防范办:022-83607317

天津越秀路河西分局:022-28134451

天津市河西区看守所:022-28382153 、:022-28382153、13821669990

天津市河西区法院:
电话:022-58313707.022-58313750
咨询电话:022-58313750、022-58313751
24小时投诉电话:022-58313698
院长李川 18522670272
副院长钱天彤18522673679
副调研员白元初18920121703

2018-12-19:东新派出所 2224372771
所长 宋新峰 13820123131
政委 张豁然 13642062376
副所长 张磊
景洪记 13902099933
姜绍敏 15222785158
刘树旺 15822257191

河东分局
局长 李明海 13802081208
王毅 政委 13920417906
殷金星 副局长 13120700680
13820255198
李广海 副局长 13612048925
国保支队
支队长:刘春生 13821552658
副支队长:罗学锋 13212230008
祁峰 13820890999

天津市河东区委政法委、610
常务副书记 马立岗 13820533666
政治工作办公室主任 李霞 13332079611

天津市河东区看守所
所长:高向羽 13920825320
朱志勇 13821832283
副所长:高波 2224513019
副所长:卜长丰 1392052799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

2012-07-21: 天津市河北区法院法官 李金柱 26243842

2012-07-04: 参与迫害的单位及人员信息
▽天津法轮功学员黄礼乔的所谓案子已到法院
天津市河北区法院法官 李金柱 26243842
黄礼乔因从5月14日绝食抗议迫害,目前被送至天津市看守所院内的卓远慈济医院。
卓远慈济医院电话: 27535335转76832
天津市第一看守所值班电话:27535320
天津市第二看守所值班电话:27535323

2006-01-18:  天津市板桥劳教所酷刑:一步登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8/118924.html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4-03-20: 天津黄礼乔被迫害致坐轮椅 冯敬渝高血压進医院
3月15日,法轮功学员黄礼乔被从西青监狱转押到天津港北监狱,被迫害得坐著轮椅被推入大门的。下车时,黄礼乔高喊著“法轮大法好”。同时,监狱里河西区法轮功学员冯敬渝被迫害得高血压200多,已被送進医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20/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88928.html

2014-01-26: 天津工程师被非法判刑七年 妻子要求探视被拒
天津无缝钢管公司工程师黄礼乔,修炼法轮功,遭受中共三次劳教和两次拘留的迫害后,于2012年4月7日再次被中共绑架,并于9月26日被非法判刑7年,一直被关在天津杨柳青监狱。从2012年至2014年黄礼乔妻子多次到监狱了解情况,要求会见黄礼乔。监狱警察张辉和副大队长王欣却一直不让接见,监狱方面说需要天津市维稳办、防办、政法委、监狱局等所有人的批准。

目前,黄礼乔身体情况令人堪忧,监狱有话传出说是他的肾也有些问题。

2012年10月黄礼乔被医院查出肺结核症状,黄礼乔的妻子葛秀兰多次去监狱要求探视却一直被拒之门外。同年11月12日,黄礼乔妻子和黄礼乔的律师到监狱找黄礼乔签委托书,张辉等人故意刁难家属和律师,不但不让家属和律师会见黄礼乔而且拒绝给当事人传递上诉材料。2012年12月份监狱会见日,黄妻再一次到监狱要求会见,张辉等警察和黄礼乔妻子说:“你去找610,找更大的头儿”。

2013年初黄妻再次被拒会见后质问监狱为甚么不让会见家属时,副大队长王欣说:“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爱找哪找哪,爱上哪告就上哪告。”并扯着黄礼乔妻的衣服推搡她,其他警察在旁边助威说让黄礼乔妻子去找天津政法委610之后的几个月,监狱又以家属修炼法轮功为藉口不让家属会见,并多次让家属找天津政法委610,还说现在就这样的形势。

2014年1月,阴历新年前,黄礼乔妻子到监狱要求会见再次被拒后,黄礼乔妻子和监狱警察再次强调,会见家属是公民的权利,不让会见是违法的。监狱再次说这事得找天津政法委61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