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长春 双阳区(长春第三看守所,猞岭镇) >> 王守慧(王守会,王守惠), 女, 57

王守慧(王守会,王守惠)
王守慧、刘博扬母子生前居住的房屋正门6楼603号被非法抄家、贴封条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长春市绿园区
个人近况: 2005年11月10日 迫害致死 (2005-11-23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10-08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725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王守慧(王守会,王守惠)

被非法抄家后的房屋大厅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11-12:忆年轻医生刘博扬和母亲遇难经过
十月二十八日刚刚过去,回想起这个难忘的日子,心里总是沉沉的。那是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八日下午四点多钟,吉林省长春法轮功学员王守慧(宋家办事处正科级干部)和儿子刘博扬(前卫医院医生)被长春市宽城分局恶警跟踪绑架(明慧网已披露,此恶警已遭恶报死亡)劫持到绿园分局,把娘俩单独分开施以酷刑,到晚间八点多钟,仅四个小时的时间刘博扬被迫害致死,恶警扬言跳楼自尽。试想:那么多人折磨他,他怎么会有机会跳楼呢?既然是跳楼,为什么不拍照呢?连老百姓自杀都得拍照留底案呢,在分局里跳楼谁会相信呢?刘博扬的头部有三个不同方位的大窟窿,这是致命伤。分明是迫害致死扔下楼去的,所以不敢拍照。人被扔下楼或自己跳下楼的姿式是不一样的,这个司法大全里面都有,所以他们不敢拍照。

刘博扬,二十八岁,毕业于吉林医大,在上高中时随父母得法,他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好孩子。得法后事事处处按真、善忍的法理做人,他善良、朴实、纯厚。被迫害时他已工作四年了,是一名优秀的医生,是被同事和患者公认的好医生。荣誉证书有半箱子,可他从不重视这个,就是脚踏实地做好本职工作。

后来同母亲一起被迫害的流离失所时,就全身心的担负起吉林省外县几个地区的电脑维修,帮助同修上网等工作。

他没有时间谈恋爱,去玩,只是有时间就学法,手里老是翻阅着电子书,没有一句闲话。他死后,同医院的医生都说:可恨我们不是法医,不能给刘博扬说句公道话……

刘博扬的母亲王守慧(在明慧网上已介绍了一些她的事,不再叙述了)是一个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恶警迫害,几经折磨的死去活来,可她没留下遗憾,丝毫没有懈怠,正象一首歌里唱到的:“为了正信,你抛家舍业,不改初衷,你笑傲酷刑,为了正信,你誓死如归,不改初衷,你将热血洒尽……”

刘博扬二十八日被迫害致死后,绿园分局连夜将他母亲王守慧送到长春第三看守所(位于双阳奢岭镇)。到了看守所王守慧第一件事就是劝杨所长退党,选择美好的未来。这个恶人不但没有听劝,还当同事面取笑她。她慈悲为怀,只想救人,一直到被迫害致死,她也不知道儿子已经先走了一步。

王守慧是一个正科级干部,生前多才多艺,能写会画,能歌善舞,在宋家办事处是小有名气的人物。得法以后,一家三口全身心的投入大法修炼中,她曾经聆听师父在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中共迫害发生后,她多次遭受非人的酷刑折磨,她始终如一走在修炼的路上。儿子死后的第十三天,也就是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一日她被迫害致死。恶警放风说是心脏病死的,真是一派胡言。一同修跟她关在一起,在明慧网上已披露,她是被堵在厕所里,被恶人用水管子灌死的。一开始还能听到“放我出去”的声音,逐渐声音减小,再也没看到她。死后穿一身又肥又大的囚服,黑黑的眼圈,惨不忍睹。

没出半个月三口之家就这样失去俩口,剩下博扬的爸爸得遭受怎样的打击可想而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2/忆年轻医生刘博扬和母亲遇难经过-265361.html  
2006-11-14: 长春大法弟子王守慧被迫害惨死补充
长春大法弟子王守慧于二零零五年十月被邪恶非法关押在长春第三看守所,被野蛮、残忍灌食、暴打、电击、脚踢头部--仅十一天就被迫害致死。死状惨不忍睹。嘴张着,眼睛睁着,脖子胀的老粗,头部被踢、打的都是大包。死在五零三号房间,现改为五零六号(严管号)。

恶警每天给王守慧灌食,上、下午各一次,插很粗的鼻管,每次灌一小盆苞米面,(约二斤水的盆)。上午灌食一盆(生苞米面),不等消化,下午又灌一盆。野蛮强行的灌,死时脖子都烂了,胀的脖子老粗,躺在地上,最后针都打不进去了,扔在那里没人管,犯人为了讨好管教,让打就打,让踢就踢,不知啥时死的,发现时人已经硬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4/142388.html

2006-08-08: 悼念我们的同修——王守惠、刘博扬
7-20,这是大法弟子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心情难以平静,更让我们想起那些为了维护大法付出生命的那些同修们,其中包括王守惠、刘博扬母子。

我和王守惠母子虽然同居一地,其实并不是常接触,但这母子俩的名字在这一带同修间都很熟悉。记得在2005年9月,以前我们这取明慧资料都是单线联系,那时我只是到同修那里去取,不问资料的来源。但在取资料过程中,我们明显的发现资料做得越来越好,清晰、精细,我常常禁不住从心底里发出感叹和赞许。后来我们就能接连不断的得到MP3、电子书改字后的精装《转法轮》。总之,同修需要什么,就来什么,同修们都为能有这样的修炼环境而高兴。

有一次,我的MP3坏了。上午找到同修,二个小时就拿回来了,能用了。我真的很高兴,很感激,不由得又道出心声,发出了感激之言。同修听了我的话笑了,略加思索的对我说你应该知道他们是谁,于是我得知了王守惠母子的一些情况。王守惠(我们都称她为王姐)是如何引导A同修得法的;如何失去了乡政府的工作;如何向单位人讲迫害真相;如何协调这一片的大法工作和同修间的关系。刘博扬大学毕业后,和母亲一起坚定修炼,被迫害失去较理想的工作和较好的工资收入,以至于遭迫害后怎样正念闯关,又流离失所,并且得知了他们在流离失所的情况下,生活非常艰苦的情况下,还支撑着资料点的工作。从那以后我们每个同修都尽自己的能力拿出自己的钱支持资料点。

后来,我们有机会在一起开了一个法会(是由王姐组织的),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母子俩。王姐说话慢条斯理,语气平和,对师父讲的法记得很熟,切磋中,对法的理解也很深。博扬的话很少,戴着一副眼镜很书生气。法会進行时,他几乎只听别人讲,偶尔才说几句,不了解的人真看不出这个寡言的小伙子竟是一个电脑通。法会進行三个多小时王姐走的时候,我明显的看出她走路很吃力,脚跛的厉害(因迫害造成的)。我当时只是目送他们,没有多说什么,更没有想到这第一次见面竟是最后一面。

王姐母子最后一次被抓是在这次法会后约一个月左右,是她们去同修家送资料时与同修一起被抓的。听同修家人说恶警是跟踪而来,事情发生后,同修立即行动起来集体发正念,上网曝光邪恶,到家看望同修家人,讲清迫害真相,商量营救办法。

事隔一个多月,便传来噩耗,博扬当晚被打死,王姐半月后也被迫害致死,死前仍不知儿子的消息。如此残酷的迫害,把我们的心震痛了,哭无声,诉无语。时至今日他们母子的音容仍在眼前,可是迫害仍在持续,伤痕仍在加深。中共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灭绝人性的案例屡见不鲜。七年了,大法弟子承受得太多太多了。

七年了,面对迫害,我们该怎么做?师父说“人类的历史也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人类的历史是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致2005年欧洲法会》)我们只有更加精進,做好师尊让我们做的三件事,揭露迫害,反迫害,救度众生。

王姐走后我们的资料点的工作一天都没有耽误过,我们从无到有,从不行到能行,从不会到会,从生疏到熟悉,从新建立了资料点。博扬生前帮建的资料点也发挥了应有的作用,帮助我们共同在师尊的呵护下,紧跟正法進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8/135044.html

2006-07-27: 长春绿园区公安分局恶警罪行(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7/134091.html

2005-12-29: 王守慧被长春市第三看守所折磨致死情况补充
长春大法弟子王守慧、刘博扬母子2005年10月28日被恶警非法抓捕后,于两周内先后被迫害致死。下面是大法弟子王守慧被长春市第三看守所折磨致死的情况补充。

大法弟子王守慧2005年10月28日被非法抓捕后,被非法送到长春市第三看守所。在看守所里,王守慧早晚都喊“法轮大法好”,并绝食抵制迫害。

第三看守所的卫生科长李显东极其邪恶,直接参与了对所有大法弟子的迫害,每天把王守慧拖出去灌食,最后一次灌食在王守慧已出现生命危险送回号里后,又指使号长与刑事犯用冷水在东北十一月份寒冷的天气里给王守慧“洗澡”(一种酷刑)。

开始时还可以听到王守慧的喊叫声,一个多小时后就没有气息,王守慧被警察及刑事犯抬走,此时人已被迫害致死。

2003年3、4月间,长春大法弟子李淑芹,被绑架关押到长春市第三看守所,一直未透露自己的姓名,在三所她被称为“长久甲”。因绝食抗议迫害,看守所将她送到小号,上上脚镣强行灌食。5月一天,几名在押人员在去小号给她灌食回来后,个个脸变色,都说上不来气,有的还哇哇大哭,这次灌食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这以后,李淑芹再也没回来。后知道她在灌食中死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05-12-22-wangshouhui-02.jpg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9/117530.html

2005-12-24: 长春恶警迫害王守慧、刘博扬母子的部份罪证(图)
长春大法弟子王守慧、刘博扬母子2005年10月28日被绿园分局恶警非法抓捕后,于两周内先后被迫害致死。以下照片是恶警進行非法抄家的部份罪证。

图片中王守慧、刘博扬母子生前居住的地方。2005年10月28日下午,以长春国保四大队王立文为首及长春绿园分局普阳街派出所一群恶警强行将大法弟子徐斌绑架。又指使长春宽城分局将王守慧、刘博扬母子绑架,并到他们居住的地方非法抄家、贴封条。

以下图片拍摄于恶警抄家后。据不完全统计,恶警搜走大法书籍、师父法像、一台电脑、两台复印机,一把切纸刀等。天理昭昭,神目如电,等待它们的必将是人间正义的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4/117175.html

2005-12-16: 高智晟为法轮功三致中国当局公开信
.......

2005年10月28日下午4时20分,长春市的王守慧和刘博扬母子俩被“610”警察跟踪并非法抓捕。母子俩随后遭受了警察的酷刑折磨,当晚八时,28岁的刘博扬即被迫害致死,十多天后其母也被折磨而死。这对生前历尽磨难的不幸母子的尸体至今扣在“610”警察的手里。刘博扬死后三日才通知其父,其母王守慧的死亡时间至今不详!刘父找当地的律师,竟无一人敢接受他的委托,老人告诉他跟前的人:“在这样的社会里是生不如死,活着更痛苦,处理完他们母子俩的后事,我也将随他们而去。”

王守慧一家三口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1999年7月20日打压之后,持续地遭到绿园区正阳派出所和正阳街道办事处干部的骚扰迫害。王守慧分别于1999年10月和2000年2月被非法拘留和劳教,在黑嘴子劳教所曾遭电棍酷刑八次;被逼每天白天干活,夜间站着不许睡觉五天五夜;被绑在“死人床”上数次,最严重的一次被捆绑在“死人床”上用两根电棍同时电击一个多小时,全身及满脸没有一处完好地方,被迫害至生命垂危时才释放。

2002年4月11日,王守慧正走在路上,再次被绿园区正阳派出所绑架,并被长春市公安局一处蒙面带到长春净月潭的净月山上私设的上刑房上刑,坐老虎凳两天一宿。期间遭受酷刑折磨:两根电棍同时电击她的乳房等处;三名男子同时拳击其面部及上身胸、背等处,致使王守慧左脸面颊骨粉碎性骨折,大吐血。后肺部感染,在送公安医院住院期间,王守慧被固定四肢强行输液,不让上厕所,强行插导尿管又不护理,五天五宿不动,导致后来一直小便失禁。

2002年6月27日,王守慧一家三口又被绿园区分局政保科绑架至正阳派出所。王守慧被全身捆绑成一个团捆了一宿,后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期间,曾被手铐与脚镣连在一起铐了十八天,野蛮灌食一个月,后送省公安医院固定四肢强行灌食30多天,王守慧被迫害至奄奄一息时才被放回家。在同一时期的正阳派出所,几个警察对刘博扬残酷折磨,拳打脚踢,用皮鞋抽嘴巴,上绳,头上套塑料袋,把刘博扬的双臂背到后面,然后用手铐将人双手吊铐起来,身体悬空,并且来回悠荡或向下拽双脚。当时行刑的警察苑大川还叫嚣说:‘法轮功我也打死过好几个,打死你们我不用负任何责任!’每行刑时,母子俩惨叫声互闻,惊天地泣鬼神!
.......
http://www.dajiyuan.com/gb/5/12/13/n1151842.htm

2005-11-30: 呼吁针对王守慧、刘博扬母子被迫害致死之事讲真象
长春大法弟子王守慧、刘博扬母子分别于2005年11月9日及10月28日二周内先后被长春公安局迫害致死。

王守慧死得很惨,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张得很大,给人感觉似乎死不瞑目。王守慧被迫害致死六天后,也就是直到15日,家属才拿到死亡通知。家属要求尸检,但邪恶的公安部门说必须由它们指定的人尸检,说明它们还在极力掩盖对王守慧迫害的罪行。

王守慧的儿子刘博扬在10月28日被非法抓捕的当晚被迫害致死,死得也很惨,遗体一丝不挂,家属要求看衣服,恶警不让看。

短短几天,一家三口就有两人被迫害死,而且死亡过程重重谜团。望王守慧的亲人坚持为死去的家人申冤,不能让亲人白白的死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30/115486.html

2005-11-26: 忆同修王守惠……
惊闻同修王守惠、刘博杨母子二人在两周之内被迫害死的消息,王守惠那张祥和的笑脸仿佛就在我的眼前。一直想念着她,想要见见她,没想到从此生死两分离,她就这样没有等到法正人间的日子就离我们远去了。

那是2001年的10月7日,同修王守惠被送到公安医院来了,她当时被长春黑嘴子女劳教所非法劳教已二十个月,因绝食抗议非法迫害致生命垂危,人瘦骨嶙峋的,简直有能被一阵风刮跑的感觉,面部表情很严肃,戴着手铐。

2001年9月30日起,我因被绑在死人床上开始绝食,抗议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对我的非法迫害,我被黑嘴子劳教所恶警野蛮灌食浓盐水。因浓盐水在胃里烧得难受,返出来吐到床上,没有人收拾,吐的秽物粘到头发上,没有人给擦,当时邪悟的人给我起了个“日本名字”——“招苍蝇子”来侮辱我。几天后因鼻管插入气管被灌食时,肮脏的盐水和豆粉直接灌入肺部,当即休克,被抢救后因生命垂危送入公安医院迫害。

当时因法理不清,觉得公安医院没有迫害我,到公安医院后我不再绝食而是开始喝粥,消极承受,因被狱医诊断为“开放性肺结核”被(管教默许的)犯人们被从“病房”赶到走廊里。两天后,王守惠来了,听说她也是不“决裂”的法轮功学员而且继续绝食后,我顿时信心大增,豁然开朗,仿佛暗夜里亮起了一盏明灯,为我照亮了在公安医院证实法的路:当时就开始绝食和不配合治疗。而王守惠也因为长期灌食造成的吐血使犯人们(怀疑她是肺结核)也把她赶到了走廊里,就在我的身边。我感到无比幸福。

当时见到我的刑事犯个个用手捂着鼻子,贴墙走,而王守惠却在我的身边露出了祥和的笑容。我以为她只有三十多岁,结果一问她都五十三岁了。看到我呼吸急促,随时都可能会失去生命,她就在我身边炼静功,发正念,小声跟我交流,并给我讲她在黑嘴子劳教所如何炼功,越是邪恶的大队长值班她越要炼功。此次又是绝食抗议迫害,她丈夫来看她如何发正念见面的事,谈了我们在法上的认识。我对她由衷的敬佩,也越来越有了正念。当时管教特意出来责骂我们,她毫不在意,所以后来很快我们共同认识到不配合治疗,在狱医来打针的时候我们都不干,虽然戴着手铐(被固定)、脚镣,我们又被强行打针的情况下,我们一个用嘴咬下了针头,另一个用脚踢倒了输液架,药水瓶打碎了,犯人阿敏和管教闻声赶来,给了我一个大耳光,并大声责骂我们。

因为师父告诉我们:“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们就照着做了。因为听了师父的话,结果当天我就回家了,她也在第二天离开公安医院回家了,我们都离开了这个死亡率高达50%的魔窟,是师尊的慈悲呵护使我们又从新得到了更好的证实法的机缘和人中的自由。

三个月以后我有幸又见到了王守惠,她的脸红扑扑的,象个年轻人。她告诉我在公安医院时她对我的担心,怕我会被旧势力带走,所以不敢有丝毫放松,不停的给我发正念、跟我谈法上的认识,用正念帮助我脱离困境。问起我走后她的状况,得知,我走后邪恶狱医给她打我留下的吊瓶,那是治肺结核的药,而她并没有被诊断为肺结核。于是她正告狱医:“我儿子(刘博杨)是搞医的,我不是肺结核你给我打治肺结核的药,这瓶我留着,出去我就告你”。吓得狱医当时就把药瓶拿走了,不敢随便给她打针,结果第二天就把她放了。回家后,长期绝食给她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她没有把自己当成病人去调养,而是一回家就象一个正常人一样每天做饭、洗衣服,一个月后她的体重从六十斤长到九十斤,脸色也好,那时我听她谈在法上的认识,觉得很好,能用正念看问题。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6/115248.html

2005-11-23:  长春王守慧、刘博扬母子二周内先后被迫害致死
吉林省长春市大法弟子王守慧和儿子刘博扬于2005钕10月28日被长春市宽城公安分局抓捕,刘博扬于当晚被迫害致死,王守慧被刑讯后马上转到双阳看守所, 11月10日,家属被电话告诉“王守慧因心脏,死于中日联谊医院”。据知情人透露,到现在还没有脱衣检查王守慧的遗体,只看见脸部,两眼窝就像熊猫的眼睛,特别青,左耳内有血迹。

目前王守慧、刘博扬母子俩的遗体都在朝阳沟冷冻点冷冻,说是等法医的报告,完事后火化。呼吁善良人士对中国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给予关注,并发出正义之声谴责迫害,营救被关押折磨的法轮功学员。

王守慧,57岁,长春市宋家办事处正科级干部,其子刘博扬,28岁,是家中唯一的儿子,毕业于吉林省医科大学,是长春市前卫医院大夫。2005年10月28 日中午,母子二人被长春市宽城公安分局恶警(可能有市公安局不法人员参与)跟踪绑架,后来劫持到绿园公安分局刑讯。刘博扬28日当晚被迫害致死,10月 31日有关人员才电话通知家人,声称是“从六楼跳下自杀”。但当时所处现场环境和遗体状况,与“电话通知”情况不符。刘博洋头部有三个不同方向的钝器伤是被打伤的痕迹,而不是摔伤痕迹;同时腿骨骨折,肋骨骨折,肺内有积血。为甚么不让家属在28日晚看现场,拖延两三天才通知家属,连现场照片都没有,地上只有一摊血。长春28日晚是零下气温,窗户紧闭,刘博扬当时戴着刑具,很难有机会打开窗户跳楼。

王守慧10月28日被不法人员“审讯”完之后,劫持到双阳看守所关押。11月10日有关人员突然通知家属,她因心脏死于中日联谊医院,疑点重重:1、为甚么在送医院时不通知家属?2、王守慧身上到现在还没脱衣检查,从脸部看,两眼窝就像“熊猫的眼睛”,特别青,左耳内有血迹。

王守慧一家三口于1995年开始修炼大法,在1999年7.20之后,屡次遭到绿园区正阳派出所和正阳街道办事处的邪恶之徒骚扰迫害。王守慧因去北京上访,分别于1999年10月和2000年2月被非法拘留和劳教,在黑嘴子劳教所曾遭电棍酷刑八次;被迫每天白天干活,夜间站着不许睡觉五天五宿;被绑死人床数次,最严重的一次被捆绑在床上用两根电棍同时电一个多小时,全身及满脸没有一处好地方,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后释放。

2002年4月11日,王守慧正走在路上,再次被绿园区正阳派出所绑架,并被长春市公安局一处蒙面带到长春净月潭的净月山上私设的上刑房上刑坐老虎凳两天一宿。期间遭受酷刑折磨:两根电棍同时击电乳房等处;三个男子同时拳击其面部及上身胸、背等处,致使王守慧左脸面颊骨粉碎性骨折,大吐血。后肺部感染,在送公安医院住院期间,王守慧被固定四肢强行输液,不让上厕所,强行插导尿管又不护理,五天五宿不动,导致后来小便失禁。

2002年6月 27日,王守慧一家三口又被绿园区分局政保科绑架至正阳派出所。王守慧被全身捆绑成一个团捆了一宿,后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期间曾被手铐与脚镣连一起铐了十八天,野蛮灌食一个月,后送省公安医院固定四肢强行输液,灌食30多天,王守慧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才被放回家。在正阳派出所,几个恶警对刘博扬残酷折磨,拳打脚踢,用皮鞋抽嘴巴,上绳,头上套塑料袋,上大挂,把刘博扬的双臂背到后面,然后用手铐将人双手吊铐起来,身体悬空,并且来回悠盪或向下拽双脚。当时苑大川还叫嚣说:“法轮功我也打死过几个,打死你们我不用负任何责任!”

2002年10月29日,刘博扬被送至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12月份遭到恶警强迫整天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晚上不许睡觉,白天还要被迫参加强制洗脑。2004年6月劳教期满,劳教所却不放人,找藉口给他加期47天。

2003年12月9日晚八点多钟,绿园区公安分局和正阳派出所指导员蒋伟等一群恶警蹿到大法弟子王守慧家中,在本人不在的情况下将其非法抄家,没翻出任何大法资料,仍不甘心,并威胁其爱人说:王守慧是重点人物,要非法抓捕她,并且到其单位非法骚扰。

2004年8月17日,正阳街道办事处恶人和绿园区610、正阳派出所两恶警将刘博扬强行带到正阳派出所,强迫他写所谓的“保证书”。被刘博扬拒绝后,恶徒试图将刘博扬绑架到兴隆山洗脑班继续迫害,还向刘博扬家人勒索每月700元的费用。

2005 年10月28日下午4时20分,王守慧和刘博扬母子俩去一名大法学员家送资料被跟踪,在该大法学员家被非法抓捕,被劫持到宽城区公安分局。母子俩遭受恶警酷刑折磨,当晚八时,刘博扬就被迫害致死,不到二周,王守慧也被迫害致死。王守慧被害死的时候还不知道儿子已经被迫害致死了。

刘博扬为人仁义厚道,尊老爱幼,工作连年都是先進。据说,对于刘博扬的死,他所在单位的人都为之落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3/115086.html

2005-11-17: 29岁医生刘博扬被长春宽城区公安分局残害致死
吉林省前卫医院医生、大法弟子刘博扬2005年10月28日下午和母亲王守慧去一名大法学员家送资料被跟踪,被非法抓捕,劫持到长春市宽城区公安分局。母子俩人遭受恶警酷刑折磨,刘博扬当晚八时被迫害致死。

由于家属追究责任,后经尸检发现刘博扬全身多处有伤,并有几处洞眼。据分析,死因是被重物击打致死后从楼上扔下来的。区公安局人员声称是“跳楼自杀”。

大法弟子刘博扬,男,29岁,大学毕业,吉林省前卫医院CT科医生,和父母一家三口于95年开始修炼大法。99年7.20之后,绿园区正阳派出所和正阳街道办事处的邪恶之徒多次到刘博扬家進行骚扰。刘博扬的母亲王守慧因進京上访,分别于1999年10月和2000年2月被非法拘留和劳教,在黑嘴子劳教所曾遭电棍酷刑八次,被绑死人床数次,最严重的一次被捆绑在床上用两根电棍同时电一个多小时,全身及满脸没有一处好地方,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2002年3月16日,绿园区刑警大队四中队恶警到单位将刘博扬绑架,妄图通过他找到他父母,没有得逞,就把刘博扬绑架到正阳派出所。第二天,刘博扬被强行送至大广拘留所拘留15天。释放的当天,刘博扬在单位门口从警车上刚下来,就被长春市安全局人员将其蒙面绑架,用手铐将其铐在安全局一个屋子里,三天三夜進行刑讯逼供迫害。

2002年6月27日,刘博扬一家三口又被绿园区分局政保科绑架至正阳派出所。政保科科长朱志山指使恶警苑大川对刘博扬刑讯逼供。几个恶警对刘博扬残酷折磨,拳打脚踢,用皮鞋抽嘴巴,上绳,头上套塑料袋,上大挂,把刘博扬的双臂背到后面,然后用手铐将人双手吊铐起来,身体悬空,并且来回悠盪或向下拽双脚。当时苑大川还叫嚣说:“法轮功我也打死过几个,打死你们我不用负任何责任!”刘博扬全身大汗淋漓,手很长时间麻木无力。刘博扬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后,被非法送往铁北看守所关押四个月。刘博扬的母亲王守慧再次被酷刑迫害致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时才被放回家。

2002年10月29日,刘博扬被送至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12月份遭到恶警强迫整天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晚上不许睡觉,白天还要被迫参加强制洗脑。2004年6月劳教期满,劳教所却不放人,找藉口给他加期47天。

2004年8月17日,正阳街道办事处恶人和绿园区610、正阳派出所两恶警将刘博扬强行带到正阳派出所,强迫他写所谓的“保证书”。被刘博扬拒绝后,恶徒试图将刘博扬绑架到兴隆山洗脑班继续迫害,还向刘博扬家人勒索每月700元的费用。后来刘博扬正念走脱。

2005年10月28日下午4时20分,刘博扬和母亲王守慧去一名大法学员家送资料被跟踪,在该大法学员家被非法抓捕,被劫持到宽城区公安分局。母子俩人遭受恶警酷刑折磨,当晚八时,刘博扬就被迫害致死。

长春市绿园区医院CT科医生、34岁大法弟子刘海波在2002年3月11日被宽城区公安分局从家中绑架,当夜被恶警在分局办公室活活打死。2002年3月18日,34岁法轮功学员刘义被长春绿园区公安分局刑警队,打死在该刑警大队办公室里。34岁的吉林大学应用数学系教师沈剑利于2002年3月6日被抓,4月下旬被当地公安迫害致死。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7/114709.html

2005-11-07: 吉林长春市宽城公安非法抓捕王守会等三人
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公安分局绑架法轮功学员王守会(音)等三人。10月28日,法轮功学员王守会和她的儿子去同修逯德燕家,被公安便衣跟踪,结果三人都被绑架,王守会母子被宽城分局恶警带走,逯德燕被当地柳影路派出所恶警带走,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7/113982.html

2005-11-01: 大法弟子王守惠母子、陆德艳等被长春恶警非法抓捕

2005年10月28日中午,大法弟子王守惠母子到陆德艳家串门,身上带有光碟、材料。被一路跟踪的长春市宽城分局恶警非法铐走,同时把他们还把陆德艳非法抓到柳影路派出所,并把陆德艳家中的师父法像及大法资料抄走。

王守惠,50岁左右,此次被迫害前,已多次遭宽城分局、市公安局、黑嘴子劳教所、铁北看守所、净月潭的地下室迫害 ,均正念闯出,身体损伤严重,表现为股骨头坏死 ,走路一拐一瘸的。王守惠的儿子(名字不详),去年从朝阳沟劳教所正念闯出。

陆德艳,59岁,先天性腿残疾,身高不足1.50厘米,且有多种疾病,修大法后一身轻松,到目前人被关押在柳影路派出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113502.html

2005-09-22: 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一)
黑嘴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使用酷刑达几十种之多,有的被恶警与刑事犯起了名字,有的是恶警与刑事犯们临时“创造”出来的还叫不出名字,其花样繁多,令人发指。其中最常见的有:

1.电棍
施用这种酷刑时,往往邪恶管教两人或多人同时使用高压电棍,或逼学员站立,或将学员捆绑在铁床上,专电击敏感部位,脸部、脖子、口腔、阴部、胸部、乳房、腰部等等,受刑者往往皮肉焦糊、肿胀、变形,烤熟了的肉大片大片的脱落,生不如死,电击时间长短完全由邪恶管教兴致而定,短则数小时,长则十几个小时。...

法轮功学员王守慧,遭邪恶管教王大队长电击后,已看不出人的模样,脸与脖子均肿得老高,满嘴大泡,皮肉焦糊,到处都充斥着刺鼻的烤人肉味,同监室的人都认不出是她是谁,整个人都变形了。看到她的人无不失声痛哭,五十多岁的人了!

有一个大法学员刚進所不久,管教把她带到楼上,好几个管教同时电她,把她电得在地上来回翻滚,发出阵阵悲惨的叫声。...

5.毒打
毒打的方式很多,可以任意发挥,管教与受管教唆使的其他犯人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怎么打高兴就怎么打。使用用具也不拘一格,如长用的有:页子板(竹板),抬水的棍子,拖布杆,扁担,拧在一起的八号线,粗细不等的胶皮管子,电缆线,拳打脚踢……。在劳教所里不用问为甚么挨打,因为管教们是生气了打人,高兴了也打人,有事打人,无事也可以打人,自己打累了还可以唆使刑事犯帮助打人。在管教授意下,很多刑事犯们非常嚣张,本来应该受到惩处的刑事犯们在这里不仅没有改造好,反而成了管教们的打人凶手和帮凶,变得更坏,欺辱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大法学员刘淑娟、王守慧、王玉桂,因学法炼功同样遭受邵艳红的掏心拳毒打、竹板毒打。一次邵艳红把王玉桂(快60岁的老人,身体瘦小)拽到水房对着她的胸部连掏三拳,气还没喘上来又被拽着头发拖回到寝室又遭受一掏心拳,连着9天9夜遭到毒打。...

12.“站”
面壁罚站,这是管教最常用治人的一个招数,就是对坚强不屈的学员進行体罚,让他们面壁而立,有时举着胳膊,不许贴墙、不让休息,不让睡眠,不分年龄大小,不管冬夏一律光脚,学员的脚站肿了、下肢麻木无知觉,放回时已不会走路。

非法关押在五大队的大法学员王玉贵、王守会、刘××,她们都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被大队长李文娜、王立梅、温影用绳子绑在床边,一天24小时背着手站着,有时还用电棍打她们,一连好几天不让休息。她们被折磨得有气无力,脸都变形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2/110953.html

2004-12-09: 2001年10月5日,我被120送到吉林省公安医院,在门诊医生见我被抬到室内床上,并不过来,而是按恶警席桂荣、王晓兰的诉说写病例,恶警只说我绝食,没说灌食,我在旁纠正,无人理睬,做X光透视后被带到三楼监室,因头发蓬乱有异味向恶警管教借盆洗头遭到拒绝,在无人过问的情况下一再给我注射不明药物,我感到胸腹处疼痛不敢翻身,下床困难,确诊为开放性肺结核。

大法弟子王守惠当时在我旁边床上一直绝食绝水不配合治疗,后在未确诊情况下被注射肺结核的药,王守惠说要告他们,才被停止注射。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9/91042.html

2003-12-17: 居住在长春市绿园区大法弟子王守慧被非法抄家。2003年12月9日晚八点多钟,绿园区公安分局和正阳派出所指导员蒋伟等一群恶警蹿到大法弟子王守慧家中,在本人不在的情况下将其非法抄家,没翻出任何大法资料,仍不甘心,并威胁其爱人说,她是重点人物,要非法抓捕她,并且到其单位非法骚扰。

正阳派出所电话:0431-7985574

绿园区公安局政保科电话:0431-7613144

2003-09-22: 长春市绿园区公安分局原政保科科长朱志山,男(现仍在绿园区公安分局),该人经常对大法弟子進行绑架,亲自打大法弟子,使用上大挂、手指钉铁钉、用火烧手、用钳子撬脚趾盖,用电棍电等酷刑。

他勒索大法弟子王守慧一家五千六百多元钱至今不还。

2003-03-02: 长春大法弟子王守慧的被迫害遭遇:面颊骨粉碎性骨折、大吐血
1、1999年11月-12月王守慧因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劫持到长春市大广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后又在正阳街道办事处私设的扣留室被非法关押四天四宿,期间不法人员对其强制洗脑,不许睡觉。

2、2000年2月22日王守慧因上北京天安门打横幅,被绑架至长春市黑嘴子劳动教养所非法劳教20个月(原定一年,因其不放弃信仰加期8个月,后因王守慧病危,劳教所人员怕出人命才将她送回家,保外就医)。在此期间王守慧曾遭电棍酷刑八次,最严重的一次被捆绑在床上用两根电棍同时电一个多小时,全身及满脸没有一处好地方,嘴唇电起大泡,一周内進食困难,脸变型。恶警曾把王守慧捆绑在床边六天六宿,强迫其站立着不许睡觉。王守慧曾被强制双盘十三个小时。曾被迫每天白天干活,夜间站着不许睡觉五天五宿。被绑死人床数次。被野蛮灌食四次。在省公安医院被犯人将左眼踢伤。

3、2002年4月11日,王守慧正走在路上被长春市绿园区正阳派出所绑架,并被长春市公安局一处蒙面带到长春净月潭的净月山上私设的上刑房上刑坐老虎凳两天一宿。期间遭受酷刑折磨:两根电棍同时击电乳房等处;三个男子同时拳击其面部及上身胸、背等处,致使王守慧左脸面颊骨粉碎性骨折,大吐血。后肺部感染,在送公安医院住院期间,王守慧被固定四肢强行输液,不让上厕所,强行插导尿管又不护理,使尿流满床,全身泡在尿中两天两夜,将导尿管插五天五宿不动,导致后来小便失禁。从鼻中插橡皮管到胃里一放就是三五天不动,使鼻、咽、食管内均流血。

4、2002年6月27日王守慧又被从家中绑架,在正阳派出所被全身捆绑成一个团捆了一宿,后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期间曾被手铐与脚镣连一起铐了十八天,野蛮灌食一个月。灌的是浓盐水加玉米面,由七八个管教按着、拽头发、堵嘴,从鼻孔插管。后送省公安医院固定四肢强行输液,灌食30多天,后在王守慧奄奄一息时才被放回家。王守慧家中多次被派出所用万能钥匙开启抄家,抢走现金4千多元,家中丈夫与儿子均因坚持修炼大法被抓走关押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英文版: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3/15/33329.html)

2002-06-26: 四月中旬,大法弟子王守慧被正阳派出所绑架,后送到市公安局一处,被蒙面带到净月潭山上的刑室中坐两天老虎凳,恶警用电棍电其乳房、大腿内侧靠外阴部等隐私处,又用拳头猛击脸、头、胸等处,造成大吐血近千毫升,左面颊骨裂伤、左眼受伤、视力模糊,被送双阳看守所后,肺部感染。由于该大法弟子要求起诉被非法拒绝,因此绝食抗议,后生命垂危被释放。

2001-03-08: 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内幕
半年来的劳教生活,使我看清了该劳教所的内幕。劳教所的管教们为了达到上级满意,得到更多的奖金,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犯下了无数的罪行。

99年5月,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采取高压政策,强行“转化”学员,对不“转化”的学员每人扣30分,加刑30天。如果下个月再不写“决裂书”还接着扣30分,加刑30天。她们采取“滚雪球”的办法强迫学员“转化”。实际上就是无期徒刑。

非法关押在五大队的大法学员王玉贵、王守会、刘XX,她们都是年过花甲的老人,由于坚持真理,不写“决裂书”,被大队长李文娜、王立梅、温影蒙影笤诖脖撸惶?4小时背着手站着,有时还用电棍打她们,一连好几天不让休息。有一次,我们去厕所路过七寝,看她们还在站着,被折磨得有气无力,脸都变形了。中间那个学员被电棍打得脖子、脸上一片片发紫,腮和嘴都肿得很高。我都认不出来了。我问身边的功友:“中间的那个是谁?”她细细地看了半天,才说,“那不是王守会吗。”顿时,一股心酸涌上我的心头。我同情功友们的遭遇,我更敬佩功友们的坚强。温大队长嘲笑她们,给她们取了外号,可这三位功友无怨无恨,默默地承受着非人的折磨。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8/8847.html

2001-02-26: 吉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部分纪实(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26/8358.html

长春 双阳区(长春第三看守所,猞岭镇)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18-05-27:
双阳区政法委书记:韩玉明
610主任:崔宏伟
双阳政法委:0431-84223238
王奇远 18943096919 长春市公安局双阳区分局通阳路派出所
陈飞昊 15904407978 长春市公安局双阳区分局通阳路派出所
王少将 13364696699 长春市公安局双阳区分局通阳路派出所
于宙 13844919806 长春市公安局双阳区分局通阳路派出所
刘卓 13844919120 长春市公安局双阳区分局通阳路派出所
安超 18686481165 长春市公安局双阳区分局通阳路派出所
邱赫 15904418749 长春市公安局双阳区分局通阳路派出所
刘海环 13364500056 长春市公安局双阳区分局通阳路派出所
李金波 13904396662 长春市公安局双阳区分局通阳路派出所
谭思阳 15904408049 长春市公安局双阳区分局通阳路派出所
闫荣春 15904408046 长春市公安局双阳区分局通阳路派出所
王谊航 15904408095 长春市公安局双阳区分局通阳路派出所
韩飞 15904408068 长春市公安局双阳区分局通阳路派出所

李洪光 13944019699 长春市双阳区森林公安大队
朴海健 13166839588 长春市双阳区森林公安大队
崔东伟 13944964440 长春市双阳区森林公安大队
王建 13179010444 长春市双阳区森林公安大队
沙峰 15164303677 长春市双阳区森林公安大队
纪星宇 13214418988 长春市双阳区森林公安大队

李金山 13504391890 长春市公安局双阳区分局治安警察大队
周文臣 15544155666 长春市公安局双阳区分局治安警察大队
龙野峰 15904407955 长春市公安局双阳区分局治安警察大队
高峰 15904408150 长春市公安局双阳区分局治安警察大队
穆林 13251738999 长春市公安局双阳区分局治安警察大队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31)

长春宽城分局政保科     电话 0431-2724830
长春宽城区柳影路派出所 电话 0431-2639403

长春市一些电话号码
潘女士 13844813699,程先生 13321583305,白先生 13843883187,王先生 13844999367,
关先生 13943089088,吕先生 13604306935,杨先生 13364305886,张果   13154351004,
宋先生 13844148617,李先生 13364611732,黎先生 13904302171,刘先生 13331772000,
高先生 13074372518,刘先生 13596445010,栾先生 13074382711,王先生 13756023456
王楠   0431-7791123,尚先生 0431-6664868, 王先生0431-8888075,
郭先生 0431-5780443,13689802565,
徐先生 13943017242,0431-5679510(办公室),0431-5679520(办公室传真),13844827518,
王艳   13521506048,010-63818431(北京)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3-15: 沉痛悼念大法弟子王守慧、刘博扬母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5/122901.html

2005-12-29: 长春市大法弟子徐彬在黑嘴子监狱被迫害生命垂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9/117535.html

2005-12-22: 长春市真相传单从天而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2/117051.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