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30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青岛 城阳区(城阳市) >> 江静, 女, 36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城阳镇大周村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10-07
家庭成员: 其它亲戚: 田桂芳 江静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7-05: 山东青岛城阳区法轮功学员江静遭当地派出所骚扰

2019年7月1日晚上8点左右,青岛城阳区大周村社区一名治安员带领四个警察敲法轮功学员江静家的门,说是查租房的,其中一个警察姓程。
7月2日下午,正阳路派出所一个警察开着警车打探江静的母亲,江静在没在家,晚上回不回家,干什么工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5/二零一九年七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89598.html

2010-12-08: 青岛市城阳区城阳镇江静流离失所已四年、杳无音信
山东青岛市城阳区城阳镇大周村法轮功学员江静因受当地恶人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已四年,至今未归,也没有任何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8/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33412.html

2007-07-25: 青岛城阳区“六一零”、派出所恶警骚扰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七一前夕,城阳区“六一零”人员以所谓“走访”的形式对城阳街道大周村大法弟子江静(流离失所)家骚扰,逼问其父亲:江静回没回家,不回家也应该打个电话吧之类的问话?从江静家出来后,这帮“六一零”人员又去了另一名大法弟子家骚扰。

七月二日,城阳区流亭边防派出所四名恶警到大法弟子杨乃健家骚扰,因为家门关着,恶警想从杨乃健家楼前药房的后门進入,并询问药房人员:杨乃健家里住没住人?在遭到药房人员的抵制后,他们才悻悻而去。七月四日,他们还不死心,三四名恶警开着警车又到杨乃健的姥姥韩正美(大法弟子)家骚扰,见家中没人,张望了一会才离开。之后,又接连不断的去韩正美家几次,均因家中没人,他们的阴谋才没得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5/159522.html

2005-08-19: 残疾女子江静遭受的残酷迫害(图)(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9/108696.html

2005-08-18: 残疾女子江静遭受的残酷迫害(图)(一)
她叫江静,是青岛市城阳区城阳镇大法弟子。自99年起仅仅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就多次被所谓的“人民公仆”关入地牢、精神病院、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等地遭到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

江静今年36岁,家住青岛市城阳区大周村。江静在一周岁时不幸患上了小儿麻痹症,父母为了治好她的病,到处求医问药,能想到的方法都治了,钱也花光了,江静的腿也没见有甚么好转。腿的残疾所带来的痛苦,使她饱尝了人间的冷暖,世态炎凉。也使江静的脾气暴躁,性格孤僻。江静感受不到除了亲人给予的温暖,世间还有没有真情存在。有人曾对她说:你现在还年轻,身体还能自理,随着年龄的增长,肌肉带来的萎缩,将来的命运会很凄苦。

江静一直试图寻找一种能改变自己命运的途径。她曾为了治腿病,学过各种气功,钱花了不少,也没解决腿的根本问题。就在她处于绝望之时,有朋友把法轮大法介绍给了江静,从此改变了江静的人生。

江静学炼法轮功没交一分钱学费,并且是义务教功,学炼者以重德修心为主。自从修炼以来,短短的时间里,她的身心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她变得开朗、豁达、做事能先想到别人。腿也不像以前那样走路费劲、困难,一身轻,并且越来越正常。

正当江静真切体悟修炼法轮大法带来的美好时,1999年7月20日中国政府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流氓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打压:采用造谣、诬陷、栽赃陷害等邪恶手段欺骗了所有不明真像的人们。江静仅仅是本着一个合法公民的权利去北京反映一下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却遭受了青岛市城阳镇、城阳区政府几年来惨无人道的精神与肉体的迫害。

他们株连江静的家人:从1999年7.20至今,每年多次去江静家骚扰抓捕江静。威胁江静的家人并造谣蛊惑不明真像的人们说她炼法轮功不顾家、不管家人死活。江静是在家多次被绑架被逼无奈的情况下才流离失所的,一次回家,母亲曾哭着对江静说:“孩子,你快走吧,妈希望你回家相聚,可妈没能力保护你!”而江静所遭受的迫害仅仅是为法轮大法说了句公道话,坚守自己的信仰。

难道作为一个中国公民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了吗?说句真话就要受到打压、迫害?就要说你参与了政治,就要拉你去批斗,扣上帽子,“打死你算白打,那是自杀!”这不是当年文化大革命的重演吗?!

透过这篇江静的迫害经历,能给你些启悟、思索。希望所有看到此文的善良民众,明辨是非;分清善恶,不要再被谎言欺骗,愚弄。清醒、理智的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一、鑫源旅馆地下室里的迫害

鑫源旅馆

鑫源旅馆——位于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城子村城阳高架桥东侧,后台是城阳镇政府。鑫源旅馆地下室是城阳区城阳镇政府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老板王田吉(音译,时任城阳镇政府镇长司机,)积极伙同其老婆与政府相互勾结、利用,为了蝇头小利而不惜出卖做人的良知。从99年7.20—2001年期间,地下室就成为当时关押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江静被反覆非法关押于此地就五次,当时周边地区的县市:黄岛、青岛、即墨……凡是去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在遣返途中多数都被扣押在此地下室,只要在此处滞留过,哪怕是几分钟时间,每人至少被敲诈100—120元钱不等。城阳610组织对关押在此的大法弟子处以巨额罚款当成他们的第二谋财手段。

地下室大门
迫害大法弟子的地下室入口


地下室通道
地下室大厅

江静于1999年6月19日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8月份被北京公安非法抓捕。城阳镇政府以原政法委书记王健为首、城阳派出所民警一行六七人将她押回当地后非法关押進城阳鑫源旅馆的地下室。逼迫她写了保证才放回家。

城阳镇政府
青岛市城阳区城阳派出所,江静曾被非法关押在城阳派出所两次

10 月,他们把江静以莫须有的罪名从家里再次抓入鑫源旅馆地下室,王健强行逼迫江静的家人交纳1000元钱,说是進京、住宿伙食费。王健曾厚颜无耻的叫喊:为了進京找江静花了好几万元。(而这几万元却被他们大肆挥霍在请客送礼、出入高级饭店、吃喝玩乐上。单在驻京办事处饭店的一次开销就近1000元)江静被他们送往城阳皮肤科医院(现已拆迁,临时搬入城阳区军事发展基地)经过医院查体后,将她送往青岛大山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半月。

2000年3月份两会期间,为了让政府和领导了解法轮功真像,江静去北京和平请愿再次被抓,押回当地后又被关進城阳鑫源旅馆地下室。她用绝食绝水抗议对她的非法关押,7天后,在江静母亲的一再央求下,城阳镇政府怕承担责任,才允许母亲将江静接回她姥姥家(江静从小就与其姥姥生活在一起,姥姥家是城阳镇小寨子村)。

城阳镇非法人员没有放过对江静的继续迫害。为了监视江静,竟然不顾江静家人的反对,公然派警察驻進江静姥姥家。江静与母亲、姥姥被逼得只能睡在存放杂物的屋里,让出正屋给看管江静的警察睡、打牌。王健怕事情张扬出去坏了他们的名声,江静与母亲、姥姥才得以回到原处睡觉。日后,江静在身体稍微好转的情况下,由母亲帮着开始经营自己的商店,而那些始终没有放过对江静使以软禁措施的警察却说:得请示王健的允许才能开门营业。江静不予理睬他们的无理要求,照常经营自己的商店的几天时间里,江静走到哪里,他们跟到哪里,连去厕所都跟在后面,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严重的妨碍了江静的正常工作、生活。而他们在外面又大肆的造谣说江静只顾炼功,连生意都不做了等等。

看到江静吃饭了,身体有所好转,他们又将江静绑架塞入警车,再次关押進鑫源旅馆地下室,同时被非法抓捕的还有数位大法弟子(怕他们進京上访);他们都是从家里被欺骗出来遭绑架的。青岛市城阳区城阳镇非法人员一段时间里,把非法抓来的大法弟子,不分男女关在一起,吃喝拉撒都在同一房间里。为了抗议他们的非法迫害,江静继续绝食绝水。几天后,城阳镇非法人员将江静送回了家。

看到江静身体稍有好转,城阳派出所一伙匪徒再次把江静从家中绑架,强行送往青岛大山拘留所。当时拘留所里已经关满了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拘留所要求江静先吃饭才能收押,遭到江静拒绝后,拘留所只得拒收。江静就又被非法押回关在城阳派出所近两天,之后,非法人员还是强行将江静送進拘留所,并一再央求江静不要再给他们添麻烦了。

在拘留20天期满那天,江静的母亲满怀希望的去接她,没想到城阳镇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张忠凯与一名姓孙的政府人员和司机早已开车守候在那里,江静被他们二人强行绑架上车,母亲眼睁睁的看着女儿被恶人抓走,无望的流泪了,一年多了,江静反反覆覆的被抓、被关押,满希望获得自由的女儿能与她相聚。江静的妈妈向张忠凯哀求道:“她腿有残疾只是炼炼功做好人,她已经到期了,你们还要把她怎么样?”他们根本无视一个母亲的哀求,在母亲的哭喊中强行把江静带上车。

这一次江静被城阳镇“610”恐怖组织关押在鑫源旅馆地下室长达6个月之久。和江静同时被非法关押的还有其他几十位大法弟子。开始时,城阳镇政府人员组成帮教团,每天几人或十几人轮番做江静的洗脑。江静本着善心讲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揭穿了政府利用电台、报纸等舆论宣传工具对师父与大法的诽谤诬蔑,使很多人明白了真像,明白了大法弟子是冤屈的,是政府在撒谎,但出于维护自身的利益,在形势的逼迫下,没有人替江静说话。

迫害关押大法弟子的地下室部份场所
两处都曾关押过大法弟子江静

慢慢的,王健见来软的不行,就原形毕露。到了寒冷的冬天,他暗中唆使值班警察扯掉了江静身上母亲刚送来的棉衣,只许穿一身单衣,江静与其他几位大法弟子被长期罚蹲,值班警察往往到午夜12点钟睡觉了,大法弟子们才能坐下。地下室内阴暗潮湿,没有被褥、床铺,如此罚蹲长达20天左右。稍一坐下,就会招来警察的呵斥与辱骂。每顿饭只给一个火烧、一片咸菜,不准洗漱,大小便都在室内。这种不见天日的地下室生活如同地狱般苦不堪言。

因抗议迫害,江静在里面三次绝食绝水达20天左右竟无一人过问。王健曾私下在酒桌上授权看管江静的恶警:对被抓的大法弟子是越狠越好。曾有一看管江静的警察(名叫保石(音))在明白了真像后,多次给予大法弟子帮助,就因为对待大法弟子不够狠,王健知道后,开除了他。

家属探望得经过“领导”批示,当江静的母亲质问王健:“女儿腿有残疾就是炼炼功,她犯了甚么法?中国不是讲人权吗?为甚么反覆非法关押她?”王健有恃无恐的说:“中国不讲人权,要讲人权到美国去讲!”母亲又问:“出现生命危险你们谁负责任?”王健竟丧心病狂的叫嚣:“死了白死,算自杀,挖个坑埋掉不负法律责任。”

王健多次威胁要停发江静母亲的工资,到处打探江静弟弟和弟媳的工作单位,企图推行江氏邪恶集团的“株连政策”,株连亲人。

在地下室反覆关押期间,城阳镇政府各个部门的工作人员多数都参与了对江静的非法看管,多名女工作人员曾对江静诉苦说:“我们都轮流看管多次了,政府几乎所有人员都派来了,你就说个不炼了。”

由于不堪忍受凌辱,江静于2000年8月份从地下室内的防盗窗网里跑了出来。江静回到姥姥家(城阳镇小寨子村)专心的处理店内(其店铺就是姥姥的房子)存货。在江静处理存货期间,就有同修告诉江静要注意:王健曾亲自当着她的面自言自语过:江静再不转化,就送精神病院。并且有人还告诉江静:在她和姥姥居住的地方周围有便衣监视。此事没有引起江静的注意,因为善良的江静不相信堂堂一政府竟会这样卑鄙无耻。江静的母亲曾多次的问王健说:“王书记,你们说她不做生意,不顾家,你们经常的非法关押她,没有人身自由,让她怎么做?而王健与所有在场人员只顾眼前的自身利益,完全无视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却说:你让她说个不炼了不甚么事就没有了。

2000年9月份,王健和城阳镇新上任的政法委书记辛诺明(其曾去过马三家劳动教养所学习整人术)对江静实施了一系列的邪恶手段:他们指使手下和城阳镇小寨子村委一伙不法之徒,把前后院围了个水泄不通。没经任何法律程序,强行闯入江静姥姥家,江静当时正好在店内,其中几名政府人员让江静跟他们走,说有事要谈,江静知道他们又在耍阴谋,不答应说:“你们非法关押了我将近半年,我到底犯了甚么法?我做好人错了吗?我屋子满满的货物怎么办?你们不能连我的正常生意都不让做吧?有甚么话就在这谈,我不会跟你们走的。”江静81岁的姥姥竟被逼得给他们下跪,可怜的苦苦哀求放过她善良的外孙女。老人的哀求无人理睬,其中一人毫无人性的说:“谁让她跑出来的,没有用!”

江静关了屋门,他们就安排小寨子村委的治安主任张式宝(音译)、妇女主任张美云(音译)纷纷在外敲门威胁,恐吓。见江静仍不开门,又密谋安排小寨子副治安主任张玉亮(音译)敲门说人都走了,不抓江静了,有甚么事可以跟他谈,同时又暗中打电话叫来城阳正阳路派出所警察。善良的江静哪知道政府总是搞这一套,相信了他们的鬼话。开门后,四名暴徒不由分说,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江静强行抬上车。事后江静姥姥由于惊吓和气愤住進医院,他们竟造出谣言说是江静把老人气出病的。

江静被抓到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后,又被押往城阳鑫源旅馆地下室再次遭受迫害。城阳镇政府政法委书记辛诺明为了逼迫江静妥协、写“三书”,竟用亲情伪善的逼迫江静六十多岁的父亲,天天骑自行车往返30十多里路给她送饭,那些日子阴冷,下着小雨,饭送来时已经都凉了。老实巴交的父亲弓着身子,眼睁睁的看着女儿遭受迫害而不敢言语,有泪往肚子里咽,有冤无处诉。

在地下室被非法关押的一个月的时间里,江静曾经试图两次逃出都被看管她的政府人员非法抓回。

一天晚上江静趁去洗手间时,从地下室里跑了出来,被看管她的几名女政府人员发现后非法抓了回来。其中有一名叫玉清的(音译),不到三十岁。

在送江静去精神病院那天的清晨,江静再次从里面跑了出来,又被家住城阳区红岛镇的一名男政府工作人员发现,与随后赶来的鑫源旅馆老板王田吉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江静又非法抓回了地下室。

二、在青岛崂山区精神病院遭受的迫害

为了逼迫江静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辛诺明曾逼迫江静辱骂师父,辱骂大法。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江静感恩都来不及,怎么能去辱骂师父,做人起码的标准也不能随意辱骂人吧!

江静拒绝他们的无耻要求,他们進一步下了毒手。2000年9月底,在地下室里关押了一个月的江静,被王健与辛诺明合谋强行送往精神病院進一步摧残。辛曾扬言:我就不信治不了她,她要不转化就别想出来了。就这样,江静被以城阳镇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张忠凯为首的一行六七人(其中有两名女政府工作人员)强行送進了青岛市崂山区精神病院。

崂山区精神病院侧貌
崂山区精神病院大门

江静的母亲曾央求过辛诺明不要送女儿去精神病院,说:“她精神好好的为甚么送去精神病院?又是打针、吃药的,好人也折腾死了”。辛诺明威胁、诱骗江静善良的母亲说:“谁说打针、吃药了?不给她打针、吃药,有心理学专家围着她谘询。”

青岛市崂山区精神病院位于崂山区中韩镇中韩车站与北村车站之间,里面阴森恐怖。江静被强行与精神病患者关押在一起,面对医护人员的精神欺压和无理智的歇斯底里,她用善心向他们讲清法轮功真像,揭露江氏集团的谎言诬陷,证实大法,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可是院长和姓丁的主任及其医护人员,全然不顾其职业道德和做人的基本良知,受城阳镇政府的指使,于当天下午,院长、丁主任、李医生(女,迫害江静由她主管)、护士长、医院的男打手七八个人围住了江静。姓丁的主任说:“不管你怎么说:你只有两条路选择:“一是吃药,二是打针。”江静平静的说:“我一不吃药,二不打针,因为我很正常没有病,是政府故意要迫害我,希望你们要遵守医生的天职,分清好坏,不要把我当精神病人对待。”女护士长说:“看你长得文文静静的,说话条理挺清晰的,为甚么不听政府的话呢?”于是江静就把修炼以后自己的身心变化讲给了他们。院长说:“不管怎样,你们当地政府把你送来了,你就得配合我们的工作。”姓丁的主任不耐烦地说:“你最好配合我们,不然我们就来硬的,不吃药就打针。”当江静问他们打的甚么针时,他们谎说是安定针,江静奇怪的反问:自己很安静,为甚么打安定针?善良的江静一直认为,通过自己的言行,他们完全可以判断出她有无精神病,面对着已丧失最后一点做人良知的医务人员,江静的善心劝告已不起作用。她哪知道,没有人性的医务人员早已被当地政府用金钱收买,而这一幕只不过是为掩人耳目事先早就导演好的。见江静不配合,他们显得有点急不可耐,对江静开始下了毒手。

他们用约束带把江静的手、脚、身子固定捆绑在铁床上,强行给她注射了一支毒针。药物几分钟后在江静的体内开始发作,江静突感身体不适,内心一片恐慌不安,心跳开始加速,视线开始模糊,继而口干舌燥,眼前一片漆黑。江静几乎窒息而死。(据医学人士透露,此药属国家禁品,只有医生实习时给兔子做实验打过,药量大时,兔子当场死去)在以后的几天时间里,江静不能吃饭喝水,根本无法行走,身体极度虚弱。精神恍恍惚惚,很难找回自己的主意识。

强行绑在精神医院的床上注射毒针(演示图)

在这期间,护士有时过来掀被子假装关心问她怎么样了?江静告诉她难受,即使到了如此的地步,护士还在撒谎说是安定针,不会难受的。江静被折磨的痛苦难忍,时常感觉异常的恐怖害怕,坐卧不安。医院里陪床的家属说:她们的孩子也是打的安定针,没有这种感觉,很舒服。她们要江静去问护士。江静强撑着极度虚弱的身体走到铁门前,隔着门洞问值班护士:“你们给我打的甚么针怎么这么难受。”?护士还在掩盖的回答说是安定针,江静就把身体的极度痛苦告诉她,最后也许护士觉得有一个庞大的邪恶政府在撑腰,自己也就没有隐瞒实情的必要,干脆直言说:“你想一想,你们政府送你来的,你能好受吗?!”

几天后,他们不顾江静身体的虚弱,在她痛苦不堪的情况下护士第二次给江静注射了毒针。

江静在身体慢慢好转时,开始坚持着炼功,被值班护士发现,她恨恨的说:这样对你了还敢炼?果不然几天后,母亲去看望江静时,恰巧碰到人面兽心的护士要给江静打毒针,见江静母亲在场,就急忙将毒针偷偷地藏了起来,当母亲找到医护人员追问打针之事,他们慌忙掩盖说“不打针,不打针。”

母亲走后的第二天,進来一名护士和一名男打手,说要给江静打针,在遭到江静的极力反对后,女护士问男打手:“怎么办,她不同意?”男打手递了一个眼色说:“不用管。” 接着就丧心病狂的强行将江静摁倒在地,手、脚并用揪住她的头发,膝盖和腿紧紧的顶压住她的身子,任凭江静奋力反抗也无济于事,她的身体已被他们挤压在墙边不能动弹,他们第三次给她注射了毒针,男打手恶毒的说:“再炼拉你过电针。”

第三次给江静注射了毒针(演示图)

事后,江静的母亲看到女儿被他们折磨的痛苦的样子,放声大哭,为了让江静早日离开精神病院。江静在不清醒时由母亲违心的代笔写了一份“三书,”母亲当天就送到辛诺明手中。母亲走的当天江静就清醒过来,后悔自己做了错事。几天后,张忠凯来了,从包里拿出打印好的“三书”,说她母亲写的那份不合格,要江静按照他们的重写一份。最后“三书”被江静扔進了炉火中。江静被继续关押在精神病院里遭受迫害。

江静,一个善良的大法弟子,只因信仰“真、善、忍”,就遭到人性全无的医务人员的如此摧残,这还不算,他们还强制江静每天三次服不明药物,从开始的一片药慢慢增加到十多片药,即使遭到如此的迫害,江静对他们依然无怨无恨。

江静被精神病院迫害的极度痛苦的时候,有一位年龄在六十岁左右的精神正常的好心大姨经常过来看她,她告诉江静:“孩子,共产党就是要害死你,你遭受的痛苦我都经历过,比你还严重。我三十多年的冤屈要求政府解决,一级级互相袒护,不给解决。我家没钱没势,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当地不给解决,没办法,我就到了北京信访办,本想有指望了,可没想到,不但不给解决,遣送回当地更倒霉了,当地政府恨我给他们丢了脸(因为哪个地区有上访人员,他们要受处分的)。我被关在收容所、精神病院等很多地方。我95年在这精神病院关押过一年,当时给我两手绑在铁窗上,两只手各插一针过电,两手就像筛糠一样痛苦难受。那时是夏天,他们逼迫我打针吃药,每天三次吃,从开始的每次一片药慢慢增加到十四五片,我的牙、胃都坏了,我的身体被他们折腾得快不行了,光剩倒气了。他们过来看我,假惺惺的问我想吃点甚么?看我真的不行了,怕承担责任,才让我老头子把我接回家。共产党就是腐败黑暗,就是恶毒,他们想不让我说话,我有冤无处诉,每年他们的大会、小会,他们的敏感期,我就被他们骗出去和经常一起上访的人员关在一起。有一次,他们说有事找我,我还以为要给我解决问题了,还挺高兴呢,结果被骗到船上关押了一段时间,直到北京开会结束了才让走。这一次,我被关進来快两年了,孩子你把共产党想像得太天真了,它们是甚么坏事都敢干的,是杀人不眨眼的。”听了大姨的一番话江静很震惊,那时的她只是震惊,难以置信。

这种精神与肉体上的折磨持续了1个月。江静终于抓住清晨倒垃圾的机会,乘坐一辆出租车从魔窟里逃了出来。

让人感到愤慨的是精神病院当晚还敢去江静家里要人,值班护士竟无耻的对江静的母亲说:“大姨,快让她回来吧,要不我就下岗了。”城阳镇政府在事后也多次去江静家中進行威胁恫吓。当江静的母亲去镇政府质问辛诺明为甚么给江静打毒针时,辛诺明害怕的一再威胁江静的母亲不要将此事张扬出去。她的母亲曾去精神病医院追问过谁是院长?质问他为甚么正常人要注射不明药物?见此情景院长慌忙躲开,心虚的不敢面对江静的母亲,却连连说:“我不是,我不是。”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江静的身体状况一直不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8/108658.html

2003-10-30: 青岛城阳区城阳镇法轮功学员江静,于2003年7月20日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喊了“法轮大法好”回返时,在广场向一人(此人可能是便衣)讲真相被抓。城阳区与城阳镇政府将她送往淄博王村女子监狱,非法劳教三年。她坚定正念绝食抗议80天终于闯出魔窟。

2003-09-21: 城阳区法轮功学员江静,因進京上访被非法拘留数次,并多次被关入城子鑫源旅馆的地下室遭受迫害。
2000年3月江静为讲清真相進京上访,被城阳镇政府再一次非法拘留后,又被非法关押在城子鑫源旅馆地下室达半年之久。身心遭受极大摧残。在这期间,因抗议对她的侵权行为,她三次绝食绝水达20天,竟无一人过问。地下室内阴暗潮湿,没有被褥、床铺,警察受上级指使让她只能蹲着、不许坐,如此长达20天。她的衣服被警察强行夺走了,身穿单薄衣服的江静只能蹲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稍一坐下,就会招来警察的呵斥与辱骂。每顿饭只给一个火烧、一片咸菜,不准洗漱,大小便都在室内。这种不见天日的地下室生活如同地狱般苦不堪言。亲属探望也得经过领导批示,当其家属质问城阳镇原政法委书记王健残暴践踏人权的不法行为时,王健竟有恃无恐地说:“中国不讲人权,要讲人权到美国去讲!”

由于不堪忍受凌辱,江静于9月份从地下室内偷跑出来... 这种精神与肉体上的折磨持续了1个月,终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江静从魔窟里逃了出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身体状况一直不好。精神病院当晚还去家里要人,镇政府在事后也多次去其家中進行威胁和骚扰。

注:据可靠人士透露,现城阳镇第四分所仍非法关押着法轮功学员,多人被罚巨款和限制人身自由,政法委书记辛诺明前段时间去过马三家劳动教养所学习整人术,看来城阳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仍将继续升级,不知又有多少善良的人再一次遭受摧残。我们急切呼吁国际人权组织给予关注,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共同抵制邪恶,窒息邪恶。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9/21/57724p.html

2003-09-21: 1999年去北京和平请愿时被抓。城阳镇610组织将江静遣返回当地后非法关押在城阳镇鑫源旅馆的地下室。鑫源旅馆地下室是城阳镇政府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城阳610组织对关押在此的法轮功学员以巨额罚款当成它们的第二谋财手段。1月后江静又被城阳镇前政法委书记王健强送到青岛大山女子看守所。20天期满后王健继续把江静转往鑫源旅馆地下室无条件非法关押。40多天后江静正念走脱。回家后,又被城阳镇综合治理办公室(610的最下层)张忠凯(610办公室主任)为首的一帮歹徒将江静非法绑架到鑫源旅馆地下室,强迫她写了“保证”后它们才罢休。

2000年正月28日,江静去北京和平请愿再次被抓。这一次被城阳镇610恐怖组织关押在鑫源旅馆地下室长达8个月之久...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9/21/57745p.html

2002-01-05: 大法弟子江静为了捍卫自己的信仰屡遭迫害。2000年2月,她第一次進京请愿后就被非法剥夺人身自由。城阳镇政法委书记辛偌明等邪恶之徒人性全无,竟然把她关在地下室里长达半年。难以想像,在暗无天日、空气混浊的环境中她是怎样承受过来的。后来,邪恶之徒又得寸進尺,把她送進精神病院進一步迫害。在精神病院里,他们用给兔子作试验的针管强行给她注射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大把大把的药片往她嘴里摁,无耻兽行,令人发指。再后来她逃出了魔窟,此后便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回。

2001年7月江静不幸又被邪恶之徒抓住,绝食抗议长达半个月。她绝食期间曾多次被邪恶之徒强行灌食,在江静极其痛苦的情况下,邪恶之徒辛偌明仍然恶语侮辱,后来她再次逃出魔窟。

2001年8月,江静再次被抓,邪恶之徒有恃无恐,更加邪恶。江静拒不配合,于8月26日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从四楼跳下跌成重伤,骨盆严重骨折、错位、发炎。在这种情况下,邪恶之徒居然毫不理睬,将她拖至只有三页板的床上,还戴上手铐、脚镣。其中一人不忍心,提出给她垫上点东西。邪恶之徒辛偌明无耻地说:“不用,这样还风凉。” 邪恶之徒张忠开在江静伤势严重的情况下毒打她,江静被打得脸部、额头都肿得老高。

邪恶之徒直到9月14日才于晚上偷偷地将她送到区医院。大夫问家属在哪里,怎么这么重的伤才送来。邪恶之徒辛偌明仍无耻地说:“放心,死不了。” 邪恶的城阳区不法官员周主任还说“死了白死,没有负责任的。”邪恶之徒极力封锁消息,并贿赂医生让其开假病历。22天后,他们仍然给她戴着手铐、脚镣,并5天一次强行灌食,把她折磨的奄奄一息,但“拳脚难使人心动”(《秋风凉》),江静仍然“坚修大法心不动”(《见真性》),邪恶之徒现在又把她送進青岛大山第一看守所進一步迫害,至今生死未卜。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6/22659.html

2001-11-16: 青岛市城阳镇政法委书记辛诺明等歹徒对大法弟子江静的残害
自从1999年4.25以来,青岛市城阳区镇邪恶之徒紧跟“人权恶棍”江泽民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恶行累累,罄竹难书。
大法弟子江静为了捍卫自己的信仰屡遭迫害。2000年2月,她第一次进京请愿后就被非法剥夺人身自由。城阳镇政法委书记辛诺明等邪恶之徒人性全无,竟然把她关在地下室里长达半年。难以想象,在暗无天日、空气混浊的环境中她是怎样承受过来的。后来,邪恶之徒又得寸进尺,把她送进精神病院进一步迫害。在精神病院里,他们用给兔子作试验的针管强行给她注射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大把大把的药片往她嘴里摁,无耻兽行,令人发指。再后来她逃出了魔窟,此后便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回。

2001年7月江静不幸又被邪恶之徒抓住,绝食抗议长达半个月。她绝食期间曾多次被邪恶之徒强行灌食,在江静极其痛苦的情况下,邪恶之徒辛诺明仍然恶语侮辱,后来她再次逃出魔窟。

2001年8月,江静再次被抓,邪恶之徒有恃无恐,更加邪恶。江静拒不配合,于8月26日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从四楼跳下跌成重伤,骨盆严重骨折、错位、发炎。在这种情况下,邪恶之徒居然毫不理睬,将她拖至只有三页板的床上,还戴上手铐、脚镣。其中一人不忍心,提出给她垫上点东西。邪恶之徒辛诺明无耻地说:“不用,这样还风凉。” 邪恶之徒张忠凯在江静伤势严重的情况下毒打她,江静被打得脸部、额头都肿得老高。

邪恶之徒直到9月14日才于晚上偷偷地将她送到区医院。大夫问家属在哪里,怎么这么重的伤才送来。邪恶之徒辛诺明仍无耻地说:“放心,死不了。” 邪恶的城阳区不法官员周主任还说“死了白死,没有负责任的。”邪恶之徒极力封锁消息,并贿赂医生让其开假病历。22天后,他们仍然给她戴着手铐、脚镣,并5天一次强行灌食,把她折磨的奄奄一息,但“拳脚难使人心动”(《秋风凉》),江静仍然“坚修大法心不动”,邪恶之徒现在又把她送进青岛大山第一看守所进一步迫害,至今生死未卜。

紧急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行动起来,共同制止发生在中国的迫害。

正告那些邪恶之徒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宇宙大法不容践踏。逆天意而动等待你们的只能是“天地复明下沸汤”,“狂风引来秋更凉”(《秋风凉》)。

恶人榜:
青岛城阳镇政法委书记:辛诺明,电话:0532-7869826-3005
主任张忠凯电话:0532-7868826-3038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1/25/16168.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16/19736.html

2001-08-08: 山东省即墨市不法之徒继续残害大法弟子
从99年7.20以来,即墨市不法之徒紧跟人权恶棍江泽民残害大法弟子,所犯罪行罄竹难书。在一百馀上访学员中被非法劳教近三十人,每次非法罚款2000-10000元不等,毒打折磨更是家常便饭。
2001年7.20前后又不法警察犯下新罪,非法抓捕了早已被迫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李德明、李德光、江静、何立方、姐姐、姐夫、继学等十馀人,他们现已绝食7天,公安极力封锁消息并继续迫害和搜捕流落在外的大法弟子。

2001-07-30: 青岛即墨李德明等7-8位法轮功学员被即墨公安非法抓捕,其中还有青岛城阳法轮功学员江静(曾经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遭受摧残,明慧网以前有过刊载)。被抓捕法轮功学员目前生死未卜,希望大家予以关注。

2001-05-06: 青岛市城阳区不法官员摧残大法弟子的内幕
城阳区大法弟子江静,因進京上访被非法拘留数次,并多次被关入城子鑫源旅馆的地下室遭受迫害。

2000年3月江静为讲清真相進京上访,被城阳镇政府再一次非法拘留后,又被非法关押在城子鑫源旅馆地下室达半年之久。身心遭受极大摧残。在这期间,因抗议对她的侵权行为,她三次绝食绝水达20天,竟无一人过问。地下室内阴暗潮湿,没有被褥、床铺,警察受上级指使让她只能蹲着、不许坐,如此长达20天。她的衣服被警察强行夺走了,身穿单薄衣服的江静只能蹲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稍一坐下,就会招来警察的呵斥与辱骂。每顿饭只给一个火烧、一片咸菜,不准洗漱,大小便都在室内。这种不见天日的地下室生活如同地狱般苦不堪言。

亲属探望也得经过领导批示,当其家属质问城阳镇原政法委书记王健残暴践踏人权的不法行为时,王健竟有恃无恐地说:“中国不讲人权,要讲人权到美国去讲!”

由于不堪忍受凌辱,江静于9月份从地下室内偷跑出来。当地政府仍不肯放过她,竟去其亲戚家搜捕追查。10月份,城阳镇新上任的政法委书记辛罗明指使手下和小寨子村委一伙人,没经任何法律程序,闯入江静姥姥家,包围了整个前后院,可怜其81岁的老人被逼得多次给他们下跪哀求,竟无一人理睬,其中一个毫无人性地说:“谁让她跑出来的,下跪也没有用!”(老人由于惊吓和气愤住進医院)最后江静被4名暴徒强行抬上了警车。被拉到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后,又被押往城子源旅馆地下室再次遭受迫害。因其拒写保证书,一个月后,丧失理智的政法委书记辛罗明不经其家属同意,强行将江静送往崂山中韩精神病院進一步摧残。并扬言:我就不信治不了她,她要不转化就别想出来了。转而又欺骗其家属,说在里面不打针不吃药,只是精神调理。

在精神病院,面对医护人员的精神欺压和无理智的歇斯底里,江静用善心向他们讲清真相,证实大法。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可是院长和姓丁的主任及其医护人员,全然不顾其职责和道义上的良知,受城阳镇政府的指使,在江静拒绝服药的情况下,将她按倒在地下强行注射药物,并说:你是政府送来的,能让你好受吗?药物几分钟后在江静体内发作,江静突感身体不适,内心一片恐慌,心跳加速,视线开始模糊,坐立不安,继而口干舌燥,眼前一片漆黑。(据医学人士透露,此药属国家禁品,只有医生实习时给兔子做实验打过,药量大时,兔子当场死去)当江静强撑着虚弱的身体质问医护人员打的甚么针时,他们谎称是安定针,是让其睡觉的。在以后的几天时间里,江静不能吃饭喝水,根本无法行走,身体极度虚弱,竟无一人过问。随后在江静痛苦不堪的情况下又连续二次被强行注射药物,其中一医生在注射药物时说:还炼法轮功?再炼拉你去过电针。在这期间,城阳镇综治办公室主任张忠凯曾去精神病院催写保证书,并说:写完马上放人……

这种精神与肉体上的折磨持续了1个月,终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江静从魔窟里逃了出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身体状况一直不好。精神病院当晚还去家里要人,镇政府在事后也多次去其家中進行威胁和骚扰。

注:据可靠人士透露,现城阳镇第四分所仍关押着大法弟子,多人被罚巨款和限制人身自由,政法委书记辛罗明前段时间去过马三家劳动教养所学习整人术,看来城阳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仍将继续升级,不知又有多少善良的人再一次遭受摧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6/10715.html

青岛 城阳区(城阳市)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20-08-12: 城阳区分局夏庄派出所
徐方吉 所长 0532-66582566 13573253636
崔夕才 指导员 66582560 13361499111
徐冀东 指导员 66582719 13963951898
黄健 副所长 66582562 13954210639
纪坤鹏 副所长 66582561 13964235666
许双武 副所长 66582562 13905322255
袁泰祥 副所长 66582561
高轶君 职工 66582700 13605421677
李建国 警察 66582720 13708972699
杨为旭 职工 66582720 13864876878
赵旺 警察 66582567 15965323199
林宁宁 警察 66582567 13864885225
宫垂龙 警察 66582565 13615328577
吴依璇 警察 66582565 15062433877
朱光暖 警察 66582568 13589292822
刘世晓 警察 66582569 13061388822
韩存堂 警察 66582570 13012959010
邵守军 警察 66582570 13658670560
曹喜龙 警察 66582570 13573812111
吴瑞锋 警察 13012423935

2020-08-09:
城阳区分局夏庄派出所
徐方吉 所长 0532-66582566 13573253636
崔夕才 指导员 66582560 13361499111
徐冀东 指导员 66582719 13963951898
黄健 副所长 66582562 13954210639
纪坤鹏 副所长 66582561 13964235666
许双武 副所长 66582562 13905322255
袁泰祥 副所长 66582561
高轶君 职工 66582700 13605421677
李建国 警察 66582720 1370897269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2)

参与迫害江静有关单位及人员---

青岛市崂山区精神病院
位于:崂山区中韩镇中韩车站与北村车站之间
院长、丁主任、李医生(女)

城阳镇政府
政法委书记 辛诺明(其曾去过马三家劳动教养所学习整人术)
原政法委书记王健
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张忠凯

小寨子村委
治安主任张式宝(音译)
妇女主任张美云(音译)
副治安主任张玉亮(音译)

城阳正阳路派出

鑫源旅馆
位于: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城子村城阳高架桥东侧,后台是城阳镇政府。
鑫源旅馆地下室是城阳区城阳镇政府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
黄岛、青岛、即墨……凡是去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在遣返途中多数都被
扣押在此地下室,只要在此处滞留过,哪怕是几分钟时间,每人至少被
敲诈100─120元钱不等。
城阳610组织对关押在此的大法弟子处以巨额罚款当成他们的第二谋财手段。

老板王田吉(音译,时任城阳镇政府镇长司机,积极伙同其老婆与政府相互勾结)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1-11-16: 自从1999年4.25以来,青岛市城阳区镇邪恶之徒紧跟“人权恶棍”江泽民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恶行累累,罄竹难书。
大法弟子江静为了捍卫自己的信仰屡遭迫害。2000年2月,她第一次进京请愿后就被非法剥夺人身自由。城阳镇政法委书记辛诺明等邪恶之徒人性全无,竟然把她关在地下室里长达半年。难以想象,在暗无天日、空气混浊的环境中她是怎样承受过来的。后来,邪恶之徒又得寸进尺,把她送进精神病院进一步迫害。在精神病院里,他们用给兔子作试验的针管强行给她注射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大把大把的药片往她嘴里摁,无耻兽行,令人发指。再后来她逃出了魔窟,此后便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回。

2001年7月江静不幸又被邪恶之徒抓住,绝食抗议长达半个月。她绝食期间曾多次被邪恶之徒强行灌食,在江静极其痛苦的情况下,邪恶之徒辛诺明仍然恶语侮辱,后来她再次逃出魔窟。

2001年8月,江静再次被抓,邪恶之徒有恃无恐,更加邪恶。江静拒不配合,于8月26日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从四楼跳下跌成重伤,骨盆严重骨折、错位、发炎。在这种情况下,邪恶之徒居然毫不理睬,将她拖至只有三页板的床上,还戴上手铐、脚镣。其中一人不忍心,提出给她垫上点东西。邪恶之徒辛诺明无耻地说:“不用,这样还风凉。” 邪恶之徒张忠开在江静伤势严重的情况下毒打她,江静被打得脸部、额头都肿得老高。

邪恶之徒直到9月14日才于晚上偷偷地将她送到区医院。大夫问家属在哪里,怎么这么重的伤才送来。邪恶之徒辛诺明仍无耻地说:“放心,死不了。” 邪恶的城阳区不法官员周主任还说“死了白死,没有负责任的。”邪恶之徒极力封锁消息,并贿赂医生让其开假病历。22天后,他们仍然给她戴着手铐、脚镣,并5天一次强行灌食,把她折磨的奄奄一息,但“拳脚难使人心动”(《秋风凉》),江静仍然“坚修大法心不动”,邪恶之徒现在又把她送进青岛大山第一看守所进一步迫害,至今生死未卜。

紧急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行动起来,共同制止发生在中国的迫害。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