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2001-11-16: 自从1999年4.25以来,青岛市城阳区镇邪恶之徒紧跟“人权恶棍”江泽民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恶行累累,罄竹难书。
大法弟子江静为了捍卫自己的信仰屡遭迫害。2000年2月,她第一次进京请愿后就被非法剥夺人身自由。城阳镇政法委书记辛诺明等邪恶之徒人性全无,竟然把她关在地下室里长达半年。难以想象,在暗无天日、空气混浊的环境中她是怎样承受过来的。后来,邪恶之徒又得寸进尺,把她送进精神病院进一步迫害。在精神病院里,他们用给兔子作试验的针管强行给她注射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大把大把的药片往她嘴里摁,无耻兽行,令人发指。再后来她逃出了魔窟,此后便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回。

2001年7月江静不幸又被邪恶之徒抓住,绝食抗议长达半个月。她绝食期间曾多次被邪恶之徒强行灌食,在江静极其痛苦的情况下,邪恶之徒辛诺明仍然恶语侮辱,后来她再次逃出魔窟。

2001年8月,江静再次被抓,邪恶之徒有恃无恐,更加邪恶。江静拒不配合,于8月26日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从四楼跳下跌成重伤,骨盆严重骨折、错位、发炎。在这种情况下,邪恶之徒居然毫不理睬,将她拖至只有三页板的床上,还戴上手铐、脚镣。其中一人不忍心,提出给她垫上点东西。邪恶之徒辛诺明无耻地说:“不用,这样还风凉。” 邪恶之徒张忠开在江静伤势严重的情况下毒打她,江静被打得脸部、额头都肿得老高。

邪恶之徒直到9月14日才于晚上偷偷地将她送到区医院。大夫问家属在哪里,怎么这么重的伤才送来。邪恶之徒辛诺明仍无耻地说:“放心,死不了。” 邪恶的城阳区不法官员周主任还说“死了白死,没有负责任的。”邪恶之徒极力封锁消息,并贿赂医生让其开假病历。22天后,他们仍然给她戴着手铐、脚镣,并5天一次强行灌食,把她折磨的奄奄一息,但“拳脚难使人心动”(《秋风凉》),江静仍然“坚修大法心不动”,邪恶之徒现在又把她送进青岛大山第一看守所进一步迫害,至今生死未卜。

紧急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行动起来,共同制止发生在中国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