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3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廊坊 三河市 >> 王秀芹(王秀琴), 女, 76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三河燕郊南巷口村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8-03-1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10-14:河北三河市王秀琴、徐少尊自述遭受的迫害
一、王秀琴老人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王秀琴,女,七十六岁,修炼法轮大法前,身体有各种严重疾病,如高血压,冠心病,因类风湿双腿严重扭曲变形,鞋都穿不上,每天只能趿拉着,那种痛苦没法形容。修炼法轮功后半年时间,我的病就都好了。

自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我经历了十几年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我去北京上访,见证了“四二五”的整个过程。上访回来后,村里的治保主任郭永村就开始去我家找我,问我干什么去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当天,我坐公交车去北京上访,在燕郊白庙桥被燕郊分局的警察拦截住。当时被截的还有很多大法弟子。后把我们送到三河一个大院里,中午就让燕郊开发区镇政府的人派车把我们接回来。当时我们村支书蔡中原也去了。就说我:“你们去北京干什么呀?”回家后,蔡中原通知我们村的大法弟子去村大队交书,还让我们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我交了一本书。还给村里写了一个保证。这之后不时的让我们去大队,告诉我们别出去,别上访。

一九九九年十月底,燕郊分局的李联弟带着三、四个警察到我家,在没有任何理由和没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把我和另一个在我家的同修绑架到燕郊开发区电影院旁边的一个房子里强行转化。同时被关押的除了本村的同修,还有附近的很多同修。把我们关进去后,直到第二天下午有同修家属找来给我们买饭,我们才吃到饭。第三天他们把同修家属亲朋好友和单位的人都弄过来劝说让我们放弃信仰,只要说“不炼了”就可以回家。如果你同意说“不炼了”,就被带到一个叫高金宝的人那,在他面前骂李洪志师父,说“不炼了”,就可以回家。他们把我们村的村支书和大队会计刘长雨以及我女儿女婿都找来,让他们一起劝说我。因我不同意放弃信仰。第二天燕郊公安分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刘亚路把我和另一个不转化的同修弄到燕郊分局,晚上送到看守所,因看守所不收,我们又被带回分局。在水泥地上坐了一晚(当时天气已很冷了,又阴又潮的)第二天又把我们送到三河看守所。两天后,燕郊开发区政府又把我们接回来。去接我时,把我家几乎所有的亲属都弄来了,让我们写“不炼功,不上北京的”保证。当时我儿子要替我写,为了他好,我说我写吧。就写了“不到外边炼功,不上北京”的保证。在看守所接见家人时还给我戴了手铐。当时把我们村的支书蔡中原也弄去了,让他担保我不上北京,如果我去北京上访,他就得被解职。他无奈下作了担保。回家后还是三天两头的来抓我,燕郊分局的李联弟还雇了村里的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的在我家门口蹲坑看着我。一直看了一年多。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日,我趁他们不备就去北京上访。因不知信访办在哪,我就在天安门附近问一个警察。他就把我抓住,叫警车把我押到北京一所不知名的房子里。当时房子里有很多大法弟子,把我们都关在大铁笼子里。我把我写的真相信给了在场的一个警察,让他转交信访办。在我报了姓名地址后,燕郊分局的人把我接回当地。到分局后,局长昝庆才对我破口大骂,把我铐在外面车棚子里。到下午他们把我们村的支书,妇联主任及我家人都找来对我连劝带吓唬。罚了家人二千元钱才让我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我和另一个同修去北京上访。刚到天安门就被警察抓住了。把我们抓到前门派出所,和很多抓来的大法弟子一起关在地下室里。因当时有一个工作人员说六十岁以上的可以回家。我就回家了。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又去北京上访,当时天安门广场里外都是便衣,根本进不去。我就随着一队来旅游的学生进去了。一个警察拦住我问我干什么的?我说上访的。她说:“你带了什么拿出来”。我就把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条幅拿出来。又来了两个人抢走了我的条幅。警车先是把我弄到前门派出所。因不报姓名地址,我和其他很多被抓的弟子一起被他们拉到门头沟分局后又拉到妙峰山派出所转化我们。我和来转化我的警察讲真相,他就骂我。先罚我面墙站了半小时。后让我脱了大衣到院子里站了一个小时左右(当时是十二月天气,很冷)。看我们不转化,又把我们弄到门头沟分局。在哪呆到三十一日。从二十一日起,我就已经绝食抗议。十二月三十一日,把我们弄到天津北辰分局。到那后,一个叫魏志强的警察负责转化我和另一个同修。当时有警察吓唬我说要给我打针弄死我,把我的身体当花肥。晚上不让睡觉,弄来带响的东西连喊带叫的。三天没让睡觉,当时我还在绝食。很多弟子也在绝食。他们强行给我们灌食。我不让灌,一个警察就揪住我的头发,把我摁在椅子里,双手铐在椅子背上动不了。脖子拿东西夹上,嘴拿东西撬开。有的人脖子都夹出血了。灌食的过程很难受。魏志强伪善地骗我说:“只要你报了姓名地址,当地有亲戚就可以领走或者自己坐车回家。”我问他是真的吗?他说是真的。我相信了他的话就报了姓名地址。他就给我当地的燕郊分局的打电话来接我。分局的人让我女婿自己花钱找车来接我,我女婿家条件不好,就找了一个面包车。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刘亚路嫌车破不坐。和我女婿打起来了,后我女婿一气之下不接了。后来是我们村的治保主任找的车和刘亚路一起把我接回来的。回来罚了我一千元钱。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之间,一到他们所谓的敏感日,就到我家门口蹲坑看着我。二零零一年二月一天,在我因为绝食身体很瘦时,燕郊分局的李联弟、齐晓泉等三、四人闯到我家。在没有任何理由,不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把我绑架到燕郊一个不知名的转化班强行转化。当时有很多被关在那里的学员。他们通知我们村支书过去。村支书就对他们说我被煤气熏了,不行了。之后村支书就把我送到我女儿家。这之后不久,燕郊分局的李联弟、齐晓泉等三、四个人又到我家把我绑架到在燕郊幼儿园办得转化班。当时别的很多同修都去了很长时间了。为了转化我们,他们找了三、四个所谓常人的老师给我们上课。看着我们的有燕郊分局李联弟,齐晓泉等人以及燕郊镇政府的马局长,主任等,还有他们雇的城管和社会上的人。我们集体绝食了四天。我呆了一个星期左右,我们谁也没转化,后被放回家。放我们的时候还让我们写所谓的认识。回家三、四天后别的同修又被抓到燕郊幼儿园洗脑,我因为在亲戚家,没抓到我。

二零零一年七月左右,我去赵辛庄的赵淑兰家。她不在家。她老伴在家。我到那不到半小时,燕郊分局的齐晓泉开发区的黄友军等六、七个人就去了。齐晓泉说:“李淑兰不在家,就抓你。”李淑兰老伴对齐晓泉说:“今天老太太要死我们家,我就把他送到你们家去。”对峙了一个小时左右,他们才走。

二零零一年九、十月间,燕郊分局的队长刘亚路带了十几个人跳墙闯入我家。都穿着便衣,他们每次抓人都穿便衣,不出示任何证件。其中一人拿了李洪志师父的法像就跑,我在后面追,没追上。等我回家,他们抄走了我的书已经走了。我在后面追他们要书。追到赵辛庄才把他们追上。当时他们抄了另一对夫妻的书,别的人拿了书走了。当时刘亚路和三、四个人没走,我就拽住刘亚路要书,不让他走。他就打电话给燕郊分局让他们来人。后来刘就撒谎说上厕所要溜走,我和另一同修把他拽住。这时燕郊分局又来了十几个人,他们把我摁在地上,刘让他们掰我的手指头,掰开之后他们就跑了。可见他们对迫害是多么的心虚。我们又去他们开来的车上,不让车开走。司机把我们推下车就赶快跑了。过程中对峙了几个小时。一次李联弟又带着一伙人闯入我家,我就把们反锁不开门。他们只好走了。象这样的上门骚扰就象吃饭一样随时都会发生。

一次,一同修到我家,可能是有蹲坑的给报告了。第二天燕郊分局的刘亚路就伙同开发区政府的我家来绑架我和同修。因我不给开门,他们就跳墙跳窗户进屋,把我和同修抓走。还抄走了我的大法书。后让我们村的人把我接回来,我和刘要书,他不还。

二零零八年四月一日早九点,610的贾志学和李伟等闯入我家,无缘无故的把我绑架到三河公安局。并抄了我家,拿走了一个手机,一个mp3,一个小电视,VCD,大法书几本,真相资料若干。下午他们开始审问我问我真相资料哪来的?我说是捡来的。下午送我送到三河看守所。在检察出我有冠心病的情况下,还是强行把我送到看守所。第二天在看守所继续审问我资料哪来的?我说捡来的。在看守所绝食六天。到第六天,看守所警察说放我出去让我签字。我不签。他说:放你,你签吧。我就签了。没想到我又一次被他们骗了,他们把我直接劫持到廊坊洗脑班。因量我的血压太高,他们怕出事。然后又把我弄回到三河公安局,让我家人把我接回家。回家三、四天后,贾志学他们又去我亲戚家抓我,因我没在没抓到。害怕他们的再迫害,我只好流离失所,在外面租房子住。在奥运期间,我们村还组织人到我租的房子去蹲坑看着我。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14/河北三河市王秀琴、徐少尊自述遭受的迫害-264027.html

2008-03-23: 河北三河70多岁法轮功学员王秀芹在家被绑架
河北三河燕郊法轮功学员王秀芹,70多岁,于3月15日在家中被绑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3/174910.html

2008-03-19: 法轮功学员王秀芹被非法关押在河北三河看守所
河北三河燕郊南巷口村法轮功学员王秀芹(60多岁),于2008年3月15日上午被三河公安局和燕郊公安分局警察从北巷口村家中绑架(由于南巷口村進行拆迁,暂时住在北巷口村),并被抄家,抄走了手机、录音机、电视机、MP3等物品。现在被非法关押在三河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19/174581.html

廊坊 三河市联系资料(区号: 316)

2019-09-01: 市610头目国立臣 办:3175808、宅:313235913603260114
北城派出所(燕顺路派出所)13903265355
副所长:张建文:13785591152
李伟:负责人燕郊国保事务、15903163579

2019-08-28: 河北三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曹爱博,男,三十多岁,二零一二年以来,只要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合,几乎都有他出现。

李旗庄镇派出所:

李旗庄派出所所长李海涛13785662086

指导员赵刚13313065060

副所长刘军13932681381

副所长高根友13832628619

警察:刘洋15830603111,侯丁月15100366574,石海涛13930660559,谢小俊13833650995,赵子健13832625076,刘斌15903161133

主要责任人及家人信息:

三河市610头目国立臣:办3175808宅3132359手机:1360326011415831606988

国立臣,男,一九七零年二月十日出生于三河市李旗庄镇崔家窑村,现住兴达花园别墅西三排14号,三河市公安局副局长、610主任。国立臣手机1360326011415831606988;母亲任秀芹,退休教师;妻子王艳君,一九七五年十二月二日出生,三河市十中教师,手机13722666266;儿子国家兴,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四日出生,小名国宝;国立臣已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立案追查,已上法网恢恢恶人榜,恶人编号86469.国立臣开一辆深灰色SUV,车牌号京Q897W8(还开一辆黑色丰田冀R4219);国立臣大姐夫,禄达汽修厂陈国光,手机13932602709,国立臣大姐电话13103165626


三河市610副头目刘文利:手机13832613983

刘文利,男,1965年8月生人,家住三河城内阳光小区东七号楼二单元一层西门;妻子田宝臣五十四岁,手机13832647025三河市实验中学教师;儿子刘佳星二十九岁。刘文利已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立案追查,已上法网恢恢恶人榜,恶人编号9441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