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6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眉山 彭山县 >> 姜献涛(江献涛),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彭山县
拘留时间: 2008年2月21日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8-02-27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邓建刚(邓健刚) 姜献涛(江献涛)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4-29: 四川省彭山县法轮功学员姜献涛、小闵遭骚扰
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县法轮功学员姜献涛、小闵遭骚扰
前几天,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县法轮功学员姜献涛、小闵遭中共人上门骚扰、强行拍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9/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85451.html#1942901712-1

2016-12-12: 丈夫被害死 四川彭山县妇女控告元凶江泽民

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国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邓建刚的妻子姜献涛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8月5日,国保警察杨华富杨华富和徐树安闯到姜献涛家,就姜献涛“诉江”进行诬蔑、恐吓。

姜献涛女士在控告书中说:“仅仅因为我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就被非法拘禁,一次被非法判三年劳改,数次(6次之多)被非法关押,非法洗脑,610人员、派出所、国保队等多次施压威胁,所谓的‘敏感日’更是不分白天黑夜的上门或电话骚扰,蹲坑等卑劣手段进行人身攻击。丈夫邓建刚也因为修炼法轮功,更是受尽酷刑、毒药迫害、牢狱之苦等迫害,最后被迫害致死。十几年来,我被迫害的家败人亡……”

下面是姜献涛女士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份事实:

1999年4月25日为了师父的清白和证实法轮功是真正的正法修炼,我们夫妻俩分别于4.25当天去成都省政府上访讲真相,却反而被抓。我地10多名学员当晚7点左右被当地公安押回彭山关在县拘留所受审,并遭遇到辱骂、诬陷和威胁。

2000年2月14日和其他学员一样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进京上访,我们又被抓。恐怖的警车又将我们送往不知名的地方,最后转到眉山驻京办事处地下室关押了数天。期间县国安科长肖德元当着20多个学员的面又辱骂师父和法轮功,并没收了全体学员的钱2万多元。回彭山后分别关押在看守所、拘留所,邓被关了2个月,我被关了一个月,我们被罚款9000元。

2001年12月我们夫妻又先后第二次进京向政府讲大法真相;还没有到目的地,就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燕郊一个车库内,不准说话、不准大小便……这次经济损失约3000元。后由当地公安押送我们回彭山后关在拘留所,判了我一年监外执行,期满后骗我去公安局说点事,结果将我游街侮辱后加半年刑期(在彭山体育广场)。

2008年2月份不知啥原因,彭溪镇派出所来我们家绑架了我们夫妻,非法抄家,将电脑、打印机、大法书、光盘、播放器以及1000多元真相帀等私人财物全部抢走了,也没留下清单。我被关在看守所7个月,非法判三年劳改,送去成都女子监狱迫害。而邓建刚则被非法判五年劳改,送去了乐山五马坪监狱迫害。年幼的女儿正值高考,遭遇父母重判进监,孤独无依,没了生活费只好辍学在家自谋生路,幼小的心灵受到极大的伤害。

2011年我从监狱回家后,公安、610、先后两次骗我去洗脑班强自转化,我不想再遭迫害被逼离家出走。有家不能回,亲人不得见,过着流浪的生活就这样也没有逃过第三次进洗脑班,在2014年7月份再次被县公安抄家,绑架到洗脑班强行转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2/丈夫被害死-四川彭山县妇女控告元凶江泽民-338786.html

2014-07-23: ◇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眉山洗脑班(原505医院招待所)的法轮功学员姜献涛已于7月17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23/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三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94896.html

2011-08-20: 四川彭山王玉如被绑架,姜献涛被逼离家出走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上午十点左右,彭山法轮功学员王玉如被彭山两名公安在两名单位上的人陪同下被绑架,现已被劫持到眉山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彭山“六一零”的几名邪恶之徒窜到彭山法轮功学员姜献涛家中欲绑架姜献涛到眉山洗脑班迫害,姜献涛机智走脱,现被逼离家出走。

彭山的邪恶之徒对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又开始了新一轮迫害,说是要将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劫持到眉山洗脑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0/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45623.html

2011-08-06: 四川彭山“六一零”、国保大队近期恶行

二零一一年六月以来,四川彭山市“六一零”、国保大队恶徒肆意作恶,当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陡然增加。
六月一日,法轮功学员何彤被骗绑架、抄家;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眉山监控中心。
六月十三日,武阳乡法轮功学员曹春花、周小莉在锦江乡被绑架,后被抄家、关押、非法劳教。
同是六月十三日,武阳乡三位法轮功学员贾先凤、冉某、吴某被非法抄家,彭山市国保警察调动大量警力,每家去约七个警察,只为对付一群手无寸铁的有信仰的善良民众;
七月四日,彭山市警察又绑架了彭山一小教师李沁殷,并抄了她的家,而后将李沁殷劫持到眉山监控中心迫害。
七月七日,李沁殷的妹妹李雪莲也被恶警非法抄家,李雪莲夫妇被劫持到县拘留所,恶警逼供,后强迫李雪莲在一张所谓的保证书上签了字才将他们放回。
七月七日晚,彭山二中职工徐建华被绑架、抄家,后徐建华也被劫持到眉山监控中心迫害。
先后参与行恶的人员有:国保大队付艳、杨华富、谢德全、徐树安、胡显文、潘伟、曾勇强等人。这些人在做这些坏事时,大多在夜间、不穿警服、不开警车、不出示证件、没有合法手续,强闯法轮功学员家里,甚至撬门闯入,抢劫财物(现金、手机、电脑等)。
从二零零七年四月至今,彭山市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六人:陈国建、邓建刚、汪梦林、姜献涛、王玉如、彭学英。
被非法劳教的五人:张跃、何彤、陈淑君、曹春花、周小莉。
被非法关押十人次:王泽君、何天林、李群堂、徐建华(两次)、汪梦林、陈淑君、张秀英、胡德芳、李雪莲、牟贵明(李雪莲之夫,未修炼法轮功)。
被非法抄家、骚扰的有十三人:徐建华(两次)、毕某、胡学文、魏忠渊、赵某、万素群、向佛兰、程济瀛(两次)、何天林、何彤、武阳乡贾先凤、曹春花、周小莉、冉某、吴某。
在中共恶警的邪恶迫害下,彭山法轮功学员许多家庭妻离子散,下举数例可见一斑:
七十多岁的老人汪梦林被诬判二年,回家后被迫害失去单位和退休金,生活陷入困境。
陈国建被诬判五年,家庭破裂,妻离子散,家中还有失明的老母无人照顾。
彭学英被诬判三年,与因工瘫痪的丈夫一别永诀,家破人亡,其丈夫二零一零年秋在孤独痛苦、忧愤绝望中离世,临终也未能让她见上一面,
邓建刚在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一日晚第三次被绑架后,被诬判五年,他本来已被迫害的身体虚弱,并患重病,监狱拒收,退回彭山。恶警仍拒不放人,恶警付艳奔走于省城,通过上级主管部门向监狱施压,硬把重病的邓建刚塞进五马坪监狱。
在邓建刚被绑架的同时,其妻姜献涛也被恶警绑架,并被诬判三年,丢下一个未成年的女儿独守家门,小小年纪,因父母屡受迫害心灵背负沉重的伤痛,景况凄惨,邓、姜双方父母年迈,遭如此打击,满怀伤痛、哭诉无门,一个原本温馨的家庭就这样被毁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6/四川彭山“六一零”、国保大队近期恶行-245015p.html

2011-03-17: 被非法劳教的四川彭山县法轮功学员王玉茹、江献涛分别于二月十九日,二十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5236745.html#11224225115-6

2010-01-08:川西女子监狱位于成都市龙泉驿洪安镇,监狱恶警至今还在幕后操控、指使死缓犯人打手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

在监狱一幢六层楼内,每层每间屋内分别关押一个大法弟子,二十四小时让两个犯人严管着。每天不给大法弟子吃饱饭,上厕所受限制,不准炼功、不准和别人来往、说话,不准出屋半步。早上六点半至晚上十二点钟长时间坐小凳面壁强行洗脑。

恶警们幕后操控指使死缓犯人打手将大法弟子拖入厕所内恐吓、暴打。对拒绝穿囚服的大法弟子,打手们采取最下流的手段,将大法弟子的衣服扒光扔掉,只准穿内衣、内裤,进行人身侮辱。被非法关押在二监区的乐山大法弟子钟俊芳就遭受过这种迫害。被非法关押在六监区的攀枝花大法弟子姚家秀正在遭受这种流氓迫害。

对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恶警们不允许家人接见,连大法弟子的购物卡都让恶警们没收,买生活用品必须写申请,经同意后才指派犯人去购物。

五十七岁左右的乐山大法弟子李玉华,被迫害成肝癌,保外就医,回家第三天于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

现在被非法关押的部份学员有:攀枝花大法弟子谭海燕、王秀英、张佩云、姚佳秀、温跃超;乐山大法弟子钟俊芳、罗芳;内江大法弟子何丽;其它地区大法弟子王秀云、钟玲、郭春芳、江贤涛(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8/215923.html

2009-02-26: 邓建刚惨遭凌虐 肋骨骨折 脊骨骨裂
四川省彭山县大法弟子邓建刚,因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被多次非法残酷迫害,现被非法关押在乐山市五马坪监狱,同样因信仰法轮功的妻子姜献涛也被非法劳改,年幼的女儿只好辍学在家,生活异常艰难在此我们呼吁善良的人们伸出援手,共同制止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迫害。
邓建刚此前曾被非法劳教,在绵阳新华劳教所被恶警唆使的犯人折磨,造成四根肋骨骨折,脊骨骨裂,体内体液渗出。还有一次他被恶徒折磨,造成两大趾甲盖掉下,其它脚趾紫黑。

北京恶警暴力绑架

二零零零年底邓建刚去北京证实大法,十二月三一日晨六时许,在燕郊通往京城的路上行走,被身后开来的一辆警车拦住。从车上下来5名身著警服的人拦住,要他出示身份证。他说没有带,他们要他跟他们去一趟分局。他说他有事要赶路。其中一人说,那你就骂大法师父。他说,今是咋个回事啊,大过年的警察要人骂人,再说人家又没有对他不好,凭甚么骂人家啊。警察就对他施以拳脚,强行将他带進了燕郊公安分局。

彭山县恶警酷刑逼供

后来邓建刚被县公安局警察带回县看守所,实施非法关押。一月六日晚刚到看守所时,前国保大队队长肖德元,警察周某即对他拳打脚踢。在值班时搜身登记时,肖德元趁他不备,二拳猛击他双太阳穴两耳处,顿时他只感觉到火星四溅,身体摇晃…过后即出现塞耳鸣等现象,后来逐日加重。接下来肖、周二人接连对他实施刑讯逼供,肖某直言不讳,要将他置于死地,不死也要脱一层皮,九死一生。肖某歇斯底里地冲進被询问人的保护区内,对邓建刚实施酷刑“苏秦背剑”,长达两个多小时。手铐齿压入双手背肉内,数分钟后才被取下。拳击头、身,全力脚踩他的双脚背,脚趾都紫黑了。

绵阳新华劳教所野蛮折磨

后来邓建刚被非法送绵阳新华劳教所,因他不接受期间的种种迫害形式,多次遭受暴力迫害,警察利用其他劳教人员,主要是涉毒人员充当打手,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四日,他被一个民管会名叫段鹏的击倒在地,拳打脚踢,主要击打头、身等要害部份。五月十四日他因拒绝训练被带到防暴队值班室,另一名大法弟子正被脱光上衣,重重的摔在地上,两人各由四名警察恶狗扑食般地按著,扎扎实实地被捆绑了约二十分钟,同时被电棍电击头、身、腿、脚等部位,直到手、脚失去知觉,不能抬举。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二月中旬,在四大队四中队晾衣间,邓建刚被两名身强力壮的班组长,一名姓文,1.84m,一名姓王,1.7m左右,他们突然猛力将他推撞到墙壁处,幸好邓建刚反应及时作出防护,但由于有一根自来水龙头突出墙壁约有六、七寸长,胸部还是被撞的青紫。晚上邓建刚向值班副中队长赵某反应当天被虐待的事实,要求严肃处理两人,但没有结果。

恶警教唆犯人行凶

八月十四日上午,天下著小雨,邓建刚在四大队四中队机砖上修理车间,前二名行恶者再次酒后对他行凶。王某对文某说:“就照干部说的整,外面不留伤痕,就弄里头,使劲整。”王对邓建刚讲:“干部早就要我们对你下手了,我们与你无怨无仇的,心想表示交差就算了,哼,想不到你还告我们,实话告诉你也不妨。反正你都是要死的人了,过几天你就要死了,让你死个明白,就是干部要我们做的。打成内伤,就说你得病了,几天后你就死了。”又对文某说:“就按干部交待的整,出了问题又不负责任,又能减教。”

文某在他左边硬抠肋下部位,内脏器官,感觉最明显的是肋骨突然一下松软,便疼痛了起来,他呻吟了一声。文某说:“晓得痛啊。”继续用力捏掐内脏,感觉左肾处像撕裂似的。一身松软。王某对文某讲:“好了没有。”文某回答:“没有问题,可以了。”与此同时王某在他右侧用同样的方法抠捏肝脏部位,并用膝盖猛击他的脊椎等地方,并将坐凳面放在他的头部,用砖头猛击凳面。二人直打得他脸色顿变,王某说:“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你配合的还可以。”晚间学习(坐军姿)时,邓建刚被痛的倒地,有人即刻报告干部,把他扶到医院。

四根肋骨骨折,脊骨骨裂,体内体液渗出

次日八月十五日,在绵阳两家大医院检查,左肋七、八、九、十,四根肋骨骨折,脊骨骨裂,体内体液渗出,这是一名干部看了报告后对他讲的。另一名陪同到医院亲眼看了透视情况的人也是如此告诉他的。在医院呆了五天后被带劳教所医院观察室,继续观察。

在伤后约十天左右,包夹要他坐军姿,说是干部交待的。二十八日上午,大法弟子李星泽以死反迫害事件发生后,当夜他被接回四中队。晚饭后同其他劳教人员一同站军姿四十多分钟,伤处疼痛难忍,此后每天站、坐军姿累计数小时。

大约是在十一月底,他同其他十几名大法弟子被调到四大队专管中队,此时他的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下,又正值下雨雪,十几二十天,他因在绵阳住院期间整日都铐在床上,除随身携带的几件单衣外,所有衣服都丢失了。衣裤单薄,仍然站在寒风雨雪中。

两大趾甲盖掉下,其它脚趾紫黑

一天,中队长赵瑜下令将不能坚持训练的几名大法弟子每人与三包夹一组,架起推著跑步,每组两圈,大法弟子不能歇,接连不断的被推著跑,直到大法弟子倒地,然后强压著做俯卧撑。他不能做,赵瑜便踩著他的腰脊处辱骂大法与师尊,言语极其邪恶下流,后来把他拉起站著,用力猛力踩、揉他的双脚,晚上洗脚时发现两头大趾甲盖全掉下来了,其它脚趾紫黑。次日恶人便说他有病,强行被拖、拉、推、架,和另一名大法弟子,被一日两针连续两日注射不明药物,接下来,他双腿冰冷,腰肋以下僵直,不能转身,夜间不能用力,如同转筋一样难忍。同时耳鸣耳塞听力极差,双目视力下降,不足两米看他人便五官不清。……就这样又被超期关押了八个多月,在亲人的强烈抗议下才营救出来。

家人质问 恶警装傻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三日,家人冲破种种阻挠到劳教所探视(在此之前不准探视,也不准通信与打电话,因此家里不知道发生过任何事情),当见到他被两人搀扶著艰难地進入接见室时,家人惊呆了,几乎不敢相认,他的整个人都变形了。因是隔离接见,耳目严重受损的他傻呆呆的站在那里,后来他被拉到家人所在的位置面前坐下,并告诉他你看哪个是你家里人,家人高声喊叫他的名字也没有听清楚,家里人全都哭了,等他明白后,他就把自己身体遭受摧残的事简单的告诉了家人,家人便当面质问警察:“这是你们所谓的法制教育吗?他到底犯了哪条法律,有甚么罪,给整成这样子,还不准探视,讨个说法,让媒体曝光!”

来了一群警察把家人围著,并大声吼道,你们再闹把你们抓起来。这时其他探视的人都围了过来。警察见状便叫人把他架走了,午饭后,大约不到两点钟,他被叫到办公室,里面有十几个警察,有所内的,有大队的,有中队的,教育科馀兴才说:“你家人说,你说的你被打断了几根骨头,伤在何处,有记载吗?”说著从档案袋里抽了几张存档,说:哪里有,你给他拿出来。邓建刚和气的说:“余科长你真是忘性大,去年(零二年)八月十五日中午,也是在这间办公室里,你说所领导叫关心此事,决定送你到绵阳最好的医院去治疗,希望你积极配合,下午你还提了慰问品到医院看过我呢,你还说,本来所领导要来亲自见你呢,因为有要紧事脱不开身,叫你带来这些营养品,希望你好好治疗,早日康复。”八月二十八日,他被保释。

恶警销毁犯罪证据

地方六一零,公安、司法在邓建刚当时的身体状况下都不收,最后以家人接走的形式,他才回到了自己家。在此之前,恶警把所有证据都销毁,并作了假。比如将医院的诊断书、报告等都毁了,他们不但自己毁,还让医院作假。比如:二零零二年底,恶警再次带他去绵阳医院检查时,在监区大门口,四大队的吴大队长就把一张纸条交给带他去做检查的警察,并说:“叫医生就按纸条上的写,就说是骨质增生。”让医生作假。当医生知道他的实情后,就当面指责那名警察……次日他问路过他身边的贾连辉副中队长,复查结果怎么样,他支支吾吾的不予回答。后来有人告诉他说:你这事干部说的都不一样,有的干部说你得这个病,有的说你得那个病,还有的说你是与别人打架给打的,也有说你是掉轨道通风灶摔的……

在短短的七个月里,他没有接受营养与治疗,在师尊的加持下,他很快康复。

再次被恶警绑架毒打

邓建刚二零零八年五月派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拦著报警,十三日再次被关進看守所,因他不穿号衣,不报告,被身后一名武警狠狠的踢了他左侧腰肋部位两脚,他因双脚被脚镣锁著,又在门槛上被重重的踢倒在地,他连续两次想站起来都没有成功。最后鼓足正念他终于站了起来。接下来十来天,他都是睡在阴湿的地上,烂棕垫,烂草席,后来又被转移到新华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四年八月底,他因拒绝服食预防药,被中队长(蒲某)在办公室耳内狠狠的毒打了一顿,主要搧耳光,连续二三十下,抓住头发往墙壁上撞击后脑勺,用食指叩击胸部,闭水……

被彭山看守所劫持迫害

二零零八年元宵之夜,他又被非法绑架到彭山看守所,同时被绑架的还有他妻子姜献涛及另外一名大法弟子。次日早上查监前,他因拒穿号服,被同监舍的一名二十多岁的在押人员重重的打了右胸部两拳,顿时感到疼痛欲吐,至今仍感到胸部隐隐作痛。在看守所拘禁的前七个多月,一直睡在潮湿的地上,一床烂棕垫,烂草席靠近厕所,臭气扑鼻。黑社会人员张全(眉山市东坡区万胜镇)天天远距离对他吐痰,痰从他的头上飞过,有时溅在他的脸上,同时还伙同另外三个在押人员李健娃,张德全(双流县华阳镇人),王建(彭山县凤鸣镇人)用种种手段天天干扰破坏他讲真相,炼功,发正念,并用极其邪恶的言语造谣,污衊,诽谤,辱骂大法师父等。张全还直接趁他发正念时,明目张胆地往他的饭内及汤内吐口水等,甚至用邪术相害。

被非法判刑五年,妻子被非法判三年

在看守所的前七个月,生活极其差,长期吃的菜中不但没有油甚至连盐都不放,九月十八日他被邪党法院非法加害判刑5年,他妻姜献涛三年,他在被转到五马坪监狱时被查出患有肺结核(传染期),高血压,二尖瓣心脏等问题,狱方拒收入监,当时返回看守所,后来经过彭山县人民医院,眉山市人民医院确诊为肺结核。但仍然于十月八日再次转交五马坪监狱。现被非法关押在一监区。

邓建刚目前身体状况非常差,腰肋及下半身直至脚趾尖麻木胀痛,站著行走都不稳,提脚困难,左侧更严重。遇见天气寒冷时更甚,耳鸣耳塞,视力模糊,看人及面目不清,只能看见人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26/196127.html

2008-09-06:  四川彭山法轮功学员邓建刚、姜献涛被彭山伪法院非法判刑
四川彭山法轮功学员邓建刚、姜献涛(夫妇)于零八年二月被彭山国安非法绑架,被关押数月后,又于九月四日上午,被彭山伪法院非法判刑,邓建刚被判五年劳改,姜献涛被判三年。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6/185355.html

2008-07-01: 四川彭山邪党人员预谋开庭陷害邓建刚、姜献涛

四川彭山邪恶之徒欲在七月十八日非法开庭审判今年二月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邓建刚、姜献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181232.html

2008-02-28: 四川省彭山县 邓建刚、江献涛被绑架情况补充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一日晚十点后,四川省彭山县法轮功学员邓建刚、江献涛在家中被邪恶坏人绑架,并被抄家。现证实,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正好去邓建刚家中的法轮功学员张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8/173258.html

2008-02-26: 四川彭山县法轮功学员邓建刚、江献涛被绑架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一日晚十点后,四川省彭山县法轮功学员邓建刚、江献涛在家中被邪恶坏人绑架,并被抄家,次日其亲属发现家中一片狼藉,被劫财物多少及非法作案的坏人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6/173125.html

眉山 彭山县联系资料(区号: 833)

2019-04-29: 彭山县区委书记罗万东13990306528
彭山县政府区长郭红18808218333、37619666
彭山县政法委书记尹开义13990303018

彭山区政法委:
书记郭益13990313629
综治办主任付艳:13679653358
610主任成红敏13990346820
610人员张志春13708169693 37623458 37623659
610人员杨海霞13778831386 3761332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9/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85451.html#1942901712-1

2019-01-13:
李树明 眉山市610办公室主任 电话 13909032996
张荣 眉山市东坡区610办公室主任 电话13890370382
成红敏 彭山县610办公室主任 电话13990346820
杨华富 彭山县国安科负责人 电话 13990394012
魏某某 彭山县派出所主任 电话 18080387559
许文军 已经退休,被聘请专门参加洗脑班“转化”迫害,电话13990389155
郭 益 彭山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电话13990313629

2018-12-17:彭山县区委书记罗万东13990306528
彭山县政府区长郭红18808218333、37619666
彭山县政法委书记尹开义13990303018
彭山县610办公室:

彭山区政法委:
书记郭益13990313629
综治办主任付艳:13679653358
610主任成红敏13990346820
610人员张志春13708169693 37623458 37623659
610人员杨海霞13778831386 37613322

2018-11-15: 彭山县区委书记 罗万东 13990306528
彭山县政府区长 郭红 18808218333

彭山县政法委书记 尹开义: 1399030301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