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锦州市 >> 张秀兰, 女

个人情况: 锦州市女儿河纺织厂职工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辽宁锦州太和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8-02-2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6-04: 锦州张秀兰被迫害生命垂危才回到家中
原辽宁省锦州女儿河纺织厂职工张秀兰只因做好人说真话,在2008年2月份至2009年4月份,被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恶警强行绑架到锦州第一看守所,残酷折磨迫害14个月,致生命垂危。2009年4月中旬,张秀兰病情进一步恶化,不能行走、视力模糊、进食困难,这时在家属和大法弟子的多次努力下,才被保外就医。
2008年2月25日早晨6点30分,有人敲张秀兰家的门,开门后,有4名太和分局恶警闯入室内,确认是张秀兰后,立即将其双手背在身后,2名恶警用棉袄捂着她的头、在她连鞋都没穿的情况下,就把她抬着,扔到楼下的车中。

过了一会儿,又来了7、8个恶警,将其家翻了个底朝天,把翻到的4800元现金、一台VCD、一个MP3、一台录音机、一部手机、家中钥匙及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全部抢走。

光天化日之下,将张秀兰绑架到太和分局,把她用绳子双手背扣着捆绑在椅子上,双脚也用电线缠住,用头套套住头,然后反复多次用电棍电她,且一边电一边大骂,还狠狠的拽着头发打耳光,就这样折磨了将近17个小时。电击后,张秀兰的脚趾显黑褐色,在夜间11点多钟,强行让她在非法编造的口供上签字,后将她绑架到锦州第一看守所。

2008年4月份,张秀兰突然觉得肚子疼,看守所的恶警带她到锦州公安医院检查,结果肚子中长了一个瘤,后来又到锦州妇婴医院检查,瘤子已有小孩脑袋大。
2008年8月份,锦州太和公安分局、法院、610等邪恶部门不顾张秀兰的身体状况,将她非法判刑6年,由恶警戴微还有第一看守所的其他人员将张秀兰送往沈阳大北监狱。大北监狱在给张秀兰体检时,发现她肚子里已有2个瘤子,脖子上也长了一个,因此大北监狱拒收。在这种情况下,锦州一看邪恶所长梁怀福仍不放人,继续在看守所强行迫害。

2009年1月初,锦州看守所再一次由恶警戴微等人将张秀兰送往沈阳大北监狱医院,因病情非常严重,医院拒收。在恶所长梁怀福等恶人死皮赖脸的强求下,医院仅收留一个星期,之后,锦州一看恶所长梁怀福派恶警戴微还有其他人员将张秀兰接回一看继续加重迫害。这期间家人多次看望,恶所长梁怀福指使手下拒绝家人看望,直到2009年4月中旬张秀兰病情进一步恶化,不能行走、视力模糊、进食困难,这时在家属和大法弟子的多次努力下,才被保外就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9/6/4/202186.html

2009-04-06: 锦州市大法弟子张秀兰狱中生命危急
辽宁省锦州市女儿河纺织厂职工、大法弟子张秀兰,二零零八年八月被锦州市太和区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因病重(子宫肿瘤已转移)沈阳女子监狱二次拒收。这种情况本应释放张秀兰回家,但锦州610头目李卫家、锦州市公安局所谓的反邪教支队头目王辉等恶徒,却毫无人性的仍把张秀兰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第一看守所;锦州610、公安局、太和区法院等也互相推诿不放人。

上周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锦州第一看守所才带她到锦州市公安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是腹部左侧子宫瘤已有小孩脑袋大,肿瘤长在卵巢上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右侧又长一个,脖子肿瘤一长条。现在张秀兰人很消瘦,饭量佷小,疼痛,走路困难,说话费力。这种情况下,锦州市政法委、锦州市公安局支队头目王辉等恶徒,仍毫无人性的不放人。

大法弟子张秀兰于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被锦州太和区女儿河派出所和太和区刑警队绑架后,一直下落不明,在六月下旬的一天,张秀兰的丈夫突然接到太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戴勇打来的电话说:“张秀兰病危!”

张秀兰的母亲在亲人的陪同下去太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找戴勇,要求见张秀兰。传达室给打了电话,戴出来见张母等人,张母及亲人向戴勇说明来意,戴说:“张秀兰的案子已经交到法院了,我说的不算。现在找谁都不让见,局长也不好使。”戴勇追问家属是怎么知道他的姓名的,家属说:“难道不是你给张秀兰的对象打电话说张秀兰病危的吗?”戴勇不吱声,一会又出尔反尔的说:“张秀兰没事了”。张母及亲人没有看到病危的张秀兰

大法弟子张秀兰和另外三名同修于零八年二月被恶警绑架,恶警将他们套上头套暴打,每个人都能听到彼此的惨叫声。张秀兰被套上头套后,被警察群殴、用电棍电击,至今她身上还有电棍电过的伤痕。刑讯逼供后,她们被抬着送进了看守所。后来,张秀兰感到腹部疼痛,被检查出有子宫肌瘤,已有十公分大,而且她的脖子上也长了瘤子,半个鸡蛋大了。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至八日,锦州市太和区邪党法院非法审判张秀兰等四名法轮功学员。来自北京的八位律师调查、见证了此案,并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李和平和江天勇等律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四名法轮功学员的“指控”是虚构的、是不成立的;而审讯过程也违反了中国的法律程序;此外,相关执法人员对这四名法轮功学员施以酷刑逼供,这本身不仅是不人道,而且是一种犯罪行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6/198459.html

2009-03-10: 锦州市大法弟子张秀兰狱中生命危急
辽宁省锦州市女儿河纺织厂职工、大法弟子张秀兰二零零八年八月被锦州市太和区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因子宫肿瘤已转移而被沈阳女子监狱拒收。这种情况本应释放张秀兰回家,但锦州610头目李卫家、锦州市公安局反支队邪恶头目王辉等恶徒,却毫无人性的仍把张秀兰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第一看守所;锦州610、中级法院、锦州市公安局反支队教支队等也互相推诿不放人。

现在,张秀兰的子宫肿瘤转移到脖子处,肿瘤已经很大,她已吃不进去吃饭,不能走路,说话很费力。锦州市第一看守所把她单独关押在小号,用二个犯人强行对她灌食(奶粉加盐水),进行这种毫不人道的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10/196900.html

2009-02-09: 曝光锦州市公安局恶人王辉
零八年二月,锦州市市公安局王辉等人绑架了心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张秀兰,后又非法判刑七年,前不久送到辽宁女子监狱,体检后被退回市看守所。在长期关押中,张秀兰患了子宫肌瘤,已有十公分大,她的脖子上也长了个瘤子,目前已经瘦得皮包骨,头发全白了,情况十分危急。但市“610”头目李卫家和所谓的反教支队头目王辉草菅人命,拒绝放人。(被锦州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张立田也是李卫家和王辉指挥绑架的)

王辉何许人也?此人品行恶劣,口碑极差,臭名远扬,谁都不愿与其共事,几年前他在原来的职位上呆不下去了,欲被撤销职务,后被安排到没人愿意干的所谓反×教支队任支队长。他具备中共邪恶残暴的本性,自上任以来积极绑架法轮功学员,并且指挥恶警对学员施以刑讯逼供,使黄成等学员致残。

王辉家庭住址:锦州市古塔区星(?)小区28-3号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9/195058.html

2009-01-25: 张秀兰遭迫害病危、仍被锦州看守所劫持
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大法弟子张秀兰上个月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因肿瘤过大,又被退回,目前仍被锦州市第一看守所。目前,张秀兰人已经瘦得皮包骨,头发全白了,情况十分危急。

大法弟子张秀兰于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被锦州太和区女儿河派出所和太和区刑警队绑架后,一直下落不明,在六月下旬的一天,张秀兰的丈夫突然接到太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戴勇打来的电话说:“张秀兰病危!”

张秀兰的母亲在亲人的陪同下去太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找戴勇,要求见张秀兰。传达室给打了电话,戴出来见张母等人,张母及亲人向戴勇说明来意,戴说:“张秀兰的案子已经交到法院了,我说的不算。现在找谁都不让见,局长也不好使。”戴勇追问家属是怎么知道他的姓名的,家属说:“难道不是你给张秀兰的对象打电话说张秀兰病危的吗。”戴勇不吱声,一会又出尔反尔的说:“张秀兰没事了”。张母及亲人没有看到病危的张秀兰

大法弟子张秀兰和另外三名同修于零八年二月被恶警绑架,恶警将他们套上头套暴打,每个人都能听到彼此的惨叫声。张秀兰被套上头套后,被警察群殴、用电棍电击,至今她身上还有电棍电过的伤痕。刑讯逼供后,他们被抬着送进了看守所。后来,张秀兰感到腹部疼痛,被检查出有子宫肌瘤,已有十公分大,而且她的脖子上也长了瘤子,半个鸡蛋大了。

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月四日至八日,锦州市太和区邪党法院非法审判张秀兰等四名法轮功学员。来自北京的八位律师调查、见证了此案,并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李和平和江天勇等律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四名法轮功学员的“指控”是虚构的、是不成立的;而审讯过程也违反了中国的法律程序;此外,相关执法人员对这四名法轮功学员施以酷刑逼供,这本身不仅是不人道,而且是一种犯罪行为。

张秀兰在法庭陈述中说: “我到看守所不久,就感到腹部疼痛,被检查出有卵巢囊肿,已有十二公分大,目前我的脖子上也长了瘤子,半个鸡蛋大小了(在场的人看的清清楚楚),我要求看守所带我治病,看守所不同意,说我必须得写不炼功的保证后,才能带我看病。”

大法弟子张秀兰、黄成、曲成业均被非法重判六年,刘凤梅被非法重判十三年。上个月张秀兰被送到沈阳女子监狱,因肿瘤过大,又被退回到看守所。

目前张秀兰病情十分危险,但锦州市“610”头目李卫家和锦州市公安局所谓的反××支队头目王辉拒绝放人。


相关人员电话:区号:0416

1.锦州市公安局反××支队办公电话:2572264
该支队邪恶头目王辉宅电:2389966
2.锦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李亚洲 办 2572018,宅2388888、13897886666
3.锦州市“610”头目李卫家,宅电:2601038,手机:13897889812。
4.锦州市政法委书记杨玖英 政法委办公电话:2126348
5.锦州市太和区政法委电话:516859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5/194134.html

2009-01-06: 锦州大法弟子张秀兰仍被非法关押
2008年2月,锦州法轮功学员张秀兰被非法抓捕,被太和刑警和国保迫害得遍体鳞伤,浑身布满电击伤疤,于2008年8月被非法判刑6年,送沈阳女子监狱,因癌细胞扩散,现生命垂危。又被沈阳女子监狱送回,锦州拒不放人,现被非法关押在锦州一看。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6/193066.html

2008-11-14: 营救锦州市大法弟子张秀兰
辽宁省锦州市大法弟子张秀兰被锦州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六年,现在被关押在锦州第一看守所,身体出现严重病状,肿瘤已长到12厘米,现在脖子上都是肿块,可是邪党法院至今仍不放人,家属到看守所去要人却不让见。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1/14/189719.html

2008-08-29: 锦州市伪法院非法重判五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上午,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邪党法院非法合议,公布了八月四日至八月十三日对刘凤梅等五名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审判结果,刘凤梅被非法重判十三年;张秀兰、黄成、曲成业和胡玉元四人均被非法重判六年。五名学员的正义律师及时到庭。

当天,在法庭上,邪党法官梁贺祥宣读完非法判决结果后,五名法轮功学员都提出了上诉。当刘凤梅等学员要被带出法庭时,刘大声对参与迫害的法官、检察官说:“中国人不要杀中国人,请放下屠刀!”这时,太和法院法警队长潘洪仲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举起拳头向刘的胸部猛击,坐在旁听席上的刘凤梅的儿子见状,怒不可遏的站起身来,对潘洪仲喝道:“不许打人!”刘凤梅的弟弟也站起身来,喊道:“在这些人面前,还动手打人!”邪党法官梁贺祥听见喊声,竟放狠话说:“怎么回事?再喊就把你们带下去。” 旁听席上的在场观众对此十分气愤。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9/184966.html

2008-08-21: 辽宁四法轮功学员遭审讯 律师指执法机关违法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至八日,辽宁省锦州市邪党人员操控太和区法院开庭,非法审判大法弟子刘凤梅、张秀兰、黄成和曲成业四名法轮功学员。李和平、江天勇等来自北京的八位律师调查、见证了此案,并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李和平和江天勇等律师在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对刘凤梅等四名法轮功学员的“指控”是虚构的、是不成立的;而审讯过程也违反了中国的法律程序;此外,相关执法人员对这四名法轮功学员施以酷刑逼供,这本身不仅是不人道,而且是一种犯罪行为。

“指控”是虚构的、是不成立的,是造假的

江天勇律师说,此案对四人的“指控”是涉嫌利用法轮功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在指控书上说,在锦州的刘凤梅以汇款的方式,将两万元和四万元,共六万元汇给在山东的曲成业,用于购买器材来接收或发射卫星信号,如新唐人等,然后去传播法轮功信息,还组织张秀兰、黄成来宣传法轮功。

江天勇表示,经过调查,对这四位法轮功学员的指控是虚构的、是不成立的。首先刘凤梅之前根本不认识曲成业;而且根据侦察机关所提供的刘凤梅的银行账号和邮局汇款记录,刘凤梅的存款从来没有超过两万元,何来六万元可以汇给曲成业?

江天勇律师还指出,指控书上所陈述的同一个侦察员,在同一时间里、不同地点询问两位证人,“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不可能分身,这必然是说假话。”

案件的审理过程违反了中国的法律程序

江天勇律师还指出,起诉书上还说,在四月八日,侦察机关将起诉书递交给检察机关,但是检察院在五月八日将起诉书退回给侦察机关,要求其进行补充侦察。“根据中国的法律程序,这意味着这个案子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他说,在五月二十二日,侦察机关又将同一起诉书重新递交给检察机关。但是,在起诉书上,却没有看到有关从五月八日以后至五月二十二日的新证据。“这说明之前这个案子被驳回的原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是没有解决的。”

他指出,从程序来看,这不符合中国的法律。而通过法庭的调查,把这个案子展示的非常清楚,就是说:指控的事实根本就不存在,是办案机关捏造出来的。而大家还看到了大量的刑讯逼供。甚至在法庭上,被告人身上有伤要求看医生,而法官却不予理会。

江天勇还说,很有意思的是,不管怎么说,法庭本来应该展现其公正,而控辩双方在法庭上应该是平等的,但令人惊讶的是,法庭居然安排辩护人起身迎候公诉人。此外,几名被告入庭时,居然戴着械具、穿着“黄马褂”(囚服)。“按照中国的法律,被控人在还未定有罪之前,在庭审的时候不应被视为犯人。所以这些本身是违反法律程序的。”

江天勇律师并指出,在法庭上有人偷偷拍摄,据了解那人是“六一零”办公室的;还不停有没穿制服的人搜查旁听人员的身份证;据悉,有一名旁听者被抓。“我觉的这些人如此行为完全不符合中国法律的规定,所做的完全是非法的勾当!”

执法人员对公民施用酷刑是一种犯罪行为

此外,办案人员使用了大量的刑讯逼供,包括:电刑、拷打、使用手铐等,手铐已经铐进肉内,骨头都露了出来。

其中刘凤梅遭受的酷刑最为严重。据看守所的警察说,除了竹签钉手指外,所有其它酷刑,刘都受到过。

在法庭上,黄成走路时一瘸一瘸,被打的腿上的筋都露了出来。张秀兰有严重的卵巢囊肿 ,据医生说有十二厘米大,有生命危险,在庭审过程中,她的表情非常痛苦,她要求看医生,而法官却不予理会。

李和平律师说,刘凤梅之前遭到严重酷刑折磨,身体一直很弱。张秀兰更不用说了,已经四天没有吃饭,吃不进去。医生到了法庭上,提着一个急救箱……这是他自一九九七年执业以来,办理的所有案件中,第一次看到医护人员全程在法庭上。

江天勇律师说:“这样的审讯本身就是非人道的,本身就是一种刑讯逼供。”他认为执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施以酷刑,不仅是不人道,完全是涉嫌犯罪。

李和平律师表示,警察对公民施用酷刑是法律所禁止的;作为警察,应该保护公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而不是违反法律对公民施行酷刑,进行刑讯逼供。“这是一种犯罪行为。”

法轮功学员是优秀的中国公民,非常善良

江天勇表示:“从我们了解到的事实,他们(刘凤梅四人)没有违反国家的法律,他们完全是优秀的中国公民。”

他举例:例如黄成,他在被抓捕前是一名清洁工,他的雇主就说要雇用炼法轮功的来就职,因为他们为人诚实,干活尽职;不象其他人,需要有人看着、盯着;一不留神就会偷懒;而法轮功学员就不会这样。“这些,我们都经过调查的。”

江天勇表示,刘凤梅虽然受到那么严酷的酷刑折磨,但她还说:不恨那些对她进行酷刑折磨的人,因为大家本是兄弟姐妹,她希望他们了解真相,不要对自己的兄弟姐妹如此对待。

“由此可见,我的当事人,他们非常宽容,非常善良;用中国的话说,他们都是好人。”江天勇说:“刘凤梅等法轮功学员的为人完全值得学习。我也希望那些执行命令、对法轮功学员施以高压的人,向他们学习。”

呼吁国际社会的关注

江天勇律师呼吁,希望国际的人权组织和国际媒体都来关注,在中国,有这样一群人,而且为数很大,他们的基本人权没有保障。

李和平律师说,在中国,法轮功信仰团体受到的这种不公正对待,现在持续有九年的时间了,这个时间已经足够的长。

他认为, “如果这种对几千万人不公正对待存在的话,依法治国和尊重和保障人权那都是一句空话。”

李和平说,因为信仰把某些人划为另类,在各个方面施以高压,对他们进行各方面限制,予以不公正对待,这种行为在国际社会已经被界定为“反人类罪”。这是海牙国际法庭当时通过的罗马公约;世界上已经有九十个国家加入了,就是中国没有加入这个条约。

他指出:“中国一直在谈崛起,要负起一个大国的责任,如果在世界上大家都认为是犯罪行为,而在中国还在大行其道的话,我觉得,和中国的发展方向是不相符合的。”

李和平并说,用这种政策或者是国家强力去干预公民信仰,第一是违法的,第二也不符合世界的潮流,第三它的效果也适得其反,不能达到它要遏制某种信仰的目的。

他说,如果大家都关注此事实,那么大家都会想办法去终止这些本来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背景资料

锦州法轮功学员刘凤梅、张秀兰、黄成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被女儿河派出所非法抄家、绑架迫害;黄成的妻子李秀云被恶警劫持市第一看守所后,不久又被非法劳教,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遭受迫害。山东莱州市法轮功学员曲成业在同一天被锦州市公安局反邪教支队(实为践踏公民信仰自由的邪恶支队)伙同当地恶警翻墙入室,从家中绑架。这些法轮功学员几年来,都受到中共当局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

法轮功学员表示,请国际社会予以关注,特别是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酷刑。

在法庭陈述期间,四名法轮功学员纷纷揭露了他们被非法抓捕的当天,所受到的刑讯逼供。太和公安分局刑警队的恶警们对他们疯狂施暴,四名法轮功学员都被套上两个头套暴打,每个人都能听到同修的惨叫声。刘凤梅被套上头套后,四肢被绑在铁椅子上,恶警们用书猛击她的头部,她的头上被打出了许多大包,还对她拳打脚踢,导致她胳膊骨折。

这时有个警察进来说:“你这屋(被打人的)的叫声太大了,你咋整出这动静儿的?我学艺来了。”一警察又显示自己的暴力,一拳打在刘凤梅的胸口上,刘当时就昏过去了。后来她说自己腰部里面有钢板,众恶警才住手。

张秀兰被套上头套后,也被恶警群殴、用电棍电击,至今她的脚心还有电棍电过的痕迹。

黄成被套上头套后,被上了背铐和脚镣,又被用绳子捆上,再被绑在老虎凳上,地上泼上水,连续十八个小时被这些恶警们轮番群殴:电棍电击、拳打脚踢,造成黄成脸部严重变形,腿、胳膊严重骨折。脸部目前还在肿胀,右臂至今不能抬起。

曲成业被从山东抓来的途中四十多个小时,一直戴着背铐,早上七点到锦州就被套上头套暴打,直打到下午四点,众恶警才住手。太和刑警队将四人送到看守所时,都是抬进去的,看守所看到他们伤势太重,拒收,太和分局软硬兼施迫使看守所收下了。看守所的警察们说,其它分局送来的法轮功学员都是走进来的,而太和分局送来的法轮功学员都是抬着进来的。

刘凤梅还讲述了自己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酷刑,那时,她被多根电棍同时电,她承受不住那痛苦,从三楼跳下,导致脊椎多处骨折,至今她的腰里还有钢板未取出。

张秀兰在陈述中还说: “我到看守所不久,就感到腹部疼痛,被检查出有卵巢囊肿,已有十二公分大,目前我的脖子上也长了瘤子,半个鸡蛋大小了(在场的人看的清清楚楚),我要求看守所带我治病,看守所不同意,说我必须得写不炼功的保证后,才能带我看病。”

黄成在陈述中说,自己的父亲是一位高级知识份子,在文革中曾受到残酷迫害,因此他自己没读过多少书,基本上是文盲。后来他又得了重病,久治不愈;是炼了法轮功之后,所有病症全部消失,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和做好人的幸福。

黄成说:“我认为这是个很好的功法,对社会、对人民没有危害,如今自己只因做好人再次深陷囹圄。”他强调自己没有罪。他还讲述了自己因修炼法轮功曾被非法劳教三年的痛苦经历。他说他炼法轮功十几年从未骂过人,但太和刑警队的人在打他时满口脏话,他都学不出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1/184513.html

2008-08-15: 锦州市邪党法院对刘凤梅、胡玉元等五大法弟子非法开庭
8月4日至7日,锦州市太和区邪党法院对刘凤梅非法开庭。

八月四日到七日,锦州市太和区法院对刘凤梅、张秀兰、黄成、曲成业四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四位辩护律师是:

刘凤梅的辩护律师:北京的李和平、江天勇
张秀兰的辩护律师: 北京的韩志广、唐吉田
黄成的辩护律师:北京的林小健、刘景省
曲成业的辩护律师:南京张赞宁、北京李仁兵

主审法官:太和区法院刑庭庭长梁贺祥(办公电话0416-7188099),
出庭公诉人:太和区检察院的赵晓军、戴路强

8月12日,锦州市太和区邪党法院对胡玉元非法开庭。主审法官:太和区法院刑庭庭长梁贺祥(办公电话0416-7188099)
出庭公诉人:太和区检察院的赵晓军、戴路强

所谓侦查人员:刘晋、王立勇、高宝、吴楠、孙坚、石刚、张积久等。其中高宝、吴南、刘晋、王立勇等警察对刘凤梅、张秀兰、黄成、曲成业、胡玉元等法轮功修炼者实施了酷刑,惨无人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5/184098.html

2008-07-11: 锦州市法轮功学员张秀兰被迫害致病危
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汤河子法轮功学员张秀兰于2008年二月二十五日被锦州太和区女儿河派出所和太和区刑警队绑架后,一直下落不明,在6月下旬的一天,张秀兰的丈夫突然接到太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戴勇打来的电话说:“张秀兰病危!”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1/181818.html

2008-06-24: 锦州项英等遭迫害命危 看守所发病危通知公安局拒不放人

在二月二十五日被绑架的锦州法轮功学员项英、刘凤梅、张秀兰被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第二看守所迫害。第二看守所多次发病危通知,但公安局王辉拒不放人。

据说王辉为目前负责人,王立军已调走。李亚洲比王辉官大,但似乎目前不直接管此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4/180854.html

2008-03-17: 辽宁锦州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恶警绑架的详细情况补充
2008年2月25日,由锦州市安全局参与、在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亲自指挥其下属各分局、“六一零”组织的恶警绑架了锦州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大量物品被洗劫。

目前获知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已增加至近三十人,其中知道姓名的包括:刘凤梅、黄成、张秀兰、李秀云(黄成妻子)、那全杰、邓秋丽(六四一厂)、郭艳萍、段君、项英、王贵令,殷志友,苗建国、崔亚宁、赵宇、张琦、曲凯、李凤云、陈岩、冯国松、任桂霞(金城)、张某(任桂霞的丈夫)、大王萍母女、张孝华(金城)。现在这些学员都被非法劫持在锦州第一、第二看守所、拘留所。

恶警现在不准家属探视,不放人,撒谎说法轮功学员没绝食,人很好。据可靠消息,有的法轮功学员一直在绝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17/174463.html

2008-03-07: 试看邪党在辽宁的最后疯狂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四日晚和二十五日清晨,辽西地区的凌源、锦州、金城、葫芦岛、兴城、绥中、朝阳、彰武及盘锦等市县同一时间相继出现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恶性事件。数十名学员被绑架,其中包括到马三家探望亲人的家属。在绑架过程中,恶警非法抄走二十多万现金、抢劫物品无数(多台打印机、电脑及卫星接收器“大锅”等),价值几十万元。目前迫害仍在继续。

这是对法轮功的迫害发生近九年来,辽宁省邪党统一绑架人数最多的一次。二十五日清晨,锦州市内三个区的公安刑警队非法抓走近三十名学员,他们是:刘凤梅、黄成、张秀兰、李秀云、那全杰、邓秋丽、郭艳萍、段君、项英、王贵令,殷志友,苗建国、崔亚宁、赵宇、张琦、曲凯、李凤云、陈岩、冯国松、王莉、赵玉芳、任桂霞、张某(任桂霞的丈夫)等。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7/173808.html

2008-02-26: 锦州法轮功学员刘凤梅、黄成、张秀兰被绑架
2008年2月25日早上7点多钟,锦州女儿河派出所恶警锦州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刘凤梅、黄成、张秀兰。据说刘凤梅、黄成是在扫大街时被恶警抓走的,张秀兰是在家被恶警抓走的,具体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6/173125.html

锦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416)

2019-10-06:
责任单位信息:
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解放西路205号 邮编:121000
副局长:张久义 0416—5178820
国保大队长:李蕾 13940696877、0416—5165688
巡特警大队长:石钢 13940607923、0416—2937900
太和分局女儿河派出所: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汤河子,邮编:121005
电话:0416—5139243
所长:崔勇0416—5136158
副所长:王志军、肇涛
教导员:肖国强 13840637222
2019-09-26: 相关责任人信息:
一、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解放西路205号 邮编:121000
副局长:张久义 0416—5178820
国保大队长李蕾(男):13940696877、0416—5165688
二、锦州市太和派出所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西太平里1号 邮编:121015
电话:0416—5179367
所长:孙坚
副所长:马洪涛
三、锦州市女子看守所:
地址:锦州市锦娘路211号,邮编:121013
所长:陈睿蕊 0416—3708086

2019-09-10: 锦州市公安局滨海新区公安分局:
地址:锦州市滨海新区政府西50米
国保大队长李刚13940655557、0416-3571700宅0416-2931108

杏山街道派出所:
地址:锦州市滨海新区杏山街道,邮编121221
电话:0416-3530054
所长王天明13591288213、0416-3530068
副所长李勇13704967881、0416-3532049宅0416-3571588

2019-06-23: 责任人信息:(区号0416)
锦州市滨海新区法庭(经济技术开发区法庭):
主审法官:李玉夫 18941601059、办2872909
锦州市滨海新区检察院(经济技术开发区检察院):
公诉科科长即本案公诉人:张俊敏 357565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6)

2009-01-06:
锦州第一看守所所长:梁怀福(此人有点善念)4588717
主要责任单位:锦州监管支队
主要负责人,支队长 刘政 手机13904162285,办4588611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8-08-21: 辽宁四法轮功学员遭审讯 律师指执法机关违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1/184513.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