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3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西 >> 晋中 榆次区 山西女子监狱(榆次女子监狱,猫儿岭女子监狱) >> 曹双梅, 女, 5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西灵石
个人近况: 2009年7月 迫害致死 (2008-02-21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8-02-21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29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2-24: 杏花岭 多少好人蒙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24/杏花岭-多少好人蒙冤-358232.html

2013-06-29: 山西灵石法轮功学员曹双梅被迫害致死情况补充

山西省灵石县五十二岁法轮功女学员曹双梅,二零零九年七月被山西省女子监狱二队教导员雷润香指使包夹封闭殴打致死。监狱方为掩盖犯罪事实,骗曹双梅家属是心脏病突发而死,但背地里却封锁消息,停止近一个月会见。

曹双梅被迫害致死的前两天,因为长时间的关小号迫害,身上已经污垢发臭,被放出来到水房洗澡(完全是水龙头里的凉水),人们看到她已经骨瘦如柴,行走不能自控,在走廊里东倒西歪,来回撞墙艰难的扶着墙前行,浑身布满黑青。

据刑事犯讲,当时曹双梅已经绝食多日,洗澡以后第二天又灌食,残忍的是灌食后,恶犯张新琴跳坐到曹双梅的肚子上上下乱蹦,当时在场的其它恶犯都害怕的不敢看了。当晚楼道里频繁的响着恶警来回奔走的声音。据说,曹双梅曾经被包夹逼迫吃自己的大便。

恶犯张新琴,外号“母老虎”,非常邪恶,她自己都说自己就是“十恶不赦”,打人处事都阴毒无比,监狱就邪恶到利用这些邪魔之类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29/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75952.html

2010-02-15: 山西女子监狱暴行:窒息昏死 打掉牙齿
(明慧通讯员山西报道)山西女子监狱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只要被送进去的法轮功学员,直接封闭在小号房不让睡觉、洗漱、上厕所等。恶警给包夹犯人的任务是“不管用什么办法、转化了就行。”因此有的包夹说“好长时间没打人了,手都痒痒了。”她们胆大妄为,肆无忌惮地迫害法轮功学员。

下面是法轮功学员郭云芝诉述她在山西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亲身经历:

我是二零零五年元月十六日被非法送进山西省女子监狱,十八日分到八中队。八队是全监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的中队,坚定修炼大法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分配到八中队进行所谓“转化”。八中队指导员雷润香因转化所谓的成绩突出被推选送到西安市参加全国公安系统表彰会。她手下有邪悟者仇丽华、积委会大组长杜雪青配合默契,总结了一套对待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利用折磨、殴打、威逼、恐吓等进行迫害,用杜雪青自己的话讲,经她转化过八十多名学员。

我元月十八日分到八中队后和其他学员一样,被封闭在小号房不让和任何人接触,窗户、门用报纸糊上,大白天拉上窗帘不让外面看见,由包夹犯人看管,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二十四小时通宵站军姿,反复播放“天安门自焚”等诽谤大法的光盘。我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骗人的,给她们讲真相,她们不听就拳打脚踢,打耳光是常事,揪着头发往墙上撞,打的鼻青脸肿,眼圈发黑都是淤血,她们还取笑我是“大熊猫眼”。

包夹吸毒犯王晋华她自己说以前是踢足球的,脚上有功夫,专门往我的下身踢,打乳房,用手拧我大腿内侧,嘴里还说“看你怎么脱了裤子让别人看你的伤。”用脚使劲跺我的脚面,左脚脚面因淤血长期不散溃烂,脚面从里往外流脓,打的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全是伤,头发一把一把往下脱。她们的目的就是叫你放弃修炼,所谓“转化”。不配合就天天折磨你,“三九”天用凉水从头上往下浇,全身上下从里到外湿透了,把棉衣、棉裤脱掉后,让穿着湿透的秋衣、秋裤站在全是水的地板上站通宵。

打我时,我喊“法轮大法好”、“打死人了”,她们怕外面听见,就把我打倒在地,包夹杀人犯和素玲用脚踩在我鼻子嘴上,因用力过大而窒息,昏死过去,等我醒来后又拽起我来让我站着,骂我装死。我说你们打人是犯法,是在犯罪,我要告你们,告诉警察说你们打人。和素玲冷冷地说“指导员、队长不说话,我们一个烂犯人敢打你们?你不转化,打死你白打死你,你死了我们就说你心脏病发作、自杀了。”我一下子才明白,原来他们是在配合警察,串通好的,所以她们才敢如此狂妄,大打出手。

二零零五年二月十八日过年那天,包夹犯人们要去演节目,就用绳子把我的手、脚捆起来,嘴里堵上毛巾塞到床底下。

她们打我时用手打嫌手疼,就用竹片或其它硬器打,打断两个扫床的笤帚,还把我的床单撕成条当绳子用,捆住我的手、脚吊在床上(上下床),吊了一天一夜。因绳子太细勒进肉里,夏天天热脚腕上的肉一直流黄水,不结痂,溃烂化脓拖延了很长时间才长好,留下永远也抹不掉的疤痕。打掉几颗牙齿后,她们怕留下证据,杜雪青逼着我拿走打掉的牙齿。

她们为了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不择手段,干着卑鄙无耻的见不得人的勾当。法轮功学员周科进违心的转化后又否定转化,她们就不让她睡觉、不让上厕所,白纸写上师父的名字扔到马桶里,让往里尿,否则不让上厕所。一天写两份思想汇报,每份必须写上诽谤师父、大法的话。

九队是老残队,六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董粉香拒绝转化后,恶警教导员卫玉(音)指使包夹犯人看管不让睡觉,从早上五点站到晚上五点,整整站了一百四十天。

六十七岁法轮功学员郭素玲是退休教师,包夹嫌她不转化就打她,她说:“我这么大岁数了,她们还打,打我就喊‘法轮大法好’”。大冬天晚上包夹犯人把窗户全打开,被子里洒上水,她晚上睡觉时一拉开被子里全是湿的,饭里给她下上药。

有一个六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入监前住在山西省军区大院,恶警不敢去军区大院抓人,让居委会骗出来开会,开完会不让回家,恶警把她带走了。子女们到处找不见母亲,最后找到看守所。她入监后包夹犯人一直给她饭里放药,她本人不知道。

恶警雷润香从八队调到二队后,指使包夹打法轮功学员曹双梅,五十六岁的曹双梅承受不住,违心的写了“四书”后很痛苦,心里觉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想否定转化,结果否定后,硬是打死了,却说是心脏病死了。

上述这些情况,我写过检举揭发信给监狱领导、驻监检察院人员。目地是让监狱领导调查,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结果石沉大海,迫害毫无收敛。

邪悟者仇丽华虽然为恶警做了帮凶,立下汗马功劳,因犯人之间一点小矛盾向值班警察汇报,汇报时和警察发生口角,警察拿起对讲机朝仇丽华脸上打去,瞬间仇丽华嘴上鲜血直流,打的牙齿松动四、五个,嘴肿的很高,嘴唇里面缝了三针,半个月不能喝水吃饭。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15/218224.html

2009-11-30: 山西女子监狱雷润香等恶警的暴行
(明慧通讯员山西报道)看了十一月十二日《明慧周刊》登出的五十二岁的法轮功女学员曹双梅在山西女子监狱被恶警雷润香等邪恶之徒迫害致死的报导,我又一次想起了我被非法监禁在山西女子监狱的亲身经历和亲眼见证的雷润香及薛月仙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事实。

在山西女子监狱,雷润香通过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邀功领赏,其顶头上司是监狱长薛月仙。为了达到所谓政治上的目的百分之百“转化”率,雷润香在薛的默许下,建立了所谓的“转化”基地。雷润香利用刑事犯(杀人犯、吸毒贩毒犯)等重刑犯和个别犹大对众多大法弟子长时间不让学员睡觉、罚站,连吃饭、喝水、大小便都受限制,长期强迫大法学员看所谓的“转化”音像资料,抄写所谓“转化”书籍,对拒不接受洗脑“转化”的学员殴打、谩骂和人格污辱,将学员的四肢长期绑在床的四根铁栏杆上,只有臀部接触床板,四肢高高地被绳子拉向四个方向,致使绳子勒进肉里,伤口长期感染化脓。

他们还将学员压在床板下面,上身和腿几乎成一直线,手脚紧紧绑在一起。为了阻止学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邪恶的刑事犯用毛巾塞进学员的嘴中,用勺子将学员的牙齿撬掉,鲜血直流,用自制刑具、竹板任意打学员的身体,捅学员的乳房、阴部,用手拧学员的乳房和大腿内侧,使学员的身上长期伤痕累累。

如今邪恶的迫害还在继续,可敬的大法弟子曹双梅的冤死进一步证实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酷。

另外,恶警王富英也直接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30/213569.html

2009-11-17: 曹双梅生前在山西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今天看到大法弟子曹双梅二零零九年七月被山西省女子监狱二队教导员雷润香指使包夹封闭殴打致死,心中无比悲痛。多么好的一位同修啊!下面是我了解到的曹双梅生前在山西女子监狱遭受的一些迫害。

曹双梅大概2008年5月被劫持到山西女子监狱的,直接关押到二中队。当时的教导员是粱桂莲,六月一号粱桂莲被调到一中队当教导员,从三中队调来了蕾润香任教导员。蕾润香见一个月还没“转化”曹双梅,就把她关在监狱的禁闭室迫害,由犯人孙芳芬、张新琴、安玲梅“包夹”,每天强制洗脑,播放邪恶的谎言,轮班看着曹双梅。刚开始晚上还让曹双梅睡觉,后来就不让睡觉。

再后来就开始打曹双梅。有一天晚上整整打了一晚上,以前雷润香还每天上四楼问曹双梅的“思想状况”,放话让犯人开始打曹双梅后,就再也不上四楼了,任由犯人迫害。曹双梅的身体被迫害的骨瘦如柴。但恶警雷润香并没达到她的目的,雷润香不死心,还在不断安排其他中队邪悟的人来对曹双梅强制洗脑。雷润香曾因在山西女子监狱以所谓的“转化达到百分之百”而上过报纸,由此可知她有多么邪恶。

2009年3月,雷润香又安排曹双梅与本中队已邪悟的人在一起所谓的“学习”,遭到曹双梅的拒绝。雷润香当天停止曹双梅出工,处罚曹双梅在雷的办公室站了一天,并强制看光碟洗脑。第二天,让犯人(病号)看着曹双梅,通知出工再让出工。第三天恶警雷润香反咬曹双梅私自不出工,给其他警察与犯人造成假相,并以此又开始迫害了。曹双梅拒绝报数,戴名牌,不承认自己犯罪。

3月16日晚上9点多封号时,曹双梅告诉大家在心里退出邪恶的共产党,“法轮大法好”。恶警雷润香当着二中队所有的犯人在楼道里用电棍电曹双梅,专电脸、脖子,折磨好长时间。最后把曹双梅拖到教室又电了好长时间,处罚二中队所有人罚站。

那一夜,曹双梅是在教室的地板躺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被抬回监舍时身上都是凉的。上午(3月17日)雷润香就安排由犯人孙芳芬、张新琴(专迫害法轮功)包夹监视起曹双梅,又开始白天黑夜播放污蔑大法的谎言。

在最后迫害一天天升级,曹双梅1米7多的大个,被迫害的一下矮了许多,走路都站不稳,瘦的皮包骨头。

监狱车间以做各种蝴蝶为主(出口),曹双梅常被安排干最脏、最累的活。通常早上7点出工,中午12点收工,12:30—12:40就再出工,晚上7点多收工。最邪的是警察控制人上厕所,上午只许上一次,早上都不敢喝稀饭,更加不敢喝水。每天靠吃下火药。这就是监狱的所谓人性化的管理。

曹双梅被迫害死,恶警雷润香罪责难逃。

参与迫害的恶犯人孙芳芬,大概年底报减刑,山西省晋城市阳城人,年龄不到30岁,因打架被判5—6年;犯人张新琴,50岁,08年入监属二进宫,因诈骗 700万而判无期,上一次也因诈骗600万而判无期;因在监狱迫害法轮功,获减刑,关了14年,出狱不到2年又进去,迫害曹双梅时曾喊自己是无期,老公是公安的,家可能住太原。以上这两恶人在二中队专看管法轮功学员,曾迫害过王素荣、张桂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7/212761.html

2009-11-11: 山西省女子监狱将曹双梅殴打致死

山西省五十二岁法轮功女学员曹双梅,二零零九年七月被山西省女子监狱二队教导员雷润香指使包夹封闭殴打致死。监狱方为掩盖犯罪事实,骗曹双梅家属是心脏病突发而死,但背地里却封锁消息,停止近一个月会见。监狱干部找每一个法轮功学员谈话,笼络人心。

灵石县法轮功学员曹双梅,早在二零零三年夏天,到介休发真相资料就遭绑架、抄家、拘留,在看守所绝食七天,警察怕担责任,勉强释放回家;一个月后无故被介休公安局再次绑架,曹双梅受尽折磨,二次绝食十多天,生命垂危,公安局只好将其放回;过了五、六个月,介休公安又派人到曹双梅家抓人,曹双梅走脱。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日前后,曹双梅在家中被一群介休县公安恶警无故绑架,过年也没放回,长期下落不明,直到传出被迫害致死的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1/212408.html

2008-04-21: 山西灵石县部份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山西晋中市灵石县六一零、公安局等部门的一些不法人员紧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以公安局副局长孔毅、政保科长赵秀云、原仁义派出所所长谢林生、王建军等为首的一些不法之徒,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手段残酷恶劣。

一、法轮功学员王林英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春,谢林生不让女学员王林英炼功,强行把她绑架到派出所,让她交出大法磁带,并威胁说:“如不交出,就要把她的衣服扒光。”

二零零二年夏天,王林英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谢林生再次把她劫持到派出所,威逼恐吓,让交出资料,并说出资料的来源,当天把她放回。但是却阴险地在暗地里把王林英的材料交给了公安局。第三天,赵秀云、谢林生第三次把王林英劫持到派出所,严刑逼供。用手铐把王林英铐在暖气管上,不让她睡觉,不让吃饭、不让喝水,并且辱骂大法,整整折磨了她一天一夜。

后王林英脱开手铐,正念走脱,被逼流离失所。当年十一月份,王林英在太原被恶人发现,孔毅、赵秀云再次把王林英绑架回灵石县公安局,给她戴上手铐、脚镣,并拳脚相加。用木板打王林英的手背、脸及全身,她被打得全身发青,手、脸发紫,手背肿得有三到四厘米高,令人目不忍睹。然后把她非法关押到看守所。

几天后,赵秀云还不罢休,带了一个打手,又把王林英打得眼发黑、头发晕,直到它们打累了才罢休。后把王林英被非法劳教三年,这期间一直不让家人和孩子看望。赵秀云还不择手段地告诉劳教单位,要对王林英严加管教、不要怜悯。

在劳教所王林英受到了严重迫害,头发、眉毛全部变白,高度贫血,大脑受到严重刺激。

二、法轮功学员师秀能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正月,法轮功学员师秀能因到北京上访,被绑架至灵石县公安局,以孔毅、赵秀云为首的一伙不法之徒,对她百般恐吓,把她关在凉窑里,逼她写“悔过书”、“保证书”。后把她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三十天,遭受非人的折磨。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六,“六一零”办公室以任兆庭为首的一伙不法之徒,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没有任何理由,强行窜入师秀能家,翻箱倒柜,什么也没有翻到,只抢到了一个笔记本。从此,多次把她带到派出所,逼供、恐吓,师秀能被迫离家出走。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中旬,原仁义派出所的谢林生、王建军等将师秀能非法劫持到派出所,逼她写“保证书”,并威胁不让她讲真相,不能和同修联系。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谢林生、王建军再次窜入师秀能家,骗她到派出所核实材料,结果把她直接送到公安局,政保科长赵秀云暴跳如雷,对她又打又骂,言词不堪入耳。把她打得鼻青脸肿,将她非法关进看守所,赵秀云还指使一些在押重犯对师秀能监控、欺负、折磨,后她被非法劳教三年。派出所所长还厚颜无耻地说:“师秀能就是我把她送进监狱的。”在看守所期间,师秀能吃不饱、睡不好,只能睡在刑事犯的脚头,非人的折磨致使她旧病复发,在身体弱不经风的情况下,孔毅、赵秀云还把她非法送往山西女子劳教所,因身体状况极差,劳教所拒收。他们又逼家人交出三千元押金,才将人放回。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上旬,以赵秀云为首的一伙不法之徒,窜进宋妙妙家,没有任何理由,将宋妙妙和曹利红非法劫持到公安局,孔毅、赵秀云指示一伙五大三粗的恶警对二人进行非法折磨,用木棍把二人打的遍体鳞伤,特别是宋妙妙被打的不堪入眼,几乎全身没有多少好的地方。

三、法轮功学员曹双梅、温昌盛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六年元旦前后,法轮功学员曹双梅、温昌盛被非法劫持,赵秀云又一次大打出手,曹双梅被打得双耳失灵,牙齿松动,被非法关进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三日至六日,有六名女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劫持,不同程度遭到恶棍赵秀云的非法行刑拷打,赵辱骂大法,并叫嚣要把女法轮功学员扔到荒山野外没有女人,光是野男人的地方,受欺凌侮辱。

从一九九九年至今,以孔毅、赵秀云为首的不法之徒,对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打压,使法轮功学员及其亲人承受了身体及精神上的痛苦与折磨,使他们在经济上也遭受了严重的损失。在这九年期间,共有三十人次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非法罚款:秦林香、温昌盛。(2人次)
非法行政拘留:王林英、韩莲芝、李君敏、郝秀平、郭根全、师耀先。(6人次)
非法刑事拘留:李贵保、师秀能、曹双梅。(3人次)
非法软禁:赵怀宝、张来旺、师耀先。(3人次)
非法劳教:师秀能、武文兰、王林英、师耀先、张来旺、曹彩红、蒋根莲。(7人次)
非法劳改:曹福全(5年)、秦林香(5年)、赵安平(1年)、曹利红(3年)、宋妙妙(3年)。(5人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1/176921.html

2008-02-17: 山西灵石法轮功学员曹双梅遭绑架
山西省灵石县法轮功学员曹双梅(女,五十岁左右),于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日前后,在家中被一群介休县公安恶警无故绑架。

早在二零零三年夏天,曹双梅到介休发真相资料遭绑架、抄家、拘留,在看守所绝食七天,警察怕担责任,勉强释放回家;一个月后无故被介休公安局再次绑架,曹双梅受尽折磨,二次绝食十多天,生命垂危,公安局只好将其放回;过了五、六个月,介休公安又派人到曹双梅家抓人,曹双梅走脱。此次过年前介休公安又将曹双梅非法劫持走,过年也没放回,至今下落不明。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7/172618.html

晋中 榆次区 山西女子监狱(榆次女子监狱,猫儿岭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354)

2019-06-09: 现任监狱长原山西省监狱管理局办公室主任张金旺 13603539861
监狱纪检书记李明富办0354-3299804、 15303541018

山西省女子监狱:
监狱长李天俊 办0354-3299801、宅0354-3299888、13903543708
邪党书记卫保贵 办0354-3299802、宅0354-3299988、13603548796
副监狱长刘联荣 办0354-3299803、宅0354-3299936、13835458316
副监狱长薛月仙 办0354-3299804、宅0354-3299858、13935403264
副监狱长王天宝 办0354-3299805、宅0354-3299736、13603549711
副监狱长周建峰 办0354-3299806 13603543434
副监狱长王宇红 宅0354-3299946、15303541219
狱政科长许书堂:办0354-32999400354-3299948
狱政科副科长:胡晋华0354-3299880  胡守俊0354-3299915
副科长室 :0354)-3299941
女子监狱办公区电话
调研员 3299964
检察室 3299953
办公室 财务科
主任室:3299800 秘书室:3299813 科长室:3299917 监狱财务 :3299927
机要室:3299823 收发室:3299815 企业财务 :3299937 出纳室:3299947
文印室:3299831 通讯员:3299799 微机室:3299957
总值班室 :3299954 传真 :3299790 销售科
政治处 科长室:3299897 综合办:3299884
主任室:3299848 综合办:3299849 清欠办:3299894
企管办 行政科
主任室:3299850 综合办:3299950 科长室:3299904 综合办:3299907
纪委:3299912 供应科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