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13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佳木斯监狱(原莲江口监狱,连江口监狱) >> 张宝春,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同江市林业局家属楼三单元六楼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8-02-03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张宝春 刘艳伟(刘延伟)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2-12: 黑龙江省同江市五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庭审
黑龙江省同江市五名法轮功学员刘延常、张宝春、牟天菊、孙忠玉、白淑琴,二零二零年一月十日被富锦市检察院和富锦法院在同江市法院非法庭审。一大早,同江法院如临大敌,周围就布控多辆公安警车在同江法院周围巡视,除了同江警察,据悉富锦还出动了六十多人的警力。
这次所谓“庭审”,中共邪党人员又搞名堂:同江市公安局将法轮功学员绑架、抄家,却交给富锦市检察院和富锦法院来审理案件;而富锦检察院和法院又利用同江法院审判庭所谓“开庭”。参加非法庭审的富锦检察院的丁连博、马雪松等是公诉人,办案法官是富锦法院的王炀(读洋)、丁春丽(女)、张荣坤等。

一、法官耍手段、诱骗阻挠律师出庭辩护

有三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聘请了三名律师准备做无罪辩护。原本孙忠玉被安排在第一个开庭,一月六日,律师和家属辩护人提前四天时间到富锦法院找到丁春丽向她递交了两份申请书,一份是申请所谓的六个证人出庭对证,另一份申请是:如证人不能出庭就要求法官撤销证人证言对孙忠玉的非法指控。家属按正常的法律程序递交的申请却遭到富锦法院丁春丽的无理拒绝,她还说:我哪有时间去找那么多人?对递交的申请根本就不理睬。

到了一月十日早上临近开庭,律师再次向丁春丽申请要求证人出庭对证,丁春丽又说这么短时间,那么多证人根本就没法到庭,要不今天的庭就不能开了。之后丁春丽就把孙忠玉的女儿拽到一边说:你爸的案子根本没什么大事,让你的律师这么搅和容易把事情给闹大了,你别用这个律师了,要不我给你找个律师吧!

孙忠玉的女儿不同意,坚持说我不用你们找的律师,我就用我自己的律师。这时又一个女的,被称是法院副院长的人过来帮腔,说别把事情弄大,又当着律师和家属的面假意作态,推脱责任说:你们想让证人出庭怎么不早点告诉一声呢?现在要求出庭也没有准备啊。律师说我们周一就给你(指丁春丽)送去了啊,可是你不要。

丁春丽当场撒谎一口咬定说没有人给她送过申请。这个时间大概在上午十一点多,丁春丽说让孙忠玉决定是否需要证人出庭。丁春丽说起诉书写的是认罪认罚吧?孙忠玉表示当时自己迷糊了,还摔过几次跤,也没说认罪认罚就不请律师了,我那天也就挂了几个条幅,并不多。但其实起诉书上同江国保仅从数量上就构陷孙忠玉,企图达到重判二至三年的目的。

中午休息后十二点半,律师再次进入法庭准备辩护时,女的副院长示意两个法警带着孙忠玉到家属面前有话要说,孙忠玉突然改口说:我不用律师了,不要他辩护了。孙忠玉的儿子当时就急了,指着庭内的那些人说:你们把他怎么啦?你们对他说什么了?这时警察上来把家属推出去了,让家属都到走廊里等着。随后又安排一名家属、律师和当事人进小屋里问话,又安排人在旁边悄悄录像,孙忠玉当场表示没有受到威胁,就是要辞退律师,丁春丽在一旁满意的笑。孙忠玉的女儿发现被录像时,非常气愤,对她们说:我爸的结果不满意我还会请律师来的,我还要上诉。

这期间,孙忠玉的家属在走廊里,法院副院长硬说家属录像了,要抢家属手机看,家属根本就没录像,也不让他们看,并反问他们:你们不是阳光办案吗?你们怕什么录像啊?这时围过来一圈警察,家属说咱们都上录像底下说话,法院和公安的人都不敢过去,还说家属说话大声。同江国保把三个家属带到国保审讯室非法关押到庭审结束 才放家属出来。

最后没有律师的所谓“庭审”完全按照法官的意图草草走个过场。孙忠玉的起诉书上标注的公诉人是申常志,但出庭的公诉人是丁连博。丁春丽是主审法官,同时坐在审判长的位置上。

二、非法阻止当事人家属出庭辩护

法轮功学员刘延常的妻子申请了家属出庭辩护,但是,在准备进庭为刘延常辩护时,富锦法院王炀是主审法官,张荣坤是审判长,王炀以没有携带结婚证,不能证明是夫妻关系的歪理,阻止刘延常的妻子出庭为丈夫做辩护。而在庭审现场的警察可以发表言论:现在扫黑除恶还能跑了你吗?

当时参与绑架抄家的同江国保人员刘洪国,李文彬,陆文双等人都在场监控旁观,对于刘延常妻子的身份,都一清二楚,心知肚明。法轮功学员孙忠玉的女儿也申请了出庭为父亲辩护权,也被法院以孙中玉不希望女儿为他辩护为由。不让孙忠玉女儿说话。

三、刘延常的律师和张宝春的律师对公诉人的指控一一驳回

刘延常的公诉人说建议法官判刑三至五年,并处罚金。刘延常当场指出:能把坏人变成好人的就是正教,能把好人变坏的才是邪教。

刘延常的律师和张宝春的律师指出: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权,法轮功不是邪教,信仰自由是公民的权利,受宪法保护,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及公安部认定的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法轮功不是邪教。法轮功没有破坏法律及法规的实施,国家新闻出版署五十号令废除原来规定法轮功材料是违法的文件,法轮功的书籍都是合法的。给法轮功定罪是乱用刑法三百条。

张宝春的律师同时也反驳公诉人关于张宝春挂条幅和给其他法轮功真相资料的事实。公诉人建议判张宝春四年至六年,律师说张宝春根本就不构成犯罪,应立即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你们这么做太狠了。

当天庭审结束后,庭长没有立即宣判,只说择日宣判。从上午九点开庭到下午十七点结束,中午只休息了半个小时。同江国保从开庭至结束一直在场 ,还有多名特警始终在场。

案件回顾

刘延常是同江市临江中学一级教师,一九九七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工作更是积极认真,所教学科诸如:数学、语文、地理等所取得的成绩都是全县前几名的,深得学生及家长的赞誉和同事的好评。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却遭受到了诸多的迫害:非法停止工薪、非法劳教两次、非法判刑一次、非法拘留一次,累计遭非法关押九年九个月,精神与肉体受到了多重打击与伤害。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七日在同江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唆使下,警察打着“扫黑除恶”的旗号,绑架法轮功学员周桂珍、孙中玉、程贵林之后,二零一九年八月一日凌晨四点多钟开始,同江市公安局出动仅特警至少两辆车,约有十几个警察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刘延常、张宝春、牟天菊、刘淑英家中,分别将四位法轮功学员绑架、抄家抢劫,刘延常、张宝春、牟天菊、孙忠玉被非法刑拘,刘淑英遭拘留十五天。接着就被非法起诉。

在过去的四个多月里,法轮功学员牟天菊的家属也聘请了律师,当律师来到牟天菊被非法关押地---佳木斯看守所,要求会见法轮功学员牟天菊时,被佳木斯看守所所长拒绝,告诉律师需要到公安局邪教办(原臭名昭著的六一零,共产党才是真正的邪教)备案。律师向佳木斯市检察院提起控告。同江公安局得知律师介入的消息后,给牟天菊丈夫打电话问“请律师了,你敢跟同江公安局对着干?”

关于法轮功学员刘延常、张宝春等遭受的迫害,请见明慧网文章《丈夫身陷囹圄 妻子再被绑架(图)》、《黑龙江同江市警察阻挠律师会见法轮功学员》。

在此奉劝所有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别再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了。举头三尺有神灵,人的一举一动神都在看着,都在给每个人记一笔账,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希望你们在这个历史的关键时刻做出正确的选择,无条件释放所有被你们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2/12/黑龙江省同江市五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庭审-401088.html

2019-11-09: 黑龙江省同江市张宝春等五位法轮功学员面临异地非法庭审
据悉,黑龙江省同江市法轮功学员张宝春、刘延常、孙中玉、牟天菊、刘艳伟面临异地非法庭审,非法开庭的地点定在富锦市法院,时间在11月。法轮功学员的辩护律师已于11月8日到富锦市检察院阅了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9/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95589.html

2019-10-12: 丈夫身陷囹圄 妻子再被绑架
二零一九年十月一日下午四点半,黑龙江省同江市流离失所在富锦的法轮功学员刘延伟女士,在她租住房屋的楼下,为送一位同乡在找出租车的时候,突然上来两个身穿黑衣的人问她,你是姓刘吗?刘延伟答:是啊,你们有事吗?这两个身穿黑衣人不由分说,就连扯带拽地将她强行绑架到一辆轿车上。

刘延伟的这位同乡当时被这种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目瞪口呆,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就见这辆车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刘延伟至今下落不明。她的家人至今也没有接到来自公安局等任何部门的任何说法,也不知道刘延伟被关押在哪里。刘延伟的丈夫张宝春八月一日被绑架,至今被非法关押同江市看守所。

刘延伟在外地上大学的儿子在“十一”七天假期,只在十月一日早上匆匆与妈妈见了一面,妈妈却让他先回同江宽慰年迈的爷爷奶奶,然后再回来富锦与妈妈团聚,然而等孩子从同江回来时,却不见了妈妈的踪影。

直到十月六日,整个假期刘延伟的儿子就一直焦虑不安地守候在妈妈的临时住处,盼望外出的妈妈能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直到他所乘的返校车就要开车的前一刻,一位熟人给他送信,等来的却是妈妈又遭绑架的消息!

爸爸已身陷囹圄,妈妈又被绑架,悲痛的孩子那一刻眼里现出悲愤的泪花。这是同江市公安局警察继今年七月以来以“扫黑除恶”之名绑架、迫害六名法轮功学员后,再一次犯罪。

继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七日以来,同江市警察以“扫黑除恶”之名,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周桂珍和程桂林;八月一日凌晨四点多钟开始,同江市公安局出动特警至少两辆车,约有十几个警察又非法闯入四位法轮功学员家中,把刘延常、牟天菊、刘淑英、刘延伟的丈夫张宝春分别绑架,并抄家抢劫。两次被绑架的六名法轮功学员全部被非法刑事拘留,非法关押在同江市看守所和佳木斯市看守所。

刘延伟被迫流离失所。为了营救被绑架、非法关押的丈夫张宝春,救度那一方众生,刘延伟给丈夫聘请了律师,律师先后两次千里迢迢来会见张宝春都被同江国保以各种理由无理阻挠,致使家属白白浪费上万元的律师费用,也让律师白白浪费四、五天的宝贵时间。(参见明慧网报道《黑龙江同江市警察阻挠律师会见法轮功学员》)。

刘延伟是因病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中来的。她在营救丈夫写给同江市公安局长的信中写道:

我和丈夫都是法轮功修炼者,这是同江市了解我们的人都知道的,可是我们夫妻为什么修炼法轮功?这就很少人知道了。我在学法轮功之前,是个肾衰竭患者,浮肿很严重,家务活干不动天天躺着,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喝水靠药物排泄,成箱批药,痛苦不堪,孩子年幼无人照看,只能天天跟着我去打针,胳膊总是轻一块,紫一块的。身体的病痛带来的苦恼已经够我承受的了,可是丈夫又迷恋上赌博,家里的大事小事都不管,就连孩子也不管。本来我身体有病就心情不好,再加上还要做家务,即使这样,丈夫还和我经常吵架,甚至动手打我。在认识我的人中,很羡慕我年轻漂亮,可是,面对着重重压力,内心的痛苦只有我自己知道。

真是绝处逢生。二零零四年,面对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的形势下,我和丈夫开始修炼法轮功,法轮大法的法理开启了我久远的记忆,我明白了人生的目的和意义。当我按照真善忍修心的时候,我的身体迅速发生了真是翻天覆地的变化,短短的时间里,我的肾衰竭就不翼而飞了,那种无病一身轻的感觉似乎让我回到了孩童时愿意蹦蹦跳跳的时代,心中充满了喜悦。

丈夫看到了我的变化,也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炼法轮功也改变了他的坏习惯,他不再赌博了,也不动手打人了,我们的家从此和睦了,是法轮功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是法轮功给了我们一个完整的家,感恩的心情我都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表达。我常年锁着的眉头舒展开了。

我满以为公公婆婆看到我们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事实,能支持我们修炼,我也想让年迈的公婆和我们一样,在大法中受益,可恰恰相反,他们被中共造谣媒体毒害的很严重,一直很抵触,甚至不让我们提修炼大法的事。二零零五年,我们三口人去婆婆家过年,大年初三早上公公就开始数落丈夫,后来就开始骂上了,我毕竟是修炼人,也理解他们被谎言毒害,没有动心。不一会我丈夫跟我说:快走!我们回家。我正在包饺子,没多想,就回了一声:走什么呀。丈夫又说了一声快走!这时我回头看到公公看我不吱声,已经抄起东西,要动手打我,还示意让小叔子在门口堵着防止我跑,我丈夫不干了,拽住他爸妈,我们才得以回到自己家,当时心里很难过,如果不是学了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我怎么能容忍婆婆公公当我家孩子面打我这个儿媳呢,这以后还怎么教育孩子呢?以我的个性不离婚,也一辈子不会再登他们家的门了,在大法中修出的宽容心,让我再次理解了他们是被谎言毒害了,该忍就忍了,此后该去看公婆还照样去,就象没发生什么事一样。

然而,正是这件事让我有一种强烈的愿望,这么好的功法,江泽民为什么要镇压?为什么制造谎言毒害民众?怎么才能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也像我一样成为大法修炼中的身心受益者呢?后来,我明白了,江泽民是看到了法轮功发展的迅速,短短的几年就有上亿人修炼,特别是法轮功对社会、对家庭,对修炼者本人有百利而无一害,修炼者对李洪志师父那种发自内心的感恩和尊敬,使江泽民在强烈的妒嫉心的驱使下,不顾其他六名常委的反对,肆意发动了对大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把上亿按真善忍修心向善的好人推向政府的对立面,并且提出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还用共产党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积累的整人的经验,反反复复的利用媒体造谣、诽谤、抹黑法轮功。

我和丈夫是法轮大法的身心受益者,在大法中修出来的慈悲善念,我们就想把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告诉更多的人。让更多的父老乡亲也和我们一样都成为大法的受益者,也就是因为这样一个善念和义举,我和丈夫多次被绑架和抄家。

二零零七年丈夫张宝春被绑架,我就开始流离失所,年幼的儿子(一九九八年出生)只好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丈夫后被非法判刑六年。在我流离失所期间,同江国保队警察多次上学校骚扰、恐吓、欺骗孩子,逼孩子说出我们修炼大法的一些事情,使他幼小的心灵受到极大的伤害。一次我回家拿东西,顺便看看孩子,十岁儿子战战兢兢地告诉我:“妈妈我好想你呀,可是妈妈你再别回来了,他们还要抓你呢,妈你回不了家,冬天有雪,你在外面别冻着,冷了那你就上楼道里呆着暖和暖和吧。”我望着可怜的孩子流泪了。

二零零八年五月四日我又被绑架,后被同江市法院枉判七年零六个月。夫妻俩相隔十个月同陷囹圄。

我们修大法做好人,不但不做坏事,思想里有不好的念头都不放过,都要检讨自己,也从未想到看守所和监狱与我们有啥关系,可当我被绑架到黑窝里的时候,我才知道这里对好人来说真的是人间地狱啊。在看守所里要给我照相,我觉得我没有犯罪,不配合,警察拿皮鞭打我。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我被投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分到九监区是严管监区,一个姓牛的警察来接我,后来王小琪警察也来了,因我说我没犯法,并喊了法轮大法好,他们就告诉刑事犯人“回去好好收拾她”。大概晚六点左右,我不穿囚服,警察唆使一帮刑事犯人群起迫害我,用宽胶带将我从上捆到下,勒的我喘不过气来,逼着我写保证书、悔过书,一直到半夜十二点。第二天早上五点三十分起床,坐塑料凳,码军姿,眼睛瞅监控器,稍微不合她们意就用脚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让坐小塑料凳不是挺好吗?不是啊,那个小凳只有几公分高,长期一个姿势坐着,臀部溃烂夏天会生蛆。我不接受这种迫害,刑事犯人又将我用宽胶带从上绑到下,两个手也捆上,从嘴到头用胶带勒一圈,我喊法轮大法好,这些恶徒们用袜子堵我嘴,为掩盖罪恶,将电视的音乐声放到最大,参与迫害的刑事犯人我至今还记得有杜晓霞、魏冬、于春艳、董艳秋、刘素霞,还有大队长郑洁、董丽华。这样的迫害持续一段时间后,他们就在室内又专设了刑具来迫害我。我九死一生回到家中。

我丈夫张宝春也和我遭受了同样的迫害,他在被非法抓捕后,家中的两台电脑、兜里两千现金和大法书籍与真相资料都被掠走,家中多次被翻,损失近万元。张宝春遭到他们无理殴打和用刑,衣服被撕的破烂后没有衣服穿,几天后家人给送去衣服,同江看守所有个姓潘的所长蛮横无理,并拒绝所有法轮功学员家人接见。张宝春绝食反迫害,当时身体非常虚弱,原一百五十多斤的体重被迫害的骨瘦如柴,走路都得别人搀扶,并被送医院多次进行灌食迫害,后被非法判重刑六年,也因为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在佳木斯监狱也遭受了打骂,吊拷,威逼写不修炼的保证书等迫害。

我们和中国大陆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一样,经受了一个正常人难以承受的酷刑折磨和远离亲人的苦难,要不是修炼大法,我们可能早已经不在人世了。今天面对丈夫的再次被绑架迫害,我除了不希望丈夫再次遭到迫害外,更担心那些警察未来如何面对自己造下的罪恶。因为,绑架事件要是发生在迫害的初期,我能理解,那时候国人,甚至全世界的人都被谎言毒害着,而如今随着不断地揭穿江泽民集团制造的谎言,人们知道,修炼法轮功的是好人,法轮功是冤枉的。法轮功已经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已经被翻译成三十九种语言文字。这些真相已经大白于天下了,在这种情况下,这些警察们还在参与迫害,他们的未来都是悲惨的。我请律师与其说是营救丈夫,更确切地说就是为了救度那些被谎言毒害的公检法的众生啊!

现在刘延伟再次被绑架迫害,他们双方要赡养四位年迈的老人精神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刚刚步入大学的孩子怎样理解警察为什么要抓好人,警察为什么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知法犯法?

忠告同江国保警察,当你们绑架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时候,你们想没想过,“警察的天职是什么?”是惩恶扬善,奉公执法,维护正义?还是把自己当作中共极权者的看家狗,任意践踏法律,伤害无辜?

哪次运动都有结束那一天,哪个王朝都有覆灭那一天。中共的腐败统治已经走到腐败透顶这一步了。无论是历史上的预言所讲,还是看现实的败象形势,都已经告诫人们:“中共解体已经进入倒计时了,无论谁想保住中共都是阻挡历史潮流,白日做梦。”在这个国人都在给自己留后路的关键时候,同江相关警察还在为一口带血的干粮维护邪党,你就将失去光明的未来。

无论是其他法轮功学员传真相,还是刘延伟为其丈夫请律师做无罪辩护,都在为家乡的父老乡亲,包括你们这些工作在公检法部门的民众传真相,使其不被谎言毒害,在大难中选择光明。不管你们信还是不信,再次忠告你们:大审判已经进入倒计时了,千万别为了职务、为了饭碗,昧着良心再继续犯罪,别成为中共的牺牲品啊。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12/丈夫身陷囹圄-妻子再被绑架(图)-394473.html

2019-09-06:黑龙江同江市警察阻挠律师会见法轮功学员
2019年9月2日,黑龙江省同江市法轮功学员张宝春家属聘请的律师,第二次来到同江市看守所要求会见张宝春,看守所警察同上次一样,要求律师到同江市公安局所谓的“备案”,律师电话联系同江国保要求会见,国保以张宝春的妻子刘延伟是嫌疑人为借口,说她委托的律师不算数。

律师又与张宝春的父亲重新签好了协议,并与张父一起来到国保大队的时候。国保大队的人却要求张宝春父亲解聘律师,并以同意张宝春父亲可以会见他儿子和可以轻判张宝春为条件,被张宝春父亲拒绝。

随后,律师与张父两人来到公安局信访办投诉,公安局信访办不受理,说这类事情归纪委监察委分管。于是律师又去纪委监察委以书面形式投诉,纪委监察委又推脱说:归政法委管。于是律师又来到政法委,又被告知归信访局里的政法委接待办分管。律师无奈来到政法委接待办,被告知政法委全员都去开会了,让律师和家属耐心等待。这样一直拖到下班时间,张宝春的律师也没能接见到当事人。

无奈之下,律师只能借着返程途中再赶到省信访部门行驶投诉控告权。这次的律师会见张宝春就这样再次被同江警察拖黄了。

在此之前的2019年8月19日张宝春家属聘请的律师已经去同江看守所要求会见张宝春,看守所让律师到同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备案,律师来到公安局,国保大队拒绝让律师会见,律师只能到逐层反映,转到同江市检察院控告国保的违法行为。就这样,白白浪费律师两、三天的宝贵时间。

案情回放:

2019年8月1日凌晨4点多钟开始,同江市公安局出动仅特警至少两辆车,约有十几个警察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刘延常、张宝春、牟天菊、刘淑英家中,分别将四位法轮功学员绑架、抄家抢劫,刘延常家中当时还有瘫痪在床的老母亲在家无人照顾,在张宝春家中没有大人和邻居证明的情况下,这些警察抢劫拉走了一车的个人物品。还将张宝春的个人私车本田CRV扣押。告诉家人车被“没收了”并恐吓孩子“让刘艳伟(张宝春妻子)去自首”。牟天菊家的大众轿车也被抢走。

这是继2019年7月17日同江公安局绑架周桂珍、孙中玉、程贵林之后,再次有预谋的打着“扫黑除恶”的旗号,迫害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程贵林(是没有双手的残疾人)被拉去医院身体检查不合格第二天被放回。而刘延常、张宝春、牟天菊、刘淑英、孙中玉被非法刑拘。

2019年8月31日,法轮功学员牟天菊的家属也聘请了律师,当律师来到牟天菊被非法关押地---佳木斯看守所,要求会见法轮功学员牟天菊时,被佳木斯看守所所长拒绝,告诉律师需要到公安局邪教办(原臭名昭著的610,共产党才是真正的邪教)备案。律师向佳木斯市检察院提起控告。同江公安局得知律师介入的消息后,给牟天菊前夫打电话问“请律师了,你敢跟同江公安局对着干?”

让家属觉的蹊跷的是:在2019年8月15号前后,同江公安国保曾给牟天菊前夫打电话,让送两千元钱及衣物到同江看守所,家属送到之后也没让看人,其实已经预谋把牟天菊送到佳木斯而未告知家属。后来还是在家属托人打听的情况下,得知牟天菊已被悄悄送走,但在8月31日早上,牟天菊的前夫准备赶去佳木斯陪同律师去看守所要求会见时,却突然再次接到同江公安局的电话,让立刻到同江市公安局去一趟,说是给牟天菊送物品存钱之类,但其实这时牟天菊人已经被转押到佳木斯市看守所。

张宝春家属为张宝春请律师之后,一同被绑架的刘延常的妻子佟桂英也被同江市公安局找去让在批捕单上签字,佟桂英说要请律师,同江国保威胁佟桂英说:你们不准请律师,这是“扫黑除恶专项整治”,不能请律师。我们给这三个人,每人安排一个律师,还不用你们花钱。刘延常妻子气愤的说:你们安排律师?那不就任由你们捏巴了吗?(捏巴两字是方言,意思是任由你们宰割)

忠告同江国保警察,当你们阻止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的时候;当你们执意逼迫法轮功学员家属辞退聘请的律师,要给法轮功学员指定官派律师的时候;当你们说法轮功学员家属聘请律师就是和公安局“对着干”的时候,不知道你们是真的不懂得律师介入案件是正常的司法程序、有明文法律规定呢?还是你们十分清楚中共独裁,权大于法,法律就是邪党粉饰自己的遮羞布,为了一口带血的干粮而维护邪党呢?无论你们是不懂法律,还是想维护邪党,还是怎么想的,一定要知道邪党历来就是卸磨杀驴。中国人一半以上都是被邪党迫害过,它前天把老干部说成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昨天把反腐败的学生说成是动乱分子,今天它又疯狂迫害按真、善、忍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明天有可能就是拿你们警察开刀。这是邪党的邪恶本性决定的。

在江泽民发动的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中,那些曾经参与和正在参与迫害的人,从省、市到基层,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为了职务、为了饭碗、为了自保,昧着良心犯罪,都将面临正义的审判。善恶必报,现在没有遭报,是老天爷想给其中还有可能改过的人留下希望与机会。其实他们才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牺牲品。而且人间的报应只是为了警醒世人,地狱的报应那才是偿还恶业的过程,还会殃及子子孙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6/黑龙江同江市警察阻挠律师会见法轮功学员-392342.html

2019-08-03: 黑龙江同江市警察暴力绑架张宝春并抄家
二零一九年八月一日早晨五点多钟,黑龙江省同江市警察七、八人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张宝春家,强行抄家,然后将张宝春绑架走,还恐吓孩子叫张宝春的妻子、法轮功学员刘艳伟去自首。在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刘艳伟贴不干胶被举报过。

在家中没有家人和邻居证明的情况下,这些警察抢劫了很多个人物品,其中包括法轮功学员学习的法轮大法著作,还有人民币几十元。

张宝春,男,是黑龙江省富锦市太东林场职工。和同样修炼法轮功的妻子刘艳伟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曾多次被绑架关押。一九九八年孩子出生,二零零七年张宝春被非法判刑,刘艳伟流离失所,同江国保队警察多次上学校骚扰、恐吓孩子,逼孩子说出资料点在哪。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张宝春被非法判刑六年;妻子刘艳伟二零零八年五月四日被非法判刑七年。年幼的孩子只好寄养在爷爷奶奶家。

这次张宝春被绑架,警察在家中没人的情况下,除了抢走九百多个空白台历壳,三箱A4空白纸,四十多个对联福字,一本《转法轮》书,一个电子书等两袋子个人物品外,还将个人私车本田CRV扣押。告诉家人“没收了”。

张宝春的姐姐和姐夫因距离加油站较近,被加油站释放的油气中毒而双双离世,刚刚入土,本来按规定加油站距离民宅不少于一百米,可实际只有三十多米,然而,他们当时不检测指标,十二天后。不知道他们采取什么措施,说检查不超标,不能导致毒气致死。在官司未能得到合理处置、全家处于悲愤之际,张宝春又遇同江警察暴力绑架,在中共统治的国度里好人没有生存的空间了。

我们也知道,自从美国对中共迫害信仰者发出制裁的声音后,特别是明慧网发出关于收集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恶人个人及家属信息,并提交美国国务院,阻止人权恶棍入境的《通告》后,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惶惶不可终日。他们想将基层官员警察牢牢绑在迫害佛法修炼者的贼船上,和中共一起作陪葬,然而这些基层警察还被蒙在鼓里。我们奉劝同江市官员和警察赶快悬崖勒马,将功赎罪。留给你们和你们的家人选择未来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也请海外同修配合,救度不明真相的同江市公检法人员。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3/黑龙江同江市警察暴力绑架张宝春并抄家-390970.html

2019-08-02: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同江市张宝春、孙中玉遭非法关押
2019年8月1日早上5点多钟,同江公安局国保警察在陆文双和莫亚朴的带领指使下,闯到在同江市居住的法轮功学员张宝春家中,绑架了张宝春,并打听2年没在家的张宝春妻子法轮功学员刘艳伟下落,入室抢劫,抄家,抢走四箱空板台历壳,三箱A4白纸,四十多个对联,其它东西不详。

继2019年7月17日下午,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同江市法轮功学员周桂珍、孙中玉夫妇,以及没有双手的程贵林,50多岁,遭到同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陆文双绑架后,程贵林被拉到医院检查,身体不合格,被放回,周桂珍也被放回,64岁的孙中玉被非法关押在同江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2/二零一九年八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90940.html

2011-03-03: 黑龙江省在佳木斯监狱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
张宝春:佳木斯同江市林业局家属楼三单元六楼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3/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36943.html

2008-05-24:  黑龙江同江市邪党人员绑架大法弟子刘艳伟
黑龙江省同江市大法弟子刘艳伟(音)于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七日左右被同江恶警绑架。

刘艳伟是大法弟子张宝春的妻子。张宝春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重刑六年,现正在香兰监狱遭受严重迫害。据悉,刘艳伟回同江市仅二十多天即遭绑架。夫妻俩相隔整整十个月同陷囹圄。这是同江市邪党人员借奥运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罪证。

同江市不算大、人口虽稀、地处虽偏远,但同江紧跟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却十分疯狂,是全国严重迫害法轮功地区之一。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同江市地区有十多人次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劳教。近百人次被非法关押、抄家、开除工作、上万元的高额罚款、数千人受到株连。这种不经任何法律程序、不审而判、非法剥夺人身自由的违法犯罪行为和非法建立的黑色监狱,却成了同江市当政者显耀、标榜、邀功请赏的政绩所在。

二零零五年四月五日,同江市法轮功学员程学善讲真相被抚远县恶警绑架,关押在抚远看守所,七天后程学善被迫害致死。为掩盖罪恶,恶警把已经打死了的程学善背到抚远二院假装抢救。

在同江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受尽人格侮辱和残酷虐待,有的被打的遍体鳞伤、牙齿脱落、几天卧床不能起。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法轮功学员张宝春、程桂林被绑架,程桂林被同江市公安局指使犯人拿塑料袋烧化的塑料水往他脑袋、脸上烫。法轮功学员张宝春遭恶人酷刑折磨,原一百五十多斤的体重脱相,骨瘦如柴,走路都得别人搀扶,并多次进行灌食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4/179052.html

2008-02-16: 黑龙江同江市公安局近期恶行
黑龙江同江市公安局近期频频对当地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判刑、劳教。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四日晚,法轮功学员刘延长和王银霞在去清河乡讲真相救人,被人举报。在回来的路上,清河乡派出所所长吴红伟带人将他们绑架,连夜劫持到同江市公安局,公安局恶警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做伪证说他们有两麻袋真相资料,妄图为无理迫害找理由。目前所谓案子已移交检察院。现在刘延长被非法关押在同江看守所,一直未让家人接见。王银霞现被非法关押在抚远看守所。

另外,法轮功学员张宝春、程桂林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被非法抓捕、绑架。张宝春遭恶人酷刑折磨,原一百五十多斤的体重现在脱相的骨瘦如柴,走路都得别人搀扶,并被送医院多次进行灌食迫害。张宝春被非法判重刑六年,现已被劫持到香兰监狱继续迫害。

程桂林被非法关押在同江看守所期间,同江市公安局指使犯人拿塑料袋烧化的塑料水往他脑袋、脸上烫,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做伪证说他家能刻碟,程桂林被非法判四年半,现已被劫持到香兰监狱。

法轮功学员陈丽被江公安局非法劳教两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一名姓杨的男法轮功学员被同江市公安局非法劳教,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6/172531.html

2008-01-06: 黑龙江同江市公安局、“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
自二零零七年七月中旬以来,黑龙江省同江市“六一零”办公室及公安局国保大队迫害数名法轮功学员,抓捕并非法判刑。

七月十七日以来,法轮功学员张宝春被非法抓捕后,家中的两台电脑、兜里两千现金和大法书籍与真相资料都被掠走,家中多次被翻,损失近万元。张宝春遭到他们无理殴打和用刑,衣服被撕的破烂后没有衣服穿,几天后家人给送去衣服,同江看守所有个姓潘的所长蛮横无理,并拒绝所有法轮功学员家人接见。

法轮功学员张宝春绝食反迫害,现身体非常虚弱,原一百五十多斤的体重现在脱相的骨瘦如柴,走路都得别人搀扶,并被送医院多次进行灌食迫害,被非法判重刑六年,现已送入香兰监狱继续迫害。

法轮功学员程桂林被非法重判四年半;法轮功学员刘延长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同江市看守所正遭受无理的邪恶迫害。家人两次要求接见,同江公安局为了防止外界得知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情况,所以一直被无理拒绝,不让接见。现状如何不得而知。

法轮功学员陈丽原被同江公安局送三年劳教,现又被同江公安局送两年劳教,现在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姓杨的男法轮功学员原被同江市公安局送三年劳教,现又与另一名女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情况不详。

请全世界善良的人们,给予关注和支持,援救同江市法轮功学员。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6/169708.html

佳木斯监狱(原莲江口监狱,连江口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0454)

2020-01-09: 牡丹江市绥芬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 林明健:13766590999
牡丹江市绥芬河市公安局局长 王乐刚:13904532927、0453-3933555
牡丹江市绥芬河市公安局副局长 王和:15946358888、0453-3933555
牡丹江市绥芬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教导员 冯立波:13019056226
牡丹江市绥芬河市城镇派出所所长 李晓野:13115533111、0453-3922207
牡丹江市绥芬河市城镇派出所副所长 赵泽勋:18645759157

2019-08-03: 黑龙江省同江市国保队长陆文双15946593222
同江市委书记许德东13734500005
同江市市长王金13845439999
同江市公安局局长尚志权18946436888
政法委书记王胜芝13803658718
原政法委书记赵静13836888396
公安局书记薛金玉13351761003
公安局政委单胜芝13284650678
公安局副局长蔡永江13339549600
同江市司法局局长张属新13339548058
公安局法制科朱风军15945419655
公安局法制局局长周俊河13604697318
公安局治安科王丽君13945443788
民政局局长于峰民13339547777
同江市农业副市长张志文13624655678
检察院副检察长张跃福13945408111
法院院长孙峰18746365111
法院刑事庭长刘春毅13555437666
刑事庭庭长孙荣13512637166
信访局副局长包四海18645472315
信访局局长鲍红伟13115345999
同江市看守所所长杨华13945432077
尤利军13803679506
谢希忠13512639234
武云鹏18845434545
宫宇昕18249232053
吕凤波13512635985
张喜美13796368890
任广丽13763636228
赵国胜13199103221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9-11-09: 黑龙江省富锦市法院: 牛雄飞13904542052、0454-2357502
黄忠梁13904540778、0454-2357601
赵宇飞13845448999、0454-2357501
于天明13945404358、0454-2357401
王洪成13945411999、0454-2357503 董君13019757575

黑龙江省富锦市检察院: 谭景春13803677222、0454-2636333
李锦福13704692777、0454-2366233
刘丕君13903640567、0454-2337321
于大业13845439777、0454-2324799
沙俊沣18724251777、0454-2322592
叶红卫13504540006、0454-2320958
田宏兴13836624333 15765366789、0454-2329298

黑龙江省富锦市司法局:
罗文明15765420999、0454-2333800
王宗寅15645435999、0454-2323697
张秀岭13339542222、0454-2323697
丁振文15326692422、0454-2323697
翟利国13039640918、0454-2324241
韩蓄非13704692864

黑龙江省富锦市委政法委:
于迅18245453333、0454-2344016
白志强19845140888、0454-2346566
乔中玉13904540012、0454-2346566
李世军18545081777、0454-2322890
王宗寅15645435999、0454-2322890
610办:
李檬15246434567
温某(女)15845427999

黑龙江省富锦市市委:
李源波13303688886、0454-2330007
秦世海13836657019、0454-2729567
吕村笙13603690888、0454-272226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