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 四川大学 >> 丁泽扬(丁泽杨), 男, 63

个人情况: 四川大学高分子学院副教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安岳县
拘留时间: 2007年9月13日
有关恶人: 成都市武侯区公安分局国保一科一男警,武侯区望江路派出所所长向某、梁磊、万里,女警颜冬梅等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四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7-09-1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3-16: 成都大法弟子钟芳琼等已被劫持到监狱迫害
被成都武侯法院和成都市中院枉法诬判的钟芳琼等十一人大多已被劫持到监狱迫害。

家属三月十三日到看守所送东西时,才得知他们已被转到监狱迫害。其中,钟芳琼、毛坤、姜洪媛、陈世坤、毛琦于三月四日被劫持到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刘邦成、刘嘉、丁泽扬、秦敏于三月三日被劫持到四川德阳监狱;蒋宗林和祝仁彬仍被非法关押于看守所。

另经证实,二零零七年年底被芳草街派出所绑架的成都大法弟子李叔玉也已被劫持到简阳女子监狱。

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和德阳监狱一直是四川省内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德阳监狱位于四川省德阳市黄许镇,对外称九五厂,是非法关押被诬判刑的大法学员的集中营。德阳监狱表面上号称“省级现代化文明监狱”,实则对大法学员实施有组织、有预谋、充满血腥的残害。德阳监狱里有系统完备的“六一零”恐怖组织,多年来直接执行邪党的迫害指令,从未停止过,多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众多的大法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

德阳监狱恶警折磨大法弟子手段之狠毒、残忍卑鄙、下流的程度空前绝后。恶警们指使监狱中一些极其邪恶的犯人来折磨大法弟子们,他们公开说:“打死算自杀,手脚弄断算自残,弄出问题了喊几个人写一份材料证明就可以了。”监狱头目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叫嚣:“违点法算不了甚么,只要能够『转化’采用甚么手段都可以。”

已经证实的至少有四名名大法弟子王增仁、曹平、李建侯、李正灵被德阳监狱迫害致死。四川凉山州昭觉县民族中学教师、大法弟子吴世海更是在德阳监狱长期遭受令人发指的迫害,已被折磨至精神恍惚。达州市大法弟子罗朝明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七日被劫持到德阳监狱。一月二十四日,罗的家属接到监狱的电话告知:罗突发高血压,心脏病,心包积水等症状已经病危。

备受关注的钟芳琼等十一人案,由于涉及执法机关的严重违法和当局对法轮功学员的严重迫害,去年九月和十月非法庭审时,当局如临大敌,

中院对钟芳琼等的上诉案立案后,更是以三名助审员组成非法合议庭,一再阻挠律师阅卷,对律师就其违法办案的法律意见置若罔闻,并且在没有听取辩护人意见的情况下直接秘密下判,维持一审诬判。公然的违法行为给钟芳琼等十一人的冤案再添冤情,也给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事实再加一笔,更加暴露出中共以“法律”名义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的罪恶实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16/197265.html

2009-02-11: 遭邪党公检法诬判 毛坤陈述书慈悲讲真相
二零零七年八月至九月,成都三十多名大法弟子及家属在单位或家里被邪党恶警绑架。成都市武侯区伪法院分别于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七日、十月十日两次非法开庭,对钟芳琼、毛坤、刘邦成、蒋宗林、刘嘉、祝仁彬、丁泽杨、姜洪媛、陈世坤九名大法弟子及毛坤的妹妹、妹夫毛琦、秦敏非法判刑。目前十一人正在上诉。

以下是大法弟子毛坤针对成都武侯区伪检察院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的所谓起诉,写下的陈述书,堂堂正正宣示法轮大法好,传九评是在救可贵的中国人,义正词严要求立即停止迫害。

陈述书

我叫毛坤,女,现年四十五岁,是法轮大法弟子。因修炼法轮功,曾经被迫害两次,劳教共计三年多。因本人坚持对大法的信仰,坚持对宇宙真理“真善忍”的追求。坚持揭露中共当权者对法轮功的迫害事实,坚持向中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讲清法轮功的真相,传播《九评共产党》一书,于二零零七年九月十日十二时,再次被成都国安绑架到成都新津“六一零”洗脑班。同年十一月十三日十二时,再次被成都市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被成都武侯区检察院提出所谓的公诉,对此我有以下陈述:

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九九二年,法轮功的传出,使很多初学者,摆脱了病痛的长期折磨。身体得到神奇康复,心性得以迅速提高,法轮功的传出,对任何人,任何国家,任何民族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大法十六年的传播,得到世界各国政府和民间团体,上千种的各种嘉奖。全球有许多国家,地区众多人在修炼法轮大法《转法轮》这本经书,已被翻译成几十种不同语言的版本。在世界各国出版发行,广为流传。互联网上都可以免费下载所有大法书籍,音乐,图片录像,法轮功学员已遍布世界各地。法轮大法的法理,已深深的扎根于人世间。“真善忍”三字真言已牢牢的埋在众多修炼者的心里。我们虽然生在不同的地区,是不同的民族、不同的语言、不同的肤色,但我们却同修一部大法,同读一本宝书《转法轮》同听我们伟大师尊的讲法,同时幸遇师恩的普度。我们是同门弟子,都非常珍惜这万古难得的修炼机缘,在大法遭受魔难时,坚定的维护大法,是我们真修弟子的共同誓言。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是我们大法弟子十几年来,告诉世人最多的真话。因为他能使人性得以回归、使人类的道德得到回升,从而使人真正得救。我们曾对天、对神佛发誓、不管有多难、多苦、哪怕为此坐牢,哪怕因此而失去肉身,也要告诉可贵的中国人,也要用这九字真言来救度处在危难之中的世人,其中包括你我他。相信我们的话,你就有福了。因为大法弟子带给众生的就是福音,信服这九个子,你就是在选择自己美好的未来。我们师父在《无题》中讲:“大法看人心 世人要清醒 人神鬼畜灭 位置自己定”

二、法轮功没有错、请立即停止迫害

法轮功没有错,修炼法轮大法更没有错。因为法轮大法学员都是在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的言行,真、善良、忍耐、这是做好人的唯一标准,难道做好人有错,所以我没有罪、更不是罪犯。

甚么是“×教”众所周知?杀人放火教人行凶作恶才是邪的。把这样的罪名定在教人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的头上令天下笑之。在全世界、也只有中国好人抓来坐牢。只凭当政者一句话,就能把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任意关押。强迫他们放弃对真理的信仰。强迫他们说假话,如不从,就可以随意对他们的思想定罪。哪有这样的强盗逻辑。法轮功没有错,错在强奸民意的邪党、错在迫害法轮功的首恶江泽民,其动用国家专政机关、公检法等系统,利用了所有的宣传媒体、电台、电视台报刊杂志等舆论工具、通过专门针对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在法律之上的“六一零”办公室从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起,对法轮功及其学员,采取了绝灭人性的邪恶迫害,从精神上的折磨到身体的摧残,从经济上的迫害到名声上的搞臭;如此邪恶的迫害手段,令人神共愤,天理不容。九年来、无数的大法弟子被强行洗脑,被酷刑凌辱被劳教被判刑、被迫害致死。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罪行罄竹难书、许多家庭被迫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许多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流离他乡,这一切苦难,并没有使坚定的真修弟子放弃对真理的追求,对大法的维护。慈悲的师父教导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我们八年来的和平上访,并没有使中共停止迫害,改变对法轮功的打压政策。中共为了对法轮功的定罪能成立迫害能顺利升级,在二零零一年的元月,江泽民用流氓的手段,亲自导演了震惊中外的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向全世界人民耍了一个弥天大谎,被国际人权组织调查证实纯属造假。中共欺骗了世界人民。此事件触目惊心,有正义感的善良人士站了出来,和世界各国的大法弟子一道奔走呼吁,共同制止这场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同时提出了对江泽民以及帮凶的起诉,把他们告上了国际法庭。然而在中国大陆,一个又一个的谎言还在不断的出笼,毒害着华夏儿女,而我们大法弟子,也在不停的清除揭穿中共所制造的一个又一个的谎言,还真相于世人。我们坚信这场对真理的迫害,最终将以失败而告终。

三、选择未来

《九评共产党》的横空问世,是上天的安排,也是上天的旨意。任何人、任何国家、任何组织都无法阻挡。他从根本上系统的揭露了中共执政几十年的种种恶行,把中共所干的所有坏事,统统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此书说出了积压在老百姓心中几十年都不敢讲的真话、实话、上了年龄的人捧着此书泪流满面,连说太好太好了。因为他们也是中共历次整人运动的直接受害者。此书写出了。他们不堪回首的往事,道出了他们共同的心声。还了历史的本来面目,大快人心《九评共产党》的神速传播,也证明了今天的中国人正在觉醒,不愿再被这个从西方传来的邪灵──邪党,所欺骗毒害。我们中华儿女,再也不会被别人已抛弃的东西所控制,自觉自愿脱离中共邪党的精神控制,是最明智的选择。

《九评共产党》带给了中国人民的勇气,真正做回中国人,请牢记。我们永远是龙的传人,绝不是马列子孙,忘记了自己的祖先,就意味着背叛了我们的列祖列宗。我们有流传了几千年的佛教、道教、儒教,却被这个外来的邪教──共产邪党所取代,我们有老子、孔子、蒙子等列祖列宗,需要我们去叩拜,而我们却天天抱着这个邪灵,叫着,党啊,我亲爱的妈妈,对着这个用几千万中国人的鲜血所染红的血旗(党旗)宣誓。发毒誓要为其奋斗终生,把命献给它。想想吧,我们的同胞们,这有多么可怕,当天要灭这个邪党的时候,你该怎么办?赶快退出,绝不能被它拖去作陪葬,“退党保命”,这就是为甚么我们会冒着坐牢的危险,也要告诉世人的这个天机。因为保住你的命比甚么都重要,因为你们都是我们伟大的师尊真正要度的亲人。

所以,大法弟子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人,救可贵的中国人。将来被留下来的世人,会感谢大法弟子,感谢所有帮助大法弟子、在这场磨难中坚强走过来的善良的好人,感谢所有帮助传播《九评共产党》,这本彻底解救国人书的勇敢的正义人士,在此希望我们的同胞都能选择美好的未来。

此致
成都武侯区人民法院

陈述人:毛坤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六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1/195258.html

2009-01-19: 四川大学教授被诬判 九旬老父艰难求救
四川大学高分子学院教授丁泽扬二零零八年十月被武侯伪法院枉法诬判四年。现丁泽扬等十一人的所谓“案子”已進入二审。但成都市中院不让律师复印案卷,却催促律师交辩护词,妄图草草结案。

丁泽扬的父亲已九十四岁。自丁教授前年9月13日被绑架以来,其九十四岁高龄的老父亲已至少十多次,从其住地华阳分别到新津洗脑班、成都市看守所、武侯检察院、法院等地方想看望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或者向相关部门求救、呼吁释放无辜受迫害的儿子。每一次都是几十里的路程,来回辗转坐车要近四小时。尤其是去年腊月,正遇上雪灾,老父亲顶风冒雪,赶十多里地,到武侯检察院,希望向有关责任人反映自己作为一位老父亲的心声,希望有关部门能秉持公道,释放无辜。

去年九月二十七日和十月十日,武侯法院两次对丁泽扬等十一人非法开庭;名为“公开”,但家属都被拒旁听。丁父两次辗转到法院,却和其他家属一样,两次均被拒庭外,在庭外苦苦守候,直到所谓“庭审”结束。尤其九月二十七日是第一次所谓“开庭”,成都突然降温。老父亲守在法庭外,在凄风冷雨中冷的发抖。小女儿不得不临时买了棉袄为父亲加上……

如今,二审程序已启动,鉴于武侯法院一审完全不顾基本事实、无视基本法律和程序的枉法裁判,鉴于成都市中院及主审法官表现出的对辩护律师及整个上诉案的刁难,九旬老父在无比担心中,希望并呼吁善良人们关注此事,制止罪恶和冤案再次发生。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9/193763.html

2009-01-14: 成都十一人被诬判后上诉,律师要求二审公开
成都消息,自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七日,成都钟芳琼等九名大法弟子及二名家属被武侯法院诬判后,十一名大法弟子及家属已全部上诉。现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立案。

由于正法洪势的推進,在同修的努力之下,又有七名正义律师参与为大法弟子作无罪辩护。十月二十七日,“武侯庭审”上,其中钟芳琼等大法弟子被迫害连续不准睡觉,被打昏死过去五次,且一度被严重毁容;绑架前年轻健康的祝仁彬被迫害成重病,且行走困难;六十多岁的川大教授丁泽扬病重住院。大法弟子被残酷迫害的事实令当庭的每一个听者震惊。

此事也在国际社会引起广泛关注,其中新唐人电视台,大纪元等多家海外媒体对此事多次采访和报导,追查国际组织已下达对武侯法院等的追查令。

据悉,所谓中院的“二审”,将有更多的律师组成的律师团,再次准备为十一名大法弟子及家属作无罪辩护,匡扶正义,从而唤醒民众的良知与善念,让更多的众生得救。现律师们已上书要求“二审”公开开庭。

另外,据悉对十一名大法弟子及家属迫害一事,是公安部直接插手操作四川省、市、六一零又由省市委督办的,恶人企图在过年前了结此事。

参与中院此次所谓“二审”人员有:
审判长:林乔
助理审判长:仇静 黄文
书记员:刘怀源 张元泽

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地址:成都市抚琴西路109号,邮编:610031)
http://minghui.cc/mh/articles/2009/1/14/193508.html

2008-11-08: 开庭如临大敌,成都武侯法院诬判、阻碍上诉实录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日,成都武侯法院不顾七位律师有理有力的辩护,非法对十一位大法弟子及家人判刑。开庭之日,邪党当局不许家属旁听,并动用大量警察、便衣,几乎戒严了武侯法院所在的高升桥东路。十一月三日,上诉期的最后一天,成都大法弟子钟芳琼、姜洪媛的律师克服法院人员的种种刁难递交了上诉状。

开庭当日

开庭之日,当局如临大敌。十月十日,武侯法院所在的高升桥东路整条街黑压压的布满了警车、警察、联防队员和便衣。甚至周围的茶楼里都坐满了警察和便衣。据知情者称:成都市所有的派出所,包括周边乡镇的派出所都被抽调了警察到武侯法院附近,看有没有本辖区的大法弟子在那。如果有,就绑架(一如当年“截访”)。大法弟子吴贤谨就是在通往武侯法院的路上被绑架的。当日还有另一名大法弟子也是在武侯法院附近被绑架的。武侯国保、公检法等大量人员也都聚集到了法院附近。

法庭上,七位代理律师一致认为,武侯检察院对钟芳琼等大法弟子的所谓“指控”,适用法律错误、事实不清、没有证据;当事人的行为根本没有构成任何社会危害,根本就不应该被侦查和起诉!并从各个方面進行了深入的阐述,做了无懈可击的无罪辩护。

然而,武侯法院无视基本事实,强行对十一名大法弟子及家人诬判三至七年。其中:大法弟子钟芳琼被非法判七年,刘嘉、毛坤各五年半,蒋宗林五年,姜洪媛四年半,祝仁彬、丁泽杨(四川大学退休副教授)、各四年,毛琦、秦敏、陈世坤各三年。大法弟子刘邦成已是七十二岁高龄,也被非法判五年。

法院里面,有警察公然侵犯公民权利,对法院里的家属等摄像。当被家属制止,不许侵犯公民肖像权时,警号为“009788”的警察竟公然说:甚么违法?你知道我的工作是甚么吗?(编注:即使特务也没有权利侵犯公民的肖像权)

尽管家属一再努力,律师也一再与法院交涉,并提出书面申请,家属仍然被拒旁听。旁听席上坐的几乎全是各地610人员等。庭审期间,他们甚至不断的对律师出言辱骂。庭审中,当事人和律师的发言被不断的打断,尤其当律师谈及普世价值、宪法对信仰自由的保护等,公诉人苟仲谋等立即举手打断,以致律师多次感叹“在中国的法庭上不能谈中国的宪法”!甚至当律师谈及《刑法》300条及“两高”司法解释的合法性时,苟仲谋竟问律师“是何居心”!

钟芳琼等十一名大法弟子及家人是去年八月和九月被绑架的。后都被非法拘禁于洗脑班二、三个月。律师称,整个“案子”从侦察过程到审理过程都是违法的。过程中,公权机构的违法犯罪多达十多处,如令人发指的刑讯逼供(周惠敏已被迫害致死),洗脑班的非法拘禁等。

上诉

成都大法弟子钟芳琼、姜洪媛的律师在十一月三日,也就是十天上诉期的最后一天,赶到武侯区法院,递交了上诉状,过程中遭到该法院人员的种种刁难。

十月十日,武侯法院对钟芳琼等十一名大法弟子及家属進行非法审理并口头宣判。十月二十三日,十一位当事人收到所谓“判决书”。但律师没有收到。律师到法院要求领所谓“判决”,法院却以各种藉口拒绝,要么说复印机坏了,要么说人开会不在。直到上诉期最后一天,才有律师领到所谓“判决书”。

十月二十三日,钟芳琼和姜洪媛的律师在会见了当事人后,下午到武侯法院递交了她们的上诉状。

律师见到非法诬判的主审法官税长冰,表示是来递交上诉状时,税长冰竟故意刁难说,是当事人自己签的字吗?是不是律师代签的?上诉要是当事人自己的意思才行,等等。律师回答说可以做笔迹监定和指纹监定嘛。

同时,税长冰还责问律师将十月十日庭审情况传出去,称当庭没有一个家属旁听,也没有其他人,只可能是律师把情况透露出去的。当律师问税“你怎么能保证不是旁听的人传出去的呢?”税长冰无言以对。

律师表示,既然是公开开庭,难道还有甚么秘密吗?为甚么害怕世人知道庭审的情况呢?本来拒绝家属旁听、旁听人员只针对小部份特定人群就是“假公开”,是严重的程序违法。

律师在会见钟芳琼等当事人时,他们都表示,已向所谓“管教干部”提出上诉;但一直未得到回覆,不知是否已交至武侯法院。据分析,武侯法院可能是想先将“判决书”送到当事人手里,等十天上诉期过了之后再通知律师。也就是说,武侯法院想耍花招阻止当事人上诉。

本“案”书记员、武侯法院刑庭的雷星接到上诉状后拒绝打收条,却信誓旦旦的表示:既然在这里(武侯法院)接到了上诉状,就一定会把它交到成都市中院。

被非法诬判的九名大法弟子情况简述

钟芳琼,女,一九六五年出生。修炼前曾患世界少见的先天性血管瘤,被华西医院专家诊判为绝症。修炼法轮功后不治而愈,修炼九年从未复发过。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钟芳琼遭邪党人员三十次绑架、非法关押,受尽各种折磨与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多年。她在《疾风劲草》一书中详述了她遭迫害的经历。二零零七年十一月,钟芳琼被武侯检察院非法逮捕,二零零八年五月,“案子”被非法转至武侯法院。在武侯区分局国保大队,钟芳琼遭到刑讯逼供,恶人毒打钟芳琼,并向她脸上抹青芥辣的药物,药物所到之处全部红肿、脱皮,使她面部严重受损。

毛坤,女,四十四岁,家住成都市五里墩,是一位非常有经验的会计师,工作尽心尽力,业务娴熟,在每一家公司工作都受到称赞。因坚修法轮功,毛坤曾分别于一九九九年底和二零零一年底两次被绑架至楠木寺劳教所非法劳教(时间分别为一年零八个月和一年零六个月),期间曾遭受关小间、拳打脚踢、用电棒打、长时间不让上厕所、不许洗澡等等酷刑迫害。

蒋宗林,男,六十岁。原成都市市级机关事务管理局下属明远建筑设计所所长。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摆脱了长年困扰他的病痛;同时他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工作兢兢业业,不计个人名利。将在其任职之初连电话费都缴纳不起的设计所扭亏为盈,自己却拿所里最低一级的奖金。

丁泽扬,男,四川安岳县人,现年六十三岁,是四川大学高分子学院副教授。从事教学工作三十多年,尽职尽责,任劳任怨,他修炼大法后,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修心向善,与世无争,在同事和学生中是一位公认的好人。九月二十五日其律师到看守所,却无法见到丁教授,后家人经辗转多方打听,才得知丁教授被关進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了。这个医院与看守所勾结,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已迫害致残致死多名大法弟子。与丁教授一同被非法逮捕的周慧敏就是在这里被迫害致死。四川大学外语学院教师房慧也在这里被迫害致残,几乎丧失语言能力,瘫痪在床已近五年。

祝仁彬,男,一九七一年出生于一个朴实的农民家庭,他家境贫寒,但他很有志气,先后获得了电子科技大学两个专业(会计和英语)文凭,还利用业馀时间出版了一本诗集《永远的故乡》。

刘邦成,成都市医药局退休干部,现年七十二岁。因不放弃信仰,二零零零年一月十八日被青羊分局非法拘留十日。

刘嘉,原为某保险公司经理,是一位事业有成的年轻人。二零零一年因为法轮功上访在上海被非法劳教两年。

姜洪媛,家住成都市武侯区,二零零三年七月九日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劳教两年。

陈世坤,家住成都市锦江区,于二零零七年八月被国安、双流恶警绑架、抄家,送到成都市新津洗脑班迫害致旧病(心脏病)复发,生命危险时放回家。陈世坤回家后,通过炼功学法,身体刚刚恢复正常,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下旬,在家中再次被国安、公安恶警私闯民宅绑架至成都看守所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8/189432.html

2008-10-13: 成都两位法轮功女学员在法院门前被恶警绑架
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恶党法院10月10日非法开庭,审判钟方琼、刘嘉、蒋宗林、丁泽扬、祝仁彬、毛坤、姜洪媛、陈世坤、刘帮成等善良大法弟子。邪党不法人员在法庭内外加派了一些便衣巡逻,到10月10日早上8点,共出动有上百的便衣特务和防暴警察,不时地催促和驱赶从法庭门外路过的行人。

当天有两位女法轮功学员从法庭门外路过,被便衣和警察绑架,如下图所示。如今还不知她们的下落,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3/187629.html

2008-10-12: 成都大法弟子十一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日,四川成都市武侯法院第二次所谓“公开”庭审大法弟子钟芳琼等十一人,大法弟子的家人再次被挡在了庭外不许入内旁听。钟芳琼等九名大法弟子及毛坤的妹妹、妹夫分别被强行非法判了三至七年。其中大法弟子钟芳琼七年,刘嘉、毛坤各五年半,蒋宗林五年,祝仁彬、丁泽杨(四川大学退休副教授)、姜洪媛各四年,毛琦、秦敏、陈世坤各三年。大法弟子刘邦成已是七十二岁高龄,也被非法判五年。

原定于十点半开始,可恶党法院却提前于九点就让它选定的“旁听人”入庭。律师進入时却被用仪器搜身,而那些“旁听者”却大摇大摆的迳直入内,如此明显的歧视行为立即遭到大法弟子家人们的指责。

此次非法开庭一直持续到下午三点左右。据目击者称,大法弟子祝仁彬被迫害的非常严重,一直用手捧肝腹处,佝偻着身体,说不出话来,脸色苍白的很不正常,可能是受了内伤。

退庭时,数名大法弟子高呼“法轮大法好!”,震撼天地,却被拖出庭外避开监视器暴打。楼下的家属们闻讯后高声抗议:“法院执法犯法,法院打人啦”,并引来许多路人的询问、关注。

当天恶党法庭内外布满了很多警车、警察、武警、便衣特务等,高升桥路整条街道延伸到两头的路口,至罗马广场附近的巷道、法院背后及周围的茶楼、休闲场所等到处都是警察,有的拿着摄相机、照相机肆无忌惮的向行人和大法弟子的家人摄相,被大法弟子的家人当场质问后还无赖的说:“我拍了又咋子嘛,晓得我是干啥的?”有的行人在法院对街稍有停留,便衣就强迫行人签字,拒签者则被要求离开,行人究原因,一便衣竟公然说:“是国家大事”。甚至连街上扫地的、周围小区的门卫都对行人显的紧张警惕。据悉,当天有几家报社和电视台的记者前去所谓的“采访”。

成都三十多名大法弟子二零零七年八月至九月在单位或家里被绑架,其中包括这次被非法判刑的钟芳琼和另外十人。这些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市看守所后,几乎都遭受了难以想像的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周慧敏2008年3月13日在成都市看守所的定点医院──青羊区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2/187564.html

2008-10-06: “公开庭审” 家属旁听为何受阻?
成都武侯区法院原定于九月十日的对去年八、九月被绑架的钟芳琼等十多名大法弟子的“不公开开庭”,由于家属的抗议和律师的要求先被延期至九月二十七日。事实上,家属事先未得到任何通知,只是在到法院打听情况时无意中才听说的。而武侯区法院刑庭副庭长、此次非法审判的所谓“主审法官”税长冰公然对家属说:“不关你们的事,不需要告诉你们,判了自然会通知你们……”

由于对法轮功学员“不公开开庭”完全违背法律上对“不公开开庭”的规定,也由于家属的一再要求,为逃避舆论关于其“秘密审理、暗箱操作”的谴责,武侯区法院给律师的通知说是“公开开庭”,但却暗地里将旁听证全部发给610官员等特定人员。开庭当日家属全部被拒入内。已一年多未见到亲人的家属在武侯区法院的大厅里强烈抗议,却没有任何回覆。家属在突然降温的寒冷天气里等待了一天,包括川大丁泽扬教授九十四岁高龄的老父。其间,武侯国保数人、双楠派出所的警察等在现场出现过。

据悉,被非法开庭的大法弟子在庭上陈述了他们被非法关押于洗脑班期间所遭受的残酷的刑讯逼供,他们几乎都受到连续多日不让睡觉的非人折磨,如刘嘉曾被连续十五天不让其睡觉,并在其脸上、鼻孔等处涂抹青芥、清凉油等,并掐、拧其大腿内侧肌肉……而大法弟子钟芳琼更是遭受了各种残忍的迫害折磨;同时,对这些大法弟子的所谓“审理”过程严重违法,尤其是他们都曾被非法关押于洗脑班,而所谓的“口供”、“笔录”几乎都是在洗脑班这种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非法场所、在严刑逼供下得来的,根本不能作为证据,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同时被武侯区检察院非法逮捕的还有已于今年三月在看守所的定点医院--青羊区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周慧敏。据说,律师曾在法庭上郑重提出周慧敏被迫害致死、以及检察院是否对如此严重的刑讯逼供進行监督等问题,却被“法官”搪塞或回避。过程中,旁听席上有人对律师恶语辱骂。

这些,是否就是武侯法院害怕民众、甚至家属旁听的原因之一?

由于下午法院以“时间不够,第二天安排了其它案子的庭审”为由,要求每位律师将辩护意见压缩到五分钟之内,遭到拒绝。目前,这个所谓“案子”已被延期至十月十日。

目前,家属正就旁听一事四处找武侯区法院、武侯区相关责任人等,却收到各种各样藉口的推诿。连家属都不能旁听,这算甚么“公开开庭”?当局究竟有甚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究竟谁在违法?谁在犯罪?其中曲直,不言自明。

请善良的人们关注并予以帮助,制止武侯区法院的公然违法、暗箱操作,欺瞒世人、迫害善良的违法行为;同时请海内外正义之士和我们一起吁请当局立即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释放钟芳琼等大法弟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6/187210.html

2008-10-02: 成都市武侯法院对钟芳琼等九名大法弟子非法开庭
九月二十七日,武侯法院对钟芳琼等九名大法弟子及两名大法弟子家属非法开庭,在法庭上钟芳琼等八名大法弟子皆在陈述中讲述自己在洗脑班遭受了严刑逼供:暴打及连续多日不让睡觉,其中刘嘉和钟芳琼被王鹏飞等恶警连续暴打及不让睡觉十五天后,又被用清凉油涂抹脸部伤口,祝仁彬被打的满脸鲜血,昔日的白面书生被迫害的非常瘦弱,脸色很黑很黄。感觉是身体已受到了损伤四川大副教授丁泽扬是从医院被直接送来的,而大法弟子周慧敏则早已被迫害致死。

大法弟子的陈述让在场的律师非常震撼,表示以前看高智晟律师的信还认为有高律师个人的感情在里面,今天听了大法弟子特别是钟芳琼的陈述才真的相信了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真实性。很想了解是甚么力量使这些大法弟子在遭受了如此迫害还这样坚定。而与之成鲜明对比的是那些不法警察及六一零份子的表现,其中一名到庭作证的所谓笔录人员面对是否对大法弟子严刑逼供的询问时,竟然狂妄的说出:就这样对他们又怎样。旁听席上一些不知时务的党徒甚至当庭辱骂律师,

退庭时钟芳琼和毛坤都高喊“法轮大法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186963.html

2008-09-29: 成都武侯区法院对11名大法弟子及家人非法开庭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七日上午,成都市武侯区伪法院对钟芳琼、毛坤、刘邦成、蒋宗林、刘嘉、祝仁彬、丁泽杨、姜洪媛、陈世坤九名大法弟子和两名大法弟子家属非法开庭。事先给律师的通知是公开开庭,但却不让家属旁听,藉口是家属没有旁听证,但他们事先根本没有让办旁听证,甚至根本没有通知家属。

事实上,法院事先将旁听证全部发给610等的特定人员,假冒“公开开庭”之名,以逃避舆论关于其“秘密审判、暗箱操作”的谴责。而此案的所谓承办人事先一直声称:不可能公开,不可能让家属旁听,成都还没这个先例。

下午,法院又以时间不够、第二天安排了其它案子的开庭为由,要求每位辩护律师将辩护意见压缩到5分钟之内,遭到律师拒绝。目前,这个恶党为迫害老百姓而制造的案子被延期到十月十日。

成都三十多名大法弟子二零零七年八月至九月在单位或家里被绑架,这些大法弟子被绑架后几乎都遭受了难以想像的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周慧敏2008年3月13日在成都市看守所的定点医院──青羊区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钟芳琼等大法弟子被绑架后被非法拘禁于圆圆大酒店时所受到的惨绝人寰的折磨。2008年9月25 日,四川大学副教授丁泽扬家人为他请的律师一大早就到看守所,始终未见到自己的当事人丁泽扬,直到下午看守所警察才支支吾吾说他住医院有几天了,但拒不说出医院的所在地,经多方打探才知道在成都青羊区万和路的医院。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9/186804.html

2008-09-27: 成都十一名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最新情况(图)
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法院将于2008年9月27日星期六对11名大法弟子非法开庭,这些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是:丁泽扬、钟芳琼、刘嘉、蒋宗林、刘邦成、祝仁彬、毛坤、陈世坤、姜洪媛、毛绮、秦敏。

9月25日星期四,四川大学副教授丁泽扬家人为他请的律师一大早就到看守所,始终未见到自己的当事人丁泽扬,直到下午看守所警察才支支吾吾说他住医院有几天了,但拒不说出医院的所在地,经多方打探才知道在成都青羊区万和路的医院。这个医院与看守所勾结,专门迫害大法弟子,先后有许多大法弟子在这里被迫害致死致残,四川大学外语学院教师房慧2003年在这里被迫害的几乎致死。今年三月,与钟芳琼、丁泽扬等九名大法弟子一起被武侯检察院非法“逮捕”的大法弟子周慧敏就是在青羊区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

鉴于丁泽扬教授平日身体很好,几十年未得大病,并且律师就无罪辩护于9月11日在看守所见过他,并且作了很友好的沟通,当时丁教授精神不差、心态平和,当即表示同意家属请律师作无罪辩护这一举措,所以家人对这次丁教授突然住院的消息很震惊,对住院的原因很担心疑惑,不知道他们在耍甚么阴谋诡计,担心被施以不明药物等迫害。目前,家人正要求法院等责任单位立即放人。

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成都看守所的指定、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医院,其配合成都市“六一零”、邪党政法机构,有系统、有步骤的参与折磨、虐杀法轮功学员。许多法轮功学员在该医院受到强行灌食、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等迫害。 年仅四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赵忠玲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在青羊区医院被迫害致死;五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黄敏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在青羊区医院被迫害致死。被青羊区医院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邓建萍、段世琼、陈桂君、胡红跃、黄丽莎、沈立之及几位没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7/186665.html

2008-09-25: 成都武侯区法院预定在9月27日上午10点非法开庭审理大法弟子
得律师通知,成都武侯区法院企图于9月27日星期六上午10点非法开庭审理钟芳琼、毛坤、蒋宗林、刘邦成、刘嘉、姜洪媛、丁泽扬、祝仁彬、陈世坤、毛琪、秦敏共11名大法弟子。只允许律师進场,不许旁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5/186549.html

2008-09-23: 亲人吁当局及武侯法院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
成都武侯法院原定于九月十日对钟芳琼等大法学员的非法秘密审判,在家属的强烈抗议下暂时延期后。目前,家属正四处奔走呼告,呼吁当局及武侯法院等相关责任机构立即无罪释放被绑架、关押的大法学员。

丁泽扬教授的父亲已九十四岁高龄,至今已多次从成都周边的华阳镇到武侯法院要求当局释放自己无辜的儿子,每次来回要三个多小时的路程。老人深知儿子是好人,没有违法;对他的绑架及非法“审判”根本就是彻底的冤案,完全是迫害。

钟芳琼等大法学员自去年八、九月间从单位或家里被非法绑架后,家人几乎未得到过任何法律文书,对亲人的情况一无所知,在担惊受怕中度过了一年多的时间。原定于九月十日的“审判”,大法学员的家人也几乎没有得到任何“通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3/186434.html

2008-09-12: 武侯邪党法院对钟芳琼等大法弟子的非法审判延期
在家属的强烈抗议下,原定于九月十日对钟芳琼等十一名大法弟子的非法审判延期,院方称时间另行通知。税长冰等仍表示是不公开开庭,并称是因为“涉及国家机密”。

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以及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都是公开的,有何“机密”可言。如果说真有中共没有公开而且不愿公开的“秘密”,那就是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真相,包括这十多名去年八、九月间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其中,周慧敏已被迫害致死,钟芳琼被迫害致昏死五次,面部严重受伤--这些,是否就是税法官等人所说的此“案”所涉及的“国家机密”?

这十一名面临非法诬判的大法弟子(和常人)包括:钟芳琼、刘嘉、蒋宗林、刘邦成、祝仁彬、毛坤、陈世坤、丁泽扬、姜洪媛(音)、毛绮(不修炼)、秦敏(不修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2/185762.html

2008-09-11: 武侯法院公然违法 到底想隐藏甚么
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法院欲对钟芳琼等法轮功学员的不公开开庭,是公然违法。武侯区法院到底想隐藏著甚么“机密”?

钟芳琼等法轮功学员于去年被恶警绑架,在历经遭受一年多的非法关押和酷刑折磨后,武侯法院欲于九月十日对他们進行诬判。然而所有家属至今均未收到过任何通知,很多家属都还毫不知情。

此次诬判的主审法官税长冰,竟公然对到法院打听情况的家属声称:“想知道甚么?跟你们没关系!不需要告诉你们!判了自然会通知你们的!”税长冰并称,此案“涉及国家机密”,即不公开开庭。

对于不公开开庭,法律上有明确规定:只有涉及国家秘密和个人隐私的情况才不公开开庭。那么,武侯法院的不公开开庭到底隐藏著甚么“国家机密”?

在这十一名即将面临“诬判”的人中,包括九名法轮功学员和两名不修炼的人,其中周慧敏已被迫害致死;钟芳琼遭受了吊刑、连续毒打、被抹药物等折磨,曾昏死过去五次,并被迫害致面部严重毁容;川大丁泽扬教授在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期间,武侯分局国保大队警察曾对家属叫嚣:“死了就火化,会通知你们的。”这些,可能就是税长冰所说的“国家机密”吧?

目前,四位来自北京的律师正要求法院公开开庭,同时律师和这些面临诬判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也都在向法院申请延期,因为家属未收到任何“通知”,根本不知此事,也根本没有时间请律师。

希望海内外人士都关注关注此事,制止成都武侯法院的暗箱操作、公然犯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1/185688.html

2008-03-03: 成都市武侯区公安分局一科、武侯区检察院企图非法起诉法轮功学员
据悉,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区分局一科(国保大队)、武侯区检察院企图对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钟芳琼、蒋宗林、毛坤、丁泽扬、祝仁彬等非法起诉(现在由武侯分局国保大队做第二次所谓的“补充侦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3/173555.html

2007-11-20: 成都市钟芳琼等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有关情况
有消息说,成都大法弟子毛坤、钟芳琼正在被武侯区检察院所谓“过检”;大法弟子蒋宗林的家人被抚琴派出所警察告知其已被武侯区检察院非法“逮捕”(但其家人尚未收到任何正式通知或法律文书);而川大丁泽扬教授可能也是同样的情况。

2007年9月13日上午10点左右,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610国保大队和望江派出所恶警颜冬梅、梁磊、万里、副所长向某等7人未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抄家,并绑架走四川大学副教授丁泽扬至望江派出所连夜审讯,并与次日转移。其间望江派出所、国保大队、望江办事处主任刘盛泉等人拒绝向家属出示任何法律依据和被关押的地点。

丁泽扬,男,63岁,四川安岳县人。这期间望江派出所恶警骗取丁泽扬家属3000元现金,后据正义人正透露,被转移至四川省新津县蔡湾洗脑班,非法关押达两个月之久。现又被秘密转移,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20/166898.html

2007-11-15: 四川大法弟子丁泽扬、毛坤、钟芳琼遭迫害情况
武侯区四川大学教授丁泽扬于十一月十三日被宣布非法逮捕。毛坤与钟芳琼正在武侯区检察院“过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5/166578.html

2007-11-13: 成都新津洗脑班非法关押大法弟子
听说成都武侯区的金花洗脑班已经关满了,属于成都市望江街道办事处所管的大法弟子黎明、丁泽扬教授、川大水利学院的陈庆贵教授(于9月13日被非法抓走)都关在新津洗脑班。

新津洗脑班地点偏僻,围墙高筑,好像还在布置电网,内有监控器。虽说中国已经取消政治犯,现在就把抓住的大法弟子当政治犯迫害(“转化”也是在这方面下功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3/166456.html

2007-10-19: 四川大学副教授丁泽扬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市新津洗脑班
四川大学高分子学院副教授丁泽扬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上午九点多在家中遭恶警绑架。

恶警闯入丁泽扬副教授家里,强行抄走了大法书籍、资料、大法师父的法像和电脑主机,并强行用手铐铐走了丁教授。几日后,丁教授家又被望江路派出所二名警察强行抄走打印机一台。

参与绑架的有:成都市武侯区公安分局国保一科一男警,武侯区望江路派出所所长向某、梁磊、万里,女警颜冬梅及两名不知姓名男警察,还有说是叫来当见证人的两名中年妇女。

丁泽扬家人找到武侯区国保一科,恶警说:“没有弄死他,没火化。”“现在正在走法律程序。”

丁泽扬副教授现年六十一岁,从事教学工作三十多年,尽职尽责,任劳任怨,他修炼大法后,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修心向善,与世无争,在同事和学生中是一位公认的好人。目前,丁教授现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市新津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19/164786.html

2007-09-30: 四川大学退休副教授丁泽扬被绑架追踪
四川大学退休副教授丁泽扬被武侯区国保大队绑架后,知道消息的同修都在正念营救。昨天下午,当家人又找到武侯区国保大队时,恶警说:“人还好好的,在学习。死了就火化,要通知你们的。现在正在走法律程序。”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30/163605.html

2007-09-19: 9月13日,四川大学高分子学院副教授丁泽扬在家中被绑架,现被关押在成都市武侯区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19/162966.html

2007-09-16: 四川大学副教授丁泽扬已被转移,不知去向
9月13日,四川大学副教授丁泽扬在家中被成都武侯区望江路派出所和国安及国保一科恶警绑架,恶人非法抄家,抢走电脑。现在丁泽扬被非法关押在武侯区望江路派出所。14日上午,已被转移,不知去向。

望知情者提供详细情况,望正义人士给予援助。

2007-09-16: 河北保定市涞水县大法弟子王德谦被绑架
七月二十四日,河北保定市涞水县龙门乡派出所副所长张涛带领两名恶警到大法弟子王德谦家强行抄家,王德谦设法走脱。九月八日王德谦回到家中,又被恶警绑架,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16/162798.html

2007-09-14: 四川大学丁泽扬副教授被恶警非法抄家
2007年9月13日早上九点过,国保大队的两名恶人伙同成都市武候区九眼桥派出所的向所长、恶警梁磊、万里,还有两名女警,到四川大学高分子学院丁泽扬副教授家里抄家。

恶警们出示所谓“合法手续”,说是掌握了切实的证据,强行抄走了所有大法书籍、资料、大法师父的法像和电脑主机,强行带走了丁教授。现丁教授被恶警扣留在成都市武候区九眼桥派出所接受“审讯”。

丁教授从事教学工作30多年,现年61岁,一直是恪守师道、德高望重的学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15/162723.html

成都 四川大学联系资料(区号: 28)

2009-01-08: 四川大学: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邮编610065
校长谢和平 办028-85406561
副校长:李虹、李光宪、孙卫国、魏于全、石坚、步宏
书记杨泉明 办028-85406436
副书记:罗中枢、李志强、周学东

四川大学六一零办:
主任孔庆祥 办028-85401919
副主任简渝嘉 办028-85404009

保卫处:
处长彭明洪 办028-85466866,办028-85401134
副处长胡府斌 办028-85401241
副处长郭斌 办028-85996119
宣传部: 办028-85405269
组织部: 办028-85405391

江安校区:
办公室副主任曲景学办028-85998838
综合科科长康平 办028-85996011

华西校区:
办公室副主任江竹 办028-85501030
督查办主任王安文 办028-85401719
副主任吕蓉 办028-85406693
综合科:
科长杨毅悟 办028-85405000
副科长马萍 办028-85406561
张晓路 办028-85406561
接待科:
科长李蓉 办028-85460866
副科长田书源 办028-85460866
秘书科:
科长秦远清 办028-85999928
副科长杜小军 办028-85997738
陈薇 办028-85997699

2007-11-15: 四川大学六一零主任 孔庆祥 85404019(办) 13708077365

2007-09-30: 国保大队电话:028--86406628
望江办事处:028--85259509
望江路派出所:向所长:028--89037933

2007-09-19: 四川大学610办公室主任: 孔庆祥   85401919
610办公室副主任简渝嘉:85404009
党委保卫部办公室 85401134 85403914
保卫处值班室  85401292 85501098

四川大学校长办公室  85406561   85406437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8)

2008-09-23: 此次诬判直接责任人:
刑庭:税长冰:82872711(此次诬判阴谋的所谓“审判长”)
雷星:82872742(此次诬判阴谋的参与者)
武侯检察院:所谓“公诉人”: 苟仲谋
所谓“代理公诉人”: 肖礼政、胡强
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
地址:成都武侯区高升桥东路12号 邮编:610041
区号:028
电话:85079350 85070584
单位电话:85072109 传真:028─85072109 联系人:易富强
投诉处: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
投诉电话:82872696 82872712 82872697
立案庭咨询电话:85070584(工作日) 82872953(双休日、节假日)
武侯区法院刑庭人员及电话号码:
刑庭电话:82872718
刑事庭:电话85074794 82872826
刑庭负责法轮功案件人员:雷星 电话:82872742
代万旭(庭长):82872966
税长冰(副庭长):82872711(此次诬判阴谋的所谓“审判长”)
黄奕:82872962
魏英:82872713
周倩玉:82872714
高晓强:82872961(曾参与对法轮功学员周益群、涂启耀的非法判刑五年和三年)
朱军良:82872719(曾参与对法轮功学员周益群、涂启耀的非法判刑五年和三年)
周亚军:82872734(曾参与对法轮功学员陶渊的非法判刑四年)
程刚:82872718
武侯法院相关责任人:
院长 于嘉川 85056708 13908091999 (宅)85535999
副院长 章峻 古剑 米毅(85071571 13880000002)
纪检组 徐玉民 宅85071036、13111872876
政治处主任 易文
执行局局长 王佳舟
行政庭庭长 李毅
立案庭庭长 范伟
立案庭其他部份人员:李东 张河康 周熙媛 李明 翟辉容
法警大队教导员 苏建
研究室工作人员 夏南
政治处副主任兼研究室代理主任 闫曙杰 82972866
武侯法院部份科室负责人及电话号码:
赵光强(研究室) 82872868
张家新(监察室) 82872798
和军(法警) 82872678
冯凯(审监室) 82872696
黄春秀(技术科) 82872729
冯智萍(计财科) 82872939
武侯法院政治处部份人员及电话:
彭红 82872786
胡宁 82872775
吕兰 82872964
黎莎 82872975
武侯法院民一庭 庭长:陈克刚
民一庭部份人员:
张闻武、刘原、黄永华、马永红、尹筱倩、文曦、陈爱玲

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检察院
电话 办公室028─85069732 举报中心028─85062000
地址:成都武侯区高升桥东路10号 邮编:610041
检察长: 刘雄川 (宅)85053099 (办)85081850
副检察长:杨晓钢(侦查一科) 13708029209 85622000(宅)
胡立新
直接责任人员: 肖礼政 胡强
其他人员:
鲁锐敏 程贤明 李双全 韩建友 王方权 聂良岗
景怡婷
罗志全 张爱军 姚国富 温建军 王小敏 彭章菊
梁岚 周峪 王涛 高娅 齐鹏 王东 黎亚 吴涛 蒋智 何成刘斌、李诺、夏卫、李宏飞、李晨曦 李精华(女)、陈姝(女)、周丁(女)苟仲谋 李玉强 李艳萍 徐青 胡蓉
罗志全 魏斌 周峪 张毅 黎亚 张爱军 刘伟民 周丁 阮经伟
(控申科) 郑丽萍(女) 丁莉 赵江虹(女)
办公室:85069732 举报中心 85062000
检审科:85062611 批捕科:85062590
起诉科:85074787 反贪局:85070818
政治处:85063528 公诉科:8506134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