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21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广东 >> 梅州监狱(广东省第三监狱,男) >> 谢汉柱, 男, 48

个人情况: 梅州市梅县农业局农村能源股副股长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广东梅州市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3-03-16
交叉列在: 广东 > 梅州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1-10: 广东优秀公务员冤狱中屡遭“严管”迫害

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第三监狱(梅州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谢汉柱,于十月中旬再次遭到“严管”迫害,共有八个劳改犯来夹控。恶警为了强迫谢汉柱放弃信仰,对他实行了精神上的严酷折磨。每隔六天只准他睡两个小时,折磨得他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一位稍有一点同情心的劳改犯说:“这样折磨下去,早晚会被折磨出精神病来……”

谢汉柱,男,一九六二年生,原为梅县农业局农村能源股副股长,工作兢兢业业,成绩突出,屡受表彰奖励,是个优秀的国家公务员。据了解,他在家是长子、大孝子,很有经营头脑,为人热情大方,而且非常关心晚辈的成长。一九九九年底,只因坚持按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修心做好人、公开炼功,在梅县“六一零”操控下,被开除工作,劫往广东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一年底,被非法劳教期满后,梅县“六一零”和县公安局未通知家属,直接把他从三水强行劫持到梅县扶大拘留所、看守所及市警官学校洗脑班等黑窝非法关押,逼其放弃信仰。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经绝食反迫害近二十天,身体非常虚弱的他才回到家中。

二零零五年二月初过年前,谢汉柱被梅州市、梅江区“六一零”、公安等机构绑架,遭受严重的刑讯逼供构陷,于当年七、八月间被非法判刑十二年,于九月中被劫持到狱中至今。

二零一一年十月初的一天清晨六点时分,为了让劳改犯和恶警明白真相,被非法关押在十二监区五零九号房的谢汉柱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在里面监控他的五个劳改犯围着,竟然将大便涂满谢汉柱的嘴,还想摁住他的嘴巴禁止他喊口号,却又怕弄脏自己的手。

监控犯头目连忙去叫远处还在睡梦中的值班恶警张某。张恶警赶忙来到五零九号房呵斥谢汉柱,否则严惩不贷。谢汉柱不为所动,继续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张恶警马上露出狰狞的面孔,对他拳打脚踢,大打出手。谢汉柱依然不为所动,继续高喊。张恶警越打越凶,象条疯狗疯狂地咆哮。谢汉柱的喊声渐渐变小了,一边哭泣,一边继续喊口号。喊了半个多钟头的口号,最后也许太累了才停了下来……

监狱“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通过两天的开会讨论,决定把谢汉柱搬到六零三号房实行严管。同时增加了三个劳改犯来夹控,就是总共有八个劳改犯来夹控谢汉柱。恶警把二十多平方米的六零三号房封闭的严严实实,并给谢汉柱戴上了沉重的脚镣。房间里还放了两个很大的音响,只要谢汉柱一喊“法轮大法好”,劳改犯就马上把高音音响打开来盖住谢汉柱的口号声。

二零一一年四月中旬,谢汉柱曾被“严管”迫害达三个月之久,被停止会见、购物和通信,直到八月份和九月份才被允许见了他的父母、妻女等。老人家见了谢汉柱后,知道他的身体没有异常,刚放下心来没多久,又接到儿子被“严管“的消息!而且在这样的情况下,老人家还要维持儿子经营的沼气材料生意。

被非法关在梅州监狱后,谢汉柱一直坚持自己的信仰,并于二零一零年开始要求亲人为其申诉。而各级检察、法院、公安互相推诿,置之不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0/广东优秀公务员冤狱中屡遭“严管”迫害-251668.html

2011-12-14: 坚持信仰 谢汉柱遭广东梅州监狱迫害

今年十月初的一天清晨六点时分,在梅州监狱十二监区509号房传来一阵阵清脆而嘹亮的声音:“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一声高过一声。原来是非法关押在里面的梅州法轮功学员谢汉柱为了让劳改犯和恶警明白真相而发出来的。

509号房间里的五个监控谢汉柱的劳改犯围着他阻止,他越喊越大声。此时谢汉柱嘴里被劳改犯涂满了大便,劳改犯们想摁住他的嘴巴禁止他喊口号,却又怕弄脏自己的手,因而望而却步,六神无主。

监控犯组长连忙去叫远处还睡在梦乡的值班恶警张某。张恶警急忙醒来,仓促来到509号房呵斥谢汉柱不要再叫了,否则严惩不贷。谢汉柱不为所动,继续高喊: “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张恶警马上露出狰狞的面孔,对他拳打脚踢,大打出手。谢汉柱依然不为所动,继续高喊。张恶警越打越凶,象条疯狗疯狂地咆哮。谢汉柱的喊声渐渐变小了,一边哭泣,一边继续喊口号。喊了半个多钟头的口号,最后也许太累了才停了下来……

接着监狱610机构通过两天的开会讨论,决定把谢汉柱搬到603号房实行严管。同时增加了三个劳改犯来夹控,就是总共有八个劳改犯来夹控谢汉柱。恶警把二十多平方米的 603号房封闭的严严实实,并给谢汉柱带上了沉重的脚镣。房间里还放了两个很大的音响,只要谢汉柱一喊“法轮大法好”,劳改犯就马上把高音音响打开来盖住谢汉柱的口号声。

恶警为了强迫谢汉柱放弃信仰,对他实行了精神上的严酷折磨。每隔六天只准他睡两个小时,折磨得他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一位稍有一点同情心的劳改犯说:“这样折磨下去,早晚会被折磨出精神病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4/坚持信仰-谢汉柱遭广东梅州监狱迫害-250570.html

2011-10-29: 谢汉柱再遭广东梅州监狱严管迫害

据了解,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第三监狱(梅州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谢汉柱,于十月中旬再次遭到“严管”迫害。其八十一岁的老父亲和七十六岁的老母亲非常想念儿子,虽近在咫尺,却无法见到自己的孩子。
今年四月中旬,谢汉柱曾被“严管”迫害达三个月之久,被停止会见、购物和通信,直到八月份和九月份才被允许见了他的父母、妻女等。老人家见了谢汉柱后,知道他的身体没有异常,刚放下心来没多久,又接到儿子被严管的消息!而且在这样的情况下,老人家还要维持儿子经营的沼气材料生意。

谢汉柱,男,一九六二年生,原为梅县农业局农村能源股副股长,工作兢兢业业,成绩突出,屡受表彰奖励。一九九九年底,只因坚持按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修心做好人、公开炼功,在梅县“六一零”办(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操控下,被开除公职,劫往广东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一年底,被非法劳教期满后,梅县“六一零”和县公安局未通知家属,直接把他从三水强行劫持到梅县扶大拘留所、看守所及市警官学校洗脑班等黑窝非法关押,逼其放弃信仰。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经绝食反迫害近二十天,身体非常虚弱的他才回到家。

二零零五年二月初过年前,谢汉柱被梅州市、梅江区“六一零”、公安等机构非法绑架,遭受严重的刑讯逼供构陷,于当年七、八月间被非法判十二年,于九月中被劫持到狱中至今。

被非法关在梅州监狱后,谢汉柱一直坚持自己的信仰,并于去年开始要求亲人为其申诉。而各级检察、法院、公安互相推诿,置之不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9/谢汉柱再遭广东梅州监狱严管迫害-248467.html

2011-01-11: 广东梅州监狱迫害谢汉柱的情况补充

据了解,被非法关押在广东梅州监狱迫害的梅县法轮功学员谢汉柱,因坚定修炼大法不动摇,长期受到狱方的残酷迫害。

为实施迫害,狱方经常借故不让家属见谢汉柱。特别是谢汉柱去年上半年提出申诉以后,大概七月份起,狱方有三个多月不让家属见他,经常推说谢汉柱不想见亲人。而谢汉柱在给亲人的家信中,多次明确表示非常想念亲人。后经家属据理力争,大约在十月份左右,他的老父亲才匆匆见了他一面。

据悉,去年十一月,谢汉柱的亲人接到狱方寄来的“会见通知”,如期前往会见,监狱“六一零”副头目叶新平却故伎重演,说谢汉柱不想见家属,面对家属的说理,还要挟说要将谢汉柱送到外地的监狱去。家属无奈,只好失望而归。

去年十二月初,谢汉柱的家属接到其亲笔信,信中表示挂念年迈的父母和为他坚守至今的妻子,很想见他们。后谢汉柱的老父母和他的妻子一同前往会见,揭穿了叶新平的离间诡计,最终才得以见上日夜思念的亲人一面。会见时,谢汉柱明确向亲人表达了在狱中被打的信息,问他身体如何,他表示无甚大碍,让亲人不必过于挂虑。

谢汉柱是于二零零五年二月初过年前被梅州市、梅江区公安、六一零等机构非法绑架的,之后,于当年七、八月间被非法重判十二年,于九月中被劫持到梅州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34732.html

2010-12-15: 曝光中共监牢不露外伤的酷刑

中共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酷刑五花八门,种类繁多。其中有一类酷刑非常阴毒,从表面上让人看不出来,可是却能给大法弟子造成严重的伤害。

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博士杨贵远,曾被绑架进广州市第一劳教所,遭受了种种折磨,其中最残酷的就是用绳子捆绑全身成球形的酷刑。他说:“把军用被的被面扯成一条 一条做成的绳子来捆绑。因为它能又让你痛苦,又看不出伤来。有一天把我叫到禁闭室的小屋,去之前说找我谈话,把我骗到那儿,就开始绑。从胳膊开始一圈一圈 地绑,两个胳膊两个腿都一圈一圈地这么缠上,血就不通了,然后让你盘上腿,盘得很紧,两个膝盖几乎是对折过来,给你绑上,固定住,然后胳膊也绑在后边,两 个手腕绑在一块往上提,一使劲手腕提到脖子这个地方,这样就非常痛苦,那样绑完之后,再从腿拉过一条绳子,绕到脖子后边,让你的头压在你的腿上,绑上就象 一个球形。绑一会儿就没有感觉了,再给你放开。放开再绑,就这样反复折腾。”

这是一种捆绑成球形的酷刑,能让人痛苦却看不出外伤,用的绳子也不是通常捆绑用的细尼龙绳,而是从被面上扯下来的,可见用心险恶。

为了不让在身体表面留下痕迹,中共恶人们还采取这样一种方式,就是在身体上垫上一个物件,然后击打这个物体。这样表面上就看不出伤来了,但是却能给人造成内伤。

广东梅州市梅县农业局农村能源股副股长谢汉柱,2005年2月23日至28日,在梅江区公安分局刑警队三楼遭严刑逼供。几个恶警强迫他蹲下,用书报垫在他的 背部,然后由陈志东用柄长约50厘米,大约15厘米长、5厘米见方的铁锤,猛力敲打垫着的书报,造成他严重内伤,呼吸时肺部都疼痛无比。

在这次刑讯逼供中,谢汉柱还曾遭受过这样一种酷刑:恶警李建禄、陈志东等人绑住他的身体和脖子,用毛巾蒙住双眼,然后用胶纸紧紧的封住他的口,再将点燃的两 支烟,插入他的两个鼻孔,让烟随着他的呼吸进入肺部。施用此刑一段时间后又将烟取出对他进行威胁、恐吓,然后再将烟插入鼻孔。这样一个晚上就用了十支烟。 其中一次因为施刑时间太长,造成缺氧窒息,使他昏倒。这种酷刑施刑时肺部烧辣疼痛无比,可是从外观上根本看不到。

当然,恶警在实施这一酷刑时,有时并没有考虑到留不留外伤的问题,因为有些酷刑就是这种方法,只有这样才能达到残酷折磨大法弟子的目的。谢汉柱还受到过这样一种酷刑的折磨:

那是2000年7月他被非法劫持在广东三水劳教所时,恶警指使5个劳教人员,将谢汉柱按在地板上背靠铁床柱子,两人分别猛拉左右手,两人分别拉左右脚,把大 腿伸直后再往身后压,四肢痛彻心肺。这就是三水劳教所极其残酷的“五马分尸”刑罚。被折磨后,谢汉柱手脚青肿,几天都不能下蹲和弯腰,痛得不能入睡。直接 参与以上迫害的恶警有:管生产的副中队长蒋××、干事雷树保、张官胜等。

当然,在实施这类酷刑时,有些恶警根本不考虑什么影响,就直言不讳地说出了行恶的目的。

2009年9月7日,山东省苍山县新兴中学化学教师孟斐,被从单位直接绑架到山东省第二男子劳教所八大队。孟斐以绝食的方式反迫害。孙丰俊叫了两个恶警、和三个劳教学员,把孟斐抬到了卫生室。他们把孟斐的手铐在铁椅子后 背上,把两腿分开后把两脚别在椅子两边的横梁上,两个恶警在两边猛踩孟斐的脚,横梁立刻就硌到了小腿的肉里。孙丰俊又叫两个普教犯在后面用脚向下踩手铐, 两手腕也被手铐卡在肉里。恶人还揪住头发用力向后下方拽、并摁住头。这时,恶警孙丰俊就往孟斐的头、胸膛、两肋一阵猛打。孙丰俊突然猛地一拳打在孟斐的左 大腿上。孟斐感觉到刺骨的疼痛,流下了眼泪。

恶警孙丰俊恬不知耻地说:下面垫着椅子平板,再疼骨头也不会断,我就学的这一招,里面伤的多 重,外面也看不出来。接着就两拳,三拳,十拳,二十拳……也记不清多少拳了,孟斐发出一阵阵的惨叫。右边的恶警见状也以同样的方式打孟斐的右大腿。后边的 两个普教犯也猛打孟斐的头、肩、背、两肋。

这种酷刑有多狠毒?不要说亲自承受了,人想象一下也能知道这痛苦的滋味。恶警说“我就学的这一招”。这一招没有什么难学的,说一声就把人教会了。可是谁能下得了这样的狠手呢?下得了如此狠手的人,其心肠之毒也就可想而知了。

当然了,有些恶警在实施这类酷刑时是不自曝其丑的,因为这类酷刑的目的就是不让人看到内伤,恶人们还怎么会去告诉被迫害的人呢?他们只是不动任何声色地实施着这种酷刑。

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师梁波,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被北京海淀分局警察绑架。看守所恶警董永平对她进行野蛮殴打、谩骂侮辱,不让她睡觉,强迫 穿号服,强迫剪头,并对她拳脚相加。一百五十多斤的董永平竟丧心病狂地坐到梁波胸部折磨她,用左腿压梁波胸部,导致梁波胸腔软骨断裂出血。

恶警董永平为什么要坐在梁波的胸部,并且还要用腿挤压她的胸部,不就是为了折磨梁波吗?当然,梁波的软骨断裂被揭露出来了,可是还有许多酷刑造成的内伤没有被揭露出来的。

最近海外媒体报导了河北省张家口25岁幼儿园教师胡苗苗,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所受到的摧残。大队长王伟卫指使普教犯吴艳春、李玲玲、宗东荣等人虐待摧 残胡苗苗。除毒打外,更狠毒的是这些人竟然用扫帚把和手指捣烂她的下体,致使她几个月不能直立,不能行走。胡苗苗怀疑骨头被打坏,要求到医院检查确诊,劳 教所不批准。
显然,胡苗苗的耻骨很可能被打坏了。我们看看西安大法弟子马蕴华的自述可能更容易看清恶人们对胡苗苗的迫害。马蕴华曾被劫持到 陕西女子监狱第六分监区迫害。她自述道:她们打我时,专门打阴部和腹部这些外表不易看出的部位。还把我的头按到水盆里长时间让我窒息。又用针扎我的全身, 把我的耳朵强行插上耳机,用胶布固定,逼迫我听中共诽谤、诬蔑法轮功的谎言,企图对我精神洗脑。显然,马蕴华遭到的迫害很多也都是“隐性”的,象她所说被 按到水盆里,被用针扎这些刑罚,不都是酷刑吗?可是人被施刑后,在外观上又很难看出来。

当然,警察能使用此类看不到外伤的酷刑折磨人,他们当然也可能用这种不留外伤的要人的命。

黑龙江省北安市石泉镇法轮功修炼者姜秉志被非法关押在绥化劳教,因为拒绝“转化”(放 弃信仰)一直遭受严酷的迫害。有一天,恶警打开姜秉志被非法关押的牢房,往里扔了一个方便袋,然后又扔了一个方便袋。包夹的犯人于是心领神会,把方便袋套 在姜秉志的头上,用绳子在脖子上勒紧后,几个包夹围着群殴。由于缺氧窒息,再加上狠毒的殴打,当天姜秉志就被折磨得只剩一口气,变成了植物人。几天后,姜 秉志于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

那么,致死姜秉志的能是那几个监管他的犯人吗?那个扔方便袋的恶警不正是元凶吗?

其实恶警使用的这类酷刑非常多,象冷冻、曝晒、坐小凳、站军姿、不让睡觉、不让解手等等,都是属于这一类的。恶警们使用这些酷刑的目的也非常明显,就是为了残忍的折磨大法弟子,同时也可避免受到相应的指责和以后有可能的刑事追究。

通过上述这类酷刑的揭露,我们可以看出中共及其豢养的鹰犬的本性。这类酷刑长期而普遍的存在,并且针对相同的对象,正说明中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无所不用其极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5/曝光中共监牢不露外伤的酷刑-233662.html

2010-12-08: 广东梅州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广东省梅州监狱位于梅州市梅州三路六十六号,创建于一九五一年,是一所男性重刑犯收押单位,下设十四个监区。梅州监狱以其五十年的整人经验,获准劫持和“转化”法轮功学员,沦为广东省监狱系统迫害法轮功的六大魔窟之一。

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

梅州监狱将四监区(即大操场西北面第二栋大楼)更名为十二监区,由一—三楼的后勤(老残)监区和四—六楼的“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专管点构成,并用两道铁门将三楼和四楼隔断开。

四楼有闭路监控办公室(和监狱办公大楼的监控室联网),主要起实时视频录像、监视五、六楼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并开会研究、讨论制订迫害措施和方案。还有体育活动室(可装扮成揭批会场),五、六楼除文件室(狱警授意或指导罪犯迫害的场所)和储物室外,各有十个房间,每个房间配有闭路摄像头及报警器(充当摆设,和所谓“监狱开放日”一样用以掩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还有六张双层床,二个厕位和一个洗漱位。

二、迫害手段:

对每名法轮功学员,狱警会指派四名刑事犯人做监管“包夹”(用来监视迫害法轮功学员),“包夹”只有参与迫害才会获取奖赏,从而达到减刑假释,迫害越卖力,获得好处越多。狱警的晋升,获取奖金与此相关。

1)洗脑

只要法轮功学员一到监狱,狱警们就会联同“包夹”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一系列的谎言灌输、洗脑转化,逼看诽谤法轮大法的邪书。受到大法弟子的抵制。

2)体罚:坐小凳

当谎言被拆穿后,狱警们撕下了伪善的面具,开始进一步的迫害,说要法轮功学员加强“学习”,其实质是不见血的酷刑:“坐小凳”。

狱警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坐在一个约三十公分的塑料圆形凳上,在“包夹”监管下罚坐一个姿势一动不动,从早上六点起床就开始坐到晚上十点,三天皮骨坐穿,六天血淤变黑,天长日久身心痛苦巨大,生不如死,臀部坐烂,引发多种疾病。

3)强制灌食

而对绝食抗议迫害的学员采用迫害性灌食折磨。

三、法轮功学员谢汉柱遭受的迫害

据知情者透露:梅州市法轮功学员谢汉柱被中共非法判刑十二年,关进到梅州监狱,因为谢汉柱不放弃信仰,坚修大法,受尽迫害折磨。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五日,专管狱警吴xx(任警长)指使罪犯许绵益(监督改造大组长即迫害法轮功的罪犯大头目),兰胜银、王瑞雄、胡二鹏、陈晓春、王俊丛、林力群、庄楚龙等八人在六楼“六一零”房间(门牌挂21),对谢汉柱进行迫害。从早上六点所谓“学习”(实际是强制洗脑)到第二天凌晨三点,谢汉柱要去拉报警,罪犯许绵益叫人把他抱住,并且哈哈大笑说:“报什么警,我们就是警察叫来打你的”。然后以谢汉柱不服从管理,违反监规、不学习为由开始打他,有人按脚,有人按手,几个人轮番毒打。

过后狱警姚志钦(因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从副监区长晋升到教导员)伪善地假装来关心,见谢汉柱坚定不屈,洗脑无法得逞,就指使罪犯继续折磨,谢汉柱被逼到没办法爬到双层床的上铺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四楼的狱警们从闭路监控中看到后吓坏了,七、八个狱警拼命地从监控办公室奔跑到“六一零”房间,趴在门口偷听室内动静。谢汉柱又被叫来的罪犯们给抱住毒打。

过后,又有狱警吴××(监狱“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叶新平(监狱“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来洗脑,见谢汉柱依然坚定,就开会讨论并形成决议,叫专管的九名狱警轮班监控,对谢汉柱加大迫害力度,不让谢汉柱睡觉,叫许绵益等八名罪犯(交代只要不当场打死就可以)轮班,把谢汉柱绑住或两个人按手,两个人按脚,每日二十四小时轮番对他进行殴打脚踹,有时怕他喊救命,就用布浸厕所水塞堵他的嘴巴。每天被殴打的惨叫声混合着“法轮大法好”的呼声,在专管点的大楼里回荡。迫害从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五日一直持续到现在(节假日照常迫害,连过新年也不放过),谢汉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

四、法轮功学员李瑞喜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七日,汕头市潮阳区法轮功学员李瑞喜因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在监控办公室里严正声明自己之前受迫害时所做、所写、所说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即被调到五楼510房(门牌挂10)。狱警曾xx指使罪犯许绵益(监督改造大组长即迫害法轮功的罪犯大头目) 、陈立民、苏锦堂等对李瑞喜拳打脚踢进行迫害。

请善良、正义的人们关注此事,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违法迫害,让狱警、坏人受到应有的制裁。也请梅州认识谢汉柱的同修通知其家属到梅州监狱要人。

若狱警狡辩否认迫害存在的话,可在监狱办公大楼要求调出和监区专管点联网的闭路监控实时视频录像的历史记录(一般实时视频录像会整个月保存,供狱警研究制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方案后才删掉),若亲属探视,狱警借口法轮功学员不愿被会见为由非法拒绝,可改叫狱警接通内线电话到监区专管点,叫法轮功学员亲自到四楼监控办公室听电话,都可戳穿其谎言。

附录:梅州监狱迫害法轮大法学员的610专管点狱警和罪犯名单:
狱警:吴汉明(监狱长)、杜应华(副监狱长,主抓狱政)
廖耀宏(副监狱长,原主抓610)
沈xx(副监狱长,现主抓610)
吴xx(监狱610办公室主任)
叶新平(监狱610办公室副主任)
刘晋庚(十二监区监区长)
姚志钦(十二监区教导员)
刘金泉(副监区长,迫害法轮功专管点的现负责人)
李继南、丘伟清、林志峰、张伟华、吴xx(任警长)、曾xx、许xx。
“包夹” 罪犯:
许绵益(汕尾市人) 兰胜银(四川省绵阳人)
陈立民(汕头市潮阳贵屿人)
王瑞雄(汕头市澄海区人)
苏锦堂(惠州市人) 胡二鹏(汕尾市人)
陈晓春(揭阳市普宁人) 王俊丛(揭阳市普宁人)
林力群(揭阳市惠来人) 庄楚龙(揭阳市普宁人)
洪毓彬(汕头市潮阳海门人)
巫瑶龙(揭阳市普宁人) 李林(汕头市澄海区人)
吴松武(汕头市潮阳人) 蔡加润(汕尾市人)
卢富波(潮阳市饶平人) 王建规(揭阳市人)
张晓俊(汕头市金园区人)黄荣水(汕尾市陆河人)
温卫春(梅州市人) 赵宝贵(四川省重庆市人)
吴日照(河源市人) 赵泽华(汕头市潮南区人)
郑进明(汕头市潮阳区人)张炳贤(汕头市潮阳谷饶人)
薛荣培(江西人) 周秦仔(惠州人)
陈泽民(惠州人) 黄伟忠(河源市人)
卓玉填(汕尾市人) 黄少鹏(潮阳市饶平人)
冯期兵(江西人) 郭木顺(汕头市澄海区人)
周贤荣(汕尾市人) 许锡贞(揭阳市人)
黄汉坤(揭阳市人) 谢国嶙(梅州人)
林晓鹏(揭阳市人) 郑少崖(揭阳市人)

梅州监狱电话:0753-2183005,2183014,2130077
邮址:梅州市21号信箱12分箱专管点
邮编:51403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8/广东梅州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233369.html


2010-08-05: 谢汉柱在梅州监狱受迫害
2009年过年前后,法轮功学员谢汉柱因不配合恶人写“三书”,被恶警和包夹毒打,身上多处黑紫,脖子处有黑紫,恰好家属来探望。恶警为了不暴露恶行,强迫他穿高领羊毛衫出去接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5/227975.html#108423138-12

2010-06-10: 被冤判十二年 广东梅县农业局副股长申诉
(明慧通讯员广东报道)据各方综合信息,二零一零年四月份左右,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第三监狱(即梅州监狱)的梅县法轮功学员弟子谢汉柱,委托其父就当年梅江区公安局、国保大队薛清文等对其实施刑讯逼供及因此造成冤判十二年徒刑的问题,代向省高检申诉控告。

据悉,相关材料最近已转给梅州市检察院,请海内外正义人士关注,让他早日走出冤狱。

亲人探视受阻扰

近一年多来,一直都要由监狱的狱政科寄出“通知”才能“会见”,今年五月,谢汉柱的亲人也一直没有接到见他的“通知”。目前仍不知与他申诉有无关系。

自二零零五年九月谢汉柱被非法劫持到梅州监狱至今,近五年了,关于他的消息一直比较少。据好心人说,自谢汉柱被关入冤狱后,他年迈的父母及亲人一直承受着极大的压力。每次隔着玻璃“见面”前,监狱警察都要挟家属“不准乱讲话”。狱方有时还刁难谢汉柱的亲属,不给见。特别是有一次“会见”时,因实在气不过,谢汉柱急性子的父亲骂了那些办事的警察,此后好长一段时间,狱方均不给近八十岁的老人见儿子。

大概在零九年过年前后,有两三个月的时间,狱方都不给谢汉柱的亲人见他。此后的一次“会见”,家人发现他走路有点异样,怀疑是给里面的恶人打了。

遭劳教迫害

谢汉柱,男,一九六二年生,原为广东梅州市梅县农业局农村能源股副股长,国家公务员,工作兢兢业业,成绩突出,屡受表彰奖励。一九九九年底,只因坚持按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修心做好人、公开炼功,在梅县“六一零”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操控下,谢汉柱就被开除公职,并被劫往广东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一年底,谢汉柱被非法劳教期满后,梅县“六一零”恶人和县公安局警察在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直接把谢汉柱从三水劳教所强行劫持到梅县扶大拘留所、看守所及市警官学校洗脑班等黑窝非法关押,强迫其放弃信仰。

直到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经绝食反迫害近二十天,身体非常虚弱的谢汉柱才回到家,恶人还向他的老父亲勒索了二千多元的所谓伙食费。回家后,谢汉柱坚持修炼大法,身体很快恢复健康,接手经营沼气器材生意。

被非法判十二年

二零零五年二月三日,谢汉柱被梅州市、梅江区“六一零”恐怖组织绑架后,遭受了严重的刑讯逼供。同年七至九月间,在市、区“六一零”非法组织的操控下,梅州市、梅江区两级公、检、法机关罔顾事实,采用刑讯逼供得来的所谓证据,对谢汉柱非法庭审,并重判他十二年刑期,所谓的审判完全是走过场(“一审”还是偷偷摸摸进行的,未通知家属参加)。明慧网曾报道了他被迫害的有关情况及根据其本人亲笔所书辩护词整理的详细逼供过程。

谢汉柱 在被非法绑架后,遭受了梅江区公安局国保大队薛清文等残酷的刑讯逼供,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加上在此期间和被劫往梅州监狱后,中共邪恶机构的极力封锁、施压,谢汉柱的家人对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一直都不太清楚,有关他的消息也一直很难获知。薛清文等对谢汉柱实施刑讯逼供的恶行,在被掩盖近半年后,最终得以辗转公诸于世。

据说,谢汉柱是在与他的老父亲“见面”时亲口提出申诉的,他还在家信中一再讲明申诉的理由,并描述了一些当时的所谓案情和被屈打成招及陷害的情况,进一步揭露梅江区公安、国保大队刑讯逼供的恶行以及有关机构对他的非法判决,让老人家放心去申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10/225163.html

2010-01-14: 广东省梅州监狱迫害纪实
(明 慧通讯员广东报道)位于梅州市梅州三路六十六号的广东省梅州监狱,创建于一九五一年,是一所男性重刑犯收押单位,下设十四个监区。梅州监狱以其五十年的整 人经验,获准劫持和“转化”法轮功学员,沦为广东省监狱系统迫害法轮功的六大魔窟之一。其劫持的法轮功学员主要来自粤东地区。迄今知悉的遭梅州监狱劫持迫 害的法轮功学员已达数十名,更多迫害黑幕尚待曝光。
......
8、谢汉柱。二零零五年二月三日,谢汉柱等人被梅州市国安特务、“610”恶人,梅江区“610”恶人、区公安分局国保股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梅州市芹黄看守所期间,谢汉柱遭受了严重的刑讯逼供,邪恶害怕刑讯逼供事实曝光,一直不让谢的家人见面,直到被绑架到梅州监狱前不久,才让他的老父母见了面。谢汉柱亲笔自述详细逼供过程如下:1、不给吃饱,每天只吃壹餐,大约三两米饭;2、双手反铐在墙上的铁水管上,五日四夜不给睡觉,直至按恶警的要求承认所谓的事实为止;3、薛清文用手铐铐住我的手掌,把手铐铐到最紧,然后把我的手指反向扳,同时用力捏手指甲;4、薛清文用牙签刺我的臀部,掀起衣服用手轻抚触摸我的肋骨皮肤和腋下等敏感部位,企图挠我难受;5、李建禄、陈志东等几人把我按倒强迫我蹲下,双手反铐在硬木制的北京椅后,双手铐在坐人的位置,然后拉紧两只手铐,再在我的头上压放一张木制北京椅和藤椅,这样长时间折磨我的双脚蹲得麻木,然后又把报警器用绳子系在我的耳朵边,不停地制造报警噪音,就这样折磨到下半夜2点左右,然后铐回水管上,不准我睡觉,我一闭上眼睛,就干扰我不准我把眼睛闭上,直到天亮后接班的人来接着进行车轮式的提审问话,白天一般由陈辉和黄瑞章(女)进行软硬兼施的恐吓性问话;6、陈志东、李建禄等人把我的双手右手从右肩膀上向上向后伸下,左手从左腋下向上伸起,然后用手铐铐住双手,再用大麻绳从水泥棚上的铁水管上串下,用绳子一端系在手铐上,然后不断拉紧绳子的另一端,把我的身体吊起来,脚不着地,被施用过这种酷刑的人称这是飞机吊,用刑时手腕、肩膀等处奇痛无比;7、李建禄、陈志东等人强迫我蹲下,把我的手反铐在木制北京椅上,背靠木椅后,双手铐在坐人的位置,一人从我身后猛力拉紧手铐,拉紧到不能再紧的最紧状态,当时两只手腕感觉到被拉脱一样疼痛无比,然后他们又用棍子长时间大力敲打我的双掌和十只手指,手掌和十只手指都被打得乌黑、肿胀、麻木没有知觉,直至现在我的双手还在麻木;8、田雪龙、黄颂锋、李建禄等人把我的双手反铐在水管上,然后用中号垃圾桶装尿兑水,把我的头向尿桶里按,强迫我喝尿水、脏水,我极力反抗把头伸起来,尿水便从头上直淋到全身上下,全身的衣服都被尿水湿透,在这个二月底连续阴雨的湿冷天气季节,他们使我寒冷受冻,冻得全身发抖,双手冻得没有知觉,连续两天晚上施用这种酷刑,每天用了陆大桶水,地上也被弄得尽是尿水;9、田雪龙等在强迫我喝尿水脏水后,又上到我的背部(当时我的双手被反铐在水管上,头被按下成弯腰状)一个体重150-160斤的人双脚踏上我的背部,在我背部穿着皮鞋起跳踩踏,我承受不起那么重的压力腰部严重受伤,以后不能下蹲,下蹲时腰部奇痛无比,直到现在腰痛不止;10、李建禄、陈志东等人强迫我蹲下,双手反铐在木制北京椅上,背靠北京椅后面,双手反铐在坐人的位置,用绳子绑住我的身体和脖子,用毛巾蒙住双眼,然后用胶纸封住我的口,封得紧紧的,不让我的口呼吸,然后再燃两支青梅州烟,将两支烟插入我的两个鼻孔,使烟随我的呼吸进入肺部。施用此刑一段时间后又将烟取出对我进行威胁、恐吓。这样停了又施、施了又停,一个晚上就用了十支梅州烟,其中一次因为施刑时间太长,造成缺氧窒息,使我昏倒。我昏倒后他们用冷水泼在我脸上头上,我才苏醒过来。因怕出人命,他们才将绳子解开,解开绳子后我已无力蹲在地上,尽管地上尽是尿水,这么寒冷的天气我马上倒在地上,全身衣服弄得更加湿,这种酷刑施刑时肺部烧辣疼痛无比,一直折磨到下半夜两、三时后,把我拉起,双手反铐在水管上站着,不准我休息,其实全身衣服湿透了,在这二月底阴雨寒冷的天气根本也睡不着;11、陈志东等几人强迫我蹲下,然后由陈志东用大约15厘米长、5厘米见方的铁锤,柄约50厘米,用书报垫着猛力敲打我的背部,造成我严重内伤,呼吸时肺部都在疼痛无比;12、薛清文、田雪龙等用穿着皮鞋的脚跟踩踏我的脚趾(当时我只穿着拖鞋)。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4/216252.html

2008-10-20: 揭露广东梅州监狱的罪行
广东省梅州市监狱和全国的其他监狱一样,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他们采用的迫害手段邪恶、卑鄙、下流、见不得人,特别是对坚定不妥协的大法弟子更是疯狂,日以继夜、长期不间断的残酷折磨,给这些学员身心造成严重的伤害,在此将它们的部份罪恶揭露出来,目的是唤醒世人,制止行恶。

大法学员庄泽鹏,被非法判刑八年。他是一位腿部有残疾的大法弟子,在梅州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被送“严管队”迫害,被帮凶劳改犯毒打,脸部被打致重伤,伤痕累累。但他坚贞不屈,不配合邪恶人和要求。现在仍非法关押在该监狱。

大法学员彭辉生,于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八日被邪党绑架至普宁看守所,并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送至梅州市监狱迫害期间,该大法弟子坚持修炼大法,不承认邪恶进行所谓的“思想转化”的迫害。

二零零五年八月份,在该监狱恶警何警长的操纵下,彭辉生被监狱夹控劳改许明益、黄泽通、刘会海等五人,当着何警长的面,先动手把彭辉生的头部、脸部、脖子打伤。恶警何警长不但不制止,还故意溜走,默许这些劳教犯对彭辉生继续迫害行恶。上述几个劳教犯把彭辉生抬至冲凉房摔在地上,然后这些邪恶劳教犯用脚猛踢、猛踩彭辉生胸部、腿部。彭辉生所穿上衣钮扣被踩坏脱落,他的头部、脸部、脖子、胸部及两腿严重受伤,伤痕累累,浑身内外伤酸痛,吃饭困难,连续几天不能蹲厕所,走路困难。

接着不久,恶警何警长见大法学员彭辉生不承认所谓的“思想转化”迫害,又操控夹控劳改犯刘会海、黄泽通、朱海童三人,晚上关掉灯对彭辉生的头部、胸部用手脚轮番击打、踢打,他的头部被打伤当场流血,心窝部位被踢伤。

二零零六年五月份,在廖福监狱长、610吴主任、叶副主任、姚副监狱区长、何警长等恶警的操控下,选用了夹控劳改犯谢振国、黄大东等十二个人对彭辉生采用坐着不能动、不准睡觉的折磨方法进行新的迫害,这种迫害持续了一个多月。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大法弟子彭辉生在所谓的“期满”出狱之日,又被梅州监狱与普宁市610办公室、城东派出所密谋送到三水法制所进行所谓的“思想转化”的迫害。至二零零八五月二十日才放回。

有名大法学员叫某军的,被非法判刑六年,在梅州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多次遭受了上述恶警操纵劳改犯的恐吓、谩骂、毒打、也遭受了坐着不能动、不准睡觉的长期折磨。但他坚贞不屈,不配合邪恶任何要求,最后堂堂正正走出监狱。

有个不知名的学员,被非法判刑,在梅州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正念正行,不配合邪恶任何要求。警察操控帮凶劳改犯谢振国、许明益等人毒打他多次,甚至用绳索捆绑起来进行迫害,多次送“严管队”进行残酷的毒打迫害。这位大法学员曾被打成重伤送监狱医院治疗,身体状况不好。

另一名不知姓名的学员,因在所谓的“思想转化揭批会上”公开撕毁“三书”,被恶警操纵劳改犯许明益等人毒打,曾被送“严管队”迫害。

大法学员谢汉柱,因坚贞不屈、不配合邪恶任何要求,遭受夹控劳改犯温贤书等人长期的恐吓、谩骂,也多次遭受了坐着不能动、不准睡觉的折磨迫害。

大法弟子郑泽强,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恶警的操纵下,被帮凶劳改犯谢振国、许明益等人毒打,也被逼迫站着不能动,出狱之时身体消瘦。

大法学员林泽鹏,被非法判刑三年,遭受恶警操纵下帮凶劳改犯谢振国、陈永平等人的恐吓、谩骂、威胁,身心受到严重创伤。

大法学员傅仰东,被非法判刑七年六个月,因不承认所谓的“思想转化”迫害,恶警操控帮凶劳改犯对他进行迫害,但他正念正行,采用绝食的方式进行反迫害。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梅州监狱。

大法学员李两喜,被非法判刑七年,因不承认所谓的“思想转化”迫害,恶警操纵帮凶劳改犯黄大东等人对他进行迫害。现仍被非法关押在梅州监狱。然而,善恶有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0/188070.html

2006-04-27: 广东梅州恶警刑讯逼供谢汉柱的真相
2005年2月3日,梅州市国安特务、邪恶的610恶人,梅江区610恶人、区公安分局国保股恶警再次把谢汉柱、郭雅芬、周金荣、赵玉梅、钟苏云、钟汉祥等大法学员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梅州市芹黄看守所期间,谢汉柱遭受了严重的刑讯逼供。邪恶害怕刑讯逼供事实曝光,一直不让谢的家人见面,直到被绑架到梅州监狱前不久,才让他的老父母见了面。

据了解,谢汉柱在被刑讯逼供后,身体一直非常虚弱,后坚持炼功,在见到他的老父母时,身体已基本无大碍,也因此才有精力写下逼供过程,由好心人传出。

下面是按好心人提供的谢汉柱亲笔所写原文整理出来的《辩护词》:

起诉书上所述都是2005年2月23日至28日在梅江区公安分局刑警队三楼由不法干警陈志东、田雪龙、李建禄、薛清文、黄颂锋等人用大铁锤垫着书报大力敲打背部、体重150-160斤的人穿着皮鞋上到背部起跳踩踏等,严刑逼供,在本人身体严重内伤,(我在)承受不下时违心签字的,详细逼供过程如下:

1、不给吃饱,每天只吃壹餐,大约三两米饭;

2、用手铐把我的双手反铐在墙上的铁水管上,五日四夜不给睡觉,直至按不法干警的要求承认所谓的事实为止;

3、薛清文用手铐铐住我的手掌,把手铐铐到最紧,然后把我的手指反向扳,同时用力捏手指甲;

4、薛清文用牙签刺我的臀部,掀起衣服用手轻抚触摸我的肋骨皮肤和腋下等敏感部位,企图挠我难受;

5、李建禄、陈志东等几人把我按倒强迫我蹲下,双手反铐在硬木制的北京椅后,双手铐在坐人的位置,然后拉紧两只手铐,再在我的头上压放一张木制北京椅和籐椅,这样长时间折磨我的双脚蹲得麻木,然后又把报警器用绳子系在我的耳朵边,不停地制造报警噪音。就这样折磨到下半夜2点左右,然后铐回水管上,不准我睡觉。我一闭上眼睛,就干扰我不准我把眼睛闭上,直到天亮后接班的人来接着進行车轮式的提审问话,白天一般由陈辉和黄瑞章(女)進行软硬兼施的恐吓性问话;

6、陈志东、李建禄等人把我的双手右手从右肩膀上向上向后伸下,左手从左腋下向上伸起,然后用手铐铐住双手,再用大麻绳从水泥棚上的铁水管上串下,用绳子一端系在手铐上,然后不断拉紧绳子的另一端,把我的身体吊起来,脚不着地,被施用过这种酷刑的人称这是飞机吊,用刑时手腕、肩膀等处奇痛无比;

7、李建禄、陈志东等人强迫我蹲下,把我的手反铐在木制北京椅上,背靠木椅后,双手铐在坐人的位置,一人从我身后猛力拉紧手铐,拉紧到不能再紧的最紧状态,当时两只手腕感觉到被拉脱一样疼痛无比,然后他们又用棍子长时间大力敲打我的双掌和十只手指,手掌和十只手指都被打得乌黑、肿胀、麻木没有知觉,直至现在我的双手还在麻木;

8、田雪龙、黄颂锋、李建禄等人把我的双手反铐在水管上,然后用中号垃圾桶装尿兑水,把我的头向尿桶里按,强迫我喝尿水、脏水,我极力反抗把头伸起来,尿水便从头上直淋到全身上下,全身的衣服都被尿水湿透,在这个二月底连续阴雨的湿冷天气季节,他们使我寒冷受冻,冻得全身发抖,双手冻得没有知觉,连续两天晚上施用这种酷刑,每天用了陆大桶水,地上也被弄得尽是尿水;

9、田雪龙等在强迫我喝尿水脏水后,又上到我的背部(当时我的双手被反铐在水管上,头被按下成弯腰状)一个体重150-160斤的人双脚踏上我的背部,在我背部穿着皮鞋起跳踩踏,我承受不起那么重的压力腰部严重受伤,以后不能下蹲,下蹲时腰部奇痛无比,直到现在腰痛不止;

10、李建禄、陈志东等人强迫我蹲下,双手反铐在木制北京椅上,背靠北京椅后面,双手反铐在坐人的位置,用绳子绑住我的身体和脖子,用毛巾蒙住双眼,然后用胶纸封住我的口,封得紧紧的,不让我的口呼吸,然后占燃两支青梅州烟,将两支烟插入我的两个鼻孔,使烟随我的呼吸進入肺部。施用此刑一段时间后又将烟取出对我進行威胁、恐吓。这样停了又施、施了又停,一个晚上就用了十支梅州烟,其中一次因为施刑时间太长,造成缺氧窒息,使我昏倒。我昏倒后他们用冷水泼在我脸上头上,我才苏醒过来。因怕出人命,他们才将绳子解开,解开绳子后我已无力蹲在地上,尽管地上尽是尿水,这么寒冷的天气我马上倒在地上,全身衣服弄得更加湿,这种酷刑施刑时肺部烧辣疼痛无比,一直折磨到下半夜两、三时后,把我拉起,双手反铐在水管上站着,不准我休息,其实全身衣服湿透了,在这二月底阴雨寒冷的天气根本也睡不着;

11、陈志东等几人强迫我蹲下,然后由陈志东用大约15釐米长、5釐米见方的铁锤,柄约50釐米,用书报垫着猛力敲打我的背部,造成我严重内伤,呼吸时肺部都在疼痛无比;

12、薛清文、田雪龙等用穿着皮鞋的脚跟踩踏我的脚趾(当时我只穿着拖鞋)。

我从2月23日至被押到梅江区分局進行严刑逼供直到2月28日才押回芹黄看守所,回到看守所同室的人说我苍老了很多。

我在分局刑警队被严刑逼供,身体极端痛苦,难于承受的情况下,所供述的情况都不是事实,也不是本人的本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7/126198.html

2005-09-24: 放下自我才能扎扎实实的慈悲救度
—— 从梅州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和矿难所想到的

今年广东梅州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事情频繁发生,明慧网上也不断在曝光:2005年2月3日梅州大法弟子谢汉柱、郭雅芬、钟苏云、钟汉祥等,被梅州市国安特务、梅江区610恶人绑架,在梅州市芹黄看守所被恶警刑讯逼供,遭受酷刑迫害。7月初谢汉柱与另一名东北弟子被非法判了12年重刑。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4/111090.html

2005-09-23: 谢汉柱等被非法判重刑关押在广东省第三监狱迫害
据悉,广东省梅州市大法弟子谢汉柱现已于9月16日左右被绑架到广东省第三监狱(位于梅州市梅州三路),估计与他一起被绑架非法判12年的刘立平(广东汕尾人);非法判11年的郭雅芬已被劫持到广州女子监狱。另有两位外省大法弟子周金荣、赵玉梅情况不明。而先于他们被绑架迫害的钟昔岭,据说被非法判5年,也在第三监狱遭受迫害。大法弟子李美萍则被非法判4年,非法关押在广州女子监狱。梅州籍大法弟子黄宇天据说也于8月初在广州被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2005 年7月5日,广东梅州市梅江区伪检察院、伪法院对梅州大法弟子谢汉柱進行第二次非法秘密开庭,并于8月4日作出12年刑期“判决”后,谢汉柱提出了上诉并委托其父谢兴华为其辩护。该市中级法院于9月5日开庭走过场,法庭罔顾当事人和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于9月8日非法作出维持原判的“二审裁定”。

据了解,梅州市中级伪法院是8月底通知谢汉柱的辩护人于9月5日到庭参加诉讼,同时要求辩护人提交书面辩护词的。9月5日,谢兴华在他的妻儿等亲属陪同下到中级法院第一审判庭参加了诉讼。但“主审法官”以一个上午要审两个案件、时间有限、辩护人也提交了书面辩护词为由,要求辩护人在庭审时只将观点性的辩护意见说说即可。伪法院一直未正式告知辩护人享有的合法权利,也未提供除“一审判决书”外与案件有关的任何信息。因受到“审判长”的干预,在辩护人义正词严的陈述了两点辩护意见后,后面的辩护词即被打断而未能当庭陈述。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3/111045.html

2005-09-05: 我所了解的广东梅州大法学员遭受的迫害
谢汉柱,第一次被劳教两年,第二次被关看守所几个月,第三次在今年2月被绑架,现关押在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5/109806.html

2005-08-20: 呼吁营救广东梅州谢汉柱等大法弟子
根据多方综合消息证实,广东梅州大法弟子谢汉柱与郭雅芬等五人自2005年2月3日被梅州市公安局梅江区分局非法拘捕后,受尽该局恶警的非人折磨,特别是在2月23至28日期间,邪恶的不法干警薛清文和黄颂锋、陈志东、田雪龙、李建禄等在该局刑警队三楼对大法弟子谢汉柱实施严刑逼供(其他大法弟子的情况有待调查)。

谢汉柱,40岁左右,原机关公务员,修炼大法前身患胃痛、痔疮、慢性鼻炎转癌变等病,修大法后身体很快恢复健康,这一切都因他遭到严重的迫害而被强行改变,据说现身带多种内外重伤,身体极为衰弱,随时有生命危险。已调查谢汉柱遭受到的酷刑迫害如下:

恶警用手铐把谢汉柱的双手反铐在墙上的铁水管上,五日四夜不给睡觉(闭眼);恶警薛清文用手铐铐谢汉柱的手掌直至最紧,还同时实施各种戏弄、折磨;恶警李建禄、陈志东等几人把谢汉柱强按蹲下,使他背靠硬木椅靠背,有时拉紧他双手反铐在座位上拼命拉手铐,用木棍敲打他的手掌、十指致长时间乌黑、麻木,有时绑住他的身体和脖子、蒙住双眼、用胶纸封住嘴后,恶警多次将点燃的两支香烟插入他鼻孔,直至使他缺氧窒息昏倒,又用冷水泼醒。恶警还在他头上压上重物致双脚麻木后,将他双脚抬起迫使他踏放在脚下的师父法像,恶警还将报警器系在他耳边用高分贝噪音折磨他直至凌晨2时左右,又铐回铁管上,不给睡觉,天亮后由接班的恶警(白天一般由陈辉和女警黄瑞章進行软硬兼施的恐吓性问话)实施车轮式“提审”;恶警陈志东、李建禄等人还把谢汉柱双手在后一上一下反铐后用大麻绳吊起来,实施“飞机吊”酷刑;恶警田雪龙、黄颂锋、李建禄等人连续两晚用了六大桶水,将谢汉柱双手反铐在水管上,强迫他喝桶里的尿水、脏水,在他抵制迫害过程中,这些脏水全都淋在他身上,使他冻得发抖,一个重达七八十公斤的恶徒还在他的背部起跳踩踏,令其腰部严重受伤好久无法下蹲,至今腰痛不止;恶警陈志东还在其它恶警的配合下,在谢汉柱背部垫上书报,用铁锤猛力敲击使他造成严重的内伤,呼吸都生疼;薛清文、田雪龙等用穿着皮鞋的脚跟踩踏谢汉柱的脚趾(穿拖鞋)……迫其在所谓的“笔录”上签字。


2月28日,谢汉柱被绑架回芹黄看守所后,向检察院驻所干警(姓王或黄)反映所受到的酷刑折磨及其后果,该干警视若无睹,推说没有看到。此后,谢汉柱因身体受到严重摧残,健康状况严重恶化。

梅江区公安办案恶警上报材料批捕,区检察院匆忙在3月8日批捕。梅江区法院6月10日的非法审判谢汉柱等大法学员,非法审判在充满正气的“法轮大法好”的呼喊声中流产。

邪恶之徒不死心,主办恶人陈学军等于7月5日再次非法秘密开庭。据说,在所谓的“一审”中,谢汉柱与另一名东北弟子被非法判了12年重刑(其他同修情况有待调查),现仍被非法关押在臭名昭着的芹黄看守所。

谢汉柱曾以邪恶的梅江区法院违反程序、非法剥夺他委托父亲辩护的权利为由,通过驻所检察转出诉状和委托书,委托家属代为控告、追究区检察、法院执法犯法的行为,家属也据此上书有关部门。但市、区两级纪检、人大和市检察、法院等有关部门至今未予以公正处理,有的部门只是将家属的来信转给邪恶的梅州市“610”和政法委一推了事。

据说案子现已转入梅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不知是否将進入所谓的“二审”。邪恶之徒害怕曝光,一直不让家属接见。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邪恶之徒干的坏事终将曝光于天下并受到严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0/108806.html

2005-07-21: 2005年7月5日,广东省梅州市大法弟子谢汉柱、郭雅芬、潮汕大法弟子刘立平,及另外2名被迫流离失所的外地学员,被梅江区法院非法秘密审判,连家属均未通知。大法弟子谢汉柱、郭雅芬、刘立平都曾被恶徒多次绑架、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受尽酷刑,现被非法关押在梅州市芹黄看守所遭受酷刑折磨、虐待和奴工迫害。

6月10日,大法弟子谢汉柱、郭雅芬、潮汕大法弟子刘立平,及另外2名被迫流离失所的外地学员,在非法审判他们的梅江区法庭上,高呼“法轮大法好!”,使梅州市610恶人和梅江区邪恶之徒非法审判流产。之后,审判长陈××曾经疯狂叫嚣:“我就判掉你又怎么样?!”表现出执法犯法,藐视司法程序,完全一副无法无天的流氓嘴脸。

7月5日,他们几位大法弟子再次被强行架到梅江区法院,非法秘密审判。这次,邪恶之徒异常狡猾,害怕见不得人的恶行被曝光,所以极力封锁消息。连家属均不知情。不排除被强行判刑的可能。目前,几名大法弟子尚在绝食抵制迫害期间,遭受到恶警恶人的野蛮灌食,随时面对生命危险。

这次,谢汉柱被绑架后,其家庭一下陷入困境。本来自其于2001年正念闯出看守所后,由于诚实守信,经营有方,沼气生意越来越好,破碎几年的家又有了欢声笑语。谢汉柱还主动承担了侄子的抚养任务,把小孩接到城里读书。但现在,生意又得靠70多岁的老父亲艰难维持了。父母还整天为儿子多方奔走,憔悴不堪。但大大小小的“人民公仆”,要么避而不见,要么恶言相向,要么心怀鬼胎。还百班阻挠亲人探视,隐瞒封锁消息,使老人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1/106613.html

2005-07-13: 梅州市大法弟子谢汉柱、郭雅芬,潮汕大法弟子刘立平等五名大法弟子于春节前被梅州市梅江区610及恶警绑架至今,关押在梅州市芹黄看守所,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但五名大法弟子坚强不屈,英勇无畏,坚决抵制邪恶的迫害。

6月10日,610恶人恶警将五名大法弟子强行架到梅江区法院,企图秘密审判,五名大法弟子坚决不下汽车,不進法院,拖進去后,在法庭高呼“法轮大法好!”使恶人魂飞魄散,非法审判流产,有力抑制了邪恶的嚣张气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3/106061.html

2005-03-30: 广东梅州大法弟子谢汉柱在看守所遭酷刑迫害
广东梅州大法弟子谢汉柱、郭雅芬、钟苏云、钟汉祥等,2005年2月3日被梅州市国安特务、梅江区610恶人绑架,在梅州市芹黄看守所被恶警刑讯逼供,上“老虎铐”迫害。

据不同渠道消息,被国安特务安排的恶徒以新学员的身份想法接近,掌握了有关情况,并在广东梅正路玻璃厂附近,由五洲派出所便衣恶警以开卖锁店为掩护监视达一个多月后,梅江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薛清文、钟加政、黄瑞章、刘国导、黄颂锋等,于2005年2月3日强行剪开电子对讲门,冲進该路段一处民房,将正在里面的郭雅芬、谢汉柱以及另外三位流离失所的外地大法弟子一起非法绑架拘留,分别非法拘押在梅县扶大(1名)和梅江区芹黄(3名)、月梅(1名)等地。

谢汉柱在芹黄看守所行使自己的沉默权,不配合恶警,只字未说,被恶警实施了刑讯逼供,上“老虎铐”(两手一上一下在身后铐起来),手掌被打肿,一碰即会疼得大喊起来;胸部或其他部位(具体部位待核实)被用厚书垫着猛击,使被打的人很痛却显不出外伤,只有内伤。

目前,谢汉柱年迈体弱的父母艰难地维持着谢汉柱原本经营得好好的沼气器材生意,与两个年幼的孙子相依为命(谢汉柱支持弟弟把孩子接到城里借读),愁思百结,焦心积虑,经常神思恍惚,一家人每天生活在恐惧之中,生意受到影响。谢汉柱的母亲、妻子、女儿等在不同时期去看守所看望他们的亲人,均被邪恶之徒拒绝。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30/98442.html

2005-02-25: 谢汉柱,男,40岁左右,广东梅州市人,原某机关公务员,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站出来证实大法被开除党籍,开除工作,并于1999年12月被非法送至广东三水劳教所原五大一中队关押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25/96118.html

2005-02-18: 广东梅州市一资料点被破坏,大法弟子谢汉柱及另外五名同修于2月3日被绑架。

2005-02-17: 广东梅州市大法弟子谢汉柱及另外五名同修于2月3日被绑架。资料点被破坏。此次是梅州市县、区610一起作恶来抓捕大法弟子的。国安特务已蹲坑、盯梢两个月。同时遭破坏的还有3个分发点。现知有谢汉柱,郭雅芬,钟苏云,钟汉祥,及两名广州来的同修被绑架。

2005-01-20: 广东省三水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50多种非法手段,真是集中暴露了邪恶的狰狞面目。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强行用橡胶管插鼻孔進行灌食。被灌食的学员双手、双脚都被绑紧或锁紧,几名劳教人员包括恶警、恶医将法轮功学员强按、强踩在地,法轮功学员谢汉柱、刘少鹏等曾受或长时间受过此折磨。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0/93851.html

2003-12-13: 大法学员谢汉柱被三水劳教所设立酷刑室之前被恶警毒打進行迫害。

2002-03-15: 据内部人士透露:三水劳教所因不放弃修炼而又超期关押的学员有:南海的游显邦(原刑期2000年12月--2001年12月)、梅州的谢汉柱(原刑期1999年12月--2001年12月)、海丰的叶秋岸(原刑期2000年12月--2001年12月)、梅州的黄宇天(原刑期2000年2月--2002年2月)、将要到期的潮州的洪浩远(原刑期2000年3月-2002年3月)、怀集的陈斯国(2000年4月--2002年4月),希望各界正直人士给予关注!

2001-01-06: 梅州部分被判劳教大法弟子名单
以下是1999年10月--2000年9月被劳教。地址:广东三水劳动教养场。(因有好些学员失去联系,所以是不完全统计)
...谢汉柱,2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6/6518.html

梅州监狱(广东省第三监狱,男)联系资料(区号: 753)

2018-06-25:相关责任单位和人员信息:

梅县区
梅县区政法委:
地址: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宪梓大道宪梓南路13号,邮编514700
电话:0753-2589921转区政法委
传真:0753-2589926
书记赖启忠

梅县区610办:
地址:广东省梅州市梅县新城行政区,邮编514700
电话:0753-2266158、0753-2589828、2589659
副主任刘奇谦0753-2589659电0753-2518887、13825983188住址:梅县华侨城油坊垄赖伯公下李屋村道入口右边怡景苑C栋401房;妻子刘燕莉,梅县高中教师。

梅县区公安分局:
地址:广东梅州市梅县新城行政区,邮编514700
值班室0753-6111200、6111000
办公室0753-6111251
传真0753-6111121
局长梁惠文
国保大队:
电话:0753-2581281、2581283
大队长罗展雄13923032638宅0753-2523681妻子罗旭华(音)是梅县广雅幼儿园园长,电话0753-2526954、139023036322、18023526722,住址:在梅县华侨城科技路大华花园;
副队长徐小玲13823812881、0753-2513183
副队长杨庆东13823813388、0753-2599388
副队长李建禄13509091369宅0753-2229379
国保警察钟勇明13502339118、0753-2512898
熊勇13902781668、0753-2519298
邹明富13924472883、0753-2514555
刘宁芬13923041302、0753-2203123
李春燕138238518300753-2298269
陈向生13826191198

梅州市看守所:(梅江区看守所也在一起)
地址:梅江区金山街道办事处芹洋村,政编码:514000
电话:0753-2291303、2290154
所长钟炎枢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53)

梅州市邪教领导小组(区号0753)
古小平(组长)办2248915 宅2242578 手13902781300
田家才(副组长,政法委书记)办2268628 宅2283388 手13902781388

梅州市公安局(区号0753)
王伟文 局长 宅2169201 办2169201 手13560968000
谢迪兴 610办公室头目,政法委副书记 办2250823 宅2253899 手13902780869
何更文 610办公室副头目 办2277289 宅2158539 手13502332678
郭政营 610办公室副头目 办2277281 宅2268221 手13823809868

梅江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薛清文 手13823844881
刘国导、黄瑞章(女)、陈志东、田雪龙、李建禄、陈辉、黄颂锋

梅江区政府 2196735; 委书记彭耀新
梅江区法庭审判长陈X

梅州市芹黄看守所 0753-2290154

梅州市部分610部门成员名单:
张国庆 男 梅江区政法委副书记 手13802362038
梅江区610主任 梁卫东 0753-2168210 (40岁左右)
黄颂锋 男 30多岁 梅江区公安分局政保股 最邪恶的恶警之一
黄瑞章 女 48岁左右 梅江区公安分局政保股 最邪恶的恶警之一
薛清文 男 梅江区公安分局 0753-2261693,2196766
唐尔富 60岁左右 原梅州市政法委书记,梅州市610恶首。
田家才 男 50多岁,现任梅州市政法委书记 0753-2283388 手13902781388
谢迪兴 男 梅州市 610恶首之一
李光亮 男 梅州市公安局政保科 610成员 0753-2255829
杜应新 男 梅州市公安局政保科 610成员 0753-2247709 手13802780680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5-24: 迫害大法学员的人间地狱:广东省三水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4/155472.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