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烟台 招远市(玲珑镇洗脑班) >> 刘翠云(夫冯利好), 女, 56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招远市金岭镇北冯家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7-09-04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冯利好(妻刘翠云) 刘翠云(夫冯利好)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12-04: 招远市大法弟子刘翠云已从洗脑班回家

2011-10-28: 揭露迫害受报复 山东刘翠云再遭非法囚禁
刘翠云,女,五十岁,山东招远市金岭镇北冯家村人。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上午十一时,招远市国保大队、“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及多名警察乘三辆警车进村,直接爬墙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刘翠云家,将刘翠云绑架到岭南洗脑班单独囚禁。整个过程没有搜查证,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就是共匪绑票。

为什么绑架刘翠云?当地“六一零”恶人称:就因为有人在网上发表了刘翠云因修炼法轮功当好人,十二年来被中共残酷迫害的部份事实(见《山东招远市金岭镇刘翠云曝光恶人的迫害》):从江氏集团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以来,刘翠云家就成了重点迫害对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当时她村所属的大户陈家政府(现合并到金岭镇)人员和警察三十人左右闯入她家抢大法书、师父法像、炼功用的坐垫,然后纵火烧毁,并在她家毒打她的丈夫。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二十六两天,政府恶人王书江、王学明、薛洪尧、康英春、臧风友等把刘翠云和全乡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乡政府,中午让她们坐在铺了沥青的院子里暴晒两天。七十多岁的杨菊花被晒昏死,送医院抢救。

一九九九年十月一日下午,政府恶人薛洪尧、王书江绑架了刘翠云及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让她们两脚各踩一块砖,两腿弯处各夹一个酒瓶子,蹲了四个多小时。逼她们说“不炼”,她们说“炼”!薛洪尧就疯狂的打刘翠云她们的头部,刘翠云脸被打肿,耳朵被打聋,嘴里流血,晚上一夜不让睡觉。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十,薛洪尧等几个恶人又绑架了刘翠云和她的丈夫,家中只剩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她丈夫被单独关在派出所(因他去北京上访)。晚上刘翠云与被绑架的十四位学员一起被推到屋外冷冻了一夜,夜晚下了一场大雪。王书江、王学明、薛洪尧、臧风友、康英春、王京芳、孙启全、陈锋、刘强等政府、六一零恶人来到关押学员的计生办,逼迫十五人赤脚站在雪地里冻,再逐个拉到屋里用胶木棒从头到脚全身乱打,王书江边打边叫:“打死白打,打死丢粪坑里”。几天后,王书江向刘翠云勒索五千元,刘翠云说没钱。王书江就让陈锋、王京芳拿胶皮棒子往死里打,刘翠云被打的好长时间全身疼痛,不能站,不能坐。

刘翠云和丈夫从正月初十被绑架,分别被关五十多天,不交钱不放人,被勒索了五千五百元后放回家。邪党人员使用威胁、要挟强迫勒索财物。

在被非法关押的五十多天里,刘翠云除了肉体精神被折磨,还遭受了人格上的侮辱,恶人用尽一切流氓卑鄙手段两次把刘翠云和其他十几个学员用绳子一个接一个的拴着,逢赶集的日子游街示众。薛洪尧、王书江等捏造、虚构罪名,用游街来损害法轮功学员的名誉,侮辱她们的人格,并嘲笑辱骂,煽动群众嘲笑辱骂学员。已构成了辱骂罪,诽谤罪。仅二零零零年一年里,刘翠云就被政府恶人恶警非法绑架了七次,在家的日子也是天天被恶人骚扰。

二零零七年七月,村干部冯善友为了发点外财,构陷刘翠云,七月十九日晚,金岭镇六一零头子刘淑梅领着市六一零、国保大队恶警非法闯入刘翠云家,因刘翠云不在家,绑架扑空。十一月四日傍晚六点,刘淑梅又领着六一零、国保大队和金岭镇派出所十几人(其中有臭名昭著的恶警李建光、恶人孙启全)。它们翻墙闯入,把刘翠云的家翻了个遍。抢走了影碟机、收音机、大法书和接收卫星的大锅。把刘翠云和她丈夫绑架到岭南金矿洗脑班逼他们放弃真、善、忍的信仰,非法关押迫害了四十多天。恶徒翻墙入室,抢走了刘翠云家财物已构成了抢劫罪、盗窃罪,无辜绑架关押,构成了绑架罪和非法拘禁罪。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金岭镇六一零头目刘淑梅又指使几个人到刘翠云家骚扰,并欺骗她到政府谈话被刘翠云拒绝。她的丈夫因被共匪十二年无休止的迫害,精神受到很大刺激,现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精神恍惚。

十二年来,刘翠云被中共迫害的这些事实,她的家人知道,亲戚知道,全村乡亲知道,参与迫害的恶人更知道,这些迫害勾当是见不得人,怕曝光。犯罪了还想纸里包火,不准被害人发声。

就因为恶人对刘翠云的犯罪事实九月份被网上曝光,中共不但不去追查犯罪分子,反而把受害人刘翠云抓起来,逼迫她说出谁上网曝光,因刘翠云不知道,一直关押不放人。
恶人王书江、薛洪尧、康英春、王学明、臧风友、陈峰、刘强、王京芳、李建光、孙启全、刘淑梅等对刘翠云实施的犯罪,有时间、有地点,斑斑在册,除康英春遭恶报,六年前患肺癌死亡,它们哪一个敢否认以上的犯罪事实。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它们哪个也逃不过法律的制裁。

刘翠云被绑架后,她的家人多次去岭南洗脑班要人,六一零不让见人,家人问为什么绑架,六一零回答:“因为她上网说出了被迫害的事实,上网的案子不破不放人”。家人说她不会上网,就是会上网也不犯法,说的都是事实啊,为什么不抓迫害人的坏人,反而抓被迫害的人?

二零零七年刘翠云被绑架后,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因上火得病,八个月后去世。现家中有九十二岁的老父亲,自从她被绑架后,老父亲天天在家找女儿,家人怕他承受不住打击,没敢告诉他女儿被恶人绑架。

刘翠云是村里公认的好人,真诚善良,热心助人。她修炼十五年,村里每年下雪都是她和村里的大法弟子清扫,村民们对刘翠云被绑架感到义愤,呼吁释放刘翠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8/248426.html

2011-10-01: 招远市法轮功学员刘翠云被绑架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上午十一时许,招远市金岭镇北冯家村法轮功学员刘翠云正在自己的家中。招远市国保大队、招远市六一零人员及多名警察竟翻墙头闯入她的家中将她绑架。现人在何处不明。

这次,招远市国保大队、六一零动用了三辆警车和一帮恶人,这些恶警们象土匪一样,不走正门,爬墙头跳入了刘翠云的家中,这已经不是首次,以前也有过爬墙头入室的犯罪行为。据说刘翠云这次被绑架的原因是因为前几日她被中共迫害的事实在明慧网上被曝光,它们有意进行报复。详细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1/二零一一年十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47392.html

2011-08-25: 山东招远市金岭镇刘翠云曝光恶人的迫害

我叫刘翠云,女,五十六岁,是招远市金岭镇北冯家村人。

从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打压迫害以来,十二年的时间里,我的家庭同全国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庭一样,遭受了地方政府、六一零、派出所等一些部门恶人的残酷迫害,下面揭露的一些真实实例,只是我家这几年受迫害的其中一部份。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全国各地的电视台、报纸等所有的媒体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大法。在七月二十三日的晚上,我乡镇(当时是大户乡镇)政府和派出所约二、三十个人,其中有叫:康英春、王书江、薛洪尧、陈锋等政府干部,他们一行人闯入我家,逼迫我把大法书全部上交。因为“七二零”以前,我家是个炼功点,他们把我当成了所谓的重点人物,我不为他们邪恶的气势所动,我修大法没有错,大法书是我的命根子,我拒绝交书。他们恼羞成怒,几人一齐朝我丈夫拳打脚踢,(我丈夫也学大法)打够了,这些恶人们就动手把我家墙上挂的师父法像、桌子上的大法书、同修们在我家炼功坐的垫子都抢走了,然后拿到我村的村南头都烧毁了。

七月二十五日中午,以王书江、王学朋、薛洪尧、康英春、藏凤友等乡政府干部,把大户乡的所有炼法轮功的学员全部都叫去乡派出所的大院内,让我们站在太阳下曝晒,那天天特别的热,有三十六、七度,有一个叫杨菊花的七十多岁的老太太,被晒的昏过去了,送去医院抢救。一直晒到太阳偏西了才叫我们回家。

第二天,政府的恶人干部又把他们认为的重点人物,全乡约二十多人,都叫到了乡计生办,中午,全部推到院子里在烈日下暴晒。院子的地是由石子和沥青铺成的,烈日一晒,温度很高,恶人们先叫我们坐在地面上,等坐的温度低了,不那么烫人了,就叫我们站起来,等把地晒热后,再叫我们坐下,就这样反复多次,一直折腾到下午五、六点钟,太阳偏西了才叫我们回家。

九九年的十月一日下午,政府恶人薛洪尧带领几个人闯入我家,把我绑架到乡派出所,那天被绑架的还有同修杨克云、原发翠。我们三人被单独关押在三个房间。到了傍晚,恶人们要去吃饭,薛洪尧、王书江叫我们三人,每个人两脚各踩一个砖,两个腿弯处各夹一个啤酒瓶子叫我们蹲着,并派人看着不让我们动。

大约蹲了有四个多小时,恶人们回来了,薛洪尧一进门就问原发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原发翠回答“炼”,恶人薛洪尧就朝原发翠打,打了几下子,又到我跟前问我炼不炼了,我说炼,他就又动手打我,打后又去问杨克云炼不炼,杨克云也同样回答炼,他又去打杨克云,恶人打人打累了,过来指使我,叫我打杨克云,我告诉他:杨克云和我无冤无仇的,我打她干什么?我不打。他不死心,再次逼我打杨克云,再次被我拒绝,这时,他象发了疯似的说:你不打我教你打,说着就朝我的脸部、头部用手拼命的打,当时听到啪啪的声音很响,我被打的头发昏、眼前发黑、耳朵一点也听不到声音了,脸被打肿了,从嘴里不停地向外流血。他打够了我,又把杨克云叫过来打我,杨克云不打,他又把杨克云毒打了一顿,后累的抗不了了才住手走了。那一晚上,我们三人被从各自村里叫来的妇女主任看了一夜,不让我们睡觉,第二天才把我们放回家。

九九年农历腊月二十八日,我丈夫进京上访,为大法讨个公道。他一到北京,就被北京的警察劫持到了昌平看守所,当时那里关押了很多各地去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因拒绝报地址和姓名,恶警逼迫他们赤脚站在从厕所里流出来冻成冰的尿液上。有一个学员被恶警打得头破血流。

二零零零年农历正月初三日晚上,大户乡政府知道了我丈夫去了北京上访的消息,由恶人薛洪尧、王书江领着几个人闯入我家,一进门就破口大骂,骂了一阵后,走时把我家的两台录音机和炼功带拿走了。后由王书江等人去北京拉我丈夫。

到了北京,一见我丈夫的面,恶人王书江就破口大骂,拳打脚踢,我丈夫身上仅有的二百元钱也给搜去了。在回来的路上,恶人们都坐在轿车内,把我丈夫塞到汽车的后盖里,我们地区离北京有一千多里的路程,车要行驶十几个小时,车盖内缺氧很憋气,我丈夫差点被憋死。初五日傍晚,我丈夫被他们拉到了大户乡政府大院,车刚停,他们就从车后盖里把我丈夫拖了出来,一帮恶人一齐上,有拿胶木棒打的,有的拳打脚踢,当时乡政府内有七十多人围观看眼的。恶人们把我丈夫打了个半死,怕出人命才住手。到了晚上又把我丈夫拉到了乡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恶警们让我丈夫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双手被铐在他们睡觉的床腿上。第二天,我去派出所送饭,我看到了我丈夫被恶人们迫害的很严重,他手不会拿东西,两只手发抖不停,肋骨疼痛不敢喘气,我只得一点一点的喂了他几口饭。我走后听说,那天上午,政府恶人干部王书江、薛洪尧领着十几个人把我丈夫又拳打脚踢了一顿。到了晚上,派出所姓孙的所长把我丈夫用绳子捆了起来,拽着头发又拼命的打了一顿,我丈夫被打得很厉害,他们把他送进了医院,经检查,发现被打断了一根肋骨。检查后又把他拉回派出所非法关押。

正月初十日晚上,恶人薛洪尧又带领几个人把我和同村的法轮功学员刘志叶绑架到了计生办,那里已关押了十三、四个人,那天晚上不叫我们睡觉,站在寒冷的屋外罚站,看我们冻的不行了再叫我们进屋,时间不长就又把我们推出门外冻我们,一直折腾到天亮。

还有一天晚上,下了一场雪,政府恶人王书江、王学朋、薛洪尧、藏风友、康英春等,还有打手王京芳、孙启全、陈锋、刘强,那天晚上,政府那去了不少人。恶人们先叫我们赤脚站在外面的雪地上,他们在屋里,点着名单独叫进屋,恶人手拿胶木棒一个个没头没脑的使劲打。恶人王书江恶狠狠的说:上面有指示,打死你们白打死,死了把你们送到厕所的大粪坑里去。有个叫刘大公的男性老年学员(已去世),恶人们把他的棉衣扒下来,只让他穿一件内衣,恶人们往他的脖子里倒雪。

有一天,恶人王书江把我叫到他们的办公室,向我要钱,说我丈夫上北京扰乱社会秩序,罚我家五千元。那时,我被关在计生办,我丈夫被关在派出所,家中只有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我说我没有钱交,王书江就指使陈锋、王京芳拿着胶木棒子朝着我身体后侧打,我被他们打倒在地,全身被打的发青,被胶木棒打的地方,用手一摸发硬,打的我浑身疼痛,那些日子连坐都坐不下。

有一次赶大户集,政府恶人把我们十几个法轮功学员用绳子一个接一个的拴着(也有我丈夫)叫我们沿集游街示众,故意侮辱我们人格。一次赶小河流家集,也叫我们去游街示众。这次,我们被关押了五十多天,每人被勒索了五百元钱才放回家,我丈夫在派出所关押了五十多天,被勒索了五千元钱被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的一年里,大户政府的恶人们几乎天天骚扰我们,一年中,我被恶人绑架七次,无法安心生活,天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二零零七年,我村干部冯善友,为了得点额外的财,构陷我和刘志叶。那是农历的七月十九日晚上,金岭镇(大户乡已合并到金岭)邪恶的六一零头目刘淑梅带领招远市六一零、国保大队的恶警闯入我家,一看我不在家就开车去了同村刘志叶家,正好有个叫刘淑敏的法轮功学员在她家串门,被恶警碰上,一起绑架到了招远市玲珑洗脑班非法关押了很长时间。恶警们没有抓到我不甘心,在同年农历十一月初四日晚上六点多钟,又是刘淑梅这个邪恶的六一零头目,带领金岭派出所、招远市六一零、招远市国保大队的恶警十几个人,其中我知道的有恶警李建光和孙启全,他们翻墙非法闯入我家,他们先把我拖上车后,把我的家整个翻了个底朝天,他们的行为与土匪比较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抢走了我家的影碟机、收音机、所有的大法书、还有安在平房顶上的大锅,随后连我丈夫也一起绑架到了洗脑班黑窝。在那里,恶人们天天逼迫我们看诽谤大法的录相,逼迫我们写所谓的背离大法的几书,非法关押了四十多天才放回了家。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金岭六一零头目刘淑梅又指使几个人,又去我家以回访的名义骚扰我们,还欺骗我去政府谈谈话,被我坚决拒绝,我丈夫因被他们迫害的太重,他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这次恶人走后,我丈夫吓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精神处于恍惚状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5/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8月25日发表)-245802.html

2007-12-24:山东招远洗脑班十二月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
山东招远市法制培训中心(洗脑班)的“六一零”恶徒于十二月十五日左右,又在张星镇纪山金矿设立了一个邪恶洗脑班。矿区恶徒配合“六一零”,腾出一大车间,设置了六张床,用以迫害法轮功学员。直接参与者有招远市“六一零”恶警宋少昌。

在此之前的十二月中、上旬,招远市公安局、六一零恶警绑架了约二十名法轮功学员到招远市法制培训中心(玲珑台洗脑班)迫害:

十二月十七日午后,招远阜山镇七、八个“六一零”恶人开车闯入庙后吕家村,将两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玲珑台洗脑班迫害。

十二月十四日晚六点多钟,四、五辆警车、十多个恶警到考家村法轮功学员宋桂华家翻墙而过入室,非法抄家,并把宋桂华绑架走。

十二月十四日中午,“六一零”恶警李建光带领镇政府“六一零”、派出所等恶人闯进张星镇仓口陈家村强行将女法轮功学员侯秀兰绑架到玲珑台洗脑班迫害。

十二月十四日下午二点钟左右,“六一零”恶警李建光带领镇政府“六一零”、派出所等恶人到招远市张星镇前大里村,强行将女法轮功学将员兰翠香绑架到玲珑台洗脑班。

十二月十四日晚上七点左右,招远市政法委通告“六一零”及梦芝派出所,出动十多辆警车五、六十恶警到十里铺村,将法轮功学员温建辉、战春华、姜桂兰、杨学芬绑架洗脑班,并非法抄家,抄走真相资料、电视天线,电视、 VCD等等财物。

十二月十四日,招远“六一零”恶徒宋少昌伙同梦芝办事处政法委书记曹亚军及派出所恶警于文东,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温国香,考福全之妻(姓宋),此前一天绑架法轮功学员于文萍。曹亚军手机:13793582777。

十二月十三日下午五点多钟,辛庄镇朱宋村法轮功学员徐永芹被突然闯入家中的辛庄镇政府恶人和内陆派出所恶警绑架,劫持到臭名昭著的岭南金矿洗脑班。徐永芹一下车被洗脑班的恶人毒打,致出现严重的心脏病症。在家属的正义抵制下,洗脑班怕承担责任,于十四日晚上六点多钟放徐永芹回家。

十二月十三日晚上七点半左右,金岭派出所、镇“六一零”及市“六一零”恶人闯到北冯家村法轮功学员刘翠云,家翻墙入室,非法抄家,把刘翠云和她的丈夫冯利好同时抓走,非法关押在玲珑台洗脑班。

十二月十三日,金岭镇派出所政府“六一零”及市“六一零”恶人翻墙入室,绑架中村女法轮功学员于红平,非法关押在玲珑台洗脑班。

十二月十三日,招远市“六一零”恶人将蚕庄镇原家村六十二岁的女法轮功学员魏春香、金河李家村一名女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十二月十一日晚上六点多钟,山东招远市大秦家镇政府恶人伙同市“六一零”恶警二十多人绑架了大秦家村法轮功学员步桂珍;十一日晚上八点多钟,恶警们又闯入卧虎庄村,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孙玉芳。

十二月十日,古宅村在傍晚五点三十分左右,金岭派出所、镇政府“六一零”及市“六一零”恶人同时到法轮功学员杨克云、陈桂菊家中,非法抄家,并将二人绑架到玲珑台洗脑班。

十二月九日下午四点多钟,招远市北关西六十二岁的女法轮功学员陈连英在金凤公园讲真相,遭一看门恶人举报,被“六一零”恶徒绑架到玲珑台洗脑班。

十二月五日上午十一点多钟,招远市大秦家镇恶人伙同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正在家里看孙子的法轮功学员邱桂英,非法关押在招远玲珑台上洗脑班。

十二月三日,辛庄镇大宋家村王中云、王中秀姐妹俩在家中被绑架,非法关押到岭南金矿洗脑班。

另外,十一月二十一日上午十一点左右,蚕庄镇荆王家村女法轮功学员徐春喜被蚕庄镇镇长、蚕庄镇镇派出所、招远市“六一零”恶警绑架到岭南金矿洗脑班;中午恶徒又到蚕庄镇八中学校把徐春喜的女儿王娇(十六岁)强行拖到车上绑架到岭南金矿洗脑班。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4/168969.html
2007-12-17: 招远市法轮功学员刘翠云冯利好夫妻遭绑架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三日,山东省招远市金岭镇北冯家村法轮功学员刘翠云冯利好夫妻被招远市六一零恶警绑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7/168523.html

2007-12-16: 山东招远市金岭镇多名法轮功学员遭恶人绑架
十二月十号古宅村在傍晚五点三十分左右,金岭派出所,镇政府“六一零”及市“六一零”恶人同时到法轮功学员杨克云、陈贵菊家中抄家,家中被全部翻的乱七八糟,抢走一切大法书籍。杨克云被五个恶人用电棍强拉硬打拖上了车,二人被非法关押在玲珑洗脑班。

十二月十三号,北冯家村,在晚上七点半左右,金岭派出所,政府“六一零”及市“六一零”恶人到法轮功学员刘翠云家翻墙入室,强行抄家,抢走大法书籍等物品,把刘翠云和她的丈夫冯利好同时抓走,现被关押在 玲珑洗脑班。

十二月十三号,中村女法轮功学员于红平被金岭镇派出所政府“六一零”及市“六一零”绑架,恶人翻墙入室,被抢走一些大法书籍,现被非法关押在玲珑洗脑班。

十二月十三号,寨里村晚上九点半左右一法轮功学员家中被金岭镇派出所政府“六一零”及市“六一零”恶人抢走一些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当时法轮功学员没在家中。

金岭镇派出所所长:
栾世杰 手机13864513560
金岭镇派出所电话 0535--8372024
金岭镇政府办公室 0535--8372002  0535--8372009
中村村委电话 0535--8372018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7/12/16/168495.html

2007-09-04: 山东招远市金岭镇派出所恶警闯民宅绑架刘枝叶、刘淑敏
八月三十一日晚上八点多钟,山东省招远市金岭镇派出所恶警开车到金岭北,先去绑架大法弟子刘翠云,因刘翠云不在家,他们进屋看了看就走了。后来恶警到女大法弟子刘枝叶(五十岁左右)家中将刘枝叶以及正在她家的女大法弟子刘淑敏(四十岁左右)绑架走。两大法弟子现在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4/162013.html

烟台 招远市(玲珑镇洗脑班)联系资料(区号: 535)

2019-06-06: 招远市公安局地址:山东省烟台市招远市府前路2号电话(0535)8213885邮编265400
公安局领导(2019年5月16日):
赵旭波 党委书记、局长、督察长(曾任烟台市莱州市公安局政委) 18660060631


办公电 住宅电 手机 (区号:0535)
法 院 彭桂东 8248898 18653512597
检察院 姜 峰 3012501 18353500503
司法局 于敏强 8091701 13964590369
信访局 贾光辉 8250111 13708903219
政法委 宋军庆 8267538 13905456368
纪 委 王克成 8228856 15305356279
610 办 纪少平 8159038 18660539267
市委督查办 滕希田 8238097 8250025 13295450099
维稳办 姜培强 8250096 8231679 13780991551
市长公开电话 123458242434

招远610,徐13792565212
招远玲南洗脑班电话:0535-8393630
招远610玲南洗脑班头目:(区号:0535):
纪少平: 主任 8159038 18660539267
孙启全: 副主任 8163389 13583535289
宋少昌: 副主任 8161596 15589578075
杜伟先 副主任 8193666 8930338 13863808618
新加任头目:原兵奎、宋志斌
招远国保副队长 王玉成 : 18660069788办公电话0535-8093193
国保大队
王文立 05358093190
王学堂 教导员18660062621、13615358378(2018年)
邱伟芳 副队长8093191
王玉成 副队长8093193
李乐明 中队长8093198
杨冰 中队长 8093195
杨建起 副中队长8093195
邵周赞 指导员8093196 梁世存 副科长 王海波 警察8093196 迟守乐 警察8093197 张海 警察8093197 招远公安局部分通讯录(2018年)注:带()是现在电话簿没有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