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6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锦州 义县 >> 肖鹏(肖朋), 男, 30

肖鹏(肖朋)
大法弟子肖鹏,兽医,被酷刑折磨成精神失常而最终死亡
个人情况: 义县农专毕业,兽医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锦州市义县九道岭镇
有关恶人: 二大队恶警马勇、冯子斌、李松涛、杨廷伦等人
个人近况: 2002年6月9日 迫害致死 (2003-03-16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3-1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1423(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家庭成员: 儿女: 肖彩霞 肖彩艳 肖彩虹 肖鹏(肖朋)
夫妻/父母: 肖玉彬 崔桂珍
女婿: 那全杰(那权杰) 赵文
孙子/孙女: 肖似玉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1-20: 辽宁义县肖玉彬、肖鹏父子被迫害含冤离世

辽宁义县九道岭镇法轮功学员肖玉彬、肖鹏父子全家修炼法轮功,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只因不放弃信仰,九年来,遭到镇派出所、县公安局、锦州市劳教所等邪党部门的残酷迫害。肖玉彬、肖鹏先后含冤离世。

肖鹏,一九七二年出生,义县农专毕业,兽医。一九九五年春喜得大法。学法炼功后仅两个月,他身患多年、省城大医院治不好的肋软骨炎痊愈了。大法的神奇,使他的父母、妻子、女儿、三个妹妹及两个妹夫先后走入了大法的修炼。

九九年七-二零全家十一口人進京上访,肖鹏被北京公安局绑架,遣送回锦州后,由义县九道岭镇派出所接回。在所里,肖鹏遭到恶警所长李春雷、恶警张春风等人的毒打后,被送進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九九年九月下旬,肖鹏与三妹又進京上访,在唐山火车站被绑架后,接回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他遭到看守所所长王岩、管教卞志利和刑事犯杨国涛多次毒打,致使双腿肿胀,不能弯曲,下蹲;身体上还受尽了浇凉水、灌盐水、戴十八斤重脚镣的残酷折磨。

九九年十月二十九日,肖鹏被非法劳动教养三年,送進锦州市劳教所继续迫害。在此期间,肖鹏多次受到严重的酷刑,身体到处是伤。后来被转移到锦州市精神病院,强行注射摧残神经的药物,打那以后他精神恍惚、后来致疯,身体逐渐消瘦、呈骨瘦如柴,走路艰难,不能自理的病态,于零一年四月七日,劳教所不得不把他放回家。回家后,仅一年多,于零二年六月九日,肖鹏在痛苦中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岁。

肖玉彬(肖鹏的父亲),也从事兽医,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他和妻子在全家九九年十月七日第二次進京上访时,被九道岭镇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义县看守所长达七十五天,还被恶警勒索一千五百元钱后放回家。回来后镇派出所还多次对他家進行骚扰,

二零零零年十月五日全家第三次進京上访,回来后肖玉彬和妻子、女儿又被送進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都被非法教养三年。于十一月十三日肖玉彬被非法送進锦州劳教所与儿子肖鹏关在一起,儿子多次受到严重的酷刑,被强迫送進精神病院,注射精神崩溃的药物,致疯后,教养院将他的儿子放回家。并将非法关押已达四个多月的肖玉彬放出,陪儿子回家保外就医。此时,家里已空无一人。他的妻子和女儿被非法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所迫害。

在家中,他看着聪明伶俐的年轻的儿子如今被锦州劳教所迫害的精神崩溃、都疯了,他的心如刀刺一样的痛,他和儿子度日如年的一天一天的活着。儿子含冤离世后。使他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从那以后变的不爱说话了,一天也听不到他说一句话,就这样,义县公安局、义县国保大队、九道岭镇政府、镇派出所,一到所谓的“ 敏感日”,一次不漏地到他家中骚扰,动不动就对他绑架,有时恐吓、有时逼写保证书、有时还对他家的电话、手机進行监控、监听,对他本人还时常進行监视等等。

记得零二年十月二十四日,他和他的妻子在家中,被九道岭镇派出所和义县国保大队恶警王殿洪等人,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四天,还被非法勒索五百元钱。回家后。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遭到骚扰,就在奥运前的半个月,九道岭镇派出所的恶警吴月(或运)明和另一恶警到他家不下三次骚扰,而且还叫他去派出所至少两次,强迫他写保证书。从零二年至零八年,义县公安局、义县国保大队、九道岭镇政府、九道岭镇派出所对他的骚扰,累计至少也得十二、三次。

这些年来,邪党的迫害使肖玉彬在身心上呈受着极大的压力、打击和痛苦,心灵遭受极度的摧残。在经历了长时间的身体上的折磨,身心上的精神压力的煎熬之后,于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他含冤离开了人世,时年才六十一岁。

就在肖玉彬离开了人世后的第十一天上午八点三十分,九道岭镇派出所的恶警还往他家里打电话找他,進行骚扰,让人死后都不得安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0/193832.html

2008-11-27: 辽宁义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自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辽宁义县邪党公安部门追随其江氏集团“名誉上搞垮、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对全县法轮功学员進行了残酷的迫害。

义县三名年轻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是:义县九道岭镇兽医肖鹏;义县大榆树堡镇中学教师左中右;义县城关乡居民史长林。

法轮功学员、义县法院法官孙灵华被非法判刑七年半、非法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

有八名法轮功学员现被非法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他们是:义县前杨乡法轮功学员刘成;义县巨粮屯乡法轮功学员许志华、许绍刚;义县大榆树堡镇法轮功学员田宝丽、范宝荣;义县留龙勾乡法轮功学员崔凤英;义县城镇法轮功学员郭桂香、崔国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7/190578.html

2007-12-22: 辽宁锦州义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部份统计数据

义县九道岭镇兽医肖鹏,男,一九七二年出生,因修炼法轮功,進京和平上访,几年来在县看守所、锦州、葫芦岛和沈阳劳教所遭受残酷的迫害,历时一年半的残酷折磨,被迫害致疯后,放回家中。于二零零二年农历四月二十九日在痛苦中含冤去世,年仅三十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2/168842.html

2006-09-29: 锦州市义县肖鹏被迫害致死的详细情况

辽宁省锦州市义县大法弟子肖鹏,在锦州市劳动教养院遭受一年半的残酷折磨,被迫害致疯后放回家中,于2002年农历四月二十九日在痛苦中离世,年仅30岁。其妻子被迫改嫁,独生女儿肖似玉只好跟着爷爷、奶奶生活。

肖鹏全家人只因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为法轮大法和平上访,几年来这一大家人就被中共恶党打手们迫害得死的死、离的离,在沈阳、锦州和葫芦岛三个城市的各个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

肖鹏8岁的遗孤肖似玉跟着爷爷、奶奶生活

肖鹏,男,1972年出生,辽宁锦州市义县九道岭镇人,义县农专毕业,兽医。在修炼前他患有肋软骨炎,疼痛难忍,后来发展到不能骑车子了。他先后去过义县、锦州、沈阳等地医院,多次治疗,花去了几千元的医疗费,仍不见好转。为了治病他学起了气功,可尝试了几种气功后,收效甚微。接着他又研究起了佛经,并且十分虔诚,但身体状况并没有改观。1995年春天,他去锦州市内办事,在一个书亭里偶然看到了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着作《转法轮》,打开第一页,看到的第一句话就是“佛法是……。”他便买回来开始拜读。读完一遍后,觉得法轮功太好了,他就决定修炼法轮大法。不久他来到锦州市儿童公园学习了5套功法。修炼两个月后,他的肋软骨炎在不知不觉中完全康复了。

同时肖鹏自觉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约束自己,道德提升了,并学会了善待他人。他父母、妻子、女儿、三个妹妹及两个妹夫也先后开始修炼大法。肖鹏在自己家里成立了炼功点,引导了本村和周边村屯30多人修炼。

肖鹏和他父亲都是镇上的兽医,在学大法后,他们看淡了名利,前几年他们爷俩为本屯村民家阉猪时不收取费用,为周边村屯的困难户、五保户和残疾人阉猪时也都免费;一次石佛寺的一户村民家的母牛难产,请肖鹏去,那天正赶上下大雨,等肖鹏治好牛赶到家时,人已被雨浇透了,因为这次治疗用药很少,肖鹏没有收费;还有一天一个外村人带着牲口来治病,治完病后,此人说是去遛遛牲口,可是一去不回,一分钱也没给,肖鹏丝毫没有怨言,也没去追要。1998年3月,肖鹏的妻子正在坐月子,邻村的一户村民让他去治驴子,肖鹏到那儿一看驴子病情很重,很危险了,但他还是尽力治疗。不久驴子死去。一天该村民遇见肖鹏,硬说是他给治死了,要他赔偿400元,肖鹏没有辩解,回到家后他没有告诉家人,便暗中自己凑钱,因当时手头现金不够,他把亲友送给他妻子下奶的挂面都卖了,凑够了400 元,交给了那位村民。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后来他家人抱怨说,肖鹏治畜要价太低,快把家底折腾空了。

几年来,肖鹏父子还将一些村民们给他们打下的几千元欠条全部毁掉。不知内情的人以为肖家父子都是兽医,因为医术好,十里八村的人又都找他们,这些年咋说也得挣了几十万了,可实际上他们家只是温饱。

一、和平上访,肖家八人被劳教迫害

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电视、报纸等媒体大肆诬陷法轮大法。看到世人大多被中共谎言所欺骗,无故仇视大法,肖家人十分难过。做人要有道义和良知,想到法轮大法给人们身心带来的巨大变化,他们要给大法说句公道话,1999年7月下旬,肖鹏全家11口人進京和平上访,结果有5人被北京公安局绑架到北京丰台体育馆,肖鹏在那里被警察殴打。4天后他们被非法遣送回锦州,后由义县九道岭派出所接回。在九道岭派出所,肖鹏遭到警察张春风等人的拳打脚踢,然后被送進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才被释放回家。

1999年9月下旬,肖鹏与他三妹妹肖彩虹又進京上访,在唐山火车站被唐山警察非法抓捕,他们被关進一间小屋。阴历八月十四,肖鹏兄妹被接回义县,随即均被投入看守所非法关押。肖鹏被看守所所长王岩、管教卞志刚和刑事犯杨国涛多次毒打,双腿肿胀,不能弯曲,大便时蹲不下,得用人架着。恶人们还往他身上浇凉水,给他灌盐水,并给他戴上18斤重的脚镣。1999年10月29日,肖鹏被非法劳动教养3年,送進锦州教养院继续迫害。肖彩虹也受到灌盐水和戴脚镣的折磨,她被非法拘留40天后,又被义县政保科长杨玉祥勒索罚了3000元钱,才得以出看守所,可是警察们仍不让她回家,又把她送到九道岭敬老院,逼着她伺候那些老人。20多天后,才将她放回家中。(杨玉祥已遭恶报死亡)

1999年10月7日,肖家其馀的大法弟子也進京上访。结果,肖鹏的父亲肖玉彬和母亲崔桂珍被非法关押了75天;肖鹏的大妹妹肖彩艳和大妹夫赵文在绥中被非法拘留2个月;他的二妹妹肖彩霞遭到前杨派出所所长的殴打,还被拷在暖气管子上1夜,最后也被拘留了15天。

肖鹏被非法劳教后,2000年10月1日,肖鹏的全家抱着对政府的信任继续到北京上访,结果6人在北京被抓。随即义县公安将他们押回义县,肖鹏的父母均被非法处以3年教养;大妹妹肖彩艳和大妹夫赵文被葫芦岛警方非法劳教3年(肖彩艳因孩子才几个月,被监外执行);二妹妹肖彩霞被非法劳教2年(教养之前派出所还将肖彩霞母子关進锅炉房10多天);三妹夫那全杰被非法教养3年。至此,肖鹏的大妹夫赵文被送進葫芦岛教养院;肖鹏的父亲肖玉彬和肖鹏的三妹夫那全杰被送進了锦州教养院;肖鹏的母亲崔桂珍和二妹妹肖彩霞被送往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而在锦州教养院此时同时关押着肖家三口人:肖鹏、肖玉彬和那全杰。

2002年5月,被监外执行的肖鹏的大妹妹肖彩艳因邮寄讲真相的信件,被所在工作单位──葫芦岛市绥中县业家小学领导举报,随即被送進马三家教养院。肖鹏的妻子郭文英進京上访,刚回到住在前杨村的娘家,就被不明真相的村民举报,前杨派出所立即把她送進拘留所,非法将她关押了40多天,又罚了她2000元钱。

二、肖鹏被锦州教养院折磨致疯后死亡

在锦州教养院期间,因肖鹏不配合邪恶要求,坚持修炼大法“真善忍”,在二大队遭受了电刑、毒打、蹲小号、绑死人床、罚站、强制劳动等多种酷刑。当时的二大队队长李松涛采用恐吓的方式让肖鹏写所谓的“揭批书”,他带着几个人围着肖鹏昼夜折磨,肖鹏在极度的恐吓中感到自己要承受不住了,便违心的写了;当他清醒过来后,又写了严正声明,声明所写的材料作废,坚定修炼大法。李松涛伙同警察杨廷伦将肖鹏带到阴暗、脏乱的空房子里,把他铐在铁椅子上(一种刑具)用电棍电击。

2001年3月中旬的一天,李松涛又伙同马勇将肖鹏带到二大队后院平房,铐到铁椅子上,李松涛、马勇一个电胸、腹;一个电脚心,直到肖鹏的胸腹皮肤焦糊才罢手。李松涛还曾与警察冯子斌一起把肖鹏带到办公楼一楼将他铐到铁椅子上,同时电击他的胸、腹、脚心等处,直到焦糊。几度折磨之后肖鹏几乎精神崩溃了,之后由几名犯人轮班看管,肖鹏抵制迫害,李松涛就将肖鹏绑在铁椅子上,气急败坏的一气抽打他十几个嘴巴,并叫嚣:“谁敢反弹,就朝李队长来!跟我对抗,就是跟政府对抗!”

2001年4月上旬的一个星期日,放风时肖鹏的父亲不见了儿子,老人家便追问恶警。后来恶警们瞒不住了,才让父子相见。只见肖鹏已被折磨的脱相,但他对人还是很善。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他都用“真、善、忍”要求自己。

2001年4月7日,历时一年半的残酷折磨,恶警们终于将肖鹏迫害致疯,锦州教养院不得不将肖鹏放回家中。因肖鹏家中无人,教养院又不得不将肖鹏的父亲放回家。

回家后肖鹏一阵明白,一阵糊涂,一直处在惊恐中,常常躲到父亲身边,说哪个警察又打他了,哪个坏人又折磨他了。他一看见警察就吓得要命,一到黑天就拽住父亲的手,说是怕警察来。不久肖鹏病情加重,他父亲不得不将他送進锦州康宁精神病院,后因医药费用太昂贵,不得不出院。2002年农历4月29日肖鹏在痛苦中离世,年仅30岁。

肖鹏的去世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痛苦,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可就在肖鹏去世的第2天,义县公安局政保科恶警张彦复却带着6个警察闯入肖家,企图利用肖鹏的死大做文章,污蔑肖鹏炼法轮功导致精神失常,再次抹黑法轮功,遭到肖鹏家人的愤然拒绝。肖鹏的父亲为了避免中共警察再找麻烦,怀着极大的悲痛向乡亲们托辞说肖鹏是因抹房顶从房上掉下来,摔伤而死的。

几年来,前杨派出所几次到肖彩霞家中骚扰,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2002年中共召开十六大期间,为了防止大法弟子進京上访,义县政保科警察王殿洪勾结县内各派出所大肆抓捕大法弟子。九道岭派出所警察将肖鹏的父母双双抓進县拘留所,非法将二位老人拘留24天;同时前杨派出所又非法闯進肖鹏的妻子郭文英的娘家,6、7个人将郭文英抬到警车上,将她送進拘留所,非法拘留1个多月,又罚了她4000元钱,才将她放出。肖鹏离世后,其妻子被迫改嫁。肖鹏的独生女儿肖似玉只好跟着爷爷、奶奶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9/138939.html

2004-09-10: 还有被迫害成精神失常后死亡的肖朋(义县人,三十岁,丢下妻子和两三岁的孩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10/83811.html

2004-02-17:李松涛:男,31岁 锦州市劳动教养院二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大队”)副大队长。李松涛以对大法弟子的恐吓欺骗、肉体摧残换取了“提升”。法轮功学员肖鹏的被害致死,李松涛是直接凶手。

在用说教、语言欺骗方式动摇不了大法弟子坚定信念的情况下,李松涛开始采用罚站、用电棍电击等手段强行转化坚定的大法弟子,先后有数名大法弟子被其电过、打过,手段极为残忍。2001年3月,李松涛瞄准了学员肖鹏,采用恐吓的方式让肖鹏写骂大法和法轮功创始人的“揭批书”,肖鹏在极度的恐吓下违心地写了,当他清醒过来后,又写了严正声明,声明在高压迫害下所写的材料作废,坚定修炼法轮大法。李松涛抓住肖鹏的弱点,以其出尔反尔为藉口,伙同恶警杨廷伦将肖鹏带到阴暗、脏乱的空房子里,把他铐在铁椅子上(一种刑具)用电棍电击。3月中旬的一天,李松涛伙同马勇将肖鹏叫到二大队后院平房,铐到铁椅子上,李松涛、马勇一个电胸、腹,一个电脚心,直到胸腹皮肤焦糊罢手。李松涛还曾与冯子斌一起把肖鹏带到办公楼一楼铐到铁椅子上,同时电击他的胸、腹、脚心等处,直至焦糊。几度折磨之后肖鹏精神失常。之后,李松涛用几名助纣为虐的叛徒轮班看管,李松涛还曾将肖鹏绑在铁椅子上,气急败坏地一气抽打十几个嘴巴。2001年4月11日,神志不清的肖鹏被送回家(现已不治死亡)。对肖鹏的死,李松涛负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7/67659.html

2004-01-07: 肖鹏,男,去世时29岁,锦州义县九道岭乡人,兽医,锦州市劳教院恶警李松涛、杨廷伦向肖鹏发难,开始是语言恐吓,后来就把肖鹏带到后院的平房,绑在铁椅子上用电棍电击。肖鹏每天被绑在铁椅子上,李松涛还气急败坏打了肖鹏十几个嘴巴,强迫肖鹏写决裂书,后来肖鹏被折磨得精神失常。肖鹏因再次上访被活活打死在路上

2002-01-11: 被害人:肖鹏,男,29岁,锦州市义县九道岭乡,兽医
凶手:李松涛,男,31岁,锦州市劳动教养院二大队副大队长
马勇,男,34岁,锦州市劳动教养院二大队大队长,手机号:13804164708
冯子斌,男,48岁,锦州市劳动教养院二大队教导员,手机号:13941642104

2001年10月,锦州市劳动教养院把各大队法轮功学员集中起来,便于对大法弟子進一步迫害。2001年春节期间,江泽民、罗干一伙导演了天安门自焚案之后,铺天盖地的舆论攻势使得锦州市劳动教养院的气氛也变得更恐怖。那些邪悟者在警察的操纵下有恃无恐,串通一气,对坚定正信的大法弟子施行威逼、利诱、软硬兼施,肖鹏在这种邪恶的环境中迫于压力违心地写了所谓的“三书”(警察不满意,认为他“认识”不深。),但肖鹏始终清楚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于是向队里写了一份声明,说“三书”作废,这样3月中旬一天,马勇、李松涛将肖鹏叫到二大队后院平房,肖鹏不知干甚么,就随着去了。到了屋里之后,他被铐到铁椅子(一种刑具)上,警察马勇、李松涛电了他,一个电胸、腹,一个电脚心,直到胸腹皮肤焦糊方才罢手。刑讯后使他想:作为大法弟子,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中都应证实法,堂堂正正地告诉世人大法是正法,师父是清白的。于是他又开始炼功,这下又激怒了警察,教导员冯子斌、李松涛把肖鹏带到办公楼一楼又把肖鹏铐到铁椅子上,同时电他的胸、腹、脚心等处,直至焦糊。恐怖迫害下,肖鹏精神失常。2001年11月初,中央调查组与锦州市中心医院和义县县医院一道,到肖鹏的家乡义县九道岭乡调查、取证,想编制所谓的因练习法轮功而导致人精神失常的案例,以便進一步污陷法轮功。由于肖的家人坚决抵制,肖鹏的父亲正告来访者,如果你们再给我儿子弄出甚么事,我跟你们没完。调查组一行空手而归。目前肖鹏的精神虽基本稳定,但那种无形的恐惧时常萦绕心头,家人仍很担心,唯一的希望就是盼着他能像正常人一样,基本自立的生活。

在这场所谓的亲情“感化”过程中,锦州劳动教养院遵循沈阳马三家教养院的犯罪经验,对大法弟子实施迫害,其中大法弟子刘品被其妻罚蹲一宿半天(约16小时),蹲不住时并遭妻踢打。刘长平被罚蹲一宿半天(约16小时),并被恐吓,下午就收拾你。许树成被其妻打骂,成为犯人及警察的笑料。肖鹏、窦国君被折磨成精神失常。刘永生也曾被折磨得精神崩溃。一时间,锦州教养院内笼罩着更加浓重的恐怖气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1/22965.html

锦州 义县联系资料(区号: 416)

2019-04-14:
义县国保大队:
大队长姜成 15174080800
周化来 15698707606
2017-12-24:
迫害非法关押在朝阳看守所法轮功学员刘艳明的责任单位及警察信息补充
辽宁省朝阳市北票市国保大队电话:0421---5855153
国保大队长王立军手机:13842101289
国保大队指导员王国军宅电:0421----5061619
手机:13704917881
15566791301
国保副大队长潘洪凯宅电:0421----5892989
手机:13942165760
爱人刘彩芸手机:18642100290
国保副大队长佟德江手机:15040981997
北票公安局长万树清宅电:0421----4861981
手机:13470222277
15566791601
检察院院长穆德全


2017-10-25: 义县区号0416,邮编121100
义县公安局:
电话:0416-7707188
局长吕磊0416-7705777
政委吉庆国13841671110
副局长赵明新13904960777
(主管迫害)
副局长张跃军13940650139
副局长张克13904167531
副局长姬志13840674333
纪检委书记周宝军13464630111

义县国保大队:
电话:0416-7721648
大队长姜成15174080800
指导员王宁13700160114
0416-7710087
周化来15698707606
毕建国 宅0416-7705333

义县政法委:
电话:0416-7722204
书记何绍文13904960737
常务委副书记张力强13904961808
副书记丛建生
0416-2769099
副书记吴耀春15042675555

看守所:0416-

2017-10-15:
参与的部份警察有:
九道岭派出所警察电话:
谷洪利 15641661392
刘长成 13332188718

义县公安局办公室:0416-7707188
义县公安局局长 吕 磊: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对锦州劳教所张海平、金福利等几十名恶警的起诉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9/95134.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