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7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青岛 即墨市 >> 张秀英(方少亮母), 女, 7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即墨市灵山镇三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9-06
家庭成员: 儿女: 方少亮(方绍亮,方绍良)
儿媳: 王欣(方少亮妻)
夫妻/父母: 张秀英(方少亮母)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5-12:◇山东即墨市法轮功学员张秀英已于五月十日上午平安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12/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73597.html

2013-05-09: 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市北安派出所绑架七旬张秀英

二零一三年五月八日上午九点左右,即墨市灵山镇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张秀英在北安集市上讲大法真相,被受邪党蒙骗的人恶意举报,北安派出所多名恶警到集市上绑架了张秀英,家人未接到任何通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9/二零一三年五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73243.html

2012-02-09: 山东即墨市灵山镇恶人董全启迫害张秀英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导)二零一二年二月二日,山东省即墨市灵山镇恶党政府综治办主任董全启,和灵山镇三村村长曹世河在路边指着电线杆上面的字说着甚么。这时灵山三村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张秀英正从这经过,董全启看见了,上前一把揪住张秀英,大声吼叫:你看这电线杆上的字都是你写的(电线杆上写着:法轮大法好),边说边抢张秀英装真相资料的包,并把张秀英摔倒在地,强行把包抢走,又掏出手机给派出所打电话,大声叫嚣着:我抓到一个“法轮功”。

张秀英一边警告他不要继续作恶,一边告诉他们信仰无罪,法轮功教人重德行善,按真、善、忍做好人,全世界都有人在炼,只有中共邪党反对。这时,村长曹世河悄悄溜走了。村里人都过来了,纷纷指责董全启说:人家都那么大岁数了,你怎么能那么摔人家?俺都是一个村的,快让人家走吧。

张秀英被派出所非法抓走后,于当天回到家中。在这期间村里人一直在打听张秀英回来没有,替她担心。当得知张秀英平安回到家中后都很高兴,并纷纷骂中共邪党:坏人不抓,专抓好人。

董全启,山东即墨市华山镇西牛村人,自二零零一年即任恶党灵山镇所谓“综治办”主任。

二零零一年以来,灵山镇几乎所有的大法学员都遭到过绑架,也几乎人人都被非法关押并遭拳打脚踢、辱骂恫吓,有的被强制洗脑达七、八次,有的被非法抄家数次,有的被敲诈勒索钱财,先后有数十人次被非法劳教。所有这些迫害案例几乎都是在董的直接参与下進行的。

在这期间,董全启曾一度身体有病,不能上班,上天珍惜每一个生命,一再给其自省的机会,他不但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9/山东即墨市灵山镇恶人董全启迫害张秀英-252871.html

2011-04-20: 山东省即墨市法轮功学员张秀英再遭绑架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导)山东省即墨市灵山镇法轮功学员张秀英,2011年4月17日到段泊岚镇集市上讲真相期间,被段泊岚镇派出所恶警绑架,于当天被送到即墨市拘留所。

在此之前,2009年10月26日张秀英曾被段泊岚派出所绑架过一次,段泊岚恶警伙同灵山镇恶警多人到张秀英家中非法抄家,用铁器把屋门撬开,到屋里乱翻,整个屋子被翻得一片狼藉,最后张秀英被恶警迫害致生命垂危,恶警们怕担责任,才把她放回家中。

段泊岚镇派出所自1999年以来,已经迫害致死两名法轮功学员。

山东省青岛平度市法轮功学员赵明祥,男,46岁,2003年12月21日在即墨市段泊岚镇发真相材料时被抓,于12月30日被迫害致死。

宋梅英,女,52岁,退休职工。原住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富裕县。后住在山东省即墨市段泊岚乡官路埠村照顾读书的儿子。在2010年8月26上午在外讲真相,宋梅英的儿子却突然接到派出所电话,说宋梅英正在医院抢救,让赶快去看。她儿子去后,医生告诉家属是高血压至脑干出血,告诉家属没有医治的价值,催促家人办理出院手续,也不给做任何医治。然而宋梅英是怎么被发现的,是谁把她送到医院的及一切细节,派出所没有给家属任何解释,宋梅英就这样离奇死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0/山东省即墨市法轮功学员张秀英再遭绑架-239323.html


2009-02-14: 即墨市张秀英被派出所恶警强迫按手印(图)

青岛即墨市灵山镇派出所恶警近日绑架大法弟子张秀英到派出所,强迫她按手印。
二零零九年二月五日(正月十一日)上午九点左右,青岛即墨市灵山派出所几名恶警蹿到灵山镇三村大法弟子张秀英家,把车停在路边,让其中两名恶警到张秀英家敲门,一看大门关着,一名恶警想爬墙,另一名恶警阻止了它。然后几名恶警开车回去了。

大约到了中午十一点的时候,六七名恶警开车又直扑张秀英家敲门。张秀英拒不开门,几名恶警翻墙進入院内把大门打开,其他恶警全都闯了進来。并喊着让张秀英打开正屋门。遭到拒绝后,恶警拿出已经事先准备好的螺丝刀等作案工具把屋门给撬开。恶警王德义又把西方间房门用脚给踹开,把六十七岁的大法弟子张秀英给拖倒在地,然后几名恶警强行把张秀英抬到了外面的警车上,直奔灵山派出所。张秀英一路上喊着法轮大法好。

到了灵山镇派出所,几名恶警强行按住张秀英的手,使张秀英无力反抗的情况下,在伪造的一些“证据”上摁了手印。随后说:“告诉你就让你来五分钟,你还大喊大叫的,你现在回家吧。”这时张秀英被恶警们连拖带拽的,又加上惊吓,身体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不能走路不能说话,出现休克状态。几名恶警把张秀英架到院子里说:“刚才还大喊大叫的,现在怎么这样了,快别装了。”最后恶警们把张秀英抬到了传达室的小屋里,张秀英在里面休息了一会,身体慢慢的恢复了正常,回到了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4/195463.html

2008-12-31: 山东即墨市老年大法弟子张秀英长期遭迫害
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灵山镇派出所以王德义为首的五名警察再次窜到大法弟子张秀英家,让张秀英开门,张秀英问:“你们要干甚么?”王德义说:“今天要带你到法院去一趟。”说着恶警们就要爬墙進院,张秀英進入屋内把门关上。

这时恶警已经爬進大院,张秀英在屋内打开一个小窗,向外面大声哭喊着:“你们又要干甚么?你们三天两头骚扰我,你们还让不让我们过日子了?眼看就要过年了,你们还有没有良心?我们修炼『真善忍’有甚么错?”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公开迫害大法以来,山东省即墨市三村大法弟子张秀英,遭到即墨市“六一零”、检察院及灵山镇政府、派出所、综合治理办公室的恶徒、恶警的上十次绑架、非法抄家及多次非法劳教,恶警拆毁他们家的锅灶、砸破窗户、拽坏衣橱、捣毁房门……

张秀英的儿子方绍亮也是法轮功学员,也被近十次绑架、多次非法劳教。几年来,母子俩人轮流的被绑架、劳教。

今年六十五岁的张秀英,早年守寡,拉扯两个孩子艰难度日。由于生活的艰辛,致使张秀英患有关节炎等各种疾病,身体极度虚弱、重活不能干,痛苦不堪,生活上更是雪上加霜。在痛苦中煎熬的张秀英有幸得遇大法,从此摆脱了多年的疾病,生活有了好转。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张秀英和几名大法弟子一起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恶警绑架,后被遣返回当地,非法关入镇敬老院遭受迫害。此后,张秀英多次上访,都被当地政府非法关入派出所、敬老院、拘留所,在这期间,张秀英曾遭受了原灵山镇文化站站长吴海龙(已遭报身亡)、原灵山三村书记曹世训(已遭报)的毒打。

二零零零年三月四日清明节,张秀英和许多大法弟子在灵山镇山上集体炼功,十点左右,即墨市公安局七八辆警车、四五十名警察包围了炼功的大法弟子。恶警们为抢夺大法弟子的横幅僵持不下几个小时。最后五、六十名大法弟子都被拖上警车带走非法拘留,有的被非法劳教。张秀英与部份大法弟子则被恶警们关入灵山镇敬老院达二十多天限制人身自由。

二零零零年年中,张秀英与其他几名大法弟子步行去北京上访,到达天津时被天津公安抓捕,非法关押了半月。后来由灵山镇政府押回后继续非法关押。

自此后张秀英被迫流离失所达一年左右。回家后经常受到邪党人员的上门骚扰,遭多次预谋绑架,其中一次恶警半夜爬入邻居家院墙,预谋潜入张家绑架张秀英及儿媳。当时邻居被惊醒,质问恶警为何执法犯法夜闯民宅,恶警竟嚣张威胁邻居不许声张,再喊也要被抓。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九日清晨,灵山镇综治办主任董全启、灵山派出所几名恶警骗开张秀英家门,强行绑架了张秀英和儿子方绍亮,同时被抓的还有当地七、八名大法弟子,一同被恶党不法人员绑架到青岛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里,张秀英被迫绝食近两个月,拒不放弃信仰,不法人员又把其送往淄博王村劳教所洗脑班加重迫害一个月。

二零零四年四月,张秀英在发放真相资料过程中被蹲坑恶警绑架。随后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往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淄博王村劳教所)迫害。在这两年间,由于张秀英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遭到了长期的酷刑折磨。

二零零六年四月,张秀英被释放。对于坚信大法的张秀英,邪党不法人员一直没有放松对她的监视,视为眼中钉,总是暗中盯梢,伺机下手。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日,即墨市“六一零”三名恶人以所谓的“了解情况”为由,闯到张秀英家骚扰、恐吓。由于张秀英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没让他们進屋,并揭露了几年来恶党对自己及家人迫害的实情。“六一零”官员临走时恶狠狠的说:“还要来抓你的。”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九日上午九点左右,即墨市灵山镇恶党政府综合治理办主任董全启,带领灵山派出所三名恶警,由灵山三村村支书张为光、村长曹世河领路,气势汹汹的开车来到灵山镇三村张秀英家,破门而入,把六十多岁的张秀英打倒在地,拖上警车强行绑架。然后送到看守所進行迫害。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张秀英在集市上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遭到灵山镇派出所恶警及灵山镇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董全启一伙儿的绑架。随后灵山镇派出所的王德义等七、八名恶警开着警车到张秀英家非法抄家。非法抄走了卫星天线(大锅)、电视机、VCD、刻录机以及大法书籍和部份生活资金等。七月十六日下午,张秀英正念回家。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日,在即墨市“六一零”的授意下,灵山镇派出所伙同即墨市检察院等五名恶警,闯入大法弟子张秀英家中,恶警们在张秀英家中东张西望,张秀英问恶警:“你们要干甚么?还要抄家吗?这几年你们抄了我五次家,家中值钱的东西都被你们抢走了,连电视、VCD都被你们抢去了,门窗、家俱也被你们砸坏了,你们还要怎样?”其中一名恶警指着一个女人说:“她是即墨市检察院的,来了解一下情况。”这个女恶警问张秀英:“你现在还炼法轮功吗?”张秀英说:“这么好的功为啥不炼?”女恶警说:“国家不让炼为啥非要炼?”张秀英说:“法轮功教人重德向善,做一个符合真善忍的好人,有啥不好?我多年的关节炎等疾病使我生活几乎不能自理,我就是通过炼法轮功炼好的。”女恶警说:“是真的吗?”张秀英说:“我们修『真善忍’的人不说假话。”女恶警拿出几张纸来说:“这是零八年七月抓你时作的记录,你在上面摁个手印。”张秀英说:“摁甚么手印,我也没犯法。”女恶警对派出所的一个恶警说:“你替她摁上。”派出所的恶警摁上手印后,这几个恶警就走了。

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灵山镇派出所以王德义为首的五名恶警再次窜到大法弟子张秀英家,张秀英家中关着门,恶警们让张秀英开门,张秀英问:“你们要干甚么?”恶警王德义说:“今天要带你到法院去一趟。”说着恶警们就要爬墙進院,张秀英進入屋内把门关上。这时恶警已经爬進大院,把街门打开。张秀英向外面大声哭喊着:“你们又要干甚么?你们三天两头骚扰我,你们还让不让我们过日子了?眼看就要过年了,你们还有没有良心?我们修炼『真善忍’有甚么错?”恶警们打不开门,轮班在院内监视着张秀英。从早上八点一直到中午十一点。最后恶警们灰溜溜的走了。

几年来,灵山镇被非法抓捕、劳教和骚扰的法轮功学员在即墨市的各乡镇都是最多的,灵山镇恶党徒们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的程度与所犯下的罪恶名列即墨市的前列。

奉劝还在做恶的即墨“六一零”、灵山镇政府、灵山派出所等相关部门,及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大法及法轮大法修炼者的邪党官员、以及抓捕张秀英的恶警们:赶快悬崖勒马,将功补过。

邪党作恶多端,气数已尽,天灭中共在即。对佛法及佛法修炼的人犯罪更是罪大滔天,如不悔改必遭恶报。其实灵山镇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恶人遭天谴的案例已比比皆是:原灵山镇派出所所长刘洪强九九年之后积极迫害法轮功,最终落了个癌症,在痛苦中身亡;原灵山镇文化站站长吴海龙,曾毒打过多名大法弟子,于二零零二年车祸身亡;灵山镇司法所人员潘峰宗,无故特别痛恨大法弟子,鼎力相助其妻、灵山镇石旺村书记侯淑云打压法轮功,结果二零零四年突发脑溢血死亡;原灵山镇三村书记曹世训、村长姜顺志、治安主任张显亮,均因参与迫害法轮功,现报应临身,正遭受着天理对他们的惩罚。那些还在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邪党党徒们,如不立即悔改,这些报应者的今天就将是你们的明天。大法弟子正是不愿意看到你们落得如此的下场,才告诉你们真相。但是神的慈悲与威严同在,希望你们日后三思后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31/192636.html

2008-07-28: 善劝青岛市公安人员守住良知底线
中共承办奥运,国内灾祸连连,各地冲突不断,内外祸事频繁。天嗔怨,民愤满,为政者不知自检。歌舞升平好伪造,安居乐业作假难。为面子视人人为敌,每个人可能是危险分子,不惜处处设检,步步为限,防民众上访、申诉、讲真相,甚于防川。最大的政治是奥运,压倒一切的永远是“稳定”,为了“稳定”就得压倒一切。为假和平盛事,不惜手铐紧锁无辜公民,请看青岛这一幕正在上演……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青岛即墨市灵山镇三村六十五岁的女法轮功学员张秀英在集市上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遭到灵山镇派出所恶警及灵山镇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董全启一伙儿的绑架。随后灵山镇派出所的王德义等七、八名恶警开着两辆警车到张秀英家非法抄家。非法抄走了卫星天线(大锅)、电视机、VCD、刻录机以及大法书籍和部份生活资金等。张秀英被绑架到灵山派出所后一直绝食抗议对她的这种非法无理的迫害,以及对人权的侵犯与对信仰自由的打压剥夺。她一直喊“法轮大法好”,并给不明真相的警察讲为甚么中共要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当天下午,灵山镇派出所恶警就把张秀英速送青岛大山看守所。张秀英到了青岛大山看守所大喊“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退党保命”等。大山看守所以张秀英绝食并没做心电图等藉口拒不接收。到了晚上派出所恶警骗张秀英说:把你送回家。但是到了家门口,这些狡诈阴险的恶警却说:你只要在车中喝了水我们就让你進门。其实它们是想藉机诱骗张秀英只要喝了水吃了饭这样就可以立马送進看守所。张秀英拒不配合,这些恶警又把张秀英带回灵山派出所。

第二天,灵山派出所的恶警再次把张秀英带到青岛做心电图。张秀英又在医院中大喊“法轮大法好”和让人们赶快退出中共保命的话。这时遭到灵山派出所以王德义为首的几名恶警粗暴的一阵打骂,并强制张秀英做心电图等其它的一些所谓的检查。张秀英坚决抵制不予配合,做完后又送往大山看守所。张秀英还是照常不停的高喊讲法轮大法被中共非法迫害的真相。由于身体不合格,看守所拒收。在回来的路上,张秀英向恶警善意的讲真相,恶警王德义狠狠的抽了张秀英三个耳光,并用手指狠戳张秀英的头叫嚣着:像你这样的就在地下挖个洞把你埋掉也没人知道,下一次就去抓你的儿子和儿媳。

7月23日晚上大约六点多钟,五、六个自称是四方分局的警察,强行闯進青岛市南区的大法学员贾翠兰家中,绑架了贾翠兰。警察非法搜走了若干私人物品,并告知其家人不准探望,也不透露贾翠兰被非法关押的地点。此凄惨情景在七月份的青岛上演不下几十幕。

据悉,奥运前的官方保密会议中,为高度保护“稳定”,内定“法轮功学员”为危险分子,制定了分步骤有序抓捕迫害计划。不问情由,就地控制,宁可枉抓千人,不可放过一个。平度市法轮大法女学员肖素敏,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被邪党人员绑架劫持,于六月二十日被迫害致死,遗体随后被强行火化,年仅46岁。六月二十一日下午,肖素敏的遗体被青岛市邪党人员强行火化,晚七点来钟送回平度老家埋葬。中共邪党以“成功举办奥运”的名义对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和其他维护自己权利的老百姓、信仰团体進行新一轮抓捕迫害。在短短的二十一天的时间,邪党人员把一个健康活泼的好人、一个按照“真善忍”原则修炼的人迫害致死,留下一个没成年的女儿。

据内部消息,为了奥运的和谐稳定,警方还在布控警力,计划抓捕更多的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众,“屠刀”高举。

鉴于以上背景,有本区域之人,致执行任务的警务人员书一封,望各位看后仔细思考:

你们本应是一方民众眼中的保护者,却成了打砸抢绑的官匪祸患,進入七月以来,你们对本地无辜法轮功修炼群众的集体扫荡,惊世抓捕,颠覆着常理、扭曲着灵魂、拷问着良知、震撼着心灵。

可能在社区邻居的眼中,过去你们对法轮功学员的抓捕、劳教、判刑,还总要找点“把柄”,有时还听到一声“愿意炼就在家炼吧”,这一次是公然撕毁了面具,也了撕毁普通民众,对××党的最终幻想。

近期你们实施了几十起抓捕,数十个家庭瞬间妻离子散,数百个亲人肝肠寸断,千万个街邻朋友扼腕嗟叹,这就是你们收获的稳定吗?也许,你们想着这是执行上级的命令,可是执行的是甚么样的命令,你们就从不考虑吗?看看你们干的是甚么事吧!

你们确立了民众身份获罪的无道原则,我实在想不出比“无道”、“暗无天日”等更为恰当的词来形容。这里只要是法轮功学员,就在绑架之列,当然过去你们也是这样做的,但还常常抓一根“××司法解释”的所谓“法制”的稻草。奥运来了,今天不需要掩盖罪恶了,只要上级有命令。那个“上级”永远是你的“上级”吗?在不久的将来,“上级”不能自救,走向深渊,你们也愿意一同陪葬吗?

你们这是有计划群体灭绝性的抓捕,据说上门搜查时,还开了“搜查证”,可是稍微有点法律常识的人就知道,无端的在无立案情况下开搜查证都是违法的,你们的行径将给社会带来甚么后果你们知道吗?别忘了你们的亲友家人,你们自己也是社会一员,这个社会真的完蛋了,你们就不会殃及自己吗?

你们给社会带来的将是人人自危,毫无安全感,没有人再会相信××党骗人的谎言,今天可以因为炼功人数众多镇压法轮功,想抓就抓;明天因为拆迁、股市、移民、下岗而任意剥夺你的一切人权。这个政权的民众信任彻底崩溃,警界的形象彻底塌毁。你们中,天良尚在者能没有愧疚吗?而原本无良者则得其所哉,恶念膨胀,无以节制,发展下去走向何方?挟公权而公然暴虐犯罪,必将遭谴于未来!你们想过吗?“天灭中共”已是全世界善良正义人们的共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人数已经突破四千万。

有道是,天欲其亡,必先使其狂,如此的行径,不叫疯狂叫甚么?这么疯狂干甚么?恐惧甚么才如此疯狂,疯狂过后是甚么?历史的哪一个朝代,当权者如此癫狂还有好下场?!今年的大雪灾、大地震,还不能使所有人清醒吗?!人生匆匆,天地间人类是如此渺小脆弱,不知积福为善之人,等待的将是甚么?

回头吧!这个世界上,只有劝善之人才真心爱护你,想要帮助你,也真能帮助你。那些给你金钱权势却胁迫你助恶为虐之人,才是拉你入地狱的恶魔,如果有一天你们抓尽了这些人,再也听不到劝善的声音,那灭顶之灾将真的会来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8/182936.html

2008-07-26: 青岛即墨市法轮功学员张秀英再遭绑架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山东省青岛即墨市灵山镇三村六十五岁的女法轮功学员张秀英在集市上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遭到灵山镇派出所恶警及灵山镇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董全启一伙儿的绑架。随后灵山镇派出所的王德义等七、八名恶警开着两辆警车到张秀英家非法抄家。非法抄走了卫星天线(大锅)、电视机、VCD、刻录机以及大法书籍和部份生活资金等。

张秀英被绑架到灵山派出所后一直绝食抗议对她的这种非法无理的迫害,以及对人权的侵犯与对信仰自由的打压剥夺。她一直喊“法轮大法好”并给不明真相的警察讲为甚么中共要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当天下午,灵山镇派出所恶警就把张秀英速送青岛大山看守所。张秀英到了青岛大山看守所大喊“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退党保命”等。大山看守所以张秀英绝食并没做心电图等藉口拒不接收。到了晚上派出所恶警骗张秀英说:把你送回家。但是到了家门口,这些狡诈阴险的恶警却说:你只要在车中喝了水我们就让你進门。其实它们是想藉机诱骗张秀英只要喝了水吃了饭这样就可以立马送進看守所。张秀英拒不配合,这些恶警又把张秀英带回灵山派出所。

第二天,灵山派出所的恶警再次把张秀英带到青岛做心电图。张秀英又在医院中大喊“法轮大法好”和让人们赶快退出中共保命的话。这时遭到灵山派出所以王德义为首的几名恶警粗暴的一阵打骂。并强制张秀英做心电图等其它的一些所谓的检查。张秀英坚决抵制不予配合,做完后又送往大山看守所。张秀英还是照常不停的高喊讲法轮大法被中共非法迫害的真相。看守所仍是以身体不合格、岁数大为由拒收。

到了下午,这帮恶警仍是心不死,又找关系走后门,非要把张秀英送進去不可。最后看守所还是拒收。折腾了两天落了个人力物力白搭上。这帮子邪警恼羞成怒,在回来的路上,张秀英向恶警善意的讲真相,恶警王德义狠狠的抽了张秀英三个耳光,并用手指狠戳张秀英的头叫嚣着:像你这样的就在地下挖个洞把你埋掉也没人知道,下一次就去抓你的儿子和儿媳。

实际上,自九九年来,张秀英遭到即墨市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及灵山镇政府、灵山镇派出所、灵山镇综合治理办公室(610的下属机构)的近上十次的绑架抄家,多次的非法劳教。儿子方绍亮也是法轮功学员,也被近十次绑架,多次非法劳教。几年来母子俩人轮流的被绑架被劳教。

七月十六日下午,张秀英正念安全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6/182829.html

2008-07-17: 山东即墨市大法弟子再遭绑架
山东青岛即墨市灵山镇三村大法弟子张秀英,六十五岁,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在邻村集市上讲真相过程中,被恶人告发。在回家途中,被灵山镇派出所恶警绑架。随后恶警开车到了张秀英家非法抄家,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恶警非法抢走了卫星天线、电视机、VCD、刻录机以及大法资料和部份现金等。

邪党人员曾多次对张秀英進行绑架、关押、非法劳教、关洗脑班等迫害。2002年9月29日清晨,灵山镇综治办主任董全启、灵山派出所几名恶警骗开张秀英家门,强行绑架了张秀英和儿子方绍亮。和当地七、八名大法弟子,一同被恶党不法人员绑架到青岛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里,张秀英绝食反迫害近两个月,拒不“转化”,不法人员又把她劫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2004年4月,张秀英在发放真相资料过程中被蹲坑恶警绑架。随后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往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淄博王村劳教所)迫害。在这两年间,由于张秀英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遭到了长期的酷刑折磨。

2006年4月,张秀英被释放。对于坚信大法的张秀英,邪党不法人员一直没有放松对她的监视,视为眼中钉,总是暗中盯梢,伺机下手。

2007年6月19日上午9点左右,即墨市灵山镇恶党政府综合治理办主任董全启,带领灵山派出处三名恶警,由灵山三村村支书、村长领路,破门而入,把六十多岁的张秀英打倒在地,拖上警车强行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7/182230.html

2007-07-21: 青岛即墨市灵山三村大法弟子张秀英回家
青岛即墨市灵山三村大法弟子张秀英在2007年6月19日上午被绑架,时至一月,在7月19日获悉张秀英刚刚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1/159278.html

2007-07-14: 青岛即墨市六旬老人遭恶党人员砸门绑架(图)
2007年6月19日上午9点左右,山东省青岛即墨市灵山镇恶党政府综治办主任董全启,带领灵山派出处三名恶警、由灵山三村村支书张为光、村长曹世河领路,气势汹汹的开车来到大法弟子张秀英家,当时张秀英家门关着。恶警们没踹开门,便爬墙進入院内,打开大门。

张秀英在屋内质问这帮土匪,为甚么私闯民宅?董全启咬牙切齿的说:“有人告你发传单”。这时张秀英已经把屋门锁上,恶人们踹了半天也没打开。其中一恶警打电话请示灵山派出所所长陈玉诚怎么办?陈玉诚下令砸门。

董全启和恶警们找来木棍等工具狠命砸门,把门砸开一个大窟窿,破门而入,把六十多岁的张秀英打翻在地,拖上警车。张秀英没有配合邪恶,一边高喊着“法轮大法好!”,一边揭露邪党专制下的暴行。董全启与恶警们把张秀英拖上警车后,又反扑回张秀英家進行抄家。沙发、床等被掀翻在地;衣橱门也被拽坏;连做饭用的大锅也被掀开,灶台被砸破;南屋锁着门也被砸开,窗玻璃被打碎。

张秀英家中像被土匪洗劫般凄惨,一片狼藉。这就是邪党所提倡的“和谐社会”豢养的人民警察的真实写照。恶党不法人员抓捕张秀英后,同一天被抓的还有灵山镇岚埠湾村大法弟子姜正芳。

张秀英自被绑架后,至今下落不明。当地恶党政府人员又去骚扰她开店的儿子与儿媳,致使他们无法正常营业。然而自九九年邪党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以来,张秀英遭到了当地政府的严重迫害:持续不断的被绑架关押迫害,被非法劳教等。

今年六十五岁的张秀英,早年守寡,拉扯两个孩子艰难度日。由于生活的艰辛,致使身体患有关节炎等各种疾病,身体极度虚弱、重活不能干,痛苦不堪,生活上更是雪上加霜。在痛苦中艰熬的张秀英有幸得遇大法,从次摆脱了多年的疾病,生活有了好转。

1999年12月,大法弟子张秀英和几名大法弟子一起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抓后,张秀英她们被遣返回当地,非法关入镇敬老院遭受迫害。此后,张秀英多次因上访被当地政府非法关入派出所、敬老院、拘留所,在这期间,张秀英曾遭受了原灵山镇文化站站长吴海龙(已遭报身亡)、原灵山三村书记曹世训(已遭报)的毒打。

2000年3月4日清明节,张秀英和许多大法弟子在灵山镇山上集体炼功,10点左右,即墨市公安局七八辆警车、四五十名警察包围了炼功的大法弟子。恶警们和大法弟子抢夺横幅几个小时。最后五六十名大法弟子都被拖上警车带走非法拘留,有的被非法劳教。张秀英与部份大法弟子则被恶警们关入灵山镇敬老院达20多天限制人身自由。

2000年中旬期间,张秀英与其他几名大法弟子步行去北京上访,到达天津时被天津公安抓捕,非法关押了半月。后来由灵山镇政府押回后继续非法关押。

自此后张秀英被迫流离失所达一年左右。回家后经常受到不法人员的上门骚扰、多次预谋绑架,其中一次半夜爬入邻居家院墙预谋绑架张秀英及儿熄(大法弟子)。当惊醒后的邻居质问他们为何执法犯法夜闯民宅,他们竟然嚣张的威胁邻居不要声张,再喊也要被抓。

2002年9月29日清晨,灵山镇综治办主任董全启、灵山派出所几名恶警骗开张秀英家门,强行绑架了张秀英和儿子方绍亮,同时被抓的还有当地七八名大法弟子,一同被恶党不法人员绑架到青岛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里,张秀英被迫绝食近两个月,拒不转化,不法人员又把其送往淄博王村劳教所洗脑班加重迫害一个月。
2004年4月,张秀英在发放真相过程中被蹲空恶警绑架。随后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往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淄博王村劳教所)迫害。在这两年间,由于张秀英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遭到了长期的酷刑折磨。

2006年4月,张秀英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闯出了魔窟,重又汇入到救度众生的洪流中。对于坚信大法修炼的张秀英,邪党不法人员一直没有放松对她的监视,视为眼中钉,总是暗中盯梢,伺机下手。

2007年6月10日,即墨市“六一零”三名恶人以所谓的“了解情况”为由進入张秀英家進行了骚扰与恐吓。由于张秀英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没让他们進屋,并揭露了几年来恶党对自己及家人迫害的实情。“六一零”官员临走时恶狠狠的说:“还要来抓你的”。

2007年6月19日上午9点左右,即墨市灵山镇恶党政府综合治理办主任董全启,带领灵山派出处三名恶警,由灵山三村村支书张为光、村长曹世河领路,气势汹汹的开车来到灵山镇三村张秀英家,破门而入,把六十多岁的张秀英打倒在地,拖上警车强行绑架。

张秀英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4/158837.html

2007-07-10: 即墨市灵山镇大法弟子姜正芳被绑架
2007年6月19日上午,近70岁的灵山镇三村大法弟子张秀英,被灵山镇三村村委恶党书记张为光、村长曹世河,带领即墨市灵山镇综治办主任董全启与当地派出所的三名恶警及所长陈玉诚绑架。下午灵山镇岚埠湾村近60岁的大法弟子姜正芳也被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0/158592.html

2007-06-25: 即墨灵山镇董全启等恶人入张秀英家绑架并抄家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上午,即墨市灵山镇三村六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张秀英被当地派出所的恶人绑架,张秀英关门不配合邪恶,但这些恶徒翻墙砸门入室,将张秀英野蛮绑架,并且非法抄家,将张家折腾的一片狼藉。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上午九点左右,即墨市灵山镇综治办主任董全启,带领灵山镇派出所的三名恶警,非法闯入灵山镇三村法轮功学员张秀英的家中,绑架了张秀英。有目击者称,他们几人是在灵山镇三村村委书记张为光、村长曹世河的带领下,气势汹汹闯入张秀英家中的。张秀英将大门关上,将屋里的房门都关了,结果恶警翻墙跳入院中,私自打开大门,一拥而入,然后用棍子砸碎房门,绑架了张秀英

张秀英被绑架走了后,董全启又带领三名恶警返回张秀英家進行非法抄家,像土匪一般将家中翻的一片狼藉,他们将锅搬开、将灶台后面墙上的瓷砖打碎、将家里的衣柜柜门砸下、南屋门上的玻璃打碎……,最后抢走了两台机器和一些法轮功书籍,还有一些真相资料。

邪恶之徒还不死心,在当天下午三四点钟左右,有村民发现四五个恶警再次来到张秀英家,企图再次闯入,想骚扰张秀英的儿媳和儿子。几位好心的村民见状,将张家的大门给锁上了,无奈之下,这些恶人才灰溜溜的走了。

张秀英自九九年以来遭受多次迫害,零二年九月被绑架,非法关押四个多月,后来因病重被放回。零四年四月又遭绑架,其家人也遭受很多迫害和骚扰。

在九九年前夕,灵山镇就开始大肆骚扰迫害法轮功,九九年后,对法轮功的迫害更是走在即墨市的前列,这几年来,灵山镇被非法抓捕、劳教和骚扰的法轮功学员在即墨市的各乡镇都是最多的。

灵山镇三村书记曹世训、村长姜顺志、治安主任张显亮、灵山镇政府工作人员吴海龙这些人都曾经参与迫害法轮功,他们或者暴病身亡,或者身遭横祸,或者重病缠身,这些人的下场在不断昭显“善恶有报”的天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5/157576.html

2004-04-30: 2004年4月20日左右,山东省青岛即墨灵山大法弟子方少亮与本镇崔家庵村大法弟子胡敦祥同时突然失踪。此前,方少亮的母亲张秀英于17日晚上失踪。现已初步证实灵山镇的张秀英、方少亮、胡敦祥三位大法弟子的突然失踪均为即墨市与灵山镇的610非法组织绑架所致。

据村民反映,当地公安多次去方少亮家扑空,为了诱捕方少亮,打电话以方少亮的儿子无人照料为由,让方少亮及妻子(也是大法弟子)回家,并去方少亮的妻子上班的地方探听情况。

2004年4月17日晚,即墨市灵山镇三村大法弟子张秀英在晚间外出后,再也没有回家。事出的前几天灵山镇派出所已监视他全家人的行踪。有一天灵山镇派出所两个警员(其中一个姓万的)到张秀英的儿子与儿媳妇的厂里了解二人的情况。

有关知情人透露,灵山镇610恐怖组织与灵山镇派出所图谋利用张秀英的孙子诱捕他儿子与儿媳。

2004-04-24: 2004年4月17日晚青岛即墨市灵山镇三村大法弟子张秀英在晚间外出时再也没有回家。据说有可能是被灵山镇派出所绑架。事出的前几天,灵山镇派出所已开始有所举动。有一天灵山镇派出所两个警员(其中一个姓万的)到张秀英的儿子与儿媳妇(夫妇二人也是大法弟子)的厂里了解二人的情况。有关知情人透露,灵山镇610非法组织与灵山镇派出所企图利用张秀英的孙子诱捕她儿子与儿媳。

早在2003年4月3日,灵山镇610与镇派出所不法人员打假电话,谎称灵山镇东山坡村大法弟子邵守香的女儿“在学校肚子痛已送往医院”,在灵山镇医设下陷阱,当天诱捕了邵守香、方少亮、王欣三位大法弟子,并绑架到王村劳教所洗脑班达4个月之久。

几年来灵山镇的大法弟子饱受迫害,坚持实修到现在的几位大法弟子,每一位都是被绑架近十次左右。

2003-09-06: 2002年的8月份底,即墨市灵山镇的不法人员同时绑架马欣铃、邵守香、何秀英、何秀香、方少亮、张秀英等六名大法弟子,分别送到青岛610去强行洗脑。

张秀英,60多岁的老太太,被非法关押4个多月,后来老太太在青岛610病得不行了,青岛610怕担责任才不得不放人。

其馀大法弟子均被非法关押5个月以上,后被即墨灵山镇当地恶人接走。

即墨灵山镇政府在下岗失业严重,财政入不敷出的情况下,不惜花重金迫害大法弟子。这6位大法弟子一个月在青岛610的生活费就高达上万元。

恶人榜:董全启(副镇长)、王显宏(副镇长)派出所所长鲁友臻、恶警崔元章

青岛610主要凶犯:王红军,电话:0532-3653171,耿世骧、孙同泰、孙贵敏等人。
电话:科长办公室:胡军,0532-3668348-202
主任值班室电话:0532-3668348-201
保安电话:0532-3668348-210
后勤部电话,郝部长,0532-3668348-205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明霞路34号 ,邮编:266002

青岛 即墨市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19-11-03: 法官高斐电话 18506395606 办公室053285559880
即墨法院地址: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振华街150号
山东省即墨市检察院:
地址: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振华街148号,邮编266200
负责此案件的检察官万君 18506395606、0532-83012647

2019-08-21: 参与迫害盛淑莉,曲元芝的相关人员:
刘杰17667596080
王伟修0532-66507013
平度610人员李春民
平度610副头目国玉成15615887178
黄岛法院:
法官欧晓彬(女,三十多岁)
书记员尹崇淼
黄岛检察院
公诉人:李佳凝(女,三十岁左右)
平度祝沟派出所:
电话:053283321006
所长牟晓峰13869839721
指导员葛某13964277668
副所长孙涛
接案警察刘中宝15065328833
警察刘中宝15065328833
警察王洪中、李朋涛
恶告人:高家流河村村民高洪明17187888861
盛淑莉的被指派律师(山东平度天正平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国银15588640259(此前报道有误,特此更正。)

2019-07-10: 参与迫害盛淑莉人员:
刘杰17667596080
王伟修0532-66507013
平度610人员李春民
平度610副头目国玉成15615887178

黄岛法院:女法官欧晓彬(接盛淑莉、曲元芝案)
书记员尹崇淼

平度祝沟派出所:电话:053283321006
所长牟晓峰13869839721
指导员葛某13964277668
副所长孙涛
接案警察刘中宝15065328833
警察刘中宝15065328833
警察王洪中、李朋涛

恶告人:高家流河村村民高洪明17187888861

2019-07-04: 参与迫害何立芳的相关人员:
610办公室主任:王世荣(音)
副主任:宋俊道
法院负责法官 高斐 电话:85559880 手机:18562885256 15192667561
检察院 公诉人 李霞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13-03-17: 九水路派出所电话0532-66576679、0532-66576676

2008-07-17: 灵山派出所电话;8453111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