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3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德阳监狱(黄许镇九五厂) >> 祝仁彬,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成都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四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7-08-04
交叉列在: 四川 > 成都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5-10:成都法轮功学员祝仁彬自述被迫害经历
四川成都法轮功学员祝仁彬于二零零七年八月被当地恶警用黑色塑料袋蒙住头绑架,先后被劫持到金牛区洗脑班、新津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八年十月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九年三月被送到德阳监狱,在狱中备受折磨。以下是祝仁彬的自述。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日下午四点,在办公室里我被成都市国安局、金牛公安分局、西安路派出所等机构的近十人用黑色塑料袋蒙住头强行绑架到西安路派出所,被用手铐铐在窗子边,由两协警看守直到晚上十点过。我因拒绝回答他们的讯问被金牛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一年轻人重重地打了一记耳光。后与西安路派出所的教导员讲真相中,他愤怒地向我拳打脚踢。晚上两点左右我被送到成都市看守所,在大门口拒绝打报告被站岗的武警用枪栓猛击身体。第二天早上,我听到一犯罪嫌疑人在对旁边的人说:共产党真××黑,看把那个法轮功打成了什么样!看守所还为我做了伤情鉴定,来证明这与他们无关。

八月十三日我和蒋宗林被用黑色塑料袋蒙住头带到金牛区洗脑班进行非法关押、审讯,二十四小时被金牛区国保大队雇用的三个保安看守、折磨。二十四小时不准睡觉,一打瞌睡保安就会用木棒敲头、谩骂、威胁。成都市国安局、金牛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办案人员车轮式地轮番进行提讯,威胁、恐吓、诱骗是他们的一贯伎俩,使用疲劳战术让我在神志不清中诱骗出他们所要的所谓证据。成都市国安局的一大队长将我的手反铐在椅子上猛击我的后背,并恐吓道:“你不交待,休想从这里活着出去!”就这样被折磨了半个月后,又被送回看守所。

八月三十一日下午我和蒋宗林又被送到新津洗脑班进行迫害。这是一个长期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我到那里时已有几十个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此。我被两个保安看管着,保安被交待,不准与外面打电话,回去后也不准说起在洗脑班的事。我在新津洗脑班呆的两个多月时间里,共换了六、七批保安,每一批最多呆两三天就会怨声载道,恨不得飞也似的逃离此地。

十一月十三日我被送回看守所关押,被非法逮捕。在看守所里我的通信权利被剥夺,在长达一年多时间里与家人失去联系。家人给我寄的钱也被看守所无故扣压,在看守所恶劣的生活环境、高强度的精神折磨下,原本非常健康,一百三十多斤重的身体一下子变得骨瘦如柴,只有六、七十斤重,身体出现严重问题:全身无力,呼吸急促,两腿麻木,已不能站立,目光呆滞、发花,口水不自觉地往出流,厌食,出现严重的心脏病、胃病症状。

二零零八年十月我被成都市武侯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第一次开庭法官面对律师和法轮功学员的质问无言以答,旁听席上全是公检法司的执法人员,而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全被挡在了门外,他们见法官面对律师的一再质问无言以答,竟公然执法犯法,吆喝着要将律师赶出法庭。

十一月我被送到成都市看守所的指定医院——青羊医院。医院在三层和四层,由铁门隔开,由警察和武警看守。所有关在这里的人都被用两幅四十多斤重的铁镣锁在病床上,吃喝拉撒全在床上。此时的我已不能自理,两腿不能站立,仍被两副四十多斤重的铁镣二十四小时锁在床上,晚上九点至第二天早上七点还要用手铐铐住一只手在床头,整个人被拉直不能动弹,旁边的人替我向他们求情,仍无济于事。更无人道的是,我解大便他们也不给我解开脚镣,一般其他人都是一只脚踩在地上,另一只脚被脚镣吊在半空中,蹲在床边的马桶上解大便。我要完成这些动作实在是一件太艰难的事,常常是忍着不解,其难受状不言而喻。在医院里呆了四十多天后我被要求出院,此时我仍不能行走,接我回去的警察都说:他这样子也出院?我几乎是爬出了医院,摇摇晃晃地上了警车。当我回到监室时,里面的人都很惊讶,他们说:说你不行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日我和蒋宗林被送到德阳监狱入监队非法关押。此时我仍不能行走,每前进一步脚底都针扎般疼痛。身体极度虚弱,真是风一吹,身体就摇晃。尽管如此,仍被强行要求参加军训,站军姿、左右转、正步走、跑步等,致使脚趾甲充血脱落,两腿肿胀,身体极度痛苦。更为甚的是还被强行要求走鸭子步、顶墙,整天被包夹监视着。

六月被下队到一监区,一监区是德阳监狱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监区,在一监区我被严格限制自由,整天被包夹寸步不离地盯着,不许与他人说话,其他人也不敢与我讲话,每周被强行写思想汇报。在不能行走的情况下仍被安排睡上铺,每天睡觉,上下床也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为了强行转化我,监狱指派了最凶狠的黑社会头子、杀人犯来包夹我,警察张俊对他们的指示就是,要让我时时都处在度日如年的感觉中。因为所谓的文明管理,他们现在对法轮功学员采用的一贯方式是:长时间站直、蹲直、坐直;长时间不准睡觉;整天处于饥饿中;恶毒地羞辱等,这是一种更阴狠、恶毒的迫害方式,这些方式一旦超过人的极限是极其痛苦的。正如监区长罗光轮说的那样:我就是要让你分分秒秒都处在生不如死的煎熬中,看你能挺多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0/成都法轮功学员祝仁彬自述被迫害经历-257101.html

2009-03-16: 成都大法弟子钟芳琼等已被劫持到监狱迫害
被成都武侯法院和成都市中院枉法诬判的钟芳琼等十一人大多已被劫持到监狱迫害。

家属三月十三日到看守所送东西时,才得知他们已被转到监狱迫害。其中,钟芳琼、毛坤、姜洪媛、陈世坤、毛琦于三月四日被劫持到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刘邦成、刘嘉、丁泽扬、秦敏于三月三日被劫持到四川德阳监狱;蒋宗林和祝仁彬仍被非法关押于看守所。

另经证实,二零零七年年底被芳草街派出所绑架的成都大法弟子李叔玉也已被劫持到简阳女子监狱。

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和德阳监狱一直是四川省内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德阳监狱位于四川省德阳市黄许镇,对外称九五厂,是非法关押被诬判刑的大法学员的集中营。德阳监狱表面上号称“省级现代化文明监狱”,实则对大法学员实施有组织、有预谋、充满血腥的残害。德阳监狱里有系统完备的“六一零”恐怖组织,多年来直接执行邪党的迫害指令,从未停止过,多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众多的大法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

德阳监狱恶警折磨大法弟子手段之狠毒、残忍卑鄙、下流的程度空前绝后。恶警们指使监狱中一些极其邪恶的犯人来折磨大法弟子们,他们公开说:“打死算自杀,手脚弄断算自残,弄出问题了喊几个人写一份材料证明就可以了。”监狱头目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叫嚣:“违点法算不了甚么,只要能够『转化’采用甚么手段都可以。”

已经证实的至少有四名名大法弟子王增仁、曹平、李建侯、李正灵被德阳监狱迫害致死。四川凉山州昭觉县民族中学教师、大法弟子吴世海更是在德阳监狱长期遭受令人发指的迫害,已被折磨至精神恍惚。达州市大法弟子罗朝明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七日被劫持到德阳监狱。一月二十四日,罗的家属接到监狱的电话告知:罗突发高血压,心脏病,心包积水等症状已经病危。

备受关注的钟芳琼等十一人案,由于涉及执法机关的严重违法和当局对法轮功学员的严重迫害,去年九月和十月非法庭审时,当局如临大敌,

中院对钟芳琼等的上诉案立案后,更是以三名助审员组成非法合议庭,一再阻挠律师阅卷,对律师就其违法办案的法律意见置若罔闻,并且在没有听取辩护人意见的情况下直接秘密下判,维持一审诬判。公然的违法行为给钟芳琼等十一人的冤案再添冤情,也给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事实再加一笔,更加暴露出中共以“法律”名义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的罪恶实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16/197265.html

2009-02-11: 遭邪党公检法诬判 毛坤陈述书慈悲讲真相
二零零七年八月至九月,成都三十多名大法弟子及家属在单位或家里被邪党恶警绑架。成都市武侯区伪法院分别于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七日、十月十日两次非法开庭,对钟芳琼、毛坤、刘邦成、蒋宗林、刘嘉、祝仁彬、丁泽杨、姜洪媛、陈世坤九名大法弟子及毛坤的妹妹、妹夫毛琦、秦敏非法判刑。目前十一人正在上诉。

以下是大法弟子毛坤针对成都武侯区伪检察院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的所谓起诉,写下的陈述书,堂堂正正宣示法轮大法好,传九评是在救可贵的中国人,义正词严要求立即停止迫害。

陈述书

我叫毛坤,女,现年四十五岁,是法轮大法弟子。因修炼法轮功,曾经被迫害两次,劳教共计三年多。因本人坚持对大法的信仰,坚持对宇宙真理“真善忍”的追求。坚持揭露中共当权者对法轮功的迫害事实,坚持向中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讲清法轮功的真相,传播《九评共产党》一书,于二零零七年九月十日十二时,再次被成都国安绑架到成都新津“六一零”洗脑班。同年十一月十三日十二时,再次被成都市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被成都武侯区检察院提出所谓的公诉,对此我有以下陈述:

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九九二年,法轮功的传出,使很多初学者,摆脱了病痛的长期折磨。身体得到神奇康复,心性得以迅速提高,法轮功的传出,对任何人,任何国家,任何民族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大法十六年的传播,得到世界各国政府和民间团体,上千种的各种嘉奖。全球有许多国家,地区众多人在修炼法轮大法《转法轮》这本经书,已被翻译成几十种不同语言的版本。在世界各国出版发行,广为流传。互联网上都可以免费下载所有大法书籍,音乐,图片录像,法轮功学员已遍布世界各地。法轮大法的法理,已深深的扎根于人世间。“真善忍”三字真言已牢牢的埋在众多修炼者的心里。我们虽然生在不同的地区,是不同的民族、不同的语言、不同的肤色,但我们却同修一部大法,同读一本宝书《转法轮》同听我们伟大师尊的讲法,同时幸遇师恩的普度。我们是同门弟子,都非常珍惜这万古难得的修炼机缘,在大法遭受魔难时,坚定的维护大法,是我们真修弟子的共同誓言。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是我们大法弟子十几年来,告诉世人最多的真话。因为他能使人性得以回归、使人类的道德得到回升,从而使人真正得救。我们曾对天、对神佛发誓、不管有多难、多苦、哪怕为此坐牢,哪怕因此而失去肉身,也要告诉可贵的中国人,也要用这九字真言来救度处在危难之中的世人,其中包括你我他。相信我们的话,你就有福了。因为大法弟子带给众生的就是福音,信服这九个子,你就是在选择自己美好的未来。我们师父在《无题》中讲:“大法看人心 世人要清醒 人神鬼畜灭 位置自己定”

二、法轮功没有错、请立即停止迫害

法轮功没有错,修炼法轮大法更没有错。因为法轮大法学员都是在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的言行,真、善良、忍耐、这是做好人的唯一标准,难道做好人有错,所以我没有罪、更不是罪犯。

甚么是“×教”众所周知?杀人放火教人行凶作恶才是邪的。把这样的罪名定在教人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的头上令天下笑之。在全世界、也只有中国好人抓来坐牢。只凭当政者一句话,就能把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任意关押。强迫他们放弃对真理的信仰。强迫他们说假话,如不从,就可以随意对他们的思想定罪。哪有这样的强盗逻辑。法轮功没有错,错在强奸民意的邪党、错在迫害法轮功的首恶江泽民,其动用国家专政机关、公检法等系统,利用了所有的宣传媒体、电台、电视台报刊杂志等舆论工具、通过专门针对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在法律之上的“六一零”办公室从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起,对法轮功及其学员,采取了绝灭人性的邪恶迫害,从精神上的折磨到身体的摧残,从经济上的迫害到名声上的搞臭;如此邪恶的迫害手段,令人神共愤,天理不容。九年来、无数的大法弟子被强行洗脑,被酷刑凌辱被劳教被判刑、被迫害致死。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罪行罄竹难书、许多家庭被迫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许多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流离他乡,这一切苦难,并没有使坚定的真修弟子放弃对真理的追求,对大法的维护。慈悲的师父教导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我们八年来的和平上访,并没有使中共停止迫害,改变对法轮功的打压政策。中共为了对法轮功的定罪能成立迫害能顺利升级,在二零零一年的元月,江泽民用流氓的手段,亲自导演了震惊中外的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向全世界人民耍了一个弥天大谎,被国际人权组织调查证实纯属造假。中共欺骗了世界人民。此事件触目惊心,有正义感的善良人士站了出来,和世界各国的大法弟子一道奔走呼吁,共同制止这场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同时提出了对江泽民以及帮凶的起诉,把他们告上了国际法庭。然而在中国大陆,一个又一个的谎言还在不断的出笼,毒害着华夏儿女,而我们大法弟子,也在不停的清除揭穿中共所制造的一个又一个的谎言,还真相于世人。我们坚信这场对真理的迫害,最终将以失败而告终。

三、选择未来

《九评共产党》的横空问世,是上天的安排,也是上天的旨意。任何人、任何国家、任何组织都无法阻挡。他从根本上系统的揭露了中共执政几十年的种种恶行,把中共所干的所有坏事,统统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此书说出了积压在老百姓心中几十年都不敢讲的真话、实话、上了年龄的人捧着此书泪流满面,连说太好太好了。因为他们也是中共历次整人运动的直接受害者。此书写出了。他们不堪回首的往事,道出了他们共同的心声。还了历史的本来面目,大快人心《九评共产党》的神速传播,也证明了今天的中国人正在觉醒,不愿再被这个从西方传来的邪灵──邪党,所欺骗毒害。我们中华儿女,再也不会被别人已抛弃的东西所控制,自觉自愿脱离中共邪党的精神控制,是最明智的选择。

《九评共产党》带给了中国人民的勇气,真正做回中国人,请牢记。我们永远是龙的传人,绝不是马列子孙,忘记了自己的祖先,就意味着背叛了我们的列祖列宗。我们有流传了几千年的佛教、道教、儒教,却被这个外来的邪教──共产邪党所取代,我们有老子、孔子、蒙子等列祖列宗,需要我们去叩拜,而我们却天天抱着这个邪灵,叫着,党啊,我亲爱的妈妈,对着这个用几千万中国人的鲜血所染红的血旗(党旗)宣誓。发毒誓要为其奋斗终生,把命献给它。想想吧,我们的同胞们,这有多么可怕,当天要灭这个邪党的时候,你该怎么办?赶快退出,绝不能被它拖去作陪葬,“退党保命”,这就是为甚么我们会冒着坐牢的危险,也要告诉世人的这个天机。因为保住你的命比甚么都重要,因为你们都是我们伟大的师尊真正要度的亲人。

所以,大法弟子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人,救可贵的中国人。将来被留下来的世人,会感谢大法弟子,感谢所有帮助大法弟子、在这场磨难中坚强走过来的善良的好人,感谢所有帮助传播《九评共产党》,这本彻底解救国人书的勇敢的正义人士,在此希望我们的同胞都能选择美好的未来。

此致
成都武侯区人民法院

陈述人:毛坤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六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1/195258.html

2008-11-08: 开庭如临大敌,成都武侯法院诬判、阻碍上诉实录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日,成都武侯法院不顾七位律师有理有力的辩护,非法对十一位大法弟子及家人判刑。开庭之日,邪党当局不许家属旁听,并动用大量警察、便衣,几乎戒严了武侯法院所在的高升桥东路。十一月三日,上诉期的最后一天,成都大法弟子钟芳琼、姜洪媛的律师克服法院人员的种种刁难递交了上诉状。

开庭当日

开庭之日,当局如临大敌。十月十日,武侯法院所在的高升桥东路整条街黑压压的布满了警车、警察、联防队员和便衣。甚至周围的茶楼里都坐满了警察和便衣。据知情者称:成都市所有的派出所,包括周边乡镇的派出所都被抽调了警察到武侯法院附近,看有没有本辖区的大法弟子在那。如果有,就绑架(一如当年“截访”)。大法弟子吴贤谨就是在通往武侯法院的路上被绑架的。当日还有另一名大法弟子也是在武侯法院附近被绑架的。武侯国保、公检法等大量人员也都聚集到了法院附近。

法庭上,七位代理律师一致认为,武侯检察院对钟芳琼等大法弟子的所谓“指控”,适用法律错误、事实不清、没有证据;当事人的行为根本没有构成任何社会危害,根本就不应该被侦查和起诉!并从各个方面進行了深入的阐述,做了无懈可击的无罪辩护。

然而,武侯法院无视基本事实,强行对十一名大法弟子及家人诬判三至七年。其中:大法弟子钟芳琼被非法判七年,刘嘉、毛坤各五年半,蒋宗林五年,姜洪媛四年半,祝仁彬、丁泽杨(四川大学退休副教授)、各四年,毛琦、秦敏、陈世坤各三年。大法弟子刘邦成已是七十二岁高龄,也被非法判五年。

法院里面,有警察公然侵犯公民权利,对法院里的家属等摄像。当被家属制止,不许侵犯公民肖像权时,警号为“009788”的警察竟公然说:甚么违法?你知道我的工作是甚么吗?(编注:即使特务也没有权利侵犯公民的肖像权)

尽管家属一再努力,律师也一再与法院交涉,并提出书面申请,家属仍然被拒旁听。旁听席上坐的几乎全是各地610人员等。庭审期间,他们甚至不断的对律师出言辱骂。庭审中,当事人和律师的发言被不断的打断,尤其当律师谈及普世价值、宪法对信仰自由的保护等,公诉人苟仲谋等立即举手打断,以致律师多次感叹“在中国的法庭上不能谈中国的宪法”!甚至当律师谈及《刑法》300条及“两高”司法解释的合法性时,苟仲谋竟问律师“是何居心”!

钟芳琼等十一名大法弟子及家人是去年八月和九月被绑架的。后都被非法拘禁于洗脑班二、三个月。律师称,整个“案子”从侦察过程到审理过程都是违法的。过程中,公权机构的违法犯罪多达十多处,如令人发指的刑讯逼供(周惠敏已被迫害致死),洗脑班的非法拘禁等。

上诉

成都大法弟子钟芳琼、姜洪媛的律师在十一月三日,也就是十天上诉期的最后一天,赶到武侯区法院,递交了上诉状,过程中遭到该法院人员的种种刁难。

十月十日,武侯法院对钟芳琼等十一名大法弟子及家属進行非法审理并口头宣判。十月二十三日,十一位当事人收到所谓“判决书”。但律师没有收到。律师到法院要求领所谓“判决”,法院却以各种藉口拒绝,要么说复印机坏了,要么说人开会不在。直到上诉期最后一天,才有律师领到所谓“判决书”。

十月二十三日,钟芳琼和姜洪媛的律师在会见了当事人后,下午到武侯法院递交了她们的上诉状。

律师见到非法诬判的主审法官税长冰,表示是来递交上诉状时,税长冰竟故意刁难说,是当事人自己签的字吗?是不是律师代签的?上诉要是当事人自己的意思才行,等等。律师回答说可以做笔迹监定和指纹监定嘛。

同时,税长冰还责问律师将十月十日庭审情况传出去,称当庭没有一个家属旁听,也没有其他人,只可能是律师把情况透露出去的。当律师问税“你怎么能保证不是旁听的人传出去的呢?”税长冰无言以对。

律师表示,既然是公开开庭,难道还有甚么秘密吗?为甚么害怕世人知道庭审的情况呢?本来拒绝家属旁听、旁听人员只针对小部份特定人群就是“假公开”,是严重的程序违法。

律师在会见钟芳琼等当事人时,他们都表示,已向所谓“管教干部”提出上诉;但一直未得到回覆,不知是否已交至武侯法院。据分析,武侯法院可能是想先将“判决书”送到当事人手里,等十天上诉期过了之后再通知律师。也就是说,武侯法院想耍花招阻止当事人上诉。

本“案”书记员、武侯法院刑庭的雷星接到上诉状后拒绝打收条,却信誓旦旦的表示:既然在这里(武侯法院)接到了上诉状,就一定会把它交到成都市中院。

被非法诬判的九名大法弟子情况简述

钟芳琼,女,一九六五年出生。修炼前曾患世界少见的先天性血管瘤,被华西医院专家诊判为绝症。修炼法轮功后不治而愈,修炼九年从未复发过。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钟芳琼遭邪党人员三十次绑架、非法关押,受尽各种折磨与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多年。她在《疾风劲草》一书中详述了她遭迫害的经历。二零零七年十一月,钟芳琼被武侯检察院非法逮捕,二零零八年五月,“案子”被非法转至武侯法院。在武侯区分局国保大队,钟芳琼遭到刑讯逼供,恶人毒打钟芳琼,并向她脸上抹青芥辣的药物,药物所到之处全部红肿、脱皮,使她面部严重受损。

毛坤,女,四十四岁,家住成都市五里墩,是一位非常有经验的会计师,工作尽心尽力,业务娴熟,在每一家公司工作都受到称赞。因坚修法轮功,毛坤曾分别于一九九九年底和二零零一年底两次被绑架至楠木寺劳教所非法劳教(时间分别为一年零八个月和一年零六个月),期间曾遭受关小间、拳打脚踢、用电棒打、长时间不让上厕所、不许洗澡等等酷刑迫害。

蒋宗林,男,六十岁。原成都市市级机关事务管理局下属明远建筑设计所所长。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摆脱了长年困扰他的病痛;同时他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工作兢兢业业,不计个人名利。将在其任职之初连电话费都缴纳不起的设计所扭亏为盈,自己却拿所里最低一级的奖金。

丁泽扬,男,四川安岳县人,现年六十三岁,是四川大学高分子学院副教授。从事教学工作三十多年,尽职尽责,任劳任怨,他修炼大法后,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修心向善,与世无争,在同事和学生中是一位公认的好人。九月二十五日其律师到看守所,却无法见到丁教授,后家人经辗转多方打听,才得知丁教授被关進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了。这个医院与看守所勾结,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已迫害致残致死多名大法弟子。与丁教授一同被非法逮捕的周慧敏就是在这里被迫害致死。四川大学外语学院教师房慧也在这里被迫害致残,几乎丧失语言能力,瘫痪在床已近五年。

祝仁彬,男,一九七一年出生于一个朴实的农民家庭,他家境贫寒,但他很有志气,先后获得了电子科技大学两个专业(会计和英语)文凭,还利用业馀时间出版了一本诗集《永远的故乡》。

刘邦成,成都市医药局退休干部,现年七十二岁。因不放弃信仰,二零零零年一月十八日被青羊分局非法拘留十日。

刘嘉,原为某保险公司经理,是一位事业有成的年轻人。二零零一年因为法轮功上访在上海被非法劳教两年。

姜洪媛,家住成都市武侯区,二零零三年七月九日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劳教两年。

陈世坤,家住成都市锦江区,于二零零七年八月被国安、双流恶警绑架、抄家,送到成都市新津洗脑班迫害致旧病(心脏病)复发,生命危险时放回家。陈世坤回家后,通过炼功学法,身体刚刚恢复正常,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下旬,在家中再次被国安、公安恶警私闯民宅绑架至成都看守所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8/189432.html

2008-10-13: 成都两位法轮功女学员在法院门前被恶警绑架
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恶党法院10月10日非法开庭,审判钟方琼、刘嘉、蒋宗林、丁泽扬、祝仁彬、毛坤、姜洪媛、陈世坤、刘帮成等善良大法弟子。邪党不法人员在法庭内外加派了一些便衣巡逻,到10月10日早上8点,共出动有上百的便衣特务和防暴警察,不时地催促和驱赶从法庭门外路过的行人。

当天有两位女法轮功学员从法庭门外路过,被便衣和警察绑架,如下图所示。如今还不知她们的下落,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3/187629.html

2008-10-12: 成都大法弟子十一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日,四川成都市武侯法院第二次所谓“公开”庭审大法弟子钟芳琼等十一人,大法弟子的家人再次被挡在了庭外不许入内旁听。钟芳琼等九名大法弟子及毛坤的妹妹、妹夫分别被强行非法判了三至七年。其中大法弟子钟芳琼七年,刘嘉、毛坤各五年半,蒋宗林五年,祝仁彬、丁泽杨(四川大学退休副教授)、姜洪媛各四年,毛琦、秦敏、陈世坤各三年。大法弟子刘邦成已是七十二岁高龄,也被非法判五年。

原定于十点半开始,可恶党法院却提前于九点就让它选定的“旁听人”入庭。律师進入时却被用仪器搜身,而那些“旁听者”却大摇大摆的迳直入内,如此明显的歧视行为立即遭到大法弟子家人们的指责。

此次非法开庭一直持续到下午三点左右。据目击者称,大法弟子祝仁彬被迫害的非常严重,一直用手捧肝腹处,佝偻着身体,说不出话来,脸色苍白的很不正常,可能是受了内伤。

退庭时,数名大法弟子高呼“法轮大法好!”,震撼天地,却被拖出庭外避开监视器暴打。楼下的家属们闻讯后高声抗议:“法院执法犯法,法院打人啦”,并引来许多路人的询问、关注。

当天恶党法庭内外布满了很多警车、警察、武警、便衣特务等,高升桥路整条街道延伸到两头的路口,至罗马广场附近的巷道、法院背后及周围的茶楼、休闲场所等到处都是警察,有的拿着摄相机、照相机肆无忌惮的向行人和大法弟子的家人摄相,被大法弟子的家人当场质问后还无赖的说:“我拍了又咋子嘛,晓得我是干啥的?”有的行人在法院对街稍有停留,便衣就强迫行人签字,拒签者则被要求离开,行人究原因,一便衣竟公然说:“是国家大事”。甚至连街上扫地的、周围小区的门卫都对行人显的紧张警惕。据悉,当天有几家报社和电视台的记者前去所谓的“采访”。

成都三十多名大法弟子二零零七年八月至九月在单位或家里被绑架,其中包括这次被非法判刑的钟芳琼和另外十人。这些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市看守所后,几乎都遭受了难以想像的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周慧敏2008年3月13日在成都市看守所的定点医院──青羊区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2/187564.html

2008-10-02: 成都市武侯法院对钟芳琼等九名大法弟子非法开庭
九月二十七日,武侯法院对钟芳琼等九名大法弟子及两名大法弟子家属非法开庭,在法庭上钟芳琼等八名大法弟子皆在陈述中讲述自己在洗脑班遭受了严刑逼供:暴打及连续多日不让睡觉,其中刘嘉和钟芳琼被王鹏飞等恶警连续暴打及不让睡觉十五天后,又被用清凉油涂抹脸部伤口,祝仁彬被打的满脸鲜血,昔日的白面书生被迫害的非常瘦弱,脸色很黑很黄。感觉是身体已受到了损伤四川大副教授丁泽扬是从医院被直接送来的,而大法弟子周慧敏则早已被迫害致死。

大法弟子的陈述让在场的律师非常震撼,表示以前看高智晟律师的信还认为有高律师个人的感情在里面,今天听了大法弟子特别是钟芳琼的陈述才真的相信了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真实性。很想了解是甚么力量使这些大法弟子在遭受了如此迫害还这样坚定。而与之成鲜明对比的是那些不法警察及六一零份子的表现,其中一名到庭作证的所谓笔录人员面对是否对大法弟子严刑逼供的询问时,竟然狂妄的说出:就这样对他们又怎样。旁听席上一些不知时务的党徒甚至当庭辱骂律师,

退庭时钟芳琼和毛坤都高喊“法轮大法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186963.html

2008-09-29: 成都武侯区法院对11名大法弟子及家人非法开庭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七日上午,成都市武侯区伪法院对钟芳琼、毛坤、刘邦成、蒋宗林、刘嘉、祝仁彬、丁泽杨、姜洪媛、陈世坤九名大法弟子和两名大法弟子家属非法开庭。事先给律师的通知是公开开庭,但却不让家属旁听,藉口是家属没有旁听证,但他们事先根本没有让办旁听证,甚至根本没有通知家属。

事实上,法院事先将旁听证全部发给610等的特定人员,假冒“公开开庭”之名,以逃避舆论关于其“秘密审判、暗箱操作”的谴责。而此案的所谓承办人事先一直声称:不可能公开,不可能让家属旁听,成都还没这个先例。

下午,法院又以时间不够、第二天安排了其它案子的开庭为由,要求每位辩护律师将辩护意见压缩到5分钟之内,遭到律师拒绝。目前,这个恶党为迫害老百姓而制造的案子被延期到十月十日。

成都三十多名大法弟子二零零七年八月至九月在单位或家里被绑架,这些大法弟子被绑架后几乎都遭受了难以想像的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周慧敏2008年3月13日在成都市看守所的定点医院──青羊区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钟芳琼等大法弟子被绑架后被非法拘禁于圆圆大酒店时所受到的惨绝人寰的折磨。2008年9月25 日,四川大学副教授丁泽扬家人为他请的律师一大早就到看守所,始终未见到自己的当事人丁泽扬,直到下午看守所警察才支支吾吾说他住医院有几天了,但拒不说出医院的所在地,经多方打探才知道在成都青羊区万和路的医院。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9/186804.html

2008-09-27: 成都十一名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最新情况(图)
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法院将于2008年9月27日星期六对11名大法弟子非法开庭,这些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是:丁泽扬、钟芳琼、刘嘉、蒋宗林、刘邦成、祝仁彬、毛坤、陈世坤、姜洪媛、毛绮、秦敏。

9月25日星期四,四川大学副教授丁泽扬家人为他请的律师一大早就到看守所,始终未见到自己的当事人丁泽扬,直到下午看守所警察才支支吾吾说他住医院有几天了,但拒不说出医院的所在地,经多方打探才知道在成都青羊区万和路的医院。这个医院与看守所勾结,专门迫害大法弟子,先后有许多大法弟子在这里被迫害致死致残,四川大学外语学院教师房慧2003年在这里被迫害的几乎致死。今年三月,与钟芳琼、丁泽扬等九名大法弟子一起被武侯检察院非法“逮捕”的大法弟子周慧敏就是在青羊区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

鉴于丁泽扬教授平日身体很好,几十年未得大病,并且律师就无罪辩护于9月11日在看守所见过他,并且作了很友好的沟通,当时丁教授精神不差、心态平和,当即表示同意家属请律师作无罪辩护这一举措,所以家人对这次丁教授突然住院的消息很震惊,对住院的原因很担心疑惑,不知道他们在耍甚么阴谋诡计,担心被施以不明药物等迫害。目前,家人正要求法院等责任单位立即放人。

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成都看守所的指定、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医院,其配合成都市“六一零”、邪党政法机构,有系统、有步骤的参与折磨、虐杀法轮功学员。许多法轮功学员在该医院受到强行灌食、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等迫害。 年仅四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赵忠玲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在青羊区医院被迫害致死;五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黄敏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在青羊区医院被迫害致死。被青羊区医院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邓建萍、段世琼、陈桂君、胡红跃、黄丽莎、沈立之及几位没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7/186665.html

2008-09-25: 成都武侯区法院预定在9月27日上午10点非法开庭审理大法弟子
得律师通知,成都武侯区法院企图于9月27日星期六上午10点非法开庭审理钟芳琼、毛坤、蒋宗林、刘邦成、刘嘉、姜洪媛、丁泽扬、祝仁彬、陈世坤、毛琪、秦敏共11名大法弟子。只允许律师進场,不许旁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5/186549.html

2008-09-12: 武侯邪党法院对钟芳琼等大法弟子的非法审判延期

在家属的强烈抗议下,原定于九月十日对钟芳琼等十一名大法弟子的非法审判延期,院方称时间另行通知。税长冰等仍表示是不公开开庭,并称是因为“涉及国家机密”。

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以及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都是公开的,有何“机密”可言。如果说真有中共没有公开而且不愿公开的“秘密”,那就是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真相,包括这十多名去年八、九月间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其中,周慧敏已被迫害致死,钟芳琼被迫害致昏死五次,面部严重受伤--这些,是否就是税法官等人所说的此“案”所涉及的“国家机密”?

这十一名面临非法诬判的大法弟子(和常人)包括:钟芳琼、刘嘉、蒋宗林、刘邦成、祝仁彬、毛坤、陈世坤、丁泽扬、姜洪媛(音)、毛绮(不修炼)、秦敏(不修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2/185762.html

2008-03-03: 成都市武侯区公安分局一科、武侯区检察院企图非法起诉法轮功学员
据悉,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区分局一科(国保大队)、武侯区检察院企图对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钟芳琼、蒋宗林、毛坤、丁泽扬、祝仁彬等非法起诉(现在由武侯分局国保大队做第二次所谓的“补充侦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3/173555.html

2007-10-22: 成都大法弟子祝仁彬现被非法关押于新津洗脑班
祝仁彬8月31日从郫县成都看守所非法转至新津洗脑班。当家人向看守所打听他的下落时,看守所的警察竟欺骗他们:他自己回去了。最后才从其单位(四川民族出版社)处得知人已被关押于新津洗脑班。其单位每月还要被迫交纳三千多元的所谓“管理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22/164989.html

2007-08-29: 成都大法弟子钟芳琼等遭绑架情况补充
八月一日被邪恶绑架的成都大法弟子钟芳琼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成都金花洗脑班。程涛下落一直不清楚,而刘嘉、刘帮成、蒋宗林、祝仁彬等多位大法弟子是否还在成都看守所或是洗脑班还不能确定。在黄田坝被绑架的八位大法弟子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9/161754.html

2007-08-04: 成都市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情况补充
继2007年8月1日晚,成都市恶警绑架了大法弟子钟芳琼(又名二姐)、刘嘉(音,又名小付)、万年场的李儒珍(八娘)和另一位不知名的男大法弟子后,8月2日,四川民族出版社大法弟子祝仁彬(小祝)下午下班路上被绑架。据说,这次是成都六家单位(六一零、国安、公安、社区等)部门做恶。为了绑架这些大法弟子,它们今年3月份便开始蹲坑、跟踪。由于邪恶跟踪时间长,请与二姐和小付联系的同修理智对待。

8月1日晚上9点左右,发现常去买耗材的地方有很多人围着在拍照。望看到此消息的同修相互转告,在购买耗材时保持正念,注意安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4/160176.html

德阳监狱(黄许镇九五厂)联系资料(区号: 838)

2019-02-09:高新区检察院:
办案检察官江君 028-85318810

成都看守所:
地址:郫县安靖镇正义路3号

2014-02-02: 德阳监狱:
地点:四川省德阳市黄许镇,邮编618007
电话:0838-3820115、3820224
监狱长刘远航
副监狱长:石军华、白廷利
教育科(监狱“610”):科长吴跃山、所谓心理咨询师张虹虹
狱政科:0838-3820225 科长:王刚、吴廷海

2012-04-05: 曾贵福,原入监队二监区监区长,后调任监狱教育科长,洗脑迫害的主要骨干
原二监区副监区长×××,洗脑迫害的主要骨干
二监区恶警吴老三、邱慎、周某某等
四川省德阳监狱(对外称四川省德阳市九五厂)邮政编码:618007
电话号码:0838-38201153820224
地址:四川省德阳市黄许镇
三年获得省监狱管理局的迫害奖金一千元。
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崔维刚: 一九九九年-二零零五年在入监队(二监区)当恶警,二零零六年-某年在六监区当恶警。

2012-03-10: 迫害法轮功的恶警有:张广、崔唯刚(为人阴毒、伪善,犯人都说他表面装的诚恳,背后整人恨)、刘奇(警号码5127101)、张健(警号码5127108)、周生桂(5127413)、姚军(5126374)、龚翁(5127545)、能伟(5128074)、徐会兵、王坚(所谓教官)、熊启文(为一字)富、刘勇、徐敏、陈元伟、任大东、罗家中、曾会炉、伍成敏、胡?洪、李杰、高远洪、卿跃、邹盛泽、黄远洪、马富全、王周国等。

监狱长:刘远航;副监狱长:白庭羲;前任监狱长:马保君;教育科长:吴耀山(只要不把你弄死,就叫“学习”。就是出自其口,所谓“教育科”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科室);所谓心理咨询师:张晓梅。还有所谓教官及生产办主任等。

其它责任单位:德阳市场信息610办公室、综治办、国保大队、德阳纪委、公安局等。

德阳监狱的上级单位: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四川省司法厅。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