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20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贵州 >> 贵阳市 >> 张菊英, 女, 60

个人情况: 贵州省贵阳市电厂职工

紧急成度:
迫害情况: 现已超期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8-3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1-24:两次被劳教折磨 张菊英控告江泽民
张菊英,女,62岁,贵州省贵阳市发电厂退休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迫害,遭受到一般人难以想象的酷刑折磨。曾二次被非法劳教,历时五年半(加期半年)、两次被非法关押在烂泥沟洗脑班。

2015年5月最高法院推出司法新政:“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张菊英很快写出了起诉江泽民的控告状,请最高检察院依法对被控告人江泽民的侮辱诽谤罪、滥用职权罪及大规模非法关押、屠杀法轮功修炼者的犯罪行为立案侦查,追究其刑事责任;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按照《国家赔偿法》赔偿所有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一切损失,还法轮大法清白。

下面是62岁的张菊英女士在控告书中陈述的部份事实:

一、修炼法轮大法我重获新生

20年前的我,疾病缠身,心脏病、美尼尔氏综合症、颈椎骨质增生、贫血、坐骨神经痛、十二指肠全部溃疡、咽喉炎、鼻子细血管外露、长期流鼻血。鼻息肉,长期神经衰弱。子宫肌瘤、子宫下坠等等疾病。西医、中医看遍,各种偏方也看了。都看不好。病急乱投医,连民间跳神的也找了,各种方法用尽不好病。丈夫说我:一部烂单车所有零件都响,就铃铛不响。怕冷、怕热、做不了事情,石灰质牙齿怕酸、甜、冷、热,吃不了东西。弱不禁风的我随时都有可能倒下。无时无刻不在病痛煎熬中,活着只是无边痛苦,没有意义了。

谁都想不到,自从1993年修炼了法轮大法,全部改变,所有疾病不药而愈。修大法得救了。师父的救命之恩,我用尽所有的语言都无法表达对师父感激之情!我们全家人也从长期拖累的痛苦中解脱出来。

法轮功治病健身见奇效,修心重德做好人。在我们电厂不只我一例,很多奇效事例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人们都传颂着大法好。当时发电厂工会活动室专门供我们下雨天炼功用。

可是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功法,一夜之间遭到元凶江泽民的残酷打压。曾经炼过法轮功的有些人,因为惧怕打压,不练了,过去他们身体都比我好,现在他们反而身体比我差多了,有的还不到60岁就离开人世间了。

二、控告人被迫害事实

元凶江泽民滥用手中权力,一手挑起全面迫害法轮功运动,使法轮功创始人蒙受不白之冤。谎言铺天盖地,蒙骗了世人,煽动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大批法轮功学员被抓、被关、被酷刑虐待,甚至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死。

我因坚定法轮大法信仰,屡遭迫害,十八年来,被两次非法拘留,两次非法劳教,还三次被关进洗脑班迫害,经历了九死一生的痛苦折磨。今天我能活着控告江泽民,也是法轮功佛法慈悲在人间的再现。被迫害主要事实如下:

1:两次被非法拘留

1999年10月底,我去北京上访只是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国务院信访办填写上访表时,被信访办穿军人制服的人喊到大厅里去,让我们坐在地板上,当时北京还是比较冷。他们通过我填写的上访表,知道我是贵州贵阳的,就用电话通知贵州省驻京办的市公安将我绑架,强行将我和其他几十名贵州法轮功学员押回贵阳,当时因为被押回的大法弟子较多,包了一节火车车厢,车厢的两端分别是公安和武警把守,一路上贵州武警始终是持枪押送我们。我先被非法关押在龙洞堡珍稀动物中心,后又无辜被行政拘留处罚15天,关押在白云区看守所(也叫戒毒所)。

我所在单位贵阳电厂开除我厂籍,留厂察看一年。要求我每天上班只拿基本工资,没有奖金。每天派专人长期监视我。无论我上班、回家、买菜都有人盯着,就是到了晚上睡觉时,同样有人蹲坑监视。

有一次我去婆婆家,因为起得早,出门时,蹲坑人可能也太累,没看见我,结果被跟丢了。监视的人因此怀恨在心,直接导致了2007年10月的一天,我买菜走在回家的路上时,在光天化日之下将我绑架,先送洗脑班,三个月后直接送清镇中八贵州省女子劳教所。为了08年奥运的维稳,全国各地警察拼命抓捕法轮功学员。

2000年11月一天我因发放真相资料,被贵阳市沙冲派出所行政拘留15天,关在南明区拘留所后转南明区看守所,后取保候审期限一年。紧接着被非法劳教三年。

2:两次被非法劳教

第一次被非法劳教:被暴力、野蛮灌食、三次被关禁闭室、被“捆粽”酷刑折磨、被殴打、加劳教期半年

2001年6月22日这天我正在厂里上班,突然冲进十多个人,后知道是贵阳市沙冲派出所的。扭我的手,戴上手铐抓到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劳教三年。因严重侵犯我的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权,从进劳教所我就绝食反迫害,一次50多天,一次70多天,还有几次20、30多天的短期绝食反迫害。


第一次绝食,那时在新收队。绝食到第五天时候,身体不舒服,站着突然就晕过去了。她们把我送到医务室,二个护卫队的男子强制按住我的头,另外十几个人围着我,有的按肩膀、有的按手臂、按双手、按双腿、双脚,就这么多人,死死的按住我不能动,他们强行给我灌食,采用极其痛苦的鼻饲,把管子插入鼻孔,塞进胃里,我不配合,他们把我绑在床上灌。开始每星期灌食一次,后来就是每天灌食,有时一天还要灌两次,他们为了方便,两次灌食之间,管子一直插在鼻孔里,等第二次灌食完后,才拔灌食的管子。为了固定灌食的管子,他们在我脸上贴满了胶布,时间一长,脸肿胀,鼻子扯着脸钻心痛。就这样我被强行灌食一个月左右,后来灌不进食物了,他们就改为输液,输液也输不进了。生命垂危。

还有一次也是绝食到最后,我眼睛看不清东西,感觉眼睛往外鼓,像要爆出来一样。耳膜也是往外凸出。我感觉活不过来了。

不要以为他们强制灌食是关心,其实他们的目的只要不立即死在里面就行,故意用野蛮灌食方法,使得我生不如死。发生的一件事情就能看出来她们的目的。

我被灌食期间,医务室里住着个病人,有严重肺结核、肝炎等病,医生断言,她出去后活不长的。一天她实在看不下去,就当着包夹的面告诉我说:“她们太要不得了,我这么多病,拿我杯子里的水去给你灌。”可见劳教所不是真正关心我。还有打预防针,医务室姓陈的狱医拿着针管直接隔着衣服就往我手臂扎进去。

这期间他们对我软硬兼施,打骂。我因要炼功、我认为自己不是犯人,不配合遵守监规、不转化,坚决抵制洗脑迫害、绝食、不参加劳动等。所以被关禁闭室迫害三次,每次禁闭一个月。

一次是在新收队,二次是在二大队二中队。禁闭室里什么都没有,连窗户都没有。只有一个厕所蹲位。墙上长着白毛。里面又臭又脏。夏天蚊子成群。叮得人无法忍受。没有床,地上也不能睡。墙上有三个透气孔,门上有二个孔:上面是监视孔,下面是送饭孔,饭就从下面孔里送进来。外面有包夹全天24小时监守,二个小时换一班。我在里面站一会走一会。我只有炼功,保持体力。包夹看见,告诉狱警把我的手脚绑起来,绑得很紧,坐不了,睡不下。血脉不通,手脚发乌。我用头去撞墙,嘭、嘭、嘭不知撞多少次,包夹报告狱警,狱警斥问为什么?我说反正都要死了。她一看确实不行了,才给我松绑。

三次禁闭,二次在禁闭室里没有睡过觉。另一次让我睡在一床又臭又脏,什么味道都有的被褥上。

一次刚出禁闭门,她们觉得还没折磨够,不管我手脚浮肿,身体虚弱。一个月没见过阳光,硬叫我站在太阳底下从上午一直晒到太阳落坡才罢休。

因抵制迫害,我坚决不进车间劳动。包夹在狱警的指使下,对我强拉硬拽,一次包夹拉我,将我的上衣往上拉扯,套住了头,上身就裸露出来了,队长曹埠碧当众骂我:“张菊英你要不要脸噢!”我反问:“是我自己脱的?”包夹拖我进车间,把我的鞋拖烂了几双。为了要我进车间,她们多次打我。一次在车间拿我的头去撞铁货架,几次在车间对我大打出手,用肘捣,有一次拉扯,把我的手划破,血流不止。有一次绝食期间拉我去车间劳动,因身体及车间嘈杂等原因,心动过速,心慌得难受。到了晚上更是难过。感觉活不到第二天了,我给整个房间的人讲真相,说话断断续续,我说我为什么一定要今晚讲,我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说话了。

在劳教所法轮功学员都是被包夹全天24小时贴身监控,特别是没转化的,一次我和本队另外一位法轮功学员阿姨,因走路相遇,3、4米远对视了一下,包夹魏红(吸毒犯)看见了,把我推倒在地,我爬起来,她又把我推倒在地,如此反复几次。当时有狱警看见,不管不问,在她们眼里包夹如何打我们炼功人,都是正常的、应该的。

劳教所疯狂迫害我,在三年期满后,以长期不参加生产劳动为由,又非法给我加期半年。九死一生的我,到2004年5月才终于走出劳教所大门。回家后,仍然受到“610”、居住地派出所的监控,不断上门骚扰。一直把我列为专政对象进行迫害。

因我是从单位上班时被绑架到省女子劳教所,警察不告诉丈夫我在哪里,他疯一样到处找我,每天到街上找啊找,大冬天寒冷中站在大街上不回家,说是在等我回家。我女儿当时在读高中,见他爸精神出了毛病,痛苦中找父亲的朋友们帮忙,在朋友的开导、劝说中,慢慢精神才正常起来。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侮辱人格的搜身、罚站、殴打、半年不准如厕、不准洗漱

2008年大年前一天被非法关进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劳教二年。从进去那一刻开始,一直在被迫害中。从侮辱性搜身开始,强迫全身脱光,赤身裸体。接着站军姿。站得手脚肿胀,小腿膝盖以下肿胀致血管破裂,流脓、流黄水。脚痛、脚烂、心慌、头晕疑是美尼尔氏综合症发作。

包夹们故意找茬踢我,经常打我,说我没站好,(李丽吸毒犯)拿书本砸我身上、头上。喊我捡回去给她。不捡又砸。一次包夹故意说我军姿没站好,包夹杨静狠命打我,打我耳光,用膝盖顶我后腰,当时有3、4个包夹也冲上来打我。我立马感觉上不来气了,坐地上不能动了。晚上点名时,我给狱警反映包夹打人,要求验伤。狱警包庇说:不可能,我们是文明管理,哪里被打伤了?故意问班上其他人,其他人哪里敢说。我又反映给队长、冷玄(副中队长)、焦霞等三个狱警青着脸来问我,又是那一套什么文明管理,不可能之类的,焦霞威胁说:“你被打伤?打伤还站得好好的,我们是文明管理,你不要乱说,要负责任的。”其实那时我睡觉要人拉着慢慢睡下,起来时要人拉才起得来。我背上、臀部、肚子有大块青紫,二十多天才慢慢好起来。这个事件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2008年大年十四,包夹在狱警支持下,开始故意找原因不让我上厕所,三天后憋不住拉在身上。因为是大冬天穿着羽绒服,厚厚的裤子,裤子尿湿了。睡觉时,只有很薄很薄的被子,必须和衣睡,尿液倒流,浸湿了羽绒服,不但不准换洗,还把平时关的严严实实门窗,全部打开,寒风呼呼吹,身体冻僵了,没有知觉。穿着尿湿的衣裤,还要被罚站。我整天就感觉随时是泡在尿液中,真是痛苦万分。我就这样在湿了干干了湿中,完全没有人的尊严中,度过每一小时每一天,整整半年多。从冬天到夏天,一直到6月27日才准换洗。

由于不准洗澡换洗衣服,睡觉也穿着羽绒服,多层棉毛裤子。裤子的颜色渗入皮肤里,身上有红色、蓝色、紫色等颜色一块一块的,怎么也洗不掉。直到一年多以后花斑的皮肤颜色才慢慢褪去。劳教所还有个羞辱人的手段,故意叫不会剪发的给我乱剪头发。

因我不能单独行动,饭是包夹打来。故意给婴儿饭,吃不饱。有时吃包夹剩的馒头皮。我讲了多次,她们又故意多打饭,打很多:你不是修真善忍的吗?不能倒掉。知道我不吃肉,故意菜里面放肉。人还是需要盐的,她们给我的菜用水泡过,没有盐味。我提出买盐她们不给买。(其他案犯可以买)也不给买卫生纸,没有卫生纸如厕,自己想办法,把睡裤撕成一小块一小块,还不能让包夹知道,晚上在被子里撕。

我被单独关押半年多后,回到大班,就是和其他案犯们(主要是吸毒犯)住在一起。十多个人住。因非法劳教我,我不报数,不报到,经常被罚站,一站就一天,除吃饭时间外,晚上要站到睡觉时间。包夹有时故意刁难,限我2分钟躺下,不听她的,她说睡下慢了,喊我起来罚站,站到第二天。在劳教所包夹可以任意处置我们法轮功学员。有狱警给她们撑腰,她们什么都敢干。搞出事了狱警们包庇她们。

一次,因不穿囚服,照相。包夹喊队长文桂芬来。我喊:“法轮大法好!”文桂芬喊包夹脱我的袜子,塞我嘴巴里。阻止我喊。

第二次劳教没有下队,一直在新收队。狱警袁芳(人称袁八妹)接手迫害我,我所受的折磨是她指使干的。袁芳不准买盐,日用品。队长冷玄保管我的购物卡。我什么都买不了。直到我离开劳教所。

因为我坚决抵制转化,两年劳教期都被关在新收队的攻坚组(专门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重中之重的严管队),六个包夹24小时值班监控,每日三餐我自己不能出门打饭菜,全都由包夹送进监房,有一次包夹刘佳给我打来饭菜,我拣了一块萝卜,刚放进嘴里,嘴唇肌肉一下子抽搐起来,牙床肌肉紧紧贴着牙齿动不了,还张不开嘴,如果使劲张嘴,就会发出“吧唧、吧唧”的响声,声音还很大,我知道她们给我的饭菜里放了药物。

3: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第一次被绑架到洗脑班

2007年10月的一天,我和丈夫去买菜回家的路上,路过一辆面包车,突然从里面冲下一些人,周边也冲上来十多个人,一下抓住我,把我往车上拖。我用脚勾住车门不进。边大声斥责他们,边喊:“法轮大法好”。我丈夫也问他们;“搞哪样?”他们大声吼我丈夫:“不要罗嗦,再罗嗦连你一起抓。”路边有很多路人,目睹这帮穷凶极恶的土匪,光天化日下公然绑架好人。

我是被贵阳市沙冲路派出所和桃园路居委会、电厂保卫科等人绑架到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路上一女警说:早就想抓你了。我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时林青是洗脑班书记,禄俊是洗脑班头目。到了洗脑班我也喊:法轮大法好!禄俊一耳光打我在地,我爬起来又喊,他又打,不知被打了多少耳光。他又喊包夹拿抹布塞我嘴里。

我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里,三个包夹轮流看守。洗脑转化。三个多月后我因不转化,2008年大年三十前一天,洗脑班欺骗我说:收拾东西送你回家。结果是直接被非法送贵州女子劳教所劳教二年。

第二次遭洗脑班迫害

2014年4月21日下午,我在一个同修家时,被贵阳市北京路派出所警察绑架,由于不配合被强行拉扯,我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警狠劲把我拽上警车,甩在车上。导致我右肋骨受伤。胸部重重撞到车椅子上。胸部受伤钻心疼痛,以致不能行走。到洗脑班被特警架着走。每天起床躺下都非常难受。还出现头晕等症状。过了二十多天才慢慢好起来。但是恶徒并没有因此放松对我的洗脑迫害,想在房间里播放污蔑大法师父的光碟。我不让,洗脑班的头目禄俊训斥、威胁我:“现在不是中八,是羊艾。”意思是不“转化”就判刑送监狱。

洗脑班对我三个多月的“转化”迫害没有达到目的,只好于2014年8月21日把我放回家。

4:经济迫害

1:1999年北京上访,回来后留厂察看一年,只有基本工资,没有奖金,而电厂的经济效益主要体现在奖金上。

2:五年半劳教期间不发一分钱。更没有其它的福利待遇。

3:办退休时,退休工资与同等工龄退休人员相比少很多。同时“文明职工奖”不发给我(“文明职工奖”属于本系统的福利待遇,每年退休职工发一次,100元至500元不等),还有退休时返还公积,同等情况的退休人员可拿十多万至几十万,但只给我六千元。

4:第二次劳教期间,有一次我突然全身无力,连说话都没有力气,不断冒虚汗,睡在床上都感觉天旋地转,想吐又想拉肚子,肚子很痛。包夹报告警察后背我去医院。但没有进行任何检查和治疗,但他们一次又一次找我丈夫要医药费,(我丈夫给过一次)是后来我听到我丈夫跟弟妹讲这件事时,我在旁边听到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24/两次被劳教折磨-张菊英控告江泽民-357036.html

2015-12-12: 贵阳市法轮功学员张菊英被绑架

11月23日,贵阳市法轮功学员张菊英去帮助同修陶阿姨,之后下楼时被警察绑架。张菊英曾多次被中共绑架、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11/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20317.html

2015-06-18: 贵阳市张菊英两次被非法劳教、洗脑迫害

贵州省贵阳市法轮功学员张菊英,今年60岁,发电厂退休职工。她因为坚定法轮大法信仰,屡遭中共迫害,十六年来,被两次非法拘留,两次非法劳教,还被两次关进洗脑班迫害,受尽折磨。

以下是张菊英自述遭迫害事实: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8/贵阳市张菊英两次被非法劳教、洗脑迫害-311052.html

2014-10-26: 610指使恶警在贵阳市绑架抢劫
......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一日下午三、四点,近百名恶警和便衣包围了贵州贵阳市云岩区云岩路31号法轮功学员叶少学家。他们先闯进一些人,要求打开他家的每一个房门。叶少学、黄华英夫妇觉得来者不善,没有同意。不一会儿,大约二十几个便衣警察涌上三楼,其中一人强行用万能钥匙打开了叶少学、黄华英夫妇的卧室。并不容分说,将坐在房间里的两名法轮功学员赵跃、张菊英塞进警车(张菊英因此腰部受伤)。
......
赵跃、张菊英则被非法羁押在北京路派出所。第二天早上七点左右,市“610”及五名特警全副武装将赵跃、张菊英、谢宗贵、另一名男性大法弟子四人,非法劫持到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八月十一日已全部释放)。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26/610指使恶警在贵阳市绑架抢劫-299455.html

2014-04-27: 贵阳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4月22日,贵州省贵阳市北京路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赵娅、张菊英、谢忠贵。

4月21日下午四点,贵阳市北京路叶姓父女被绑架、抄家。

4月21日下午四点,水口寺派出所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张春明并抄家,抄走两台打印机及电脑、刻录机等。期间一特警用对付罪犯的擒拿手铐住张春明不炼功的媳妇的手上动脉,痛得其媳妇大叫。

还有一法轮功学员小代同时被绑架,因家中未抄出东西,当天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7/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90543.html#1442623758-1

2010-08-28: 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的罪恶(图)
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的性质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包夹人员的罪恶: “六一零”人员是从公、检、法三家抽调来的,包夹人员是从社会无业人员及破产国营单位职工中招来。经过洗脑班培训和多批筛选,形成了以原市百货公司潘某,小河区黔江机械厂下岗职工杜丽,白云区耐火砖厂破产职工赖小碧,云关乡油榨村村民陈某等为核心的邪恶集体,他(她)们经常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威胁、谩骂和侮辱。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一日,杜丽、赖小碧参加了对法轮功学员张菊英的毒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8/228915.html

2007-10-25: 贵阳市大法弟子张菊英,彭丽君被绑架
贵州省贵阳市电厂大法弟子张菊英,女,52岁,07年10月13日早上8点多钟在买菜途中被沙冲路派出所7、8个警察和便衣强行绑架,塞進面包车,直接送往烂泥沟洗脑班迫害。当天10点钟左右,恶警对其進行抄家,抄走一些大法书籍,并抱走家中电脑。之前,恶警在月初就开始進行监视,并多次上门骚扰,均被拒开门,未达到目地。

贵阳市矿山机器厂老年大法弟子彭丽君,于10月18日在讲真相时,被市府路派出所跟踪,后遭绑架。当天市府路派出所伙同新华路派出所等恶警到其暂住的女儿家中抄家,后送南明区拘留所迫害,抄家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25/165208.html

2004-02-15:贵州女子劳教所把2003年中下旬对大法弟子非法加期,现已超期的贵钢英语教师吴明菊、贵阳电厂的张菊英等无限非法羁押,拒不放人。这是女子劳教所一直不遗馀力追随首恶,不接受10月30日大车祸21名警察全部受伤天警世人的教训,仍对大法弟子肆无忌惮迫害的又一罪行。

2004-02-10:到了中八劳教所,我们不服从他们的指使和要求。中八劳教所的狱警谢××在大铁门外面又是骗又是哄。他们做洗脑的方式至少有几十种手段,哄欺骗愚弄,逼迫写所谓的“三书”,蒙害了无数无辜的善良民众,我也是其中一员。据我了解和我看到的不写“三书”的大法学员,就被包夹、打、骂,上绳不让睡觉,罚站,灌食,坐禁闭,几天不能见阳光,坐马凳,晒太阳,不让上厕所,不让说话,不让走动,强行打毒针。
邪恶给张菊英灌食30多天后,转到其它地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0/67096.html

2003-08-31: 张菊英,女,50岁,贵阳大法弟子,贵阳电厂职工,2001年直接在工作岗位上被非法绑架送中八劳教三年。一進中八农场,她坚决抵制恶警的一切迫害,不参加邪恶指使的一切活动,包括不進车间劳动等,而且多次绝食抗议迫害,每次都坚持了50多天以上,成了恶警迫害的重点。现在已被摧残得只剩皮包骨头,其父见状含愤而死。

2001-08-12:贵州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贵州大法弟子张菊英,99年10月因到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被单位处分,每月只发给基本生活费。2000年11月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抓,非法关押在贵阳市南明区看守所四十五天,后取保候审。2001年3月南明区举办强制洗脑班,张拒绝前往,不配合邪恶,恶人见达不到目的,凶相毕露,欲强制将张架走,张坚决抵制,没有参加,恶人因此怀恨在心。2001年6月,其所属南明区沙冲路派出所在未通知单位与家属的情况下,在张上班时间到张工作的车间中用手铐强行把张带走,并直接送到了贵州省中八女子劳教所。张的爱人(非大法弟子)到派出所问其原因,该所副所长姚勇在理屈词穷的情况下威胁张的爱人说“再闹,就把你女儿也弄進去”(张的女儿也是大法弟子)。张现在贵州省中八女子劳教所中坚决抵制邪恶的逼害,从進所之时起就绝食绝水,又被强行灌食,遭受非人待遇。到发稿时已近二月。

贵阳市联系资料(区号: 851)

2018-09-06: 朝阳派出所:
地址:贵阳市南明区遵义路80号
电话:0851-85752496、0851-85777095
所长宋星13985570202
教导员刘建刚13985133358
副所长尹双红13885063551
副所长曾辉13985447555

其他警察:
文远东18798856879
徐文平0851-85752496
杨顶兴18585086188
杨道林13908504150
陆国琴13985462427
彭容章13765143417
龚继章18984866257
王安锡15085985335
龙清秀13678516921
陈大敏13981062518
司开雄17785153742
曾庆虎13765021910
陈晋川13885148199
周广存13618585222
周旭光13984312610
严永祥13595060411
赵小峰15599162999
冉孟军13985417207
李瑞斌13885162022
金颖熏17708515855
乔晋13765088367
杨琳0851-85752496
江山13037806090
何18275276552
李刚13985408180
王川18798078178
李欣18786722125

2018-06-23: 1.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法院,邮政编码:550000
地址:贵阳市双龙航空港经济区机场路9号(太升国际A3区)临时过渡办公
电话: 0851-86785685、0851-86864501、0851-86749221 监督电话:0851-86750279
书记、院长:刘杰
副院长:李亚林
政工科长:孙黎霞
审判长: 邹平萍、 谭晖
审判员: 涂竹君、付雯、黄小春、颜静、孙颖
书记员: 高融融 、李劭、李玫
法官:周叶、贾超、鲁迪18008512726、罗世燕 18008512587 、任玉娇。
诉讼服务站具体分布如下:
沙南社区诉讼服务站:地址:沙冲中路47号绿苑小区沙南社区服务中心内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