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 贵阳市恶人恶行录

2017-05-14:
贵阳二戈寨派出所频频骚扰法轮功学员

5月12日,贵州省贵阳市二戈寨派出所警察又闯到小河(村),逼迫一位法轮功学员 “转化”,未得逞,警察威胁以后还要来。法轮功学员说:你今天的行为是为法的,你作为一个执法者,你是知法犯法,能经得起历使的验证吗?我炼法轮功对国家,对我的家庭与我本人都是最好的。没炼以前家务活是我丈夫全包,住一次医院要花几千元还者一万多元。医学上解决不了的病魔,我炼法轮功好了,家庭也解决了后顾之忧,我丈夫也安心工作,小孩子也有人照管。我做个好人、干好工作、管好家,这不好吗?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

贵州省贵阳市二戈寨派出所所长朱波,长期以来指使属下对二戈寨地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无端传唤、抄家、恐吓,十天半月的就上门骚扰。据初步了解,从2017年1月至5月12日,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抄家五、六次,抽血的不低于二十人次,被上门骚扰的两次以上的有五人。



2016-10-13: 贵州省贵阳市云关乡摆郎村治保主任监控大法弟子

贵州省贵阳市云关乡摆郎村治保主任周恩和长期派底保人员对大法弟子监控,对蹲坑、监视者说,只要目标出现,就立即拍照,并不许大法弟子离开家。

蹲坑,监视人:邓阳瑞,电话18908501672请看见此消息的海外同修帮忙打电话谢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13/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36279.html

2015-11-02: 贵阳市发电厂多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审问、强制抽血

2015年10月26日下午4点左右,贵阳市沙冲路派出所和桃园路社区居委会 (原电厂居委会)、沙冲路街道办事处三家联合出动多人,以派出所肖顺兵为首,用收快件的名义逐个敲开贵阳电厂法轮功学员家的门,他们带着诉江副本以核实诉江为由,对法轮功学员吴地启(音)、梁正荣、黎光秀、邬金玉、胡世贤、严佩琴(音)、张桂兰等七人非法审问,并强行打针抽血,还收走了邬金玉家中的师父在广州讲法光盘。事后居委会人员为了掩人耳目,造谣说邬金玉家是被小偷闯进家中干的,以此来掩盖派出所、居委会、街道办事处在光天化日下的恶行,虽然她们用谎言蒙骗围观的群众,其实围观群众也是清楚的,但这不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吗!就是她们自己也承认这种行为是强盗和小偷才干的,站在法律上来看他们就是在执法犯法,其所作所为与强盗和小偷又有什么区别!

在这之前,2014年贵阳沙冲路派出所也是由肖顺兵为首与电厂居委会和沙冲路街道办事处联合,上门强制对法轮功学员田德宜、黄明富、左光美、刘茂兰抽血,当时田德宜不配合,他们就以愿意三退为幌子骗他去派出所,田德宜被三个五大三粗的恶人强行按在椅子上抽血,后在法轮功学员的正念抵制下被放回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18284.html#151120161-36
2015-10-26: 贵州省贵阳二戈寨派出所骚扰法轮功学员

2015年10月21日至10月22日贵阳二戈寨派出所警察骚扰辖区内参与诉江的法轮功学员,派出所还指使单位人员上门问法轮功学员是否诉江。派出所警察还强行给未抽血的法轮功学员抽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6/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18128.html
2015-10-12: 贵阳市油榨街派出所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

贵州省贵阳市油榨街派出所警察何勇良和王姓便衣,于2015年10月10日中午12点30分左右闯入当地法轮功学员家。说上面叫他们以普查户口为名,叫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按指纹,以证实此人还在的说辞。该学员和家属没有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并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告诉他们全球都在起诉江泽民,叫他们不要跟随江集团做助纣为虐的事,不要给江集团当替罪羊。在该学员正念的作用下,警察何勇良和王姓便衣,急忙离开该学员家,一边走一边说“不按就算、不按就算”。

在此提醒贵州所有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不要配合派出所警察及社区、居委会人员的无理要求。(请法轮功学员给自己的家属讲清楚,不要配合邪恶任何无理要求)
2015-09-21: 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家电广场有人公开诽谤

2015年9月19日上午10点左右,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家电广场,有一帮人在政法委的授意下,以文艺形式,唱歌吸引围观群众,然后中间插入小品,公开在公共场所大肆诬蔑、诽谤法轮功。希望能看到此消息的法轮功学员正念清除毒害众生邪恶因素。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1/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16045.html
2014-08-25: 贵州多地警察强迫法轮功学员验血

近期,贵阳市花果园社区的法轮功学员桃素华和女儿被花果园社区居委会五个不法人员强迫抽血。 贵阳市都拉营多位法轮功学员也被当地居委会要求抽血,有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抽血,其他法轮功学员拒绝配合非法抽血。 至今年四月以来,贵州省赫章县公安和各派出所经常骚扰法轮功学员,到各单位搜集法轮功学员电话号码等信息,到处寻找法轮功学员,骚扰法轮功学员。从6月开始索性派专人分片区直接强行抓采集法轮功学员血型和指纹,首先是电话通知法轮功学员到派出所抽血按指纹,若法轮功学员不从,就直接到法轮功学员家中进行采集,甚至企图实施绑架,运用停发工资等进行威胁,除没有寻找到的,就连八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也不能幸免。

贵州省六盘市大湾派出所所长张连号近期带人对被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及曾学过法轮功的人进行抽血化验。
2014-06-01:
贵阳市公安局孙玉林等绑架叶家父女

孙玉林是贵阳市公安局一处政供科科长,4月21日下午3点带领市公安局北京路派出所人员70-80人包围叶家,孙玉林亲自指挥抄家,将叶家抄了十多次,并将叶家父女绑架。抄走液晶电视一台、MP3十四个,电脑两台、六万多元人民币、大法书、真相资料。

2014-05-13: 贵州一位法轮功学员被闯入家中的警察强行抽血

2014年5月10号中午12点,贵州水电八局一位老学员被闯入家中的金鸭派出所警察强行抽血。

强行抽学员的血。这是贵阳近段时的普遍现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13/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92126.html

2013-12-03: 贵州省“610”近期在教育系统毒害学生的行径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一日左右,贵州省贵阳市内的一些学生和家长收到《致全区学生家长反邪教明白信》,信中把法轮功列为×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毒害学生和家长。

目前发现,在贵阳市南明区内的学校发的信中,前后无署名,无发文时间,只在最后写了一个举报电话:0851-5860991.经查实,该电话是明区教育局信访办电话。可见邪党作恶心虚,发文却不敢署名。

另发现,在贵阳市观山湖区内学校发的信中,是以下四单位联名发的:中共观山湖区委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共青年团观山湖区委、观山湖区综治办、观山湖区禁毒办;该信发文时间是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一日;该文所附举报电话:0851-7989611、0851-4124255、0851-4119009。

根据了解的情况,此次发信活动是在贵州省“610”的统一部署下進行的一次全省范围内针对中小学生和家长的毒害活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3/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83484.html

2013-10-20:
贵州省贵阳沙冲路下段警察肖顺兵骚扰大法弟子

贵阳沙冲路派出所下段警察肖顺兵经常无故上门骚扰大法弟子的正常生话。

贵阳沙冲路派出所:0851-5793527;5793080;5792001;
下段民警:肖顺兵:13312369957;


2013-02-07: 贵阳市安云路居委会邪党支部书记吴永军骚扰大法弟子

贵阳市北京路派出所、安云路居委会邪党支部书记吴永军是贵阳云岩区城管局选派下来的,经常组织并参与干扰、迫害大法弟子,是中共邪恶集团的忠实追随者。

吴永军 电话:13885180365,
社区电话:0851-682357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7/二零一三年二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69233.html

2012-06-18: 贵阳小河区、南明区派出所、社区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

近期,贵阳小河区、南明区又有派出所、社区人员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据悉,从北京来了一个所谓的“心理医生”,要在贵阳办洗脑班,妄图“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

2012-04-21: 贵阳市白云区公安和六一零组织绑架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二日晚,白云区公安分局伙同六一零组织,还组织了全区各派出所、下层六一零、居委会、社会闲杂人员,对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進行疯狂大抓捕。目前知道的有:陈友高、陈宇、陈友高的幺子(也被儿子保出)、邓开秀(女)、谢忠云(女)、汪天云(女)郭文、赵奎宝(已走脱)、杨成刚等。抢夺走电脑十多台和大量现金。

据说目前他们被非法关押在公安分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0/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55917.html

2012-04-17: 贵州六一零仍在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二日晚二十八点至九点,贵阳市云岩区、白云区、小河区等地,“六一零”人员同时绑架了至少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

周永康二零一一年下半年到贵州后,至今至少已有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贵州“六一零”人员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7/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255803.html

2011-09-15: 贵阳公安局长魏荣华、教育局长蔡荣森、小学校长谢光权因迫害大法 遭恶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5/中共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246769.html

2008-07-11: 洗脑班的头叫林清,男,30多岁,人称“林书记”,该人原是贵阳市小河区政法委书记,因迫害法轮功得力,被610办公室调到洗脑班负责洗脑班的全部事务,此人开一辆(车牌号为“贵O-A7088”的警用车)深色桑塔纳轿车。林很阴险,不在迫害学员的现场露面,只搞黑箱操作。洗脑班的所谓“管教”人员分成两组,一组负责女学员,二组负责男学员。一组的负责人是一个40多岁的女的,姓王,戴个眼镜,身材瘦小却很能说,有心计,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被任命为组长。二组组长姓卢,男、40岁左右,一脸的络腮胡,看上去就是个五大三粗的打手型人物,该人当兵出身,原是贵阳市工人文化宫的工作人员,因想進入政法系统吃公务员的饭,就通关系進到洗脑班里来拚命表现自己,该人心狠手黑,为达想進政法系统目的,不遗馀力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快遭报应,手臂骨折),但还不醒悟。该人初见学员时故意表现自己的豪爽,说话伪善,好让对方放松警惕。据卢当时透露,2002年10月洗脑班成立时有四、五十个“管教”,现少多了,真是一天不如一天。有时会在私底下抱怨自己想要進公务员队伍的愿望是越来越没指望了。并有人还透露洗脑班曾酷刑灌死过法轮功学员。洗脑班的其他“管教”人员大多从政法系统的各个部门、法院、检察院等抽调来组成,有些临近退休者,有些为着高额的津贴而来。洗脑班的管教也有些善心尚存者,看到这里的真相,不忍心再助纣为虐、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决心不再要这丧失良心损德的钱,都尽量争取离开这罪恶之地。

2008-01-24: 2007年,贵阳市被邪恶迫害的资料点、大法弟子就有不少,可是,明慧网上却很少有曝光的消息,有些虽然曝光了,但后续几乎没有,特别是对邪恶之徒曝光的更少。比如:洗脑班里的杨玉珍(音)她就是洗脑班里的骨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4/170932.html

2006-09-25: 我被恶人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记得九九年元月二日那天凌晨五时,当我第一次到炼功点去看到许多法轮功修炼者在晨雾中静心打坐时,我被当时看到的情景震惊了:在当今污秽不堪的人类社会里竟有这样一群出污泥而不染的人!我迫不及待的加入了炼功之中。

大法的美好、祥和、圣洁和踏实以及无法用语言表述的内心的感受,都在荡涤着我满身的污垢;通过学法我更進一步明白了大法的珍贵,明白了师父是来普度众生的,明白了法轮大法才是我生命中一直苦苦找寻的高德大法。修炼后,我多年的疾病消失了,身心健康,更重要的是我从此有了人生的目标,活的更明白、更充实,不再稀里糊涂的做人了。

然而没想到的是,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竟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公开的邪恶迫害。左思右想不得其解,于是本着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对法轮大法的正信,同时也履行一名公民的合法权利,我到北京去上访,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要求政府还法轮功修炼者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可我却被北京的恶警迫害,他们非法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并强制我两腿分开在摄氏零下三到四度的气温下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七个小时,后强制送回贵阳。我被贵阳恶人从早上一直盘问到第二天凌晨一点,又被他们转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一天。看守所环境极差、被子都是潮湿的,给的饭数量很少,戏称婴儿餐,根本吃不饱,却被勒索生活费一百八十元。这期间我给同监室的人员讲法轮大法的美好,相信有的人因此而明白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从而得救。

二零零零年二月,我被恶人从家中绑架到市珍稀动物园迫害,被强制洗脑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四月,我又一次到北京去证实大法,回来后再次遭邪恶迫害,被非法关押十五天。我一進拘留所就被牢头打。由于监室人员太多,睡觉都是侧着身子睡。从拘留所出来刚刚一个星期,就又被邪恶从家中绑架,并被非法判三年劳教。

在贵州中八劳教所这个魔窟中,大法弟子被强制超时、超强度奴役劳动,伙食又极差。上工时间从早上八点到第二天凌晨三点,有时甚至要干通宵,第二天白天还要继续出工,期间还要受牢头、包夹、邪恶干警的迫害、干扰。在魔窟中由于长期超时间劳动,甚至不能睡觉,我的大脑被伤害很重,想事情时间稍长就头昏,头痛,神志不清醒。

在我多次被邪恶迫害非法关押期间,恶人经常到我父母家和我家干扰、恐吓、威逼我父母和妻子。我七十多岁的老父亲受不住恐吓和惊扰,不久就因惊恐而去世;我妻子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带着孩子被迫和我离婚。只因我坚持修炼,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邪恶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在这里,我劝那些至今仍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你们应该清醒了,立即停止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吧。你们应好好的去了解法轮大法,了解大法弟子。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你们若能弃恶从善、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就能减轻你们的罪过;如果能从此改过自新,更能从中得到福报。相信你们也知道,许多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都相继遭到恶报,在全国各地有无数的例证。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就是天理,不要再执迷不悟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5/138629.html

贵州省机械工业学校诬蔑大法毒害师生

昨天是周末,我到一老友家串门时,听她正在贵州省机械工业学校上学,读中专的孙女与她的同学讲:目前在她们学校里从学生寝室通向学校教学楼的路上,挂有许多诬蔑师父与大法的邪恶宣传画图,毒害着广大师生员工,搞得很多人怨声载道,说学校放着好多正事不干,专搞那些蒙人骗人的“保先教育”啦、“科学观教育” 啦。

现在经我们向也在该校上学的其他孩子核查,上述情况完全属实。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1/114968.html
2005-11-13:

2005-11-13: 请贵阳同修制止特务破坏大法的行为

近来有同修在贵阳人民广场发现一中年男子,该人自称是大法弟子。近期一直在此跟人胡言乱语,其行为根本不是一个正常大法修炼者所为(以前曾有过报导)。神神叨叨的让世人对大法产生误解,而现在此人的行为越来越严重,公开对世人说自己是走出来的大法弟子,自己是民族英雄,如世人不接受或不理解,此人便当面说不听不信者三日后定口吐黑血身亡。有人曾试探他并向他借大法书看时,他则说借书要交给他五元借书费,问他是否能打盘腿时,他回答说看他打盘腿要给二元钱。此人的行为完全偏离大法,并在世人心中造成极坏影响,请知道此人的同修做一下此人的工作劝其不要再做出对大法不利的事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3/114441.html

2005-09-19: 贵阳制药厂大门侧边的宣传栏写有诽谤、诬蔑大法的共产邪灵的邪恶宣传,是用广告色写上去的。当时我看到有一些行人经过那里,他们虽没朝黑板上看,但刚一过那里嘴里都发出一些怪声音出来。我知道是由于黑板上共产邪灵、旧势力黑手、烂鬼及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发出的毒素才造成这些行人出现这些怪现象,我当时对着黑板发了正念,回家后也多次发。

那里每天都有很多众生从那里经过,不管他们注没注意黑板上写的是甚么,都会被黑板上写的邪恶因素散发出来的毒素所毒害,想到这心里非常为被邪灵毒害的众生着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9/110723.html

2005-05-30: 贵州贵阳各级610等不法部门企图搜捕大法学员

5月28日,贵州贵阳各级610(即维稳办)、公安欲将开展全城大搜捕。针对九评引发的退党大潮,邪恶非常恐惧,正垂死挣扎,正是以表面的更坏来补充力量的不足,图谋加强迫害。

2005-01-15: 最近,小河公安分局二科陈登亮(科长)、王宇祥、周劲松等恶警又企图对从监狱或劳教所出来的大法弟子進行再度骚扰及迫害,那科长陈登亮更是流氓到极点,在非法抓捕和审问大法女弟子曲靖时,无耻地问其“离婚没有”,并狂妄的叫嚣:“我是恶人就要恶到底”。

1. 贵阳乱法恶徒名单:
黄宁波(男,其人自编假经文,自心生魔)
孙美容(女,邪悟后充当恶警耳目)

2. 贵阳市黔东派出所曾对大法弟子進行非法抄家,关押。
恶人黔东派出所吴姓所长 13985118303;胡姓所长 13985118359;
黄彬(所长)13985118356;下段民警 夏某 13985029552

3. 贵阳公安刑侦队,自接受迫害法轮功的任务以来,对大法弟子進行蹲坑、监控、追捕、绑架等使尽毒招。这些自称“专政工具”的黑打手在对关押在贵阳第一、二看守所的大法弟子提审时,疯狂進行刑讯逼供,除了常用的吊铐,皮带抽,拳打脚踢;还撕毁大法书,并疯狂地用流氓污秽语言辱骂嘲笑大法弟子。
另外还用一种自己发明的被恶警称为“我们刑侦队赫赫有名的土钢椅”对大法弟子進行酷刑迫害,即把大法弟子双手反臂吊铐在土钢椅上,用刑时间长达6小时以上,一上刑双手立即红肿青紫,用刑后双手皮开肉绽,甚至残废。而且,这些暴徒边用刑边狂叫:“上面有命令,对你们法轮功可以采取任何手段和措施,不行就拖出去……”
--------------------------------------------------------
贵阳市政治打手耗费数百万元百姓血汗钱建洗脑中心:
在2002年11月份,贵州省贵阳市不法官员追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政法部门花费数百万元,在贵阳市烂泥沟修建了邪恶的迫害中心--洗脑班,升级迫害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该洗脑中心对外称“贵阳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
贵州省公安厅副厅长林连华当时是市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长,为了捞取政治资本,为了自己的升迁之道,不分是非善恶,利用手中权利大肆迫害善良的百姓,造成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烂泥沟洗脑班于2002年9月完,并于10月份投入使用。洗脑班由市政法委副书记、市610头目姓蔡的书记具体负责,并从各市级单位抽调人员参与迫害,進行所谓的帮教。在市政法委610、市公安局的部署下,贵阳市各区县纷纷行动,大肆抓捕、绑架大法弟子。

在此期间,贵阳市有数百名大法弟子被抓捕、绑架、失踪,许多人被迫流离失所。到2002年10月30日,该洗脑班就绑架了200多名各区县的大法弟子。

与此同时,贵阳市各区县也开办了自己的洗脑班,以便向市委,市公安局邀功。为了促使警察积极参与迫害,贵阳市的派出所也由行政提升为行政科级单位。烂泥沟洗脑班至今还在干着迫害弟子的事。

在此,我们呼吁所有善良的,有正义感的中国人都站出来谴责这件事,反对迫害,同时奉劝那些还在邪恶迫害法轮功的人,为了自己和他人的幸福,停止迫害,停止做恶。
-------------------
贵阳机务段不法人员毒害单位职工:
2004年5月13日,受上级指使的贵阳机务段不法人员,不顾民众议论谴责和大法弟子的反对,公开把法轮功污衊为所谓“反动政治组织”等,把“不准参与法轮功活动”写入每年的综合治理责任书上,下发至全机务段各个车间部门,進行人人签名、过关,以报政绩。
地址:贵阳铁路分局贵阳机务段(550011)主要负责人:扬得发,徐沛光,陆勇
------------------------------------
2002-03-14: 李平,男,40岁左右,贵州省贵阳市人,从7.20后一直到师父后期经文发表前一直在阻止大法弟子去北京证实大法,师父经文发表后有所改变,但随后不久又重新邪悟,到处散布邪悟的东西,诋毁正面报导大法的明慧网,并让功友毁资料,向功友索要钱财等等,影响极坏。此人目前还在贵州省内流窜。
----------------------------------------
  1. 犯罪嫌疑人: 林清, 贵阳烂泥沟洗脑班邪恶工作人员
  2. 犯罪嫌疑人: 蒋大龙, 贵阳烂泥沟洗脑班邪恶工作人员
  3. 犯罪嫌疑人: 王世群, 贵阳烂泥沟洗脑班邪恶工作人员
  4. 犯罪嫌疑人: 黄凌波, 男

犯罪嫌疑人: 林清, 贵阳烂泥沟洗脑班邪恶工作人员

电话: 洗脑班电话0851-3769626
贵阳烂泥沟洗脑班邪恶工作人员林清、蒋大龙、王世群在迫害大法弟子时非常卖力,请大法弟子正念清除操控他们的邪恶因素。

犯罪嫌疑人: 蒋大龙, 贵阳烂泥沟洗脑班邪恶工作人员

电话: 洗脑班电话0851-3769626
贵阳烂泥沟洗脑班邪恶工作人员林清、蒋大龙、王世群在迫害大法弟子时非常卖力,请大法弟子正念清除操控他们的邪恶因素。

洗脑班电话0851-3769626

犯罪嫌疑人: 王世群, 贵阳烂泥沟洗脑班邪恶工作人员

电话: 洗脑班电话0851-3769626
贵阳烂泥沟洗脑班邪恶工作人员林清、蒋大龙、王世群在迫害大法弟子时非常卖力,请大法弟子正念清除操控他们的邪恶因素。

洗脑班电话0851-3769626

犯罪嫌疑人: 黄凌波, 男

其人领公安发的工资,全国到处乱窜破坏大法已一年有余。黄向跟随他的人要钱要物,与公安一起喝酒,并声称自己已圆满了可以杀生等,妄图盗用大法弟子名义破坏大法名誉。

黄可以背师父的《道法》等经文,并断章取义地邪悟,主张交书等等。黄经常打着法身的幌子专从学员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来干扰学员。某看守所二十八名大法弟子就曾因其干扰集体走偏二十来天,后学法时警醒过来。

主页 受害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