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2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遂宁市 >> 田旭, 男, 49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安岳县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7-05-2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1-28: 被非法关押在遂宁市永兴看守所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田旭(安岳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8/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80974.html#19127234045-1

2018-12-29:
四川安岳县法轮功学员田旭遭非法判刑

四川省安岳县法轮功学员田旭,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在遂宁市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遂宁市看守所,据悉,前几天已被遂宁市船山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至今已逾十九年的迫害中,田旭(男、49岁)曾经多次被非法关押,二次被非法劳教(劳教期分别为一年半、三年)。二零一二年,为了免遭迫害,离开家乡,在外打工谋生,过着漂泊艰难的生活,至今已有六年多。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上午,田旭在遂宁市向民众讲真相,遭中共人员跟踪,被船山分局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关押在国保大队的密室里。

五月二十四日下午四点多钟,遂宁市船山分局国保大队出动五辆车与南津路派出所及天宫路社区居委会人员,闯到田旭临时暂住的小区非法抄家。所有人员全部着便装,并调小区监控录像查找,而后用在田旭身上抢夺来的房门钥匙,从一楼挨家逐户开门,最后在三单元五楼找到了田旭暂住的房门。但警察用尽办法也打不开,只好请开锁匠,仍然无法打开。最后这伙警察竟然像强盗一样,随便使用工具将门锁砸烂,还把房门左边的砖头撬开,强行开门入室,大肆抄家洗劫。

田旭遭非法审讯近一个月,被转押至永兴看守所。

在劳教所遭受残忍迫害

二零零零年,资阳市安岳县国安大队伙同县农业银行负责人将农行法轮功学员李孝琼(女)骗至安岳精神病医院关押迫害,逼她吃不明药物,企图以此制造诽谤法轮功学员的虚假新闻。在当地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揭露下,恶人的阴谋未得逞。随后,国安陈显荣对揭露他们违法行为的田旭进行打击报复,敲诈罚款5000元,而且非法劳教他一年半,还胁迫他的单位领导开除了他的公职。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六日,田旭在发真相资料时又被绑架到拘留所,他以绝食的形式抗议当局对他的这种无理迫害。六天后,国安陈显荣等人和县610人员(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机构)将田旭秘密绑架到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劳教三年。

田旭被送到劳教所的医院,遭毒打、强行灌食、灌药、打不明针药。后来被关押到专管中队,田旭拒不穿劳教服,恶警李昌君、张小刚等叫来护卫队和犯人十多个,长时间电击他全身、毒打、捆警绳,将田旭折磨的奄奄一息。

晚上恶警李昌君在大会上,叫十来个犯人强行给他穿劳教服、殴打他,田旭高呼“法轮大法好”,恶警就把他的嘴塞上,拖出去折磨。田旭被狱警指使犯人对他上警绳,他不断高喊“法轮大法好”,结果被恶人将口里牙齿全被打松,后来全部脱落。

出劳教所后,田旭在鸡场打临时工,当地邪党人员去厂几次想绑架他,没有得逞,后逼厂长交人,从二零一二年被迫流离失所在外。

母亲被迫害流离失所九年离世

田旭母亲杨素芝老人,供销社退休职工,家住安岳县杨家湾工商局家属院一栋四楼二号。未炼法轮功的时候体弱多病,患有严重的风湿关节炎等多种疾病,常吃药也不见效,精神状况很不好。一九九七年开始学炼法轮功,刚炼一段时间身上疾病不翼而飞,精神充实,从此再没去过医院吃药打针了,给家庭和单位节约了不少医药费。

二零零六年杨素芝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揭露迫害真相,被本地国保队长蒋明金到资料点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各种设备、耗材,现钱、存有一万多元的存折一个。在绑架时,她走脱,从此流离失所在外,有家不能回。

杨素芝被非法通缉,流离失所九年,于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五日含冤离世,终年七十四岁。在这九年里,老人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29/四川安岳县法轮功学员田旭遭非法判刑-379414.html

2018-06-26: 四川遂宁市国保警察非法抓捕田旭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上午,流离失所在遂宁的安岳县法轮功学员田旭(男、49岁)独自上街向民众讲真相,遭不法人员跟踪,被船山分局国保大队秘密绑架,非法关押在国保大队的密室里,遭非法审讯近一个月,田旭现已被转押至永兴看守所。

田旭被国保警察绑架后,五月二十四日下午四点多钟,遂宁市船山分局国保大队出动五辆车与南津路派出所及天宫路社区居委会的不法人员闯到田旭临时暂住的小区,蓄意抄家。所有人员全部着便装,并调小区监控录像查找,而后用在田旭身上抢夺来的房门钥匙,从一楼挨家逐户开门,最后在三单元五楼找到了田旭暂住的房门。但警察用尽办法也打不开,只好请开锁匠,仍然无法打开。最后这伙警察竟然像强盗一样,随便使用工具将门锁砸烂,还把房门左边的砖头撬开,强行开门入室,大肆抄家,家里被弄得一片狼藉,所有的法轮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及现金等私人用品被洗劫一空。而且在抄家过程中,小区三个单元的进出口都派有便衣把守,六点多钟这伙不法之徒才带着抢来的东西离开小区。

二零零零年,资阳市安岳县国安大队伙同县农业银行负责人将农行法轮功学员李孝琼(女)骗至安岳精神病医院关押迫害,逼她吃不明药物,企图以此制造诽谤法轮功学员的虚假新闻。在当地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揭露下,恶人的阴谋未得逞。随后,国安陈显荣对揭露他们违法行为的法轮功学员田旭(曾三次被非法关押)进行打击报复,敲诈罚款5000元,而且非法劳教他一年半,还胁迫他的单位领导开除了他的公职。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六日,田旭在发真相资料时又被绑架到拘留所,他以绝食的形式抗议当局对他的这种无理迫害。六天后,国安陈显荣等人和县610人员(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机构)将田旭秘密绑架到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劳教三年。在劳教期间,田旭为了抵制迫害,他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并绝食抗议,他的这一义举招致了更残酷的迫害。他被狱警指使犯人对他上警绳,他不断高喊“法轮大法好”,结果被恶人将口里牙齿全被打松,后来全部脱落。

二零一二年,田旭为了免遭迫害,只得离开家乡,在外打工谋生,过着漂泊艰难的生活,至今已有六年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26/四川遂宁市国保警察非法抓捕田旭-370237.html

2018-05-23: 流离失所六年的安岳法轮功学员在四川省遂宁失联
四川省安岳县一位流离失所6年的男性法轮功学员田旭(小王),在遂宁,在本月5月18日上午上街,至今未归,下落不明。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23/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67899.html

2018-05-21: 四川省安岳县法轮功学员田旭失联

四川省安岳县法轮功学员田旭(小王),男,40多岁, 2018年5月18日上午到遂宁市城内,至今没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21/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66827.html#185210346-1

2008-08-25: 酷暑下的折磨

年近6旬的德阳市大法弟子孟华龙从2005年起至今被非法关押在四川新华劳教所,期间被扎绳、电棍折磨,30多度的高温天气下头上被强行戴保暖头盔(睡觉都不让取下),套二件棉大衣。

2005年7月2日上午,大法弟子孟华龙(德阳市耐火材料厂职工)在耐火材料厂菜市上给人讲大法真相,两“协管”打电话叫来德阳市610人员冯奇。冯奇伙同工农桥派出所(也叫金山街派出所)两名恶警将孟华龙非法铐住,绑架至德阳市旌阳区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绵阳市新华劳教所至今。

12 月2日,新华劳教所对拒绝戴劳教牌的大法弟子罗庆生、米涛、邹国平、吕春杉、吴兴东、田旭等人反剪双手在台上批斗折磨,恶警赵泽勇(该所副所长)公开诬蔑大法。大法弟子孟华龙高喊“法轮大法好!”制止行恶,被该所护卫队恶警毛林等人扎绳子、电警棍折磨,其中恶警何源等人直接指使参与了此事。

2007 年8月17日上午,恶警赵永明在台上公开诬蔑大法并挑起事端,孟华龙高喊“法轮大法好!”予以抵制,被七八个训练有素的刑事犯扯脚拽手捂嘴抬离会场,非法禁闭隔离。几个刑事犯在恶警的指使下用二件棉大衣强行套在孟华龙身上长达10个小时左右,在30多度的高温天气下头上还被强行戴着一个保暖头盔(睡觉都不让取下),一个年近6旬的老人所遭受的痛苦,可想而知。

在长达1个多月的隔离折磨期,恶警不准孟华龙洗澡、洗漱、换洗衣被,全身散发着浓浓的汗臭味,每天几个刑事犯轮番用残酷的方式折磨摧残,睡很少的觉,吃最差的烂菜食物,导致孟华龙下肢浮肿、胸闷、气短、腿脚抽筋。

同年10月,该所恶警还勾结德阳市邪恶610办公室和耐火材料厂邪恶党委停发了孟华龙的退休金,致使其家人生活陷入困境。

孟华龙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邪恶的新华劳教所,时刻都要面对被强加的身体、精神、生活等方面的非人折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5/184733.html

2007-05-25: 四川安岳县杨素芝等被绑架 王红霞闯出魔窟

5月22日下午5点过,四川安岳县国安大队和绵阳魏城区国安大队一群恶警闯入安岳一大法真相资料点,抢走一台手提电脑和一台打印机及大量资料,存折一万多,当时绑架了大法弟子(女,64岁,她的儿子田旭已在绵阳新华劳教所受迫害三年未归),王怀富(男,59岁,绵阳魏城区粮站下岗工人)。

恶警因在资料点发现了安岳教师进修学校42岁的女教师王红霞的户口本、离婚证及衣物,于当天晚上10点多又绑架大法弟子王红霞。王红霞在公安局绝食绝水两天,正念否定邪恶的迫害,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已于5月24日2点过趁两个警察睡觉之机走脱,被迫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5/155628.html

2006-10-22: 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二零零五年发生的迫害纪实

新华劳教所有个6-2严管中队,每一个大法弟子一到那里即刻被安排3至5名包夹单独关闭。因为邪恶害怕曝光,就指使包夹对单独关闭的大法弟子强制体罚,人格侮辱,殴打强迫写所谓“三书”,强迫接受他们诋毁大法的言论。

大法弟子晚上12点才睡觉,早上不到6点就被叫醒开始新的一天折磨(大法弟子陈明50多岁,长达半年每天只睡2或3个小时)。恶警每天向包夹询问目的是否到达。不管使用什么手段只看结果。如果结果不满意,则对包夹辱骂,威胁恐吓。包夹与大法弟子相处无冤无仇,但是很多就因此昧着良心使尽各种下流、卑鄙、残忍的手段对坚定信念的大法弟子进行各种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包夹们随时开会学习讨论如何对付大法弟子,互相交流甚至直接由恶警支招或者提示他们如何放开手脚做,而不用担心什么“违法”、违反“规章制度”而受到惩罚,致使行恶之徒可以毫无顾忌的叫嚣,他们是“协助”警官做“管理”工作,对大法弟子的体罚折磨是警官安排的。他们替警官来执行。有了这些恶警支持和默许,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更加有恃无恐。

部份包夹不愿昧良心折磨大法弟子,在中队就会受到排挤和打压。随时可能被处罚、扣分,做脏活、累活或者找个理由送严管队。恶警的目的就是:不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就和大法弟子一起受罪。有些包夹受不了,打报告想调队到其它中队,苦些累些也不愿在6-2严管中队,心情如此压抑随时担心被恶人折磨。结果被告知要想走,就送严管队去严管。结果他们敢怒不敢言,大骂恶警无耻,卑鄙。

恶警自知所作所为世人憎恶,国法、天理不容,表面上大讲文明,规范执法,不体罚、殴打、折磨学员,背地里则干尽坏事。如果有人到监区参观,马上就将本来被单独关闭受包夹折磨的大法弟子转移到办公室,或者其他舍房,或者其他中队。以防世人看见其邪恶行为。每个大法弟子都被安排1到2个包夹24小时跟踪,有些甚至3到5个。一切言行都要先请示包夹,允许才行。甚至喝水,吐痰等这种事也要由包夹决定,只要包夹不满意就可以随意刁难。有些大法弟子被折磨不准上厕所,屎尿就拉在裤子里。

恶警为了对付坚定的大法弟子,甚至恶意安排恶徒寻找理由制造事端,大法弟子陆智勇正念正行,抵制邪恶迫害,被长期隔离严管,多次受恶警虐待折磨。恶警对其一直怀恨在心,想尽各种办法制造各种借口折磨处罚他。2005年4 月30日晚六大队恶警在6-2教室开惩处会。突然教室后的陆智勇被几个包夹按翻在地上并且踢打。而周围在场的管教目睹这一切却无人制止。后来陆智勇旁边的米涛站在原地制止恶徒,吼道:“不准打人”,结果马上被另外几个身旁的包夹按翻在地,捏住嘴鼻拖至办公室。恶警指使包夹对陆、米使用的虐待方式:捆警绳。中队领导李昌君、张小刚当着其他管教和包夹面说:“谁打人了,谁是证人?把证人找出来。我有很多证人,证明你们在教室闹事。破坏纪律。”

事后恶警安排包夹写证词说陆,米在教室呼口号,故意破坏改造秩序,加期处罚,而写证词的包夹每人减期2天。恶警李,张等还威胁大法弟子,扬言打你又怎样,这就是现实,强制机关就是强制手段。

驻所检查室形同虚设。检举箱被恶警、安排包夹24小时轮流值班看守,而且大法弟子被包夹时刻跟踪,身上也没有纸笔,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检举信能投进去。而且驻所检查人员根本就和劳教所恶警是一丘之貉。坚定大法弟子只要不写所谓“三书”就长期受到各种折磨和摧残,而这些情况驻所检查人员是从来不过问。每两、三个礼拜,所有人员都关在舍房,检查人员在恶警陪同从门岗走到尾岗到检举箱看看有没有东西,然后从尾岗走到门岗离开,3分钟内在监区消失。就算明明看见、知道邪恶的所作所为,也是装聋作哑甚至替邪恶帮腔掩盖罪行。

2005年12月2日,罗庆森、吕春衫、吴兴东、米涛、李文泉、周国平、田旭等几个大法弟子由于长期受到邪恶迫害及不公正对待,坚持信仰不配合邪恶无理要求,拒绝接受体罚折磨,受到恶警召开大会惩处。大会上驻所检察官员当着所有大会人员公开叫嚣“你们是犯了法在这里,这里是国家强制机关,强制机关就是要有强制措施。教育改造你们认罪认错。劳教所对你们的处罚不是体罚,强调这不是体罚,这是处罚。”会后对以上大法弟子,捆警绳、电击、关禁闭,恶警或指使包夹殴打折磨,人格侮辱等。还有多位大法弟子被关押期满因为拒绝按邪恶要求写“满教总结”,被依此为借口非法超期关押,限制人身自由长达7-8个月,关押期间长期迫害。

恶警自知理亏,自知这一切所作所为是违法乱纪,欺上瞒下,有时会坦言:因为要吃饭,因为要生活,上级有命令,有所谓“转化”指标必须完成,明知是假的根本不可能强制人心,但是完不成没有成绩,没有钱,不能提干等,就算是假东西也要做给上面看。他们就是这么“现实”,只要谁给口饭吃,不讲什么道理、良知。认为现在共产党有权,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却不知天灭中共恶党在即。他们完全无视国法、宪法、基本人权,对人身自由、生命随意践踏。由此可见恶党当着老百姓宣扬一套,弄虚作假,背地里却是系统地,有目的地毫无顾忌地对大法弟子虐待、折磨迫害。充分展示了其宣扬的依法治国,文明执法等纯粹是欺世盗名的谎言而迫害善良,泯灭良知,丧失人性才是其真正的邪教本性。

罗庆森(四川泸州人)、陆智勇(四川阿坝州警察),因坚定正念反抗迫害,长期被关禁闭,隔离严管体罚虐待,多次被恶徒捆警绳,电击警棍殴打,强制灌食等,被迫害的多次住院。吕春衫,吴兴东,陈明,曾学文,王国才,古国兴,胡彪,米涛,陶渊,田旭,黄昌东,周国平,李文泉,孟华龙,魏凤鸣等长期被严管甚至被捆警绳、电击等。

2005年期间被劳教所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有宋金应,曾泰,曾子太,徐洪玉,张平安,吴天从,杨洋,杨跃富,张德元,谢兴凯,谢兴禄,谈万全,廖邦贵,张耀,蒋和平,欧正乐,蒋光富,刘福民,刘生才,贾德贵,梁六珍等。

当时的恶警有:赵则勇,魏则,黄明,苏欣,李代君,李昌君,何源,张小刚,杨警,朴静,沈锐,杨兵。

邪恶的体罚方式:

罚蹲:蹲军姿从早蹲到晚。几个包夹按住踢打。

罚座:巴掌大小板凳(严管凳),凳面10平房厘米,高10厘米,双腿闭拢脚后跟考凳脚,两肘夹紧腰部,手掌平放于膝盖。挺腰抬头从早坐到晚。恶徒随时用其他板凳砸腿、脚背。

罚站:站军姿从早到晚,恶徒随时用其他板凳砸腿,脚背。

严管期间,恶徒可以随意不许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喝水,大小便,几个月不许洗手、洗脸,换衣服。

捆警绳(扎鸡翅,鸭儿凫水),电击,警棍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2/140768.html

2006-02-17: 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案例
法轮功学员田旭,四川省安岳县人,被迫害三年,他在看守所绝食抗议15天半,被送到劳教所的医院,遭毒打、强行灌食、灌药、打不明针药。后来被关押到专管中队,田旭拒不穿劳教服,恶警李昌君、张小刚等叫来护卫队和犯人十多个,长时间电击他全身、毒打、捆警绳,将田旭折磨的奄奄一息。晚上恶警李昌君叫他在大会上,十来个犯人强行给他穿劳教服、殴打他,田旭高呼“法轮大法好”,恶警就把他的嘴塞上,拖出去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7/121003.html

2005-06-13: 亲眼目睹四川新华劳教所的残酷迫害
恶警开会侮辱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田旭只因喊了“法轮大法”,“好”字还没有出口,被包夹谢发财(外号魔鬼)、室长叶盛及一些所谓“应急小组”人员前后左右,锁喉的锁喉,封口的封口,被拖走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3/103942.html

2004-12-13: 绵阳新华劳教所长期滥用酷刑,某些恶警公开讲:“劳教所就是应该办成人间地狱”。

安岳县大法弟子田旭当时大便失禁,彭方建等被电击得嘴唇冒烟,紧捆的双臂血脉不通而冰凉无力,第二天嘴唇流黄水,鼻腔充血。一名华蓥大法弟子受此刑后几天拿筷子、解手都无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13/91305.html

2004-11-18: 11月6日因讲真象被绑架的四川安岳大法弟子田旭,在被拘禁期间,他拒不配合邪恶,一直绝食抗议。11月13日,安岳县610和国保大队急忙的把田旭送往绵阳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当田旭的母亲去了解时,作恶之人相互推委,都说不是自己在负责这件事。后来他们又搪塞说:这是执行上级的命令,他们要吃饭,只好这样做。

2004-11-15: 11月6日,四川安岳大法弟子田旭讲真象时被恶人绑架到安岳县公安局拘留所。据说从他身上搜到三份大法资料,恶警非法抄了他的家,抄走了几本大法书。田旭拒不配合邪恶迫害,从6日就绝食抗议对他的迫害。

2001-12-12: 四川大法弟子田旭于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田旭为了向国家和政府表达自己的心声,履行宪法赋予他的权利,于2000年3月到北京上访,经天安门时,只因说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就被北京公安抓送资阳驻京办事处,当时邪恶之徒收了他1300元未退,被安岳公安接回后,非法拘留15天,于3月27日被放出来。后在家看书、学法、炼功。由于讲真相散发大法真相传单又非法被抓到公安局关了一个月,罚款5000元(没打任何收据)。后恶警又于2000年11月10日再次到他家逼迫他说出印传单的地点,田旭不配合,恶警们就抄家,抄出了经文和资料。当时恶警们强行带走田旭,给他戴上了手铐,押着他去找印资料的地方,田旭不说,就被非法判劳教1年半,现被非法关在绵阳新华劳教所。

遂宁市联系资料(区号: 825)

2019-04-13:相关信息:
凯旋路派出所:
地址:遂宁市遂州南路113号,邮编629000
电话:082502225254、1806136
警察石伟岩13550787168
警察张江13518369794
警察王军13882551110
警察李劲18282569000
警察杨智勇13882598036
警察唐江海13982530768
警察王水生(王瑞生)13982553421

2019-03-31:
富源路派出所:
地址:遂宁市兴文路301--303号
电话:0825—2623728 2620099 2623392
所长:陈贵春
副所长:杨林
教导员:张杰
警 察:彭宇
警 察:陈帅
警 察:杨林
警 察:陈志宇
警 察:陈涛
警 察:汪飞
警 察:陈思颖
警 察:陈康
警 察:罗丹
警 察:王磊
警 察:何伟
警 察:巩涛
辅 警:廖强、何鹏

富源路街道办开善寺中段社区人员信息:
社区书记:段福平 159 8258 4416
社区主任:刘志富 139 8259 1968
社区工作人员:陈红兵(音)
开善寺社区委员会:廖灵琳、郭小利
2019-03-17:
相关信息:
富源路派出所:
地址:遂宁市兴文路301--303号
电话:0825—2623728 2620099 2623392
所长:陈贵春
副所长:杨林
教导员:张杰
警 察:彭宇
警 察:陈帅
警 察:杨林
警 察:陈志宇
警 察:陈涛
警 察:汪飞
警 察:陈思颖
警 察:陈康
警 察:罗丹
警 察:王磊
警 察:何伟
警 察:巩涛
辅 警:廖强、何鹏

二朗庙社区警察:陈康
富源路派出所一标三室办公室电话:17790339110 18982546833
遂宁市兴文路行政服务执法分局(夜)0825—8883110(白)0825—2633939
开善寺社区。

2019-01-28:永兴看守所:
地址:四川遂宁市永兴看守所,邮编629000

2018-12-20: 遂宁市公安局经开区分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何念龙 13882541166 0825-- 266801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825)

永兴看守所:
所 长: 杜一富 13982508787  2812173
政 委: 李健全 13882591988  2812177
副所长: 杨 德 13778708899  2812319
陈 宏 13619082353  2812024
李 辉 18081289833  2812329
民警:
邹清明 15982577155
周 勇 15282598397  2812007
陈 婧 13778728766
胡西良 15819077720
姚光明 13002836585
李 智 13882571378
熊 勇 13982506660
袁定荣 13778711367
唐洪毅 13038229051
冯志荣 13982595387
张元国 13547776655
杨功华 15282599918
卢小虎 13551768676
邓尚万 15983090966
李明东 13909060788
聂 琪 13909067003
周 斌 13882513588
刘 武 13980185719
徐文俊 13909060789
任兴院 13982588768
刘仕军 15609065758
曾 新 13882593798
胥 飞 13882544466
廖 琪 15282517699
江 冰 13909065366
王 佳 15881902739
梁开友 13882594999
罗文清 15983052088
邹明国 13982580998
刘云昆 13982533334
李玉强 13795871789
王 波 13882552777
刘 凛 13982548446
刘 燕 15882522221
李 建 15196906994
郝文静 18982559484
王成荣 18982586361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