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19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葫芦岛市(锦西市) >> 魏明珍, 女, 55

魏明珍
辽宁葫芦岛市大法弟子魏明珍、萧淑声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后,于11月8日星期四凌晨,被恶警劫持到沈阳监狱城
个人情况: 沙锅屯机修厂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家住葫芦岛市南票区沙锅屯街机电总厂住宅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7-05-2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8-18: 曝光辽宁省女子监狱一监区恶警张晓兵
下面是恶警张晓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分犯罪案例。

1:包庇恶警的犯罪行为

张晓兵在三监区当头目时,就亲自唆使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张晓兵调任狱政科科长,更是欺骗家属,包庇恶警的犯罪行为。其中最典型的案例就是葫芦岛市南票区法轮功学员魏明珍(五十三岁),被恶警唆使犯人毒打一例。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八日,魏明珍被非法强判三年,投到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十一月二十二日,家人探视时发现魏明珍已是面黄肌瘦、骨瘦如柴,由两个犯人搀扶着出来,右眼下面紫青色的皮肤显然是被暴打后留下的痕迹。

十二月一日在女子监狱。狱政科科长张晓兵,(警号:2105157)向刘洋(魏明珍的儿子)明确表示:监狱领导已经看了信(指魏明珍儿子写的母亲在监狱被打的事),上下都很重视,并反复声称魏明珍腿上的伤是因为与犯人发生点小口角,被犯人踢两脚造成的,并不严重;眼睛的伤是她眼神不好挂衣服时不小心摔的,那个打人的犯人已将她调离魏的房间,并对她进行了行政处分,给予扣分。张晓兵还声称,女子监狱是省文明单位,警察的素质都很好,决不会出现打人的现象,否则上层领导知道是要处分的。

张晓兵一再表示魏明珍的伤不重,已检查过了,没什么大事,只是皮外伤。当被魏明珍儿子问及十一月二十二日见母亲时是被背出来的,张晓兵忙又解释说:是因为你妈身体虚弱,走路慢,离接见室远,为照顾她多接见一会儿才这样做的。

最后,监狱同意让魏明珍儿子看望母亲:“若不相信我们说的,就听听你妈自己是怎么说的,就知道了。”并声称事先没有通知你母亲。

经允许,魏明珍的儿子、姐姐、姑夫一同接见了魏明珍魏明珍开始不说,家属一再追问,魏明珍仍旧不说,儿子刘洋要给母亲下跪求她说,这时魏明珍才讲了以下情况:然而魏明珍的口述与狱政科科长张晓兵大相径庭。下面是魏明珍的口述:

“十一月八日,初到监狱,就开始被‘蹲小号’,由我和两个杀人犯(一个判无期,一个判死缓)组成三人小组。这两个犯人对我进行恐吓,两天两夜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逼我转化,写保证书。其间,我被两犯人打我的头部,把我打晕在地;用两手揪头发(头发被拽掉不少);打眼眶,致使我眼下肿起大包;劈开我的两腿,用脚往我小便处踹,并说要废了我;使劲踢我的膝盖骨;用拳头打肋骨。刚来的几天里,始终对我拳打脚踢,我都记不清被打了多少回,打了多少处地方……

魏明珍被毒打真相被曝光后,张晓兵承诺调查,之后却一直推诿,不接家属的电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8/曝光辽宁省女子监狱一监区恶警张晓兵-261676.html

2011-12-29: 魏明珍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 生活不能自理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葫芦岛市南票区法轮功学员魏明珍,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日被恶警绑架毒打。被非法关押五个多月后,被非法判刑三年,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八日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被折磨得生活不能自理。

下面是魏明珍女士诉述她这次经历的种种迫害。

我叫魏明珍,今年五十五岁,葫芦岛大法弟子。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日,我和同修二人到沙锅屯集贸市场讲述法轮功真相。由于水果摊主受污蔑宣传毒害举报,我俩被南票区兰甲派出所绑架。派出所所长崔月及手下四五个人,自编口供逼迫我签字,我告诉他们:“我没有犯法,什么字也不签。”几个恶人不容分说,七手八脚将我摁到办公桌上,强行签字、画押并搜身,将我身上仅有的二百元钱抢劫。所长崔月声称我们给他带来的麻烦,为此对我们拳打脚踢,用皮鞋底子扇我嘴巴,致使我眼底两次出血。崔月打累了歇一会再打。

后来,所长逼我带路,企图抄我的家,寻找他们所谓的证据。来到我家后,几个恶警用工具将我家房门撬开后,翻箱倒柜,里里外外翻了底朝天,家里所有的东西扔得乱七八糟,仅翻到两个真相护身符、一本法轮功真相小册子、一张法轮功李大师的法像。崔月等人走到楼下还不死心,再一次返回到楼上再一次非法抄家,结果还是一无所获,气急败坏地将我带回到兰甲派出所。

晚上,天空阴云密布、电闪雷鸣,大雨哗哗地下着,崔月等人十点多钟冒雨将我们绑架到兴城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们坚持炼功,不穿号服,佟管教将我的胳膊反铐到背部,进行迫害,真是刚出虎穴又进狼窝。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八日,我俩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此监狱可谓是人间地狱。那里上至监狱长,大、小队长,下至杀人囚犯,个个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法轮功学员一旦被邪党绑架到这里后,不被折磨致死就被迫害致残,要么逼得你精神扭曲、或苟且偷生地活着。迫害人的邪恶手段、残忍的程度集古今中外之大全。

蹲小号

我被分配到三大:“还炼不炼?”我告诉:“炼!”“炼就不发衣服!”因为说炼,头三天就被迫蹲小号。

所谓蹲小号,就是几平米的小黑屋,水泥地,不许穿鞋,我穿着秋衣、秋裤被三人(一个死刑犯、一个死缓、一个抢劫犯)行动小组轮番对我迫害。她们让我转化,写保证书,对我恐吓,后来就大打出手。其中一个揪住我的头发,打眼睛,当时给眼睛打一个大包,打我的头部把我打昏过去。劈开我的两腿,踹我的小便处并扬言要废了我。他们踢我的膝盖骨,用拳头打肋骨,打得我浑身紫青,多处受伤。那三个犯人还威胁我不许告诉别人,不然还打。

因为我身上多处瘀血,不能动弹,她们用手巾热敷,来掩盖真相。三天三夜由三个囚犯轮番看守不许睡觉,蹲在水泥地上,不给饭吃,不许上厕所,只许蹲着,由于身体支持不住,躺在一张纸壳上,真是生不如死,直到十二月一日,走路时腰还疼痛,不敢直腰,两腿无力,膝盖不灵活,酸麻症状,声音沙哑,神情恍惚,视物不清,看东西凸凹不平。

暴力强制洗脑

因为我不会背《转法轮》,就背《论语》、背《洪吟》,一有机会我就背。包夹知道后,就开始踢我、踹我、用电棍电我,他们给我弄到一个房间强制看污蔑师父的录像,放的一些音乐噪音极大叫人简直受不了,看诋毁师父、大法的杂志等等。

后面由小队长杨新暗使二名囚犯,一个是杀人犯刘伟实,一个是诈骗犯张徽监视,稍有不慎就会被踢上几脚或一顿电棍。她们逼迫我骂师父、骂大法,我不骂,她们就对我拳打脚踢,电棍电击。晚上二囚犯轮流看守不叫我睡觉,人若几天不睡觉那是啥滋味?稍一闭眼就是一顿毒打,我记得被打昏三次。

当小队长杨新走访到我这时,我告诉她囚犯打人,杨新不管,我把内衣脱掉叫她看,浑身上下全是紫青。由于长时间蹲着,两腿浮肿,脚肿得穿不进去鞋。她们将写好的“三书”拿来叫我签字,我拒绝,给她们讲真相,她们不但不听,反而逼我坐四寸宽、四寸长小板凳,坐时间长了,屁股疼得要命。女恶警不管你的死活,就要转化率,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有多少奖金。为此,她们把我打昏,拿我的手在“三书”上画押,就算转化一个。当我苏醒后,她们拿画押的“三书”叫我看,只能站着。

拳打脚踢是家常便饭。由于我经常被折磨,后背疼得很,身体再也支撑不住了,只能躺着。我要求看医生、要求外诊,狱方没有外诊。一个星期后,在我强烈要求下,大约十二月中旬,科长马秀艳勉强答应到附近外诊医院做B超,医生说我的后背粉碎性骨折,需要住院治疗。科长马秀艳又将我带回监区,小队长杨新还不死心,继续转化迫害。

掩盖真相 欺骗家属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儿子来监狱看我,当时我是被背出来的,浑身是伤,我儿子看到后非常气愤,问我原因,我说是被打的,儿子认为事情严重,给狱方写信表示要告监狱,要讨个说法。我回去后被一顿拳打脚踢,威胁我说不许再接见了,还说要加期。后来狱方一方面对我受伤处热敷;一方面对我儿子拖延时间,为编造理由做准备。

二零零七年三十日晚三点四十分,辽宁女子监狱狱政科科长张晓兵(警号2105157)给我儿子打电话声称,经调查,你妈妈的腿伤势犯人两脚踢的,脸部伤是挂衣服时眼神不好摔的,已经检查过了,没什么大事,约十二月一日到沈阳商量。

十二月一日九点,我儿子和亲友准时到达辽宁女子监狱。在临时会客室,狱政科长张晓兵伪善地强调:“监狱领导已经看了我儿子的信,上下领导表示很重视,并反复强调你妈的腿伤是和犯人发生了点口角被犯人踢两脚,踢的并不重。眼睛的伤是挂衣服时不小心摔的,那个打人的犯人已经调离你妈的看房,并进行了行政扣分。再次强调在你妈挨打期间马科长外出学习去了,代理人员没有工作经验,没想到会出现今天的事情。还表示这里是省文明单位,绝不会出现打人的现象,否则上层领导知道是要受处分的,反复强调警察的素质是好的,同意母子会面,如不相信,听听你妈妈是怎么说的。并说十一月二十二日那天,由于你妈妈身体虚弱、走路慢、离接见室远照顾母子见面多呆一会才那样做的。还说你妈的伤是皮外伤。其实,我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上面已经说的很明白了。然而,在辽宁女子监狱,狱方隐瞒真相、欺骗老百姓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奴役

狱方为转化我,用了种种邪恶手段,我没有屈服,他们就用担架把我抬去,躺着到服装厂做劳工。服装厂厂长张军向外承揽、定做各种各样服装,同时利用囚犯和法轮功学员为她们挣钱和长期奴役迫害。

服装厂工作量大,一批活就有十万、八万件,厂长张军用人之狠,世间难寻。早晨,六点三十分出工,中午吃饭只有五分钟,上厕所五分钟,不许洗手,晚上九点收工。五十二人每天做大衣四百五十件,要做裤子七百至八百件。在做工期间有包夹看管,不许说话、不许回头,否则要吃拳头。分配的奴工若没干完,加班、加点直到第二天连轴转。有时罚你坐小板凳,二寸宽三寸长,人若坐半小时就起不来了。

有一次服装厂丢了一把剪子,厂长命令囚犯离厂前全部脱衣服,并且一丝不挂,一连几天,戏耍我们,不把我们当人看。

今天,我虽然已回到家里,但生活不能自理,我在辽宁省女子监狱所遭受的迫害只是冰山中的一角,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仍在继续,对囚犯的奴役仍在继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9/魏明珍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生活不能自理-251176.html

2010-06-24: 沈阳女子监狱唆使重刑犯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
恶警们还背地里召集这些重刑犯人交流迫害经验,看谁的招高,谁迫害法轮功学员越狠就给谁减刑。在恶警们的唆使下,这些重刑犯更加肆无忌惮、惨无人道的对法轮功学员打骂。辽宁法轮功学员杨虹、魏明珍等都曾经被“包夹”打的站不起来。

除此之外,沈阳女子监狱至今不允许法轮功学员给家人打电话;扣留法轮功学员信件;延长奴役时间(每天早7点至晚7点);每天中午在干活车间吃饭,没等吃完饭干活时间就到了,吃不饱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4/225854.html#10623223219-4

2009-12-07: 葫芦岛市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情况
目前,辽宁省葫芦岛市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有(共34人):马三家劳教所:谷凤春(暖池塘)、田绍艳、王桂芬(绥中)、夏宁张淑梅、杨德琴(兴城)
男大法弟子:王茁(化机)
辽宁女子监狱:杨虹李艳群(五厂)李明艳(连山)
史迎春(渤海)萧树声魏明珍崔秀英(南票)杨兆颖周迎春沈文玲裴志华杨兆芳(绥中)
盘锦监狱:赵亮(钢屯)刘万利张崇月杨将威杨光武(绥中)
沈阳东陵监狱:胡永利(兴城)
葫芦岛看守所:曹玉英(锦州)于海洋(建昌)王洪廷、王世贵(新台门)纪文茹(张相公乡)
鞍山市第一看守所:杨玉红(五厂)
兴城看守所:郭春占(兴城)
浙江余姚:王春艳(绥中)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7/213964.html#0912701837-1

2007-12-07: 魏明珍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辽宁省葫芦岛市南票区法轮功学员魏明珍(五十三岁),被恶警绑架毒打,在兴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五个多月后,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八日被非法强判三年,投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继续遭受迫害。十一月二十二日,家人探视时发现魏明珍已是面黄肌瘦、骨瘦如柴,由两个犯人搀扶着出来,右眼下面紫青色的皮肤显然是被暴打后留下的痕迹。

魏明珍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迫害的事件曝光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三十日下午,魏明珍的儿子接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狱政科打来的电话,说事情已经调查过了,你母亲的伤是与犯人发生口角被犯人踢两脚踢的,并约他明天到监狱来商量。

十二月一日9点,魏明珍的儿子准时到达位于沈阳的女子监狱。在临时会客室,狱政科科长张晓兵,(警号:2105157)向他明确表示:监狱领导已经看了信(指魏明珍儿子写的母亲在监狱被打的事),上下都很重视,并反复声称魏明珍腿上的伤是因为与犯人发生点小口角,被犯人踢两脚造成的,并不严重;眼睛的伤是她眼神不好挂衣服时不小心摔的,那个打人的犯人已将她调离魏的房间,并对她进行了行政处分,给予扣分。张晓兵还声称,魏明珍被打期间,马区长(三监区监区长)出去学习了,代理区长没有工作经验,里面管理人员的素质不一样,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他一会又说本监狱是省文明单位,警察的素质都很好,决不会出现打人的现象,否则上层领导知道是要处分的。

张晓兵一再表示魏明珍的伤不重,已检查过了,没什么大事,只是皮外伤。当被魏明珍儿子问及十一月二十二日见母亲时是被背出来的,张晓兵忙又解释说:是因为你妈身体虚弱,走路慢,离接见室远,为照顾她多接见一会儿才这样做的。

最后,监狱同意让魏明珍儿子看望母亲:“若不相信我们说的,就听听你妈自己是怎么说的,就知道了。”并声称事先没有通知你母亲。

经允许,魏明珍的儿子、姐姐、姑夫一同接见了魏明珍。下面是魏明珍的口述:

“十一月八日,初到监狱,就开始被“蹲小号”,由我和两个杀人犯(一个判无期,一个判死缓)组成三人小组。这两个犯人对我进行恐吓,两天两夜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逼我转化,写保证书。其间,我被两犯人打我的头部,把我打晕在地;用两手揪头发(头发被拽掉不少);打眼眶,致使我眼下肿起大包;劈开我的两腿,用脚往我小便处踹,并说要废了我;使劲踢我的膝盖骨;用拳头打肋骨。刚来的几天里,始终对我拳打脚踢,我都记不清被打了多少回,打了多少处地方。那两个犯人还恐吓我说:不许告诉别人,不然还打。

“由于我身上多处淤伤,监狱还对我进行热敷(蒸气治疗)。直到现在(十二月一日),走路时腰还疼痛,只能弯腰,腿无力,膝盖骨不好使,感觉酸麻,声音沙哑,神情恍惚,眼睛看物不清。先是葫芦岛市南票沙锅屯派出所崔月在兴城看守所提审时,打了我十五六个耳光,眼底出血两次,致使我眼睛看不清东西。到监狱后,又被两个犯人用拳头所打,打的眼睛有明显的淤血、起包,直到现在看地都凸凹不平,现在我想起那两个杀人犯还害怕。”

当时在场的狱政科长张晓兵和三监区马区长对魏明珍的口述没有反驳,气的暴跳如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7/167920.html

2007-11-23: 魏明珍遭沈阳女子监狱酷刑 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二日上午,辽宁省葫芦岛市南票区大法弟子魏明珍和萧淑声在沙锅屯集市上发真相资料时,被沙锅屯乡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后,十一月八日星期四凌晨,魏明珍和萧淑声被恶警劫持到沈阳监狱城。近日,魏明珍和萧淑声的家属来到沈阳女子监狱城,要求探视刚刚被非法入狱的亲人。魏明珍亲人发现魏明珍已是面黄肌瘦、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23/167071.html

2007-11-14: 葫芦岛俩家庭妇女被非法判刑三年(图)
辽宁葫芦岛市大法弟子魏明珍、萧淑声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后,于11月8日星期四凌晨,被恶警劫持到沈阳监狱城。魏明珍、萧淑声已非法关押在兴城看守所近半年。
魏明珍、萧淑声2007年5月22日上午在沙锅屯集贸市场讲真相,被沙锅屯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派出所,警察崔月等人对两名大法弟子拳打脚踢,逼问资料的来源,直到将二人的脸打的脱像。随后不法警察又闯入魏明珍、萧淑声的家中非法抄家。并于当晚将二人非法关入兴城市看守所。在5个半月非法监禁中,期间二人遭到犯人们的非人折磨。恶警一直不让家人探视。

南票区沙锅屯派出所、检察院、法院预谋非法判刑两位大法弟子,几次将大法弟子诉诸到法庭,但都因为大法弟子坚持无罪上诉,致使邪恶计划一次次不能得逞。直到2007年9月7日,南票区法院在未通知家属、不走正常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强行非法判处魏明珍、萧淑声有期徒刑三年。这种强审强判行为实在让当事人与家属们无法接受。

魏明珍、萧淑声在接到非法“判决书”后,立即上诉。10月8日,葫芦岛市邪党中级法院亦在没有经过任何庭审的情况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可见中共邪党对于迫害法轮功问题上是多少的无视法律,草菅人命。

11月8日凌晨,魏明珍、萧淑声这两个普通的家庭妇女,仅仅是因为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这几个字就被投到“辽宁省女子监狱”。

以下是魏明珍、萧淑声修大法获新生却被邪党迫害的简况:

魏明珍,女,53岁,家住葫芦岛市南票区沙锅屯街机电总厂住宅,南票区机修厂退休职工。修炼法轮大法前,魏明珍百病缠身:皮肤癌、胃病、神经衰弱、心脏病、胰腺炎等疾病导致其瘫痪、痛苦不堪,生不如死,曾几次轻生都未能如愿。直到96年幸遇法轮大法,修炼不到半年,全身的病全部康复,而且皮肤红润,走路轻松。全家人都惊叹大法神奇。魏明珍自修炼后,脾气改了,在家里孝敬老人,善待子女,与人为善,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的言行,在邻里间颇受尊敬。99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悲剧又开始上演,魏明珍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于2001年被非法劳教3年关押在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受尽折磨。

萧淑声,女,51岁,家住葫芦岛市南票区赵屯街山上里50-47号。在炼法轮功前,萧淑声患过大脑炎,虽然抢救过来了,但造成了她性格古怪,时常无故发脾气,夫妻吵架是家常便饭。98年萧淑声开始修炼了法轮大法后,她变的性情温和了,再也不向丈夫和孩子发火了,从此家庭和睦了,身体也越炼越好。家庭充满了温馨。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2001年萧淑声被抓去劳教3年,原因是萧淑声坚持修炼法轮功,并且说法轮大法好。在臭名昭着的马三家劳教所,萧淑声最终被迫害成疾,获“保外就医”。

我们呼吁国内外一切良善来共同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营救两位因为恪守“真、善、忍”、告诉人们真相而遭打击的善良女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4/166545.html

2007-11-04: 葫芦岛市魏明珍、萧树生遭非法判刑、劳教
辽宁省葫芦岛市兴城看守所给南票大法弟子魏明珍、萧树生家属打电话,叫家人星期一(2007年11月6日星期一)去兴城看守所接见,说是魏明珍判刑三年,萧树生送马三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4/165937.html

2007-07-11: 葫芦岛市两妇女被沙锅屯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图)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二日上午,辽宁省葫芦岛市南票区两名大法弟子萧淑声和魏明珍在沙锅屯集市上发真相资料时,被沙锅屯乡派出所警察绑架。绑架案发生的当天,沙锅屯乡派出所和赵屯派出所警察穿着便衣,伙同社区人员,开着备有升降梯子的卡车,在受害人家中无人的情况下,从萧淑声家阳台(四楼)破门而入,非法抄家,抢走几本大法书和几张光盘。同时不法警察还非法抄了魏明珍的家。两名大法弟子随后被非法关押在兴城看守所,现已一个多月。

大约一周前,萧淑声被非法批捕。萧的丈夫多次去兴城看守所看望妻子却遭恶警拒绝。魏明珍的婆婆曾两次去南票公安分局询问情况,其儿子也去兴城看守所看望母亲,但都不让见。每次兴城看守所都以“办案单位说了算、只有办案单位(沙锅屯乡派出所)开条儿或者来电话我们才能让见”为藉口剥夺家属探视权。沙锅屯乡派出所让家属找南票区公安局;南票区公安局警察说:“如果是杀人放火托个人还可以帮你们说话,法轮功的事没人敢帮你们说话。”家属面对几个部门的互相推诿一筹莫展。

大法弟子萧淑声,女,51岁,南票区赵家屯人。萧淑声在七岁时患过大脑炎,留下了后遗症,造成了她性格古怪,全家人都得让着她。结婚后,她经常与丈夫发脾气,说话不讲理,夫妻经常吵架。一九九八年她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很快,她人变了,性情温和了,再也不向家人发火了,家庭充满了温馨。她自己每天都乐呵呵的,家人都支持她修炼。后来,江××开始迫害法轮功,家人在压力之下劝她别炼了,她说做人不能没有道义和良心,是大法改变了她,她不能背弃大法。

二零零零年三月,她为大法進京依法上访,被非法抓捕,又被非法关押十五天。二零零一年端午节前后,她因写“法轮大法好”标语被绑架并非法劳教三年,第九天因体检不合格被放回家中。二零零二年六月,中共 “十六大”前的一天,她在去洗澡途中突然被绑架并非法劳教三年。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她被酷刑转化,手、腿都被绑起来、备受折磨;被迫干奴役活──每天剥大蒜,二十多人住一个屋,屋里,放几麻袋大蒜,被水泡着,放出的荤气味十分呛人,法轮功学员的手都被蒜汁腐蚀得脱皮,疼痛难忍。不久,萧淑声被折磨的骨瘦如柴。二零零四年八月,她肚子里长了瘤子,人快不行了才被放了回来。可家人仍然整天生活在恐惧中──害怕哪天她再被迫害。如今迫害再次发生,可想而知家人所受的打击。

魏明珍,女,52岁,南票区兰甲屯人,沙锅屯机修厂退休职工。在儿子六岁时,丈夫因精神不好失踪、至今下落不明。前些年明珍百病缠身:胰腺炎造成的瘫痪,她曾住了半年医院,疼的死去活来;胃病犯的时候疼起来满炕打滚;神经衰弱造成经常失眠,有一次服了大量的安眠药,睡了好几天才醒;心脏病导致她时常休克,是医院的常客。后来,魏明珍又得了皮肤癌,晚期时疼痛难忍,面部皮肤坏死,脸上流脓流水,全身浮肿,喉咙肿的说不出话来,连水都喝不進去。最后一次住院时,医生对家人说:人已经不行了,出院吧!亲朋好友都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之中。明珍几次想到了死,有一次吃了一百片安眠药想死,没死了。有一天,她将孩子送人了,自己想自杀,同事们知道此事后都劝她想开点,她放弃了轻生的念头,把孩子又要了回来。

一九九六年,明珍有幸修炼了法轮功,不到半年,她就完全康复,皮肤红润,走路轻松。全家人无不惊叹大法神奇。明珍万分感激师父,发誓一定坚定大法,修炼到底。家人不反对她炼,都说:我们平民百姓,图啥呀,有个好身体就行了。现在,她的儿媳妇就要分娩了,可为了家中生计不得不拖着七个月的身孕在市场卖瓜子,家?剩下魏明珍七十岁的婆婆,一家人陷在巨大的困苦中。

两名善良的妇女,只因讲真话、澄清法轮功真相就被绑架。其实,几十年来咱中国人不就是都不敢说实话吗?说实话被关押这是不公平的呀!她们没有任何危害社会的行为,是好人。为甚么做好人被抓,她们的亲朋好友真的不能理解这种做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1/158625.html

2007-06-22: 葫芦岛市大法弟子萧树生、魏明珍被非法关押
辽宁葫芦岛市南票区赵家屯大法弟子萧树生、兰甲屯的魏明珍,于五月二十二日上午在沙锅屯集市上发真相资料时,被沙锅屯乡派出所警察绑架,随后被非法关押在兴城看守所至今,到6月21日止她们被非法关押整一个月。

据前去探望魏明珍、萧树生的家属回来透露:21日她们将有消息,不是被判刑就是被释放,在两可之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2/157394.html

2007-05-25: 葫芦岛市大法弟子萧树生等被恶警绑架
辽宁省葫芦岛市南票区赵家屯大法弟子萧树生、张志梅以及南票区兰甲屯的魏明珍,五月二十二日上午在沙锅屯集市上发真相资料时,被沙锅屯乡派出所警察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5/155628.html

葫芦岛市(锦西市)联系资料(区号: 429)

2019-02-10: 葫芦岛市武警边防支队
协警陈家宝手机:186 4299 2123
武警王振华:自称没有手机,哨所座机欠费;
武警车牌号:WJ辽1827B

2018-12-05:涉案主要责任单位和负责人:
辽宁省兴城市检察院院长:叶蓬 电话 13500459111
辽宁省兴城市副检察长李杰电话:13942915252
辽宁省兴城市副检察长闻志刚电话:13050981118
兴城市检察院批捕科科长:范景文 电话 13942903210
检察官施晶:0429-5152037(赵红梅案件负责人)
兴城市检察院控申科科长:丁海涛 13358812295
辽宁省葫芦岛市兴城市公安局局长:张月林 电话:13898796787
辽宁省葫芦岛市兴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张伟:电话 0429-5482666 15566756678 13591999991
副局长赵志刚 13898282222
副局长赵志成 13700195449
副局长田 兴 13898985558
辽宁省兴城市维稳办主任:陈志成 13998911377
辽宁省葫芦岛市兴城市政法委书记:佟佰钟
辽宁省葫芦岛市兴城市国保大队长:王晓辉
电话:15566755684 13504295246
辽宁省兴城市碱厂乡派出所:
所长 刘 洋 电话 13842962017 警号 952823
指导员 常恒 15566702000 952327
内勤 金 磊 15668900707
警察 李晓康 15566756889
辅警 鲁铁峰 15124257268
辅警 张 旭 13243982540
辅警 李 强 15566740332

2018-08-29:绑架辽宁省葫芦岛市池塘镇才庆凤责任单位信息补充
暖池塘派出所:0429-4970040

2018-08-27:南票区公安分局:
局长王德良13998930999
桑国华13709890958(直接参与绑架周明铁责任人之一)

派出所:
所长赵岩15566771333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29)

2007-12-06: 参与迫害魏明珍的辽宁省女子监狱人员
参与迫害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魏明珍的人员如下,魏明珍被打的出血,牙齿都打活动了。

三监区区长:马秀艳
三监区队长:于丽洁
三监区干事:陈杰
两名犯人:王英 王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6/167871.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