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19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资阳 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养马镇女子监狱,简阳监狱,四川省女子监狱) >> 刘思清, 女, 40

个人情况: 南充市高坪区盐厂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四川南充高坪区工商局宿舍
拘留时间: 2001年1月9日,2007年4月18日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7-05-05
交叉列在: 四川 > 南充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8-06: 四川南充市技术骨干被迫害双目失明

几天前,法轮功学员刘思清的家属接到四川省简阳市养马河镇女子监狱狱警打来电话,得知被非法关押在那里已经三年的刘思清被迫害双目失明了,恶警怕承担罪责,才让家人去看她一下。

刘思清,女,现年四十多岁,是南充市高坪区盐厂的技术骨干。刘思清原来体弱多病,九六年,她修炼法轮功后,疾病痊愈,身体健康了,为单位、家庭节省了大量医药费,减轻了家里的经济、精神负担。她按“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与人为善,在单位上班任劳任怨,从不贪占单位的任何东西,也是邻居公认的好人。

刘思清的丈夫原在高坪区工商局任中层干部,为人憨厚,儿子在上大学。近十几年来,刘思清屡遭绑架迫害,丈夫被中共牵连迫害,下到小龙工商所任职,每次刘思清被非法关押迫害时,儿子就得自己照顾自己。原本美满幸福的家庭,被中共恶党迫害的夫妻、母子分离,家不成家。如今,年纪轻轻的刘思清又被冤狱中迫害瞎了双眼。

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遭殴打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日,刘思清、杜秀云乘车至南充嘉陵区飞龙镇,下车后一路讲真相,在阴阳桥被恶人诬告,被南充嘉陵区安平镇派出所恶警强行绑架到嘉陵区安平镇派出所。

嘉陵区安平镇派出所恶警将她光着脚关进黑屋里、戴上手铐,恶警用皮带抽打刘思清,并将粗铁丝用塑料管套上抽打,用拳头击打眼睛、耳朵,当时,刘思清被打得眼睛充血、眼圈青肿、耳朵听不清。恶警还用脚将刘思清的腿踢伤,使刘思清走路都困难。

在嘉陵区安平镇派出所,几个恶警还按住刘思清俩人强行照像,她们不配合恶警又被打耳光。强迫刘思清俩人说出家庭地址、姓名,及真相资料来源,她们不配合恶警,恶警就威胁杜秀云说:如不说出姓名、地址、及资料来源,就叫疯子强奸你。

整个施暴过程,刘思清俩人都慈悲的给恶警讲真相,恶警都不听。一同被绑架的杜秀云的家属送衣物,恶警不让接见,怕恶警的恶行被家人知道,怕他们的恶行在明慧网曝光,让全世界的人知道。

当天下午,刘思清和杜秀云被劫持到南充嘉陵区拘留所迫害。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刘思清又被从南充嘉陵区拘留所转到南充市看守所(南充市华风镇)继续迫害。

在养马河镇女子监狱奴工迫害致残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四日,刘思清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南充市华凤镇看守所里,恶人不让家属探望,怕家人看见她被恶警暴打造成的内外伤,在看守所,又没有医治,又不准她学法炼功,因而,刘思清被安平镇派出所恶人打伤的伤势得不到痊愈。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几个月后,还把她送到四川省简阳市养马河镇女子监狱迫害。

在四川省简阳市养马河镇女子监狱里,刘思清不但要被迫承受恶警及包夹从精神上、经济上和心灵上的迫害,还要为监狱创造丰厚的经济收入,而被迫从事强制的、长时间、大量的奴工劳动,三年来,导致刘思清身体更加严重损伤,双目失明。

在此种严重的情况下,简阳养马镇女子监狱恶人还不放刘思清回家医治,而是继续做奴工产品等迫害。

几天前,狱警怕承担罪责,打电话通知家人说她身体不好,双目失明了,让家人去看她一下。但,刘思清仍然被非法关押中。

十几年屡遭中共迫害 身心俱伤

十多年里,在中共高压下,不愿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的刘思清,多次被非法劳教,洗脑,判刑等迫害。

1.迫害初期遭关押、软禁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刘思清及其父(也是法轮功修炼人,当时六十多岁)被绑架在高坪区看守所迫害一月多后,其弟拿二、三千元钱把她弄出去的,为了让她能照顾才上小学的六岁儿子。其父因年老,被非法关押迫害了一个月才放出去的。

其间,她们不仅仅遭受了限制人身、言论自由等迫害,早、晚吃的是发霉的大米稀粥和些许泡萝卜丁,中午是干饭和清水煮汤白菜,还吃不饱,家中只能送衣物和钱,看守所里面的任何一样东西比外面高几倍,恶警发高额奖金一部份就是盘剥里面的在押人员买东西和菜肉等赚来的钱。

那里,公安和国安恶警还用粗大绳把他们的两个手臂向后捆绑在一起,强迫上解放牌军车,脖子上还挂着厚纸板,厚纸板上写有诽谤之词,左右是佩枪武警看押着,不准抬头只能低下头,同在一车的还有法轮功学员黄治萍、王安珍、王道德、李素珍共六人,与其他犯案人员押的车一起游街示众,毒害世人,侮辱他们的人格。

二零零零年,刘思清为法轮功清白进京上访遭关押迫害,出来后,六一零让单位一个月不准其丈夫(未修炼法轮功)上班,在家每天监控刘思清,不准她出家门接触任何人。单位盐厂也对其进行迫害,迫害的主要方式:软禁、不让她做原来的技术工种,让她去打扫厂区卫生、做又脏又重的杂活,工资降到每月150元,还被勒索五千元,从工资中扣(恶人从北京接她回来的机票钱等费用。)

2.遭高坪区610绑架至高坪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刘思清第二次在家中遭高坪区610、国安特务绑架进高坪看守所迫害,在里面,每天被强制选五至十公斤的又脏又臭、还有虱子、蛆虫的散装猪毛,若到规定的时间选不完,就是一两猪毛,打一个屁股(有的用硬鞋底或其它东西打,打得屁股浮肿,痛的无法坐下)。里面生活仍然没有改善,还是霉大米,吃不饱。

二零零一年,刘思清在高坪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因炼功,被值班武警等看见,被看守所的恶警所长姚某叫其他杂案犯外劳几次给她戴十几公斤重的脚链、手铐,不让她炼功,一戴就是一星期,吃饭、做奴工、睡觉都不准打开,造成做什么都困难,手脚都捏出血痕。

看守所恶警所长姚某在执勤时,进去讥讽她说:被关在这里了,还敢炼功,给你戴上双手表(指脚链手铐),看你怎样炼功?刘思清仍然慈悲地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只是跟着中共邪党的谎言和命令行事。

一个月后,被高坪公安恶人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一年五月份,与被非法劳教二年的修炼法轮功的黄治萍和在顺庆看守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的修炼法轮功者杨德君三人,一起被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

3.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洗脑迫害

她们三人被送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入所五中队,就被强制脱光衣服,在光天化日的操场中,逐一搜身和查看任何一样东西,牙膏完全都挤出来看。搜看完后,就叫穿上衣服,站在墙边思过,动都不能动,动一下,恶警指使包夹干就打,到晚上,不写诽谤大法的“三书”就不让睡觉,一直站在那,不准上厕所等。

刘思清又被转到恶警张小芳的七中队迫害,劳教所为了让每个法轮功修炼者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每天强制看、听央视录制的谎言焦点访谈和诽谤大法的邪书,晚上强制看七点的邪党新闻联播和电视,然后写“思想汇报”等进行身心摧残。那里面,不配合恶警,打(电棍电击,拳打脚踢)辱骂、体罚、不准上厕所和吃饭等是家常便饭。

3.盐厂恶人软禁、洗脑迫害

从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刑满回家后,刘思清还被强行勒索五千元,时值过年,刘思清被关在厂里,不许回家。从那时起,每逢节假日,其单位盐厂恶人受区610、国安特务指使,就将刘思清软禁在盐厂宾馆内,拘禁一周。平时,刘思清也常受到骚扰。

邪党不法人员为逼迫刘思清放弃信仰,还将其丈夫在高坪区工商局的工作剥夺,强行下放到青居镇永安乡工商所工作,后又调到高坪区小龙镇工商所工作,以达到挑拨其不修炼的丈夫对她的不满和仇恨。

二零零二年,邪党十六大期间,刘思清被软禁在厂,白天上班,晚上住厂宾馆,厂保卫科成员苟通利、张文燕 (音)、轮流值班监控,过年都不准回家。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九日,由于不明真相的恶人告密,刘思清被恶警绑架到盐厂旁边的洗脑班迫害。每天强行播放诽谤法轮功的内容,强制写“思想汇报”,写“三书”等,用高压手段来想强迫她放弃信仰。

4.再遭非法劳教 被滞留在嘉陵区拘留所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刘思清、青居镇永安乡大法弟子张亚(原名张小琴)前往赵锡蓉家,走至楼口拐弯处,遭正在蹲坑的高坪区国安大队恶警绑架,随后被非法抄家,先被非法关押在南充市华凤看守所,大约在五月十几号,刘思清被高坪区公安分局劳教委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刘思清后又被转移到南充市嘉陵区拘留所。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二日,刘思清、张小琴、赵锡蓉晚上在嘉陵区拘留所发正念时,都遭到值班狱医用电棍电击,刘思清的脸被电肿。几个月后恶人企图将刘思清、张小琴送往楠木寺劳教所加重迫害。后因家人疏通,刘思清被留在了嘉陵区拘留所,直到刑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6/四川南充市技术骨干被迫害双目失明-277762.html

2010-06-24: 四川省南充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补充
南充市高坪区法轮功学员刘思清被非法劳教一年,现被劫持到南充市华凤镇看所,不让家属探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4/225854.html

2010-03-28: 南充大法弟子刘思清、杜秀云被绑架情况补充

2010年3月2日刘思清、杜秀云乘车至南充嘉陵区飞龙镇下车一路讲真相。在阴阳桥被恶人诬告,在斧头山被南充嘉陵区安平镇派出所恶警非法强行绑架上车。杜秀云头撞在车上被撞得鼻子鲜血直流。

被带到派出所后遭非法强行收身,除收走大法资料外,还抢走杜秀云现金300元。恶警用皮带打刘思清,并将粗铁丝用塑料管套上抽打,用拳头击打眼睛、耳朵,当时被打得眼睛充血、眼圈青肿、耳朵听不清。用脚将刘思清的腿踢伤,走路都困难。强行脱下鞋光着脚关进黑屋。打杜秀云的脸,打得嘴里吐血块,导致口腔溃烂,吃饭都困难。

在派出所几个恶警按住俩人强行照像,不配合又被打耳光。强行俩人说出地址、姓名,及资料来源,不配合,就威胁杜秀云,说:如不说出姓名、地址、及资料来源,就叫疯子强奸你。整个施暴过程,俩人真相都不听。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8/220569.html

2010-03-15: 对四川南充法轮功学员刘思清、杜秀云被迫害经过的补充

刘思清于3月9日从南充嘉陵区拘留所被转到南充市着守所(南充市华风镇)继续迫害。刘思清、杜秀云被安平派出所恶警绑架时打得鼻青脸肿,杜秀云被打得鼻子嘴里都出血,至今牙齿还不能吃东西。

在派出所被迫害方式:关黑屋、戴手铐、拳打脚跌、用皮带抽打、用沙警棒打。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5/219850.html#10314233036-1

2010-03-08: 四川南充市刘思清、杜秀云遭绑架

2010年3月2日,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法轮功学员刘思清(女,三十多岁)和杜秀云(女,三十多岁)在南充嘉陵区安平镇讲真相,在距离安平镇5公里依阳桥处,被安平镇派出所绑架。同日下午被劫持到南充嘉陵区拘留所迫害。

3月3日刘思清的家属送衣物去发现她右眼青肿,显然是被打伤的。从当时带刘思清接见的女警察李某某的对话中可以听出,刘思清在安平镇派出所被打得很厉害。李某某问刘:当时(指劫持的同日下午)问你话怎么不回答?刘捂着胸口说:我胸口痛说不出来。

一同被绑架的杜秀云的家属送衣物,恶警不让接见。

刘思清由于坚持信仰“真、善、忍”,反复遭受无理迫害。2000年进京遭关押,被勒索5000元,两次被抄家,出来后单位盐厂对其进行迫害,主要方式:扣工资5000元,软禁、记大过、打扫卫生、降工资、每月只发150元、改变工种、做又脏又重的杂活。平时也常受到骚扰。邪党不法人员为逼迫刘思清放弃信仰,还牵连迫害她未修炼的丈夫,降调丈夫工作,从高平区工商局下放到小龙镇工商所工作。一个月不准其丈夫上班在家每天监控刘思清

刘思清曾于 2001年和2007年两次被非法劳教。2001年1月9日她在家中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回厂后,仍遭盐厂迫害,被关在厂宾馆一段时间不许回家,恶人并逼其打扫卫生。2002年邪党十六大期间刘思清被软禁在厂,白天上班晚上住厂宾馆,厂保卫科成员苟通利、张文燕(音)、轮流值班监控,过年都不准回家。2007年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每逢敏感日恶人就来家骚扰。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8/219454.html

2010-03-07: 南充大法弟子刘思清、杜秀云被非法关押
南充高坪大法弟子刘思清、杜秀云,于2010年3月2日上午在太平向当地群众讲大法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而遭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南充嘉陵看守所,望了解详情的人曝光邪恶,营救同修。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7/219399.html

2007-06-23: 四川南充市高坪区三位大法弟子被关押在嘉陵看守所
2007年4月18日高坪区大法弟子赵锡蓉遭绑架后,大法弟子刘思清、张小琴前往赵锡蓉家,走至楼口拐弯处遭正在蹲坑的高坪区国安大队恶警绑架。随后,大法弟子杨英也被非法抓捕(被关押15日后已放回)。刘思清、张小琴、赵锡蓉三位大法弟子被高坪区公安分局劳教委非法判劳教后已被转移到南充市嘉陵区看守所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3/157430.html

2007-06-07: 四川南充市高坪区四位大法弟子遭绑架劳教

2007年4月18日,四川南充市高坪区大法弟子赵锡蓉在高坪区青莲乡(原民建公社)被恶人举报,遭高坪区公安分局国安大队、青莲乡政府的8个特务、恶人绑架,随后被抄家。

同一天,高坪区盐厂大法女弟子刘思清、青居镇永安乡大法弟子张亚(原名张小琴)前往赵锡蓉家敲门,遭正在抄家的国安大队恶警绑架,随后,东观镇供销社大法弟子杨英前往赵锡蓉家,被蹲坑的国安大队恶警非法抓捕。刘思清当晚遭六、七个国安特务和白塔派出所恶警挟持回家,被非法抄走师父法像一幅、大法书一本。

四人首先被非法关押于南充市华凤看守所。大约在5月十几号,刘思清等四位大法弟子被高坪区公安分局劳教委非法劳教,其中刘思清一年零三个月,其馀三个各为一年。已知刘思清、张小琴、赵锡蓉已被转移到南充市嘉陵区拘留所,企图将刘思清、张小琴送往楠木寺劳教所加重迫害。

5月22日,刘思清、张小琴、赵锡蓉晚上在嘉陵区拘留所发正念时,都遭到值班狱医(姓名待查)用电棍电击,刘思清的脸被电肿。

刘思清(女,三十多岁)由于坚持信仰“真、善、忍”,反覆遭受无理迫害。2000年進京遭关押。出狱后,单位盐厂对其進行迫害,主要方式:软禁、打扫卫生、降工资150元、做又脏又重的杂活。2001年1月9日她在家中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回厂后,仍遭盐厂迫害,过年时被关在厂里,不许回家,逼其打扫卫生、做又脏又重的杂活。平时也常受到骚扰。还曾被罚款五千元。邪党不法人员为逼迫刘思清放弃信仰,还牵连迫害她未修炼的丈夫,将她丈夫从高坪区工商局下放到青居镇永安乡工商所工作。

此外,5月27日星期日中午,在南充市高坪区新政府大楼,南充华西证券的大法弟子宋翠萍(女,40多岁,新学员)被大楼保安告发遭高坪区公安分局国安大队绑架抄家。现宋翠萍可能被非法关押在市华凤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7/156412.html

2007-06-07: 南充市高坪区白塔派出所绑架大法弟子
四川南充市高坪区白塔派出所恶警绑架刘思清、赵习蓉、张亚、杨英等四名女大法弟子,非法关在高坪区看守所,至今不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7/156393.html

2007-06-07: 四川南充市高坪区四位大法弟子遭绑架的情况

四川南充市高坪区四位大法弟子遭绑架的情况,对5月6日明慧消息予以更正和补充。

2007年4月18日,高坪区大法弟子赵锡蓉在高坪区青莲乡(原民建公社)被恶人举报,遭高坪区公安分局国安大队、青莲乡政府的8个特务、恶人绑架,随后被抄家。

同一天,高坪区盐厂大法女弟子刘思清、青居镇永安乡大法弟子张亚(原名张小琴)前往赵锡蓉家敲门,遭正在抄家的国安大队恶警绑架,随后,东观镇供销社大法弟子杨英前往赵锡蓉家,被蹲坑的国安大队恶警非法抓捕。刘思清当晚遭六、七个国安特务和白塔派出所恶警挟持回家,被非法抄走师父法像一幅、大法书一本。四人首先被关押于南充市华凤看守所。大约在五月十几号,刘思清等四位大法弟子被高坪区公安分局劳教委非法判了教,其中刘思清,一年零三个月其馀三个各为一年。已知刘思清、张小琴、赵锡蓉已被转移到南充市嘉陵区拘留所,企图将刘思清、张小琴送往楠木寺劳教所加重迫害。5月22日,刘思清、张小琴、赵锡蓉晚上在嘉陵区拘留所发正念时,都遭到值班狱医(姓名待查)用电棍电击,刘思清的脸被电肿。

大法弟子刘思清(女,三十多岁),由于坚持信仰“真、善、忍”,反覆遭受无理迫害。2000年進京遭关押。出狱后,单位盐厂对其進行迫害,主要方式:软禁、打扫卫生、降工资150元、做又脏又重的杂活。 2001年1月9日她在家中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回厂后,仍遭盐厂迫害,过年时被关在厂里,不许回家,逼其打扫卫生、做又脏又重的杂活。平时也常受到骚扰。还曾被罚款五千元。邪党不法人员为逼迫刘思清放弃信仰,还牵连迫害其未修炼的丈夫,将其夫从高坪区工商局下放到青居镇永安乡工商所工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7/156393.html

2007-05-18: 四川南充市高坪区四位大法弟子遭绑架情况更正补充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四川南充市高坪区大法弟子赵锡蓉在高坪区青莲乡(原民建公社)被恶人举报,遭高坪区公安分局国安大队绑架,随后被抄家。

同一天,高坪区盐厂大法女弟子刘思清、青居镇永安乡大法弟子张亚、东观镇供销社大法弟子杨芳,被蹲坑恶警非法抓捕。四人现都被关押于南充市化凤看守所。

当晚,六、七个特务和白塔派出所恶警将刘思清劫持回家,非法抄走师父法像一幅、大法书一本。

大法弟子刘思清,女,三十多岁,由于坚持信仰“真、善、忍”,反覆遭受无理迫害。她曾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回来后,每逢节假日,其单位盐厂恶人就将刘思清软禁,在盐厂宾馆内关一周,罚做重活、脏活。平时也常受到骚扰,还曾被罚款五千元。邪党不法人员为逼迫刘思清放弃信仰,还牵连迫害其未修炼的丈夫,将其夫从高坪区工商局下放到青居镇永安乡工商所工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8/155094.html

2007-05-13: 四川南充三位大法弟子遭绑架

四川南充盐厂大法弟子刘思清于2007年4月18日遭恶警绑架抄家。高坪区永安乡大法弟子张亚、一姓赵的大法弟子也被恶人绑架。

刘思清,女,三十多岁,四川南充盐厂大法弟子,住高坪区工商局宿舍。由于刘思清坚持信仰“真、善、忍”而反覆遭受中共的无理迫害:

2001年1月9日刘思清遭高坪区610、国安特务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回家后仍常常受到骚扰,并被强行罚款五千元。不仅她本人长期遭受无理迫害,其夫(未修炼)也同样受到株连:邪党为逼迫刘思清放弃信仰,将其夫从高坪区工商局下放到青居镇永安乡工商所。盐厂恶人受区610、国安特务指使,每逢节假日就非法将刘思清拘禁在单位宾馆一周,并强令其打扫卫生。

2007年4月18日下午在高坪区和平桥,刘思清遭白塔派出所六、七个恶警跟踪、绑架,当晚9点又胁迫她回家,被强行抄走师父法像一幅、大法书一本。现刘思清被非法关押在南充市华凤看守所。

同时,高坪区一姓赵的大法弟子也被恶人绑架,现去向不明。

另有高坪区永安乡大法弟子张亚,遭绑架,详情待查。

信仰自由本是每一个公民依宪法享有的基本权利,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刘思清、张亚、小赵信仰“真、善、忍”,一心修炼,在哪都做好人,是遵守宪法的好公民,何罪之有?

而作为高坪区610、国安特务、白塔派出所的人民警察、公务员,不仅不保护公民合法权利,反而执行中共迫害良善的恶法,公然践踏宪法,像黑社会一样当街绑架良民、擅闯民宅,这种知法犯法、横行霸道、助纣为虐的行径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和道义的谴责!

南充盐厂的官员面对中共强权,不但不支持正义,反而为私利向恶势力妥协,多年来一直参与迫害自己的善良员工刘思清,令盐厂职工不齿和心寒:难道做一个好员工错了吗?30多岁的刘思清以前体弱多病,有一次乘车,在上车时晕病发作,摔伤了腿。修炼大法后,她身体健康,为单位、家庭节省了大量医药费,减轻了家人的经济、精神负担。每个家庭都有这样的好人,难道不是全家的福吗?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3/154692.html

2007-05-05: 四川南充三大法弟子遭恶警绑架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四川南充高坪四位大法弟子在发真相资料过程中,其中赵同修因正念不强,被突如其来的恶警抓住。后说出了另三位同修,以致刘思清当晚在家被绑架,张亚于二十一日在家遭到绑架,另一位同修正念走脱外出。刘思清被关押在华风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5/154155.html

资阳 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养马镇女子监狱,简阳监狱,四川省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832)

2013-08-08: 四川省简阳市省(养马河)女子监狱监狱长郭仁凤、狱警曾菁。
五马坪监狱长:祝伟,副监狱长:肖彬、赵肃平。
达州市通川区公诉人:易刚。
达州市通川区伪法院审判长:屈燊,审判员:潘红伟,审判员:黎斌, 书记员:郑华。

通讯地址:
四川简阳市省女子监狱:四川省资阳市简阳市养马镇,邮编:641402
四川乐山市五马坪监狱:四川省乐山市沐川县五马坪,邮编:614599
四川德阳监狱: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黄许镇,邮编:618007
四川绵阳劳教所:四川省绵阳市游仙区小枧沟镇,邮编:621024
五马坪监狱:四川省乐山市犍为县清溪镇

2012-02-19: 四川养马河女子监狱
地址:四川省简阳市养马镇女子监狱 邮编:641402
监狱电话:0832-7722652、7722930

监狱长:郭某(女)
副监狱长:朱某
政委:段某
副政委:骆某
一监区:监区长罗某
四监区:监区长罗某
五监区:队长袁畅办0832-7722951、队长方蓉办0832-7722951
六监区:监区长聂冬梅、队长熊春燕13508043519、队长陈佳红13568552581
七监区:余志芳(恶警)、黄云辉
监察科:0832-7722920
狱政科:0832-7722911
教育科:0832-7722798
文娱科:0832-7722902

成都市金牛区六一零
区号028
副主任李勇   13668292609、宅87526973、办87705681
副主任张洪涛  13980782322、宅87529913、办87705680
综合科科长颜兰芬  13540881966、办87705679
原主任李兴明   13808003823、宅87500394
政法委书记吴石泉  13980538333、宅87510717、办87705983
副书记巫伟   13808004998、宅87522732、办87705688
副书记谢乐杰   13881913333、宅87668771、办8770521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