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07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临沂 沂水县(临沂县) >> 赵现仁, 男,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沂水县许家湖镇东赵家楼村
个人近况: 2005年8月 迫害致死 (2007-04-24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7-04-24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98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2-26: 山东沂蒙“官匪”恶行面面观(十三)
—— 命案惨案介绍
赵现仁,男,60岁左右,沂水县许家湖镇东赵家楼村人,迫害前是法轮功许家湖镇辅导站站长。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旬晚八点左右,赵现仁为证实大法与该镇部份法轮功学员一起到北京上访,途经高庄镇时被恶人堵截,因赵现仁不配合邪恶而被恶警单独胁迫到一间屋中训斥。盘问一个多小时,后被带到镇委前院与其他学员被强迫蹲在地上长达数小时直到天亮方由许家湖镇的岳士利等人领回镇委大院内滞留数小时。过了几天,将赵现仁等全镇法轮功学员强行集中到镇委礼堂内进行洗脑迫害,但自始至终赵现仁等许家湖镇的法轮功学员内心始终没有改变对师父与大法的坚信。

二零零零年二、三月份,赵现仁又一次到北京天安门证实法,后被中共劫持到沂水县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期间恶警对他进行了非人的折磨。一恶警用高压电棍将他的脚骨(右脚)电击了数小时,将所穿的袜子都电焦了,而赵现仁一声不吭,最后恶警直到自己累了才肯罢休。还假惺惺的说了句:“看你这么大年纪算了。”一个月期满后,又将赵现仁直接送到了许家湖镇洗脑班上继续迫害,不断让他收看污蔑师父与大法的录像资料,不断强迫进行体力劳动,挑水冲洗地面,打扫厕所,锄地等。还经常训斥、打骂。一次在综治办主任刘玉升的指使下,打手杨少建将赵现仁拳打脚踢。直到把他打的爬不起来,最后邪恶派人把他送到家。但赵现仁始终坚信师父与大法,最后正念闯出洗脑班。到了六七月份,镇政法委书记刘建明再次将赵现仁与家属孟昭芹(同修)骗到综治办非法关押三四天,逼迫两人撕大法书,二人不配合邪恶,刘建明等人就不断侮辱与威胁,但赵现仁与家属始终不妥协。最后在师父的加持下闯出虎口,流离失所在外半年多的时间。

二零零一年七、八月份,临沂市“六一零”人员窜到许家湖镇直接插手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将赵现仁骗到镇委驻地进行迫害。但赵现仁不畏邪恶,以法为师。对市“六一零”与综治办等人讲真相,并劝他们也修炼法轮大法。结果他们不但不思悔改,反而恼羞成怒,不久就将赵现仁于黄历八月十五前送往王村劳教所。临行前问赵现仁炼不炼,如果说不炼,就不劳教,赵现仁表示坚修到底,就这样被非法劳教了两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赵现仁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致使他回家后经常头痛难忍,于二零零五年八月中旬含冤离世。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6/山东沂蒙“官匪”恶行面面观(十三)-236784.html

2007-04-24: 追忆大法弟子赵现仁

赵现仁,男,六十岁左右,沂水县许家湖镇东赵家楼村人,时任法轮功许家湖镇辅导站站长,于二零零五年八月中旬含冤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旬晚八点左右,赵现仁为证实大法与该镇部份法轮功学员一起到北京上访,途经高庄镇时被恶人堵截,因赵现仁不配合邪恶而被恶警单独胁迫到一间屋中训斥。盘问一个多小时,后被带到镇委前院与其他学员被强迫蹲在地上长达数小时直到天亮方由许家湖镇的岳士利等人领回镇委大院内滞留数小时。过了几天,将赵现仁等全镇法轮功学员强行集中到镇委礼堂内进行洗脑迫害,但自始至终赵现仁等许家湖镇的法轮功学员内心始终没有改变对师父与大法的坚信。

二零零零年二、三月份,赵现仁又一次到北京天安门证实法,后被邪恶劫持到沂水县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期间恶警对他进行了非人的折磨。一恶警用高压电棍将他的脚骨(右脚)电击了数小时,将所穿的袜子都电焦了,而赵现仁关键时刻正念正行。心中默念着《洪吟》〈无存〉,一声不吭,最后恶警直到自己累了才肯罢休。还假惺惺的说了句:“看你这么大年纪算了。”一个月期满后,又将赵现仁直接送到了许家湖镇洗脑班上继续迫害,不断让他收看污蔑师父与大法的录像资料,不断强迫进行体力劳动,挑水冲洗地面,打扫厕所,锄地等。还经常训斥、打骂。一次在综治办主任刘玉升的指使下,打手杨少建将赵现仁拳打脚踢。直到把他打的爬不起来,最后邪恶派人把他送到家。但赵现仁始终坚信师父与大法,最后正念闯出洗脑班。到了六七月份,镇政法委书记刘建明再次将赵现仁与家属孟昭芹(同修)骗到综治办非法关押三四天,逼迫两人撕大法书,二人不配合邪恶,刘建明等人就不断侮辱与威胁,但赵现仁与家属始终不妥协。最后在师父的加持下闯出虎口,流离失所在外半年多的时间。

二零零一年七、八月份,临沂市“六一零”人员窜到许家湖镇直接插手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将赵现仁骗到镇委驻地进行迫害。但赵现仁不畏邪恶,以法为师。对市“六一零” 与综治办等人讲真相,并劝他们也修炼法轮大法。结果他们不但不思悔改,反而恼羞成怒,不久就将赵现仁于农历八月十五前送往王村劳教所。临行前问赵现仁炼不炼,如果说不炼,就不劳教,赵现仁表示坚修到底,就这样被非法劳教了两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赵现仁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致使他回家后经常头痛难忍,于二零零五年八月中旬含冤离世。当地明白真相的群众都说赵现仁是被迫害死的,是啊,如果没有“江罗流氓政治集团”几年来的不断迫害,本来因修炼大法身体健康的同修赵现仁怎么会过早的含冤离世呢?

邪恶的许家湖洗脑班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旬,许家湖镇的大法弟子赵现仁、陈香、商学明、赵明江、王清芳、边玉东等同外乡的几名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晚上九点多钟到达高庄镇时,被邪恶截住。第二天被镇里的副书记岳士利等人领回镇委大院内,大家被强迫滞留了半天。过了几天以镇委书记刘晓辉为首伙同综治办紧随江氏流氓集团,掀起了对全镇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把他们集中到镇委礼堂内迫害,说什么你们这些超常人怎么被我们常人制住了等话,并污蔑师父和大法,逼迫学员看诽谤师父与大法的录像。中午不让回家吃饭,不让休息,其中一名学员当场昏倒,口吐白沫,不省人事才被抬走。当晚将学员们关押到许家湖中学的宿舍内,镇委综治办等人轮流监视,连上厕所都派人盯着不放松。第二天,又强迫进行洗脑一天。期间,镇人大的赵锡群将老年同修大骂一通:“丢死了,不要脸等话”形同泼妇骂街,真不知是谁丢人。第三天,又强迫每个学员照像留档,后来又把县电视台召来邀功。让赵现仁、老教师刘立文等人表态,攻击污蔑师父与大法,但无论邪恶如何威逼都改变不了绝大多数学员对师父与大法的正信。有位老年女学员将头发剪掉表示法一日不正过来,一日不留发。

二零零零年三、四月份,许家湖镇委书记刘晓辉,政法委书记刘建明,综治办主任刘玉升等,又一次对该镇的七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被迫害的是:德高望重的退休教师刘化三(许家湖镇快堡村人),因进京上访刚从看守所回来的商学明、马元霞夫妇二人(许家湖镇丰台湖村人),后来从看守所回来的赵现仁(因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一个月),许家湖镇宝泉村的赵明江,在职教师边玉东,大月份待产的医院职工王清芳。在洗脑班,刘玉升、杨少建等人经常找借口训斥他们,要求交三百元钱的办班费,强制学员每天看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片等,强迫他们挑水冲地,打扫院落,拔草等,连大腹待产的王清芳都不放过迫害,连起码的人道都不讲。经常把赵现仁、商学明、赵明江、马元霞等人叫到办公室打骂体罚,如长时间平举双手等。有一次杨少建在刘玉升的指使下将年近六十岁的赵现仁打昏。杨少建曾说,别的我不行,我就会打打杀杀,俨然一副打手形象。一次他把赵明江叫到一间屋里强迫他转化,赵明江未配合,他们几人就把他按到地上,两腿伸直,两手平举,胳膊放上书,坚持不住手放下时,打手杨少建就将他拖起来拳打脚踢,浑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衣服头发凌乱不堪,直到打累了才肯罢手。为了掩盖真相,临放回家时,装模作样的给把头发衣服整理一番。洗脑班一直就这样迫害持续了两个月,到最后一天(沂水政法委要求办两个月的班),黔驴技穷的刘玉升、杨少建和赵勇等几个恶徒,面对坚定的赵明江、商学明和马元霞还不转化,想最后再一次转化。在打手赵勇的谋划下,以迟到办班为由,对三个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将商学明一阵毒打,将其打昏迷过去,其中一人还说他装死。然后又将赵明江一顿毒打,抓住马元霞的头发,猛踩到地上一阵乱打,过路行人驻足观看,他们怕恶行曝光,一边驱散行人,一边把赵明江拉到门后,把昏迷的商学明拖到屋外的门口松树底下,这时苏醒过来的商学明要起来,再次被这几个恶徒死死按在地上,直到商学明筋疲力尽。

到了晚上政法委头目刘建明强迫商学明写“两书”,并要求商学明面向他,因商学明不配合,丰台管理区副书记王俊生为了巴结刘建明捞取政治资本,大骂商学明,并猛抽一记耳光,打的他眼冒金星,几天都没恢复正常。最后邪恶无可奈何,只好将其三人让各村的村干部和家属领回家。

在办班期间,刘玉升等人经常扬言,你们这些人打死也白打死等,上面有政策。紧随江鬼的“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打死了算自杀”等一系列迫害政策,助纣为虐。

邪恶的丰台管理区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八日,许家湖镇宝泉村法轮功学员赵明江,与丰台湖的商学明、马元霞三人一起去北京正法,后来三人被送往沂水县看守所非法拘留了一个月。期满后,赵明江与商学明二人被直接劫持到许家湖镇丰台管理区继续关押在小屋受迫害,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让二人睡在排椅上。以管理区书记武玉增为首的几名恶徒当天晚上就开始谋划如何迫害这两位学员。

第二天,他们一伙人动员管理区的全部工作人员必须都对这两位学员迫害,武玉增扬言:“光土政策就能整死你们。”被拘留期间管理区的恶人抄了商学明的家。抢走家电维修工具一套,理发工具一套,缝纫机一台,电视机三台,录像机一台,配钥匙机一台,商学明家中的财产被洗劫一空。对商学明进行肉体迫害,强迫他坐在地上,两腿伸直,头顶放书,胳膊伸直,长达两小时,仍觉迫害程度不够,又在胳膊上加上脸盆,商学明不再配合邪恶,他们就将他打的直到呕吐不已这才罢休,最后把他送到丰台湖村,强迫进行伐树等重体力劳动。该村的支书杨善师也充当帮凶,想把本村所有大法学员召集起来进行迫害,后在好心人劝说下才没实施,对商学明夫妇二人还羞辱,但在其主使下还对本村所有法轮功学员每人罚款二百元至一千元。

赵明江所受的迫害和商学明极为相似,最后也被勒索了一千五百元钱。三、四月份,许家湖镇开办了一次邪恶的洗脑班,又将二人送到洗脑班上继续迫害(前面已记述)。历时两个月之久的许家湖邪恶洗脑班结束后,六月底,刘建明,刘玉升等人又把赵现仁、赵明江、孟昭芹、商学明等人骗到综治办,强迫他们撕大法书籍,诋毁大法与师父。数日后,赵明江和商学明让亲属和村干部领回,但仍不时的上门对他俩骚扰。

二零零一年两会期间,综治办主任王兆德(接替刘玉升)与政法委书记刘建明等命宝泉书记将赵明江关押在本村大院内长达十多天,直到在王兆德与刘建明等人的逼迫下,写下“两书”后,才准放人。丰台村的马元霞也被非法关押在大队院内十多天。

二零零一年农历十月中旬,赵明江到莒县县城附近贴真相资料,被莒县恶警绑架并将摩托车扣留(一直未还),后被沂水恶警与许家湖镇综治办的王兆德等劫持回沂水,紧接着他们把赵明江家的锁撬开强行抄家,抢走组合音响一套,录音机一个,大法书籍等,将赵明江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然后送往王村劳教所迫害达三年时间。迫害期间,致使其前女朋友失踪,至今杳无音信。其母因日夜思念受迫害的二子,担惊受怕,日久成疾,于二零零六年离世。

二零零零农历十一月二十七日,商学明因传递大法资料被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直接送县邪恶洗脑班(冯家庄洗脑班)进行迫害,每天被强迫跑步,做俯卧撑等。直到二零零一年的三四月份,被勒索现金三千多元才由镇工作人员领回家去。

二零零一年八月初,商学明正在家中学法,被县公安局的恶警张其国(现已遭报,患咽喉癌,其母患咽喉癌离世)碰到,张欲抢大法书未遂,事过几天后镇综治办伙同六一零恶警将商学明与马元霞二人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沂水镇冯家庄洗脑班,因人员已满,又转回许家湖镇综治办迫害三个月。

一次又一次的迫害,商学明与马元霞夫妇二人长时间无法正常经营(家电维修与理发业),家中七八岁的孩子无人照料,生活极度困难,一家三口一度靠吃发霉的煎饼度日。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七日,许家湖镇北社村女大法弟子赵淑芬去东梅沟村发真相资料,被东梅沟村书记黄家修等恶人举报,当天被许家湖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派出所,县 “六一零”恶警李玉友等逼迫赵淑芬说出真相资料来源,赵淑芬坚决不配合,李玉友就用书抽打赵淑芬的脸,并用恶言恶语对她进行恐吓,赵淑芬仍不配合邪恶,就将她绑架到县看守所。赵淑芬家属委托本村书记刘立川给说句公道话,刘立川不但不去,还说赵活该等落井下石的话。赵淑芬被关押一个月后,将她送往济南女子劳教所遭受了长达两年半的迫害,身心受尽了折磨。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三日,许家湖镇北社村大法弟子张玉果晚上十一点左右,在村西电线杆上贴真相标语后,在回家路上突然有人用手电照在他脸上,当时他没在意,回家了。被本村书记刘立川为首的邪恶与村治保主任举报。五月二十七日早晨,镇综治办刘玉升同派出所的李云腾在村民刘业果的带领下窜进张玉果家,强行将张玉果与父亲张祥兴绑架到警车上,并抢走了师父的法像和大法资料,到派出所后,恶警强迫张玉果写材料,还让他坐在地上,张玉果没配合邪恶,下午天刚黑,恶警把他父子二人绑架到看守所。刚进看守所,一名恶警让他写姓名和地址,他不配合邪恶,另一名恶警强行扒下张玉果的衣服,用橡胶棍抽打张玉果七八下后,把张玉果父子二人分别关到不同的屋里,晚上睡觉特别挤。第二天,恶警要给他照像和按手印,他不配合,一名恶警恶狠狠的抽了他几个耳光后,强行在他身上挂了大木牌子照了像,又让犯人硬拿着他的手按了手印,然后让犯人把他的手和脚用大铐铐住,在如此情况下,还强制他参加劳动,恶警还让恶人踩他的脚,威胁不劳动就不给饭吃。有一天吃完饭后,他在床上打坐炼功,被犯人看见猛踢他双腿。期满后,又被非法送往王村劳教所迫害了两年,身心备受摧残,期间被犯人打的巨痛难忍,直到回家很长时间后都没有恢复正常。

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七日晚上七八点钟,许家湖镇大法弟子王清芳、边玉东到本镇水汪村发真相资料,被该村邪恶支书苏成现将二人举报,苏成现骑车追赶边玉东十多里路,并用手机联系镇派出所的警车在前面堵截,边玉东在师父加持下摆脱邪恶。派出所恶警宗善宾等人同苏成现返回水汪村将王清芳绑架,劫持到许家湖派出所,国保大队的李建平、张其国连夜到许家湖派出所进行迫害,王清芳不配合邪恶,当晚被绑架到沂水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九天。后来边义东又被非法关押八天。他俩保释回家后一个月左右,在许家湖镇委书记孙焕铸,政法委书记李红梅,综治办主任刘玉升等的策划下,伙同县“六一零”的刘克俭将边玉东、王清芳夫妇二人送往临沂洗脑班迫害,致使俩人身心受到极大伤害。王清芳母亲身患重病,生日想和女儿一起过,临沂洗脑班因她还差两三天不到一个月为由拒绝了。王清芳未能同母亲过最后一个生日,老人带着遗憾离世了。家中五岁孩子日夜哭着要爸爸妈妈,只好由年老的奶奶带着。后来俩人被勒索四千元办班费,医院又扣发了王清芳两个月的工资。边玉东被迫害的精神恍惚,出现高血压的症状,半年多才恢复过来。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许家湖镇的邪恶之徒甘做“江罗流氓政治集团”的帮凶,近八年来,不断的对该镇大法弟子迫害,犯下了令人神共愤的罪行,善恶到头终有报,希望他们看了本文后幡然醒悟,昨日之非,悬崖勒马,迷途知返。善待每一位大法弟子,从而得救,这才是我们所希望的。否则到遭报的那天,会后悔莫及的。也希望广大民众能早日认清中共邪恶嘴脸,善待大法与大法弟子,选择自己美好的未来。

许家湖镇被迫害的大法学员名单:

赵现仁:拘留一次三十天  劳教二年 迫害致死
赵明江:拘留二次六十天  劳教三年
商学明:拘留二次六十天
马元霞:拘留一次三十天
王清芳:拘留一次十九天
边玉东:拘留一次八天
张祥兴:拘留一次三十天  劳教监外执行二年
张玉果:拘留一次三十天  劳教二年
赵淑芬:拘留一次三十天  劳教二年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4/153396.html

临沂 沂水县(临沂县)联系资料(区号: 539)

2019-11-17:
沂水政法委主任刘少付13864965093
国保大队:
大队长葛秀献 13605491997
龙家圈派出所所长:所长徐淑栋 13953909209
黄山派出所所长:张国军 13573935989
许家湖派出所所长:赵连郝 13573965267
2019-09-28: 沂水镇办事处:电话:19860987937
相东阳18764950879

2019-09-01: 沂水县原国保大队副队长申文峰  电话:13705493381,身份证号:372827196611150013
家庭住址:山东省沂水县竹园小区与门卫一排东第二个楼栋二楼东户

2019-05-26: 庭长 夏立军 0539-3221169
沂南法院院长 李宗强
沂南县法院审判长 尹传伟
区号 0539
办公室 3221008 政治处 3221047 监察室 3272010
研究室 3221901 刑事庭 3221208 民事一庭 3221282
民事二庭 3221294 执行一庭 3221086 执行二庭 3221787
执行三庭 3229034 行政庭 3221731 审监庭 3250957
立案庭 3221712 法警队 3250956 技术室 3619677
沂南县直机关办公室 3221224 书记办公室 3221660

沂南县法院法院法官情况统计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12日
序号 姓名 职务 法官等级
1 李宗强 党组书记、院长 一级法官
2 王瑞光 党组成员、副院长 四级高级法官
3 解洪信 党组成员、副院长 四级高级法官
4 李友山 党组成员、副院长 四级高级法官
5 朱连祥 党组成员、纪检组长 四级高级法官
6 王中任 党组成员、政治处主任 四级高级法官
7 薛克伦 审判员 四级高级法官
8 陈纪明 审判员 四级高级法官
9 高同伟 审判员 四级高级法官
10 崔中超 审判员 四级高级法官
11 武玉峰 审判员 四级高级法官
12 吴恩和 审判员 四级高级法官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