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12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广东 >> 深圳市 >> 骆文(罗文), 男, 44

个人情况: 黄石市铁路局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省黄石市八卦咀
拘留时间: 2007年3月22日, 2007年4月11日
有关恶人: 西塞山公安局周现军等,八卦嘴国保大队:参与迫害的恶人有:王庆华(黄石市公安局长)、王振有(黄石市委书记)、李林(黄石市新下陆分局警察)、盛建刚(黄石市六一零办公室)、成刚(恶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7-03-26
交叉列在: 湖北 > 黄石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6-15: 被打落八颗牙齿 骆文被秘判七年入狱
湖北黄石市西塞山区法轮功学员骆文,二零一二年底被非法判刑七年,目前在沙洋监狱遭受迫害。骆文曾遭刑讯逼供,牙齿被打掉八颗。
骆文再次被绑架至今两年时间,国保大队恶警盛建刚一直不让亲属与骆文见面,与“六一零”恶警、法官杨丽霞、孙丽、刘须兴等,一同践踏法律,构陷了这场迫害骆文的冤案!

骆文,男,出生于一九六八年,在黄石铁路局上班。一九九五年因患严重的美尼尔氏综合症,现代医疗手段在此病面前束手无策,骆文为祛病健身而修炼法轮大法,不长时间身体就完全恢复健康。他为人正派,工作勤恳,乐于助人,是亲朋好友、邻里、同事公认的好人。

骆文因信仰“真善忍”法轮佛法,曾几经遭受中共邪党操控的公、检、法人员的迫害,多次被绑架、非法抄家、拘留、判刑、劳教,尤以二零零七年三月份,由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周献军(当时的国保大队长)等六人都是便衣打扮,非法私闯民宅把骆文绑架,并在没有一个家人在场的情况下,大肆翻箱倒柜,搞的满屋子乱七八糟、杂乱不堪,和土匪打家劫舍毫无两样的抢走私人电脑、手机等私人物件,一个存款折子幸被骆文妻回家从恶警手中夺回。他们名为执法人员,竟无任何法律手续程序,在没有片纸搜查证和逮捕证的情况下,就把骆文非法关押在八卦咀拘留所。

在非法关押期间,周献军把骆文转移到王家湾一招待所刑讯逼供,其目的是不让拘留所的电子眼留下证据。几天后骆文被送到爱康医院抢救,当时骆文牙齿已被打掉八颗,耳朵被打聋,腰也不能伸直了。恶警见势不妙怕承担责任又将骆文转到黄石中心医院,行恶者便顺水推舟的把伤势严重的骆文推给了骆文的妻子护理治疗。

当时骆文夫妻双双已经失去工作,孩子需要读书,本已生活十分困难的家庭雪上加霜。之后身体稍有好转,骆文深知恶警不会放过他,于是死里逃生的流离失所去了深圳。其后恶警知道骆文离家后,先后两次趁家里无人时偷偷的开锁侵入住宅,第二次是骆文妻换了锁后还是被偷偷的打开侵入住宅。

中国大陆是中共邪党独裁统治下的人间大地狱,遍布鹰犬,死心不放过一个好人。二零一一年七月骆文再一次被绑架,被劫持回黄石继续迫害,国保大队长盛建刚(周献军之后的国保大队长)执意要迫害骆文,开始在西塞山公安分局,后来盛建刚把迫害骆文的所谓“案子”转到西塞山区检察院,检察院说证据不足又退回西塞山公安分局,两家三番五次的来回推磨,期间骆文父母、妻子几经周折都无法见到骆文。最后,在政法委、六一零和流氓的警察一伙终于上演丑戏一出:“开庭审判骆文”。

律师为骆文作了无罪辩护,公诉人杨丽霞与庭长孙丽几次目无法纪的拍桌子放泼蛮横的打断律师的正义辩护发言,律师最后说:“你们不让我讲话,我可以一句不讲!”这样她们那“权大于法”的狂妄态度略有收敛。律师当即说“我做律师二十多年,从未见过把一个不能站立的人强行戴脚镣手铐架上法庭受审”,使她们在窘迫中宣布休庭,对所谓的“案子”一字不明。

几天后,中共法院、检察院,与公安局沆瀣一气,作为一个国家司法机关,却在法律、正义、良知诸方面毫无素养表现,一意孤行“权大于法”的秘密判骆文七年徒刑,既不打电话告知亲属,也不给家属下达判决书,对亲属不给一点讯息。

对此,亲属再次请律师上诉黄石中级法院,中院庭长不予开庭、不予受理却玩忽职守的说“维持原判”,待第二次找中院交涉时,回答谎说骆文已被关到湖北省洪山监狱了,同样,既没有电话通知家属,也没有下达通知书,更没有让亲属见面。

如此知法犯法、执法犯法,让律师和亲属非常气愤,律师和亲属用了两天时间打探消息,被中共人员用种种谎言敷衍,也没有得知其下落,最后通过民间渠道得知骆文押送到湖北省臭名昭著的沙洋监狱。骆文妻子在两天寻找丈夫的往返路途中又耗去几百元,使生活十分困难的她又是雪上加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5/被打落八颗牙齿-骆文被秘判七年入狱-275364.html

2013-04-10:骆文七年冤案上诉 湖北黄石市中级法院不开庭

湖北黄石市中级法院刑二庭庭长刘须兴对骆文七年冤案上诉,不予开庭,要维持原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0/二零一三年四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71910.html

2013-01-07: 骆文被湖北黄石西塞山区法院冤判7年

湖北黄石法轮功骆文的家属于2012年12月27日接到黄石第一看守所的电话,称骆文已被判刑7年。当家属索要判决书时,看守所称要去西塞山区法院拿。骆文年迈的母亲随亲朋好友冒着严寒的天气去区法院拿判决书时,遭法院工作人员强行驱赶,百般推诿。现骆文在看守所内已提起上诉,但其案卷日前还在西塞山区法院,并未依法定程序转至黄石市中级法院。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7/二零一三年一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67537.html#13170958-1
2013-01-06:湖北黄石市骆文被迫害一年半 亲友呼唤良知
湖北省黄石市法轮功学员骆文被关押迫害一年半后,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遭非法庭审。法庭上,正、副庭长粗暴阻止律师正当辩护,骆文被强制戴着脚镣、手铐,身体和精神极度衰弱。律师说,在他多年的执业生涯中,还是第一次碰到当事人身体衰弱得不适合应对庭审的情况下,被警察架着强逼受审。

下面是骆文的亲朋好友致黄石市各级政府部门有良知的领导的呼吁与控告,希望他们督促有关人员秉公执法办事,还骆文的清白与自由。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6/湖北黄石市骆文被迫害一年半-亲友呼唤良知-267492.html

2012-12-15: 湖北黄石西塞山区法院非法庭审骆文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被关押迫害一年半后,法轮功学员骆文遭湖北省黄石市西塞山区法院非法庭审。法庭上,正、副庭长粗暴阻止律师正当辩护,骆文被强制戴着脚镣、手铐,身体和精神极度衰弱。当庭没有宣判。
骆文,男,出生于一九六八年,家住黄石市八卦嘴。骆文被迫流离失所之前,在黄石铁路局上班。一九九五年,骆文因患严重的美尼尔氏综合症,现代医疗手段在此病面前束手无策,骆文为祛病健身而修炼法轮大法,不长时间身体就完全恢复健康。他为人正派,工作勤恳,乐于助人,是亲朋好友、邻里、同事公认的好人。

然而,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发起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使骆文这样的好人屡遭绑架,备受摧残。骆文一度被迫害流离失所,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他在深圳被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黄石市第一看守所。

法庭上法官无理 庭外监控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上午九点,湖北省黄石市西塞山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骆文进行了非法庭审。当日,庭长余佳润(女)、副庭长孙静(女)多次阻挠来自北京的正义律师的辩护,尤其孙静举止粗暴,拍桌子使横,一度阻挠律师发言。最后律师说,如果你们不许我讲话(为骆文辩护),从现在开始,我可以一句话都不说。

在两个多小时的非法庭审的过程中,骆文一直戴着沉重的脚镣、手铐,身体衰弱的无法直立,头一直耷拉着下垂,看不见他的脸,一时神智清醒,一时意识模糊,出庭时,需二人搀扶。律师言称,在他多年的执业律师生涯中,还是第一次碰到当事人身体衰弱得不适合应对庭审的情况下,被警察架着强逼受审。

公诉人杨丽霞(女)列举了些莫须有的罪名。至上午十一点半左右,法庭宣布休庭,没有当庭宣判。此前,骆文的案子由西塞山区检察院易娜(女)负责。

在整个非法庭审的过程中,黄石国安国保大队长盛建刚身着便装,与其他国安、国保人员占据了多个旁听席上的座位。

下陆居委会受国保的指使,试图带走在法院附近散步的曹老头,不知中共的哪条法律规定公民不能在法院附近散步。

律师阅案多次遭拒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下午,骆文的妻子与律师前往黄石市西塞山区检察院阅览案卷,遭拒,检察院的易娜(女)出面声称,律师要看案卷,得请示上面(指黄石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五日上午,骆文的妻子与律师再次到西塞山区检察院要求阅览案卷,遭再次推诿。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底,骆文的妻子到黄石市西塞山区法院询问关于骆文的案子时,被告知此案因证据不足,已退回西塞山区公安分局。当骆文的妻子打电话给公安局时,说:既然法院都把案子退回了,我丈夫没有罪,应当立即放人。接电话的卫涛讲,我们还要继续调查,要想放人,绝不可能。

西塞山区公安分局第二次将骆文的案子移交到西塞山区检察院,不知何故,由原来负责此案的易娜(女)换成了杨丽霞(女)。

二零一二年五月,骆文的妻子与律师前往黄石市西塞山区检察院阅览案卷,再次遭拒,负责此案的杨丽霞(女)甚至拒绝按正常法律程序来接待律师,遭律师投诉后,也没让律师阅览案卷。

窥一斑可见全豹,在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长达十四年的迫害中,从来就没讲过法律,而且幕后的操纵者政法委“六一零”与公、检、法、司、国安国保大队、居委会上下勾结,靠“假、恶、斗”维持统治,惧怕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迫害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

二、洛文之前遭受的迫害:被迫流离他乡,恶警不断骚扰家人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一日上午,黄石市委书记王振有、市公安局长王庆华等开会部署,搞所谓春季治安战役,随时出动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下午,西塞山公安分局、澄月岛派出所的周亚军、黄吉升及石建国等六人,非法闯入骆文家,抢劫私人物品计十六项之多。当场把骆文绑架到黄石八卦嘴拘留所。

在西塞山公安分局国保队长周宪军的指使下,恶警对骆文进行刑讯逼供,脚穿皮鞋猛踢他的头部,致使骆文全身抽搐,昏迷、休克,就近送往爱康医院抢救。一个好端端的人被打成重伤,周某不想承担责任,就给骆文的妻子打电话,想把责任推卸给骆文的家人,因骆文的医疗卡建档在市中心医院,后将骆文转至市中心医院紧急治疗。

骆文被逼得走投无路,顶着巨大的压力和痛苦,流离他乡。一个美满和睦的家,就这样被中共邪党搞的支离破碎,各自过着寂苦和不安的生活。骆文无法照顾父母妻女,他妻子每月工资只有七百元,女儿读高中,各种费用较多。即使这样,周宪军一伙也不停止对骆文及亲人的骚扰和迫害!

二零零七年九月的一天,骆文单位黄石铁路局,以让其回单位之名,找到其妻单位(铁路局并不知其妻的单位,可见是黄石“六一零”恶警不好亲自出面,才让单位出面),让其妻联系骆文回单位上班。其妻觉得其中大有蹊跷,就问他们能否确保骆文生命安全,单位领导支支吾吾不敢正面回答。第二天,又有二人闯进其小姨家,逼问骆文的下落。

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左右,黄石市公安局西塞山区分局指使黄石铁路局保卫处的两名警察,试图骚扰骆文的妻子,以获知骆文的消息。其妻义正词严,恶人终未敢登门。

然而,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六日晚十点半,骆文的妻子和女儿外出回家,发现门锁未动,用钥匙打开大门后,客厅和房间内有凌乱的脚印及长长的灰迹,因上午刚刚做过清洁,所以印迹非常显眼。可以肯定的是,有人私闯民宅。而骆文家的钥匙除主人外,只有西塞山区分局的周宪军及其他恶警在二零零七年三月抄家时强行抢走过。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骆文家中再次发现凌乱脚印,骆文女儿的房间和客厅都有,因为那几天下雨,所以脚印特别明显。

骆文被迫离家后,其家中在二零零八年三月至四月间,连续发生四起恶徒撬门进屋的恶性事件,这四次撬门进屋事件,都是在骆文的女儿上学后,其妻子下班回家前这段时间内发生的。可见,骆文家附近长期有受黄石“六一零”指使而蹲坑的恶人。

三、再陷囹圄,身体极其虚弱

靠“假、恶、斗”维持统治的邪教——中共,惧怕修炼“真、善、忍”的好人。黄石“六一零”一直对骆文虎视眈眈,到处窥探他的下落。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恶警在深圳又绑架了骆文。八月中旬,转入黄石市第一看守所。九月初,市公安局恶警让骆文的妻子在逮捕书上签字,遭其拒绝。随后家属便聘请正义律师为骆文辩护。当时,骆文的腿部长了瘤子,其妻奔走于相关部门申请保外就医时,黄石第一看守所扬言,要扣除家属给的生活费为骆文治病,其妻找所长询问时,所长又说无此事,要直接扣骆文单位的医保费。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下午,骆文的妻子与律师前往黄石市西塞山区检察院阅览案卷遭拒,检 察院的易娜出面声称,律师要看案卷,得请示上面(指黄石市“六一零”)。十五日上午,骆文的妻子与律师再次到西塞山区检察院要求阅览案卷,遭再次推诿。 十二月底,骆文的妻子到黄石市西塞山区法院询问关于骆文的案子时,被告知此案因证据不足,已退回西塞山区公安分局。当骆文的妻子打电话给公安局时,说:既然法院都把案子退回了,我丈夫没有罪,应当立即放人。接电话的卫涛讲,我们还要继续调查,要想放人,绝不可能。

其实在中共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时,从来就没讲过法律,而且幕后的操纵者“六一零”,他们不下令放人,警察也不敢放,这本身就违法。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一日,当正义律师去黄石第一看守所探视骆文时,发现骆文被迫害得很严重。当时骆文是被两个人架着胳膊从里面拖出来的,头耷拉着,背部弯成九十度,奄奄一息,虚弱的说不出一句话。

见当事人身体非常虚弱,律师立即在骆文妻子的陪同下,驱车赴黄石市西塞山区法院递交保释候审的相关材料。不料,法院人员置若罔闻,漠视生命,竟称骆文身体一向很好,百般推诿。骆文妻子听后立即正告法院相关人员:“我丈夫如果有什么意外,我一定上告你们。”

至二零一二年七月中旬,骆文已被非法关押在黄石市第一看守所达十一个月之久。

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上午,骆文七十多岁的母亲等亲人知道他的近况后,从蕲春老家赶到黄石市第一看守所,要求看守所立即送骆文去医院救治。接待他们的黄石市第一看守所所长一再声称:骆文没有病,我们带他到黄石最具权威的市中心医院做了检查,没有查出什么病。并大声地说:“骆文在这里的人身安全由我们负责。”

如果骆文好好的,看守所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把他送到黄石最好的医院去检查?骆文的母亲再三请求见儿子一面,却遭到所长的拒绝。当日下午至六月中旬,骆文的母亲和几位亲属先后几次去黄石市西塞山区法院,要求无罪释放骆文,法院有关人员都是以各种理由推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15/湖北黄石西塞山区法院非法庭审骆文-266593.html

2012-12-04:湖北黄石区法院欲对法轮功学员骆文非法庭审

据悉,湖北省黄石市西塞山区法院欲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上午九点对法轮功学员骆文非法庭审。

西塞山区邪党法院位于黄石市环湖路14号(澄月岛公园附近),市内可乘4路13路26路在爱康医院站下车,往前走几分钟即到;乘12路11路到鲢鱼墩站下车,走澄月岛公园前的小路可到;7路15路21路到八卦嘴站下车,过铁路往湖边方向十分钟即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4/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66175.html

2012-07-17: 湖北省黄石市骆文已被非法关押近一年

骆文,男,出生于1968年。家原住黄石市老下陆,后迁居黄石市八卦嘴。骆文被迫流离失所之前,在黄石铁路局上班。1995年骆文因患严重的美尼尔氏综合症,现代医疗手段在此病面前束手无策,骆文为祛病健身而修炼法轮大法,不长时间身体就完全恢复健康。他为人正派,工作勤恳,乐于助人,是亲朋好友、邻里、同事公认的好人。

然而,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发起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使骆文这样的好人屡遭绑架,备受摧残。骆文一度被迫害流离失所,他于2011年7月19日在深圳被警察绑架,至今已被非法关押在黄石市第一看守所达11个月之久。

以下是骆文遭迫害经历。

一、坚持信仰,做好人,却被非法劳教

1999年7月20日迫害爆发,骆文被黄石老下陆派出所绑架、抄家、非法关押3天。

集体学法炼功环境被破坏,中共铺天盖地的谎言及来自各方面的压力,都无法动摇骆文对“真、善、忍”的坚定信仰;也没能改变他无私为同修服务的热心。2003年8月7日,骆文因给同修送经文遭不明真相的人恶告,被武汉铁路派出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来又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2004年,骆文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不向黄石“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的恶人妥协,被非法劳教一年,在沙洋劳教所三大队遭到恶警百般刁难和折磨。

二、被迫流离他乡,恶警还没完没了地骚扰家人

2007年3月21日上午,黄石市委书记王振有、市公安局长王庆华等开会部署,搞所谓春季治安战役,随时出动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下午,西塞山公安分局、澄月岛派出所的周亚军、黄吉升及石建国等六人,非法闯入骆文家,抢劫私人物品计16项之多。当场把骆文绑架到黄石八卦嘴拘留所。

在西塞山公安分局国保队长周宪军的指使下,恶警对骆文進行刑讯逼供,脚穿皮鞋猛踢他的头部,致使骆文全身抽搐,昏迷、休克,就近送往爱康医院抢救。一个好端端的人被打成重伤,周某不想承担责任,就给骆文的妻子打电话,想把责任推卸给骆文的家人,因骆文的医疗卡建档在市中心医院,后将骆文转至市中心医院紧急治疗。

骆文被逼得走投无路,顶着巨大的压力和痛苦,流离他乡。一个美满和睦的家,就这样被中共邪党搞的支离破碎,各自过着寂苦和不安的生活。骆文无法照顾父母妻女,他妻子每月工资只有700元,女儿读高中,各种费用较多。即使这样,周宪军一伙也不停止对骆文及亲人的骚扰和迫害!

2007年9月的一天,骆文单位黄石铁路局,以让其回单位之名,找到其妻单位(铁路局并不知其妻的单位,可见是黄石“610”恶警不好亲自出面,才让单位出面),让其妻联系骆文回单位上班。其妻觉得其中大有蹊跷,就问他们能否确保骆文生命安全,单位领导支支吾吾不敢正面回答。第二天,又有二人闯進其小姨家,逼问骆文的下落。

2008年3月7日左右,黄石市公安局西塞山区分局指使黄石铁路局保卫处的两名警察,试图骚扰骆文的妻子,以获知骆文的消息。其妻义正辞严,恶人终未敢登门。

然而,2008年3月16日晚10点半,骆文的妻子和女儿外出回家,发现门锁未动,用钥匙打开大门后,客厅和房间内有凌乱的脚印及长长的灰迹,因上午刚刚做过清洁,所以印迹非常显眼。可以肯定的是,有人私闯民宅。而骆文家的钥匙除主人外,只有西塞山区分局的周宪军及其他恶警在2007年3月抄家时强行抢走过。

2008年4月14日,骆文家中再次发现凌乱脚印,骆文女儿的房间和客厅都有,因为那几天下雨,所以脚印特别明显。

骆文被迫离家后,其家中在2008年3月至4月间,连续发生四起恶徒撬门進屋的恶性事件,这四次撬门進屋事件,都是在骆文的女儿上学后,其妻子下班回家前这段时间内发生的。可见,骆文家附近长期有受黄石“610”指使而蹲坑的恶人。

三、再陷囹圄,身体极其虚弱,竟面临非法庭审

靠“假、恶、斗”维持统治的邪教——中共,惧怕修炼“真、善、忍”的好人。黄石“610”一直对骆文虎视眈眈,到处窥探他的下落。

2011年7月19日,恶警在深圳又绑架了骆文。8月中旬,转入黄石市第一看守所。9月初,市公安局恶警让骆文的妻子在逮捕书上签字,遭其拒绝。随后家属便聘请正义律师为骆文辩护。当时,骆文的腿部长了瘤子,其妻奔走于相关部门申请保外就医时,黄石第一看守所扬言,要扣除家属给的生活费为骆文治病,其妻找所长询问时,所长又说无此事,要直接扣骆文单位的医保费。

2011年11月14日下午,骆文的妻子与律师前往黄石市西塞山区检察院阅览案卷遭拒,检察院的易娜出面声称,律师要看案卷,得请示上面(指黄石市“610”)。15日上午,骆文的妻子与律师再次到西塞山区检察院要求阅览案卷,遭再次推诿。12月底,骆文的妻子到黄石市西塞山区法院询问关于骆文的案子时,被告知此案因证据不足,已退回西塞山区公安分局。当骆文的妻子打电话给公安局时,说:既然法院都把案子退回了,我丈夫没有罪,应当立即放人。接电话的卫涛讲,我们还要继续调查,要想放人,绝不可能。

其实在中共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时,从来就没讲过法律,而且幕后的操纵者“610”,他们不下令放人,警察也不敢放,这本身就违法。

2012年5月21日,当正义律师去黄石第一看守所探视骆文时,发现骆文被迫害得很严重。当时骆文是被两个人架着胳膊从里面拖出来的,头耷拉着,背部弯成九十度,奄奄一息,虚弱的说不出一句话。

见当事人身体非常虚弱,律师立即在骆文妻子的陪同下,驱车赴黄石市西塞山区法院递交保释候审的相关材料。不料,法院人员置若罔闻,漠视生命,竟称骆文身体一向很好,百般推诿。骆文妻子听后立即正告法院相关人员:“我丈夫如果有甚么意外,我一定上告你们。”

至2012年7月中旬,骆文已被非法关押在黄石市第一看守所达11个月之久。

2012年6月5日上午,骆文70多岁的母亲等亲人知道他的近况后,从蕲春老家赶到黄石市第一看守所,要求看守所立即送骆文去医院救治。接待他们的黄石市第一看守所所长一再声称:骆文没有病,我们带他到黄石最具权威的市中心医院做了检查,没有查出甚么病。并大声地说:“骆文在这里的人身安全由我们负责。”

如果骆文好好的,看守所为甚么会无缘无故的把他送到黄石最好的医院去检查?骆文的母亲再三请求见儿子一面,却遭到所长的拒绝。当日下午至6月中旬,骆文的母亲和几位亲属先后几次去黄石市西塞山区法院,要求无罪释放骆文,法院有关人员都是以各种理由推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7/湖北省黄石市骆文已被非法关押近一年-260311.html

2012-05-28: 湖北黄石市骆文被迫害 面临非法庭审

近期,湖北黄石市法轮功学员骆文面临非法庭审。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一日,辩护律师到位于峰烈山的黄石市第一看守所见到了骆文,发现骆文被迫害得很严重,被两个狱警搀扶着,一句话也没有说,已有点神智不清。具体遭受了甚么迫害现在还不清楚。看守所拒绝家属接见。

骆文,男,四十多岁,原在黄石铁路局上班,为人正派,工作勤恳,乐于助人,是单位和亲朋好友公认的好人。这样的好人却多次惨遭中共的残酷迫害。二零零三年八月七日,骆文因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又被西塞山区“六一零”(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头目周宪军、澄月派出所石建国等三名警察绑架,并被八卦嘴看守所恶警穿皮鞋猛踢头部,致使骆文双耳失聪、昏迷,送医院抢救,之后骆文被迫流离失所。

被迫离家后,恶警仍在骆文家无人的情况下,多次撬门進屋乱翻。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在深圳打工的骆文被恶警上门绑架。八月中旬,转入黄石市第一看守所。九月初,市公安局恶警让骆文的妻子签逮捕书遭其拒绝,随后家属便聘请正义律师为骆文辩护。当时,骆文的腿部长了瘤子,其妻奔走于相关部门申请保外就医时,黄石第一看守所扬言,要扣除家属给的生活费为骆文治病,其妻找所长询问时,所长又说无此事,要直接扣骆文单位的医保费。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下午,骆文的妻子与律师前往黄石市西塞山区检察院阅览案卷遭拒,检察院的易娜出面声称,律师要看案卷,得请示上面(指市“六一零”)。十五日上午,骆文的妻子与律师再次到西塞山区检察院要求阅览案卷,遭再次推诿。十二月底,骆文的妻子到黄石市西塞山区法院询问关于骆文的案子时,被告知此案因证据不足,已退回西塞山公安分局。当骆文的妻子打电话给公安局时,说:既然法院都把案子退回了,我丈夫没有罪,应当立即放人。接电话的卫涛讲,我们还要继续调查,要想放人,绝不可能。

其实在中共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时,从来就没讲过法律,而且幕后的操纵者是“六一零办公室”,他们不下令放人,警察也不敢放,这本身就违法。骆文现已被非法关押在黄石市第一看守所十月有馀,被迫害的非常严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8/湖北黄石市骆文被迫害-面临非法庭审-258160.html

2012-05-27: 湖北黄石市骆文被迫害奄奄一息

湖北黄石市西塞山区法院预谋五月下旬对法轮功学员骆文進行非法庭审。五月二十一日,当北京律师去黄石第一看守所探视骆文时,发现骆文被迫害严重,当时是被两个人架着从里面拖出来的,头部耷拉着,背部身体弯着呈九十度,奄奄一息,虚弱的说不出一句话。

见当事人危在旦夕,律师立即在骆文妻子的陪同下,驱车赴法院递交保释候审的相关材料。不料,法院人员置若罔闻,漠视生命,竟称骆文身体一向很好,百般推诿,骆文妻子听后立即正告法院相关人员:“我丈夫如果有甚么意外,我一定上告你们。”至本文发稿日,骆文已被非法关押八个多月。

骆文,男,四十岁出头,家住黄石八卦嘴,原在黄石铁路局上班,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被西塞山区“六一零”头目周宪军、带领澄月派出所石建国等三警察绑架、抄家。在周宪军的指使下,八卦嘴看守所警察脚穿皮鞋猛踢骆文的头部,致使骆文昏迷休克、双耳失聪,送医院抢救,之后骆文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骆文在深圳被警察上门绑架劫持。八月中旬被转入黄石第一看守所。九月初,市公安局警察让骆文的妻子签逮捕书而遭拒绝。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下午,骆文的妻子与北京律师前往黄石市西塞山区检察院阅览案卷。检察院的易娜拒绝让律师阅卷,声称这个案卷律师要看,得请示上面(指市“六一零”)。十一月十五日上午,骆文的妻子与律师再次到西塞山区检察院要求阅览案卷。律师说,既然此案已到了检察院,作为当事人的律师就有权阅卷。检察院的人以“负责此案的易娜不在”推诿律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7/湖北黄石市骆文被迫害奄奄一息-258146.html

2011-12-18: 湖北黄石市骆文面临非法庭审 律师阅卷遭拒

湖北省黄石市法轮功学员骆文,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在深圳被警察绑架,面临中共非法庭审。目前骆文被非法关押在黄石第一看守所(即下陆峰烈山看守所)。至本文发稿日,已被非法关押快五个月了。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下午,骆文的妻子与北京正义律师前往黄石市西塞山区检察院阅览案卷。出面见他们的是检察院的易娜,易娜拒绝让律师阅卷,她声称:这个案卷她还没有看,不可能让律师看。这个案卷律师要看,得请示上面(指市“六一零”)。

十一月十五日上午,骆文的妻子与律师再次到西塞山区检察院要求阅览案卷。律师说,既然此案已到了检察院,作为当事人的律师就有权阅卷。检察院的人以“负责此案的易娜不在”推诿律师。

这种刁难律师手法,中共检察院经常玩弄。今年一月份,遭关押迫害的铁山区法轮功学员陆勇的律师第一次要去铁山检察院复印案卷时,铁山检察院拒绝的理由与西塞山区检察院的说辞惊人的相似,看来邪党内部是统一了口径的,公检法司都受“六一零”这个邪恶组织操控。

“六一零”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各地“六一零”在过去十二年的时间里,一直操控公检法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骆文,男,四十岁出头,家住黄石八卦嘴,在黄石铁路局上班,为人正派,工作勤恳,乐于助人,是单位公认的好同事,邻里口碑极好,是妻子心中的好丈夫,是女儿心中的好父亲。

骆文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被西塞山区“六一零”头目周宪军、带领澄月派出所石建国等三名警察绑架,并被八卦嘴看守所警察脚穿皮鞋猛踢头部,致使骆文昏迷休克、双耳失聪,送医院抢救,之后骆文被迫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8/湖北黄石市骆文面临非法庭审-律师阅卷遭拒-250713.html

2011-10-01: 骆文仍被非法关押在湖北黄石第一看守所

湖北省黄石市法轮功学员骆文,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在深圳被警察绑架,面临中共非法庭审。目前骆文被非法关押在黄石第一看守所(即下陆峰烈山看守所)。

骆文,男,四十岁出头,家住黄石八卦嘴,在黄石铁路局上班,为人正派,工作勤恳,乐于助人,是单位公认的好同事,邻里口碑极好,是妻子心中的好丈夫,是女儿心中的好父亲。

骆文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被西塞山区“六一零”头目周宪军、带领澄月派出所石建国等三名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抄走手机、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和法轮功书籍等。

在周宪军的指使下,八卦嘴看守所警察脚穿皮鞋猛踢骆文的头部,致使骆文昏迷休克、双耳失聪,送医院抢救,之后骆文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骆文在深圳被警察上门绑架劫持。八月中旬,市公安局通知骆文的妻子,已将骆文转入黄石第一看守所。九月初,市公安局警察让骆文的妻子签逮捕书遭其拒绝,现已聘请北京的正义律师介入此案。

据悉,骆文的腿部长了瘤子,其妻正向相关部门申请保外就医。期间,黄石第一看守所扬言,要扣除家属给的生活费为骆文治病,其妻找所长问讯时,所长又说无此事,要直接扣骆文单位的医保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30/247357.html

2009-09-05: 黄石市各派出所和居委会骚扰法轮功修炼者

如牧羊湖居委会经常到黄石大法弟子骆文家所在的小区打听其下落。此前,骆文遭恶警绑架殴打,之后被迫离家出走。那些好心的邻居告诉骆文的妻子:居委会经常来探寻骆文是否回家,别说我们不知道消息,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的,这年头共产党就没干过好事。以前骆文所住的单元楼的铁门经常坏,每次他都会抽空修好,自骆文离家后,这门就这么一直坏着没人修理。

骆文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被西塞山区“六一零”头目周宪军,携澄月派出所石建国等三名警察恶意绑架,并被非法抄家,抄走手机、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和大法书籍等,在周宪军的指使下,八卦嘴看守所警察脚穿皮鞋猛踢骆文的头部,致使骆文昏迷休克、双耳失聪,送医院抢救,骆文被迫流离失所,现不知行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5/207738.html

2008-06-18: 湖北黄石市西塞山公安骚扰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家属

2008年6月12日,黄石市西塞山公安分局的两位警察(市“610”成员),闯入黄思湾医院-黄石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骆文的妻子的小姨工作的地方,骚扰骆文妻子的小姨,向其探听骆文的下落,又假意惺惺询问骆文妻子的收入,骆文妻子的小姨正告他们:这是你们第一次到这来(指医院),也是最后一次来。

这是继5月底对骆文年迈的父母的骚扰后,警察第二次骚扰家属。6月13日,骆文的妻子用手机接了一个电话(号码显示为其小姨的电话),只听见音乐没有讲话声,正在此时,其小姨回家了。一问才知道其小姨并未打电话,原来恶警探听不到骆文的消息狗急跳墙,用特权在移动公司探到其小姨的电话号码并复制了一个。

2008年6月16日,黄石市西塞山公安分局的两位警察在黄思湾居委会曹主任的带领下,到黄石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杨建家進行骚扰。居委会曹主任先打了一个电话后确定家中有人后才来的。杨建的妹妹把门打开后才发现居委会曹主任还带了两个人,问其是谁,答曰西塞山公安分局的。其中一人说,到你家看看有几间房间,杨建的妹妹站在门口说,家中都只有两人了还来骚扰(杨建流离失所后,其母担心他的安全,长期忧患成疾已于07年7月6日离世),另一人听到此话后就离开了门口。此人还不罢休,又追问其妹在哪儿上班,工资多少。还追问杨建在哪里,在外干甚么。其父说,没找他,也不清楚。居委会曹主任说,他们家的人挺好的。由于杨建的妹妹挡在门口,恶警進不来,僵持了一会就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18/180474.html

2008-06-01: 湖北黄石“610”与铁路派出所骚扰法轮功学员骆文年迈的父母

2008年5月28日,湖北黄石“610”(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机构)成员周亚军(对外宣称西塞山分局国安国保大队长)伙同黄石铁路派出所一位姓洪的警察,窜到蕲春县,通过蕲春派出所找到法轮功学员骆文年迈的父母家,上门骚扰威逼利诱,企图抓捕骆文。说甚么让骆文回铁路局上班,不然就要在单位除名。

事实上在2007年3月21日骆文被非法关押没多久时,单位就口头通知其家人骆文被除名。现恶警妄图欺骗其年迈的父母以上班为名诱捕骆文。这套把戏早过时了,这九年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以上班为名抓捕后遭到严重迫害甚至迫害死。恶警还宣称家属不配合他们的工作,试问有谁会配合邪恶来残害自己的家人呢?前几年铁路派出所姓洪的警察就曾参与迫害骆文,过后不久此警察局部血管堵塞,在医院花几万元才治好,现仍不思悔改继续作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1/179492.html

2008-04-17: 湖北黄石市恶警再次骚扰骆文

2008年4月14日,湖北黄石市法轮功学员骆文家中再次发现凌乱脚印,骆文女儿的房间和客厅都有,由于这几天下雨,所以脚印特别明显。

骆文被迫离家后,其家中在3月16日、21日、4月11日、4月14日连续发生恶徒撬门進屋的恶性事件,这四次撬门進屋,都是在骆文的女儿上学后,骆文妻子下班回家前这段时间内发生的。估计骆文家附近长期有蹲坑监视的恶人。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市“610”下属的西塞山区国安国保大队难脱干系,尤其是队长周宪军与周亚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7/176650.html

2008-04-16: 骆文,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被恶警绑架、打昏,送医抢救,后流离失所,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六日至四月十一日,恶徒在骆文家无人情况下,多次开锁入屋乱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6/176585.html

2008-03-20: 湖北黄石市公安分局恶人迫害骆文一家

2008年3月7日左右,湖北黄石市公安局西塞山区分局指使黄石铁路局保卫处的两名警察,试图骚扰黄石法轮功学员骆文(已流离失所)的妻子,以获知骆文的消息。在其妻正念抵制下,恶人终未敢登门。然而,2008年3月16日晚,骆文的妻子和女儿回家时,发现有人私闯民宅。骆文家的钥匙除主人外,只有西塞山区分局的周宪军及其他恶警在2007年3月27日抄家时强行抢走。

2007年3月27日,西塞山分局国保队长周亚军伙同黄石澄月派出所警察闯進骆文家,将骆文强行绑架到市八卦咀看守所,严刑逼供。在西塞山分局国保队长周宪军的指使下,恶警殴打骆文,脚穿皮鞋猛踢他头部,致使骆文休克昏迷,就近送市爱康医院(原市冶钢医院)抢救。

周宪军害怕承担责任,将好好的一个健康人打成重伤,更不愿意承担医疗费用,打电话给其妻。因骆文的医疗卡建档在市中心医院(原市三医院),后又将骆文转至市中心医院。到医院时,骆文已被迫害得双耳失聪,听不见任何声音,原来因为炼法轮功而治愈的美尼尔氏综合症也被打得复发了。

2007年3月27日下午4点50左右,骆文的妻子下班回家,发现四、五个恶警正在抄家,其中一个正准备将其私人存折据为己有,被其妻夺回,但家中的私人电脑、打印机、手机等全部抢掠一空,还将骆文家中的私人钥匙抢走。恶警还命令骆文的小姨家的邻居定期汇报骆文的行踪,好心的邻居告诉了其妻。

骆文,男,四十岁出头,家住黄石八卦咀,在黄石铁路局上班,为人正派,工作勤恳,乐于助人,是单位公认的好同事,邻里口碑极好,是妻子心中的好丈夫,是女儿心中的好父亲。

2008年3月16日晚10点半,骆文的妻子和女儿外出回家,发现门锁未动,用钥匙打开大门后,客厅和房间内有凌乱的脚印及长长的灰迹,因上午刚刚做过清洁,所以印迹非常显眼。可以肯定的是,有人私闯民宅,而骆文家的钥匙除主人外,只有西塞山区分局的周宪军及其他恶警在2007年3月27日抄家时强行抢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0/174731.html

2007-11-06: 湖北黄石市大法弟子罗文、刘晓莲等被迫害的情况
湖北黄石市大法弟子罗文、刘晓莲、费静芳、陈军、李起幺,被恶人抓走送劳教所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6/166031.html

2007-09-29: 湖北黄石恶警诱骗大法弟子骆文下落
近期黄石大法弟子骆文[已流离失所]所属单位黄石铁路局,以让其回单位之名,找到其妻单位[铁路局并不知其妻的单位,可见是『610’恶警不好亲自出面,才让单位出面],让其妻联系骆文回单位上班。为甚么骆文流离失所快半年了,现临近『十一’才来找,其中大有蹊跷。当其妻问能否确保骆文生命安全时,单位领导支支吾吾不敢正面回答。第二天,又派另二人闯進其妻的小姨家,催逼骆文的下落,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在网上看到很多大法弟子被单位以恢复工作为名,骗其回单位后就被迫害到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9/163545.html

2007-07-01: 湖北黄石恶警近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二零零七年三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湖北省黄石的四位大法弟子骆文、刘小莲、费静芳、陈君同时被恶警绑架。其中骆文被迫害的非常严重,被打昏死过去,但送医院去抢救后不知去向。

陈君被抓后被非法关押在本市八卦嘴拘留二十天左右放回后,再次被强行绑架到邪恶的湖北省洗脑班,至今未归。

刘小莲直接送洗脑班一个月后又送党校,最后又转到看守所一直没回家。

费静芳被拘留十二天,被敲诈了二百四十元。四月二十六日,费静芳在外出打工的路上再次被抓,被非法关押在本市第一看守所至今未放。

二零零七年四月初,柏云霞被非法关押几天后放回家后又第二次被抓,后通过家人保释回家的。

何国平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被绑架到下陆党校非法关押了几天后转到大冶县监狱牢房,至今未归。

桂立新于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九日被非法关押在黄石市第一看守所,家人去过几次要人,被恶警无礼拒绝。

谢秀芳也被抓,七十馀岁的老母王若芳去下陆派出所要人,得到的是恶警的粗暴态度,现在谢秀芳也被非法关押在本市第一看守所。

黄石西赛山区六一零最邪恶之徒有周现均、王建华、盛建刚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157947.html

2007-05-31: 湖北黄石市大法弟子桂立新被绑架

07年5月29日中午十一点半左右,黄石市西塞山区八泉派出所[原上窑派出所恶警]在飞娥山居委会主任刘主任某的带领下,闯進大法弟子桂立新家,强行将他绑架,现关在八泉派出所。

自07年3月21日前后起,当地恶警先后绑架了黄石大法弟子李启尧(音)、陈军、骆文、刘小莲、杨云霞、谢芳、何国萍、费静芳,加上几年之前就被关在狱中的李铮、李萍、谢永刚、蔡桂香、张泽兰、杨建中、曹中荣等,除了刘、杨被放回外,馀者都被关押迫害。

据知,黄石市委书记王振友、“六一零”头目王庆华,王六一(黄石下陆区)、李宁(下陆派出所恶警)、周宪军、盛建刚(此二人为市国安国保大队恶警)这些人的操纵行恶,造成黄石气氛一时紧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31/155970.html

2007-05-10: 湖北省黄石十几名大法弟子被绑架,下落不明

湖北省黄石市下陆区公安分局、老下区派出所、新下陆派出所、西塞山区石料山派出所于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一日左右,出阵恶警众多,非法疯狂的抓捕大法弟子,造成多个资料点被破坏,十几名大法弟子被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该地区大法弟子被抓的形式是被邪恶之人盯梢、蹲坑,造成大法的重大损失。希望黄石市地区的同修正念正行,目前知道被恶警绑架知道同修姓名的有:骆文(音)、陈颛(音)、刘晓莲(音)、杨云霞(音)、禾国萍(音)、谢秀芹(音)、谢秀芹的姨妈(不知姓名)、一位姓项的同修。

这些同修被抓后,全部被恶人抄家,人也不知关押在何处。还有些同修无法知道姓名和具体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0/154464.html

2007-04-27: 请关注几位被迫害的湖北黄石法轮功学员
黄石大法弟子骆文,被迫害的生命危险,而且现在还不知去向。

陈军、柏云霞和刘小莲三位同修都同时被绑架,现在都在被迫害中。因黄石的大法弟子相对较少,而且黄石又迫害的很严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7/153656.html

2007-04-22: 黄石市大法弟子罗文被恶警使用药物迫害,现下落不明
黄石市大法弟子罗文,于3月22日被市公安局610西赛山分局周宪军等恶警迫害,不知用了甚么药物使耳朵听不见,人被打伤,为了蒙蔽世人,送到大冶钢厂医院后又送到湖北黄石市中心医院,其妻离开不久,4月10日再回来时人失踪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2/153239.html

2007-04-08: 湖北黄石市大法弟子罗文遭迫害
罗文在黄石市三医院被抢救过来后,恶党怕担责任,给他办了保外就医,罗文目前还在医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8/152370.html

2007-04-12: 黄石骆文被迫害双耳失聪,另三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湖北黄石市铁路局大法弟子骆文,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下午三点半左右被西塞山公安局周现军等从家中劫持到八卦嘴国保大队迫害,现已被恶警周现军暴打致双耳失聪,在黄石市三医院抢救,家中电脑、存摺、手机等财物被恶警抢劫一空。当日有三位大法弟子同时被绑架她们是:刘亦莲、陈君、杨云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2/152645.html

2007-04-07: 湖北黄石大法弟子罗文遭酷刑逼供,生死未卜
湖北黄石恶警在市“六一零”的指挥下,于3月21日绑架了大法弟子罗文,为了从罗文嘴里得到其他大法弟子的情况,它们对罗文進行了残酷的刑讯逼供,经过十多天的毒打,把罗文折磨的不行了,送到黄石中医院抢救,没有成功,又送到黄石市第三医院抢救,现在生死未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7/152305.html

2007-04-09: 湖北黄石恶警周宪军等绑架大法弟子杨云霞

湖北省黄石市四名大法学员被邪恶绑架
湖北省黄石市铁路局大法学员罗文于2007年3月22日下午三点半左右被黄石西塞山公安局周现军等恶警从家中劫持到八封嘴国保大队迫害,其间被恶警周现军等人暴打致双耳失聪,在市三医院被抢救过来后,恶党怕担责任,给他办了保外就医。家中电脑、存折、手机等私人财物被恶警抢劫一空。

在当天被绑架的同修还有:刘小莲、陈君、杨云霞
恶警周宪军伙同西寨山公安分局一行七、八人,于四月五日四时左右,撞开杨云霞的家门,绑架了杨云霞。

据悉:三月二十一日被它们绑架的罗文,被它们毒打得生命垂危,现在黄石中心医院抢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9/152428.html

2007-03-27: 湖北省黄石市法轮功学员骆文、陈军等遭绑架、非法抄家
湖北省黄石市市委书记王振有、市公安局长王庆华,在2007年3月21日上午开会,搞“春季治安战役“,随时出动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在21日下午5时,绑架法轮功学员骆文、陈军并抄其家,抢走两台电脑等私人财物。又在3月23日,绑架法轮功学员费金芳,同时拳打脚踢,残酷迫害,人被当场打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7/151665.html

深圳市联系资料(区号: )

2020-07-05:
相关参与单位人员如下:
国保大队
曾锦添 13510032991
陈乙舜 13602605339
陈永标 13823514568
关奇峰 13725520666
韩远青 13802576453

深圳宝安看守所
曾东海 13602517701
陈兵 13008883811
陈德仲 13823790944
陈莉敏 13923861681
陈永康 13600150687

国保大队更多电话号码:
何翠芬 13923419816
廖秀玲 13509685326
柳丹 13632660700
刘敬用 13802207879
刘永卿 13510035216
罗静波 13509649622
孟祥财 13502842069
阮贤斌 13510813938
石铁军 13603096999
汪鹏 13600443021
魏彬 13823799927
吴永发 13600177600
谢玉华 13602623766
徐英强 13509601958
余伟华 13823217796
张瑶 13902985948
周水恩 13902900980

深圳宝安看守所更多电话号码:
邓培文 13823303003
黄志田 13632680333
梁生 13798372991
麦家雄 13602637032
潘景亮 13823323998
阮永辉 13602600998
温天雄 13537720382
吴廷拱 13922896886
吴维民 13510328806
肖海 13823106600
薛文忠 13902904035
徐妃八 13600150589
杨旭东 13925244977
余奋腾 13802221623
余庆光 13510098900
钟剑涛 13924663555
朱嘉捷 13823796654
邹凯 13902925096
何国华 13923763036
廖小勇 13823509120
包新祥 1355485120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

2008-03-20:
西塞山区分局电话:0714--6205110
周宪军手机:13907235290,[宅]0714--6228635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