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4-22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湖南 >> 长沙 宁乡县 >> 李荣, 女, 70

个人情况: 退休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南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7-02-26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李荣辉 李荣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12-04: 李荣辉,女,三河市税务局离休干部、老红军,因坚持信仰被停发工资。2000年4月14日早晨,75岁的李荣辉在马路边与同修一起炼功,被北城派出所所长赵永康等人拳打脚踢,提着后衣领就往车上扔,到派出所就把老太太铐在自行车上,赵永康狠狠地打她几十个大嘴巴,把老太太打得晕头转向,眼冒金星,脸肿起老高,后来用电棍电手、电胸口,在派出所非法拘禁两天,又强行劫持到单位非法拘禁20来天。同年7月7日,单位给她家里安上防盗门,由两个小伙子监控、在家中非法拘禁50天。

2001年4月30日,赵永康一行四人又来到她家,撬坏窗户护栏私闯民宅,胡乱翻查,还逼迫老人按手印,一无所获后赵又让国税局的两个人非法看管老人、限制人身自由。老人问国税局办公室主任王志义要关多少天,王说:“把你关到死!“后来由于老人坚决抗议他们才撤离,以后每年的所谓敏感日都经历不同程度的骚扰和迫害。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李荣辉的妹妹李荣,骑三轮车拉着李荣辉外出回来时,被一轿车跟踪并绑架了李荣,投入三河看守所。李荣,女,约七十岁,老家是湖南人,退休教师。因家中已无亲人,于九九年以前就投奔她姐姐家,老姐俩相依为命,警察绑架李荣,根本不管已经83岁身体不便的李荣辉死活。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老人曾遭遇国保人员非法审问,恶警为逼她妥协、出卖同修,对她用刑及殴打。四月二日左右,李荣被劫持回原籍。

李荣老人原来浑身是病,几近死亡,学法轮大法后所有病都痊愈,身体健康。从九九年七二零至今一直遭受邪恶迫害,曾被非法劳教两次,前后被非法关押在湖南省株洲市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四年多,劳教期满后又直接被软禁在农村的一个养老院近两年,退休金被扣压,生活无来源。

李荣的这次被绑架,对李荣辉造成致命打击、巨大的伤害,五个月后,2008年8月初,李荣辉老人离开人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5/河北三河市24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图)-396679.html

2016-06-08: 湖南省宁乡县1221人要求法办江泽民
……
遭劳教酷刑和常年囚禁,李荣控告江泽民

退休女教师李荣, 七十一岁,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非法囚禁在敬老院,两次被非法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迫害。

在劳教所里,有一天她深夜在床上炼功,突然被姓张的吸毒惯犯“夹控”一下将她拖到地上暴打,使劲用拳头打,用脚踢,姓张的吸毒犯,个子高大,八次被关进劳教所,为了自己减期早出去,听从狱警的唆使和安排,非常卖力的迫害大法弟子。当时六十多岁的李荣被毒打的实在受不了,一下冲出房门,高喊正法口号,吸毒犯拼命的来拖,李荣的手被撞到门边,撞破了血管,鲜血流了一地。

吸毒犯叫来劳教所唐姓男恶警和贺姓女恶警,他们将李荣拖到一间空房子里,双手铐上,男恶警用烧火用的大火钳撬开李荣的口,女恶警将臭抹布拼命塞到她喉咙里,将她吊到门窗的最高处,他们嘴里还又骂又叫的。李荣使劲里喊出发正念口诀,臭抹布一下从口中猛冲出。他们又将她拖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将她关到禁闭室。这禁闭室有双层门,外层是铁栏杆门,里层是铁板门,里面长两米,宽一米半,边上一块两米长、半米宽的水泥板做床,地上全是泥水,角落里一个小孔洞是大小便用的,全用废铁片封住,没有光,中间一个小铁窗,这里既臭味难闻,又阴森恐怖,里面不知迫害死了多少人,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到里面发出怪叫声,真令人毛骨悚然,没有水喝,每天就只送个馒头,棉被也没被套,潮湿发霉,每天都是到很晚才扔进来,早上又收走,在里面蚊叮虫咬,臭气熏天。她在禁闭室里被非法关押了十二天才放出来。

两次非法劳教迫害时间长达近五年。又被宁乡县教育局伙同宁乡县政法委、“610”将她非法拘禁在宁乡县夏铎铺龙凤山敬老院长达五年多。

从二零零一年起,她的工资卡就一直被宁乡县玉潭镇联校没收掌管,工资卡上有多少钱自己根本不知道,也不能支配。他们还每月非法扣除她工资雇佣专人日夜在敬老院守护监管她,每月由联校控制只能在他们手中领取自己工资中五十元作日常生活使用。一个月仅五十元,有时连买卫生纸也没钱,想吃点什么、买点什么更是成为一种奢望。

李荣的丈夫早年去世,她也没有子女,一个孤身老人,按理说敬老院是孤寡老人安度晚年的温馨家园。但对李荣来说,敬老院却成了非法关押她的牢笼,使她成为一个失去自由的不是囚犯的常年囚犯。

修炼法轮大法,让人们的心灵得到了净化,身体也得到了健康。法轮大法造福整个人类,却受到江泽民党魁一意孤行的打压迫害,这种打压的结果直接就是对法律、信仰的公然践踏,是对人权、正义、公理和人性的背叛和大毁灭,是社会文明和法制的大倒退。江泽民非法剥夺公民信仰和人身自由,动用国家全部机器,使尽各种恶劣残酷的手段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声称“打死算自杀”,使几百万大法弟子失去宝贵的生命。

江泽民践踏中国宪法和刑法,是最大的违法犯罪份子,可至今仍逍遥法外,是中国的悲哀。十七年来的迫害,至今仍在延续。

历史告诉我们无论什么样的政权和个人,如果逆天叛道,残害无辜,与正义和善良为敌,都没有好下场。十七年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血债累累,犯下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必将受到正义和法律的制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8/湖南省宁乡县1221人要求法办江泽民-329746.html

2015-11-07: 湖南省宁乡县退休教师李荣控告首恶江泽民
二零一五年六月七日,湖南省长沙地区宁乡县退休教师李荣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分别邮寄了控告首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
李荣,七十一岁,家住湖南省宁乡县老北门高家巷农行宿舍。李荣在控告书中说:学法轮大法前,身体几乎浑身是病——全身性关节炎,肝硬化,心脏病,颈、尾椎骨质增生,腰椎间盘突出,低血压,肠胃炎,头晕,头痛等等,已到了生不如死的地步。

一九九七年学了法轮大法后,几个月全部的病都好了,无病一身轻,连小时候留下的满脸天花痘都在三个月内消失,从此精神百倍,法轮功真是修身向善、祛病健身的高德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一场对法轮功的诬蔑和迫害,使法轮功学员无辜受到打压。一九九九年,我上北京讲述冤情,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河北三河市拘留所,看守所,后又被劫持到湖南省宁乡县拘留所,看守所,望城县拘留,看守所等,还被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我当时快六十岁了,在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受到最残酷的迫害:不准炼功,学法,没有自由,被两个恶警各拿一根一尺多长的电棒轮番的不分身体部位的疯狂毒打,被恶警指使的犯人“夹控”拳打脚踢,揪胸往墙上撞头,没有一点人性。

有一次,我炼功,恶警知道了,穿着皮鞋猛踢,将我左脚掌踢断,脚背与脚底反过来了,不久肿得脚连坐又小又矮的小凳都不能坐下去,他们看我实在不行,就叫我坐床,坐到床边后,我伤脚突然被悬空托了起来,特别舒服,我亲眼看见一个穿黄袈裟的高个大佛,背对我,低头轻轻将我脚抬起,同时听到脚骨头“咔咔咔”的响,我被踢断的脚竟立即好了,正常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治好了,眼泪不由自主的直流。

我不配合被奴役做苦工,几个高大的犯人“夹控”提着我的脚将我倒拖上四楼,后又倒拖下一楼,还连拖带打。

有一天,狱警将我们十七个法轮功学员吊铐,每人两手连铐后吊在铁床高处,先让我们脚站在小凳子上,然后踢开凳子,脚没有沾地,全身县空,只要一动,手铐就更勒得更紧,直至铐到肉里,疼痛无比,还有悬空吊一只手一只脚的。我们绝食抗议,恶警便用灌牛食的那种尖竹筒灌,不张口,几个恶警捏住鼻子,呼吸不了,刚张口呼吸,他们便灌食,我们十七人中有一个长沙市叫左淑纯的女法轮功学员,个子矮小,三十八岁,被他们拖去强行灌食,没多久我们就从门口看到他们用担架抬着一个连头都被棉絮包着的人走了,晚上我们仍不见左淑纯回房,我们想左淑纯可能是被他们灌死了,就质问恶警,他们搪塞着且不准问她的去向,后证实确实是被灌食迫害死了。

我还亲眼所见一个益阳沅江市的曹静贞,五十二岁,农村人没文化,她个子高大,刚进劳教所是体重有一百二十四斤,不久就被迫害得只有九十斤,头发掉得稀稀的,后跟我关到一个房里,告诉我说她被恶警打断三根肋骨,内脏全被恶警打伤,根本不能吃东西,吃了就吐脓血水,拉的也是脓血水,那段时间我每天都为她倒桶里的脓血水,打伤到这样还逼她去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宣传,她根本没一点力气,坐也坐不稳,躺下便不能起来,整个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劳教所怕死在里头承担负责,就把她放回去了,后知道曹静贞送回去不久就去世了。

我有一天深夜在床上炼功,突然被姓张的吸毒惯犯“夹控”一下将我拖到地上暴打,使劲用拳头打,用脚踢,姓张的吸毒犯,个子高大,八次被关进劳教所,她为了自己减期早出去,听从狱警的唆使和安排,非常卖力的迫害大法弟子,我当时被毒打的实在受不了,一下冲出房门,高声呼喊“法正乾坤”,她死命的来拖,我的手被撞到门边,撞破了血管,鲜血流了一地,这个姓张的“夹控”叫来劳教所恶警男的唐大队长和女的贺队长,他们将我拖到一间空房子里,将我双手铐上,男的唐队长用烧火用的大火钳撬开我的口,女的贺队长将臭抹布拼命塞到我喉咙里,将我吊到门窗的最高处,他们嘴里还又骂又叫的,说“看你还炼!”我又从心里喊出“法正乾坤”,臭抹布一下从口中猛冲出,他们又将我拖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将我关到禁闭室,这禁闭室有双层门,外层是铁栏杆门,里层是铁板门,里面长两米,宽一米,边上一块两米长半米宽的水泥板做床,地上全是泥水,角落里一个小孔洞是大小便用的,全用废铁片封住,没有光,中间一个小铁窗,这里既臭味难闻,又阴森恐怖,里面不知迫害死了多少人,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到里面发出怪叫声,真令人毛骨悚然,要不是师父保护,早被吓死了,没有水喝,每天就只送个馒头,棉被也没被套,潮湿发霉,每天都是到很晚才扔进来,早上又收走,在里面蚊叮虫咬,臭气熏天,真是生不如死,我在里面被非法关押了十二天才放出来。

放出来后,我们冬天有时被恶警拖到雪地里站着,故意让雪风吹。夏天故意拖到烈日下晒太阳,反正想尽办法折磨我们,恶警骂起人来尖刻又无人性至极,不堪入耳。

两次非法劳教迫害时间长达近五年,然而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我还三次被县教育局配合政法委、610将我非法拘禁在宁乡县夏铎铺龙凤山敬老院,时间总计长达五年多。

我丈夫早年去世,我也没有子女,一个孤身老人,按理说敬老院是我们孤寡老人安度晚年的温馨家园。但对我来说,敬老院却成了非法关押我的牢笼,使我成为一个失去自由的不是囚犯的常年囚犯。

从二零零一年起,我的工资卡就一直被玉潭镇联校没收掌管,卡上有多少钱自己根本不知道,也无权支配。他们还每月非法扣除我工资雇佣专人日夜在敬老院守护监管我,使我真的成了笼中的小鸟一样;笼中小鸟尚可以衣食无忧,而我十来年每月由联校控制只能在他们手中领取自己工资中五十元作使用。一个月仅五十元,我有时计划不周,连买卫生纸也没钱,想吃点什么、添制点什么更是成为一种奢望。在中国大地上,在最困苦的孤寡老人中,我可能是生活得最窘迫最艰难的了。正常生活需求被限制到最低极限,并且长期生活在高压、管制和恐吓中,最得不到照顾、最感受不到温情、心灵创伤和精神打击最大的孤寡老人了。要是没有大法支撑着我,师父慈悲呵护着我,我恐怕在精神和生活的双重重压下早就一蹶不振,也许被迫害得含冤离世多年了。

作为教育机构,本来只应管教学上的事,怎么能参与这种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充当邪恶的打手和帮凶的犯罪之事呢?我无非只是学了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个好人,我又没犯法,不应该被他们这样变着法子来迫害呀。他们这样做纯粹是在犯罪呀!其实这都是江泽民的迫害政策造成的,同时也是谎言毒害了他们,使他们连正、邪、善、恶都分不清了。其实他们最终也是这场迫害运动中可怜的受害者。因为这种打压的结果直接就是对法律、信仰的公然践踏,是对人权、正义、公理和人性的背叛和大毁灭,是社会文明和法制的大倒退,从而使我们每个人都只能被动的跟着强权走,最终都沦为没有法制保障的弱势群体,使人人都成为受害者。

这个江泽民真是邪恶至极,想做个健康的人,做个好人都遭到迫害,被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动用国家全部机器,诬蔑法轮大法,造假一千四百例,对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使尽各种恶劣残酷的手段迫害,并命令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打死算自杀,使几百万大法弟子失去宝贵的生命,十多万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劳教,上千万大法弟子被拘留、罚款、强制送洗脑班和精神病院迫害;使多少人家破人亡;多少人流离失所,失去工作;伟大的佛法被肆意遭到镇压,这万古大罪他已无法偿还。

历史告诉我们!无论什么样的政权和个人,如果逆天叛道,残害无辜,与正信和善良为敌,绝对都没有好下场,十六年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血债累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必将受到正义和法律的制裁。我特此提起公诉,请将迫害元凶江泽民绳之以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7/湖南省宁乡县退休教师李荣控告首恶江泽民-318796.html

2013-01-13:◇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中旬遭长沙市望城区警察非法拘留的五位宁乡县法轮功学员:李荣、叶海华(音)与董钊、姚大华、朱楚霞已于二零一三年一月上旬全部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3/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三日大陆各地简讯与交流-267626.html

2013-01-01: 湖南长沙宁乡县四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
二零一二年十二中旬,湖南长沙宁乡县董超、姚某、李荣、叶海华等四名法轮功学员遭望城县警察劫持,被非法关押在望城县拘留所至今已十天左右。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望城县白箬派出所警察在抓捕“全能教”徒的行动中,绑架了正在望城县光明村路过的宁乡县法轮功学员董超、朱楚霞、姚某,三人遭警察殴打,随后,姚姓法轮功学员、董超两人被送入望城县拘留所关押,朱楚霞具体情况不明。

家人得知后,急忙找寻亲人下落,望城县白箬铺派出所谎称没有人,家人又找到拘留所,也被告知没有人。直到三天后,心急如焚的家人才在望城县拘留所见到被非法关押的亲人。

因遭警察暴力殴打,在被拘留所关押多日后,姚姓法轮功学员嘴角边还留有明显的血印,董超镶的门牙全部被打脱,人显得苍老憔悴,说话的声音也很小,没有力气。

另据悉,在此一个星期前,望城县格塘派出所将宁乡县法轮功学员李荣、叶海华(音)关入望城县拘留所,详情待查。

原副县长之子董超修大法身心受益,讲真相遭迫害

董超,男,五十三岁,原宁乡县粮食局职工。母亲原是宁乡县第一任女副县长,出生无神论家庭的董超,却特别热爱佛教文化,他心地善良,正直,乐于助人。熟悉他的朋友都知道他是个“路见不平,拨刀相助”的仁义之士,也都对他很贴心、也很尊重。

一九九六年有缘修炼法轮功后,董超身心受益。在李洪志老师的“真、善、忍”法理的指导下,董超学会了谦虚忍让。同时他改了吸烟、喝酒、打牌这些不良习惯,那时洒洒脱脱的他,洋溢着喜悦和祥和。

在法轮功遭中共当局违宪迫害后,一九九九年七月董超在宁乡县体育场炼功,被宁乡县政法委副书记刘仕强及“六一零”、县国保队等不法人员劫持到看守所关押一个月;二零零零年,董超去北京上访,又遭宁乡“六一零”非法关押一个月,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

七旬退休女教师李荣多次遭残忍迫害

李荣女士,七十岁左右,宁乡县退休教师。因老伴早年过世,无儿无女,平日独自生活,无依无靠。因坚持信仰,李荣两次被非法劳教,先后关在白马垅劳教所四年多。其后又被宁乡县“六一零”、宁乡县教育局合谋软禁在宁乡县龙凤山敬老院近两年,近十年的退休金被无理扣掉。

在劳教所期间,李荣被电棍打、逼坐小老虎凳、长时间吊铐致不省人事;有次她的左脚掌被恶警踢伤,掌心都快翻过去了;恶警还用夹蜂窝煤的大火钳撬口塞入臭抹布,她满口牙被撬松,掉了三颗;“夹控”犯随时抓她的头往床上撞、拳打脚踩,不分部位往死里打。

叶海华(音),女,六十岁左右。二零一二年十一月曾被宁乡县“六一零”、国保人员劫持到宁乡县拘留关押一周。十二月十五日前后,李荣与叶海华两位老人被望城县格塘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望城县拘留所关押至今已十多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湖南长沙宁乡县四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267273.html

2012-12-29: 湖南宁乡大法弟子朱楚霞,董钊,姚大华等被绑架
十二月二十一日晚,宁乡大法弟子朱楚霞,董钊,姚大华,被湖南省长沙望城区白若铺派出所绑架,现关押在望城区拘留所。

十二月十五日左右,李荣,叶海华被长沙市望城区格塘乡派出所绑架,现也被关押在望城区拘留所。其它相关信息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9/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67134.html

2008-05-03: 河北三河市公安局长付立军恶行
二零零七年,三河公安先后绑架孟昭民、张燕君、邓雪梅、赵桂兰、杨慧荣、王兰华、刘静、姜桂玲、潘宝忠、李荣等十余名法轮功学员。除七十来岁法轮功女学员李荣被劫持回老家湖南迫害外,其余大法学员都经历过三河看守所、廊坊洗脑班非法关押和迫害。特别是进入二零零八年以后,在付立军的直接作用下,不管法轮功学员被逼妥协、转化与否,被绑架的学员全部报批劳动教养。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日晚,杨慧荣(女,六十多岁)和王兰华(女,四十多岁)发放、粘贴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资料,被巡警非法抓捕,随后被劫持到三河公安局看守所。王兰华被非法关押几天以后,即被非法劳教,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被强制当奴工——糊纸盒。杨慧荣也被报批劳教,只是因身体状况等原因劳教所拒收。她在三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于三月五日被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至今已经一百二十多天。

二零零八年二月九日大年初三上午,齐心庄派出所警察第四次非法闯入姜桂玲(女,四十岁左右)家,将她绑架进三河市公安局看守所,后来又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前后共六十天。姜桂玲被非法劳教一年,于四月九日左右,由廊坊洗脑班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

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上午,潘宝忠(男,三十五岁)在新集镇大街干开出租车等活时,被三河公安国保大队便衣警察密谋绑架,随后国保、新集派出所警察又非法抄家,抄走笔记本电脑、录音机、MP3、大法书籍、大法师父法像,卫星接收锅、接收机等私人物品,潘宝忠被非法劫持到三河市公安局看守所。三月十九日潘宝忠被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前后共五十多天。最近从廊坊洗脑班传出消息,潘宝忠也被报批劳教,目前情况不详。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3/177729.html

2008-04-08: 七旬老人被三河市恶警殴打用刑
李荣,女,七十来岁,老家是湖南人,退休教师。因家中已无亲人,于九九年以前就投奔河北三河市她姐姐家。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李荣骑三轮车拉着八十多岁的老姐姐外出回来时,被一轿车跟踪,快到住处时过来一辆警车将她绑架、投入三河公安局看守所。四月二日左右,李荣被劫持回原籍。

据正义人士揭露,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老人曾遭遇国保人员非法审问,恶警为逼她妥协、出卖同修,对她用刑及殴打。

李荣老人原来浑身是病,几近死亡,学法轮大法后所有病都痊愈,身体健康。从九九年七二零至今一直遭受邪恶迫害,曾被非法劳教两次,前后被非法关押在湖南省株洲市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四年多,劳教期满后又直接被软禁在农村的一个养老院近两年,退休金被扣押,生活无来源。

二零零零年二月四日,李荣(当时住在三河)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非法关押在三河看守所。因与其他六名大法弟子一起打坐炼功,被恶警通过监控器发现,原看守所所长耿德生带几名恶警冲进屋,把她们从床上拽下来,不让穿鞋,拉到院里雪地上光脚站着,手被反铐,刘辉、马长城等恶警用电棍来回的电,直到电棍没电。电完后,恶警将她们关到两间没有炉子的空屋内,打开窗户,故意冻她们。法轮功学员身上带着的钱都被公安人员抢夺、据为己有。李荣被非法关押了四十五天,强迫家人交两千元保证金、三百元伙食费才被放回。

在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李荣曾被恶警用夹大蜂窝煤的火钳撬口,塞臭抹布到喉咙里,满口牙都被撬松动,还掉了三颗。被吊铐、电棍电击、殴打,长时间吊铐几乎窒息、不省人事,左脚掌曾被恶警踢翻,脚掌心差不多翻过去了,还逼坐小老虎凳,整天不准动,电棍击打、酷暑拖出去暴晒、冬天站在外边冻。恶警还利用犯人做“夹控”时时看管不准炼功、不准背法。“夹控”随时任意抓她的头往床上撞、拳打、脚踢,不分部位,有时真往死里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8/176040.html

2007-02-27: 白马垅劳教所的罪恶
......
一位老年女大法弟子名叫李荣,年近70岁,从99年7月20日至今一直受邪恶迫害。她原来浑身是病,几近死亡,学大法后所有病全消,身体健康。李荣被非法劳教两次,前后被非法关押在白马垅四年多。后来软禁在农村近两年。退休金被扣押,生活无来源,现在流离失所不知去向。在劳教所,她曾被电棍打、吊铐,被恶警用夹大蜂窝煤的火钳撬口,塞臭抹布到喉咙里,满口牙都被撬松动,掉了三颗。长时间吊铐几乎窒息、不省人事,左脚掌曾被恶警踢翻,脚掌心差不多翻过去了,还逼坐小老虎凳,整天不准动,电棍击打、酷暑拖出去暴晒、冬天站在外边冻。“夹控”时时看管不准炼功、不准背法。“夹控”随时任意抓她的头往床上撞、拳打、脚踩,不分部位,有时真往死里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27/149793.html

长沙 宁乡县联系资料(区号: 731)

2020-12-30: 1、宁乡县国保大队人员及电话如下
杨江海(大队长)13974911208
杨利江(教导员)13508496538
欧立强(副大队长)13975188688
周新河(中队长)13507446662
刘凯(副大队长)13317497528

2、宁乡县六一零办:88980737(办)88980736(办)
陈甘泉(政法委副书记 分管610)13875880510
段军(610主任)15084886106
3、宁乡市公安局梅家田派出所
李建军(所长)13517409524
喻小明(副所长) 13607434615
张力天(副所长) 18900702553
成军(教导员) 13507420885
李志光(副所长) 13787791407

2020-11-09: 1、宁乡市公安局:
黄勇 (局长) 13908453058
贺任(副局长) 18900702632
肖学强(副局长)13974977868
刘海波(副政委)13908481057、13975843408、137073111698
张浩平(副局长)13574155159
罗继元(副局长)13787032257、13808499888
肖文亮(副局长)13787108888
张文辉(纪委书记)13755084808
沈新宇(副局长)13875820999
林山青(副局长)13873181157
刘志良(副局长)13574804777
丁新军(副局长)13974913888
曾宁汉(副局长)13974955229
傅涛(副局长) 13548544855
2、宁乡县国保大队人员及电话如下
杨江海(大队长)13974911208
杨利江(教导员)13508496538
欧立强(副大队长)13975188688
周新河(中队长)13507446662
刘凯(副大队长)13317497528
3、宁乡县六一零办:88980737(办)88980736(办)
陈甘泉(政法委副书记 分管610)1387588051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