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2-01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北 >> 张家口 万全区(万全县) >> 李连兵, 男, 46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张家口市万全县安家堡乡李受庄村
迫害情况: 判刑八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7-02-17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李连兵 赵翠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1-29: 河北省张家口万全县李连兵控告江泽民

近日,河北省张家口万全县李连兵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李连兵因为修炼法轮功,多次被当地政府人员和警察绑架殴打。二零零八年四月份他被万全县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在唐山冀东分局五监狱四监区遭关押奴役。

以下是李连兵在诉状中的叙述:

我叫李连兵,今年46岁,河北省万全县安家堡乡李受庄村人。九八年初夏,我在外打工回家期间,妻子拿出了《转法轮》让我看。当时妻子知道我有严重的肠胃炎,药没少吃,可不太管用。那时我在张家口市种子公司当装卸工,疼起来干不了活,所以,妻子想让我学大法,她告诉我她学了不长时间身体特别好,在这之前她的身体特别虚弱,学法后原来的毛病都没有了。就这样我走入了大法修炼,一粒药也没吃,肠胃炎和其它疾病都好了。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乡政法委书记席星峰、派出所郭春燕、司法所龚林君等人去我家,在他们的威胁恐吓下,我与妻子写了保证书,他们从我家拿走了一本《转法轮》,还有一台录音机。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我妻子为了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真相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关押在万全县看守所。乡里通知我十五天后拿385块钱去看守所接人。我把妻子接回家的当天下午,席星峰、梁飞、荣斌、张崇义、龚林君等人去了我家,当得知我也学大法后,在我家院子里对我进行了毒打。后来由于我母亲阻拦,他们把我们拉到了乡派出所院子里,并将我铐在树上两个多小时,后来让我父亲写保证书后,才将我们放回。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和妻子还有几个同修准备去北京上访,被派出所从张家口南站拦截,带回乡派出所 ,我们遭到了荣斌、梁飞,还有安家堡治保会刘某的毒打。其中荣斌和刘某用鞋底狠命抽打我的脸,把嘴里的肉都打烂了,连血带肉吐了一大口。第二天赵家梁的平大头(绰号)、前书记李普兵的儿子,在杜万喜、李普新的唆使下在派出所狠打了我一顿,一拳把我的眼都打紫了,直到十二天后才恢复正常。在这期间他们把我家的柜子、被褥等东西都拉到了乡里,并罚款300元后才将我们放回。当时在乡里做了十二天劳役。我大哥看他们打我,说了一句:“是我们帮你们拉回来的,怎么还这样打呢?”就因为这句话,被荣斌、梁飞将他打了一顿,把手指差一点弄断。乡长王君也打了我几个耳光。

二零零零年八月我和妻子带着儿子,还有一个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被乡派出所接回,强行劳役3天后放回。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们村治保主任李福将我和儿子拉到乡里。当时乡里办了一个洗脑班,我被软禁十八天后,我和另外三个同修从乡里走脱去了北京。在乡派出所期间检察院的人侮辱打骂我们。在张家口驻京办联络处,蒋爱国毒打我,差一点将耳朵打聋。我们四个人被他们铐在213吉普车后面的小角落里拉回张家口。在回张家口的路上,他们吃饭时将我们铐在桌腿上、暖气管上。

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七十三天后,送到保定高阳劳教所关押。在被万全县看守所关押期间,我母亲因受惊吓病故,当时才五十九岁。在高阳劳教所,狱警王文田电击我。我被铐在地环上,警察梁保科、李某打骂我,王志台、王国文、郑某(教导员)、郑军、段贵忠(主任)等人污辱我,当时五大队大队长杨泽民叫嚣,说在白道他是劳教所大队长,黑道他是高阳县老大。

二零零四年,我和另一位同修在喷真相标语时,被孔家庄镇警察绑架,非法审讯后关在万全县看守所。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我在家中被万全县国保大队蒋爱国、荣斌、刘某、看守所管教姚祖波强行绑架,家里的电脑、打印机、电视接收器、两台VCD、摩托车都被他们抢走,还有柜子里的4000多元(张集铁路占地费)也被他们拿走。乡派出所对我进行了非法审讯,并于当天下午拉到公安局继续非法审讯(坐铁椅子)后,于九月十五日又送到张家口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在111号监室关押期间遭到绰号叫毛人的毒打。

二零零八年四月份我被万全县法院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七日被万全县看守所送到唐山冀东分局五监狱四监区二组非法关押。关押期间遭到当时化工二中队指导员杨彬的电击,并在监狱强迫劳役,直到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三日释放。

在释放前四监区教导员刘阁生、教育科长王森虎还和安家堡乡司法所联系,让他们把我接回当地(不让法轮功学员自己回家)。在回到安家堡乡司法所后,还逼迫我签下被帮教的证明;在派出所办身份证时还让我在有我手掌印的材料上签了字(理由是还想监控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9/河北省张家口万全县李连兵控告江泽民-319758.html

2014-07-16: 河北万全县李连兵、赵翠英一家受迫害经历

河北万全县妇女赵翠英,自一九九八年因身体极度虚弱而走进大法修炼后,从此不论在身体上还是在精神上都焕然一新,全家感谢师父和大法的再造之恩。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赵翠英和丈夫李连兵为给大法说句公道话,还师父清白,几度进京上访,又几度遭受迫害,至今迫使一家人不能团聚,李连兵现在仍被关押在唐山冀东监狱五支队化工四支队遭受迫害,现已第七个年头,赵翠英和孩子有家不能回,在外流离失所艰难度日,具体迫害经历如下所述: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由当地村长李首海、李福领着乡里的荣兵、梁飞、习新锋、龚林军(音)等人到赵翠英家里恐吓逼问还炼不炼法轮功,走时把每天听法的录音机抢走。

二零零零年春天,赵翠英与任凤娥去北京证实法,被万全县安家堡乡和县政法委的人绑架到县派出所,又转至安家堡乡派出所暴晒一天,后拘留十五天,家人接回的当天,荣兵、梁飞、习新锋等人闯到赵翠英家,逼问李连兵炼不炼法轮功,李连兵说:“从今天开始我炼。”话音刚落,遭到他们的一顿毒打,李连兵的母亲哀求别打了,根本无济于事,最后把李连兵和赵翠英绑架到安家堡乡派出所,李连兵被铐在树上,老父亲去要人,直到半夜才肯放回,一家人从此便失去了自由,全天二十四小时被跟踪监控。

二零零零年六月四日,赵翠英、李连兵、任凤娥、张满桃四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证实大法好,在张家口南站被李首海、荣兵、梁飞、习新锋、龚林军(音)绑架到乡派出所,荣兵脱下鞋猛抽李连兵的脸,脸被打成黑紫色肿的老高,眼睛只剩一条缝,打完后荣兵累的连路都走不了(其实是报应)由两个人扶回。赵翠英、任凤娥、张满桃被文军和郭春燕猛扇巴掌,罚站一夜,第二天天刚亮就罚四人打扫卫生,在关押的十五天里,每天都在干活,同时赵翠英家被抄,抢走了家里所有的生活用品,张满桃被罚款1400元,并把房产证抢走,至今未还。

二零零零年九月,赵翠英和李连兵抱着一岁的儿子还有任凤娥,再次去北京证实法,为了避开乡政府的阻拦,连夜步行延铁道到了柴沟堡,后又到北京,路上花完了所有的钱,在北京以捡废品为生,继续证实法,到了信访办表达了大法弟子的心声说出了大法被蒙冤的事实,当时邪恶太猖狂,刚递上信件就被扣押起来,转到张家口驻京办,后由当地安家堡派出所接回。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赵翠英、任凤娥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再去北京证实法,在北京南站任凤娥被南站派出所绑架,赵翠英在天安门被绑架,赵翠英被分到朝阳区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绝食不报姓名,被犯人用“坐飞机”的手段迫害,后来又被转到邯郸第二看守所,继续绝食不配合邪恶,被殴打、被灌食,灌食管又粗又硬整天插着不给拿下,痛苦不堪。邪恶狡猾骗出了她的地址后,被万全县安家堡乡派出所带回转到县刑拘,最后又转到高阳劳教所劳教,赵翠英被批劳教两年。

酷刑演示:坐飞机,将法轮功学员整个身体抬起来,平着身子,将头撞向墙。
酷刑演示:坐飞机,将法轮功学员整个身体抬起来,平着身子,将头撞向墙。

在高阳劳教所里,大法弟子因为不“转化”遭受了各种折磨,刚一进劳教所,法轮功学员们的衣服都被扒光,一件都不给留,并命令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蹲在地上,劳教和犯人收衣服、登记,人格和尊严被践踏到了极点,一同被关在屋里的大概二十人,屋里没有暖气,赵翠英没有被子,经常半夜被冻醒。

二零零一年邪党拍“天安门自焚”闹剧,劳教所的气氛十分紧张,一同绝食的二十多名大法弟子被拉出去电击,电击房里摆了一大堆电棍,还有许多的狱警,大多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邪党实在是太坏了,真为这些孩子感到惋惜。由大队长王雅洁(已遭报而死)副队长叶萍带头电击,逼迫辱骂师父、写所谓的不炼功不传功的保证书。大概是四月份开始强制“转化”,不“转化”的就拉出去电击、毒打强制“转化”,五月份,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又被大批拉出去,十人为一组被关在一间屋里加强搞“转化”,全天24小时被包夹监视,让坐马扎,看污蔑师父和大法的文章,写心得体会,不配合就毒打。

赵翠英被分在一个名叫胡成堂的班里,由于不念污蔑师父的文章就要拉出去加重迫害。赵翠英后来被罚干活,当时正是最炎热的夏季,中午不让休息,不让喝水,后十多位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一间大库房,全部被铐在地环上五天五夜,眼睛都不让合一下。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五天后又拉出去继续迫害搞“转化”,白天脚紧贴着墙根,晚上蹲着,随时都伴着拳打脚踢,迫害坐马扎好几天不让动,大热天不让休息,晚上十二点以后才能睡,五点起床,有时晚上拉到草地里喂蚊子,逼迫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做体操,赵翠英不做被刘某某(名字不详)脱下带根的凉鞋猛抽狂打,眼睛被打得血红。有一次,劳教所给已经“转化”要提前回家的学员开表扬会,让所有不“转化”的大法弟子也参加,赵翠英不去,遭到一顿毒打,打得她前胸疼,几天都喘不上气直不起腰来。当时赵翠英的丈夫李连兵也被绑架到高阳劳教所迫害,她们为了“转化”赵翠英,挑拨她丈夫打她,李连兵不打,她们就取笑李连兵不是男人,手段卑鄙下流。劳教所里的饭菜质量极差,菜汤上面飘着一层油汗,馒头上全是苍蝇。

在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们为了阻止狱警、包夹骂师父骂大法,被叶萍和另一名队长殴打,他们野蛮的灌食妄图把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送到精神病院进一步加强迫害,法轮功学员们绝食抗议,赵翠英绝食大概两个月后,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提前一年回家。

赵翠英的丈夫李连兵和三岁的儿子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本村李福绑架到安家堡乡政府关押起来,当时赵翠英正在邯郸第二看守所遭受迫害,后习新锋把孩子送到了赵翠英的娘家。和李连兵一起被关押的还有好几位法轮功学员,拘留几个月后,李连兵被送到高阳劳教所继续迫害。二零零二年李连兵回到家时身上还留有被电击的伤疤。后来在和一白姓法轮功学员喷真相短语时,又被孔家庄派出所绑架殴打。

二零零七年,国保大队私闯赵翠英家绑架了李连兵(当时赵翠英没在家),再次把赵翠英的家里洗劫一空,抢走现金几千元(具体数目不详)、电脑、打印机、摩托车、录音机就连锅碗瓢勺都不肯放过,从此赵翠英被迫流离失所。

同年,万全县派出所当着孩子的面,绑架了收留孩子的任凤娥。二零零八年派出所的人又到孩子所上学校(皱家庄小学),逼问孩子日夜思念的妈妈在哪里。二零零九年有人告密,本村伙同安家堡乡派出所的人跟踪孩子,妄图绑架她的妈妈赵翠英,一次次的迫害给孩子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深深的伤痛。

在赵翠英被关押迫害期间,她七十岁的老母亲无数次在半夜里被惊扰,赵家梁大队还罚了老母亲1000元钱,二零零八年国保大队又把老母亲骗到赵家梁村委会,后绑架到县国保大队,被关在铁笼子里整整一夜,为了绑架赵翠英邪恶耍尽了花招,安家堡乡派出所还到她的亲戚家不断骚扰迫害;李连兵被关押迫害后,李母因思念过度也离开了人世。邪恶妄图迫害赵翠英一家,连七十岁的孤寡老人和三岁的小孩都不肯放过,在这过程中赵翠英和李连兵的每一位亲人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和打击。这就是共产邪党培育出来的没有人性的所谓“干部”的所作所为,不得不让每一个人深思。

高阳劳教所参与迫害的狱警还有杨泽民和一个姓李的教导员。高阳劳教所在大法弟子被抓进去的时候还都是平房,一年后出劳教所的时候平房都变成了楼房,这个邪恶的黑窝洒满了大法弟子的血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16/河北万全县李连兵、赵翠英一家受迫害经历-294767.html


2008-05-17: 河北省万全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八年
河北省万全县法轮功学员李连兵在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被邪党法院判刑八年,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7/178646.html

2008-04-06: 法轮功学员李连兵面临被张家口市万全县邪党法院迫害
河北张家口市万全县邪党法院,预谋于二零零八年四月八日对法轮功学员李连兵进行非法开庭审判。(李连兵,万全县安家堡乡李受庄村人,于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被万全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蒋爱国、荣斌等人绑架抄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6/175903.html

2007-10-06: 河北万全县国保非法抓捕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四月以来,河北省张家口万全县发生了多起非法抓捕法轮大法弟子的事件。而且一次比一次来的无耻,以前白天不敢出面,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来抓捕。而现在遮羞布都不要了,随便那时想来抓捕就抓捕。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上午九点左右,万全县国保大队长蒋爱国、副国保大队长荣斌等人,带四辆警车直奔安家堡乡李受庄村大法弟子李连兵家,非法抓捕了大法弟子李连兵,并非法抄家,抄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光盘、摩托车、现金三千多元,家中能拿的几乎都拿走了,因为李连兵家中不算富裕,实在没有贵重物品可拿,恶警最后连几个做饭的盆也拿走了。

当时李连兵的妻子赵翠英不在家。恶警为了抓捕赵翠英,翻墙闯入李连兵的亲戚家,还无耻的跟踪李连兵八、九岁的孩子,企图抓捕赵翠英。

赵翠英现被迫流离失所,年幼的孩子无人照顾。有一同乡主动承担照顾其孩子。蒋爱国、荣斌找不到赵翠英,便把照顾孩子的同乡给绑架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6/163999.html

2007-02-17: 河北万全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国保大队长蒋爱国恶行录

蒋爱国,现年39岁,万全县何家屯人。九九年以来,先后任万全县膳房堡派出所副所长、安家堡派出所所长,现任万全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家住万全县公安局家属楼3单元101室。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罗政治流氓集团无视法律和天理人权,对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疯狂迫害以来,万全县610、公安局秉承江罗旨意,任意拘禁、绑架、非法抄家、巨额罚款、刑讯逼供,非法劳教、强迫洗脑,其中万全国保大队长蒋爱国首当其冲,积极充当打手,行恶时间长,罪恶之大,现曝光如下:

早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蒋爱国在安家堡派出所期间,就和手下将全乡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强迫放弃修炼,并对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罗织罪名,整理材料。仅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先后就将任凤娥、刘素芳、李连兵、赵贵芳、张满桃、赵桂林六名大法学员非法送劳教所残酷迫害;多人被非法拘禁和勒索罚款;威逼大法弟子和家属写保证书,逼迫把家里的房产证拿出做抵押,勒索钱财才让家人接回;对坚定修炼不写保证书的大法学员每天白天晚上强行洗脑,每天逼问:还炼不炼?蒋爱国还威胁说:“你炼法轮功就让你家破人亡,拆你的房子,拔你家的锅,不写保证书就长期关着你们。”

二零零四年蒋爱国任国保大队长后,更是变本加厉肆无忌惮的迫害大法弟子,先后又将大法弟子张风花、贾慧琴送县看守所、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对大法弟子池桂英、原润娥、韩桂花、史仲海、吴秀桃家骚扰、抄家,并抢走师父法像、大法书、收音机、VCD、彩电等。将蒋翠兰送入人间地狱--保定高阳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五年蒋爱国手下与郭磊庄派出所恶警强行绑架大法弟子张济林、杨排香,在二人绝食生命垂危时,国保大队又敲诈勒索1050元,才将人放回。一个多月后,蒋爱国又带赵秀花、李彦等五、六个恶警闯入大法弟子张济林家,抢走大法书籍、师父的佛像 、两个小录音机等。将其强行绑架,直接送高阳劳教所,因张济林身体不适,劳教所拒收才被放回。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日晚,蒋爱国手下又将在孔家庄喷写真相标语的大法弟子闫茂、程明、郑桂琴和未成年儿子绑架,拳打脚踢、刑讯逼供。第二天恶徒们又向郑桂琴的丈夫勒索5000元,才勉强将儿子释放。闫茂、程明、郑桂琴被送张家口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三名大法弟子在绝食抗议中曾晕过去。闫茂、程明被犯人毒打,家人多次要人不放。在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身体极度虚弱家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又将闫茂、程明非法判劳教一年半,送石家庄劳教所迫害折磨,郑桂琴被判二年,送保定高阳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六年五月八日晚,洗马林村治保会王平带领随从人员和洗马林派出所两名恶警等8个人,闯入大法弟子王贵兵家,将王贵兵绑架孔家庄看守所。恶警抢走王贵兵所有大法资料(价值近千元)和一些生活物品,包括其母亲捡破烂挣来的六十元钱。

二零零六年九月一日,在蒋爱国的指使下,洗马林派出所又强行绑架大法弟子王贵斌兵,并送张家口看守所十三里迫害,15天被迫害致死。据知情人透露:王贵兵死后才解下手铐。为此不让家人看尸体,九月二十日上午,将陪同家属到张家口殡仪馆看遗体的6名法轮功学员绑架送十三里拘留所非法关押。在这期间,除拘留所向大法学员勒索300元外,蒋爱国及手下还敲诈王秀英女儿700元;田文芳500元;吴秀桃400元;收走贾慧琴身上的手机与90元钱; 收走相依为命的母子俩曹风英、闫斌身上的1300元钱,扣押闫斌价值4000多元的摩托至今未还。闫斌没修大法前又聋又哑,修大法后能说话了。但由于恶警指使犯人毒打他三天三夜,致使他两耳失聪,其母亲更是身体不佳。由于无生活来源,多次到国保大队要被收走的东西,都没有结果。致使母子俩的生活更加艰难。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蒋爱国及手下将在贴真相资料中的米玉清绑架直接送张家口十三里看守所迫害折磨。因身体出现病态,才被放回。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万全国保大队闯入大法弟子黄进莲家,并抢走复印机、卫星接收机,以及光盘、真相资料、大法书籍,同时将她上高中的儿子李跃全一同绑架到公安局。之后又闯入大法弟子白素芬家,当时她街门锁着, 蒋爱国手下翻墙入院抢走大法书籍、真相资料、新彩色电视一台等强行将白素芬绑架,晚上国保逼迫黄进莲丈夫李清交了三千元钱,才将黄进莲的儿子放回。并将黄进莲、白素芬两名学员当晚送张家口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十二月二十七日上午十点,国保大队长蒋爱国又带领七、八人绑架大法弟子何玉桃,蒋爱国拳打脚踢,致使何玉桃听声音都困难。抢走大法书籍、录音机二台、录音带二盘。同时欲绑架何玉桃的女儿郑丽琴(母女俩是邻居),在家人义正辞严的谴责下绑架未成。并将何玉桃绑架国保大队非法审讯,何玉桃走到哪都高喊“法轮大法好”,十二月三十日身体出现了严重病态后,才叫家人接回。并向家人勒索了八百元钱。

二零零七年一月四日上午,国保大队队长蒋爱国与孔家庄派出所警察又闯入孔家庄镇大法弟子梁玉花家,欲绑架,正好梁玉花不在,绑架未成。梁玉花家被抄。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7/149210.html

张家口 万全区(万全县)联系资料(区号: 313)

2020-08-23:
河北省张家口万全区孟新村书记孟献忠 电话:15324331307
2020-05-25: 万全区国保大队长牛连军手机号:15931336658
副队长李克功:13031934018
公安局副局长王强:13933786588
孔家庄镇派出所所长沈占枝:13231300683
派出所人不知姓名:15733691234

2020-05-14: 万全镇镇政法书记:康永亮 手机:13833315596
万全镇派出所所长:王彦国 手机:13780543686
万全镇司法所:李伟 手机 15830361293

河北张家口市万全区宣平堡乡霍家坊村  霍家坊村书记:范进平 电话:13831304960

2020-04-01: 万全区郭磊庄镇供销社
主任: 焦军,手机号: 13932362018
会计: 刘富花(女),手机号: 13582440629
郭磊庄供销社主任室电话: 03134223383, 办公室电话03134223374

2020-01-15:
万全区万全镇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梁富的责任人:李伟 万全镇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站站长,手机电话15830361293

2019-11-13: 司法迫害河北省张家口市梁富责任单位信息
张家口市桥西区法院:
院长汪海鹰 13331310168
副院长刘书明13831368868(主管刑庭)
刑庭庭长兰池英 15830315058、17703138058
刑庭副庭长梅英13803130802、17703138002
法官王翠芳17703138100(梁富案)

张家口市桥西区检察院:
公诉人(梁富案):
田长海13513138998、3138020179
张丽

张家口市中级法院
常务副院长李践锋13703136892
副院长张宏亮13903231698(主管刑庭)
纪检组副组长魏飞虎13932304482
执行监督处处长赵芙琳13373030091
立案庭庭长陈厚13623360990
立案庭庭长李立新1512830089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3)

伪法院的相关电话。

郭虎  (万全县法院院长)   手机13903139110
靳怀武(万全县法院副院长)  手机13903139259
李占清(万全县法院副院长)  手机13932317563
倪星  (万全县法院副院长)  手机13932328080
张天全(万全县法院副庭长陪审员)手机15830321659
唐建民(万全县法院庭长审判长) 手机13483337866
臧建军 手机13785366728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