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5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怀柔区(怀柔县) >> 李淑清, 女, 6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6-09: 北京怀柔法轮功学员李淑清再次被绑架 已回家

5月9日上午,北京怀柔区沙峪派出所3个警察非法闯入铁矿峪村大法弟子李淑清家中,非法抄家后,将其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1天后放回。

5月20日上午,北京怀柔区沙峪派出所7、8个警察再次闯入李淑清家,非法抄家,抄走墙上贴的“法轮大法好”的福字、真相挂坠、真相资料、DVD机、四张光盘,及在炕被下放的高检高法地址。随后警察欺骗李淑清说,只拘留你五天,可却偷偷将其绑架到北京朝阳区第一看守所。

在体检时,查出李淑清血压高及其它疾病症状拒收,警察还不罢休,又逼其体检一次,仍不合格,警察气急败坏、骂骂咧咧,无奈将其放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9/二零一六年六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29829.html#1668232635-1

2016-05-14: 北京怀柔法轮功学员李淑清被绑架情况

5月9日早上,北京怀柔沙峪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铁矿峪镇法轮功学员李淑清家,非法抄家,抄走《转法轮》及其他私人物品后将其绑架到派出所非法讯问,并非法关押1天后才放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4/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28472.html

2015-11-01: 遭劳教判刑九死一生 北京李淑清控告江泽民

北京市怀柔区六十四岁的李淑清女士二零一五年八月三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开动国家机器,对法轮功开始了疯狂迫害,李淑清多次被绑架、关看守所、拘留所、抄家、非法关押、毒打、威胁、恐吓、非法判刑三年、非法劳教一年半等。

李淑清女士家住北京市怀柔区沙峪乡铁矿峪村,从前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肩周炎、胃下垂、神经官能症、长期头痛,彻夜不眠。一九九八年十月,她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此,她在劳动中、生活中、家庭中,按照师父的教诲以真、善、忍为标准做一个好人,这样,大法神奇超常,使她一身的病痛全无,重获新生。

下面是李淑清遭受的主要的迫害经历。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1/遭劳教判刑九死一生-北京李淑清控告江泽民-318427.html

2014-05-08: 北京市怀柔区警察非法监控六旬农妇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北京怀柔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六一零、镇派出所等又将六十五岁的李淑清女士绑架并非法抄家,抢劫走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所谓“取保候审”,一直二十四小时监控她。

李淑清老人,北京市怀柔区沙峪乡铁矿峪村农民,于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一身的病痛全无,她生平第一次感到了无病一身轻的轻松愉快!在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的十五年里,她先后被非法拘留四次,非法劳教一年,判刑三年,关洗脑班多次;她遭受折磨有:不让睡觉、电刑、关小号、灌食以及各种各样的精神折磨等等。中共镇、村委书记、区国保大队 、六一零、派出所恶警等经常骚扰、威胁她。

二零零零年底,因写标语让世人明真相,李淑清被怀柔区国保大队、六一零绑架折磨后,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遭折磨:长时间不让睡觉、坐小板凳、蹲小号、打骂、强制洗脑等迫害,二零零一年底回家。

李淑清老人讲述当年在怀柔看守所遭迫害的经历时,说:“我被劫持到看守所后,那个姓唐的女恶警喊着我的名字说:‘李淑清,你怎么又来了?我看看是不是你?’一边说,一边用电棍电我,我就是不配合他们,又被这个姓唐的恶警戴了半个月的背铐。不能上厕所、不能躺着睡觉,双手被手铐磨得血迹斑斑,生活上不能自理,我就绝食抗议,多次遭到恶警们野蛮的灌食。灌食的那一刻,恶警就象一群野兽,手脚一起上,有抓头发的,有脚踩着的。灌食次数多了,胶皮管从鼻子里抽出来后鲜血顺着鼻孔流淌不止。在二十多天后突然停止了灌 食,后来听刑事犯说:‘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因为灌食,被灌死了’,几天后他们就强行给我打葡萄糖。五十五天后,我被非法劳教一年,然后我又被劫持到了调遣处。”

二零零四年十月,老人讲真相救人时,被恶人举报,被沙峪乡派出所送进区转化班强制洗脑,李淑清坚持自己的信仰,怀柔区公、检、法、国保大队、六一零诬判她三年大刑,送北京市女子监狱四监区迫害。二零零五年初,李家里还出了大事:她的两个女儿正在县城念高中,大女儿面临高考,她的丈夫为给女儿筹备学费、生活费等费用,上山砍柴换钱,背柴下山时受伤,造成胯骨粉碎性骨折,家里没人看护,没钱治病。

监狱四监区队长刘迎春极其邪恶、卑鄙,疯狂迫害李淑清,不仅酷刑折磨(长时间不让睡觉、坐小板凳、关小号、背铐、电刑等),还联合铁矿峪村书记付自录、村长王宝海,找了几个村民和孩子的姑姑导演了一出丑剧,瞎编了一些东西,录了像,拿到监区向全体服刑人员放映,他们声泪俱下,说家里如何需要她,逼她转化,强迫全监区犯人向李淑清施压,污蔑她不顾家。李看穿他们的把戏,刘迎春没有达到目的,见到李就大骂。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在村支部的支持下,恶人王宝海、王福田等人到沙峪乡派出所举报李淑清,派出所所长袁福林、王玉春、毛杰等恶警闯进李家,非法抄走李老师法像、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和其它大法资料,将李淑清绑架到乡派出所,对李进行无理的审讯,李不配合,二十七日将李关进区看守所,医生检查身体为心大、高血压。非法关押一个月,三月二十六日晚十点,怀柔区看守所仍以“取保候审”为条件将李放回家,留下随时绑架、迫害李淑清的活口。

为达到迫害李淑清的目的,四月十一日区公安分局开车把李送进转化班强制洗脑,乡、区六一零合伙转化,强迫李写“保证书”,被李严词拒绝。第二天六一零将李的两个女儿和她们的领导找来,让其女儿给写,被李制止。李淑清据理抗争,两天后回家。

然而迫害并没有结束,村主任王宝海、治保主任王永柱随时跟踪李,去哪跟哪,还召开支委会监督李,派两名防火员看管李,在李家的门前还安上监控器,探头全程对着李家,二十四小时监视李淑清行动,严重违反宪法,侵犯人权,限制人身自由。李淑清找村委论理,书记付自录扬言再把李送进监狱,让两个女儿下放回家等,气焰极为嚣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8/北京市怀柔区警察非法监控六旬农妇-291406.html

2014-04-09:◇北京怀柔渤海所镇铁矿峪村李淑清等二人已于三月底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9/二零一四年四月九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89775.html

2014-03-04: 被劳教、判刑迫害 北京怀柔区李淑清再遭绑架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北京怀柔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镇派出所等又将六十四岁的李淑清绑架并非法抄家,抢劫走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具体数量不详,关在什么地方也不告诉亲属。当时只有李淑清一人在家。

李淑清老人,怀柔区渤海镇沙铁矿玉村人,于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受益匪浅,身体健康,道德升华。而在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的十四年里,她先后被非法拘留四次,非法劳教一年,判刑三年,关洗脑班三次;在如同地狱的监牢里,她遭受恶警的折磨有:不让睡觉、电刑、关小号、灌食以及各种各样的精神折磨等等。中共镇、村委书记、区国保大队 、六一零、派出所恶警等经常骚扰、威胁她。

李淑清老人诉说当年在怀柔看守所遭迫害的经历时说:“到了看守所,我说我不是犯人,不穿他们的号服。他们就用手铐将我背铐二十天,她们看我就是不听她们的,就把我转到男号,由男警察继续迫害我。当时一个姓薛的对我说:‘为什么不吃饭,不吃饭就要受体罚。’他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里,刚开始时用一个电棍电我,他一看我还是不配合就出去了,又找了一根电棍来,当时正值隆冬(十二月)他往我的身上从头到脚灌凉水,然后用两根电棍同时电我,电流通过我的全身,把我的身体一下子抛起来,然后又重重的摔到地上,他又扑过来狠狠的电我,我的身体又痛又麻,就象在火里烧一样,他把电棍伸进我的衣服里前胸后背来回电,我在地上对他说:‘你们这样对我是不对的,你们应当把精力放到坏人身上,而不应该对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这样。’他听我这样说就住手了,然后把我带到戒具室给我戴上手铐脚镣,关进小号。”

李淑清二零零零年被中共人员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在北京女子监狱,她遭受各种各样的肉体及精神迫害,都没有放弃“真善忍”信仰。四区监区长刘迎春利用坐小凳、不让睡觉等酷刑“转化”李淑清失败后,企图利用亲情逼迫 “转化”,对李淑清说:你丈夫上山砍柴,供你两个孩子上学,有一次山里放炮,把毛驴惊了,木柴砸在他腿上,把腿砸骨折了,你心痛不心痛?你“转化”不“转化”? 李淑清一语拆穿谬论,说:“不是我不心疼我丈夫,是你们迫害我,不让我心疼我丈夫。”

刘迎春一计不成又想一招,带了两个人闯到怀柔李淑清的家,哄骗她的丈夫、姑姑,还有村委会的王宝海及另外两个村民,一起合演了一出戏,刘迎春一边录像一边导演,叫他们在镜头里痛哭流涕,说家人如何需要李淑清,希望她早日“转化”回家等等。刘迎春把录像带带回监区,不但给李淑清看,还组织全监区的人集体观看,看完后还逼全体人员写思想汇报、写认识,必须骂李淑清和法轮功,企图以此逼李淑清“转化”。李淑清没有上当。以后,气急败坏的刘迎春见了李淑清就骂她没有人性。

李淑清老人说:“她们迫害我的手段极其的卑鄙、恶毒,在女监我觉得每一天都象在滚油里煎熬。在这座人间地狱里,我被整整的迫害了三年才得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4/被劳教、判刑迫害-北京怀柔区李淑清再遭绑架-288324.html

2013-12-12: 在北京市女子监狱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统计(3)

李淑清 当时63岁 2005年被判3年 怀柔县 北京怀柔渤海镇沙峪乡法轮功学员,2005年被判3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12/在北京市女子监狱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统计(3)-283779.html

2013-10-07: 北京市法轮功学员李淑清自述遭迫害事实

我是北京市怀柔区法轮功学员李淑清,现年六十四岁,一九九八年,我在有病医治无效的情况下喜得大法。两个月后,一身的病痛全无,生平第一次感到了无病一身轻的轻松愉快!她整个人生观都发生了变化。深深的感到了大法的神奇超常,师父的慈悲苦度。

随着七二零的到来,江氏流氓集团,利用全国各媒体,栽赃陷害法轮功,诬蔑大法。我也和本地区的学员们一起走出去证实大法。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我在本村粘标语、挂横幅,被外村恶人告发,第二天乡派出所恶警五人闯劲我的家中,撬坏组和衣柜,翻箱倒柜的查找大法书籍,我也被绑架的乡派出所,所长李彦卿疯了一般的冲出来,一拳打在我的右眼上我立刻右眼充血,跌倒在地。一群恶警立刻围攻上来,拳打脚踢。副所长李贵安找来电棍连电带打,一直被打的瘫倒在地上,后被拖起来吊在暖气片上,清醒后发现自己满脸都是青紫色。第二天早上九点后,我又被劫持到本县看守所。

怀柔县看守所的罪恶

怀柔县看守所是一个邪恶的黑窝,我被劫持到看守所后,那个姓唐的女恶警喊着我的名字说:“李淑清,你怎么又来了?我看看是不是你?”一边说,一边用电棍电我,我就是不配合他们,又被这个姓唐的恶警带了半个月的背铐。不能上厕所、不能躺着睡觉,双手被手铐磨得血迹斑斑,生活上不能自理,我就绝食抗议,多次遭到恶警们野蛮的灌食。灌食的那一刻,恶警就像一群野兽一样,手脚一起上,有抓头发的,有脚踩着的。灌食次数多了,胶皮管从鼻子里抽出来后鲜血顺着鼻孔血流不止。在二十多天后突然停止了灌食,后来听刑事犯说:“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因为灌食,被灌死了”几天后他们就强行给我打葡萄糖。五十五天后,我被判非法劳教一年,然后我又被劫持到了调遣处。

北京调遣处的残暴

二零零零年是邪恶最疯狂的时候,调遣处更是邪恶的代表,当押送我们的警车刚到调遣处的大门外时,就听见里面的恶警叫喊的声音,下车后让我们不许抬头,不行东张西望,走路只许看脚尖。稍有怠慢便会遭到毒打和施暴。

进到院内,分成几人一组,被领进敞开门窗的屋内,强行被扒光衣服,裁开被褥、剪开衣物,进行大搜查检查完后,不让穿衣服,光着身子就地写“保证”我没有写,被一个姓郭的恶警,穿着棉皮靴踢了我二十多脚。膝盖被踢的鲜血直流。他步步紧逼大声的叫喊着:“你写不写?”我摇头后,他飞起一脚狠狠的揣在了我的前胸上,我当时疼痛难忍,连冻带痛,立刻瘫倒在地上,浑身抖成一团。随后他出去了。回来时又跟进了两个恶警,手里拿着几分别人写的“保证书”对我喊到:“别人都写了保证书,就能不写,你为什么不写?”我说:“我是文盲。”这时姓郭的恶警,拿起笔,塞到我的手里,抓着我的手,写了一份歪歪斜斜的“保证书”拿走了。

然后我又被恶警拖到一间屋子里,让我给他们包筷子,还说是要赶任务要加班到后半夜三点钟,我浑身疼痛,心中闷热,开始猛烈的咳嗽,吐出的都是鲜血。几天以后,给每人发了一张填写表,我在上面写了一份声明。

在调遣处包筷子,早上五点就起床,不洗手,不洗脸、不让上厕所,卷起行李,马上就位包筷子。屋子里的卫生差透了,没包装的筷子,堆在地上,被人踩来踩去的,屋子里空气污浊,纸絮纷飞、筷子上污迹斑斑,散发着霉气,没有一点卫生的概念,却叫做一次性卫生筷,这种一次性的卫生筷子,被大量的批发到市场,流进小餐馆,时时刻刻在危害着人们的健康。

由于环境极差,经常不洗手、不洗脸、长时间不洗澡、不换内衣,常常是和衣而睡,二十天后,许多人浑身痒痒,有人反映说:“生虱子了。”才让洗一次澡,这时我才发现浑身上下都是青紫色的伤痕,大家围过来问:“你这身上是怎么了?”我说:“是让姓郭的恶警打的。”

北京女劳教所的迫害

一个月后我又被劫持到女子劳教所,被分配到二大队六班,在那里一般是全体性的对你围攻或是一对一的连夜“转化”通常采用的手段是:不让你睡觉,所有的犹大,都有一套自己邪悟的东西,天天用他们邪悟的东西和你连番围攻,常常是他们包围着你,他们一个一个的说着自己邪悟的东西,让你听,有时他们装的很好,像姐妹一样关爱你、像慈母一样关怀你,一旦掉入陷阱,他们就又立功了。

有一次丈夫带着我十岁的女儿来看我,二队队长程淑娥假惺惺的说:“哎哟,你还有这么小的孩子呀,怎么不和我说,赶明个,我给你请示一下,给你减两个月的刑,你早点回家。”

我知道,在劳教所里只有积极配合邪恶,给邪恶当帮凶的,才有可能减刑,他怎么会给我减刑那?,这件事在我心里猜测了很长的时间。有一天我突然明白了,什么是伪善?什么是旧势力的险恶用心?他们就是要利用各种手段来达到他们的目的。就像在看守所、调遣处那样,突然给你一顿酷刑折磨,严刑拷打,伤的只能是人身,他们永远也打不掉人的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7/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10月7日发表)-280743.html

2007-05-02: 北京怀柔区仍有数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
据在不完全统计,现北京市怀柔区被非法关押的大法的弟子有:王周林、刘国平、周德东、文玉红、刘桂芹、刘继英、刘小杰、李淑清、杨显奎、曹维香、白永风、王桂兰。

被迫害致死的有:彭光俊、李晶的母亲、一名十九岁的学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153950.html

2007-01-08: 北京怀柔区“六一零”特务绑架杨显奎夫妇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北京怀柔区张各长村六十三岁大法弟子杨显奎与妻子在家中被绑架。“六一零”特务指使邻居对杨显奎夫妇长期监视。本次是村里恶人举报,“六一零”指使六个警察到家里去非法抄家,抄走一本《转法轮》。杨显奎与妻子现被关押在怀柔看守所。虽然他妻子(不识字)后来被放回家,恶人正准备对杨显奎非法判刑。

杨显奎,六十多岁,牙齿都掉了,吃饭很困难。因为杨显奎有一本教人做好人的书,就被非法判刑。

在此次绑架之前,怀柔恶人绑架大法弟子到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很多人次。最典型的是二零零四年大年初一,北京团河劳教所将大法弟子彭光俊毒打致死。现在,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有:刘继英、刘小杰、刘桂琴、周德东、李淑清、张鹏芝、温玉红等;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有:姜桂英、王中林、刘国平、王荣琴等。

这些大法弟子不只是自己遭受到精神和身体的双重迫害,身体难以承受,如温玉红已经残疾,还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他们的亲人也受到牵连,如李淑清丈夫从山上摔下来胯骨骨折,还有两个孩子上学没人照顾。又如张鹏芝的丈夫去世,恶人都不准张鹏芝回家见一面。刘桂琴的八十多岁的叔婶没人照顾。

北京怀柔区“六一零”特务受北京国安、北京“六一零”的指使作恶。中国有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样的例子太多了。警告所有的责任人赶紧将功赎罪,否则连你们的亲人都会遭报的。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8/146419.html

2007-01-05: 北京怀柔区“六一零”歹徒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北京怀柔区张各长村六十三岁大法弟子杨显奎与妻子,在十一月二十六日在家中被绑架。平时“六一零”特务叫邻居长期监视,这次是村里的恶人告密,“六一零”指使六个警察到家里去抄家,抄走一本《转法轮》。现杨显奎与妻子被关在怀柔看守所,虽然他妻子(不识字)被放回家,恶人正准备对杨显奎判刑呢,他是六十多岁的人,牙齿都掉了,吃饭很困难。就因为有一本教人做好人的书都被判刑,这哪里还有人权?

在这之前被怀柔的恶警绑架到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的大法弟子不计其数。最典型的是二零零四年大年初一被北京团河劳教所毒打致死的彭光俊。放出来的不算,现在在监狱的有:刘继英、刘小杰、刘桂琴、周德东、李淑清、张鹏芝、温玉红等;在劳教所的有:姜桂英、王中林、刘国平、王荣琴等。这些大法弟子不只是自己遭受到精神和身体的双重迫害,身体难以承受,如温玉红已经残疾还押在监狱里;他们的亲人也受到牵连,如李淑清丈夫从山上摔下来胯骨骨折,还有两个孩子上学没人照顾。又如张鹏芝的丈夫去世恶警都不准回家见一面。刘桂琴的八十多岁的叔婶没人照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5/146181.html

怀柔区(怀柔县)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8-05-13: 补充信息如下:
1、北京市怀柔区渤海镇田仙峪九神庙洗脑班 电话:010-61626614
北京市怀柔区渤海镇田仙峪村村委会
杜显有13716308316怀瑞霞13241689828刘春财13810701395
曹孔兰13241689839肖春才13716847146刘保华13716282231
邢翔宇18612020385杨秀忠13716483757肖俊青15910225605
王永哲13264478041曹玉荣13716980406郭晓妹15330001330
李仕霞13716584302孙荣贵13911016804邵起田13671258288
白宝悦13716981837王淑珍15910225605杜显富13811058049
邢天祥13501291098邵爱萍13520855623白宝江13651025898
彭光姐13520671919杜显魁13716483757刘春馥13693159480
杨淑琴15110556806刘永山13241566996孙淑玲13436986143
刘福永13716483757邵永瑞13520753626邢素敏15810588399
孙佐东13716980406邵亮13661296567白宝臣13436986143
张永红13716027570孙国学13716980406邵爱英13661296567
邵永13716854142曹吉山13671346813刘福宝13716686632
邵辉13671258288孙自和13716297949孙福臣13520855623
彭素华13716465364孙建国13716029273方立红15910430696
孙自茂13716515259肖俊丰13691104627杜长清13601133638
杜明星13701101563孙科伟13521568339邵永冬13716266589
孙建昆13716686601曹京梅13716108542王朝琴13671346813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10)

绑架有关单位负责人电话公布如下:

渤海镇派出所所长:梁自合 010-61631884
610李凤霞:13641132094
综治办:    徐小龙 18210715821
国保队长:  杨建国 010-69623415
看守所所长:孟祥海 010-61697828
公安局政治处主任:李树增 010-69687613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