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9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东城区(天坛地区) >> 杨小京(杨小晶,杨晓京), 女, 45

杨小京(杨小晶,杨晓京)
惨遭十年迫害,北京大法弟子杨小晶于2009年10月1日凌晨含冤离开人世,其丈夫曹东还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天水监狱

出生时间: 1964-07-09
个人情况: 北京供电设计院高级工程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东城区
个人近况: 2009年10月1日 迫害致死 (2009-10-06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8-14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280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杨小京(杨小晶,杨晓京) 曹东

有关图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7-31:杨小晶在迫害中去世 七旬父母控告江泽民
现年七十七岁的杨凤文和七十六岁的老伴李雁翔,以及女儿杨小晶一家三口在一九九四年都参加过李洪志老师办的传法班,修炼大法后一家三口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一家三口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均遭受迫害,特别是女儿杨小晶在迫害中去世,老俩口白发人送黑发人,精神受到极大的打击和创伤,身体也每况愈下。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杨凤文、李雁翔夫妇用邮政快递分别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国务院总理、全国人大寄发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以下是杨凤文夫妇在《刑事控告状》中叙述杨小晶遭迫害的事实:

新婚蜜月是在恐惧中度过

杨小晶一九九零年毕业于北京林业大学信息管理系,毕业后分配到北京供电设计院计算机室工作,是单位的技术骨干、高级工程师,丈夫曹东也是法轮功修炼者,俩人于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四日结婚。二零零零年三月五日,曹东回甘肃庆阳老家办户口,在回北京的火车上,同法轮功学员高峰一起被火车巡警无理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内蒙戒毒所十七天。
杨小晶的新婚是在恐惧、焦虑中度过的。婚后不久,杨小晶所在单位北京供电设计院党支部书记王秀岩多次找她谈话,逼写不炼功“保证书”,并以上级单位的要挟:如果你单位有一个法轮功学员不“转化”,单位领导的奖金扣除、职工奖金、住房福利等待遇消减,对杨小晶施压,将矛盾全部转到杨小晶头上。为避免单位职工受株连迫害,杨小晶被迫离开单位。而其单位却以杨小晶违反劳动纪律为由,非法解除杨小晶劳动合同。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建国门派出所片警杨东到杨小晶家,让杨小晶、曹东去派出所,被他俩拒绝。从这一天起,夫妻二人被迫离开了单位、离开了家,就没有了经济来源。

第一次被绑架劳教,丈夫被非法判刑四年半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一日,流离失所的杨小晶回家洗澡,被长期蹲坑的建国门派出所警察乌利亚绑架,劫持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临时洗脑班——东城凤凰宾馆强制转化。杨小晶为抵制迫害,绝食抗议七天七夜,第八天杨小晶被送到东城分局看守所关押一个星期,因不“转化”,怕她去上访,非法内定劳教一年半。先是送到了调遣处,过了两个星期后又把她送到了北京女子劳教所。

在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杨小晶因为不转化被绑在死人床上四十多天,长时间地不让洗漱,不许睡觉,不让吃、不让大小便,经血污物流的满床都是。

历经折磨的杨小晶被劫持到了北京女子劳教所第五大队。大队长叫陈爱华。因为杨小晶没有转化,所以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继续承受非人的折磨,长期罚站、晚睡、早起、喝凉水、吃窝窝头,多次被殴打,被迫观看新闻喉舌对法轮功诽谤的节目。这样的高压生活一直持续了一年多,杨小晶的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三十日,她回到家中的时候,思维混乱,身体状况极其令人忧虑。在同修们的帮助下和亲朋好友的照应下,她一直到二零零三年才逐渐恢复。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底,刚刚从劳教所出来的杨小晶拖着虚弱的身体,赶到甘肃平凉看望被关押在平凉监狱的曹东,曹东当时被非法判刑四年半,为了能每月去监狱探视一次丈夫,杨小晶在平凉租住了十一个月,面对塞北孤漠的风寒,她心中的凄凉无以言表。
第二次被劳教迫害二年多

二零零四年四月,北京朝阳区亚运村派出所、朝阳分局国保大队五六个警察非法闯入杨小晶父母家中,非法抄家,而后又抄了杨小晶在东城区的家。杨小晶又一次被绑架,这次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关押到北京女子劳教所第一大队。

二零零五年二月,坚持真善忍信仰的杨小晶被送到了“百分之百失去自由”的“攻坚队”。这次她面对的不是“死人床”,而是“坐高板”。“高板”是一个六十多厘米高的塑料方凳,这样的凳子,人坐在上面,双脚不能沾地,就这么耷拉着,很快大腿根儿就会被压麻,脚就会因为控血太多而肿胀。杨小晶每天晚上十二点后睡觉,早晨五点前起床后,睡觉时负责“包夹”法轮功学员的吸毒劳教人员在警察的授意下经常推打刚要入睡的她,使她几乎整夜无法入睡。白天她又被要求坐在这样的凳子上,两脚并立,两脚、两腿之间不能有缝,有缝就得挨打,两手五指并拢放在大腿上,双目直视,再困也不能合眼,眨一下眼睛没有事先喊“报告”,都要被打。长时间这样坐着,血液不流通使两条腿的重量越来越重,塑料椅子又非常坚硬,很快屁股上的肉就被坐烂,再坐上去就是如坐针毡。有的法轮功学员才坐几天就由于疲倦和疼痛从“高板”上摔下来。

这样的姿势坐不久就会十分疲倦,但只要一闭眼就会遭到殴打,杨小晶在犯困的时候经常被包夹她的吸毒犯用图钉扎醒。在此期间,吃的非常少,一顿只给一两米饭或一小块儿馒头,主要的目的不是提供食物,而是维持受迫害人的饥饿感。人长时间不吃东西饿的感觉就没有那么敏感了,每顿饭给一点,反而让人更觉得饥饿。这是劳教所总结出的迫害经验。

恐怖的小黑屋是一种精神和肉体双重折磨,黑屋的地上放一个小板凳,强迫被关的人坐在小板凳上,恶警还在地上泼上凉水;指使吸毒、卖淫犯打骂法轮功学员;强迫超时、超体力劳动;精神强奸,这是最残酷的折磨,逼迫大法学员看侮辱大法的录像,看辱骂大法的“教材”,再强迫写所谓“认识”,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反复“洗脑”;还有另一种摧残人的手段是长期不准洗漱,不准上厕所大小便,只能便在内裤上,来例假也不给卫生用品。小晶同众多的大法学员们每天都在承受这种黑暗、无人性的关押。

直到二零零五年中,与杨小晶一起被关押在“攻坚队”的法轮功学员刘桂芙在国际社会的呼吁下终于能够得到家人的探视,刘桂芙在接见时顶着警察的压力向亲人透露了一些“攻坚队”的内幕,“攻坚队”的迫害手段才被国际社会得知。在国际压力下,八月“攻坚队”解散。

二零零五年九月,饱受折磨的杨小晶被送回一大队,她身体已极度虚弱,在大队长陈立的直接驱使下,被逼做奴工劳动,她因为眼睛近视,不得不长期低着头,造成严重的颈椎病痛。

二零零六年七月劳教所来了两个北京安全局的人,告诉杨小晶说:曹东出事了,让她给曹东写信,劝曹东“转化”,被杨小晶拒绝。

为丈夫申诉,遭骚扰、恐吓、绑架

二零零六年八月底,遭受了两年多牢狱的杨小晶回到家中;而曹东当时正在被非法关押迫害,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为了营救当时正遭受关押迫害的妻子杨小晶,曹东冲破层层阻力在北京与前来调查中国人权问题的欧洲议会副主席史考特见面,讲述了自己和妻子及身边熟识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并指证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曹东在接受完采访后回家的路上,被北京市国安局二处便衣突然绑架,并在北京秘密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期间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内每天用手铐把曹东铐在审问室椅子上十几个小时,曾六天五夜一百三十多个小时铐着不让睡觉,同时每天七、八个人轮流对曹东辱骂、恐吓、威胁,不断进行精神围攻,其罪恶目的是不让其合眼,并将曹东左眼打伤;后来在曹东抗议下说让其睡觉,但半夜十二点又将其叫醒,俩人强行把他按在距离电视机不到一米的地方,把音量调到最大,强迫他看攻击法轮功的碟片给其洗脑。
在残酷折磨下,曹东开始吐血,每天大量便血,曾昏死过去一次,三次被送往医院。国安还把曹东送到北京市朝阳区洗脑班实施精神洗脑,北京市公安局和“610”的人对曹东诱骗说:只要曹东配合国安二处帮他们做事就一定放曹东出去。国安坐飞机到庆阳找到曹东父母,威逼其父母到北京给曹东施加亲情压力,迫使曹东就范。当这一切都没能达到目的后,为了逃避国际社会的关注,三个月后偷偷地把曹东转到偏远的甘肃省,秘密的关押在甘肃省安全厅看守所。

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对曹东的所谓“逮捕令”交给了他在甘肃庆阳的父母,而杨小晶直到十月底才知道。

杨小晶从离开劳教所就为曹东的案子四处奔波,在劳教所她已经被折磨的身心交瘁,出来后为了曹东的案子,她更是没有片刻的休息。为了上诉,她拖着疲惫的身体,继续奔波于北京、兰州、平凉、庆阳之间,为曹东找辩护律师。他们的朋友于宙也鼎力相助。于宙是著名的民谣乐队“小娟和山谷里的居民”的鼓手,这个乐队被业界评为二零零七年中国不可错过的民谣组合中的第一名。他们的部份原创作品当时正被著名国际性音乐频道ChannelV向亚洲各国推广。因为娱乐圈的工作关系,和于宙乐于助人和幽默的天性,他结交甚广,对杨小晶的帮助也很大,在艰难的岁月中,他和妻子徐娜是杨小晶最值得信赖和依靠的朋友。

甘肃庆阳安全局接手了曹东的案子,对他父母实行消息封锁,不让他父母找人,说越找判的越重;而对曹东却诱骗说,只要他诋毁法轮功,就让他出来。二零零七年二月,对曹东的非法迫害在甘肃兰州开庭,律师做了减罪辩护,较成功,并同意接手替曹东继续上诉,然而在安全局的压力下,律师在二审时不敢涉及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还帮安全局恐吓杨小晶说:越上诉判的越重,致使二审没有开庭,三月份以书面裁决了事。

杨小晶的再三要求下,二零零七年十月,律师才将经过修改的辩护状传真给杨小晶,内容完全与法院的说辞一致,颠倒黑白,完全掩盖了曹东被抓的真相和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来华的目的。

为了阻止杨小晶营救丈夫曹东,国安局警察用戴黑头套手段绑架了杨小晶的律师李和平,并殴打数小时,将杨小晶给李和平律师的曹东案件资料全部被抢,陪同杨小晶去向律师咨询的北京法轮功学员庄偃红、项桂兰也被抓起来非法劳教。

二零零七年十月,杨小晶的家又一次被北京丰台国保所抄,杨小晶幸好提早离开。但此时她的心情愤懑至极,不得不再次开始了四处漂泊的生活,要为丈夫申冤,又要躲避中共安全局的跟踪、骚扰。中共一向搞连坐,朋友为她的案子奔波而受到牵连,让她非常伤心。她更加疲惫,根本无法静心修炼调整身心的疲惫虚弱。
二零零七年年底,杨小晶在天水监狱见到被非法关押的丈夫曹东,在被限制的接见时间中,曹东断断续续向她叙述了自己被欺骗、被残酷迫害的前后过程,令作为妻子的杨小晶伤痛不已。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杨小晶又辗转回到北京,寻求帮助。十二月二十七日,她回家交房费,被一直蹲坑的居委会人员发现,并报告给派出所,建国门派出所片警刘江、刘涛,当地街道“610”主任杨文仲,东城分局的俩警察一起闯入家中,刘江伙同他人硬将杨小晶抬到楼下,塞进一辆便车。几个小时后到建国门派出所,刘玉刚科长恐吓杨小晶:就是要把曹东关到西北,让你留在北京等没人性的话。而后几个便衣又把杨小晶抬上一辆黑车,关进丰台六里桥一家旅馆里,劫持二十四小时。杨小晶对领头的恶人说:你们仗势欺人。对方非常嚣张的说:就欺负你了。丰台国保警察想找茬将杨小晶关起来,结果因为在家中什么东西都没有搜出来,阴谋没有得逞。

出来后杨小晶才发现家门钥匙不知被谁拿走,父母家楼下停着一大一小两辆车。在寒冷的冬日,无家可归的杨小晶再次居无定所,到处漂泊,心中的悲愤、恐惧难以言表,在临时的住房里,由于担心再次被绑架,经常把窗帘拉的严严的。

杨小晶含冤离世

杨小晶与丈夫十年来,一直遭受着迫害,两次被非法劳教四年,受尽各种折磨,多年来遭北京东城区分局国保大队长刘玉刚,以及建国门派出所警察吴利亚、刘江,街道办事处“610”人员杨文仲等人的骚扰、恐吓,长年居无定所,颠沛流离,无法正常生活,身心遭受极大的伤害,承受达到极限,杨小晶的身体虚弱下来。

杨凤文、李雁翔因常年遭受迫害,无法颐养天年,为女儿担惊受怕,长期以来街道办事处社区书记李和平经常给家中打电话骚扰、跟踪、敏感日到家监视,街道“610”小头头随意到家乱翻东西。父母用微薄的退休金常年扶持着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杨小晶。二零零八年四月起,七十二岁的杨凤文,颠簸在异地他乡,悉心照顾生活无法自理的女儿,远在北京的母亲李雁翔无时无刻不揪心着女儿,一家三口多么渴望能有一个正常的生活、正常的家。

二零零八年七月,杨小晶左颈部、腋窝被发现有肿块,并伴有疼痛。二零零八年八月初,在西安西津医院检查结果为:淋巴癌细胞。杨小晶在剧痛中煎熬,成夜成夜的疼痛使她无法正常躺下,吃不下东西。她的身体急速恶化,最后导致全身黄染,下肢水肿,腹水,左乳房肿胀、结块,并溃烂流脓,剧烈的疼痛使她根本无法进食,她却以坚强的毅力,始终没有喊叫一声。自二零零九年七月起,根本无法躺下,日夜坐着,在巨大的痛苦中备受煎熬。

就在杨小晶病重期间,警察还在不断的监控、骚扰,致使她的病情极度恶化。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半夜二点,开始休克,在被抱着上完洗手间后,又一次气喘不上来。凌晨五点多,杨小晶呼吸越来越急促,父亲打了120救护车,等到医院时,杨小晶停止了呼吸。

杨小晶离世的当天下午五点多钟,老父亲连夜驱车七小时,赶到甘肃天水监狱,恳求监狱准许曹东去见妻子的最后一面。监狱长周某某、大队长刘江涛以放长假、省监狱管理局领导不在、无人批准为由拒绝了老人的要求。十月八日,小晶白发苍苍的父母又一次长途颠簸到天水监狱,再次恳求监狱允许曹东去见小晶最后一面。然而,迎接的是监狱门外布满的便衣和监狱内站满的警察。监狱教育科长董守堂、副科长(大队长)刘江涛,以监狱没有先例为由,拒绝了老人的合理要求。当小晶父母提出单独与曹东见面、商讨小晶的后事时,狱警却根本不顾及老人及曹东的感受,只让俩位老人隔着玻璃拿着话筒与曹东说话。而曹东本人却仍被包夹着,他的身后站满了十几个狱警。

小晶火化后,老父亲再次捧着骨灰到监狱探视曹东。曹东也很希望能见到小晶的骨灰一面,可是连这样的要求竟然也被监狱拒绝。紧接着,天水监狱再次把曹东单独隔离关押,并加大了对他的迫害力度。

杨小晶从二零零零年的十月一日流离失所,到她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的含冤辞世,整整九年的时间,杨小晶和丈夫在一起的日子仅有几周,不是她被非法关押,就是他被劫持迫害。杨小晶两次被非法劳教四年,曹东两次被非法判刑近十年;九年间杨小晶经历了多少生活的困苦魔难和酷刑折磨,这一切只因为她坚持信仰真、善、忍,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坚持要做一个好人。这一切也都是因为被告江泽民滥用职权、诽谤法轮功、发动了对法轮功群体的残酷迫害所致。

正是在被控告人江泽民的策划、指挥下,导致我们一家三口遭受了如上所述的严重迫害。根据《刑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江泽民作为迫害法轮功修炼群体的组织者,领导者和策划者,其应当对所有迫害法轮功过程中的全部犯罪承担刑事责任。

控告人依据《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向最高检察院提起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提请司法机关依法立案侦查其所犯的多项罪行,并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31/杨小晶在迫害中去世-七旬父母控告江泽民-313382.html

2014-10-26: 被中共谋杀的女性法轮功学员(2)
......
被中共“熬”死的杨小晶

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是二零零六年三月份在海外曝光出来的。同年五月,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到中国来了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情况。要如实的向这位国际知名政治家反映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实情况需要极大的勇气。本着早日结束这场迫害及营救自己妻子的想法,曾在北京一家旅游公司工作的法轮功学员曹东,在五月二十一日,向史考特讲述了自己经历的迫害。

史考特询问曹东是否知道在中国有摘取人体器官的集中营的存在。曹东明确的表示,知道有这样的集中营,而且认识被送到那里去的人。他曾看到一个炼法轮功朋友的尸体,尸体上有窟窿,器官被摘取了。

这是海外官员对指控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人体器官牟取暴利而收集的第一份直接来自于中国大陆的证据。惊惶失措又恼羞成怒的中共哪能容得了揭露自己罪行的曹东!在曹东和史考特见面两个小时后,他就被中共非法拘捕了。

曹东与北京供电设计院工作的杨小晶在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四日结婚。可是结婚后,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仅仅只有三周左右的时间。尔后就是被绑架,不是这个被劳教了,就是那个被判刑了。曹东与史考特见面时,他已经被非法判刑过一次,那次的刑期是四年半。而他出狱时,妻子却还在北京的劳教所内。

曹东再次被捕入狱,这次非法判刑的刑期为五年,并被绑架到甘肃天水监狱。小晶从劳教所出来后,为曹东的案子四处奔波。为了上诉,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奔波于北京、兰州、平凉、庆阳之间。二零零八年七月,小晶的左颈部、腋窝处开始有肿块,并伴有疼痛。八月初,在西安西津医院检查结果为“淋巴癌细胞”。小晶在剧痛中煎熬,成夜成夜的疼痛使她难以入眠。她的身体急速恶化,最后导致全身黄染,下肢水肿,腹水,左乳房肿胀、结块,并溃烂流脓。剧烈的疼痛使她根本无法进食,她却以坚强的毅力,始终没有喊叫一声。自零九年七月起,她根本无法躺下了,只能日夜坐着,在巨大的痛苦中备受煎熬。

曹东被非法判刑的事实在国际社会遭到广泛而持久的关注。中共可不是不想除掉曹东。它们对曹东恨的要死,然而,木已成舟,他把该说的都说出去了,再把他杀了,就等于将中共自己牢牢的钉在了它不愿承认的活摘事实上。国际社会关注曹东的同时也在关注着杨小晶,她受到的迫害也相当巨大。中共在杀不掉曹东的情况下,就将目光投向了他的妻子杨小晶。中共的用意非常歹毒,就是想利用小晶的生命压垮曹东。

中共歹徒在知晓小晶病情之后,采取了一个极其阴险的谋杀手段,就是悄悄将将她控制起来,不允许任何人和她接触,直到将她“熬”死。

小晶病重的一天,为了减轻小晶父亲的劳累,有一个好心肠的女士专门来照顾小晶。但是当天下午,一个不知躲在何处的恶警强行闯入小晶的病房,反复盘问该女士有无身份证、居住哪里,并且强行要把该女士带回审讯。一直闹腾到晚上十二点,最后逼得该女士离开了小晶。小晶当时气得脸都变成青色了,身体状况开始急剧的恶化。她终于在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五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26/被中共谋杀的女性法轮功学员(2)-299273.html

2011-09-10: 杨小晶遗愿未了 曹东仍遭非法超期关押

杨小晶把这张她最喜欢的与丈夫曹东的新婚合影,发送给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先生,请求他关注遭非法判刑、关押的曹东的时候,她自己正身处被中共国安、“六一零”的不断威胁、恐吓中。之后的一年多时间,杨小晶从北京到西北,往返奔波,为丈夫曹东呼吁,直至身患癌症,在极度的痛苦和对丈夫的担忧中,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凌晨,杨小晶含冤离开人世,临终都没有再见到丈夫一眼。而她的丈夫曹东至今仍被非法超期关押在甘肃省天水监狱,她希望自己无罪的丈夫能回到他们的家,成了遗愿。
翻遍杨小晶的影集,她与丈夫曹东的合影也仅限于婚礼上的那次拍照。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二日曹东和杨小晶喜结良缘,婚后九天,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日晚,新婚蜜月中的曹东即遭抓捕。之后的九年间,他们夫妻俩因坚定对真、善、忍的信仰,反复被中共邪党抓捕、劳教、判刑,九年中俩人在一起的时间不足一个月,杨小晶两次被非法劳教四年;曹东两次被非法判刑,一次四年、一次五年;夫妻俩在劳教所与监狱受尽各种折磨。

曹东,老家在甘肃省庆阳市西峰区,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专业,后在北京一家旅游公司工作。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为了营救当时正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遭受非法关押迫害的妻子杨小晶,曹东与欧洲议会副主席史考特见面,讲述了自己和妻子及身边熟识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

此次,曹东作为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的北京,成功的面见了欧洲议会副主席,讲述了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真相,邪恶中共的神经真是受不了了,在与副主席爱德华分手后仅两个小时,曹东即被一直尾随其后的中共国安强行绑架,在北京秘密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内,曹东每天被用手铐铐在椅子上十几个小时,最长一次,长达六天五夜一直被铐在椅子上,不让睡觉。七、八个人不断轮流对曹东恐吓、逼供,打伤了曹东的左眼,致使曹东大脑出现幻觉,吐血和每天大量便血,身体极度虚弱,还强迫曹东看攻击法轮功的碟片洗脑。

两个月后,曹东被秘密转押到北京市朝阳区法制培训中心,二处陈处长、刘科长等人利用父母爱子心切,录制曹东父母痛哭流涕的录像拿来对曹东施压。接着以保外、放曹东出去等谎言诱骗曹东的口供。然后在无任何人证、物证的情况下,给庆阳西峰法院施压,对曹东做出非法判刑五年的判决,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天水监狱。

天水监狱是甘肃省十五个监狱中专门关押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基地”,曹东被秘密关押在天水监狱以后,监狱如临大敌,由当时的狱政科长姚文强(后升为监狱长),教育科长赵剑平专门负责。在邪恶的天水监狱,曹东的身心受到了更大的摧残:肠胃功能紊乱,经常便血,晚上难受的睡不着觉,再加上在狱中一直被关在阴冷的牢房内不让出去活动,常年不见阳光,曹东的头发大量脱落,出现大面积秃顶;视力急剧下降,眼睛经常疼痛发胀;牙齿松动,牙龈时常出血;面色苍白,身体很虚弱,走路直不起腰;大脑反应迟钝,记忆力明显减退。

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凌晨六时,杨小晶在中共当局长期骚扰、恐吓与残忍迫害中含冤离世。在杨小晶病危期间,家人多次要求天水监狱让曹东见杨小晶最后一面,均被邪党当局拒绝,杨小晶含冤去世后,杨小晶的父母捧着杨小晶的骨灰到甘肃天水监狱探视曹东又遭监狱粗暴阻拦,曹东要求见杨小晶的骨灰一面,也被邪党监狱拒绝。

杨小晶离世后,邪党加大了对曹东的迫害,把隔离关押曹东的房间的窗户全部密封,禁止任何人和曹东接触、甚至禁止任何人靠近非法关押曹东的密封房间。有一个普通的监狱服刑犯,出于好奇,爬在关押曹东的密封窗户上看了一下,此人随后受到严厉的处罚还被延期处置。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以后,曹东家人竟有五个月没有接到曹东打来的电话,也没有收到他一封家书,家人八、九、十连续三个月给他往甘肃天水监狱里寄过生活费,结果石沉大海,不知他是否收到。

据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八日报道:曹东被非法判五年刑期快到期了,有消息说他被迫害得很严重,处境很不好,瘦的皮包骨。

但是今年的五月,曹东没有被按期释放,仍被非法关押,中共邪党给出的超期理由是:曹东在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至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七日在北京被非法关押的时间不算在内,只从绑架回甘肃的时间算起。在马上就要到来的九月二十八日,曹东是否能回到自己的家?

杨小晶生前一直期盼着的就是将无罪的丈夫营救出来,可丈夫至今仍然被非法关押。杨小晶和曹东夫妇的悲惨遭遇,已在全世界引起反响,杨小晶去世后,曹东的现状和遭遇更得到人们的关注,杨小晶的这个遗愿,中共邪党还要耍流氓拖多久?全世界都在拭目以待!

附:

世界上越来越多的政府组织、各民间团体、正义的人们,都在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暴行。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在多种场合也不断抨击中共对曹东的迫害,对众多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谴责中共的暴行,直至今日,史考特先生一直要求中共无条件释放曹东。

而对于他的中国之行,史考特先生说:“我的调查结论如下:中共政权依然是凶暴残忍、任意妄为和变态偏执的体系。但我相信,中国人民的固有的智慧以及自律,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法制的出现,一定会使中国走向民主的未来。”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六日的国际反酷刑日,在国际大赦举办的主题为“酷刑即是恐怖行为”活动中,斯考特先生应邀发言时说:“我们知道在中国酷刑广泛存在,这必须停止。”他在讲话中指出,“今天我在这里,主要是因为,两年前,我在北京接触了中国的良心犯,以及维权人士。他们随后都被北京当局抓捕、关押,其中至少有三位受到酷刑。尤其是一位年轻人曹东,现在被囚禁在中国北方的一个监狱里,他被酷刑折磨。我们知道是谁干的,我们知道发生的一切。我祝贺国际大赦最近发起这活动,关注这些遭受酷刑的受害者的个案。”

在英国伦敦“外国媒体协会”举行的题为“沉默的群体灭绝”新闻发布会上,史考特先生说:“我的调查,我的接触,我的经历都让我感到,中共这个集权组织对法轮功——这个无辜的、善良的团体的迫害持续了十年,我想是该把中共以群体灭绝罪进行审判的时候了。我坚信,我们今天所做的,应该在世界每一个城市,每一天都要进行,直到正义得到伸张的那一刻。”

英国首相卡梅伦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九日和十日访问了中国。在此之前,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十一月八日致函卡梅伦,要求他向中方提出法轮功受迫害问题。麦克米兰-史考特在信中说:“在与中国发展贸易的同时,应该严重关切中国的人权问题。我希望你访问中国时,向中方提出法轮功受迫害的具体案例。”他表示:二零零六年他访问中国时所联系的人都被中共抓捕,遭受酷刑,包括法轮功学员曹东和牛进平,以及维权人士高智晟等。麦克米兰-史考特说:“中共是世界历史上最残酷的暴政。我敦促你向中方提出以上迫害案例。”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0/杨小晶遗愿未了-曹东仍遭非法超期关押-246460.html

2011-05-31: 法轮功学员曹东仍在甘肃天水监狱被非法关押

法轮功学员曹东,甘肃省庆阳市人。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在北京与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先生会面后,即被北京安全局绑架。在北京被非法关押四个多月后,于二零零六年九月被秘密绑架回甘肃,在甘肃省兰州市的一个秘密地方非法开庭,由甘肃省庆阳市西峰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依照邪党法律,到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日就必须无条件放人,但曹东至今仍被甘肃天水监狱非法关押。据说仍被非法关押的歪理是,在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至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七日在北京被非法关押的时间不算在内,只从绑架回甘肃的时间算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31/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41714.html

2009-12-10: 杨小晶离世前遭恶警骚扰的事实
(明慧通讯员兰州报导)2009年10月1日,年仅45岁的大法弟子杨小晶在中共当局长期骚扰、恐吓与残忍迫害中,含冤离开人世。她丈夫曹东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天水监狱。杨小晶离世前的两三天内遭到兰州市恶警的骚扰。

2009 年9月29日,兰州西固大法弟子朱凤娟去照顾杨小晶,下午3点多,朱凤娟所在单位471厂保卫伙同当地派出所及社区一行约有十人,寻找到杨小晶的租住房,一进门就有三个人把住大门,楼下站着几个,其余人员进入杨小晶的房间,不停的问话,他们同时打电话告诉杨小晶房东的所在管辖派出所,派出所来了一位吴姓女所长和一位程姓男片警。此时的杨小晶水肿严重,腰围肿到三尺六,行动很费劲,解小手必须得有两人搀扶,在这种情况下,这伙人硬带走了朱凤娟,将朱凤娟“软禁”在家中。

2009年9月30晚8点,兰州安宁“610”,安宁国保,安宁分局,国安,城关“610”及安宁区高新开发区派出所吴所长和程片警十几人到杨小晶房东家骚扰。在长达4个小时的过程中,他们要强行带走照顾杨小晶的好心的刘女士,并且不停的问杨小晶父亲。刘女士和房东不断的给他们讲真相。

晚12点以后,这伙人才离开,房东送走好心的刘女士,返回家中。

此时的杨小晶由于受到惊吓,面色呈青灰色,心慌气短,手脚冰凉,已无力抬头,并时时伴有晕厥现象。凌晨3点,杨小晶休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10/214197.html

2009-10-19: 妻子含冤离世 曹东被隔离迫害
曹东目前在甘肃天水监狱被封闭隔离迫害。据知情者说,曹东被迫害的头发大量脱落,处境令人担忧。2009年10月1日凌晨6时,其妻子杨小晶在中共当局长期骚扰、恐吓与残忍迫害中,含冤离世,年仅45岁!

在他妻子杨小晶病危期间,家人多次要求让曹东见杨小晶最后一面,均被邪党当局拒绝,杨小晶含冤去世后,杨小晶的父母捧着杨小晶的骨灰到甘肃天水监狱探视曹东被拒绝,曹东要求见杨小晶的骨灰一面,也被邪党监狱拒绝。

最近,邪党加大了对曹东的迫害,把隔离关押曹东的房间的窗户全部密封,禁止任何人和曹东接触、甚至禁止任何人靠近非法关押曹东的密封房间。有一个普通的监狱服刑犯,出于好奇,爬在关押曹东的密封窗户上看了一下,此人随后受到严厉的处罚还被延期处置。

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专业的曹东,为了营救当时正遭受关押迫害的妻子杨小晶,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与欧洲议会副主席史考特见面,讲述了自己和妻子及身边熟识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会面之后两小时,曹东即遭中共国安特务绑架迫害。

曹东被北京安全局看守所秘密关押三个多月,其间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内,警察每天用手铐把曹东铐在审问室椅子上十几个小时,曾六天五夜一百三十多个小时铐着他不让睡觉,同时每天七、八个人轮流对曹东辱骂、恐吓、威胁,警察不让他合眼,并将曹东左眼打伤。在残酷折磨下,曹东开始吐血,每天大量便血,曾昏死过去一次,三次被送往医院。警察还把曹东送到北京市朝阳区洗脑班实施精神迫害。为了逃避国际社会的关注,三个月后曹东被转到偏远的甘肃省,秘密的关押在甘肃省安全厅看守所。

2007年1月29日,北京市国安局通过甘肃省安全厅操控的庆阳市西峰区法院对曹东秘密非法开庭,以“向境外组织提供法轮功人员受迫害的材料、信息”(判决书语)为由非法判刑五年。2007年3月22日,庆阳市法院驳回了曹东的上诉。

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的杨小晶2006年8月底回到家中,为遭非法关押的丈夫奔走呼吁,遭到中共当局的恐吓。2007年8月,杨小晶与曹东的朋友于宙在北京找律师寻求帮助,不久于宙被恶警绑架,无家可归的杨小晶被迫到处漂泊。 2008年3月传来于宙已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杨小晶心痛得直哭。至此,中共恶党强加的压力,使杨小晶精神几近崩溃,身体也快速虚弱下来,2008年8月初,在西安西津医院检查结果为:淋巴细胞癌。2009年10月1日凌晨6时,杨小晶含冤离开人世!

杨小晶与曹东,这对本应该非常幸福、令人羡慕的夫妻,从2000年至今,不断遭受中共邪党的非法关押迫害,结婚九年,俩人在一起的日子仅有几周,不是她被非法关押,就是他被中共当局劫持迫害。杨小晶两次被非法劳教4年;曹东两次被非法判刑,一次四年、一次五年;夫妻俩在劳教所与监狱受尽各种折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9/210670.html

2009-10-15: 关于北京大法弟子杨小晶被迫害致死细节的重要补充

据知情人士透露:杨小晶在病重的当天,为了减轻杨小晶父亲的劳累和更好的照顾杨小晶,有一个好心肠的女士专门出面细心的照顾病重的杨小晶,但是在当天下午,有邪党部门的一个恶警强行闯入杨小晶的病房,反覆盘问该女士有无身份证、居住哪里等,并且强行要把该女士带回审讯等等,一直闹腾到晚上十二点钟才离开,最后逼得该女士离开了杨小晶杨小晶当时气得脸都变成青色,身体状况急剧恶化,而实际上,杨小晶当时是被逼死、气死的。

在病人这样病重的情况下,一些毫无人性的恶人还在给病人增加精神上的痛苦,可想而知,病人当时面临的是甚么,就是身体状况好一点的病人也承受不了这样毫无人性的骚扰。

写到这里,我也簌然泪下,悲愤至极!杨小晶,多好的一个女孩,善良、正直、坦率、真诚、多才多艺,做事对人对事没有一点隐晦和造作,那么的无私和宽容。在中国的社会连这样的人都不允许存在,那么,需要存在怎样的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5/210413.html

2007-10-13: 杨小晶遗体在异地他乡凄凉火化

2009年10月8日,大法弟子杨小晶白发苍苍的父母,带着失去女儿的巨痛,又一次长途颠簸到甘肃天水监狱,再次恳求监狱允许大法弟子曹东去见妻子最后一面。当二老一早赶到天水监狱,监狱门外已布满了便衣,监狱里也站满了警察。监狱教育科长董守堂、副科长(大队长)刘江涛,以监狱没有先例为由,无理拒绝了两位老人的合理要求。

当两位老人提出要求单独与曹东见面、商讨杨小晶后事,毫无人性的天水监狱的恶警,根本不顾及老人及曹东的感受,监狱恶警仍然只让两位老人隔着玻璃,拿着话筒与曹东说话,并且监狱恶警十几个人围在周围,曹东被左右包夹,身后站满了恶警。两位老人失望的回到兰州。

2009年10月10日中午一点,停放了10天的杨小晶遗体从冷冻室取出,杨小晶遗体躺在了黄色的菊花丛中,在凝重的气氛中举行了简单的遗体告别仪式后,杨小晶的遗体被送往华林山火化。

杨小晶七十多岁的母亲,因无法承受和面对女儿被火化的凄惨场面,提前离开。杨小晶的后事,只有她的父亲和曹东的舅舅在异地他乡简单的操办了。

杨小晶与曹东,这对本应该非常幸福、令人羡慕的夫妻,从2000年至今,不断遭受中共邪党的非法关押迫害,结婚九年,俩人在一起的日子仅有几周,不是她被非法关押,就是他被中共当局劫持迫害。杨小晶两次被非法劳教4年;曹东两次被非法判刑,一次四年、一次五年;夫妻俩在劳教所与监狱受尽各种折磨。

为了营救当时正遭受关押迫害的妻子杨小晶,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专业的曹东,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与欧洲议会副主席史考特见面,讲述了自己和妻子及身边熟识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会面之后两小时,曹东即遭中共国安特务绑架迫害,被劫持到他老家甘肃,于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2006年8月底,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的杨小晶回到家中,为遭非法关押的丈夫奔走呼吁,遭到中共当局的恐吓。2007年8月,杨小晶与曹东的朋友于宙在北京找律师寻求帮助,不久于宙被恶警绑架,无家可归的杨小晶被迫到处漂泊。

2008年3月传来于宙已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杨小晶心痛得直哭。至此,中共恶党强加的压力,使杨小晶精神几近崩溃,情绪已经完全不正常了。很快,杨小晶的身体也快速虚弱下来,2008年8月初,在西安西津医院检查结果为:淋巴细胞癌。

2009年10月1日凌晨6时,年仅45岁的北京大法弟子杨小晶,在中共当局长期骚扰、恐吓与残忍迫害中,含冤离开人世!其丈夫曹东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天水监狱。

杨小晶离世的当天下午5点多,她70多岁的老父亲,拖着疲惫的身体,连夜驱车7小时,赶到甘肃天水监狱,恳求监狱准许曹东去见妻子的最后一面,监狱长周某某、大队长刘江涛以放长假、省监狱管理局领导不在、无人批准为由,拒绝了老人的要求,只答应尽力上报,等长假结束后才能答复老人的要求。10月8日,监狱教育科长董守堂、副科长(大队长)刘江涛,以监狱没有先例为由,拒绝了两位老人的合理要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3/210295.html

2009-10-06: 惨遭十年迫害 北京大法弟子杨小晶含冤离世

2009年10月1日凌晨6时,年仅45岁的北京大法弟子杨小晶,在中共当局长期骚扰、恐吓与残忍迫害中,含冤离开人世!其丈夫曹东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天水监狱。

杨小晶与曹东,这对本应该非常幸福、令人羡慕的夫妻,从2000年至今,不断遭受中共邪党的非法关押迫害,结婚九年,俩人在一起的日子仅有几周,不是她被非法关押,就是他被中共当局劫持迫害。杨小晶两次被非法劳教4年;曹东两次被非法判刑,一次四年、一次五年;夫妻俩在劳教所与监狱受尽各种折磨。

为了营救当时正遭受关押迫害的妻子杨小晶,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专业的曹东,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与欧洲议会副主席史考特见面,讲述了自己和妻子及身边熟识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会面之后两小时,曹东即遭中共国安特务绑架迫害,被劫持到他老家甘肃,于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2006年8月底,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的杨小晶回到家中,为遭非法关押的丈夫奔走呼吁,遭到中共当局的恐吓。2007年8月,杨小晶与曹东的朋友于宙在北京找律师寻求帮助,不久于宙被恶警绑架,无家可归的杨小晶被迫到处漂泊。

2008年3月于宙被迫害致死,杨小晶心痛得直哭。至此,中共恶党强加的压力,使杨小晶精神几近崩溃,情绪已经完全不正常了。很快,杨小晶的身体也快速虚弱下来,2008年8月初,在西安西津医院检查结果为:淋巴癌细胞。

杨小晶离世的当天下午5点多,70多岁的老父亲,拖着疲惫的身体,连夜驱车7小时,赶到甘肃天水监狱,恳求监狱准许曹东去见妻子的最后一面,监狱长周某某、大队长刘江涛以放长假,省监狱管理局领导不在、无人批准为由,拒绝了老人的要求,只答应尽力上报,等长假结束后才能答覆老人的要求。

新婚蜜月是在恐惧、焦虑中度过

大法弟子杨小晶,女,45岁,1990年毕业于北京林业大学信息管理系,毕业后分配到北京供电设计院计算机室工作,随着计算机应用的普及,工作要求比较高,工作任务一直比较繁忙,是单位的骨干,到99年,她的月收入已达3000元。99年“4.25”后,只因她在企业网上刊登了李洪志师父的文章,被单位无理调离计算机室。

2000年2月24日,杨小晶与大法弟子曹东结婚,2000年3月5日,曹东回甘肃庆阳老家办户口,在回北京的火车上,同大法弟子高峰一起被火车巡警无理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内蒙戒毒所17天。

杨小晶的新婚是在恐惧、焦虑中度过。杨小晶所在单位北京供电设计院、邪党支部书记王秀岩多次找她所谓的谈话,逼写不炼功“保证书”,并以上级单位的要挟:如果你单位有一个大法弟子不“转化”,单位领导的奖金扣除、职工奖金、住房福利等待遇消减,对杨小晶施压。邪党人员恶毒的将矛盾全部转到杨小晶头上。为避免单位职工受株连迫害,杨小晶被迫离开单位。而其单位却以杨小晶违反劳动纪律为由,非法解除杨小晶劳动合同。

2000年10月1日,建国门派出所片警到杨小晶家,让杨小晶、曹东去派出所,被他俩拒绝。从这一天起,夫妻二人被迫离开了单位、离开了家,就没有了经济来源。

第一次被绑架劳教,丈夫被非法判刑四年

2001年5月21日,流离失所的杨小晶回家洗澡,被长期蹲坑的建国门派出所恶警乌利亚绑架,非法劫持到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临时洗脑班——东城凤凰宾馆。杨小晶为抵制迫害,绝食抗议七天七夜,第八天杨小晶被送到东城分局看守所,因不“转化”,恶警怕她去上访,非法内定劳教一年半。

杨小晶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第五大队,大队长陈爱华,直接参与、指使犯人对不“转化”的杨小晶進行残酷迫害:长期罚站、晚睡、早起、喝凉水、吃窝窝头。一直到2002年5月12日,中共央视《焦点访谈》中播出嫁祸诬陷法轮功的所谓东北“关淑云杀女案”,北京女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加重,杨小晶被高压迫害,被逼迫违心“转化”,自此导致思维混乱,一直持续到2003年才逐渐恢复正常。2002年11月30日才回到家中。

2002年12月底,拖着虚弱的身体,杨小晶到甘肃平凉看望被非法关押在平凉监狱的曹东,曹东当时被非法判刑四年半,杨小晶就在平凉租住了十一个月,期间的苦楚不堪言表。

第二次被劳教迫害二年多

2004年4月,北京朝阳区亚运村派出所、朝阳分局国保大队五六个警察非法闯入杨小晶父母家中,非法抄家,而后又抄了杨小晶家。杨小晶又一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到北京女子劳教所第一大队。

2005年2月,杨小晶被劫持到“攻坚队”迫害:早上5点起床,坐“高板”(60多厘米高的塑料方凳),只能坐在边上,两脚并立,两脚、两腿之间不能有缝,有缝就的挨打,两手五指并拢放在大腿上,双目直视,闭眼也遭殴打,只要犯困就遭包夹犯人殴打。除过吃饭时间,一直连续坐着,不让涮洗,有的学员几天就从“高板” 上掉下来,屁股上的肉被坐烂。期间,吃的非常少,一顿只给一两米饭;晚上12点睡觉,一间房子只有一个法轮功学员,一张床,犯人包夹两人一班,几个犯人轮班监控,翻几次身、打几声呼噜全部记录,白天黑夜,没有时间、没有日期的任何提示,一直逼着在“高板”上坐着,直到“转化”。一直到8月“攻坚队”解散。

2005年9月,杨小晶被送回一大队,身体已极度虚弱,在大队长陈立的直接驱使下,被逼做奴工劳动,长期低着头,眼睛又近视,造成严重的颈椎病痛。

2006年7月来了两个安全局的人,告诉杨小晶说:曹东出事了,让她给曹东写信,劝曹东“转化”,被杨小晶拒绝。

为丈夫申诉,遭骚扰、恐吓、绑架

2006年8月底,遭受了两年多牢狱的杨小晶回到家中;而曹东当时正在被非法关押迫害,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曹东在接受完欧盟副主席麦克米伦-斯科特先生有关人权问题采访后回家的路上,被北京市国安局二处共匪便衣突然绑架,并在北京秘密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期间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内每天用手铐把曹东铐在审问室椅子上十几个小时,曾六天五夜一百三十多个小时铐着不让睡觉,同时每天七、八个人轮流对曹东辱骂、恐吓、威胁,不断進行精神围攻,其罪恶目的是不让其合眼,并将曹东左眼打伤;后来在曹东抗议下说让其睡觉,但半夜十二点又将其叫醒,俩人强行把他按在距离电视机不到一米的地方,把音量调到最大,强迫他看攻击法轮功的碟片给其洗脑。

在残酷折磨下,曹东开始吐血,每天大量便血,曾昏死过去一次,三次被送往医院。恶警还把曹东送到北京市朝阳区洗脑班实施精神洗脑,北京市公安局和“610” 的人对曹东诱骗说:只要曹东配合国安二处帮他们做事就一定放曹东出去。恶警坐飞机到庆阳找到曹东父母,威逼其父母到北京给曹东施加亲情压力,迫使曹东就范。当这一切都没能达到目的后,为了逃避国际社会的关注,三个月后偷偷地把曹东转到偏远的甘肃省,秘密的关押在甘肃省安全厅看守所。

2006年9月30日,恶党对曹东的所谓“逮捕令”交给了他在甘肃庆阳的父母,而杨小晶直到10月底才知道。

杨小晶为给丈夫讨回公道,开始往来于北京、兰州、平凉、庆阳之间奔波,为曹东找辩护律师。甘肃庆阳安全局接手了曹东的案子,对他父母实行消息封锁,不让他父母找人,说越找判的越重;而对曹东却诱骗说,只要他诋毁法轮功,就让他出来。

2007年2月,邪党对曹东的非法迫害在甘肃兰州开庭,律师做了减罪辩护,较成功,并同意接手替曹东继续上诉,然而在邪党安全局的压力下,律师在二审时不敢涉及到邪党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还帮恶党恐吓杨小晶说:越上诉判的越重,致使二审没有开庭,3月份以书面裁决了事。

杨小晶的再三要求下,2007年10月,律师才将经过修改的辩护状传真给杨小晶,内容完全与邪党的说辞一致,颠倒黑白,完全掩盖了曹东被抓的真相和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来华的目的。

2007年8月,杨小晶与曹东的朋友于宙在北京找律师寻求帮助。2007年9月11日,于宙被非法抓捕,杨小晶的家又一次被北京丰台国保所抄,杨小晶幸好提早离开。但此时她的心情愤懑至极,曹东的朋友被抓,更使她伤心难过,还要躲避邪党安全局的跟踪、骚扰,杨小晶根本无法静心学法、炼功,调整身心的疲惫虚弱。

2007年年底,杨小晶在天水监狱见到被非法关押的丈夫曹东,在被限制的接见时间中,曹东断断续续向她叙述了自己被欺骗、被残酷迫害的前后过程,令作为妻子的杨小晶伤痛不已。

2007年12月杨小晶又辗转回到北京,寻求帮助。12月27日,她回家交房费,被一直蹲坑的居委会人员发现,并报告给派出所,建国门派出所片警刘江、刘涛,当地街道“610”主任杨文仲,东城分局的俩警察一起闯入家中,刘江伙同他人硬将杨小晶抬到楼下,塞進一辆便车。几个小时后到东直门派出所,恶警刘玉刚科长恐吓杨小晶:就是要把曹东关到西北,让你留在北京等没人性的话。而后几个便衣又把杨小晶抬上一辆黑车,关進丰台六里桥一家旅馆里,非法劫持24小时。杨小晶对领头的恶人说:你们仗势欺人。恶人非常嚣张的说:就欺负你了……。一副流氓嘴脸。丰台国保妄想找茬将杨小晶关起来,邪恶之徒的阴谋没有得逞。

出来后杨小晶才发现家门钥匙不知被谁拿走,父母家楼下停着一大一小两辆车。在寒冷的冬日,无家可归的杨小晶再次居无定所,到处漂泊,心中的悲愤、恐惧难以言表,在临时的住房里,由于担心再次被中共当局绑架,经常把窗帘拉的严严的。

好友被迫害致死, 杨小晶含冤离世

2008年2月份,传来于宙、许那被捕的消息,3月于宙被迫害致死,杨小晶心痛得直哭。杨小晶与丈夫十年来,一直遭受着中共恶党人员的迫害,两次被非法劳教4年,受尽各种折磨,多年遭邪党北京东城区分局国保大队长刘正刚,以及建国门派出所警察吴利亚、刘江,街道办事处“610”人员杨文仲等人的骚扰、恐吓,长年居无定所,颠簸流离,无法正常生活,身心遭受极大的伤害,承受达到极限,很快,杨小晶的身体虚弱下来。

杨小晶年迈的双亲,因邪党的迫害,无法颐养天年,为女儿担惊受怕,长期以来街道办事处社区书记李和平,经常给家中打电话骚扰、跟踪、敏感日到家监视,街道“610”小头头随意到家乱翻东西。父母用微薄的退休金常年扶持着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杨小晶。2008年4月起,72岁的父亲,颠簸在异地他乡,悉心照顾生活无法自理的女儿,远在北京的母亲无时无刻不揪心着女儿,杨小晶及她的父母渴望有一个正常的生活、正常的家。

2008年7月,杨小晶左颈部、腋窝被发现有肿块,并伴有疼痛。2008年8月初,在西安西津医院检查结果为:淋巴癌细胞。杨小晶在剧痛中煎熬,成夜成夜的疼痛使她无法正常躺下,吃不下东西。她的身体急速恶化,最后导致全身黄染,下肢水肿,腹水,左乳房肿胀、结块,并溃烂流脓,剧烈的疼痛使她根本无法進食,她却以坚强的毅力,始终没有喊叫一声。自09年7月起,根本无法躺下,日夜坐着,在巨大的痛苦中备受煎熬。

就在杨小晶病重期间,中共邪党人员还在不断的监控、骚扰,致使她的病情极度恶化。2009年10月1日凌晨2点,开始休克,在被抱着上完洗手间后,又一次气喘不上来。凌晨5点多,杨小晶呼吸越来越急促,父亲打了120救护车,等到医院时,杨小晶停止了呼吸。

当天下午5点多,70多岁的老父亲,驱车7小时,赶到甘肃天水监狱,恳求监狱准许曹东去见妻子的最后一面,监狱长周某某、大队长刘江涛,只答应尽力上报,等长假结束后才能答覆老人的要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6/209823.html

2009-08-28: 丈夫被关、好友被害死 杨小晶遭迫害病重

北京大法弟子曹东为了营救当时正遭受关押迫害的妻子杨小晶,于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与欧洲议会副主席史考特见面,曹东讲述了自己和妻子及身边熟识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会面之后两小时,曹东即遭中共国安特务绑架迫害,被劫持到他老家甘肃,于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被邪党法院非法判五年,现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天水监狱。

2006年8月底,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的杨小晶回到家中,为遭非法关押的丈夫奔走呼吁,遭到中共当局的恐吓。2007年8月,杨小晶与曹东的朋友于宙在北京找律师寻求帮助,不久于宙被恶警绑架,无家可归的杨小晶被迫到处漂泊。

2008年3月于宙被迫害致死,杨小晶心痛得直哭。至此,中共恶党强加的压力,使杨小晶精神几近崩溃,情绪已经完全不正常了。很快,杨小晶的身体也快速虚弱下来,2008年8月初,在西安西津医院检查结果为:淋巴癌细胞。

目前,杨小晶在剧痛中煎熬,成夜成夜的疼痛使她无法正常躺下,吃不下东西。
新婚蜜月是在恐惧、焦虑中度过

北京市大法弟子杨小晶,女,45岁,1990年毕业于北京林业大学信息管理系,毕业后分配到北京供电设计院计算机室工作,随着计算机应用的普及,工作要求比较高,工作任务一直比较繁忙,是单位的骨干,到99年,她的月收入已达3000元。99年“4.25”后,只因在企业网上刊登了李洪志师父的文章,被单位无理调离计算机室。

2000年2月24日,杨小晶与大法弟子曹东结婚,2000年3月5日,曹东回甘肃庆阳老家办户口,在回北京的火车上,同大法弟子高峰一起被火车巡警无理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内蒙戒毒所17天。

杨小晶的新婚是在恐惧、焦虑中度过。杨小晶所在单位北京供电设计院、邪党支部书记王秀岩多次找她所谓的谈话,逼写所谓的不炼功“保证书”,并以上级单位所谓的:如果你单位有一个大法弟子不“转化”,单位领导的奖金扣除、职工奖金、住房福利等待遇消减,对杨小晶施压。邪党人员恶毒的将矛盾全部转到杨小晶头上。为避免单位职工受株连迫害,杨小晶被迫离开单位。而其单位却以杨小晶违反劳动纪律为由,非法解除杨小晶劳动合同。

2000年10月1日,建国门派出所片警到杨小晶家,让杨小晶、曹东去派出所,被他俩拒绝。从这一天起,夫妻二人被迫离开了单位、离开了家,就没有了经济来源。

第一次被绑架劳教,丈夫被非法判刑

2001 年5月21日,流离失所的杨小晶回家洗澡,被长期蹲坑的建国门派出所恶警乌利亚绑架,非法劫持到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临时洗脑班——东城凤凰宾馆,杨小晶为抵制迫害,绝食抗议七天七夜,第八天杨小晶被送到东城分局看守所,因不“转化”,怕她去天安门,非法内定劳教一年半。

杨小晶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第五大队,大队长陈爱华,直接参与、指使犯人对不“转化”的杨小晶進行残酷迫害:长期罚站、晚睡、早起、喝凉水、吃窝窝头。一直到2002年 5月12日,中共央视《焦点访谈》中播出嫁祸诬陷法轮功的所谓东北“关淑云杀女案”,北京女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加重,杨小晶被高压迫害,被逼迫违心“转化”,自此导致思维混乱,一直持续到2003年才逐渐恢复正常。2002年11月 30日才回到家中。

2002年12月底,拖着虚弱的身体,杨小晶到甘肃平凉看望被非法关押在平凉监狱的曹东,曹东当时被非法判刑四年半,杨小晶就在平凉租住了十一个月,期间的苦楚不堪言表。

第二次被绑架劳教

2004年4月,北京朝阳区亚运村派出所、朝阳分局国保大队五六个警察非法闯入杨小晶父母家中,非法抄家,而后又抄了杨小晶家。杨小晶又一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到北京女子劳教所第一大队。

2005 年2月,杨小晶被送到“攻坚队”迫害:早上5点起床,坐“高板”(60多厘米高的塑料方凳),只能坐在边上,两脚并立,两脚、两腿之间不能有缝,有缝就的挨打,两手五指并拢放在大腿上,双目直视,闭眼也遭殴打,只要犯困就遭包夹犯人殴打。除过吃饭时间,一直连续坐着,不让涮洗,有的学员几天就从“高板”上掉下来,屁股上的肉被坐烂。期间,吃的非常少,一顿只给一两米饭;晚上12点睡觉,一间房子只有一个法轮功学员,一张床,犯人包夹两人一班,几个犯人轮班监控,翻几次身、打几声呼噜全部记录,白天黑夜,没有时间、没有日期的任何提示,一直逼着在“高板”上坐着,直到“转化”。一直到8月“攻坚队”解散。

2005年9月,杨小晶被送回一大队,身体已极度虚弱,在大队长陈立的直接驱使下,被逼做奴工劳动,长期低着头,眼睛又近视,造成严重的颈椎病痛。

2006年7月来了两个安全局的人,告诉杨小晶说:曹东出事了,让她给曹东写信,劝曹东“转化”,被杨小晶拒绝。

为丈夫申诉,遭骚扰、恐吓、绑架

2006年8月底,遭受非人折磨的杨小晶回到家中,开始查曹东被绑架的真相。2006年9月30日,恶党对曹东的所谓“逮捕令”交给了他在甘肃庆阳的父母,而杨小晶直到10月底才知道。

杨小晶为给丈夫讨回公道,开始往来于北京、兰州、平凉、庆阳之间奔波,为曹东找辩护律师。甘肃庆阳安全局接手了曹东的案子,对他父母实行消息封锁,不让他父母找人,说越找判的越重;而对曹东却诱骗说:只要他诋毁法轮功,就让他出来。

2007 年2月,邪党对曹东的非法迫害在甘肃兰州开庭,律师做了减罪辩护,较成功,并同意接手替曹东继续上诉,然而在邪党安全局的压力下,律师在二审时不敢涉及到邪党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还帮恶党恐吓杨小晶说:越上诉判的越重,致使二审没有开庭,3月份以书面栽决了事。

杨小晶的再三要求下,2007年10月,律师才将经过修改的辩护状传真给杨小晶,内容完全与邪党的说辞一致,颠倒黑白,完全掩盖了曹东被抓的真相和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来华的目的。

2007 年8月,杨小晶与曹东的朋友于宙在北京找律师寻求帮助。2007年9月11日,于宙被非法抓捕,杨小晶的家又一次被北京丰台国保所抄,杨小晶有幸提早离开,但此时她的心情愤懑之极,曹东的朋友被抓,更使她伤心难过,还要躲避邪党安全局的跟踪、骚扰,杨小晶根本无法静心学法、炼功,调整身心的疲惫虚弱。

2007年年底,杨小晶在天水监狱见到被非法关押的丈夫曹东,在被限制的接见时间中,曹东断断续续向她叙述了自己被欺骗、被残酷迫害的前后过程,令作为妻子的杨小晶伤痛不已。

2007年12月杨小晶又辗转回到北京,寻求帮助。12月27日,她回家交房费,被一直蹲坑的居委会人员发现,并报告给派出所,建国门派出所片警刘江、刘涛,当地街道“610” 主任杨文仲,东城分局的俩警察一起闯入家中,刘江伙同他人硬将杨小晶抬到楼下,塞進一辆便车,几个小时后到东至门派出所,恶警刘玉刚科长恐吓杨小晶:就是要把曹东关到西北,让你留在北京等没人性的话。而后几个便衣又把杨小晶抬上一辆黑车,关進丰台六里桥一家旅馆里,非法劫持24小时。杨小晶对领头的恶人说:你们仗势欺人,恶人非常嚣张的说:就欺负你了……。一副流氓嘴脸。丰台国保妄想找茬将杨小晶关起来,邪恶之徒的阴谋没有得逞。

出来后杨小晶才发现家门钥匙不知被谁拿走,父母家楼下停着一大一小两辆车。在寒冷的冬日,无家可归的杨小晶再次居无定所,到处漂泊,心中的悲愤、恐惧难以言表,在临时的住房里,由于担心再次被中共当局绑架,经常把窗帘拉的严严的。

好友被迫害致死

2008 年2月份,传来于宙、许那被捕的消息,3月于宙被迫害致死,杨小晶心痛得直哭。所有一切恶党强加的压力,使杨小晶精神几近崩溃,情绪已经完全不正常了。很快,杨小晶的身体也快速虚弱下来,2008年7月,发现左颈部、掖窝有肿块,并伴有疼痛。2008年8月初,在西安西津医院检查结果为:淋巴癌细胞。杨小晶在剧痛中煎熬,成夜成夜的疼痛使她无法正常躺下,吃不下东西。

杨小晶年迈的双亲,因邪党的迫害,无法颐养天年,为女儿担惊受怕,长期以来街道办事处社区书记李和平,经常给家中打电话骚扰、跟踪、敏感日到家监视,街道“610”小头头随意到家乱翻东西。父母用微薄的退休金常年扶持着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杨小晶。2008年4月起,72岁的父亲,颠簸在异地他乡,悉心照顾生活无法自理的女儿,远在北京的母亲无时无刻不揪心着女儿,杨小晶及她的父母渴望有一个正常的生活、正常的家。

希望国际社会及善良的人们一如既往的关注杨小晶一家所遭受的迫害,营救曹东,还杨小晶一个正常的修炼、生活环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8/207302.html

2008-01-17: 为阻止曹东申诉 中共邪党劫持恫吓其妻杨小晶
大法弟子曹东因向欧盟主席讲真相被中共构陷迫害,目前,曹东在狱中请求妻子杨小晶为其申请无罪辩护律师,中共邪党为了将此案压住,挡住国际舆论的追究,一方面非法阻挠曹东给妻子写申诉委托书,一方面穷凶极恶地搞黑社会卑鄙伎俩,企图通过“找茬”,给杨小晶构陷罪名抓捕。

2007年12月27日,杨小晶到赵家楼社区交房租,建国门派出所片警刘涛及几个便衣尾随到杨小晶家,他们无任何手续叫她去派出所,杨小晶拒绝无理要求。几个便衣强行将她从楼上抬下,塞進车里,然后将她劫持到北京六里桥的一个小旅馆,非法盘问恐吓。

东城分局还来了一个姓刘的科长,自称认识曹东,他叫嚣:“我弄法轮功十多年了,也没见报应我,也没见雷劈我!”他们无理盘问杨小晶是不是继续给曹东找律师,杨小晶遭到威胁恐吓一整夜。由于没找到抓捕“藉口”,被非法扣压一夜后,他们无奈的释放了杨小晶。而同时,片警刘涛带领警察(估计是安全局的),私自用杨小晶的钥匙开门抄家翻东西,找寻构陷杨小晶的藉口。自从杨小晶依法为曹东找律师,这已经是第二次被无理骚扰了。2007年9月,警察就藉口杨小晶被举报藏有一本《九评》而非法抄家,一无所获后恶警说“这回也好给上边一个交待”。

去年的新年来临之际,刚结束恐怖关押的杨小晶有家难回,在寒风中颠沛他乡,为遭非法关押审判的丈夫奔走呼吁。而今年的新年,杨小晶又是有家不能回,家门钥匙被片警刘涛无理拿走,安全局虎视眈眈,杨小晶随时随地有被构陷抓捕的危险,为曹东申诉所带来的巨大压力全都压在她一个人身上,杨小晶再次被迫流离失所,不能与年迈的双亲团圆过年,可怜她七十来岁的父母在年夜里为她担惊受怕,痛苦万分。

曹东因向国际组织讲真相而被构陷,如今他的妻子依法为曹东请律师,又被中共邪党不择手段地找茬抓捕陷害,为掩盖其非法判刑,中共邪党已达到穷凶极恶丧心病狂的程度。

欧盟正在呼吁营救曹东,中国政府对外撒谎说曹东被捕与欧盟主席无关,宣扬曹东态度如何如何。2007年 12月22日曹东在狱中给家人写信说:“关于我的申诉找律师一事,全权委托你去处理,你是我的妻子,无论你找谁作我的律师向有关司法部门申诉,我都是同意的。你看着去办。”这封信表明曹东全权委托妻子杨小晶申请律师的明确态度,其妻为曹东申请律师合理合法。建议公开此信,有利于揭露中国政府对国际舆论的欺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7/170500.html

2007-11-10: 大法弟子杨小晶十月中旬失踪
大法弟子杨小晶(曹东的妻子)9月底去甘肃天水市看望曹东,10月9号给北京父母通话后,从此再没有消息,有知情的同修请提供情况便于营救。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0/166304.html

2006-10-25: 会见欧洲议会副主席,曹东被秘密绑架关押后转至甘肃
因会见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被秘密绑架的北京大法弟子曹东,已被转到老家甘肃省安全厅的看守所非法关押。邪党不法人员于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九日发了所谓的“逮捕令”,藉口是“搞资料”。这是邪党人员怕在国际上引起反响,故意避开真实原因和地点。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两位大法弟子曹东、牛進平与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先生在北京会面,以他们本人和正在劳教所遭受再次迫害的妻子的亲身经历,揭露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大规模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取暴利的真实情况。随后,曹东于五月二十一日当天遭到北京国安特务偷偷绑架劫持,被非法审讯、监禁至今。他的家(北京赵家楼宝珠子胡同3单元704室)于五月二十六日遭到特务们两个多小时的非法抄家。另一位带着幼女参加会面的法轮功学员牛進平则被严密监控,经常受到骚扰和威胁。

就连曹东的朋友高锋,与此次会面并没有关联,只是偶尔留宿在曹东家,被抄家的特务发现,便遭到绑架和五天的非法审讯,最后还被铐上火车,强行遣送回甘肃原籍监视居住。如今高锋被迫流离失所在外,有家不能回。

国安特务动用了五男一女共六人到曹东家非法抄家,他们擅自用钥匙捅开房门,抄家时不停的给室内拍照,然后掠走法轮大法书籍、资料,九评、移动硬盘,MP3,空白光盘、照片、胶卷等许多曹东的私人财物和身份证、单据等等,就连结婚照和结婚证也不放过,一并抄走。这些特务在绑架、抄家、审讯时鬼鬼祟祟,极力隐瞒他们的身份,在人前互相之间说话不带姓氏职称,被问到他们姓的时候躲躲闪闪,而且很快转换话题。

在得知曹东、牛進平的遭遇后,国内外众多法轮功学员、世界正义力量紧急呼吁营救。其中欧洲议会副主席麦克米兰先生立即要求紧急约见中共驻欧盟大使,召开紧急会议,后来又一再和中国官方交涉,呼吁中共当局保证这两位和他会面后失去联系的法轮功学员安全回家。同时,多次呼吁国际社会紧急关注。

曹东与妻子杨小晶已结婚四年多,夫妇二人轮流遭到邪党人员非法拘留、劳教、判刑,在一起的日子总共不过几个星期。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日夜,在婚礼的第九天,曹东即遭抓捕,其间被辗转关押在北京多个看守所内,其中包括关押死囚犯与重刑犯的七处。二零零一年三月,北京恶党法院对其進行了非法审判,曹东被判刑四年六个月,被劫持到原籍甘肃的监狱关押,遭受各种摧残、迫害,漫长的四年半、九死一生。新近传出消息,曹东的妻子杨小晶脱离北京女子劳教所魔窟,结束了她两年半的恐怖关押,又面对丈夫再次遭绑架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6/141067.html

2006-09-14: 中秋月难圆(图)
时近中秋,中共恶党对大法弟子的七年迫害中,多少悲怆遍布中华,多少家庭月缺难圆。

新近从北京女子劳教所传出消息,因会见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先生,而遭北京国安秘密绑架的北京大法弟子曹东的妻子杨小晶,脱离女子劳教所邪恶魔窟,结束了她两年半、九百多个日夜的恐怖关押,回到她与丈夫曹东─他们共同挚爱的家。令人心碎的是,面对此次丈夫又遭绑架、失踪,历经苦难的小晶将怎样痛苦承受?

曹东和杨小晶这对年轻的夫妻,在他们喜结伉俪至今的婚姻生活中,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总共不过几个星期。在婚礼的第九天、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日夜,新婚蜜月中的曹东即遭抓捕,其间被辗转关押在北京多个看守所内,其中包括关押死囚犯与重刑犯的七处。二零零一年三月,北京恶党法院对其進行了非法审判,曹东被判刑四年六个月,被劫持到原籍甘肃的监狱关押,遭受各种摧残、迫害,漫长的四年半、九死一生....

当曹东历经摧残回到已离开四年零六个月的“新婚”之家时,空荡荡的房子里,已不见妻子的身影,年老体衰的岳父母在这一次次的打击中更显苍老。曹东一面安慰老人、一面去邪恶女子劳教所探望妻子,还要为生存、为找工作奔波。一个月才难得一次的相见,对这对夫妻来讲是万般的苦涩与心酸:一个是高级工程师、一个是外文翻译,原本该和谐美满的生活,在中共恶党及江流氓集团对真、善、忍的敌视中,曹东和杨小晶同众多法轮功学员一样横遭迫害。

但在邪恶迫害的狂飙恶浪中,他们坚信宇宙大法、用正信抵御邪恶,给世人撑起了一片蓝天、给未来以无限的希望。

就是出于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慈悲,今年五月二十一日,曹东同牛進平及牛進平二岁的女儿(牛進平的妻子张连英目前仍在北京女子劳教所惨遭摧残),面见欧洲议会副主席,揭露中共罪恶,讲述自己、亲人及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绑架、关押、酷刑、摧残致死、活摘器官。恶党怕曝光的神经被触动了,疯狂报复中当日即将曹东秘密绑架,至今曹东仍下落不明;牛進平及幼小女儿一直在六一零、街道、公安等的监视、恐吓、威胁中。

这次杨小晶终于能回到自己的家了,但她又与丈夫擦肩而过不得团聚,时近中秋,天上的月儿一天天变圆时,小晶的心定在流泪在滴血。其实何止曹东、杨小晶,遭受苦难的大法弟子及其亲朋难以计数,这真是一场人类的浩劫。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4/137829.html

2006-06-03: 欧洲政要北京考察,中共害怕甚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3/129501.html

2005-09-10: 北京东城区大法学员杨小晶,北京供电设计院高级工程师,于2004年4月被非法劳教两年半,现已在北京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1年6个月,因杨小晶拒不洗脑转化,所以一直被留在二大队(所谓的攻坚队),恶人采取各种方法威逼利诱,试图“转化”杨小晶,并且不让家里人去看望。据悉,杨小晶这次被抓走跟北京有一个叫张立新的人有关。张立新在监狱已被邪恶洗脑转化,出来后仍不理智清醒,被邪恶利用来抓捕法轮功学员。另外,杨小晶的丈夫曹东也因为讲真像被邪恶非法判刑4年6个月。

张立新入狱前就与自称师太的干儿子的国安特务蒿立彬在一起,盲目听从特务的话,致使庞友等多名大法弟子被捕,判刑劳教。她本人虽然也被捕,但是在审讯期间曾带着警察去抓她认识的很多学员,她在那个案子里判刑最少。出狱时张直接被蒿开车接回家,不但仍旧在一起,连关系都非常不正常。

张立新回来后,和她有联系的北京多个资料点被破坏,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抓,其中包括秦尉、张勇、阎晓华。一次在张立新召集的“法会”上,大约20多人被抓。

此次杨小晶本来是和张一次被抓的,但是蒿立彬直接走進抓张立新的公安部门的审讯室,当着预审的面把桌子上警察抄的张立新的大法资料一下胡噜到包里,对张立新说:“走吧。”就把张带了出来。张不但没有省悟蒿立彬的真实身份,还到杨小晶的父母家去报信,杨小晶的父母感到非常奇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0/110147.html

2004-05-18: 北京法轮功学员杨晓京4月24日早被十几个公安抓走,并抄了她的家及父母的家,警察声称要其配合调查。与杨同时被抓的还有家住朝阳区八里庄的大法弟子屈宝良。此二人曾经帮助过房山的韩俊清,具体情况不详。

2004-02-09:在调遣处,洗漱、刷牙、上厕所就给1分钟时间,稍微出一点错就被体罚。许多大法弟子在这里饱受折磨。大法弟子杨小京、曹竖玲、杜荣芬、徐丽娜被绑在床上达40多天,连厕所都不让上,还经常挨打。在队长的指使下,这里其他的劳教人员经常殴打法轮功人员。有一位老太太于2001年11月底被送進调遣处,当天因坚持炼功,被付大队长和两名吸毒犯人兰淑琴和马玉红打得生命垂危,送進了医院。事发后,付大队长只是被调离他处,而兰淑琴和马玉红也只是换到其他地方。还有一位60岁老太太,因不写保证书,被恶警强迫在雪地里蹲了一宿,还不允许她穿棉衣。

2003-08-14: 大法弟子杨小京坚定信仰,新安劳教所(现北京女子劳教所)五大队队长就让其他劳教人员看住她,不许接触其他人,每天朝墙站着,只睡三、四个小时。

2001-09-18: 北京大法弟子杨小晶于今年8月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已被送到北京团河调遣处。在此之前,杨小晶曾遭绑架到东城区洗脑班,经多期班“洗脑”迫害,她仍坚强不屈,从一开始就以绝食抵制邪恶,后公安只好让她家人把她接回家。现在判她劳教,当人们问是甚么理由时,公安仅回答一句“态度不好”。

东城区(天坛地区)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08-01: 北新桥派出所片警高顺喜,男,出生年月,1971年04月02日,电话:13911830541,住址:北京朝阳区阳光花苑24-103。
东城区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刑庭副庭长法官:
白崇伟,男,1969年12月05日生,电话:84190716
东城区检察院公诉一处检察官:
佟捷,女,1964年9月27日生,电话:1891101878住址:北京市朝阳区育慧西里11号楼703
610办:
邮寄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政法委 区委防范处理邪教(中共是邪教)办
610主任:杨文栋,男,1970年10月13日生,电话:13801055832,住址: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十一条75号。
张春红,女,1962年01月13日生,电话:13661284387.住址:北京朝阳区芍药居216楼1709。
侯德君,男,1963年02月24日生,电话:13901339224.家庭住址:朝阳区北四环东路106号院3-1706号。

黄建琦,男,1964年06月09日生,电话:13366105901,住址:北京东城区竹杆胡同6号楼二单元501
韩卫杰,女,1981年10月27日生,电话:13811222001,住址:海淀区西三环中路19号125-1-12
王磊,男,1972年03月26日生,电话:13501015572,住址:北京东城区绿景苑一区702室
胡佳佳,女,1979年02月07日生,电话:13661085522,住址:北京东城区安化南里3号楼
李祎星,男,1975年05月24日生,电话:13801300178,住址:北京丰台区刘家窑南里32号楼5门301。

2019-07-11: 责任单位信息:
1、北京市东城区检察院: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珠市口东大街10-3号,邮编100062
电话:01059558830、01059115830、01059558976、01059558977
律师阅卷预约电话:01059558639
涉案检察官:公诉部的检察员张莉、代理检察员董旭源、代理检查员王婷婷。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10)

2009-10-06:
甘肃监狱管理局兰州监狱管理局局长: 郭建忠 地址:兰州城关区静宁路222号
邮编:730030
甘肃天水 监狱长: 郑占海
甘肃天水监狱地址:天水市秦州区100号信箱(建设路196号)邮编:741000

北京女子劳教所二大队 10-60278899转5201
劳教所所长:李继荣
劳教所副所长:朱晓丽(音)
恶警:二大队大队长,杜敬彬
二大队大副队长,杨某(杨小晶的专管队长)
电话:10--60278899 转5201(二队)
北京女子劳教所 邮政编码:102609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9-10-20: 揭露北京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0/210719.html

2006-02-22: 北京学员杨小晶被绑架经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2/121398.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