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6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云南 >> 玉溪市 >> 刘树华, 女, 3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云南省玉溪市黑村九社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6-11-27
家庭成员: 儿女: 刘树华
夫妻/父母: 孙兰仙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1-28: 云南玉溪春和镇法轮功学员刘树华近期遭骚扰情况

2015年11月19日,云南玉溪春和镇两人员(一人姓普)闯到法轮功女学员刘树华家。刘树华不让他们进家,叫他们在外面讲,叫邻居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法轮功不是违法。普某问为什么不让他们进家?刘树华说:你们上次来绑架时,不仅抢了我家的钥匙,还抢走了我家的东西。普某没有说什么了,问刘树华是不是实名诉江,是自己写的还是别人写的?刘树华说是自己写的,普某问写了什么?刘树华说写了她从1996年被迫害的所有经过,包括你们绑架我的经过(2013年10月22日红塔区610、春和镇派出所警察任红林、镇分管副书记和春和镇普某等人暴力绑架刘树华到洗脑班)。刘树华问是不是不给告,普某说我是来了解情况。还说法轮功违反宪法三百条,还有刑法等。刘树华说:你听好,你所说的每一句话,你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我拿电话录音。刘树华拿电话录音,普某就没了嚣张气势,说话也谨慎,就没有提宪法三百条,只是说法轮功被定位违法。刘树华说中国没有哪条法律说法轮功违法。普某说:如果以后你在从事法轮功活动,公安机关会采取行动。刘树华说:我没有违法,我现在是走法律程序,你说我违法你也可以走法律程序。然后普某和另一男人就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7/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19724.html

2013-11-09: 云南玉溪刘树华被暴力绑架 现已回家

10月22日早上7点左右,刘树华打开门,被早等在门口的春和镇派出所恶警任红林、610等人暴力绑架,恶警任红林反扭着刘树华的手暴力绑架,非法抢走私人财物40多本法轮功书籍和师尊法像,还有一个MP3。恶人迫害的理由说是刘树华两次在网上曝光了恶人恶警等迫害她的真相。现刘树华已经回家。

主要实施办洗脑班的是:红塔区、市610的。
参与迫害的有:春和镇分管副书记和春和镇姓普的一个男人。春和派出所所长任红林等恶警,红塔区、市610的一男姓名叫李雄、有一个姓王男的、有两个姓杨是女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8/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82395.html
2012-12-04: 云南省玉溪市刘树华自述遭迫害经历

云南省玉溪市刘树华女士修炼法轮功后获得健康。可是她因坚持信仰遭到当地中共人员的迫害,曾一度被迫离家出走,也曾遭刑讯逼供,家人也被骚扰。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叫刘树华,几年前我身患多种疾病,活的又苦又累,从身体到精神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我修炼法轮大法后,疾病全无,身体无病一身轻。法轮功是佛家上乘功法,以真、善、忍为标准,教人向善,做好人,处处事事都要先想别人。我按照法轮功以真、善、忍为标准,心情开朗了,生命脱胎换骨,获得了新生。

我受益了,我想把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一切告诉父老乡亲,让他们明白法轮功是好的,是世界上最好的佛法,不要相信中共的栽赃陷害。明辨是非,选择自己的未来。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我本着让乡亲们明白法轮功真相的心愿,到附近波依水槽村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然后被玉溪市红塔分局国保大队何晓沛(国保队长)、朱家勇(国保副队长)任海燕、师坤明,春和派出所指导员白皮顺等十多名警察绑架到玉溪市红塔分局。

十一月十七日凌晨,我与另两位法轮功学员的手铐自动脱落,随即走脱,被迫害流离失所在外。我们的走脱吓坏了玉溪市红塔分局上上下下的警察,三次张贴拘捕令,悬赏一千元至一万元钱鼓动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使我有家不能回,失去工作,恶警反而造谣说我不要家庭,不管孩子。

我走脱的当日,红塔分局国保大队何晓沛(国保队长)、朱家勇(国保副队长)、张宁、黑村九社队长钟连华,等非法闯入我家中,强行抢走我家的电脑、打印机以及法轮大法书籍等私人财产。在我被迫害流离失所期间,我的亲人、朋友、儿子同学的家人,都遭到了恐吓,精神上的迫害。我女儿遭到恐吓,现在都不敢一个人独自睡。

我的丈夫多次被叫到公安局,遭到恐吓,威逼引诱,挑拨离间。丈夫因为无法忍受恶人们的恐吓骚扰,就到外地去开餐馆。没过多久何晓沛、张宁和当地派出所的警察们半夜以查暂住证为名,骗开了门,到处找我,意图绑架我,我女儿在睡梦中被惊醒。何晓沛辱骂我丈夫并抢了电话查看,还追问我丈夫换电话卡为什么不告诉他们,我丈夫大声说:“你是我朋友还是什么人,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们到底要干什么?”何晓沛,张宁等没有找到我就灰溜溜地走了,临走时有一个人说我们也不愿意,是上面叫办的。

在奥运期间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公安、国保等多少人到处找我,威胁引诱我的家人,说保证只要我回家说明问题就没事了,不会把我怎么样,还强迫我丈夫和六一零、公安、国保等人到劳教所逼问我母亲(孙兰仙)和我流离失所后被迫害的同修(桂琼华),我母亲(孙兰仙)被非法劳教二年。使她们都在精神上多次受到迫害。

因我丈夫和哥哥承受不了精神上的折磨,恐吓,二零零九年在我回家时把我绑架到红塔区公安分局,找到红塔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张苏永。张苏永一再表示他不管这事了,以前迫害法轮功的也不是他干的,我家人对张苏永说,你说过只要她回来就不再追查,你要说话算话。然后张苏永叫我说说在流离失所期间做了什么,我没有配合,什么也不说,最后他就叫恶警张宁、任海燕、王新(音同)非法审讯,他们叫我坐铁椅子,轮流换班,对我干扰、不让动,不让睡觉、不让休息、辱骂。

我告诉他们宪法第三十五条: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然后张宁就说他是读法律的,还来跟他讲法律。我也就没说什么,我知道,他们现在不讲法律,到历史审判他们时会以他们知法犯法罪加一等的罪名制裁他们。还有一个人中伤侮辱我、同修和我孩子,还在那又跳又叫。

在长时间坐铁椅不能动的情况下,使我全身麻木,身体没有知觉。从铁椅上往下滑,坐不稳,我滑下去,他们把我拉起来,我又滑下去,他们又把我拉起来,最后他们叫来任海燕,说我身体没知觉了怎么办,任海燕说不要上当,她们发功时都会这样(这是胡说),没事。这些警察根本就没有一点人的同情心,他们就把我固定到铁椅子上。

第二天市、红塔区公安,六一零,国保出动好多人来解决,我也没有怕,也不配合任何指使和要求。张宁叫我留手印,我不留。张宁就辱骂着反扭我的左手到背后,任海燕抓住我的右手,王新(音同)就把我的拇指狠狠的向上掰,嘴里还说要拿刑侦的手段来,我大声说你再掰,你就是这样非法刑讯逼供的,你们是直接责任人,他就没敢下手了。最后她们决定对我取保候审,我也不签字,我丈夫代我签的,然后我就回家了。

回家以后我和丈夫就到安宁开餐馆。在八月十五前,六一零、国保、春和镇和黑村办事处等多人去安宁。假惺惺的说八月十五就要到了,我们来看看你们好不好,生意好不好,还带来一盒月饼。他们走时我把月饼退给他们,我告诉他们,我们不会要别人的东西。

到了年底春和镇的马青、黑村办事处片警任会文、黑村办事处唐永生、国保等人又到安宁去,说到年底了叫我签个字,他们好交差。我一看到上面写有法轮功是×教,我就告诉他们说法轮功是正法,然后我就把那张纸撕了,并告诉他们我不会签一个字给你们。我丈夫也告诉他们说在国保局我都没有签一个字,是他代签的,我就给他们讲真相。马青和任会文说叫我丈夫带他们去上厕所,在路上他们就叫我丈夫代签,说不签他们交不了差,在他们的诱骗下我丈夫代签了,我事后才知道。我告诉丈夫不要配合邪恶,有事叫他们来找我。

在二零一零年三月,马青又打电话给我丈夫,说要来看看我们,丈夫说你们自己跟她说。马青就打电话给我说要来看看我们,我告诉他,你以什么身份来,他说是来办事,我正告他,我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你们不要来骚扰我和我的家人,你们所做的一切,以后就是迫害我的证据,给你们留条后路。他们就没有来了,以后也没有再来骚扰我和我的家人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4/云南省玉溪市刘树华自述遭迫害经历-266199.html

2011-07-19: 云南省玉溪市刘树华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刘树华,几年前我身患多种疾病,活的又苦又累,从身体到精神都承受著巨大的痛苦,我修炼法轮大法后,疾病全无,身体无病一身轻。法轮功是佛家上乘功法,以真、善、忍为标准,教人向善,做好人,处处事事都要先想别人。我按照法轮功以真、善、忍为标准,心情开朗了,生命脱胎换骨,获得了新生。

我受益了,我想把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一切告诉父老乡亲,让他们明白法轮功是好的,是世界上最好的佛法,不要相信中共的栽赃陷害。明辨是非,选择自己的未来。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我本著让乡亲们明白法轮功真相的心愿,到附近波依水槽村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然后被玉溪市红塔分局国保大队何晓沛(国保队长)、朱家勇(国保副队长)任海燕、春和派出所指导员白皮顺等十多名警察绑架到玉溪市红塔分局。

十一月十七日凌晨,我与另两位法轮功学员的手铐自动脱落,随即走脱,被迫害流离失所在外。我们的走脱吓坏了玉溪市红塔分局上上下下的警察,三次张贴拘捕令,悬赏一千元至一万元钱鼓动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使我有家不能回,失去工作,恶警反而造谣说我不要家庭,不管孩子。

我走脱的当日,红塔分局国保大队何晓沛(国保队长)、朱家勇(国保副队长)、张宁、黑村九社队长钟连华等非法闯入我家中,强行抢走我家的电脑、打印机以及法轮大法书籍等私人财产。在我被非法迫害流离失所期间,我的亲人、朋友、儿子同学的家人,都遭到了恐吓,精神上的迫害。

我的丈夫多次被叫到公安局,遭到恐吓,威逼引诱,挑拨离间。丈夫因为无法忍受恶人们的恐吓骚扰,就到外地去开餐馆。没过多久何晓沛,张宁和当地派出所的警察们半夜以查暂住证为名,骗开了门,到处找我,意图绑架我。何晓沛辱骂我丈夫并抢了电话查看,还追问我丈夫换电话卡为甚么不告诉他们,我丈夫大声说:“你是我朋友还是甚么人,我为甚么要告诉你?你们到底要干甚么?”何晓沛,张宁等没有找到我就灰溜溜地走了,临走时有一个人说我们也不愿意,时上面叫办的。

在奥运期间六一零、公安、国保等多少人到处找我,威胁引诱我的家人,说保证只要我回家说明问题就没事了,不会把我怎么样,还强迫我丈夫和六一零、公安、国保等人到劳教所讯问我母亲(被迫害)和我流离失所后被迫害的同修,使她们都在精神上多次受到迫害。

因我丈夫和哥哥承受不了精神上的折磨,恐吓。二零零九年在我回家时把我绑架到红塔区公安分局,找到红塔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张苏勇。张苏勇一再表示他不管这事了,以前迫害法轮功的也不是他干的,我家人对张苏勇说,你说过只要她回来就不再追查,你要说话算话。然后张苏勇叫我说说在流离失所期间做了甚么,我没有配合,甚么也不说,最后他就叫恶警张宁、任海燕、王新(音同)非法审讯,他们叫我坐铁椅子,轮流换班,对我干扰、不让动,不让睡觉、不让休息、辱骂。

我告诉他们宪法第三十五条: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然后张宁就说他是读法律的,还来跟他讲法律。我也就没说甚么,我知道,他们现在不讲法律,到历史审判他们时会以他们知法犯法罪加一等的罪名制裁他们。还有一个人中伤侮辱我、同修和我孩子,还在那又跳又叫。

在长时间坐铁椅不能动的情况下,使我全身麻木,身体没有知觉。从铁椅上往下滑,坐不稳,我滑下去,他们把我拉起来,我又滑下去,他们又把我拉起来,最后他们叫来任海燕,说我身体没知觉了怎么办,任海燕说不要上当,她们发功时都会这样,没事。根本就没有一点人的同情心,他们就把我固定到铁椅子上。

第二天市、红塔区公安,六一零,国保出动好多人来解决,我也没有怕,也不配合任何指使和要求。张宁叫我留手印,我不留。张宁就辱骂著反扭我的左手到背后,任海燕抓住我的右手,王兴(音同)就把我的拇指狠狠的向上撇,嘴里还说要拿刑侦的手段来,我大声说你再撇,你就是这样非法刑讯逼供的,你们是直接责任人,他就没敢下手了。最后她们决定对我取保候审,我也不签字,我丈夫代我签的,然后我就回家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9/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7月19日发表)-243961.html

2008-09-11: 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请注意
流离失所在外的大法弟子覃伟华(广西)、邓智旭(云南)、刘树华(云南)、张玲莉(江西)、毛丹新(云南)、强辉(云南)、唐发帮(青海)、李玉(甘肃)、张昕(吉林),请特别注意,你们的照片及身份证编号等个人资料被邪党公安与银行(山西太原商业银行)勾结,发到商业银行各支行的业务人员手中,让他们看到以上大法弟子,报告恶党人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1/185677.html

2008-06-19: 云南玉溪红塔区“六一零”、恶警迫害好人
我叫刘树华,是云南玉溪市春和镇黑村九社的村民。我想和玉溪的父老乡亲说说心里话。

我原有一个幸福的家,有儿女,有稳定的工作,就因为我说了心里话、实话、想把好的东西都给父老乡亲知道。我就被迫害的流离失所。不但我被迫害,我的亲人、朋友、儿子同学的家人,都受到精神上的迫害。

我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法轮功是佛家上乘功法,以真、善、忍为标准,教人向善,做好人,处处事事都要先想别人。

法轮功有奇迹般的祛病健身效果。我们玉溪多数法轮功修炼者在修炼前都是有病的,还有几个是患了绝症的。我以前颈椎骨质增生引起头晕头痛、肩周炎、膝盖痛、阑尾炎、肾结石、子宫肌瘤、眼睛玻璃球体混浊……修炼法轮功后,我的病也在不知不觉中好了。这么多病能同时好了吗?这不是奇迹吗?

修炼法轮功后,我按照师父教的做好人,处处事事都要先想别人,比如:我丈夫的奶奶有九十九岁,平时我帮奶奶洗头、擦背……有一次我在帮奶奶洗头,一个隔壁的老人来找奶奶,看见了说:“你太好了,我手疼几个月了,没有谁帮我洗头。”我说:我来帮你洗。我帮她洗头以后,她高兴的连声感谢,说:“你今天帮我洗头比给我一大碗肉还好。”

老奶奶有三个儿子,在她病重的期间,三个儿子每家晚上要轮流照顾奶奶,其他两家都是儿媳妇来照顾,我家是由我这个孙儿媳妇照顾。我婆婆去帮我小叔带孩子,我丈夫是开大车的,根本没有时间;在这期间,我要上班、管孩子、还要种田地,晚上还要照顾奶奶,一直到她病逝(有一个月)。要是没有修炼法轮功的,没有一个好的思想,现在谁家的孙子媳妇会去照顾一个病重的隔辈的老人?而且如果没有一个好的身体,哪有那么好的精力。

法轮功不要一分钱,就给人一个好身体,学了还知道怎么做好人。所以我觉得自己得了好处应该让大家都知道,让大家受益。因为我们农村人有病了,还要有钱看,没钱就只有等死。

然而有的人几年来被电视、广播欺骗,说甚么炼法轮功会杀人、自焚等等,其实根本没有这种事。就因为炼法轮功的人多,大家都想有一个好的身体,还知道做好人。共产党贪污、腐败不断的搞政治运动迫害人,不得民心。共产党怕失去天下,所以就栽赃陷害法轮功。

我们几个法轮大法修炼者,都想把好的东西给父老乡亲知道,就去波依山区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村民堵住,我们就被玉溪红塔区公安分局国安大队恶警绑架。(在此也奉劝不明真相的父老乡亲,擦亮您的双眼,不要被中共邪党“一言堂”的谎言蒙蔽,而在无意中助恶为虐。)

在非法审讯中,恶警随意打骂我们、不让睡觉。我和桂琼华、邓智旭三人被铐在走廊上。当时是冬天,看我们的警察烤着火,还冷的打喷嚏。而我们并不觉的冷。到第二天凌晨六点钟过后,手铐神奇松开,我们正念走出魔窟,被迫流离失所。

而这些恶警还派人在我们家门口、村子等沿路蹲坑,妄图再次绑架我们。在红塔公安分局副局长张苏荣的指使下,恶警何晓沛、朱家勇等伙同春和派出所其他参与绑架的不法人员到我家中非法抄家,把我婆婆吓的直哆嗦,恶警在我家抢走了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MP3、录音机等。当天晚上,恶警还把我丈夫绑架到红塔区公安分局国安大队,拍桌打板凳的恐吓、逼问他。

我们的电话被监听,我儿子的同学打电话找儿子,恶警马上开车到我儿子同学家,骚扰和非法逼问,令儿子同学的家人处于极度的惊吓中。

恶警还到我上班的地方龙马大酒店,一到就用手铐把和我一起上班的同事铐上,我同事问凭甚么抓人,他们才装模作样的说抓错了,还非法逼问,使我的同事受到了精神上的迫害。还逼龙马大酒店的老板开除我。这一伙不法人员对我的家人还经常骚扰,也是连哄带骗并恐吓,让交出我。

二零零八年五月中旬,玉溪“六一零”、恶警等不法人员到龙马大酒店,跟我的同事说我已经被抓了,问她我跟她说了甚么,再一次诱骗我的同事,妄图再次绑架、迫害我。经常在我家附近蹲坑。使我有家不能回,他们还造谣说炼法轮功的不要家。

此后,气焰嚣张的红塔区恶警在黄官营、黑村等一些村子里先后贴出了三次所谓的“协查令”,上面有我们的画像,恶警邪恶的叫嚣,企图用金钱引诱不明真相的人和他们一起行恶。

二零零七年七月四日,一直在外流离失所的桂琼华回家看看老人和孩子,晚上十一点多,红塔公安分局恶警在张苏荣的策划带领下,把桂琼华绑架到红塔区公安分局国安大队,恶警朱家勇、杨利军等对桂琼华和她的丈夫酷刑逼问,叫桂琼华和她的丈夫说出我和邓智旭下落,没有达到目的就把桂琼华绑架至昆明大板桥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八年三月中旬,玉溪“六一零”等不法人员从昆明大板桥劳教所把桂琼华带到红塔区,说是与丈夫团聚片刻,实则是精心安排的一场骗局, 他们连哄带骗,要桂琼华和丈夫说出我和邓智旭的下落。

玉溪的父老乡亲,跟你们讲了这么多,只想告诉您法轮功修炼者们都是好人、高尚的人。法轮功修炼者们放下生死,冒着被抓、被打、被投入监狱、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险,走出来向世人讲清被迫害的真相,救度众生。其中也包括被中共谎言蒙蔽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中国的历次政治运动过后,参与迫害的人都没有好的结局,不要再相信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制造的欺世谎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19/180539.html

2007-04-19: 玉溪人,您可知道?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红塔区的七位法轮功修炼者,分别是刘总旗二队的村民瞿树仙、瞿树琼(姊妹俩,五十多岁)、三队的孙兰仙(六十二岁)、邓智旭(二十九岁),玉溪右所村民刘惠兰(五十多岁)、黑村九社的村民刘树华(三十多岁)、和黄官营村的村民桂琼华(三十多岁),到山区发放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在波依办事处水槽村村口被不明真相的村中恶人拦截,随后国安恶警张苏荣、何晓沛和610恶人把她们一起绑架到玉溪红塔公安分局。恶警们恶狠狠的盘问她们发资料的情况。其中刘树华不予配合,恶警何晓沛从外面跳骂着進来,掐着刘树华的脖子,反扭着手,用力砸到走道上,还破口大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9/152925.html

2006-12-03: 和云南玉溪红塔区同修切磋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我们地区七名大法弟子去山区发真相资料,因路远山高,所以三个、两个人去一个村,几个村子相连,只有一条大路。当走到最后一个村时,先去发资料的同修已被恶人发现,堵截在路口,随后七人陆续被堵在那里。

由于保护自己的意识太强,没有及时向两个堵截的人讲真相,还一概不承认真相资料是我们发的,同时把不明真相的世人当成是迫害我们的邪恶,忘记了自己的使命是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人为的保护自己。两个多小时就只想如何跑脱,直到恶警到了,没有退路时才讲真相。

我们一起被绑架到玉溪红塔公安分局。第二天早晨六点全球发正念完后,在慈悲的师父帮助下,大法弟子刘树华、桂琼华、邓智旭手铐松开,在四名警察眼皮下正念走脱。

现在还有四人被非法关押在峨山县的红塔区看守所。这四人分别是刘总旗二队的瞿树仙、瞿树琼、三队的孙兰仙,玉溪物资局的家属刘会兰。

对走脱的三人,恶警发通缉令,不说是炼法轮功的,说是“犯罪团伙”,还要出钱让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

现在,我们资料点陷入瘫痪,请同修帮助。为此,我们建议玉溪所有的同修都动起来,走出来就协查令一事向世人讲清真相。回首过去,我们吃亏在于不讲、不敢讲真相,关键时不把自己当大法弟子看。今天我们就抓住机会,堂堂正正的像个神一样,救度众生。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3/143771.html

2006-11-24: 云南玉溪市恶警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云南玉溪红塔区大法弟子去波依山区派发真相材料,在波依办事处水槽村村口被不明真相的村民举报到春和派出所,手拿砍柴刀的村民堵住七名大法弟子。大约下午五点,红塔分局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国保恶警何晓沛、朱家勇及春和派出所的警员来到,不问青红皂白就把大法弟子戴上手铐,随即将大法弟子带到寒风刺骨的农家的晒场上,他们则去吃饭或找大法弟子派发的真相材料。他们去吃饭时,大法弟子要求吃饭,他们说:我们没有吃,回去就给你们吃。恶警何晓沛叫警员不让大法弟子说话,也不准其他人同大法弟子说话。当他们吃饱喝足之后,晚上十点,把大法弟子绑架到了玉溪红塔分局。下车后大法弟子又要求吃饭,他们没答应,并开始盘问大法弟子发真相材料的情况。

大法弟子刘树华不配合,恶警何晓沛从外面跳骂着進来,掐着刘树华的脖子,反扭着手,用力砸到走道上,还破口大骂。其他大法弟子听见后说:你不能这样对待她!何就反手打了六十二岁的女弟子孙兰仙,并把他们推進房间。当大法弟子高声说共产党打人,共产党打人啦!何才住手,并叫其他恶警把双手反扣在走道的栏杆上。凌晨两点左右,他们把七名大法弟子扣在走道的栏杆上,大法弟子一再要求让四位老年同修瞿树仙、瞿树琼,孙兰仙、刘惠兰到房间里,年轻的在外面,外面太冷了。他们才勉强同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4/143128.html

玉溪市联系资料(区号: 877)

2019-03-10:
昆明市盘龙区小坝派出所电话:0871-65628103、0871-65622776
2017-04-02: 参与迫害的单位及相关责任人:
红塔区看守所所长:殷国文
红塔区看守所教导员:朱正祥
红塔区看守所电话:0877--2145199
玉溪市中级法院
刑一庭 0877---2616223
刑二庭 (该庭承办两位学员上诉案件)
0877---2616311
0877---2616322
民一庭 0877---2616209
民二庭 0877---2616309
行政庭 0877---2616355
审监庭 0877---2616305
环保庭 0877---2616726
执行局 0877---2616125
咨询服务 0877---2616202
案件查询 0877---2611103
交费查询 0877---2616396
档案复印 0877---2616327
鉴定拍卖 0877---2616020
举报电话 0877---2616272
峨山法院法官柏为良的电话:0877—4011097 (座机)13987782889 (手机)
峨山县法院院长电话:13987717259
法院刑事庭:0877-4016608
办公室:0877--4011263
纪检组:0877--4018089
立案庭:0877--4017831
检察院:0877--4066857
检察院办公室:0877--4011328
控申科:0877--4012000
预防科:0877--4013544

2017-01-26: 玉溪市峨山彝族自治县法院
地 址:峨山县双江街道办事处临江路16号 邮政编码653200
电话:0877-4011263
峨山法院院长;那汝琼、13987717259
峨山法院副院长:方跃明、李德见、柏为良、黄延林(女),13987757611、13987782889、0877-4011097
副院长柏为良(专管此案的法官)0877---4011097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3-11-09: 洗脑班地点:在玉江路玉溪到江川右手边原来的瑞彪山庄 春和镇姓普;13987718380
610姓王男; 18687781133
610姓杨女; 15108770285
红塔区春和镇黑村村委会电话:0877-2040166,早上8:30--11:30,下午2--5:30有人值班。
红塔分局春和镇派出所:0877-2041787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