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03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临沂 蒙阴县 >> 赵可美,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蒙阴县城关镇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6-11-2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6-11-20: 山东省周村区王村男子第二劳教仍在迫害大法学员
山东省周村区王村男子第二劳教所仍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行恶,对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刘汝平、刘全文、薛玉军、赵可美等实施电击、关禁闭、吊铐、不让睡觉等酷刑折磨。

六大队参与迫害的恶警:赵永明、李勤富、冯文平、李华、周双龙;七大队参与迫害的恶警:靖绪盛、李公民、王新江、高松、刘忠浩、毕洪涛、曹成清、刘国伟、彭绪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0/142802.html

2006-07-03: 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情况(图)
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也叫山东省第二男子劳教所,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这里是部份情况。该所七大队为迫害法轮功学员大队,六大队为封闭严管大队。

1、最近七大队又至少6名大法学员在6月24日进行的邪恶考试迫害中拒绝答题或表明自己对大法的真正态度(坚修大法)而被关进禁闭室或被送到三、四、六等大队隔离严管迫害。其中薛玉军(35岁山东蒙阴人)与王玉亭(山东梁山人)被送六大队严管,薛玉军曾于2005年5月24日因在邪恶会场中高呼“法轮大法好”等口号被加期2个月。此次被严管迫害情况有待进一步调查。

2、八大队助纣为虐犹大名单:荆浩(淄博人),付勇军(梁山人,曾任县委秘书),马西雷(枣庄煤矿),李学思(临沂),葛怀友(潍坊)沈志军(威海),马献林(东营)张斌(兖州煤矿),刘学奎(聊城),金福九,卢宗根,王中文,赵尔福(日照第二次被劳教,都干了许多坏事),沈松坤(威海日照第二次被劳教,都干了许多坏事)。

3、八大队恶警

郑万新(大队长)、罗光荣(教导员)、王保华(副大队长)、张丰俊(副大队长)。

以下为小队长:刘琳,张玉华,阎东文,聂树忠,苏波,高胜,岳振宇,刘基超。

4、七大队犹大情况

王效增(潍坊昌邑),范林成(潍坊昌邑),李儒,三个败类肆意歪曲大法,诱导学员邪悟,不遗余力迫害大法弟子,还有一个威海的败类谷元进,经常向恶警打小报告,监视大法弟子背经文,交流等,甚至报告说学员的手表用来发正念,建议没收。

5、七大队恶警:靖绪盛(大队长),李公明(教导员),刘国伟,宋男。
六大队恶警:李福勤(大队长),王新江,冯某某

6、山东菏泽大法弟子吴凤义仍在遭受迫害,自2006年3月15日至今仍被双手紧铐24小时不给打开。吴凤义在3月15日开始绝食两个月时,曾开始进食恶警利用其食量大迫害他,粗暴限制他的饭量迫害他恶警靖绪盛阴邪的说:吴凤义被严管不干活,少吃点就行。

7、王村劳教所为手工艺品厂加班赶活,一天工作12---15小时,环境恶劣。产品出口到美国,日本,等国。下面是产品图片。

王村劳教所的部份奴工产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3/132073.html

2006-03-09: 曝光山东省第二劳教所的罪恶
...2005年5月24日,恶警再次召开诬蔑大法的报告会,在还没有進会场前,大法学员赵科贵(50多岁)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随后在恶警及包夹的追赶下跳下了好几米深的台阶下。在报告会進行的过程中,一邪悟者正在台上作诬蔑大法的发言,大法学员薛玉军站起来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之后这两名学员遭到了张连宾同样的遭遇,从小号出来后,赵科贵被加期3个月,薛玉军被加期2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9/122406.html

2005-06-29: 山东淄博王村省二所七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
2005 年2月20日晚上7点30分,给法轮功学员上洗脑课的两位姓孙大、小队长邪恶叫嚣说:“我们穿的这身警服,有权使用警棍、手铐,省委书记、中央主席要用的话,他俩犯法,我们就不犯法。”意思是警服一穿使用警电棍、手铐就不违反法律了。并说:“上边检查监督团和所部默许支持我们的行为。”

以后不久时间,恶警以“思想不到位”为由,将正在床上休息的蒙阴城关镇法轮功学员薛玉军拽下地,拖到办公室,六、七个恶警围住他,用手铐铐在椅子上,轮流用两根高压电棍电击薛玉军的手面,逼写所谓的“思想认识”。据薛玉军讲,就因为他不写,邪恶干警电他多次,现如今他还在严管班继续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9/105079.html

2005-01-31: 山东蒙阴县薛玉军的妻子自述所受的迫害
2004年2月25日(阴历二月初六)晚上7点20分左右,我正在院子里洗菜准备做晚饭,突然见二十多个歹徒冲進我家,不由分说就把我抓住。当时我丈夫薛玉军(现已被非法劳教)和同修吕振正在屋里学法。歹徒暂时松开我,冲進屋里去抓他俩,不一会儿,又奔出来把我抓住。我大声呼喊,他们使劲儿捂住我的嘴,我奋力挣脱开又继续呼喊,被他们推倒在地狠命的用脚踹(致使我的脊背两个多月都没有知觉),又把我的手拧在身后,强行给我戴上了手铐。我质问他们:“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抓我们?”其中一歹徒阴阳怪气的说:“你不用问,以后就知道了。”我说“你们为什么不敢说?”有一个瘦高个儿(后来才知道他叫王伟,有名的打人凶手)一边破口大骂,一边咆哮道:“你给我听好了!我们是公安局的,专门抓你们这些犯法的炼法轮功的!”我说:“我学法轮功做个同化‘真善忍’的好人,犯了哪门子的法?”王伟一边歹毒的点着头,一边恶狠狠的说:“这是共产党的天下,共产党说你犯法了你就是犯人。杀人放火可以不问,我们就是专抓你们炼法轮功的。杀人的兴许两天就能出来,你学法轮功就得死!”我说:“你们这样做连土匪还不如。”他一听火冒三丈,咬牙切齿的说:“很好!你不是说我们是土匪吗?我给你记着账,回610后再慢慢的跟你算。你死定了,但我不会让你痛痛快快的死,我要慢慢的折磨你,除非你自己一头撞死!”本来我的两个年幼的孩子正在睡觉,被他的大吵大吼惊醒了,都吓得哇哇直哭。我小儿子哭着要找妈妈抱,我要去哄哄儿子,他们也不让我去,却强行把我们三个人分别带走。走的时候还用毛衣给我捂住嘴。

后来回家后,我才得知,当时他们留下十来个人把我家翻了个底朝天,衣服扔得满屋、满院里到处都是,屋内的顶棚也被捣开,院墙也被推倒,还留下十多人在我家里蹲坑,意图抓捕他们认为会来我家的其他大法学员。我们家里仅有的450元卖花生饼赚的活命钱也被他们翻去,村干部苦苦哀求把钱留给两个孩子买饭吃,他们都不答应。

那时正值农历二月初,春寒料峭,又正值冷空气侵袭,他们把盖在孩子身上的被子拿走盖在自己身上,只给孩子剩了一床贴身的小薄被,冻得孩子一晚上也没睡着觉。从未离开过父母半步的儿子一哭,他们就吓唬他,吓得孩子又冷又怕又想爸妈还不敢吱一声。我两个多月后被迫妥协回家后听照顾我孩子的亲人说,儿子连惊带吓、再加上挨冻,患上了重感冒,打了好几天针才退烧。他们丧尽天良的恶行,比当年入侵中国的日本鬼子的劣迹有过之而无不及。

再说我被绑架到县610洗脑班后,受尽了折磨。他们问我都跟谁联系,我不说他们就狠命的打我。他们强迫没穿毛衣毛裤的我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并伸直腿。我不服从,他们就一脚把我踢倒在地。他们问我同修的名字,我说不知道,他们就打我耳光。问一句不说就连续打,左右开弓的打。打我最凶狠的就是恶警王伟。他边打边骂,还穷凶极恶的说:“你不是说我们是土匪吗?我今天就让你尝尝土匪的厉害!”起先用手打我的脸,手打痛了便用穿着牛皮鞋的脚猛踢我的头,踹我的腿,踩住我的脚狠命的碾,打累了再换个打手轮番打我。其中一个打了我的脸后却痛得甩着手直叫唤。就这样他们还不肯罢休的折腾我,不让我睡觉。

我坐在冰冷的水泥地板上,冻得浑身直哆嗦。在我又冷又困一闭眼的时候,王伟就用脚踢我的头,嘴还不干不净的骂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脏话,还诬蔑李老师。我说:“不要辱骂我师父,这样对你不好,会遭报应的!”他气急败坏的说:“你胆子不小,还敢说我?!”上来就是一阵拳打脚踢。那两个看守我的恶警穿着棉大衣还不停的喊冷,后来干脆上床捂上被子,仍然冻得不停地说:“这鬼天气,冻死啦!这屋怎么这么冷?跟个冰窖似的!就因为我说了一句:“你们穿着棉大衣裹着被子都冷,而我连毛衣毛裤都没穿,你们还让我坐在这冰凉的水泥地板上折磨我,于心何忍?”就又引来一阵毒打。

就这样,我在地上坐了整整一晚上,一直到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他们在一起嘀咕了一阵子就走了。过了一会儿,县610办公室的副头子房思敏(出了名的刽子手,其恶行劣迹曾多次在明慧网上曝光过)假惺惺的装出一副很亲切的样子,叫人找来大衣让我穿上。他摆出一副伪善的面孔,堆上硬挤出来的笑容对我说:“你看,我们610的人从来不打人,你们学法轮功的都是胡乱造谣说我们对你们如何狠毒。其实,我们并不像你们说的那样。打你的是公安,与我们无关。”殊不知,他们现在是不自己动手,而是背地里花钱雇来小痞子、小混混来作看守兼打手。

我在610洗脑班呆了两个多月,在这期间,恶警三番五次的来拷问我,每次都让我坐在地上连骂带打加恐吓、威胁;而610的人也常常以伪善的面孔来“诱导”我,可谓软硬兼施、无所不用其极。在他们的联手威逼与迫害下,我违心的写了不炼的所谓的‘保证书’。他们当初说只要说不炼了就可放我出去的,结果又诱逼我出卖同修,我就是不配合,他们又推迟了一个多月。最后在我家人托关系找人并送给他们6000元钱,他们才放了我。

我回家后才知道,原来是他们威胁、哄骗我家人说:“好得劳教三年,不赶紧拿钱来就马上把她送往劳教所。我们是可怜她的两个孩子太小,没人照顾,跟上级求情送礼才留下的。我们也是没办法呀,这年头离了钱什么事能办成?……”我的家人听了这番冠冕堂皇的表白后,被他们的伪善欺骗,赶紧回家东借西凑来6000元钱拱手送到他们手中。真是一伙披着羊皮的狼呀!可更让我想不到的是,我家人用钱把我赎出来的当天,他们就把我丈夫薛玉军秘密送往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没经过任何法律审判程序,而且也未通知任何家人,连我这个做妻子的当时也被蒙在鼓里。

当我回家后的第五天,接到通知去610 拿薛玉军的衣物问他们为什么不把劳教我丈夫的事早告诉我时,他们竟厚颜无耻的说:“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公安局的人把薛玉军送到了县看守所,之后发生什么事,我们是一概不知道,我们只管教育,别的什么也管不着。”我指责他们隐瞒罪行、推卸责任时,副主任之一的焦玉香气哼哼的说:“就数你事儿多,你说话注意点影响,从这里出去的没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刚出去两天就变了,你以为我们怕你?有本事你再学再来呀!”她彻底撕下往日的伪装,发泄够了后似乎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忙又摆出一副伪善的面孔,笑容满面的“安慰”我。这与狡猾的狐狸有什么两样?可我没有说出口。

回家后,我的环境真是糟透了。孩子吵闹着要爸爸,大姑姐奉610之命,寸步不离的年头看着我。最近,我的家人到淄博王村劳教所去看望薛玉军,接见他们的队长说:“你们先等一会儿,薛玉军正在参加考试。”等了好长时间才出来。家人问他考什么试,他却说没考试,在“学习”。家人问他学什么,他竟回答说学习偷东西、出卖人、打骂人,说只要敢打人骂人就能减期,否则加期。家人听了都面面相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家人回来后讲给邻人听时,邻人们直摇头叹息。无不愤慨道:“这是什么世道啊?!”修炼法轮功前薛玉军本来沾染了那么多的坏习气,就是学了法轮大法才变好的。现在竟要把他从好人再变成坏人、恶人,真是叫人难以理解!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31/94553.html

临沂 蒙阴县联系资料(区号: 539)

2020-06-03: 蒙阴县工业园派出所:
所长:谭丕涛 电话号码: 17853920786

2019-06-16: 主要责任人:
王业一 电话:13562928066
张家合

2019-05-25:迫害山东省蒙阴县王焕侠、王保文的责任单位信息
蒙阴县拘留所:
电话:0539-5492022、0539-8312675

2019-04-14: 临沂国保大队:
地址:山东临沂市兰山区考棚街1号,邮编276001 区号 0539
褚延山 副所长: 0539-7305720 18553977123
王建军 指导员: 0539-7305739
刘合磊(此人姓名较为潦草,经确认后为刘合磊)13953953278
朱波;

兰山区检察院:
董金伟;
王玉刚;
临沂市兰山区法院:
院长王胜: 0539-8965801、17605390077
副院长马志晓:0539-8965802、15666190007
副院长赫中勇:0539-8965805、15666190009
副院长李培青:0539-8965806、15666190011
副院长刘西刚:0539-8965807、15666190017
纪检组组长张秀军:0539-8965808、15666190013
诉讼中心主任张朝霞:0539-8965809、1566190016
审判员:李相元;
审判员:王勤;
临沂市中级法院: 审判员:何守江; 刑一庭:陈刚; 邱文 0539-8138239
兰山分局:0539-7305739
临沂市直工委610主任:范东旭 0539-8726628、15553950635
2019-01-30: 临沂市看守所: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重沟镇
电话:0539-8879903、0539-8879901
2018-10-08:迫害安徽省合肥市法轮功学员责任人

1、合肥法轮功学员赵慧珍、朱维英被迫害致死;
2、法轮功学员李文宇、翟亚男、裴洁云、焦桂芳、张平等先后被非法关押;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29, 4:12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