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0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大连市 >> 张成君(张诚君), 女, 78

个人情况: 大连市第三医院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大连沙河口区至诚街一带(市妇幼保健院一带)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6-11-1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2-13: 大连多位老年法轮功学员仍在遭迫害

中国新年之际,辽宁大连多位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刘玉芬、王秀香、马瑞田等,正遭受非法关押等迫害。

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在大连国保大队的直接授意下,实施了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在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中有位高龄老人刘玉芬,这位今年七十九岁的老人已被非法批捕,至今一直被羁押在看守所。

今年七十六岁的王秀香老人即将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服三年冤刑。虽然王秀香老人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六日被绑架时体检出现高血压,右手手腕骨折,胆囊囊肿,肾囊肿,肝部囊肿等症状,仍被羁押于看守所。

张诚君老人七十三岁~七十六岁间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三年迫害,至今仍流离失所。

今年七十六岁的马瑞田老人被非法判刑八年半,至今身陷囹圄,在沈阳第一监狱遭受迫害。马瑞田老人健康状况令人担忧,双目已近失明。

还有很多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至今非法关押在监狱。也有许多老人在七十多岁时曾经身陷囹圄。

七十多岁的老人,本该是儿孙绕膝,颐养天年的享受生活,但在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的惨无人道的迫害中,这些老人却遭绑架,身陷囹圄,实在是国之悲哀、民之不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13/大连多位老年法轮功学员仍在遭迫害-361070.html

2017-05-21: 大连丁北华冤狱将满 仍有多位老人遭难

大连法轮功学员丁北华女士,现年七十六岁,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九日被绑架,遭诬判四年,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八日冤狱将到期。

丁北华被绑架时已经七十二岁。过去看守所、监狱是不关押七十岁以上的老人的,可是现在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中共一切章法都不要了,一切规矩都不遵守了,法轮功学员高龄被非法关押的比比皆是:

王卫真年近七十,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遭绑架,并被劫持至辽宁女子监狱。

雷光华七十一岁,至今被羁押看守所;

张诚君现七十八岁,七十五岁时被非法判刑三年,出狱后不得不流离失所;

秦淑兰现年六十九岁,遭诬判四年,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八日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

马瑞田六十八岁时被绑架,遭重判八年半,现在七十三岁了,现被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眼睛已近失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21/大连丁北华冤狱将满-仍有多位老人遭难-348519.html

2017-03-06: 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张诚君出狱

大连沙河口区法轮功学员张诚君老人2月17日三年刑满已平安走出辽宁女子监狱。

张诚君老人所在的社区街道的工作人员提前一天就到了沈阳住下,准备将老人出狱后接走到洗脑班转化,说是上级指令,因为老太太顽固一直没有“转化”,老人女儿及亲人诚恳的跟工作人员交流:老人已经度过了三年暗无天日的生活,好不容易等到了这一天,你们给带走有点不近人情了。工作人员说:“如果她回家再惹出什么事,我们怎么办?”最后家人临时决定:将老人先寄住到东北远房亲属家,工作人员还算明白真相,要了寄住地址和电话,将老人放行。这样,79岁的老人走出了监狱,也没能回到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6/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43904.html#1735232228-1

2017-01-29: 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张诚君即将刑满出狱

大连老年法轮功学员张诚君,女,76岁,2013年11月,被大连沙河口区法院非法诬判三年,2014年2月18日,被沙河口区分局五一广场派出所从家中劫持入狱。

张诚君老人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曾一度得肾结石,数十天不能進食,但老人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放弃信仰,不听信邪恶强制“转化”的谎言,终于闯过了难关。

张诚君老人将于2017年2月17日走出冤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9/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42285.html

2014-04-26: 大连张诚君的女儿寻母记

大连法轮功学员张诚君是一位和蔼的七十六岁的老太太,二零一三年十一月,老人被骗去非法开庭,结果被大连沙河口区法院冤判三年。今年二月十八日,独居的老人被劫至姚家看守所,三月四日,被关进辽宁女子监狱迫害。

张诚君老伴儿去世多年,唯一的女儿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后回国,就职于中国科学院上海某医学研究所。过年前,女儿回来陪妈妈过年,初十才回去。女儿很放心妈妈,说:老太太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健康,一点也不用女儿牵挂。十天半个月,女儿来个电话,互报平安,就行了。

谁知这次电话一直没人接,女儿预感到妈妈又遭绑架了。女儿明白又是 “上边”(中共)开“两会”,“吓唬、吓唬”老太太,几天就放了。谁知,“两会”开完了,老太太还没回家。虽然工作很忙,女儿不得不利用清明节休假,又额外请了两天假,乘着飞机回来了。

妈妈到底在哪儿?

去楼下的小卖店问问,叔叔说:“你妈前两次被绑架,我都看见了,连拖带拽的,又喊又叫的;这次很秘密,一点也不知道,恐怕是被骗走的吧?”

去社区问问,说不知道。一位七十六岁的老太太独居,又是居住几十年的老住户,本应是社区关爱的“五保户”,可老人从没给社区添任何麻烦,现在失踪一个多月了,社区还不知、不问、不管的。

去辖区中山公园派出所问问,也被告知“不知道”,说“不是我们办的案。”当被问及:“你们辖区的人,办案应该通知你们吧?”回答说:“没有。”

老太太的去向成了一个谜,女儿只想知道老人的下落,也好尽点孝心,给老人送点换洗的衣物。

不会是“六一零”亲自上门抓人吧?总得是派出所吧?那就一个一个派出所找。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五一广场派出所,女儿终于知道了老太太的下落。

负责接待的李兆杰所长坦诚是他们办的案,并说这老太太太犟,叫她写个“认错书”,就“监外执行”了,她就是不写。当被问及:“一个七十六岁的老太太,你们抓她干什么?”所长有点语无伦次,无言以对,最后恼羞成怒的回应:“不是我们要抓的,是国保叫抓的。”

询问老人的下落时,派出所所长告诉找办案警官刘敬瑜。刘警官对张诚君女儿做了严格的身份核实后,回答:“在看守所。”当女儿确定的告诉他不在看守所时,刘警官说:“那就在大连监狱吧?”女儿说:“大连没有女监。”刘警官又说:“那我问问。”挂了一个电话,说:“没人接,你们留下一个电话,回头告诉你们。”找妈妈心切,女儿担心回去等不到电话,就在派出所等了一个小时,再去问刘警官,被告知:“已被送大北监狱。”

一个警官亲自办的案子,却不知他的当事人关在了哪里,是玩忽职守?还是故意欺骗家属?亲手将一个比自己母亲年龄还大的老人,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好人送监入狱,心里难安吧?

见妈妈为何这么难?

第二天,张诚君的女儿就赶去沈阳辽宁女子监狱,接待室人员查了电脑说:“人在这,但不能见。”又拨了一个电话,说:“现在是集训期,三个月,不能会见。”女儿说:“三个月后来会见?”答:“不行,等通知。”女儿说:“那我留个电话,等你们通知。”答:“不用了,我们自有办法。”

女儿只好把千里迢迢背来的妈妈的换洗衣物拿出来,还有生活费,给妈妈存上,谁知这点基本的权利也被剥夺了,狱方不接受给张诚君的任何衣物,不知是所有的被关押人员都是这样的待遇,还是张诚君老人享受的“特权”?

女儿没见到妈妈,也没得到妈妈的任何消息,妈妈也不知道女儿来探视过她。从上海到大连,再到沈阳,女儿急匆匆的赶路,这回她却走不动了,无助与无望交织在一起,多么想嚎啕大哭一场呀,可女儿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女性,只有把痛苦、绝望深深的压在心底。

路越走越长,包袱越来越重……这是中共治下的中国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6/大连张诚君的女儿寻母记-290539.html

2014-03-9: 七十六岁的老太太张诚君被劫持入辽宁女子监狱

大连七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张诚君老人,二月十八日被绑架至大连姚家看守所,三月四日已离开看守所,被劫持到沈阳辽宁女子监狱。至今,张诚君老人的亲属没有收到公检法任何部门的收监公文,也没有相关电话。

在老人失踪后,亲属去社区、派出所、法院问询,上述部门都回应:不知道。没有任何部门或个人对老人的收监站出来担当。

一个号称强大的政权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孤寡老太太都不敢例行公事,可耻可悲!在这个国家明天会发生什么事?不是很令人担忧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9/二零一四年三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88532.html

2014-03-09: 大连司法系统伤天害理的罪恶(上)

大连七十六岁的张诚君老太太坚持修炼法轮功,二月十八日被绑架至大连姚家看守所,三月四日已离开看守所,被劫持到沈阳辽宁女子监狱。至今,张诚君老人的亲属没有收到公检法任何部门的公文,也没有相关电话。

在老人失踪后,亲属去社区、派出所、法院问询,上述部门都回应:不知道。没有任何部门或个人对老人的收监站出来担当。一个号称强大的政权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孤寡老太太都不敢例行公事,可耻可恶!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9/大连司法系统伤天害理的罪恶-上--288521.html

2014-03-05: 七十六岁老人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

大连法轮功学员张诚君张成君),女,七十六岁,现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

二月十八日下午两点左右,张诚君老人被不明身份的人从家中绑架,在自家大门口,被拖拽的老人高喊:“我不跟你们走!你们要对我执行判决,我不跟你们走”!无奈,老人还是被强行带走了。

独自居住的老人被绑架几天后,亲属们才发现老人失踪了,亲属们找遍了相关部门:社区、派出所、法院、拘留所、看守所、原教养院等。都被告说:不知道张诚君的下落或没关押此人。教养院工作人员承认前一段时间关过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现在一个也没有,让家属到别处再找找。最后家属在金南路拘留所查到老人被关押在姚家看守所0809房间,才又重回看守所给老人存上了棉衣棉裤及换洗的内衣,这时距老人被绑架已有一个星期了。

按照《羁押管理条例》,看守所是不收七十岁以上老人的,现在在政法委、六一零的淫威下,一切制度、政策都是可变的。

张诚君去年十一月被法官李边疆骗去开庭,主审法官是李边疆(大连沙河口区法院庭审法轮功学员,主审法官都是李边疆)就老人户外炼功和邮寄真相信对老人非法判刑。这次张诚君被绑架前两天,正月十五前后,李边疆曾两次给老人打过电话,老人不在家都没有接到,看到来电显示,老人对朋友说:“李法官给我打了两次电话,不知是给我拜年还是又耍什么花招”。被老人言中了:李边疆伙同政法委,配合公安人员绑架了老人,同时,李边疆本人也被中共邪党绑架了——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帮凶。

现将张诚君案件相关人员电话公告大家,请社会各界人士关注,并向李边疆等相关人员讲清真相,让张诚君老人早日回家,让我们的老人在自己的国度里也能安享晚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5/七十六岁老人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288390.html

2014-02-24: 独居七旬老太遭大连法院偷抓判三年

七十五岁的大连市第三医院退休职工张成君老人,儿女都在国外,她一个人居住在大连中山公园附近的家中。从二月十八日下午起连续三天,亲朋们突然联系不上老人了,打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后来有邻居告知:老人在二月十八日下午两点左右被两个穿制服的女人带走了。

张成君的侄女赶到沙河口区法院询问,办案人李边疆让到看守所去问。张成君的侄女立即打车到姚家看守所找人,看守所查后说没有此人,让到金南路戒毒所去。到了金南路戒毒所,狱警查了一通告诉说:张成君老人已被判了三年,人现在还是在看守所。

张成君老人遭非法判刑始末

张成君老人因修炼法轮功,十三年来多次遭大连公检法中共恶徒的迫害,她曾多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五年十月份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因为有高血压和全身黄疸症状,监狱拒收。六年来,老人一直堂堂正正的坚持户外炼法轮功,冰天雪地无阻挡,年节假日不休息。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一日下午,大连市沙河口区五一广场派出所一帮警察,穿着便衣,闯到老人的家非法搜查,抢走法轮大法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女儿、外孙女的金笔、录音机、充电器、信封与邮票若干、电脑、打印机、压缩机、订书器、打印纸、墨水等等私人物品,还抢走一万六千多元钱。

五一广场派出所警察将老人强行拉到医学院抽血检查,查出老人有严重血液病,但警察仍连夜将老人劫持到大连看守所,因老人病重,看守所拒收。警察只好放老人回家。

但五一广场派出所警察仍不死心,与沙河口区检察院合谋,继续对老人进行迫害。并多次上门威胁老人:你邮寄真相信事大了,要是不再出去炼功,就没事了。张成君老人拒绝了这种无理要求。

二零一三年春天,几个警察将老人连哄带骗的劫持到沙河口法院,告知:你的事已经立案了。八月十九日,张成君被警察从家中带到法院,法官口头通知她: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二日下午一点开庭,起诉理由是户外炼功与邮寄真相信。

八月二十二日早上六点半,张成君老人接到电话,说她姐姐病情加重,要去医院抢救,希望身为医生的张成君立即赶往医院。七十五岁的张成君就这样忙一个上午,十二点半才想起要开庭的事,于是就给五一广场派出所打电话,费了很大周折,一女警接了电话,听完老人的陈述,安慰说:老人家,您就安心照顾您姐姐,自己也注意休息。这边您就不用管了,我们给法院打个电话就行了。这样,沙河口区法院八月二十二日对张成君老人的非法开庭落了空。

大连沙河口法院法官李边疆十一月给张成君老人打电话,阿姨长阿姨短的邀请老人第二天去法院,说是有几位领导要和老人谈谈。老人答应了,谁知一到法院就被带上了法庭,李边疆对孤身一人又没有精神准备的老人非法开庭。检察院以“户外炼功和实名邮寄真相信”两项罪状非法起诉张成君。法庭上,李边疆问老人:还炼功吗?老人说:炼!不炼我这老病篓子早就没命了。李边疆样子很着急的说: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话呢?老人在法庭上理智的、堂堂正正的讲了自己身心在法中受益、大法健身的奇效,信仰自由、信仰无罪,大法在世界洪传的形势,善恶有报的天理等。最终老人被非法判刑并监外执行。

没想到,三个月后,法院突然袭击,偷偷绑架老人。据悉,张成君老人现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家属正在想办法营救老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24/独居七旬老太遭大连法院偷抓判三年-288031.html
2014-02-22: 连老年法轮功学员张成君被绑架

家住辽宁省大连中山公园附近的法轮功学员张成君,七十五岁,一直在外炼功。二月十八日下午两点左右,张成君被两名不明身份的女人从家中带走,至今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22/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87971.html

2014-02-22: 辽宁省大连法轮功学员张成君失踪

大连法轮功学员张成君,一位七十六岁的女性,二月十八日失踪了。

张成君户外炼功已六个年头了,冰天雪地无所阻挡,年节假日没有休息,十九日、二十日,在晨炼的公园里不见了老人的身影。

现在,老人家的周围有许多便衣,有人進楼,就有人跟進,楼头的小卖部常有四、五人在外闲聊,大冷的天,零下几度的,很有“雅兴”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21/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87947.html

2013-08-24: 大连法院对张成君的非法开庭被解体

8月22日早上六点半,张成君接到姐姐家人的电话,说姐姐病情加重,要去医院抢救。张成君没顾上吃饭,立即赶往医院。这个医生妹妹的到来,让病人得到了很大的安慰。七十五岁的张成君忙前忙后的一个上午没歇息。

十二点半,张成君想起,法警现在正在自家楼下要接人开庭呢,于是想给他们个信,可是又没他们的电话,只好查114,可查不到法院的电话,那就查五一广场派出所的电话,是门卫的电话,赶上午休,找不到相关人员,这样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的,打了将近一个小时,一位女警接了电话,听完老人沙哑着声音的陈述,安慰老人说:老人家,您就安心照顾您姐姐,自己也注意休息。这边您就不用管了,我们给法院打个电话就行了。老人真诚的谢过女警。

这样,辽宁省大连市沙河口区法院8月22日对大法弟子张成君的非法开庭落了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3/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78544.html

2013-08-22: 大连张成君老人面临非法开庭
大连大法弟子张成君老人多年来一直坚持户外炼功,并且是在中山公园的广场演出台上炼。清晨,公园里锻炼身体的人很多,引来许多有志健身的人们的好奇、观望、谘询,使得有缘人得法修炼,同时引起官方的注意。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一日下午,辽宁省大连市沙河口区五一广场派出所一帮便衣警察,光天化日下非法抄家,抢走师父法像、大法书籍,女儿、外孙女的金笔、录音机、充电器、信封与邮票若干、电脑、打印机、压缩机、订书器、打印纸、墨水等等私人物品,还抢走一万六千多元钱。

事后警察还多次上门骚扰,说邮寄真相信事大了,要是你不再出去炼功,就没事了,被张成君老人义正词严的拒绝了。

今年春天,张成君老人被几个警察连哄带骗的劫持到沙河口法院,被告知:你的事已经立案了。

八月十九日,张成君又被警察从家中带到法院,法官口头通知她:八月二十二日下午一点开庭,起诉理由是户外炼功与邮寄真相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2/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78517.html

2013-02-17: 大连恶警勾结检察院迫害张成君老人
大连五一广场派出所警察去年十一月闯民宅绑架法轮功学员张成君老人,企图勾结检察院、法院对她進行迫害。因张成君被检查出有严重疾病,看守所拒收。恶警阴谋未能得逞,日前又对这位七旬老人搞所谓取保候审,企图继续迫害她。

张成君,女,七十多岁,大连市第三医院退休职工,因修炼法轮功,十三年来多次遭大连公检法中共恶徒的迫害,她曾多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三年。以下是张成君自述遭迫害经历: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一日下午,大连市沙河口区五一广场派出所一帮便衣警察,闯到我家非法抄家,抢走师父法像、大法书籍,以及我女儿、外孙女的金笔、录音机、充电器、信封、邮票、电脑、打印机 、压缩机、订书器、打印纸、墨水等等私人物品,还抢走一万六千多元钱。家里抢劫一空。

五一广场派出所警察强行拉我到医学院抽血检查,查出我有严重血液病,但警察仍连夜将我劫持到大连看守所,因我病重,看守所拒收。

但五一广场派出所警察仍不死心,目前与沙河口区检察院不法人员合谋,继续对我進行迫害,还说甚么取保候审甚么的。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我去邻居家借工具用,街道居委会和派出所诬陷我搞政治串联,将我绑架到大连看守所关押十五天。出来后,我给当时的邪党魔头写了一封信,发信的当晚又被街道派出所绑架了,恶警称我写信是触犯国家法律。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大连市沙河口区兴工派出所怕我到北京上访,将我绑架到大连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九天后,又将我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一天晚上十点,大连市中山区昆明街派出所警察无任何手续和依据,闯到我家抄家,将我绑架到派出所迫害,导致我心肌梗塞,才叫家人接回。

二零零三年三月份,大连市甘井子区华东路派出所警察,以我贴了“法轮大法好”为由,将我绑架、关押到大连看守所。华东路派出所警察还向我邻居骗了五千元钱,说释放我回家的保证金,没给任何字据。拿走钱后迫害我更厉害,伙同看守所恶警,两次下毒药害我,导致我大呕血,才放我回家,身体还没有恢复,又将我劫持到马三家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五年十月份,大连市中山区虎滩派出所恶警又将我绑架到大连看守所,因我病重,看守所拒收。后中山区检察院对我非法起诉,中山区法院多次非法提审,并三次非法开庭,诬判我三年徒刑,因为我有高血压和全身黄疸症状,监狱拒收。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一日下午,大连市沙河口区五一广场派出所一帮便衣警察,闯到我家非法抄家,抢走师父法像、大法书籍,以及我女儿、外孙女的金笔、录音机、充电器、信封、邮票、电脑、打印机 、压缩机、订书器、打印纸、墨水等等私人物品,还抢走16000多元钱。家里抢劫一空。

五一广场派出所警察强行拉我到医学院抽血检查,查出我有严重血液病,但警察仍连夜将我劫持到大连看守所,因我病重,看守所拒收。但五一广场派出所警察仍不死心,目前与沙河口区检察院不法人员合谋,继续对我進行迫害,还说甚么取保候审甚么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7/大连恶警勾结检察院迫害张成君老人-270124.html

2012-11-19: 辽宁大连警察入室绑架张承君(音)并抢劫财物 现已回家

张承君(音),女,大连三院退休医生。2012年11月1日下午,有人敲门,张承君(音)家门,张问:你来干甚么?说来看水表,可一开门,就進来9个人,其中有一个声称是律师,進来就开始往外搬东西,抢走四台打印机,一刻录机,电脑,随身听等,现金人民币一万七千。还有大法书等物品,共翻走三袋子。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搬空了。

一个恶警把师父法像往地上摔,当时鼻子就出血了。

张承君(音)被绑架到五一广场派出所,说是为开“十八大维稳”, “十八大”后放人。劫持到姚家看守所,看守所拒收,晚上被到医院检查,检查出有多种病。让张承君签字,她没签,半夜被放回来。被抢钱物“十八大”后也没有归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9/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65637.html

2007-08-30: 二零零七年至今大连地区被绑架大法弟子名单
… …
另,已知二零零六年被绑架,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劳教、洗脑的大连弟子还有十人次。
非法判刑:共计六人次
沙河口区:李玉花(女),沙河口区法院非法判刑4年,2007年2月大连市中院维持原判。
沙河口区:张成君,2007年7月中山区法院开庭。
甘井子区:薛新凯(男),甘井子区法院非法判刑7年,2007年2月大连市中院维持原判。
甘井子区:丛伟(男),2007年6月甘井子区法院非法判刑1年半,准备上诉。
高新园区:关越(男),2007年1月沙河口区法院非法判刑3年,已上诉。
庄河:孙春荣(女),2007年7月庄河市法院非法判刑7年,已上诉。 ...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30/161804.html

2007-07-07: 大连市中山区伪法院对大法弟子张成君非法开庭
二零零七年七月三日上午九时三十分,大连市中山区伪法院对沙河口区大法弟子张成君非法开庭,开庭时间至十时三十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7/158271.html

2007-07-03: 大连中山法院欲非法审判大法弟子张成君

大连沙河口区大法弟子张成君于去年九月在家门口被恶警绑架,搜查她身上带的九评等真相资料,恶人欲对大法弟子送姚家看守所迫害,到看守所后身体检查不合格退回。前几天,恶人再次找到张成君做了所谓的“笔录材料”,并通知她于二零零七年七月三日九点十分到大连中山法院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3/158071.html

2006-11-17: 大连大法弟子张成君被绑架
大连大法弟子张成君,家住至诚街一带(市妇幼保健院一带)于十月二十五日晚被国保大队、当地派出所绑架,之后送往姚家看守所。由于体重不足四十公斤,看守所拒收,现已回到家中。而邪恶在她的家中搜走几本九评、真相资料,电脑主机及电话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7/142655.html

大连市联系资料(区号: 411)

2020-06-11: 大连市西岗区检察院
地址:大连市西岗区民权街31
电话:(0411)83612000
邮编:116012

2020-05-17:
后山社区电话:0411-84387379
参与电话、上门骚扰者,刘女士电话:18840992771.
2020-05-07: 黑石礁派出所邮编:116023
电话:0411-84671392 0411-84672804 所长办:0411-84672807



2020-04-02: 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张翠被监视居住情况的信息
大连市高新园区公安分局: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小平岛路149号 邮编:116031
电话:0411-84790464、0411-88053715
局长 姜晓东 13332220808
副局长 杨业海 13942062002
国保大队 0411-88053760、0411-84457603
李伟 政委 李政军【待确认】13904211141
高新园区政法办公室 0411-84615623
主任:李海立
副主任:张从瑜
国保大队长李炜:18640999977
国保副大队长董君:13898689549

大连市龙王塘派出所:
地址:大连市旅顺口区龙王塘街 邮编:116000
电话:0411-86294087

大连市辛寨子派出所:
所长  姜瑜 18341110353
教导员  戚凯 18341105750
社区中队长 彭 13941175521(不确定)
办案队队长 张凯 18341111217
治安副中队长 姜春辉 18341110876
巡警中队长 宁庆波 18341110484
社区副中队长 朱志鹏 13940977527
财务室主任 马佳殷 18341106307
社区警察 闫忠平 15541199230
田旭东 15898198605 孟祥瑞 13998646822 王若晨 13332281199 周小航 13390017700
栾兴华 18341100437 迟维智 13354087585 刘文禄 18640857192 于宏辉 1834111143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29, 4:12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