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3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辽宁其它 >> 黄世香, 女, 50

个人情况: 残疾人

紧急成度:
迫害情况: 2004年5月2日到期不放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8-05
案例分类: 农民  残疾人  洗脑  劳教  奴工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5-07-02: 2003年六月中旬,身有残疾的老年法轮功学员黄世香向唐玉宝提出拿走放在地上的法轮功创始人的像,遭唐玉宝毒打和电击。任淑杰直告唐玉宝应善待年老的法轮功学员,结果也遭唐玉宝用电棍电击,及拳脚的毒打,任淑杰的嘴被打肿,并歪向一边,眼眶被打青并肿胀,眼球充血,脸部变形,身上伤痕累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105313.html

2004-10-20: 在龙山教养院坚强不屈抵制迫害
2001年因我们强烈抗议超期羁押,不放弃自己的信仰,恶警陆续把我们非法判劳教2年以上。在2001年10月份,在没有任何手续和没有通知我本人的情况下,把我送到了龙山教养院,当时接待我的是管理科的姜玉波,他说,这里绝对没有打人的,谁要打你,你找我。还对送我的派出所警察说:不过7天他就会转化的,你们来接人吧(他们之间也互相欺骗)。当时我和他讲了一个多小时的真象,他也表示“理解”,可是他在实际工作中是破坏法的,每到接见日他都把法轮功创始人的像铺到地上叫接见的家属踩踏,家属不配合他就打骂,甚至不叫接见,有很多大法弟子的家属半夜从外地花上百元打车过来探视,却因此不能见上一面。因为它强迫家属踩法轮功创始人的像,大法弟子有的绝食抗议,还有的当面指责和直言上书,吕长静,夏玉兰,任素杰、黄世香、陈玉风、董梅、温英欣等大法弟子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恶警姜兆华、恶警唐玉宝、岳军行凶做恶,把任素杰毒打、电击得脸都变了形,一连几个月颧骨都没有归位,不管被迫害的多重,只要没有生命危险都不允许上医院看病,怕暴露迫害罪行。把温英欣浑身电的一块块黑,像黑炭似的,把残废人黄世香几次打倒,黄几次都坚强的站起来。恶警对多名大法弟子野蛮灌食后还在精神和肉体上慢性摧残。恶警用隔离手段不让学员见到她们,高蓉蓉事件只是暴露出的一例,在严密封锁的铁门里,类似迫害事件屡屡发生,李凤玲被电的面目皆非,眼睛像大熊猫一样,几个月后看见都很吓人。恶警还威胁绝食抗议的大法学员,院长李凤石叫嚣:你不想死吗?我看着你马上撞桌角、撞墙死。在李凤石的操控下,2004年恶人张宁、李辉、王红玲、王静慧、姜兆华都已经变得没有了人性,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吴乃英、冯桂芬等都遭到过电击和毒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15/86634.html

2004-08-07: 沈阳龙山教养院对我的迫害
我1995年12月得法。得法前,我很迷茫,不知为什么活着。在农村干农活累的腰间盘突出,是身体呈90度弯曲的残疾人。得法后,我知道我是为法而来。

2002 年5月24日我在给同修送大法真象资料时,被非法劫持到沈阳市第四看守所,我绝食抗议绑架,在四所绝食四天后又被劫持到沈阳安康医院,在那里强行打点滴,手脚铐在床上,7、8个吸毒人员按着我强行灌食。我的身体很虚弱,在6月20日、7月15日两次被送沈阳龙山教养院,沈阳龙山教养院两次拒收,恶警没办法才把我送回家。在家休养了几天,我就流离失所了。

2002年9月24日,我在散发真象资料时,被不明真象人员举报,被劫持到沈阳龙山教养院。沈阳龙山教养院的狱医李五一指着我对办案单位说,按规定像她这样的身体拒收。办案单位小北街道办事处王严说:大东区610交代说,十六大前必须把黄世香放到龙山。狱医李五一说:我给你们出个主意,你给区610打电话,叫他们请示市610,市610同意我们就收,就是黄世香死在这里,龙山没有责任。一小时后,市610回电话后,我便被劫持在沈阳龙山教养院。

在龙山教养院二大队,干警季美玲把我带到副大队长唐玉宝的办公室。唐玉宝在写什么,抬头看见我坐在那,就大喊:这不是你家,是看守所。我说你喊什么,我还是坐着没起来。唐玉宝走过来抓住我的衣领,摔倒在地上踢脚,打耳光。我大声说,你凭什么随便打人,警察执法犯法罪加一等。唐玉宝当时就象个恶魔一样,把我牙打掉了一个。他打累了,喘气时,我对他说:看把我牙打掉了。他恶狠狠的说:把你牙打掉了,我还要把你脑袋打掉哪。他打我的头,当时杨静拽着唐玉宝的衣服怕他打出事。我心里明白,若不是师父的呵护,师父为我承受,我可能当时就被打死了。晚上我看见小腿处一大块青紫,至今还能看出伤痕。

在一楼,恶警们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洗脑迫害,24小时不让睡觉。

后来我上三楼和法轮功学员在一起,知道在接见日时,在大门口地上铺着师父的照片让家属踩踏,为此我哭过。我必须得找院长谈,制止这种不道德行为。2003年4月份,我给院领导写了一封信,主要是讲真象和劝善。2003年4月14日在四楼奴工现场我将信交给了李凤石院长,这时二大队的大队长王静慧上前一把抢过去说,不许直接交给院长。4月15日晚7时,管房的队长姜兆华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关上门后露出了邪恶的凶象,他开始打我,并把那封信拿出来问:这是你写的吗?我说:是。并向他讲真象,但是他不听,更狠劲的踢我,两手打耳光。直到晚上8点半,管理科姜玉波晚点名时,问黄世香哪去了?这样才让我出来看一下,后来我又给他讲了一会真象,快9点才让我回到监室里。

大家看到我脸红肿,在水房里我就把打我的经过跟大家说了,坚定的大法弟子都要去找干警,第一个就是同修任淑杰,温英新。16日早我没能出去吃饭躺在床上,姜兆华趁号里没人,就我一人,因他打我一事曝光了,他正要对我下黑手时,大队长王静慧也随后跟進来,姜兆华只好站到一边。我问王静慧:你们警察可以随便打人吗?他说:谁随便打人了?我指着姜兆华说:你问问他,昨晚打了我上三次。姜兆华不敢承认,说:没打你,我教育你。我说:一个人民警察,××党员打人还不承认,现在到这来干什么来。姜兆华不出声了。

同修们吃饭回来了,任淑杰找到王静慧说:她身体这样,又这么大岁数,为什么这么打她?王静慧说:谁告诉你的?你出去。任淑杰说:我不能不管。王静慧又指我说:不许你煽动乱说。白天,69岁的袁美云、王丽娟、孙凤新、冯桂芬等坚定的大法弟子都站出来抵制对我的迫害。

2003 年4月17日是唐玉宝的班。上午10点唐玉宝把我从四楼叫到他办公室,拿出那封信问:这是你写的吗?我说:是。他就大喊大叫的骂,狠劲用右手把我打倒在地,我眼前一片漆黑。但我心里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被打倒。我坐了起来,又站了起来;唐玉宝又把我打倒,我又站了起来。

到中午11点半他们又让我上楼干活,我说我上不了了。王春梅队长说:上吧,要不他又乒乓(打)你。18日他们叫两个人硬把我拽到四楼的奴工现场,我躺在地上,唐玉宝边用脚踢我边说,是不是对你太仁慈了,还提高了嗓门说,谁也不许照顾她。因任淑杰、温英新向他们反映姜兆华打人一事,他把任淑杰、温英新叫到办公室,连打带用电棍点电两三个小时,任淑杰被打得脸肿了起来,眼睛充血,任淑杰、温英新绝食抗议迫害,后来唐玉宝向她们保证不再打人了。

2003年8月,在奴工现场,队长马微叫冯桂芬背监规,冯桂芬不背,说:我们大法弟子是无罪的。并向他们讲真象。唐玉宝打冯桂芬两个耳光,任淑杰站起来说:你不能打人。唐玉宝不听,向上级请示说冯桂芬不服管教怎么处理。第二天任淑杰、温英新绝食抗议。温英新绝食两个多月后打不進点滴,被送到了监管医院。

2003年8-11月早上吃完饭,就让我们出工干活,中午不休息,晚上收工很晚,每天奴工劳动20来个小时。很累,有时真想往地上躺一会,奴工定额很重。

2004年1月初,任淑杰把自己的任务完成还帮别人干到深夜,任淑杰绝食抗议迫害。龙山教养院加重了对任淑杰的迫害。将任淑杰和两名大连的大法弟子非法关押到马三家教养院,实行所谓的“异地教养”。

唐玉宝给二大队开会公布对任淑杰的迫害决定,那天高荣荣身体不好没下床,唐玉宝把她从上铺拽下,踢打到办公室用电棍电,又打了孙燕。

2004 年2月王秀媛绝食抗议迫害。2月13日我绝食要求无罪释放。15日唐玉宝拽住我的后衣领,勒得我出不了气,拽着我的头发,别人灌不進去,他拿过来狠劲乱插,我好不容易上来气,问:你不觉得你太残忍了吗?他才把手放下。16日灌食时,我对李凤石说:现在你应该知道打压法轮功是错的了,因为你和这些人打交道,了解这些人,你们不要打压这些好人,希望你们也有个美好的未来。给一大队两名法轮功学员加期是你定的吧?他承认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她们不服从改造。我说:我们本来无罪,被长期关押在这里,你不解决问题还给我们加期,你这样做对普犯可能会起作用,对法轮功学员不管用,这些人能被压倒吗?你想过没有,你想过后果吗?他一声不出,第二天他召开全院干警会议竟然把我跟他讲真象说成是要造反。

后来两个大队的坚定的大法弟子,学习了经文,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有的法轮功学员不出工,有的出工也不干活了。

冯桂芬身体一下子出现病态,吃不了饭,起不了床,他们强行给她打针用药,冯桂芬反抗,他们就说她是装的。3月份一天晚上,晚点名时,李凤石院长進二大队监号里,得知病号冯桂芬没出来,李凤石说:把她拽出来,把她拽到办公室去。冯桂芬很虚弱,站不住就坐在地上,大队长王静慧打她嘴巴子,用电棍电她,电到半夜 11点多钟。李凤石就在隔壁房间听着。第二天冯桂芬更虚弱了,他们叫四个人把冯桂芬抬到四楼奴工现场,给冯桂芬加期一个月迫害。一天吃饭回来的路上,冯桂芬从十多蹬楼梯滚下来,后一个月她和我在一个房住,生活不能自理,他们不让别人帮助她。冯桂芬1米65的个头,只剩70斤。5月18日,恶警说上边来检查,我们都得上楼。我找到王静慧说别让冯桂芬上楼了。王静慧说,你别管。王、唐叫四个人拽着胳膊将冯桂芬拖到四楼,她艰难的喘着气。

4月末,苏委唤不配合邪恶,恶警唐玉宝将她带到管理科暴打,电击两个多小时。

5月中,大法弟子金科桂、梁素杰、孙燕、高荣荣等都被恶警唐玉宝、姜兆华、王吉昌暴打、电击。金科桂被电得脸上流黄水,高荣荣被电了6-7个小时,晚上被迫跳楼。

我二月绝食以后,身体很虚弱,我从三月份晚上打坐炼静功。3月24日家属接见,唐玉宝说、黄世香在号里公开炼功。我说:我为了调整身体,不想死在这里。在那里炼功免不了吃苦头,我认识到必须得这样做。

5月24日,我两年非法关押到期,我女儿抱着鲜花来接我,邪恶之徒又把我劫持到了张士洗脑班迫害。

第二天,史凤友说:在龙山两年都没转化了,我们也没想转化你,累了可以躺着,一个月后我们也不留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7/81193.html

2004-02-24:2002年11月,大法弟子黄世香(此人是个残疾人,身体呈70度弯曲,60岁左右)因坚定信仰,被唐玉宝打掉一颗牙。2003年4月,黄世香向院长李凤石递交讲清真相的信,又遭唐玉宝毒打。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4/2/24/68368.html

2003-08-05: 沈阳市龙山教养院恶警唐玉宝,男,现任大队长,经常谩骂、侮辱大法与大法弟子,它辖区内的大法弟子很少有没挨过它毒打的,就连有的普犯因同情法轮功也遭过其毒打。大法弟子黄世香,女,五、六十岁,因向唐玉宝提出撤掉地上遭踩踏的法像,也被一番毒打与电棍电击。

辽宁其它联系资料(区号: )

2018-12-16:
金州公安局 电话:0411-87837001 邮编:116100
地址:金州区和平路2号
局长:陈杰
政委:王天欣
副局长:魏续刚、袁红果、高吉福、 丛鹭鹏、苗俊毅 13700093333
郭雷 13842665009
调研员:吴斌昌 13700087675, 徐德琛
政治处主任:程 鹏
纪检组长:宋俊永 13500742888
国保大队长:刘鸿毅
国保:孔艳春 13074176017
毕杰 13604948147
文怀毅 13591322168
杨光 13889455335
郭林 15998427123
毕伟 15566407269
于林波 13604262765
鹿卫东 13224224666
杨德义 13504950550
方炜 13387850628
许兵 15382209688
张德宽 13079844839
刘春敏 13942684818
许艳艳 15998565825
维稳办:周军 13889617700
许全刚 13998516956
王长巍,13591322885
陈文力 15566407444
王兴达,13322244222
刘晓昆 13591819077
李广元 18941179878
张景富:15640843555
于跃,13478531867
曲志贤 13332222768
杨国涛 13238070733
王自明 18904114369
吴涛 13604287993
管纯军 13322292611
吴泓霖 15998521100
郭峰 13074153377
苗畅泓 15698892295
李晶 13941148778
赵海彤 13591122511
史金旭 13052722332
桑志赫 18340892123

大连市金州区检察院:地址: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民主街23号,0411-87834107邮编:116100
姜洪星 检察长 办公:0411-8783400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