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0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南 >> 怀化 辰溪县 >> 余绍奇(余邵奇)(余军), 男, 32

个人情况: 辰溪县气象局原办公室副主任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南怀化市辰溪县民政局
拘留时间: 2006年12月8号
有关恶人: 610、国安大队等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6-09-13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金福晚(金福婉)(金福宛) 余绍奇(余邵奇)(余军)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7-20: 湖南省怀化市辰溪县法轮功学员余军已失踪三年

法轮功学员余军,又名余绍奇,于2013年夏季失踪,至今音讯全无。

余军,男,大约三十七、八岁,失踪前,在县气象局上班。坚持修炼法轮功,曾多次被中共邪党迫害过,明慧网上有他比较详细的被迫害经历。

余军的妻子金福晚在2015年8月份讲真相时被绑架,目前被张家界永定区法院枉判三年,已被劫持到长沙女子监狱迫害。他们的两个孩子分别由余军和金福晚的父母抚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0/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31620.html#16719222756-1

2012-12-04: 湖南辰溪县法轮功学员余绍奇被洗脑班迫害情况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九日,湖南辰溪县610主任秦世兴带著县国安恶警余庆长等数人闯到辰溪县气象局,绑架了正在上班的法轮功学员余绍奇,将他直接劫持到长沙捞刀河洗脑班,并留下几个人继续迫害余绍奇
据悉,余绍奇在洗脑班被恶人殴打,一次被打得头破血流。他被洗脑班迫害十五天,才被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4/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66175.html

2011-01-02: 湖南怀化“法制教育基地”的残暴洗脑(图)
.......
余绍奇,男,又名余军,三十多岁,身有残疾,在辰溪县气象局工作。2007年9月,正在单位上班,他被恶人强行从办公楼抬到车子上,绑架到怀化洗脑班暴力洗脑近两个月。他绝食抗议二十多天,流氓打手魏明改把他从晚十一点殴打、折磨到半夜一点多钟,把他鼻子打得血流、全身打伤,最后用手铐把他一只手从肩上翻下、一只手从背后翻上,铐成“苏秦背剑”式。并用烟头烫、铁铐砸背、用脚踢、踩他的残缺脚等進行非人折磨。更为无耻的是:中共打手把他内裤扯烂,扯掉他的阴毛塞到他口中、把他的阴茎扯伤、导致红肿化脓、并用钥匙捅他的会阴部位,惨叫声震荡着整栋楼房。回家后,“六一零”、政法委、国安逼迫其单位、家人对余绍奇進行所谓的“精神病治疗”,胁迫家人给自己的亲人注射精神病药物,并说,不在家里打精神病针,就送到精神病医院去。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余绍奇为了证实法轮大法好,至少被非法拘留过六次以上,2005年11月被非法劳教一次,出狱后的2006年12月又被非法关進精神病医院折磨近三个月,每天强行被灌精神病药,迫害得出现痴呆、脚经常发抖、眼睛看东西模糊、流口水的症状。几年来,因为余绍奇的被迫害,他们的亲人也受到株连,遭到通报、批评,其家人被“六一零”敲诈勒索数万元。父母整天担惊受怕,儿子被迫害,母亲常常彻夜不眠,泪流不止;父亲,被恶人胁迫、恐吓、威逼,使他长期处于悲愤的状态,得了高血压等诸多疾病,他的精神也变得麻木。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湖南怀化“法制教育基地”的残暴洗脑(图)-234412.html

2010-10-14: 湖南怀化洗脑班以灌药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
二、十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关押

二零零七年,辰溪县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于此,除了以劳教威胁迫害外,还逼迫看诽谤大法的录像,逼迫“写三书”。他们是法轮功学员刘沅波、余绍奇、龚花妹、殴家发等。
(1)法轮功学员余绍奇

“六一零”恶徒魏明解等毒打、侮辱余绍奇近三个小时,余绍奇衣服被扯烂,口和鼻子被打出血,被烟火烫,脸被穿着皮鞋的脚踩,手铐砸,“苏秦背剑”、站军姿,下体被严重掐扯伤,差点残废。恶徒还将阴毛塞入其嘴中。恶徒魏明解后遭处分,据说又调回“六一零”。

怀化“六一零”科长杨涛、辰溪罗建和(已遭报暴死)等人将余绍奇野蛮灌食、吊铐。辰溪“六一零”不法恶徒金喜用扫帚棍暴打余绍奇

余绍奇绝食一、二十天后,从洗脑班楼顶逃出,罗建和、谢开基等开车闯到怀化学院将到亲戚家的余绍奇强行绑架,欲置其死地。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4/231009.html

2010-05-18: 关于余绍奇在浙江被非法关押事实的更正补充

余绍奇5月6日途径浙江绍兴,下车后钱包丢失,车票也丢失。在出火车站时被不明真相的警察查车票和身份证,发现其是法轮功学员(暴露身份的法轮功学员身份证都被邪恶做了黑名单的),于是将其非法扣押,并且打电话到辰溪县公安局和先锋派出所,并通知余绍奇亲人接人。辰溪“610”、国安和气象局的纪检书记连夜开着气象局的车赶到浙江绍兴接人。

9日夜晚,余绍奇回到辰溪。绍兴派出所勒索了辰溪气象局1000元人民币。绍兴火车站派出所长姓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8/223907.html

2010-05-10: 湖南余绍奇在杭州火车站被恶警绑架

2010年5月4日,湖南辰溪县法轮功学员余绍奇路经浙江杭州,在杭州火车站候车室候车时,遭车站不法人员搜身,搜出了几本真相小册子,被当地不法人员绑架。杭州市“610” 已通知辰溪县“610”,辰溪县“610”、国安及余绍奇单位(县气象局)人员已前去劫人。

余绍奇,男,32岁,辰溪气象局原办公室副主任,大专文凭。19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由虚弱变的健康,心脏痛等诸多疾病不翼而飞,曾获得“学雷锋标兵”“优秀士兵”和嘉奖等荣誉。他行善积德,拾金不昧,将被车撞伤的人送往医院,参与救火、给灾区捐物捐款。

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余绍奇多次遭当地恶人迫害。余绍奇99年上访,曾被解除工作。余绍奇的父亲是民政局原副局长,因为儿子是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被恶人撤职,当时气象局的局长和纪检书记也遭到处分。2000年1月在寒冷的冬天,余绍奇准备再次上访,在躲避亲人的阻拦中,不幸从四楼摔下成残疾。

2000年6月,余绍奇拄着枴杖,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炼功,与辽宁省的三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恶警非法抓捕、关押。后余绍奇从驻京办事处逃出,再次来到中南海呼吁停止迫害法轮 功,被不法人员抓捕关押在派出所毒打、烟头烫、侮辱。被当地国安不法警察、工会人员接回后,被非法拘留,并被勒索5000元人民币。

此后,余绍奇至少被非法拘留7次以上,2005年11月被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关進精神病医院折磨近三个月,被非法关進洗脑班暴力洗脑近两个月,受到吊铐、毒打、窒息、灌食、打精神病毒针、性侮辱等多种酷刑,耳朵被打断,鼻子被打流血,嘴被打流血,内脏被打伤……

2007年9月20日上午,余绍奇在单位(辰溪县气象局)上班时,突然闯進一群人(约十几人),将其绑架带走。后来才知是市610伙同辰溪县610干的,他们将余绍奇送到怀化市洗脑班迫害,并要单位抽一人作为“陪教”一同去。

2009年9月下旬,辰溪县国安大队恶徒谢开基、龚志仁等六、七人,以怀疑余绍奇可能在网上发表揭露他们恶行的文章为由,非法闯到余绍奇家中骚扰,想抢走电脑,因为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在余绍奇父母的抵制下,没有抢走电脑,将电脑中的东西盗走,悻悻离去。

在恶人们的多次非法抄家、恐吓、勒索、抓捕中,余绍奇的父母患上了心脏病、精神衰弱,余绍奇夫妻被迫离婚。余绍奇的爷爷,是老干部,为官清廉,为人正直,在文革中受到批斗,晚年连工资都领不到,含恨而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0/223236.html

2010-05-09: 余绍奇路经杭州被恶人绑架

2010年5月4日,湖南辰溪县法轮功学员余绍奇路经浙江杭州,在杭州火车站候车室候车时,遭车站不法人员搜身,搜出了几本真相小册子,被当地不法人员绑架。杭州市“610”已通知辰溪县“610”,辰溪县“610”、国安及余绍奇单位(县气象局)人员已前去接人。

法轮功学员余绍奇之前曾遭当地恶人多次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9/223161.html

2010-05-04: 原湖南辰溪气象局副主任余绍奇遭迫害事实补充

余绍奇,男,32岁,辰溪气象局原办公室副主任,大专文凭。19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由虚弱变的健康,心脏痛等诸多疾病不翼而飞,曾获得“学雷锋标兵”“优秀士兵”和嘉奖等荣誉。他行善积德,拾金不昧,将被车撞伤的人送往医院,参与救火、给灾区捐物捐款。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后,余绍奇99年上访,曾被解除工作。余绍奇的父亲是民政局原副局长,因为儿子是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被恶人撤职,当时气象局的局长和纪检书记也遭到处分。2000年1月在寒冷的冬天,余绍奇准备再次上访,在躲避亲人的阻拦中,不幸从四楼摔下成残疾。

2000年6月,余绍奇拄着枴杖,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炼功与辽宁省的三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恶警非法抓捕、关押。后余绍奇从驻京办事处逃出,再次来到中南海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被不法人员抓捕关押在派出所毒打、烟头烫、侮辱。被当地国安不法警察、工会人员接回后,被非法拘留,并被勒索5000元人民币。

此后在讲真相中,余绍奇至少被非法拘留7次以上,非法劳教一次,非法被关進精神病医院、洗脑班,受到吊铐、毒打、窒息、灌食、打精神病毒针、性侮辱等多种酷刑,耳朵被打断,鼻子被打流血,嘴被打流血,内脏被打伤……

在恶人们的多次非法抄家、恐吓、勒索、抓捕中,余绍奇的父母患上了心脏病、精神衰弱,余绍奇夫妻被迫离婚。余绍奇的爷爷,是老干部,为官清廉,为人正直,在文革中受到批斗,晚年连工资都领不到,含恨而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4/222852.html

2009-11-02: 湖南辰溪县国安大队谢开基等打家劫舍

2009年9月下旬,湖南省辰溪县国安大队不法恶徒谢开基、龚志仁等六、七人,以怀疑大法弟子余绍奇可能在网上发表揭露他们恶行的文章为由,非法闯到余绍奇家中骚扰,想抢走电脑,因为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在余绍奇父母的抵制下,没有抢走电脑,将电脑中的东西盗走,悻悻离去。

辰溪国安大队多年来一直做中共迫害老百姓的工具,用非法抄家、抓人、打人、劳教、罚款、跟踪等诸多卑劣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211648.html

2009-01-15: 湖南恶党胁迫家人给大法弟子注射精神病药物
湖南省辰溪县大法弟子余绍奇被非法劳教后,2006年12月在怀化市政法委、“六一零”、市国安和县国安同时威胁下被单位绑架至怀化市精神病医院迫害得出现痴呆、脚经常发抖、眼睛看东西模糊、流口水的症状。2008年12月19日上午,余绍奇去公安局取身份证,被恶警谢开基,国安大队长龚志仁等劫持,被“六一零”头目翟晓明、副头目黄明强、国安大队教导员杨某劫持到长沙作所谓的精神病“监定”。近日,中共人员胁迫其家人给他注射精神病药物。

大法弟子余绍奇,男,又名余军,今年三十二岁,是辰溪县气象局的职工。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余绍奇为了证实大法,至少被非法拘留过六次以上,2005年11月被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关進精神病医院折磨近三个月,被非法关進洗脑班暴力洗脑近两个月。余绍奇的亲人(包括父亲、母亲、舅舅、堂兄弟等)受中共毒害和胁迫,既成为受害人,又可悲的协助中共迫害自己的亲人,给余绍奇注射精神病药物。

余绍奇一家四口,父亲余学庚,六十岁,是辰溪县民政局原副局长,母亲郑华英,五十六岁,是辰溪县熊首山小学教师,妹妹余霞,辰溪县民政局干部。本来这个家庭是一个幸福的家庭,可是自从邪党迫害大法之后,每次余绍奇遭迫害,他的家人就得想办法去看望,遭人歧视,被迫交巨额罚款(数万),整天担惊受怕,在中共的高压、株连政策和洗脑下,也可悲的做出了损害亲人余绍奇的恶事。

作为余绍奇的父亲,余学庚干工作踏踏实实,也作出了不少成绩,但因为他的儿子是大法弟子,二零零零年被当时县委副书记一句话就罢了官。长期的劳累、被恶人胁迫、恐吓、威逼,使他长期处于悲愤的状态,得了高血压等诸多疾病。在中共迫害大法以前,余学庚是赞成法轮大法的,由于长期在中共迫害中,他的精神变的麻木,加上邪恶的欺骗毒害,他不敢在公开场合下说大法好。

作为母亲的郑华英,对学生极度负责,以至有的学生上初中了,还来看望她。每当儿子被邪恶迫害,她常常彻夜不眠,泪流不止,头上增加了许多白发。

作为单位的领导又是余绍奇的舅舅的局长郑祖富和堂弟余斌,几年来,因为余绍奇的被迫害,导致他们也受通报、批评,单位多次被“六一零”勒索罚款几万元。他们在邪恶的暴力和谎言下也作出有损大法弟子的事。

最近几个月,“六一零”、政法委、国安逼迫单位、家人对余绍奇進行所谓的“精神病治疗”,不在家里打精神病针,就得送到精神病医院去。

一个月前,余绍奇的父母叫来余绍奇的堂弟气象局纪检书记余斌(邪党党员)、余绍奇的堂哥张立明、堂嫂阿琴、堂姐夫张小龙等人在余军父母家里劝说半天,无效,就用绳子捆住余绍奇,强行给他打了精神病针。后来导致余绍奇有时眼花,有时脚不停的发抖等症状。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一日,上述人马在余军家里又强行给余绍奇打了两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5/193537.html

2009-01-12: 湖南怀化市精神病医院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湖南怀化第四人民医院,又叫怀化市精神病医院,非法关押过本地大法学员,采用各种非人手段迫害。当地“六一零”对该医院施压,必须几天或每周都要向“六一零”报告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精神病医院将大法学员关入隔离室,每天强行给大法学员灌精神病药,几个人按手按脚捏住鼻子往嘴里灌药。精神病医院还用绷带将大法学员捆在铁床上,一捆几小时,失去知觉了,差点就废了。精神病医院还对大法学员打一种针,药水黄黄的,人被打了一段时间后,会出现流口水,行动迟缓,手足不灵活,眼睛看不清东西等症状。

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迫害,精神病医院就進行野蛮灌食,几个彪形大汉有的捏鼻子、有的抓手脚,用筷子强行撬开嘴灌盐水等。

辰溪县气象局大法学员余绍奇曾多次被邪党迫害,2005年11月被非法劳教,从新开铺劳教所出来后,2006年12月在怀化市政法委、“六一零”、市国安和县国安同时威胁下,被县、市气象局绑架至怀化市精神病医院迫害三个月,被迫害得出现痴呆、四肢无力、脚经常发抖、眼睛看东西模糊、流口水的症状。2008 年12月19日上午,余绍奇去公安局取身份证,被不法恶警谢开基,国安大队长龚志仁、国安网络警察麻晓波、国安司机等劫持,说是上次拘留未满,非法拘留七日。二十三号,在“六一零”头目翟晓明、副头目黄明强、国安大队教导员杨某,不法警察麻晓波、政法委李某等人的劫持下,余绍奇被戴上手铐和脚铐由法院车拉到长沙作所谓的精神病“监定”,二十四号被拉回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193368.html

2009-01-03: 湖南辰溪余绍奇近期被迫害事实
十二月十九日上午,余绍奇去公安局取身份证,被不法恶警谢开基,国安大队长龚志仁、国安网络警察麻晓波、国安司机等劫持,说是上次拘留未满,将余绍奇重新非法拘留七日。在拘留所受到所长邹万喜和姓向的警察与另一胖警察殴打。二十三号,在“六一零”主任翟晓明副主任黄明强、国安大队教导员杨某,不法警察麻晓波政法委李某等人的劫持下,余绍奇被戴上手铐和脚铐由法院车拉到长沙作所谓的精神病“监定”,二十四号被拉回拘留所。路上黄明强经常用脚踩余绍奇的脚,还说一些挖苦他的话。“六一零”的头目买了很多橙子和油送给省里的头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3/192851.html

2008-12-02: 辰溪“六一零”、公安恶警又添新罪行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五日晚上十一点多钟,六一零黄明强、先锋派出所到县民政局余绍奇家气势汹汹敲门,遭拒绝后,先锋派出所的不法警察打电话叫来消防大队的士兵强行将防盗门撬开,将余绍奇非法抓捕,不法国安大队长龚志仁、先锋派出所不法警察及“六一零”不法人员还非法对余绍奇家進行抄家,抄走一些大法光碟和师父法像和电脑用品,余绍奇在公安局被非法关押一天后遭非法拘留七天迫害,同时“六一零”翟晓明等恶徒非法勒索余绍奇单位五千元钱。余绍奇被迫害后其父亲因为压力大血压升高住院。非法抓人迫害的理由是因为在辰溪恶人人大主任唐晓军家外的走廊上用粉笔写揭露唐晓军罪行的话被唐晓军的家人(妻子)举报给公安和“六一零”的。

余绍奇在公安局被非法关押时,手被铁铐铐住,恶警谢开基除辱骂余绍奇,还将铁铐铐紧将余的手铐出血痕,后来还对余绍奇拳打脚踩,将余绍奇的鼻子打出血,参与辱骂余绍奇等迫害者还有“六一零”翟晓明、黄明强,不法警察杨桥、麻晓波,先锋派出所其它不法警察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190897.html

2008-11-18: 大法学员余绍奇再次被辰溪县恶人绑架
11月15日晚上11点,辰溪县国安、“610”恶人、新城派出所共约二十人围住了余绍奇在县民政局的家,企图绑架余绍奇余绍奇不配合恶人,不给他们开门。恶人们竟叫来消防队,强行将他家的防盗门撬开,破门而入将余绍奇绑架并抄走大法书籍。

余绍奇随即被带至县公安局,余绍奇的嘴角被国安大队副队长谢开基打出了血。余绍奇的家人跟着到公安局要人,恶人们拒不放人并把余绍奇关進了县拘留所。

余绍奇曾多次被邪党迫害,2005年11月曾被非法劳教,从新开铺劳教所正念闯出后,2006年12月又被恶人绑架至怀化市精神病医院迫害三个月。期间被多次打精神病针与灌不明药物。2007年9月被“610”恶人绑架至怀化市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由于多次被迫害,身心备受摧残,近期出现精神不太正常现象。就是这样邪党也不放过对他的迫害,于是出现了以上的一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18/189981.html

2008-01-04: 湖南怀化市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二零零七年下半年,在湖南省及怀化市“六一零”办公室直接参与下,在怀化又组办了一期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迫害手段有:逼迫法轮功学员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漫画及召开攻击法轮功的会,并由所谓“专业人员”上课,灌输邪党诬蔑、诽谤大法的谎言、谬论,并用恐吓、威胁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放弃修炼;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進行殴打、吊、铐、辱骂等残酷手段迫害。
......
重点迫害以辰溪县为最:自九月中旬以来,辰溪县“六一零”头子翟晓明、李会猛及其流氓打手魏明改、罗建和等人疯狂抓捕、绑架了十多位当地法轮功学员送往怀化洗脑班迫害。如:九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余绍奇正在单位办公室上班,翟晓明带着魏明改、罗建和等人突然闯進余绍奇的办公室,强行把他从楼梯上拖下地、抬到车子上送往怀化。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亲属说是送去“学习”,并且生活很好,住的都像宾馆一样,可实质在洗脑班里法轮功学员受尽了毒刑铐打和无尽的折磨。

法轮功学员余绍奇一个残疾之人,被李会猛、罗建和用手铐吊在窗户上数个小时,他绝食抗议二十多天,流氓打手魏明改把他从晚十一点殴打、折磨到半夜一点多钟,把他鼻子打的血流、全身打伤,最后用手铐把他一只手从肩上翻下、一只手从背后翻上的铐成“苏秦背剑”式。并用烟头烫、铁铐砸背、用脚踢、踩他的残缺脚等非人的折磨。

更为无耻的是:中共打手把他内裤扯烂,扯掉他的阴毛塞到他口中、把他的阴茎扯伤、导致红肿化脓、并用钥匙捅他的会阴部位,惨叫声震荡着整栋楼房。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4/169588.html

2007-10-04: 怀化市邪恶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情况补充
怀化市邪恶洗脑班劫持了数名大法学员,已有十几天,恶人对大法学员進行精神上的洗脑迫害。

大法学员余绍奇为抵制迫害,从被抓那一天就开始绝食抗议,至今已有十二天,其间两次走脱,但不幸又被恶人绑架。现余绍奇身体十分虚弱,有生命危险,家人要求放人,但“610”恶人仍拒不放人。

除了辰溪县城四名大法学员外,被绑架至洗脑班还有黄溪口镇一名米姓老太太,还有孝坪镇数名学员。

辰溪“610”成员李会猛、罗建河一直在洗脑班参与迫害,还有怀化市一名叫杨科长的恶人。余绍奇单位有一人员做陪同,毛昌旺有一街道人员陪同,其他学员情况不详。

洗脑班在中方县交警大队旁,往前一百米一座四层楼即是。旁边还有金苑驾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4/163876.html

2007-09-27: 我要状告“六一零”恐怖办公室
我叫余绍奇,湖南省辰溪县气象局大法弟子。2007年9月21号刚刚从非法关押的洗脑班闯出来,被迫流离失所。

根据法律规定,除由公安机关执行并经过人民检察院批准外,任何个人、团体、组织不得剥夺公民人身自由;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的;可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可处十年以上、无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可处死刑。(不准确处以法律规定为准)

我现在依照中国的现行法律,以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状告辰溪县“610办公室”(江氏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主任翟晓明、副主任罗建如等相关人员,呼吁社会各界人士声张正义,曝光这些无法无天的行为,制止坏人任意迫害好人,想抓就抓,想关就关,无法无天!!

07年9月20日,湖南省辰溪县610恐怖主任翟晓明、副主任罗建如,610成员黄明强,辰阳镇610主任魏明改等人,找到我的单位辰溪县气象局,找到我,要我到他们的办公室去谈话。

我当即说道:有甚么事情就在这里讲,为甚么要到你们办公室去?!翟晓明脸色一变,说:“送你去学习班!让你看看是共产党的政策好,还是你法轮功好!”

我说我没犯法,他说你如果犯法了就老早抓你了,哪里只送你去法制学习班?我不肯走,翟就对身边的人说:“拉他走!!”610副主任罗建和、辰阳镇610主任魏明改两人,把我从二楼拉到一楼,塞進了一辆警车。

当警车开到我们局大门口时,翟晓明和罗建和下了车,上了路边停着的一辆怀化国安的警车,车里还有另一个被强行绑架的大法弟子欧家法。他们让我换了一辆出租车,和我一个车的有魏明改,还有另一个女工作人员向秀兰。我们的出租车在前,警车在后,向怀化开去。

洗脑班在怀化老湖天桥附近,路上经过了怀化市实验学校,离开大路,车子在小路上开了一阵。这是一个旧印刷厂宿舍,厂子大门是红色的,是刷新后的旧房,共有四层。有两个单元,每个单元有一个铁门,共有16个套房,每套房子是两室一厅,窗户外是防盗网。一个套房里面非法关押着一个大法弟子。

当天被绑架来的辰溪大法弟子还有欧家法,和孝坪乡的一位女大法弟子和另外一个六十多岁的女大法弟子,其他的我就不太清楚了。

当晚我就拒绝吃饭,我们气象局的纪检书记余斌赶来了,他非常生气,叫来了一个610人员,也是姓余的,叫他要好好的教训一下我。这个人喝了酒的,一把抓住我的手,将我的手指整个的用力往后反压,一边对我大声说道:“你要老实点!你到这里来是学习来的,你要听话!!”

后来,辰溪县610副主任李会猛制止了他,说这是基地,不允许打人,可以讨论,也允许争论。那个折腾我的人就走了。(这个李会猛曾公开讲过:在我这里我不管法轮功的好和坏,你们在这里就必须要服从管理。)

有一个610的人员私下对我说过:“我也是不愿意做这个事情,已经厌倦了这个政法工作,但是我没有办法啊,要不然你给我找个工作行不?上面要我们抓人,我也实在是没办法。我对你们法轮功的人是从来都没有打过,也没有骂过。”

在洗脑班里,我看到许多610人员也有善的一面,没有使用暴力对待我们,只有少数的人动用暴力。但是镇压是他们那个党的命令,他们不得不违心的执行,可见这场镇压早已经不得人心,而且他们自己也是受到了伤害和压迫做了不情愿的事情,他们也是受害人啊!

我在绝食一天后,放出了洗脑班。现在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有工作不能回去干!妻儿老小得不到我的消息,家里的亲人见不到面!你们认为害了我,欠了债可以不还的吗?那是决对不行的!人不治,天都要治你!还在为恶的人,神灵在看着你,在给你记着善恶帐!

我的单位已经停发我的工资,据说洗脑班的费用是六千元一个月。

我写这篇文章并不是想针对哪个人,奉劝那些做坏事的人赶快住手,悬崖勒马,不要害人了,这个党是不可能替你承担罪责的!那些还在这样的害人工作中哀叹“没有办法”的人啊,认真想想吧,这样害人的所谓“工作”还能不能做下去?为自己的生命负责,尽早退党自救吧!

曝光邪恶,声张正义,还我正常生活的权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7/163439.html

2007-09-25: 八名大法弟子被绑架至怀化市洗脑班迫害
据可靠消息,近日怀化市恐怖组织610伙同县级610恶人绑架大法学员,已有八名大法弟子被劫持至怀化市邪恶洗脑班迫害(洗脑班在怀化市石门附近)。其中辰溪县大法学员余绍奇、欧家法、唐玉华在2007年9月20日被市610连同县610恶人绑架。其他五名学员情况待查。

据说近日有中央邪恶“610”来人到怀化所谓“视察工作”,恶人们上压下迎,不惜又一次违反人权,践踏国际法。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5/163338.html

2007-09-24: 大法弟子余绍奇被劫持至怀化市洗脑班迫害
据可靠消息,2007年9月20日上午,大法弟子余绍奇在单位(辰溪县气象局)上班时,突然闯進一群人(约十几人),将其绑架带走。后来才知是市610伙同辰溪县610干的,他们将余绍奇送到怀化市洗脑班迫害,并要单位抽一人作为“陪教”一同去。目前大法弟子余绍奇情况不明。

“7.20”后,大法弟子余绍奇曾多次被恶党迫害,先后被非法劳教一次,送精神病院一次,被非法关押十馀次。家人多次被恶人骚扰,被勒索钱财难以统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4/163211.html

2007-03-08: 湖南怀化市余绍奇被迫害的更多事实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五日,怀化市政法委、“六一零”、市国安和县国安相互勾结,指示县政法委、“六一零”同时威胁余绍奇的单位县、市气象局余绍奇的父母和县“六一零”一起强行将余绍奇拉到怀化市精神病医院(第四人民医院),扬言否则国安就要抓人。白天市气象局的一位干部和一个年轻工作人员要强行送余绍奇去精神病医院,余绍奇正念走脱。晚上余绍奇回到家,父母告之单位,县气象局的局长和纪检书记处于高压下叫来“六一零”,一起劫持了余绍奇

余绍奇被劫持到精神病医院后第二天,辰溪国安大队拿着搜查单到余绍奇单位乱翻一气。精神病院以前非法关押过一个精神病医院的职工一个大法弟子两年,他们就把余绍奇当作一位特殊的病人一样的对待,每天必须要吃四次药,否则就灌。即几个医务人员有的抓手有的抓脚用筷子撬嘴,捏住鼻子将药水强行灌進嘴里,余绍奇在同修的声援和亲人的营救下已离开医院,但被迫害的痴呆,四肢无力、脚经常发抖、眼睛看东西模糊、流口水的症状,据说是医院打了精神病长效针(极可能是破坏神经的药物)的副作用所致。

怀化市政法委、“六一零”命令精神病医院,由两天到一周要将余绍奇的情况报告给他们,国安则从明慧网搜索三百馀篇文章说可能都是余绍奇发表的为迫害藉口。余绍奇在精神病院多次绝食,被打针、插管灌食和医务人员用绑带捆全身的暴力对待。还被多次关在小隔离室。余绍奇的父母多次上怀化找市“六一零”、政法委要求营救儿子,却多次受到刁难。最后恶人逼着余绍奇父母写了“保证书”还交了五、六千元医药费才同意放人离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8/150403.html

2007-02-13: 怀化市辰溪大法学员余军近期遭到的迫害

怀化市辰溪大法学员余军被绑架至怀化第四医院脑神经室已有三个月,如今过年将近,余军的家人甚盼望他早日回来团聚,余军为了抗议市、县610与院方对他的非法关押,最近开始绝食.院方对他采取了野蛮灌食,将药和稀饭一同灌入,遭到余军的抵制,院方便开始殴打余军,现余军处境艰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3/148833.html

2007-01-25: 湖南省辰溪县气象局余邵奇同修被迫害的补充
余邵奇同修被非法送往怀化市第四医院脑神经病室迫害,希望海外有条件的同修打电话声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5/147545.html

2006-12-21: 湖南怀化辰溪县气象局余邵奇受迫害近况

2006年12月8号上午,怀化气象局主任到辰溪县气象局施加压力,要把气象局大法弟子余邵奇送往市精神病院。中午到该弟子家想绑架该同修,后同修家属在讲话时,该弟子正念走脱。晚上九点多钟该弟子回到了家。没想到,到了晚上12点多钟,深更半夜了,邪恶的610、国安大队等十多个恶人又闯到了该弟子家,妄图抓去同修,后被父母质问一通,邪恶无言以对,灰溜溜的走了。但610主任一人留下,利用伪善的一面和他父母说:如果不送精神病院,就要送到省局去审问,还要开除工作,并且还牵连到气象局局长的问题等等(气象局局长是该同修的舅舅),甚至还会牵连到市气象局局长毛某某,最后辰溪气象局局长(舅舅),书记还有该同修的父母在压力下主动配合邪恶将该同修送走。

现在该同修余邵奇已在精神病院一个礼拜,一直绝食抵制迫害,并喊“法轮大法好”。有力的震慑了邪恶。该弟子已受迫害多次,虽有执着,但也不是被迫害的理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1/145186.html

2006-12-20: 湖南省辰溪县大法弟子余军绝食抗议迫害,情况紧急
湖南省辰溪县大法弟子余军,县气象局职工,于2006年12月7日半夜12点多在家中被县610及县气象局恶人协同怀化市610邪恶和市气象局等部门邪恶绑架。现在一直由市610邪恶控制拘留在怀化市精神病院進行迫害,每天强行打毒针。十多天来他一直绝食,现在情况很是紧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0/145110.html

2006-09-28: 9月20日,湖南辰溪县政法委原副书记向健茂、610王明强还有其它政法系统的共5、6人组织成的综合治理检查小组,来到大法弟子余绍奇的单位,進行所谓的“综合治理”检查,对其它各方面都没问题,但因为单位有大法弟子,特别是出现过被辽宁沈阳邪恶绑架之事,他们意思是就可以一票否决即可以给0分,更别提先進了。这些人来了后,还逼问单位领导余绍奇以前曾被劳教所保外就医释放的“病历”证明是否是真的,还说可以叫单位与他们去司法监定,有病为甚么能上班等等,意思是说假病就要迫害。最后在单位干部的招待和说好话下,整个过程余绍奇被单位领导支开。最后“610”从单位勒索了2000元风险押金,“检查组”才给了气象局一个合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8/138796.html

2006-09-18: 湖南辰溪邪恶之徒馀庆长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从9月6开始,在发现有张贴真相资料后,湖南辰溪县政法书记谢景松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命令公安追查是谁干的,国安大队的罪恶头目馀庆长(前不久被大法弟子张贴揭露它罪恶的真相资料),为了捞钱邀功,乘机报复大法弟子。

在晚上12:00以后,馀庆长还带着多名不法警察在无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对多名法轮功学员家骚扰、非法搜查、绑架,搞的鸡犬不宁,使辰州城又被赤色恐怖破坏了难得的安宁。已知被非法骚扰、搜查的大法弟子有馀绍奇、刘沅波、欧家发、廖小冬、唐玉华、伍素娥、龚花妹、杨世琦、邓月娥……

馀庆长从6日开始带着形如强盗班的不法警察乱闯私人住宅。没有法律手续深更半夜在多名唐玉华、刘沅波、欧家发等多名大法弟子家乱翻乱搜,制造恐怖。每到一户,馀庆长总要充当急先锋,先是伪善的说看看你、为你好、有点事等等鬼话,骗开了大法弟子的门后不由分说拉下脸就带着不法者翻箱倒柜,撬锁搜查,找不到真相资料,就扬长而去,留下一片狼藉和恐怖。

水泥厂退休职工唐玉华因为家中被搜出一些真相资料而遭馀庆长等将大法书资料全部抄走,连大法福卡都被抢走照相。唐玉华不修炼的老伴就是因为阻止不法者胡作非为,惨遭四个不法警察强行绑架,因为其个子高大,又极力抵抗,擒不住,再加上邻居听到唐玉华丈夫悲惨的哭号出门来替他说话,恶警才被迫放弃绑架。

9月11日晚,馀庆长伙同几人,窜到丈夫已被非法劳改的邓月娥家,邓月娥不肯开门,馀庆长说:你是邓月娥妹妹吗?叫她开门。邓月娥打电话叫来其亲人,馀庆长等不能進门才悻悻而去。

9月12日晚,馀庆长等又到邓月娥家,不得進门就伪善的说:你出来一下到上面来说话,邓月娥不配合,邪恶被迫离开。邓月娥夫妇二人卖豆腐为生,买卖公平,童叟无欺。平日又肯帮助别人,与邻里关系和睦。邓月娥的丈夫胡丑改以前有严重胃病胃出血,后学炼法轮大法康复。他们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都上了高中,邪恶迫害开始后,邓月娥被非法判刑三年,在长沙女子监狱受迫害。她快回家了,丈夫却又因为宣传法轮功好、揭露天安门自焚骗局,被恶人举报受到恶党非法判刑三年半的迫害,同时受迫害的还有邵阳籍大法弟子宁铁桥。在没有父母在身边的日子里,邓月娥的儿子女儿艰难的走了过来。那个时候馀庆长一伙没有关心过他们,反而还要勒索孩子和他们的外婆,现在又来骚扰迫害,这种行径恐怕连流氓也不如。

辰溪610也打电话盘问曾走过弯路的大法弟子廖小冬是否认识唐玉华,还说从她家里搜出几百份真相资料,正在找资料点云云等恐吓的话。参与迫害单位除国安大队馀庆长等外还有新城派出所、张家坳派出所等多个派出所。新城派出所管治安的米广佬副所长等,张家坳派出所的廖所长、刘副所长都在馀庆长等带动下参与了迫害。馀庆长曾对多名大法弟子殴打、吊铐、勒索钱财、搜走的钱物不归还。

辽宁省委610公安厅窜到湖南抓打真相的大法弟子虽然没有得逞,可是却又给湖南带来了灾难,恶党的暴力谎言压力下,许多人干下了以后会悔恨的坏事。7、8月份怀化政法书记陈善美(曾抓捕过给它资料的大法弟子导致这个老人被非法劳教)主持在怀化电业局开了个『维护稳定经验交流’之类的会致使迫害升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8/138067.html

2006-09-13: 2006年9月6凌晨近1点钟,湖南怀化市辰溪公安局新城派出所等多名警察在未出示搜查证的情况下,对多名大法弟子突然盘查和非法抄家。原水泥厂职工、大法弟子唐玉华等被绑架,后被非法关入辰溪看守所。到目前为止,已知当天被骚扰的大法学员有馀绍奇、唐玉华、廖小冬、欧家发、伍素娥、龚花妹等。

9月6日凌晨,恶人发现了多份真相资料后,政法委书记谢景松急忙召开紧急会议,下令搜查贴真相资料的大法弟子,开始骚扰迫害。在12点20分,七、八个警察坐车,闯到余绍奇家,对其父母说,只要看到人在就行了。余绍奇父母带着新城派出副所长(管治安)的米广佬来敲余绍奇的门。余绍奇看到晚上公安来骚扰,不与配合,又将门关上,说:有事明天再说。听说过真相的警察進不了门,就电话汇报说,余绍奇在家没有出去,后在余绍奇父母的劝说下放弃而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3/137726.html

怀化 辰溪县联系资料(区号: 745)

2018-11-07: 蒋茂源 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区特警
雷霆 迎丰派出所警察
胡国洪18974491182 张家界永定区后坪派出所警察
向延忠13574455155张家界市永定区法院
张家界永定区后坪派出所:0744-8537396
迎丰派出所:0745-2713925
长沙高铁南站派出所:0731-84497119
2016-08-24: 相关电话号码:
辰溪县委书记杨一中18874503111
辰溪县“610”:
主任秦世兴13974545691办0745-5229610
副主任黄明强13337250610
副主任米百仓13319617366
唐某13974577110
纪检书记曾德坚13034874849
其他责任人电话正在调查中

2015-12-19: 辰溪县“610”:
主任秦世兴13974545691办0745-5229610
副主任黄明强13337250610
副主任米百仓13319617366
唐某13974577110
纪检书记曾德坚13034874849

辰溪县检察院长刘永萌13607453685
辰溪县法院院长谢德武13974532333

辰溪县公安局:
局长胡思莲13974560808办745-5236198
副局长宋洪勋13974545659(负责国保)
副局长尤兴利13807457277、745-5232543
国保大队:
电话07455231698
大队长龚志仁13317452177
副大队谢开基13607456449、745-5231698、5231698警号083115(老家在王安坪镇)
教导员刘启军18074528773
国保警察夏冬13974565870
“610”:
电话07455232304
主任翟晓明13787556333
副主任段青云13707457282
副主任覃梅化宅7455223639
罗小三13107151338
刘辉13469330223
唐某13974577110

辰溪县拘留所:
电话0745522261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45)

2009-01-15: 参与对余绍奇迫害的亲人电话及讲真相电话:
父亲 余学庚:13974585818 母亲 郑华英 13974579181
宅0745—5222206
堂姐夫 张小龙 13974585812
堂兄 张立明 13607456791
堂弟 余斌: 13789278896
舅舅 郑祖富: 13974586026
舅母:艾琼: 13874444268
四姨郑永红(丈夫是精神病医生,自己也是医生、药物来源者) :13787545368
气象局职工 向伟(此人对大法有成见) 13974566012

怀化邮编(418000 )电话区号(0745)

怀化市政法委:李副书记
市“610” 2724883 杨科长  龙副科长
怀化国保支队
辰溪邮编  419500
辰溪政法委书记 谢景松 13907457165
辰溪国安 副局长 谢久文13607415299 5232680
国安大队 5230670头目余庆长 副头目 谢开基  夏冬  成员 张亚琴
辰溪“610”主任 翟晓明
副主任段青云13707457282  李会猛13874531131 覃梅化(女)
成员 黄明强    罗小三
610电话 5229610
第四人民医院2350362
住院部 2369881 主任医生唐武军(此人不反对大法)13787559755
主治医生禹华安 护士禹连英(经常灌药) 护工唐长庚(经常使用暴力手段迫害大法弟子)

2007-01-25: 怀化市第四医院脑神经病室
主治医生唐晚军、负责医生禹华安 0745-2369881

2006-12-21: 电话(区号0745) 
辰溪气象局局长郑祖富 5222378  手机 13974586026  13607415247
电话 怀化气象局办公室 2722727   怀化市610办公室 2724883
电话  怀化市精神病院  2350362    辰溪治安大队 5241858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