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1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南 >> 长沙 湖南省女子监狱(长沙女子监狱) >> 金福晚(金福婉)(金福宛), 女, 41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南怀化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3-11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金福晚(金福婉)(金福宛) 余绍奇(余邵奇)(余军)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10-07: 金福晚女士的遭遇再揭湖南省女子监狱黑幕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八日,明慧网刊文揭露金福晚女士在湖南省女子监狱遭约束衣、挂吊折磨的悲惨经历,其中,曝光出来的女监黑幕令人发指。

金福晚,今年四十一岁,湖南怀化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金福晚和友人在张家界向当地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被恶人诬告,遭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枉判三年,于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被送入位于长沙市雨花区香樟路528号的湖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

在湖南省女子监狱,金福晚四次被穿“约束衣”(一种对受刑者肢体进行捆绑从而造成严重生理痛苦、极易致残的酷刑)折磨,三次被吊挂在窗户上的栏杆上,仅脚尖沾地,导致右手多个手指致残;她绝食抗议残酷迫害,遭野蛮灌食、电击,鼻孔被擦伤,至今留有伤痕。金福晚还被强制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将近出狱时,金福晚瘦得不成人形,才四十来岁的人,头发已白了一半……

文中说,在女子监狱,其她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也很严重。受狱警的指使,“夹控”人员对法轮功学员非打即骂,态度非常恶劣。嘉禾县法轮功学员李菊梅,一次被夹控打得全身发青。怀化市法轮功学员唐开菊一次脚被打伤,是被背到医院去的;还有一次为了逼迫唐开菊写所谓的“四书”,狱警指使犯人毒打唐开菊,并把唐开菊的衣服扒光。湖北通城县法轮功学员胡关霞被穿“约束衣”三天三夜,晚上睡觉也不让脱下,期间,犯人宋风翔(音)还用手掐胡关霞,不让她睡觉。

其实,这绝非湖南省女子监狱的恶行第一次曝光,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至今,陆续已有许多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与正义民众投书,向明慧网揭露湖南省女子监狱恶警执法犯法、践踏人权的恶行。在明慧网上以“湖南省女子监狱”或“长沙女子监狱”空格加“迫害”为词条进行搜索,共有近五百篇文章与消息,受害者的斑斑血泪,罄竹难书,这都将成为将来追查行恶者的最有力的证据。以下仅摘录几例典型迫害案例。

贾翠英,吉首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五年,于二零零一年下半年被劫持到女子监狱。在狱警的支持下,“夹控”犯对贾翠英的迫害有恃无恐,经常对她辱骂、虐待。长期的非人折磨导致原本健康的贾翠英严重消瘦,不能正常行走,被医院确诊患上严重的脊椎炎,于二零零四年六月“保外就医”,同年十月二十日即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岁。

贺碧刚,娄底市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劫持到女子监狱。因为坚持信仰,贺碧刚饱受酷刑折磨:遭多人毒打,被吊铐、反铐、背铐,遭电棍电击,注射不明药物,七、八个人把她按压在地上灌石灰水,同时强行抓住她的手在诽谤法轮功的诬陷材料上按手印……暴力摧残下,贺碧刚被迫害得精神失常,骨瘦如柴。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出狱至今,贺碧刚仍精神失常,生活无法自理,只能依靠七旬父母照料。

常德市法轮功学员尹红、王晓群被分别非法判刑八年、七年半,于二零零六年六月被劫持到女子监狱。在女子监狱六监区一队,因为不写所谓“四书”, 尹红被罚站、戴铐长达三个月之久,其中,两次连续戴铐六天六夜,导致尹红的双手几近残废,重度耳鸣,出狱至今,失聪的耳朵仍没有完全恢复。

王晓群曾经每天被罚站二十个小时,有时一天站二十二个多小时,只上床一个多小时就又被叫起来罚站,脚、腿的皮肤肿得透亮,象随时要裂开一样,有时站着站着,人一下子摔出去很远。后来又改为整天罚蹲,吃饭都不许站起来,臀部如果挨着地了,犯人就提来开水瓶往她身上泼……

浸透着法轮功学员血泪的“转化率”,与服刑人员每天长达十多个小时的高强度奴工劳动所堆砌的虚假经济效益,成为女子监狱一干人的“政绩”,二零零五年十二月,湖南省女子监狱被评为所谓“部级现代化文明监狱”。在骗取虚假荣誉的同时,该监狱及其负责人还不忘在媒体上美化、包装自己。然而,除了被迫害的当事人及其亲属,谁能想到,在湖南省女子监狱光鲜的面纱之下,被掩盖着的,是如此没有良知与底线、暴力残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呢?

“善恶有报”是天理。民间有句老话说,人做坏事,瞒得了人,瞒不了天。湖南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自以为有高墙电网的阻隔,信息与言论的封锁(女子监狱至今仍非法剥夺多名法轮功学员亲属的探视权,不准亲人正常探监),媒体不敢监督过问,百姓敢怒不敢言,所以行起恶来格外肆无忌惮、为所欲为,殊不知,“三尺头上有神灵”,老天都给记着呢。只是上天慈悲,给人悔过与改错的机会,报应的时日还没到来而已。

其实讲起来,湖南省女子监狱遭报的可不少啦:当年的监狱长赵星云,从二零零一年起在女子监狱任职八年,被视为湖南省监狱系统内最有“能力”的干部之一,可谓大权在握,风光一时。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正当赵星云踌躇满志、一门心思竞聘湖南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一职之时,二零零九年五月,湖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局长刘万清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被“双规”,赵星云的“升迁梦”由此嘎然而止。同年七月,赵星云受牵连被湖南省纪委调查,因行贿10万元、受贿3万元,赵星云最终只落得个被免职、处分的结果(后被降职使用)。还有,这些年来,女子监狱狱警当中,那些离婚的、患病的、投资失败的还少吗?迫害修炼人是折损福份的大事情,做了这样的缺德事,自己的人生能好吗?运道能顺吗?遇到不顺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这事为什么会摊到自己头上而不是别人身上? 是不是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呢?

武则天时代的许多酷吏,当时仗着上头的威势,迫害无辜好人时是何等的不可一世、戾气十足,手段上又是何等的花样翻新、变本加厉,可最后的下场是什么呢?“请君入瓮”的典故想必大家都耳熟能详,历史的教训令人深思啊!湖南省女子监狱里的现代酷吏们,当有一天,中共解体,所有的罪恶都被曝光于光天化日之时,你们又将面对怎样的人生结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7/金福晚女士的遭遇再揭湖南省女子监狱黑幕-375471.html

2018-09-28:金福晚在长沙女子监狱遭约束衣、挂吊折磨

湖南省怀化市今年四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金福晚被枉判三年,于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被劫持到长沙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期间四次被穿“约束衣”折磨,三次被挂吊在窗户上的栏杆上,仅脚尖沾地;她绝食抗议,被野蛮灌食,被特警往上拗将指骨折断,使受伤的手指再次受伤,至今还没好。才四十来岁的人,头发已白了一半……。

金福晚女士仅因修法轮功,坚持对大法的信仰,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多次遭受过邪党人员迫害,多次遭当地610,国安大队绑架,二零零零年曾被非法送往株洲白马垅非法劳教一年,期间又被非法加期半年,仍不放人,后因绝食反迫害才被放回。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金福晚和同修到张家界向当地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被恶人诬告,遭当地派出所绑架,送到当地看守所关押。后被枉判三年,于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被送到长沙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在送往高度戒备监区一分监区去的路上,金福晚不停地喊“法轮大法好”,被一名叫李雷的女警察不停地打她的耳光,然后带到办公室,将“约束衣”强行穿在她身上。这是金福晚第一次被穿约束衣折磨。

“约束衣”是长沙女子监狱专门整人的一种刑具,它非常牢实,人一般挣不破,没有袖口。约束衣里自带有绳索,可对受刑者肢体进行捆绑,金福晚当时双手就被关叉捆绑在后脑勺上,以后被穿约束衣都是用这一方式进行迫害,这一次金福晚被穿约束衣半天。

长沙女子监狱的高度戒备监区,又称第六监区,就是集中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这个监区有一排房子,十二个单间,共一条走廊,两头分别是电视房(也是整人的地方)和狱警办公室,常年有六七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此迫害。夹控犯人在这些房间可随意走动,甚至于可以和其它房间的夹控合伙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次监区狱警队长唐影到监室查房,点名,金福晚没答到,当时就被唐影用点名本打脸,用脚踢,后又带到狱警办公室被穿约束衣约四个小时。这是金福晚第二次被穿约束衣迫害。

金福晚在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共被穿约束衣折磨四次。一次监狱要法轮功学员背监规,金福晚觉得自己修大法做好人没有错,是被冤枉的进来的,就不背,结果被狱警带到办公室,又被唐影用硬笔记本打脸,用脚踢,叫一帮夹控犯人来给金福晚穿上约束衣,再用床单捆住双臂,吊在窗户上的栏杆上,仅脚尖沾地。前面用高柜挡住,怕别人看见,这次金福晚没被吊多久。

一段时间狱警逼迫法轮功学员背《三字经》、《弟子规》等一些传统文化的东西,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日,当狱警唐影巡房时,金福晚对她说:“你们叫我们背这些传统文化的东西,而你们的所作所为都与传统文化却完全相反!”唐影听后恼羞成怒,叫五、六个夹控犯人(以经济犯邓涛为首)将金福晚穿上约束衣,再用床单捆住两臂吊地窗户上,仅脚尖沾地,金福晚从一开始吊起不一会儿就疼痛难忍,后来感到双臂钻心的痛,这样从早上八点吊到晚上九点,金福晚感到实在受不了了,就向她们违心地说自己刚才太激动,不应该这么说。

狱警见金福晚有所妥协,才把金福晚放下,放下后金福晚才看到双臂被吊得呈青紫色,肿得像碗口粗,手肿得透亮,感到又痛,又麻,又发紧,右手筋拉抻得变形了。夹控犯人在这时还要金福晚说不利于大法的话,被金福晚严词拒绝了,她们又把金福晚吊了起来。金福晚感到承受到了极限……一小时后,一狱警担心可能会导致金福晚手臂致残,才将金福晚放下来。

放下来几天后金福晚的手臂才消肿,但发现右手手指,除拇指外已无法正常弯曲,在金福晚一再要求下,两个月后,狱方才将金福晚送到市中心医院治疗(因监狱医院条件有限)。每次金福晚到医院去都要五名狱警陪同,还要给金福晚戴上脚链手铐。听说金福晚要控告她们,狱警就叫夹控犯人写伪证,叫医生做假病例。前后治疗了两个多月,金福晚的伤势才有所好转。

为了达到“转化”金福晚的目的, 二零一八年四月九日,也就是在金福晚冤狱期满前几个月,狱警将金福晚一个人调到最后一间房里,由几个夹控陪同,在金福晚手伤还没全好的情况下,停止她的一切洗漱,不让上厕所,不断减少她的睡眠时间(由每天六小时,减到三小时)。

为了抵制这种迫害,金福晚决定绝食反迫害。几天后,狱警对金福晚采取野蛮灌食。野蛮灌食是由几个特警采取擒拿术,将金福晚双手拗住,再将膝盖压在她身上,然后再灌食。一次灌食中,金福晚已受伤的右手的食指与中指被特警往上拗将指骨折断,使受伤的手指再次受伤(至今还没好)。有时特警用双脚踩在金福晚腿上,再用电棒电金福晚的腿。

金福晚绝食抗议期间,狱警仍然采取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的方式迫害她, 金福晚一天经常是灌食时上身衣服和头发被米汤打湿,而由于不让上厕所,尿屎只能拉在裤子里,裤子整天是湿漉漉的,在这种情况下,夹控还将金福晚的被子和床垫取掉,床上只留木板,四~五月份晚上长沙的天气还是比较冷的,特别夜晚被冷风一吹,金福晚被冻得发抖,根本睡不着……

在对金福晚强行灌食十几天后,狱警将她带到监狱医务室,对她采用插胃管强行灌食,期间胃管被金福晚拔了三次,她们就将金福晚手和脚扣在床上,每天灌一次。由于管子经常从鼻子插进去,金福晚的一只鼻孔都被擦伤了,现在还留有伤迹。

金福晚绝食抗议近两个月时,监狱长罗友田来找金福晚谈话,问金福晚有什么要求,金福晚说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罗说,如果他这么做,他这身衣服就穿不住了。后狱警多次找金福晚谈,在金福晚据理力争下,狱方才终止对她的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的这种迫害,并答应给金福晚一个较为宽松的环境,此后金福晚才停止绝食。

此时金福晚人瘦得不象样子,四十岁的人,头发已白了一半,自己都不敢看镜子。狱警图文利(音)参与对金福晚灌食的迫害。

在长沙女子监狱,其他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也很严重。嘉禾县法轮功学员李菊梅,一次被夹控打得全身发青。怀化市法轮功学员唐开菊一次脚被打伤,是背到医院去的;还有一次为了逼迫唐开菊写所谓的四书,狱警指使犯人毒打唐开菊,并把唐开菊的衣服扒光,将法轮功创始人李大师的法像往唐的下身塞。湖北通城县法轮功学员胡关霞被穿约束衣三天三夜,晚上睡觉也不让脱下,期间犯人宋风翔(音)用手掐胡关霞,不让她睡觉。

经济犯邓涛是犯人中的所谓“队长”,常德人,四十多岁,一直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狱警唐影迫害法轮功遭了恶报,几次怀孕都流产了。

相关责任人:
监狱长:罗友田
第六监区长:黄精英
副监区长:李军
何姓教导员
狱警队长:唐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28/金福晚在长沙女子监狱遭约束衣、挂吊折磨-375060.html

2018-04-26: 湖南女子监狱的累累罪恶

我是一名中年女性,受过高等教育;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一四年因讲述大法真相被绑架、非法判刑,二零一六年被送去湖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现就我在女子监狱亲身所见所闻写出来告知世人,让湖南省女子监狱发生的罪恶曝光于光天化日之下。

湖南省女子监狱位于湖南省长沙市香樟路五二八号,监狱里至今依然存在着血淋淋的罪恶。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女子监狱,首先都会被非法关押在高度戒备监区一监区。一监区共有十二个房间,1-3号监室关押的是暂时未被安排去酷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每个房间十二个人,其中有五六个法轮功学员。4-7号监室关押的是在酷刑下违心妥协的法轮功学员,每个房间有六七个法轮功学员。8-12号监室关押的是正在被酷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每个房间有一个或两个法轮功学员。还有一些关押在五监区、七监区的法轮功学员,人数不确定有多少。

被绑架到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在承受着非人的折磨,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经历了被酷刑暴力强迫转化的非人摧残,为了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女子监狱的警察和被其指使的犯人完全丧失人性,其手段残忍,令人发指。

有个叫金福宛的法轮功学员,怀化人,四十岁左右。大约二零一七年二月左右,为了强迫她放弃修炼,湖南省女子监狱用酷刑折磨她;当时在草坪上活动的法轮功学员讲,金福宛在警察办公室被折磨,电视机声音开到最大都掩盖不住她的惨叫声……此后的几个晚上都能听到她的哭叫声,后来发现她右手臂被折断,右手完全没有知觉。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26/湖南女子监狱的累累罪恶-364401.html

2017-09-15:湖南省女子监狱“高度戒备区”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湖南,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女学员都被关押在长沙的湖南省女子监狱里,监狱里的“高度戒备区”(原六监区一分监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中,金福晚、邓月娥被“穿束身衣”迫害,金福晚手已断,人已完全脱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15/湖南省女子监狱“高度戒备区”迫害法轮功学员-353750.html

2017-08-31: 湖南省长沙女子监狱残酷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长沙女子监狱高度戒备一分监区一直在残酷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尤以李军、邓涛、银静、张玉宇、范蕊、屠文利、文小芳最为凶残。副教导员:袁平芳 监狱长:陈泽龙。

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长沙女子监狱的怀化大法弟子有:唐清英、唐开菊、肖桂英、尹秋阳、李保星、金福晚、邓月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31/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53186.html

2016-11-07: 湖南女子监狱迫害唐清英、金福晚等七名法轮功学员
据悉,被非法关押湖南女子监狱都遭法轮功学员都遭到残酷迫害。

2016年7月11日,湖南怀化法轮功学员李保兴、金福晚、邓月娥被劫持到位于长沙的湖南女子监狱六监区。她们的亲人千里迢迢的去了长沙好几次,想见她们一面,都狱方遭到无理拒绝。狱方扬言,不“转化“就不准接见,也不准送衣服鞋子等,寄钱给她们监狱也表示要扣留。

2015年,怀化市就有唐清英、唐开菊、肖桂英、尹秋阳四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湖南女子监狱六监区,两年来,她们的亲人都没有见到过她们一次。寒冬即将来临,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如何过冬呢?
(相关电话见参与迫害责任单位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7/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37363.html#16116235658-1

2016-07-22: 湖南怀化李保星、邓月娥、金福晚被送到长沙女子监狱迫害

6月份,张家界市中级法院非法维持永定区法院对三名怀化地区法轮功学员李保星、邓月娥、金福晚的原判,7月11日,三人被送到长沙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2/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31735.html

2016-07-20: 湖南省怀化市辰溪县法轮功学员余军已失踪三年

法轮功学员余军,又名余绍奇,于2013年夏季失踪,至今音讯全无。

余军,男,大约三十七、八岁,失踪前,在县气象局上班。坚持修炼法轮功,曾多次被中共邪党迫害过,明慧网上有他比较详细的被迫害经历。

余军的妻子金福晚在2015年8月份讲真相时被绑架,目前被张家界永定区法院枉判三年,已被劫持到长沙女子监狱迫害。他们的两个孩子分别由余军和金福晚的父母抚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0/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31620.html#16719222756-1

2016-07-06:张家界中院对三位法轮功学员维持非法原判

据悉,近日湖南省张家界市中级法院未经开庭,二审维持永定区法院对三名怀化地区法轮功学员李保星、邓月娥、金福晚的一审判决。三人的家人与律师对此表示愤怒,打算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中院的这种敷衍了事的做法。看守所预谋7月份将她们送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5/二零一六年七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30947.html#167501915-1

2016-06-15: 张家界永定区法院蓄意错用法律 律师驳斥

湖南张家界永定区公检法人员联合,对三名怀化市的法轮功学员金福晚、邓月娥、李保星构陷、非法判刑。金福晚等三人现已上诉到张家界市中级法院。律师指出此定罪属蓄意错用法律迫害好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5/张家界永定区法院蓄意错用法律-律师驳斥-330061.html

2016-06-14: 河北张家界法轮功学员李保星、金福晚、邓月娥遭诬判
河北省张家界市永定区法院4月12日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李保星、金福晚、邓月娥,后于4月中旬非法宣判李保星四年徒刑,邓月娥三年半,金福晚三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4/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30022.html

2016-05-02: 湖南张家界市永定区法庭非法庭审三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2/湖南张家界市永定区法庭非法庭审三名法轮功学员-327432.html

2016-04-01: 湖南怀化大法弟子李保星、邓月娥、金福晚面临非法庭审

湖南怀化大法弟子李保星、邓月娥、金福晚于2015年8月20日在张家界向世人讲真相时被张家界恶警绑架,2016年4月12日将于张家界永定区法院被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1/二零一六年四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26103.html

2015-12-13: 湖南省怀化市辰溪县李保兴等法轮功学员在张家界市被绑架补充

怀化市法轮功学员李保兴(音)及辰溪县法轮功学员邓月娥、金福晚于八月二十五日,在张家界市发真相资料,被恶人绑架。三个多月来,检察院已将上报证据不足的案卷退回到张家界市永定区国保大队。但三人至今仍被关押在张家界市永定区看守所,家人多人、多次前往交涉,已经花费了不少经费,但警方具不放人、也不让见人,他们这样做法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13/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20409.html

2015-11-21: 湖南怀化市邓月娥、金福晚、李保星被非法批捕

湖南怀化市法轮功学员邓月娥、金福晚、李保星,8月20日遭绑架后被劫持到张家界余家康(音)看守所非法关押。现三人已被非法批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1/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08423.html

2015-10-19:湖南怀化市邓月娥、金福晚、李保星被非法批捕

湖南怀化市法轮功学员邓月娥、金福晚、李保星8月20日遭绑架后被劫持到张家界余家康(音)看守所非法关押。现三人已被非法批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18/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17737.html

2015-08-29: 在湖南省张家界被绑架的5名怀化市法轮功学员的消息

8月20日,在张家界被绑架的5名法轮功学员杨立(音)、刘周容、邓月娥、金福晚、李保星。其中有四人被非法关押在张家界看守所,刘周容被辰溪县610劫持到怀化市洗脑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9/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14847.html

2015-08-22: 五名湖南怀化地区法轮功学员在张家界市被绑架

8月20日上午,湖南怀化地区法轮功学员杨立(男)、金福晚、刘宗荣、邓月娥等一男四女在张家界市后坪乡发放真相资料时,遭当地后坪派出所不法警察绑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2/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14496.html

2006-07-04: 余绍奇走后,其妻子金福晚、岳母与二哥妻子张菊香、母亲刘姨去公安局看二哥,金福晚揭露余庆长打人的暴行。余庆长抓住金福晚的头发就往国安办公室里拉,后被挣脱。余绍奇的岳母质问行恶者为何不讲道理时,余庆长等又想恐吓老人家,后在国安还有良知的一女警劝解下没有得逞。公安局外一群看热闹的人们知道恶警非法搜家抓人,说:用绳子把他们(恶警)捆了……

目前拘留所里还非法关押三名孝坪镇的女法轮功学员。

余绍奇单位辰溪气象局,被610的段青云几次打电话要求局长去610,后说县里把余绍奇列为重点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说要检查开始长沙新开铺劳教所开的保外就医的证明是否是假的,假的要再劳教等等。在强大的压力下,作为气象局的局长等人被迫通过恶党党组“研究通过”将余绍奇停职停薪自查。如上班则要交押金和写所谓的保证。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4/132135.html

2004-03-11: 不久,陈楚君被送到株洲化工冶炼厂职工医院(此医院与白马垅是联谊单位),很多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迫害,里面也有很多黑幕。在给她强行插胃管时,发现她的胃、胆囊、肝脏都出了问题。绝食22天后,她又被接回到白马垅医务室,因为她的胃要做手术,过几天就会放她回家。直到2002年1月2日还没放她回去。她又开始绝食抗议,7天后,她被送到株洲第二医院,2002年2月,有人问护理她的“监控”,陈楚君到底是死是活,身体情况怎样?对方说:“她还活着,只是身体非常虚弱。”后来再也没有她的消息,白马垅也没有她的身影。在白马垅有很多这种情况,不知是被放回家了,还是被折磨致死?(如刘庆喜、文惠英、金福晚、益阳郭照青、衡阳齐满英、……)

2003-09-06: 金福婉,女,20多岁,在白马垅劳教所的坚贞不屈,为了抵制迫害,绝食了2个多月,身体非常虚弱,记得有一次,恶人给他打针一连扎了36处才扎进去,旁边的人无不流泪。

长沙 湖南省女子监狱(长沙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731)

2019-03-10:
参与迫害人员
花垣县法院
审判长 杨朝晖
陪审员 龙文波 杨岚
书记员 吴顺旺

湘西自治州中级法院
审判长 王平
审判员 龙海 杨向路
书记员 向议江

2019-01-24: 湖南女子监狱地址: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香樟路528号,高戒监区。
邮编:410014

狱政科电话;0731-82323869
高戒监区电话:82323057
司法厅信访电话:84586385

2018-11-11: 长沙女子监狱:赵星云(监狱长)丁喜华(副监狱长)
副书记、政委:聂微
工作人员:张玉宇 周婵 薛芳 刘永清 李军 范蕊
李雪 凃文利 文小芳 袁平芳 刘芊唐影

2018-07-22: 邮编:410001
高度戒备监区:073182323057 073182323035
六监区(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区):073182323704
长沙女子监狱:13574883188
长沙女子监狱长:罗友田 、陈泽龙
长沙女子监狱政委:赵志伟
长沙女子监狱监区长:张珺

湖南省司法厅厅长 承担监狱管理:范运田
湖南省司法厅党组书记、厅长、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谈敬纯
湖南省司法厅党组成员、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黄春阳

2018-04-26: 警察名单:监狱长 陈泽龙 副监狱长 丁喜华
监区警察:李珺(监区长) 黄大(监区长) 唐影 刘芊 张玉宇 涂文丽 文小芳 袁平芳 徐娟 范磊 周晓兰 孙一浩 王某某

各个监室组织犯人迫害大法弟子的仓头:
银静 龙琼 胡小梅 彭光敏 宋凤祥 全燕 龙超英
皮湘燕 冷静 唱(音似)艳琴 邓涛(已遭报)曾出现面瘫,体质极差

2017-10-11: 湖南省女子监狱:长沙市雨花区香樟路528号 电话 0731-82323030
嘉禾鳌峰社区治保主任 李至兴 15243520896
2017-08-10: 长沙女子监狱:13574883188

2017-01-01: 现提供相关迫害机构的信息:
汤荣石 政法委书记 1357463899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31)

2015-12-13:
张家界市永定区国保大队恶人:樊永东 电话:13907440868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