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4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保定 雄县 >> 李爱阁(李爱格), 男, 44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雄县大营镇王村
有关恶人: 非法判重刑15年
个人近况: 2016年3月5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6-08-2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962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文爱霞(丈夫李爱阁) 李爱阁(李爱格)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3-17: 冤狱九年迫害致瘫 河北李爱格含冤离世

在遭受长达十多年看守所、监狱非法关押,被迫害瘫痪,卧床四年后,保定市雄县大营镇年仅四十四岁的李爱格,三月五日(农历正月二十七)丢下年迈苍苍的老母亲,和相濡以沫的妻子以及在迫害中长大的儿子,带着不尽的遗憾和冤屈,离开了人世。

这是中共和江氏集团自一九九九年开始对法轮功的迫害之后,在雄县发生的又一幕好人遭受迫害、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

李爱格,一九七二年出生在雄县东王村。熟悉李爱格的人都知道,李爱格二十岁出头的时候,年轻气盛,爱发火,动不动就和别人打架,还有喝酒,吸烟的坏毛病。患有严重疾病的妻子被医院诊断为不能生育,在有着传宗接代的习俗的中国农村,这使得李爱格的全家心情都很是郁闷。

一九九二年,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由李洪志师父从中国长春弘传于世。由于法轮功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和提升修炼者道德心性境界的良好社会影响,使法轮功在短短几年时间迅速传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甚至飘洋过海传到了海外。

一九九六年前后,法轮大法在“华北明珠——白洋淀”周边的雄县传播开来。那时候雄县上百个村庄几乎每个村都有人修炼法轮功。李爱格夫妻在一九九七年双双走入了大法修炼。

法轮功讲给修炼者净化身体,真修者在极短的时间通过修炼就可以达到无病状态。李爱格夫妻不仅身体很快得到了根本的净化,李爱格还从根本上彻底改掉了所有的坏毛病。夫妻俩严格按照大法的要求,遇事能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最让李爱格夫妻和全家高兴的是,妻子竟然怀孕了,一九九八年喜得贵子,老父母喜泪纵横,感恩大法的恩德。

然而,信奉“假、恶、斗”,用政治运动整人、害人,用无神论毒害中国人多年的中共邪党,又怎能容许崇尚“真、善、忍”,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法轮大法在中国传播?早在一九九六年,《光明日报》就发表了影射法轮功的文章。全国各地不断发生媒体诋毁法轮功和公安警察冲击炼功民众的事件。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发生了震惊中外的法轮功“四二五大上访”。事件的起因是在四月二十三日,天津警方出动防暴警察非法抓捕了到天津某学院反映合理诉求的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得到这一消息的全国其他地区超过万余名大法学员,在四月二十五日纷纷赶赴北京,向国家信访局及有关部门和平理性的反映自己的合理诉求。时任中央政府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亲自出面处理,法轮功学员被无条件释放,问题得到妥善处理。这一事件,后来被江泽民指使中共谎言喉舌媒体扭曲为法轮功“围攻中南海”。其实,在近年来揭示出的一些内幕表明,这一事件却是江泽民和中共为迫害法轮功精心设计和故意挑起的事端。

但随后,江泽民是给中央政治局写了一封危言耸听的信,尔后便一意孤行的成立了类似文革浩劫中“文革领导小组”的“处理法轮功中央领导小组”,下设 “六一零”办公室,负责实施江泽民的“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的灭绝命令。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开始公开的全面迫害法轮功:七月二十日凌晨,法轮功各地辅导站负责人在全国范围内被抓捕;接下来就是中共喉舌媒体,蓄意编造骗人的谎言,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大加诋毁;民政部、公安部、人事部纷纷出笼所谓的取缔决定、“六禁止”通告;上至党、政、军中央机关,下至乡村街道居委会、厂矿、学校、医院,被强迫组织各类所谓的揭批会、批判会,人人表态,个个过关。一场新的文革浩劫卷土重来……

当代学界泰斗季羡林先生在其《牛棚杂忆》中评论十年文革浩劫说:“文革随着毛泽东的死去从表面上结束了,但真正的文革并没有结束,因为文革的思维还在。一旦时机成熟,一些人还会做出荒谬的事情来。”而延续至今长达十七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使季羡林先生的话不幸而言中。并且对法轮功的迫害,其邪恶与荒谬程度,要远远超出文革浩劫的十倍!百倍!文革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破坏,而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对人类普世道德价值——真、善、忍的破坏。世界需要真、善、忍,人类只有遵行真、善、忍,才会拥有真正和谐安宁的世界。江泽民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发贪残,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十七年来,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罚款、被开除公职、关入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监狱强制转化,遭受种种折磨:电击、暴打、老虎凳、死人床、注射破坏神经药物、活体摘取器官出售。十七年,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而体现在对雄县法轮功学员李爱格全家的迫害,只是中共对法轮功邪恶迫害的微小缩影。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八晚上,李爱格的妻子到外地做生意,家里留下李爱格一人,看护着刚刚两岁多的孩子。突然大营乡政府、派出所的一伙人闯进了李爱格的家,把他骗到大营镇,强行给他胸前挂上大牌子,游街示众侮辱(并恐吓民众)。游街示众,这是中共邪党历次政治整人运动中用于害人的形式之一。而文革浩劫结束二十多年后,这一侵犯公民人权、侮辱公民人格的邪恶做法,再度使用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上。这不能不说是中共邪灵的再次恶性发作。

中共整人手段:挂牌游街
中共整人手段:挂牌游街

尔后,雄县“六一零”伙同前面的一伙邪恶之徒把李爱格秘密劫持到保定劳教所迫害,直到二零零一年十月八日,李爱格才从保定劳教所被释放回家。但他和他的妻子,并没有从此得到安宁的生活。受中共邪党蒙蔽、慑于江泽民淫威的雄县大营镇政府人员,多次到李爱格家中骚扰。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李爱格离开正在生病的父母,带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一家三口,流落他乡。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七日,李爱格在外地遭保定徐水恶警绑架,被关入徐水北下关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李爱格和他一同被绑架的多名法轮功学员(包括雄县的马增军,石家庄的赵为民等),遭受了警察电棍电、暴打、绑电椅子等酷刑折磨。李爱格被恶警打的头破血流,多次昏迷。

李爱格遭绑架后,为躲避邪恶迫害,李爱格的妻子和儿子不得不转移到另一地区。直到二零零三年,李爱格的父亲病重,娘俩儿没办法才回到雄县老家照顾老人。然而,在老家没呆上几天,李爱格的妻子就被绑架到劳教所迫害两年半。家里只剩下李爱格的父母和五岁的儿子。忠厚老实的两位老人,整天为被迫害的儿子、儿媳担惊受怕。二老一小,凄苦的相依为命,度日如年。

二零零五年,李爱格妻子从劳教所回家了。但多次受到骚扰的家,并没有一天安生的日子。二零零六年初,李爱格的父亲口里喊着自己儿子的名字,悲惨的离开了人世,年仅五十八岁。老人临终前也没能见上自己被中共迫害的儿子的一面。老人的双眼无法闭上!象李爱格一样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自己父母去世都不能见上一面的例子,太多太多。

经历了十三个月看守所的非法关押,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五日,李爱格被冠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的罪名审判,被非法判刑十五年后转入保定监狱迫害。

经历过中共邪党监狱、劳教所关押的人都知道,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手段的邪恶残忍。法轮功学员在邪恶监狱、劳教所遭受的非人折磨,难以令人置信!在河北省,除了各地市劳教所外,男性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就是保定监狱和唐山冀东监狱。十多年来,三百五十多名被冤判几年~十几年的法轮功学员,在保定监狱惨遭凌辱和摧残。沧州市首饰店老板郭汉坡被迫害致死,狱方不准亲属将尸体运回老家,强行在保定擅自火化;石家庄市小学教师吕新书,折磨成严重肝腹水后死亡;涿州市农民王刚身陷“牢中牢”,酷刑致残,右腿高位截肢,后含冤离世;邢台市李彦生失掉一个手指,还被毒打致脾脏破裂,肝、胆、胃、膀胱等多部位受伤,对此,狱方百般掩盖事实真相。

李爱格被劫持到监狱后,经受了保定监狱邪恶警察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李爱格的妻子突然接到保定监狱的电话,说李爱格出现了脑出血症状。李爱格的妻子急急的赶到监狱,见到自己的丈夫已经是半身失去知觉的症状。

李爱格出现脑出血,就是由非法关押等迫害造成的。监狱理应承担责任,最起码出于人道主义,要对李爱格给予及时的诊治。但保定监狱只是把李爱格送到医院确诊为脑出血就拉回了监狱,根本不予救治。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也规定,监狱不得对在押公民体罚虐待、人格侮辱;在押公民的生命健康权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在押公民的身体疾病要由监狱负责就医治疗。

保定监狱想摆脱自己的责任,要求李爱格的家人办理保外就医手续把李爱格接回家治疗。但前提条件是李爱格的妻子必须在“监狱对李爱格的身体健康不承担任何责任”的文件上签字!这便是中共治下的监狱!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日,半身失去知觉的李爱格被接回了家。不管怎样,历经十多年的磨难,一家人总算团圆了。

对于这样的一个家庭,对于李爱格这样的境遇,稍有人性者,都会施以同情和帮助。然而,当地镇政府、县六一零、乡派出所、司法所和村委人员经常变换各种方式上门骚扰。

回家后,李爱格在家人的帮助下开始学法炼功,他的身体渐渐有所好转,失去知觉的半个身子渐渐有了一些知觉。逐渐的,他自己可以下地走动了。一说来,脑出血病人的恢复十分困难。由于长期遭受非法监禁,李爱格的身体遭到了致命的损害。二零一二年农历四月十五,李爱格突然摔倒在地,昏迷不醒。家人赶紧把李爱格送到保定一家大医院。医院对李爱格施行了手术。几个小时后,李爱格苏醒过来。医生说,这是奇迹!按照李爱格当时的状况,医院根本没有可能救活他!

虽然活过来,但李爱格他由一开始的半面身体不能动转,变成了整个身体都不能自己动转。他失去了所有的自理能力,只有平躺在炕上,自己不能翻身,不能下地行走,大小便都需别人帮助,没有语言能力,只能靠眼神和家人交流。一个身强体壮的男子汉,就这样被迫害折磨成了一个废人。

按照法律,监狱理应承担一切诊治责任,至少应承担李爱格的治疗费用。但保定监狱,除了每年例行公事的到李爱格的家中对李爱格检查身体外,(每次都有当地政府司法人员来配合监狱,每次都强迫李爱格的妻子在一些保证上签字。)而对李爱格的手术治疗费用和术后护理费用,只字不提。李爱格的妻子向亲友拆借了不少于十万元的外债,为了自己丈夫的手术。这对本已被迫害的很窘迫的家庭经济,无疑是雪上加霜。

李爱格的妻子,一边照顾被迫害的卧病在床的丈夫,一边自己给别人做一些加工活来维持生活和还外债,并且还要支付儿子上学昂贵的学费,四年来,她承受的家庭经济压力和精神压力何其巨大!

平躺在床上的李爱格,时常眼角挂满泪花,看着整天照顾自己的妻子忙里忙外,辛勤操劳。一个瘫痪在床的男人,我们无法想象他的心情!常年卧床不能动转,靠着听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和别人念大法书给他听,顽强的李爱格坚忍的活过了三个多年头。

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日晚上,李爱格突然感到了生命的衰竭,但他又不能说话,双眼不断淌出泪水。他的妻子,找来他的母亲、他的弟弟、还有他有着共同真理信仰的同修,一直守护在他的跟前。后半夜,李爱格陷入了昏睡。天明的时候,他的妻子看到他眼神直直的,嘴角流淌出象血一样的东西。他的妻子找来李爱格的弟弟、母亲,大家虽然都知道人已经不行了,但哪怕有一线希望,他们把李爱格送到雄县医院。医生诊断为脑干出血,没有一点生还的希望。

李爱格的家人忍着悲痛,把李爱格又拉回了家。三月五日下午三点十五分,李爱格闭上了眼睛,就这样悲惨的走了。

一九九八年全国人大前委员长乔石组织在京的老干部对东北三省和南方广州地区总计超过一万名法轮功修炼者的调查结论是: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法轮功修炼在祛病健身方面有效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七以上,很多身患不治之症的人,修炼不长的时间奇迹般的不治而愈。虽然法轮功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在中国大陆遭受了十几年的迫害,而法轮功不但没被迫害倒,反而在世界更大范围传播开来。据明慧网报道,法轮功已经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被译成几十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发行。修炼人群涉及到不同民族、国家、地区和不同性别、年龄、文化和职业阶层。

李爱格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揭露邪恶迫害、利用电视向民众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的行为,是宪法规定的公民合法的行为。包括在二零零五年后的法轮功学员广传《九评共产党》、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的行为,都不存在违法犯罪的问题。李爱格不存在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的犯罪问题,反过来,对法轮功的迫害,才是破坏国家法律实施。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信奉叫人行邪作恶(暴力革命、杀人抢劫)的马列主义邪教。

一个年轻生命,就这样被迫害走了。但愿李爱格所承受的迫害能唤醒我们每个人的良知。特别是那些受中共无神论毒害和江泽民谎言欺骗蒙蔽的人,醒来吧!你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中共无神论的毒害和江泽民的淫威使你们诋毁佛法真理,对神佛犯下罪恶,使你们正在滑下地狱。醒来吧,了解真相,分清善恶,才是你得救的希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17/冤狱九年迫害致瘫-河北李爱格含冤离世-325452.html

2016-03-16: 遭九年牢狱摧残 河北李爱格含冤离世
河北省雄县东王村法轮功学员李爱格,曾被非法判刑十五年,在保定监狱经历九年迫害,身体受到严重摧残,于二零一六年三月五日去世,年仅四十四岁。

李爱格遭迫害经历:

一九九七年,李爱格夫妻正式修炼法轮功后,李爱格打架、喝酒、吸烟的毛病全改了,妻子的病也好了,一九九八年生下了可爱的儿子。一家人都沐浴在幸福中。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从此李爱格家无宁日,居无定所。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八晚上,大营乡政府、派出所的一伙人闯进李爱格家,把李爱格骗走,当时李爱格的妻子正在外地做生意,仅两周多的孩子还在熟睡。李爱格被挂上牌子与被审判的犯人一起游街,而后被秘密送往保定劳教所。而这些李爱格的家人当时都不知情。

二零零一年十月八日,李爱格被释放回家。当时以大营乡政法委书记李艳军为首的不法之徒,又多次到家骚扰,为求安定,李爱格一家三口只得流落在外。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七日,李爱格因传播法轮功真相,在徐水被警察绑架,在徐水北下关看守所里,饱受非人折磨,遭电棍电、暴打、绑电椅子等酷刑,李爱格当时被打的头破血流,昏迷过去。李爱格被非法关押十三个月后,被枉判十五年重刑。在外面,李爱格的妻子、儿子也不得安宁,流离失所在外。二零零三年李爱格的父亲病重,他们娘俩才回到家中,可是没几天,李爱格的妻子就被绑架劳教两年,只剩下李爱格仅仅五岁的儿子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李爱格的妻子回来后,那些不法之徒仍没放过她,多次到家中探听、骚扰。使得李爱格的两位老人都非常害怕。半年后,李爱格的父亲因遭长期骚扰,加上思念李爱格,遗憾的离开了人世,终年仅五十八岁,他的双目临死都不能闭上。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坐了九年冤狱的李爱格被迫害出脑出血症状,保定监狱逼迫李爱格的妻子在“保定监狱不承担任何责任”的文件上签字才肯放人,所有的医药费都由家属承担。李爱格回家后,乡政府、610、乡派出所、村委等的人员长期对他进行跟踪、监控电话等迫害而造成的恐怖气氛,导致李爱格的病情恶化,失去生活能力。二零一六年三月五日离开人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16/遭九年牢狱摧残-河北李爱格含冤离世-325425.html

2012-08-29: 插播真相陷冤狱九年 李爱阁一家身处苦难

河北省雄县王村法轮功学员李爱阁修炼法轮功,全家受益。然而,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控制所有媒体诬蔑陷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而且法轮功学员被剥夺一切表达的渠道。在二零零二年,李爱阁参与电视插播向民众讲清真相,还民众的知情权,被非法判重刑十五年,关押在保定第一监狱。

蒙冤受难的李爱阁在监狱里,失去了自由,失去了正常修炼的环境,承受着肉体与精神上的双重折磨,身心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身体出现严重的高血压、心脏病症状,可狱方仍不放人。

就在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九日晚,李爱阁突发脑出血症状,到医院抢救。狱方才通知家属,在逼迫家属在“狱方不承担责任”的文件上签字后,才准办保外就医。妻子文爱霞为了让丈夫早日逃离魔窟,快些得到治疗,只得违心签字。

李爱阁九死一生捡回一条命回到家中,一家人终得团聚。期间。雄县司法局还派人到李爱阁家骚扰两次。

在二零一二年五月五日李爱阁又突然犯病,住院四十五天,花去医药费八万元,如今李爱阁被迫害的卧病在床,不能自理,家庭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压力。妻子文爱霞因需照顾丈夫,也无法挣钱养家。这一切都是中共九年冤狱迫害给一家人带来的灾难。

修大法全家受益 其乐融融

一九九六年,雄县王村法轮功学员李爱阁和妻子文爱霞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自修炼后,李爱阁的坏毛病,如打架、喝酒、吸烟都改了。文爱霞在一九九四年曾因流产大出血,差点失去性命,医生诊断再也不能要孩子了。一家人为此愁眉不展,家庭气氛也很紧张。自修炼大法后,文爱霞的身体在不知不觉中好了,什么活都能干了,什么病也没有了。一九九八年,文爱霞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儿子,二老笑的合不拢嘴,一家人感谢法轮大法的恩德,沐浴在幸福中。

频遭迫害夫妻被关押 老人在恐吓中去世

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八晚上,大营乡政府、派出所的一伙人闯进李爱阁家。当时文爱霞因做生意在外地,李爱阁正在看着熟睡的孩子。当时那些人骗他说:到派出所核实几个问题就回来,也不管孩子没人看管,强行把李爱阁带走,当时孩子才两岁多。

二老知道后急的不知所措,孩子哭闹着要找爸爸。后来家人到处打听李爱阁的下落,得知李爱阁已被秘密送往保定劳教所,理由只是炼了法轮功。李爱阁被绑架后,孩子做梦都在喊爸爸,二老思儿心切,日渐消瘦。文爱霞第一次带着儿子到劳教所去看他,孩子高兴的喊着爸爸,孩子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短短的接见一会就过去了,要离开了,孩子说什么也不走,就是要爸爸回家,要爸爸抱他,就是大声地哭着要爸爸,旁边围观的人都落泪了,觉的孩子太可怜了,李爱阁也哭了。

二零零一年十月八日,李爱阁终于回到家中。当时大营乡政法委书记李艳军为首的不法之徒,又多次到他家骚扰,为求安定,李爱阁一家三口只得流落在外。

二零零二年,李爱阁和几名法轮功学员在涞水山顶电视插播讲真相,被北京、保定、徐水、涞水几伙人联合绑架。李爱阁当时就被打的头破血流,昏死过去,醒来后,已被非法关押到徐水北下关看守所。后来李爱阁被冤判重刑十五年。期间大营乡、六一零政法委的不法之徒却天天到他家骚扰,妄图绑架他妻子文爱霞。他们到文爱霞的娘家、大哥和三个姐姐家胡乱翻查。全不顾老人生离儿子的痛苦,威胁、硬逼着老人带着他们去所有亲戚家去找文爱霞。

老父亲终于承受不住压力,病重在床不起。文爱霞听到老人病重的消息,非常担心,带着孩子于二零零三年三月回到久别的家。老人看到可爱的大孙子,病情慢慢好转,慢慢的能下地了。二老对文爱霞说:别走了,他们抓了我儿子,还会抓我的儿媳妇吗?再说孩子还这么小,谁还没点良心哪。可是这些人就是没有良心啊。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三日,文爱霞到县里给孩子买了些日用品,在回家的车上,被公安局国保队苏士亮等人开车拦截绑架,遭受苏士亮等人的残酷折磨、刑讯逼供,以致一只眼睛差点失明。在只有五岁的孩子就已失去父亲的情况下,这些不法人员又把文爱霞非法劳教两年半。

孩子在那段失去父母疼爱的日子里,承受着不该承受的压力,由于思念爸爸、妈妈,孩子变得时常心情烦躁,爱发脾气。一天,孩子抱着爸爸的衣服和一双鞋,坐在门外柴垛上,就是不进屋,直到天黑,才哄进屋。

文爱霞劳教释放回家后,那些不法之徒仍没放过她,多次到她家探听、骚扰。两位老人都非常害怕。半年后,文爱霞的公公因恶人长期骚扰,加上思儿心切,遗憾的离开了人世,终年仅五十八岁。他的双目临死都不能闭上。

在文爱霞的公公“三七”时,那些不法之徒仍没放过文爱霞,原大营镇政法委书记崔爱国与雄县六一零、公安局国保队的人又到她家骚扰。文爱霞的婆婆吓的躺在炕上起不来,孩子吓的躲起来。爱霞严词正告他们:我公公就是被你们吓死的,你们一来,老人孩子都非常害怕,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到我家来了。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上午,有几个自称是公安局的人开车到文爱霞的孩子所在学校王村小学,强烈要求见见文爱霞的孩子,校长向他们要工作证,他们拒绝拿出来。校长怕吓着孩子,只得领着他们从窗户外看了看,他们还询问文爱霞在哪上班。因他们拒绝出示工作证,校长担心孩子有危险(因二零零六年就在大营发生一起恶徒施迷魂药绑架中学生的事件),放学后让孩子们排着队回的家。

全家人承受中共迫害的苦难

李爱阁已遭九年冤狱,老母亲每每提起儿子都是泪流满面。妻子文爱霞在法轮大法真、善、忍法理感召下,坚强的支撑着这个家,每天打工挣钱,还月月去监狱探望丈夫,安慰丈夫、鼓励丈夫,多年如一日。因家里的住房年久失修,二零一一年,文爱霞在亲戚的帮助下盖起了四间新房,盼望着丈夫早日回家。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九日,狱方终于打来电话,可是由于邪党的迫害,李爱阁已是身染重病、生命垂危。如今李爱阁卧病在床不能自理。

李爱阁一家的遭遇,是中共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的一个缩影。这场已持续十三年的对法轮功真、善、忍的迫害,至今至少三千多位能核实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因为坚持信仰被迫害致死,还有无法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活体摘取器官牟利。

中共杀人太多,罪恶滔天,天理不容;再看当今的中国社会,社会道德一日千里地下滑,工人失业,农民失地,贪官横行,官商勾结,警匪一家,民不聊生,老百姓有冤无处诉,中共已经祸国殃民到了如此地步,上天还能容它吗?中共恶贯满盈,注定要被上天所淘汰。天要灭它谁能挡的住?

李爱阁一家遭迫害的经历,能使父老乡亲们看清中共的邪恶,退出中共选择正义与善良。也让我们在心中共同祝愿李爱阁正念正行,早日康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9/插播真相陷冤狱九年-李爱阁一家身处苦难-262150.html


2011-11-22: 河北雄县法轮功学员李爱阁二零零二年在徐水山顶用电视讲真相,后被非法判十五年重刑,非法关押在河北保定第一监狱。李爱阁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初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2/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49692.html

2007-07-10: 声援河北大法弟子李锋

河北省保定地区安国市大法学员李锋,因电视插播讲真相被恶党非法判重刑15年,现被关押在石家庄市第四监狱遭受折磨,使他的身体状况日益恶化。2005年底,开始出现冠心病、高血压等症状,情况危急。家属要求保外就医,狱方以其“不转化”为由不予受理。

李锋于2002年10月4日被绑架,此前据传省里已下达密令,死的也要。他在石佛乡派出所曾遭到恶警毒打,后被转到安国市公安局刑讯逼供5昼夜。恶警李东甫曾强迫李锋吃下类似奶糖的不明药物,之后李锋在剧烈痛苦中失去听力、视力、思维能力。之后又在徐水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年之久。

2003年10月,邪党不法人员对17位大法学员非法判刑,其中有大法学员李锋(安国)、张立群(深州)、韩卫新(安新)、李爱阁(雄县)、张艳青(高碑店)、马增军(雄县)、王向辉(蠡县)、谢树桓(深州)、谢秀改(安平)、陈淑分(博野)、谢占芬(任丘)、付淑玲(易县)、牛敏婕(石市)、赵卫民(石市)、范庆军(石市)、郭祥宇(邢台)、张富明(深州)等。大法学员对非法判刑不服,并绝食抗议。

之后,李锋等四名学员被劫持到石家庄北郊监狱進行所谓“攻坚转化”。长期惨无人道的折磨使李锋精神失常。2005年底出现心慌气短、全身无力,并多次昏迷,最长达12小时。医生诊断为严重的冠心病、高血压等症状,随时有生命危险。

家人得知后,曾多次到监狱要人,要求保外就医。但狱方未予办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0/158559.html

2006-08-26: 大法弟子文爱霞一家所遭受的迫害

河北雄县王村村民文爱霞及丈夫李爱阁,因修炼法轮大法,在江泽民与中共邪党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的七年多里,遭尽迫害,几度被非法关押,与幼小的孩子几经别离。李爱阁因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判重刑15年,现被非法关押在保定监狱,文爱霞的公公终因思儿心切,抱着遗憾撒手人世,而文爱霞与幼子被迫离乡背井。

一、苦难的童年

文爱霞的童年是与苦难为伴的。1972年爱霞出世后,因为家里生活困难、姊妹多,母亲担心养不活她,曾几次想把她送给别人家收养,在父亲的阻拦下才留下来。可在她三岁时,她的父亲患肝癌不幸去世,从此爱霞失去了父爱。看着别的孩子叫爸爸,她幼小的心灵说不出的难受。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我的爸爸怎么就不理我们走了呢。”她经常做梦梦见父亲背着他到姥姥家玩。而在现实中她眼里看到的是母亲为拉扯她们姐妹五人那操劳忙碌的身影。而且爱霞从小体弱多病,甚么脑膜炎、肝炎全都得过,直长到8岁时,由于骨头软,走路不稳总摔跤,还得让人背着。母亲常说,爱霞能活过来真是不易。家庭的苦难与母亲生活的艰辛,使她的心灵受到强烈的打击,不知人生的幸福是甚么?更不知命运为何如此对她不公?

二、远离病痛

1993年,文爱霞与丈夫李爱阁结婚,丈夫虽然脾气不太好,可对爱霞很好。94年初,爱霞怀孕了。可因干活不慎不幸流产。当丈夫把她送到医院,医生说,晚一会,大人就保不住了,大出血。就这样爱霞虽然保住了性命但身体从此却很不好。不能干重活,还留下了严重的妇科病,四处寻医不见起色。她丈夫的一个亲戚是妇科大夫,说:你们不能再有孩子了。一家人为此愁眉不展,家庭气氛也很紧张。

1996年,文爱霞与丈夫同时走進了法轮大法的门,从此改变了他们的一切。当他们静心通读《转法轮》后,他们明白了为甚么人会有那么多苦难?明白了人来世上的真正目的。从此他们并肩走上了修炼之路,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努力做一个为着别人的好人,努力修掉自身的缺点。李爱阁以前的坏毛病如打架、喝酒、吸烟都改了。文爱霞的身体在不知不觉中也好了,甚么活都能干了,甚么病也没有了。

98年8月,文爱霞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儿子,爱霞的公公、婆婆笑的合不拢嘴,一家人感谢法轮大法的恩德。街坊邻居听说此事后都说大法好、大法神奇。爱霞一家,在法轮大法的恩泽中,走出苦难,全家人沐浴在幸福中。

三、丈夫被骗劳教

1999年的7月20日,天就像塌了一样,所有的电视、报纸都是一个声音,都在诬陷大法不好。

2001年农历新年刚过,文爱霞一家的灾难从此开始。正月初八晚上,大营乡政府、派出所的一伙人闯進文爱霞家。当时文爱霞因做生意在外地没在家,她的丈夫正在看着熟睡的孩子。当时那些人骗她的丈夫说:到派出所核实几个问题就回来。根本不等她的丈夫说甚么,也不管孩子没人看管,强行把她的丈夫带走非法扣押。人带走了,村干部才去后院叫孩子的奶奶去看孩子,当时孩子才两岁多。

当文爱霞回到家时,家里一片狼藉,翻的乱七八糟,公公、婆婆急的不知所措,儿子哭闹着要找爸爸,文爱霞看着可怜的孩子,忍不住眼泪直流。接下来几天里,家人到处打听李爱阁的下落,得知李爱阁已被秘密送往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理由只是炼了法轮功。

四、盼丈夫回家

丈夫被抓走后,孩子做梦都在喊爸爸。公公、婆婆思儿心切日渐消瘦。

文爱霞第一次带着儿子到劳教所去看丈夫。两岁多的孩子高兴的喊着爸爸,孩子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短短的接见一会就过去了,要离开了,孩子说甚么也不走,就是要爸爸回家,要爸爸抱他,就是大声地哭着要爸爸,旁边围观的人都落泪了,觉的孩子太可怜了,孩子的爸爸也哭了。文爱霞强忍着泪水,抱着儿子走出劳教所大门的。

2001年的10月8日,丈夫李爱阁终于回到家中。一家人总算松了口气。

丈夫虽然回家了,可他们夫妻二人的内心并不轻松。因为他们知道,大法还在受诬陷、恩师还在受诽谤,多少老百姓受蒙蔽无知的迫害大法。他们还知道,那些不法之徒们是不会让他们过太平日子的。为了一家三口不再分开,为了更好的讲好大法真相,他们夫妻二人带着孩子离开了家。

果不其然,大营乡政法委书记李艳军为首的不法之徒,又多次到爱霞家骚扰。看不到他们夫妻,就逼迫两位老人交800元钱作抵押,还说甚么一小时内必须把钱送到,说甚么这钱是保你儿子的,不然就报公安局抓人。当时吓的两位老人只好借了800元钱交了,没给任何收据,还恐吓二老说,总有人举报你儿子。

五、丈夫再次被抓

文爱霞与丈夫带着孩子离开家后,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他们只是想做好人、说真话的人、想过太平日子的人,可是他们却不能回家。

2002年8月27日,灾难再次降临,李爱阁与几个功友去讲真相,在徐水被恶警绑架,在徐水北下关一个看守所里,他们饱受非人折磨,遭电棍电,绑电椅子等酷刑,李爱阁当时被打的头破血流,昏迷过去。

一家人又一次承受生离之苦,孩子又一次失去父亲的疼爱。看着儿子充满迷惑的小脸,文爱霞的心在滴血,她带着儿子却不敢回家,因不想让公婆知道丈夫被抓的事,她担心二老受不了再次失去儿子的打击。

可是在这期间大营乡、610政法委的不法之徒却天天到文爱霞家骚扰,妄图绑架她。他们到文爱霞的娘家、大哥和三个姐姐家胡乱翻查,全不顾老人失去儿子的痛苦,威胁、硬逼着老人带着他们去所有亲戚家去找文爱霞。文爱霞的公公终于承受不住压力,病重在床不起。文爱霞听到老人病重的消息,非常担心,带着孩子于2003年3月回到久别的家。老人看到可爱的大孙子,病情慢慢好转,慢慢的能下地了。二老对文爱霞说:别走了,他们抓了我儿子,还会抓我的儿媳妇吗?再说孩子还这么小,谁还没点良心哪。

听二老这么一说,文爱霞觉得也有道理。是啊,谁家没有生身父母?谁家没有可爱的儿女?修炼法轮功只是想做一个好人,又没有犯任何罪,谁还会再下毒手呢?可是……

六、文爱霞被抓,家中只剩下老人孩子

文爱霞回家不到一个月,2003年4月13日,不法之徒就在文爱霞的丈夫仍被非法关押、老人病重、孩子已失去父爱的情况下,又绑架了文爱霞。

4月13日,文爱霞去雄县县城,给儿子买了一些日用品,在坐车回家的路上,被后面急驶而来的两辆车拦住,以国保大队苏士亮为首的几个便衣警察,把文爱霞拽下车,强行绑架。

文爱霞被他们拉到公安局,当时天已经黑了。来了一个王姓警察,气哼哼的说:就因为你的缘故,我有事都得赶回来。他吩咐两个打手,强行拉拽文爱霞让她跪,文爱霞就是不跪。于是他们又把文爱霞拉到雄州宾馆,说甚么异地关押,不让别人知道。610李成群称:晚上过堂。到了晚上,苏士亮等人让文爱霞招甚么所谓的供词。文爱霞回答:没甚么可说的。于是苏士亮说了一句:打她。以他为首的5、6个打手一哄而上,把爱霞按倒,半跪在地上,把她的脸按在床上不能抬起,他们疯了似的连踢带打,一直到他们打累了才松手。

当时文爱霞被打得全身疼痛,左脸、左耳、左眼被打得肿胀起来,左眼不能睁开,嘴直流血。当时只有两个干警没有打,一警察看到爱霞被打得不成人样,止不住流下眼泪。

三天后,文爱霞被劫持到雄县看守所,因文爱霞被打的左眼肿胀、眼底出血,看不见东西,看守所拒收。那个姓王的警察,赶紧请示上级,给看守所扔下200元钱,说先看伤就跑了。

在大法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下,文爱霞的伤眼不治自愈,使看守所的狱医、干警、犯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在看守所里,文爱霞日夜思念她的儿子,挂念她的家人,担心丈夫的安危。当时正值非典时期,她却不知道家里的任何情况。文爱霞被非法关押三个月,恶警不让家人探望。期间文爱霞多次要求见见孩子,恶警苏士亮曾在外面得意洋洋称他不许文爱霞见孩子一面。恶警苏士亮不但没有答应文爱霞的要求,还对文爱霞的母爱极尽讽刺,使正常人无法理解。当时恶警苏士亮也刚刚成为父亲,可他的言行证明他已失去人性,就这样,他们非法劳教文爱霞两年半。

在劳教所里,文爱霞的颈椎一直疼痛,人瘦的不足100斤。几个月后,她终于见到了自己日夜思念的儿子。见到可怜的孩子,文爱霞的泪水泉水般的涌了出来,孩子却说:妈妈你别哭,我听话,我不哭。

看到此景,铁心人也会落泪。五岁的孩子,在那段失去父母疼爱的日子里,承受着不该承受的压力,由于思念爸爸、妈妈,孩子变得时常心情烦躁,爱发脾气。一天,孩子抱着爸爸的衣服和一双鞋,坐在门外柴垛上,就是不進屋,直到天黑才哄進屋。

文爱霞的母亲听到女儿被抓,脑出血病倒了,爱霞的公公也又一次支撑不住病倒了。文爱霞被非法劳教期间,文爱霞的丈夫李爱阁被非法判重刑15年,当局不通知家属,于2003年10月将李爱阁劫持到保定第一监狱。后家人四处打听,才知道人还活着。李爱阁至今仍被关押在保定第一监狱。

听到李爱阁被判重刑,文爱霞以大法给以的坚定信念支撑着自己不能倒下:孩子需要我,老人盼儿归,我要回家。2004年11月26日,文爱霞终于回到家中。六岁的儿子看到妈妈回来了,高兴得扑了过来。当天很晚了,孩子还不睡,总是拉着妈妈的手,生怕妈妈又离开他。

文爱霞回家后,那些不法之徒仍没放过她,多次到爱霞家探听、骚扰。两位老人都非常害怕。半年后,文爱霞的公公因恶人长期骚扰,加上思儿心切,遗憾的离开了人世,终年仅58岁,他的双目临死都不能闭上。

在文爱霞的公公三七时,那些不法之徒仍没放过文爱霞,大营镇政法委书记崔爱国与雄县610、公安局的人又到她家骚扰。文爱霞的婆婆吓的躺在炕上起不来,孩子吓的躲起来。爱霞严词正告他们:我公公就是被你们吓死的,你们一来,老人孩子都非常害怕,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到我家来了。

文爱霞为了不受恶人干扰,带着儿子离开家,现在外面过着艰难的日子。

主要迫害责任人:雄县国保大队大队长:苏士亮
610主任:李成群
大营乡政法委书记:李艳军
国家公安部 徐水看守所 保定监狱 保定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6/136464.html

保定 雄县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8-07-01: 陈春华,法院(主办)17731207278
雄县法院法官:王焕亭 17731207252
雄县法院法官:韩会清 17731207258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范颖(主办该案)13930260012
雄县国保队长:郭军学 13230226585

2018-06-17: 雄县法院副院长:袁爱民 13903525319
陈春华法院(主办)17731207278
雄县法院法官:许宏杰 13731688388
雄县法院法官:许卫华 15830956788
雄县法院法官:董福印(主审)13331201728
雄县法院法官:王焕亭 17731207252
雄县法院法官:韩会清 17731207258

2018-01-16: 迫害杜贺先责任人:
保定公安局副局长:董宏 13703227368
雄县政法委书记:刘会清 13933205888
雄县政法委副书记:杨双玖13903128299
雄县公安局局长:王兵杰 13303263222
雄县公安局副局长:苏士亮13831284666 18630205099
国保队: 0312-5820300
国保队长:郭军学 13230226585
副队长:张保忠 13803121575
警察: 国会民
协警:崔立学
城关派出所所长:马建华 13230225198
城关派出所:刘超 13722222738 15103128218
城关派出所:杨东 15227053566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苏国庆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滕宝安 13803120896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范颖(主办该案)13930260012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邸赤
雄县法院副院长:袁爱民 13903525319
陈春华法院(主办)17731207278
雄县法院法官:许宏杰 13731688388
雄县法院法官:许卫华 15830956788
雄县法院法官:董福印(主审)13331201728
雄县法院法官:王焕亭 1773120725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