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7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保定 雄县 >> 文爱霞(丈夫李爱阁),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雄县王村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6-08-2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文爱霞(丈夫李爱阁) 李爱阁(李爱格)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2-14: 河北省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十年多来犯罪事实

前言:法轮功学员揭露迫害是为了曝光邪恶、制止迫害,不针对任何个人。以下在叙述迫害经过时牵扯到的曾参与迫害的人员,如得知其已悔悟,不再参与迫害,或已调离迫害单位,我们暂且隐去其姓名。法轮功学员无怨、无恨,慈悲对待一切,大法慈悲一切众生,包括曾参与迫害的人,也一再给其机会。但大法的慈悲和威严同在,我们法轮功学员也绝不允许任何单位与个人无度的迫害!

河北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前身是公安局政保科。在中共发起的这场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充当迫害的前先锋、中共的打手。现据不完全统计: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在迫害法轮功的近十年里,公然执法犯法直接或命令骚扰学员数千次;绑架学员近三百人次;劳教学员近四十人次;非法判刑四人;参与直接或间接迫害致死学员五人。而且国保大队还动用酷刑残酷折磨无辜的法轮功学员。


河北省雄县地理位置

一九九九年迫害初期,原政保科的科长为赵某,其参与绑架、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曾把法轮功学员韩俊苗送精神病院迫害并把其非法劳教。被政保雇佣的所谓联防人员申某对学员进行殴打。

二零零零年赵某调离后,由董某任代科长,其多次绑架法轮功学员。

一段时间后杨某接任政保科长职务,杨某乃军人转业,性格暴躁、残忍。在其任职期间不但绑架学员还对被绑架的学员实施酷刑折磨,无论男、女、老、少,能逃脱其酷刑的寥寥无几。在杨某任职期间绑架关押学员百余人次,非法劳教学员二十余人次、三名学员被非法判刑。他曾指使手下把一未婚女学员的腿打伤,此学员被非法劳教后很长时间腿走路还一瘸一拐。他还曾把五十多岁的老人吊挂昏死几次,又用凉水泼过。还曾把一女学员的胳膊吊折残废。

原国保大队队长杨某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

甲学员叙述:下午就将我叫到局后面的一间小屋(专门迫害的魔窟)那里有几名打手,其中最邪的是申某和一肖姓男年轻人,杨某是他们的头目,他们让我在旁边看着迫害一个刘姓女学员,他们将其两手背铐,用绳将两臂系上,一拉绳子,人就悬吊起来,接下来是恶人对刘大打出手,刘惨叫声令人心怵。他们一边迫害一边说: “看到了吧,她下来就是你女儿。”后恶人就将我叫出去,问我有没有去过北京,有没有发过传单。到了晚上我就被关进了看守所,里面还有三名法轮功学员,我又听他们说对刘的儿子崔志强迫害的经过:他们将崔的两手,上面一只手,下面一只手,紧拉在一起背铐,然后用电棒电,拳头打。还有一名五十多岁的老太太也被迫害了整整一夜。

几天后大年初三,邪恶之徒突然将看守所的门打开,表情怪异,接着打手电倒着拉进一个人来,人已不能说话,也不能动了,申将手一摔,将拉着的人的胳膊扔在地上,我仔细看辨不清是谁,我又问了一句:“这是谁?”“叶大俊。”申说完就走了。大家赶紧将叶抬到炕上,盖上两床被,过了几个小时叶才大叫一声缓过来,这时脸上才稍有人色,(原来是黑紫、绿色,五官都不象样了)于是给她吃了一碗面,才开始慢慢能讲出话来。

原来她年初二早上起来就去了北京上访,她在衣服上写着“法轮大法好”的字样,在当天被北京警察抓住后,被送到密云迫害,在那里恶人将法轮功学员的上衣剥光,只穿秋衣秋裤,让人趴在雪地上,肚皮朝下,然后两个恶人就用雪埋人,连头一起埋,一边埋一边用脚踩,有的被埋的喘不上气来,有的冻的脸青紫,叶被埋了大约二个多小时,就被接回本县,恶警又将其扔在了一间冷屋的椅子上冻了一夜,后就倒拉着进了看守所。隔了一夜,年初五,恶人就将叶叫了出去,用迫害刘秀敏的方式迫害了其一上午,中午时回来后,双手抬不起来了,以后的时间里叶不能自理,且叶的右臂比左臂明显细了一半,像小孩的臂一样,可是邪恶之徒并没有停止迫害,最后将其送保定八里庄劳教所(注:叶大俊解教后,被迫害的精神恍惚、身体非常虚弱,生活不能自理。其他法轮功学员将其接出,并照顾七个月,然后将其送回家并给了200元钱,望其在家安心生活。杨某知道后,又将其送入洗脑基地进行迫害。叶大俊精神上再受打击,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于二零零五年离开人世。)

年初八,一名法轮功学员之妻进了我们呆的看守所牢房,得知其夫是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因在家写“法轮大法好”的标语被抄家、抓人,(恶人拿走其家近千元现金)其妻因协助夫而被抓,恶警用迫害刘、叶的吊打方式迫害王,几天后,王的手臂出现和叶相似的情况,生活不能自理,且后来被劳教,其妻被打的浑身青紫,被非法关押了近三个月,被非法罚款后,释放回家。

我于二零零一年四月十日,经家人交涉,非法罚款3000元(无条无据,杨某亲自接钱)被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六日下午,十来个邪徒闯入我家,抄走大法书近一套,强行将我带走,我在公安局对他们讲真相,他们审问我近半夜一无所获,我只是讲真相,第二天又让我坐了一夜,几个人看着我不让我睡觉,我就对他们讲真相,后来我被关进看守所,二十一天后,经家人交涉放回家,被非法罚款四千元(杨某亲手接钱,无条无据)。

乙学员叙述:快中午的时候,他们把我劫持到了公安局,政保科人员把我带到刑警大队给我上刑,用两个绳子分别套在我的肩上,把我吊在房梁上,下面一个人拉着绳子,我在上面被拉的来回晃。我当时来了例假跟他们要纸,他们不给,血流了一裤子。他们吊了我一天一夜,我觉得心口发热昏了过去。后来知道他们泼了几次水都没醒。就用铁铲切人中,把人中切了一道沟,血流了出来。见我呼吸微弱满脸是血,才把我放下来。我的左臂被吊坏了抬不起来,手臂耷拉着。他们还用硬东西敲我的坏手臂。把我送到关其他同修的地方,已经是第三天下午了。晚上,他们就又叫来一群打手,用一把接一把的香烫我的脚面。后来改成了烟头,把我的脚烫的都是黑紫色。一个坏人还直捅我的腋窝,我说他们耍流氓。折腾了大半夜,要把我和一起去北京的同修送看守所。他们把我拉倒,有一个打手说,他有办法让我走,接着用烟头烫我的脚心。他们又拉又拽把我们拽到了看守所。搜走了我们一百二十元钱。还让刑事犯看着我们,第四天晚上又把我提到二楼,打手们把我捆在椅子上,拿我的凉鞋底盖我。鞋底盖折了,又拿绳子蘸水抽我,累的他们直冒汗。

丙学员叙述:大约中午的时候把我领到了刑讯室。在东西两边的床上各靠两张床,他们让我站在两张床的中间,有两个人分别坐在两张床上。他们俩把我打过来打过去,全身都打紫了。他们打累了,把我拽上床。让我趴在床上。拿着手腕粗的棍棒,开始抡我。棍棒被打断了,又把我双手反绑在床上。揪起我的头发吊在房顶上。用绳子密密麻麻绑住腿架在椅子上。后面有个三十多岁的壮小伙,用鞋底盖我后背,一个人用脏鞋垫蹭我的嘴。把牙龈,嘴头都蹭坏了。牙齿也蹭活动了。一个人用笤帚苗搅我的鼻子眼,耳朵眼。一个用笤帚打腿,一个用烟头烫脚。用棒敲打我每一个脚趾。这些都是同时进行的。他们累坏了就换别的人,二十多个人来回换。这样持续了八个小时,才把我送回了看守所。当时已经是第二天晚上的后半夜了。

原国保大队队长苏某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二零零三年,苏某接替政保科长职务,后政保科改为国保大队,继续残酷迫害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在苏任职期间,绑架学员近百人,劳教学员十余人次。在非法抄家的过程中,那些国保人员多次盗取学员家现金。下面仅举三个案例。

案例一: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四日左右下午二时许,以雄县政保科长苏某、赵某为首的一干人无故闯入一法轮功学员家中搜查。在家人不注意的情况下偷走存款两千余元,家属知道后敢怒不敢言。时隔两日半夜二时许,这伙强盗又到一法轮功学员家中非法搜查,走后家属发现在一万多元的现金中约四千元钱不翼而飞。

案例二: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三日,法轮功学员文爱霞去雄县县城,给儿子买了一些日用品,就在坐车回家的路上,被“六一零”、国保大队人员绑架。当夜,在雄州宾馆以国保大队的苏某为首的五、六个打手一哄而上,把文爱霞按倒,半跪在地上,把她的脸按在床上不能抬起,他们疯了似的连踢带打,一直到他们打累了才松手,当时文爱霞被打得全身疼痛,左脸、左耳、左眼被打得肿胀起来,左眼不能睁开,嘴直流血。三天后,文爱霞被强行送到雄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文爱霞日夜思念她的儿子,挂念她的家人,担心夫的安危。当时正值非典时期,她却不知道家里的任何情况。文爱霞多次要求见见孩子(当时她的孩子才五岁,夫被非法判重刑十五年),可是苏某全不顾文爱霞五岁的儿子失去父母疼爱,非法劳教文爱霞两年半。

案例三: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二日,法轮功学员刘二乐和本县的几位法轮功学员一同去北京,在天安门被恶警非法抓捕,当天下午被雄县公安局劫持回本县,遭受了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二十二日晚,以局长崔起华、苏某为首的国保人员给他动用酷刑:首先是崔起华打了他两个耳光,他们问他和谁去的北京,“上头”是谁,刘二乐不配合他们,苏某就把他反背铐上(背宝剑式),然后打他耳光无数,头脚摁在一起,五个人拳打脚踢,直至他要出不了气,他们才停手,苏某又用脚跟踩碾他的手指,见刘二乐不回答他们,有一打手用拳头猛击他的前胸,后面一个打手挺着他的身体,然后让他站军式(两腿马步站立)直至刘二乐昏倒,醒来后又强行让他跪笤帚棍(双腿膝盖跪在小木棍上)一个人摁着他,使刘二乐昏倒好几次。醒后有一个姓刘的打手双手按住二乐的双肩,在他背后猛拱他的腰部,当时刘二乐就呕吐不止,后来才知道那一下使他腰椎错位。他们打累了就把刘二乐铐在暖气管上,上厕所三个人跟着。一直折磨到凌晨才罢手,当时刘二乐已不能走路,走动需两人架着,衣服都被扯烂,神志恍惚。第二天他们骗刘二乐喝下不明药物,苏某为掩盖恶行,把他腿上的伤喷上药以消除伤痕,又把刘二乐折磨两夜后劫持到雄县看守所。十多天后又提审刘二乐,苏某、庞××给他戴上手铐、脚镣把他带到雄县刑警中队,逼他说出资料来源,他说不知道,他们就用坐“老虎凳”折磨刘二乐,把他固定在铁椅子上,双腿双脚固定住,屁股下面是几根细铁棍,还不许他睡觉,让一个恶警(开口村的)看着他,一闭眼就用小棍打他的太阳穴,支他的眼皮一直到天亮,换另一个人折磨他。第二天晚上逼刘二乐“招供”,他不配合,他们就大打出手。先是开口村的那个打手用皮带抽他的腿和身上,见他不说苏某就狠毒的用两只圆珠笔夹在他的三个手指间,用力攥他的手指,使他疼痛难忍。而后又用老虎钳子用力夹他的中指,疼的刘二乐昏了过去,醒来后苏某、庞××又轮流打他耳光,打的他不能说话,头昏目眩、不省人事。他们怕出人命找来大夫抢救,强行给刘二乐打了针,一会刘二乐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直到第二天才醒过来。苏某见他神志不清的样子就邪恶地说:“弄点大便给他吃,看他吃不吃。”到下午他们才把刘二乐送回看守所,回到监号里见二乐被打的脱了像,犯人们吓的都不敢靠近他,见证了恶警打手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凶残,他们都很同情刘二乐说: “好端端的一个人被打成这样,太残忍了。”都为二乐打抱不平。在号里刘二乐五天五夜吃不了饭,他们怕出人命,派两个犯人照看他。看守所所长怕担责任,叫来法医给刘二乐验伤,以后十来天不能进食,同号的几个犯人用小勺一口一口的喂刘二乐才活过来,后来在他身体还非常虚弱的情况下他们没经任何法律程序,也没通知其家属非法劳教刘二乐三年,送至保定劳教所,致使刘二乐身体腰椎错位、腰痛、腿痛、耳鸣、左胳膊不能抬起。

另一位法轮功学员龙湾村的张三圈和刘二乐一起从北京劫回。在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二日晚上被刑侦科恶警迫害三天三夜,同时家被抄。后来给他用了酷刑“满天星”,就是用一个头套形的刑具里面都是钉子,戴在头上,致使张三圈昏死过去。第二天醒来后,满头是血,地上扔着两块沾满血渍的毛巾,满头是数不清的钉子眼,后来都溃了脓,二十五日被送雄县看守所,十多天后第二次遭迫害,苏某、庞××给他用了酷刑坐老虎凳、被固定在铁椅子上三天三夜,最后昏死过去,造成张三圈血压高、心脏病、腿脚痛,走路不便。第一次送劳教,因张三圈身体检查不合格,劳教所拒收。苏某、崔起华等人本可以以此借口放了张三圈,可是他们并不死心,等张三圈身体刚有好转又把他强行非法劳教三年。

自苏某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恶性事件被曝光后,据悉国保大队在苏某任职期间暂未发生过殴打学员的恶性事件发生。

以上杨某、苏某的恶行已记录在国际互联网法网恢恢恶人榜上。

现任国保大队队长郭军学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现任国保大队队长郭军学,自上任后二零零九年新年前曾对韩庄一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晚,国保人员对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动用酷刑。现今已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重刑,两名学员被非法拘留,两名学员被非法劳教。

案例一:郭俊青,男,五十多岁,是雄县常庄村的一位普通农民。他是亲戚、朋友和乡邻们都公认的老实、本份、能干的人。修炼法轮功十多年来,身心受益。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日晚为了让邻村黄湾村的老百姓们明白法轮功真相,郭俊青到那里发真相资料,被黄湾不法人员绑架,后又被绑架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十四日晚间,这些身为国家公安的执法人员执法犯法对郭俊青动用酷刑,先是用电棍电,后用棍子猛打,致使郭俊青腿部受伤严重。郭俊青被非法关押十天。

案例二: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日,周庄村善良的民妇翟瑞娥,在家中被以郭军学为首的国保、米北派出所人员绑架。非法关押在雄县看守所近八个月,后被非法判九年重刑。翟瑞娥一家修炼法轮功深受其益。被非法关押在雄县看守所期间,她的老婆婆刘老太,以七十八岁高龄,一趟一趟的往县城跑,为的是为自己孝顺的儿媳讨公道。七月二十日一大早六点多钟,刘老太又在家人的陪同下,赶到国保大队队长郭军学的家门外,望能见到郭军学向其讨还一个公道。可郭军学家闭门不开,老太太在门外坐等将近两个小时。直到八点多钟,接到郭军学电话,说让翟瑞娥的家属们到公安局见见翟瑞娥。家属们信以为真,赶到公安局见郭军学,郭军学却又把他们支到法院。家属们又赶到法院,法院刑一庭人员竟不敢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面对家属的问询更是一问三不知。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五日,雄县法院向被非法关押八个月的翟瑞娥下达冤判九年的非法判决书。翟瑞娥现被非法关押在河北女子监狱。

案例三:公安局副局长苏士亮、国保大队队长郭军学为了“邀功请赏”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组织绑架了一位已被迫有家难回,在雄县暂住的安新法轮功学员赵武虎。

赵武虎,男,三十岁,原任安新县政府办公室督察承办科长,他按真、善、忍做人,为人忠厚诚实,工作勤勤恳恳,工作成绩优异,其负责的政务信息和督察工作在保定市政府系统中一直名列前茅,多次被评为保定市优秀工作者、优秀督察工作者和县政府嘉奖。就是这样一个好人,一个对国家有贡献的优秀公务员,在二零零八年所谓的奥运安保时,被谎称法轮功学员要去北京的安新县“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专权组织)、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警察劫持迫害,为躲避迫害,赵武虎不得不离开家乡亲人,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人员抓了赵武虎后,把他关押在雄县看守所五号。几天后,国保大队队长郭军学带领张路平、高鹏等人到看守所对其进行讯问。先把他带到看守所办公室,到了晚上,他们就把他押到看守所接见室(最西边一间)。他们分成两组,轮番折磨赵武虎,不让他睡觉。只要赵武虎一闭眼,就喊他,逼他所谓的“交待问题”。就这样连续的持续了四天,困的赵武虎头脑发昏、两眼发花,吃东西就吐。此事赵武虎向郭军学反应,但无济于事,他们依然不让他睡觉。看着赵武虎的人称是领导让他们这么干的。后来赵武虎实在承受不住,提出考虑一下,他们才让他回监号。他们还让看守所告诉号里让赵武虎睡觉,不让他干活,给他们写东西。一段时间以后,这些人又对赵武虎进行了持续三天的审讯,不让其睡觉。期间高鹏对赵武虎进行死亡威胁。副队长张保忠扬言把赵武虎提到外面,对其实施老虎凳等酷刑折磨,扬言一个月不让他睡觉,看谁胜过谁。

郭军学把刑讯逼供出来的所谓的供词,提交雄县检察院,从而构陷赵武虎。致使赵武虎被无辜关押在雄县看守所一年多。二零一零年十一月,赵武虎被非法判刑五年,被送往冀东监狱非法关押。

案例四:二零一零年三月三日上午十点多,雄县一铺西、大阴村有三位学员家被雄县公安无故非法搜查、抢劫家用电脑与大法书籍等,小花、建伟两名女同修被绑架,二人现被非法关押在雄县拘留所7天。

案例五: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以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郭军学、张保忠为首的不法之徒,绑架了董文采、张兰芬、张桂珍三位法轮功学员,除张兰芬因当夜出现病态,警察怕承担责任把其放回外,董文采、张桂珍被非法劳教一年,在次日(五月十四日)便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结语:以上揭露的案例也只是十年来国保大队所犯罪行的冰山一角。之所以把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十年来的恶行再次揭露出来,是希望现在仍在迫害法轮功的人警醒,不要再继续做恶。你们所做的是执法犯法的恶劣犯罪行为。如今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已大白于天下,修炼法轮功在中国一直是合法的事实也已广为人知。现在越来越多的正义律师们铿锵有力、义正辞严地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做伸冤辩护。有的律师对法轮功学员已明确表示:“现在我们为你们辩护,将来当那些迫害法轮功的恶人被起诉时,我们不会替他们辩护。”事实证明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是明显的违背法律的执法犯法。而二零零六年一月一日中共施行的所谓《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公务员法》的这一条也堵死了执行违法命令而想逃避惩罚的路。而中共实际上是一再给自己留脱掉责任的后路。各位千万不要为一点所谓的眼前利益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啊。

目前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等人已经在三十个国家和地区被起诉,罪名是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一群无权无势的老百姓,把中共高官告上国际法庭,而且部份已判有罪,可想而知在这期间,江泽民等人会使劲浑身解数取消官司,甚至妄图以推出一批替罪羊做交换条件来换取法轮功学员的撤诉,可却遭法轮功学员拒绝,这说明什么?说明它们真正是犯下了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等,而法轮功学员明白犯罪的元凶就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各位不应该理智的认清这一切吗?不要再无意中充当了杀人者的帮凶啊。

而且善恶有报是天理。明慧网经常刊载许多因迫害法轮功、遭到恶报的事例,并不是幸灾乐祸,而是真诚的为这些生命受到中共的谎言欺骗、成为助纣为虐的帮凶,以至恶报缠身而深感惋惜。由于不同的人背后有不同的因素,报应的时间和过程也不一样,表现形式也会不一样:有的人立即现世现报,有的人往后拖一段时间;有的人报应过程只是一瞬间,有的人要经受一个痛苦过程。千万不要存在侥幸心理呀!“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待到报时,一切全报。”这场迫害和每一个人都有关系,那么了解法轮功真相就是对自己负责、对自己的亲人负责,明白了真相就是福份。由于篇幅限制,我们仅摘录明慧网近期报导出来的少量恶报案例,以窥全貌,希望还在行恶者引以为戒。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14/河北省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十年多来犯罪事实-236200.html
2007-06-17: 河北雄县国保队恶警苏士亮迫害法轮功又添新罪
苏士亮,男,三十五岁左右,自二零零三年担任公安局国保队大队长。自此一直参与对法轮功与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多年来罪行累累,全都一一记录在案。他的恶名已被登上世界法网恢恢网站,其恶人编号为:53041。

苏士亮在任职期间每一起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他都参与了。他一上任就非法在公交车上劫持绑架了王村法轮功学员文爱霞,执法犯法刑讯逼供使文爱霞的一只眼差点失明。文爱霞被非法关押在雄县看守所时,夫已被非法判重刑十五年,她的孩子才五岁,她多次要求见见孩子,可是苏士亮等不但不让,还非法劳教文爱霞两年半。

法轮功学员刘二乐与张三圈在北京被绑架后。苏士亮等人对俩学员刑讯逼供,老虎凳、电椅子、电棍等极尽酷刑折磨,使二人险些丧命。

虽然苏对法轮功学员犯下大罪,这些年来我们还是不厌其烦的秉着善心,向其讲清真相,因为我们知道很多人是在中共邪党的谎言迷惑下、在压力下被动的在迫害法轮功,一旦这些人明白真相、良知发现就会主动停止迫害。我们也曾给苏士亮本人与家属寄信,摆明利害关系,认清形势,并把其已登上恶人榜的消息通知于他和其家人,希望他停止迫害。如果还要作恶,我们只有把他登上恶人榜的消息与其迫害法轮功的恶行向全雄县、全世界通报。大法弟子本着“不信良知唤不回”的信念,一次一次给其悔过自新的机会。可是这么多年来其不知悔悟,今年四月间命令下属到各村一些学员家盘查骚扰,继而绑架学员疯狂迫害。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七日,以其为首的二十余名不法之徒闯入段岗法轮功学员翟小凤家,抄走学员的大法书,绑架并非法拘留了学员。在此期间学员家属送钱送礼,半月后学员才得以释放。

仅一星期后,六月六日下午,苏士亮指使手下又闯入四甫法轮功学员郝丽君家,当时郝丽君上班不在家,郝丽君的儿子正在睡午觉。这些不法之徒闯入后问:你们家丢了东西没有。郝丽君的儿子不解的说:没丢啊。这些人进屋就翻,翻到郝丽君的一些大法书,又一次抄家后,抄走了郝丽君的儿子玩游戏的电脑(孩子喜欢玩电脑,孩子的姨给孩子买的),在郝丽君不在家的情况下,绑架了其不炼功的儿子。郝丽君回家后,得知儿子被绑架的消息,心急如焚,爱子心切自己主动到公安局换回了儿子。与此同时郝丽君给儿子买的楼房处也被他们非法搜查抄家。恰恰是这些不法之徒的到来,才真正使郝丽君家丢了东西。

六月七日在县城居住的一位年龄已六十六岁的老年学员谢素英被他们绑架。一位只为祛病健身、修身养性的老太太他们也不放过。

六月七日晚十点,不法之徒又到龙湾村一学员家搜查抄家,进门就象土匪一样胡乱翻查,学员的儿子家也翻了,柴禾垛里都翻到了,简直是无法无天。

六月十三日上午,苏亲自带领手下到三甫法轮功学员王贺楼家搜查,从九点到十一点,翻了两个多小时候,翻出几本法轮功书籍,便把王贺楼绑架。王贺楼的家人找苏士亮评理、要人,他却躲起来不知去向。目前三位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雄县拘留所。

在此正告苏士亮等人,大法弟子无怨、无恨,慈悲对待一切,法轮大法慈悲一切众生,包括对曾参与迫害的人也一再给其机会。但是,大法威严同在,我们大法弟子也绝不允许任何单位与个人无度的迫害大法!如果还不知悔过,一切后果、一切可悲的下场是你们自己选择的。你们应该立即释放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停止迫害!

在此希望苏士亮的家人与其亲朋好友,能够明大义,规劝你们的亲人不要再造业。你们都有自己的幸福家庭,都有父母、儿女,将心比心,你们是否了解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家属此时的心情,而他们的亲人只是按“真、善、忍”要求,炼功做好人,没偷、没抢、没做伤害他人的事。为了一点奖金,为了迎合上面,把这样的好人抓起来,不造业吗?善恶有报啊!如果你们真为你们的亲人着想,就叫他停止迫害法轮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7/157079.html

2007-04-24: 夫被非法判重刑,母子又遭恶警骚扰
2007年4月12日上午,河北有几个自称是公安局的人开车到雄县王村大法弟子文爱霞的孩子所在学校王村小学,强烈要求见见文爱霞的孩子,校长向他们要工作证,他们拒绝拿出来。校长怕吓着孩子,只得领着他们从窗户外看了看,他们还询问文爱霞在哪上班。因他们拒绝出示工作证,校长担心孩子有危险(因去年就在大营发生一起恶徒施迷魂药绑架中学生的事件),放学后让孩子们排着队回的家。

后来得知这几个人,是从孩子年前就学的小学,打听到孩子已转回老家上学,便又开车至此。18日晚,王村村委的人又以风马牛不相及的借口到文爱霞家打探。

2002年,文爱霞李爱阁被非法判重刑十五年,现仍关押在保定监狱。期间2003年3月文爱霞到县里给孩子买了些日用品,在回家的车上被公安局国保队苏士亮等人开车拦截绑架,遭受苏士亮等人的刑讯逼供,以致一只眼睛差点失明。在文爱霞只有六岁的孩子就已失去父亲疼爱的情况下,邪党不法人员又把文爱霞非法劳教两年。

文爱霞从劳教所回家后,那些不法之徒仍没停止对她的迫害,多次到家探听、骚扰。两位老人都非常害怕。文爱霞的公公因恶人长期骚扰,加上思儿心切,遗憾的离开了人世,终年仅58岁,临死时双目都不能闭上。

文爱霞和儿子相依为命,为了孩子能有一个不受恶人干扰的平静的生活环境,曾在县里打工一年多,其中艰辛自不必说。今年正月开学因孩子奶奶想念孩子等原因,转回本村上学,文爱霞靠打工维持生活。可回家后仅仅三个月,就又受到不法之徒的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4/153393.html

2006-08-26: 大法弟子文爱霞一家所遭受的迫害
河北雄县王村村民文爱霞李爱阁,因修炼法轮大法,在江泽民与中共邪党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的七年多里,遭尽迫害,几度被非法关押,与幼小的孩子几经别离。李爱阁因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判重刑15年,现被非法关押在保定监狱,文爱霞的公公终因思儿心切,抱着遗憾撒手人世,而文爱霞与幼子被迫离乡背井。

一、苦难的童年

文爱霞的童年是与苦难为伴的。1972年爱霞出世后,因为家里生活困难、姊妹多,母亲担心养不活她,曾几次想把她送给别人家收养,在父亲的阻拦下才留下来。可在她三岁时,她的父亲患肝癌不幸去世,从此爱霞失去了父爱。看着别的孩子叫爸爸,她幼小的心灵说不出的难受。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我的爸爸怎么就不理我们走了呢。”她经常做梦梦见父亲背着他到姥姥家玩。而在现实中她眼里看到的是母亲为拉扯她们姐妹五人那操劳忙碌的身影。而且爱霞从小体弱多病,什么脑膜炎、肝炎全都得过,直长到8岁时,由于骨头软,走路不稳总摔跤,还得让人背着。母亲常说,爱霞能活过来真是不易。家庭的苦难与母亲生活的艰辛,使她的心灵受到强烈的打击,不知人生的幸福是什么?更不知命运为何如此对她不公?

二、远离病痛

1993年,文爱霞李爱阁结婚,夫虽然脾气不太好,可对爱霞很好。94年初,爱霞怀孕了。可因干活不慎不幸流产。当夫把她送到医院,医生说,晚一会,大人就保不住了,大出血。就这样爱霞虽然保住了性命但身体从此却很不好。不能干重活,还留下了严重的妇科病,四处寻医不见起色。她夫的一个亲戚是妇科大夫,说:你们不能再有孩子了。一家人为此愁眉不展,家庭气氛也很紧张。

1996年,文爱霞夫同时走进了法轮大法的门,从此改变了他们的一切。当他们静心通读《转法轮》后,他们明白了为什么人会有那么多苦难?明白了人来世上的真正目的。从此他们并肩走上了修炼之路,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努力做一个为着别人的好人,努力修掉自身的缺点。李爱阁以前的坏毛病如打架、喝酒、吸烟都改了。文爱霞的身体在不知不觉中也好了,什么活都能干了,什么病也没有了。

98年8月,文爱霞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儿子,爱霞的公公、婆婆笑的合不拢嘴,一家人感谢法轮大法的恩德。街坊邻居听说此事后都说大法好、大法神奇。爱霞一家,在法轮大法的恩泽中,走出苦难,全家人沐浴在幸福中。

三、夫被骗劳教

1999年的7月20日,天就象塌了一样,所有的电视、报纸都是一个声音,都在诬陷大法不好。

2001年农历新年刚过,文爱霞一家的灾难从此开始。正月初八晚上,大营乡政府、派出所的一伙人闯进文爱霞家。当时文爱霞因做生意在外地没在家,她的夫正在看着熟睡的孩子。当时那些人骗她的夫说:到派出所核实几个问题就回来。根本不等她的夫说什么,也不管孩子没人看管,强行把她的夫带走非法扣押。人带走了,村干部才去后院叫孩子的奶奶去看孩子,当时孩子才两岁多。

文爱霞回到家时,家里一片狼藉,翻的乱七八糟,公公、婆婆急的不知所措,儿子哭闹着要找爸爸,文爱霞看着可怜的孩子,忍不住眼泪直流。接下来几天里,家人到处打听李爱阁的下落,得知李爱阁已被秘密送往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理由只是炼了法轮功。

四、盼夫回家

夫被抓走后,孩子做梦都在喊爸爸。公公、婆婆思儿心切日渐消瘦。

文爱霞第一次带着儿子到劳教所去看夫。两岁多的孩子高兴的喊着爸爸,孩子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短短的接见一会就过去了,要离开了,孩子说什么也不走,就是要爸爸回家,要爸爸抱他,就是大声地哭着要爸爸,旁边围观的人都落泪了,觉的孩子太可怜了,孩子的爸爸也哭了。文爱霞强忍着泪水,抱着儿子走出劳教所大门的。

2001年的10月8日,李爱阁终于回到家中。一家人总算松了口气。

夫虽然回家了,可他们夫妻二人的内心并不轻松。因为他们知道,大法还在受诬陷、恩师还在受诽谤,多少老百姓受蒙蔽无知的迫害大法。他们还知道,那些不法之徒们是不会让他们过太平日子的。为了一家三口不再分开,为了更好的讲好大法真相,他们夫妻二人带着孩子离开了家。

果不其然,大营乡政法委书记李艳军为首的不法之徒,又多次到爱霞家骚扰。看不到他们夫妻,就逼迫两位老人交800元钱作抵押,还说什么一小时内必须把钱送到,说什么这钱是保你儿子的,不然就报公安局抓人。当时吓的两位老人只好借了800元钱交了,没给任何收据,还恐吓二老说,总有人举报你儿子。

五、夫再次被抓

文爱霞夫带着孩子离开家后,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他们只是想做好人、说真话的人、想过太平日子的人,可是他们却不能回家。

2002年8月27日,灾难再次降临,李爱阁与几个功友去讲真相,在徐水被恶警绑架,在徐水北下关一个看守所里,他们饱受非人折磨,遭电棍电,绑电椅子等酷刑,李爱阁当时被打的头破血流,昏迷过去。

一家人又一次承受生离之苦,孩子又一次失去父亲的疼爱。看着儿子充满迷惑的小脸,文爱霞的心在滴血,她带着儿子却不敢回家,因不想让公婆知道夫被抓的事,她担心二老受不了再次失去儿子的打击。

可是在这期间大营乡、610政法委的不法之徒却天天到文爱霞家骚扰,妄图绑架她。他们到文爱霞的娘家、大哥和三个姐姐家胡乱翻查,全不顾老人失去儿子的痛苦,威胁、硬逼着老人带着他们去所有亲戚家去找文爱霞文爱霞的公公终于承受不住压力,病重在床不起。文爱霞听到老人病重的消息,非常担心,带着孩子于2003年3月回到久别的家。老人看到可爱的大孙子,病情慢慢好转,慢慢的能下地了。二老对文爱霞说:别走了,他们抓了我儿子,还会抓我的儿媳妇吗?再说孩子还这么小,谁还没点良心哪。

听二老这么一说,文爱霞觉得也有道理。是啊,谁家没有生身父母?谁家没有可爱的儿女?修炼法轮功只是想做一个好人,又没有犯任何罪,谁还会再下毒手呢?可是……

六、文爱霞被抓,家中只剩下老人孩子

文爱霞回家不到一个月,2003年4月13日,不法之徒就在文爱霞夫仍被非法关押、老人病重、孩子已失去父爱的情况下,又绑架了文爱霞

4月13日,文爱霞去雄县县城,给儿子买了一些日用品,在坐车回家的路上,被后面急驶而来的两辆车拦住,以国保大队苏士亮为首的几个便衣警察,把文爱霞拽下车,强行绑架。

文爱霞被他们拉到公安局,当时天已经黑了。来了一个王姓警察,气哼哼的说:就因为你的缘故,我有事都得赶回来。他吩咐两个打手,强行拉拽文爱霞让她跪,文爱霞就是不跪。于是他们又把文爱霞拉到雄州宾馆,说什么异地关押,不让别人知道。610李成群称:晚上过堂。到了晚上,苏士亮等人让文爱霞招什么所谓的供词。文爱霞回答:没什么可说的。于是苏士亮说了一句:打她。以他为首的5、6个打手一哄而上,把爱霞按倒,半跪在地上,把她的脸按在床上不能抬起,他们疯了似的连踢带打,一直到他们打累了才松手。

当时文爱霞被打得全身疼痛,左脸、左耳、左眼被打得肿胀起来,左眼不能睁开,嘴直流血。当时只有两个干警没有打,一警察看到爱霞被打得不成人样,止不住流下眼泪。

三天后,文爱霞被劫持到雄县看守所,因文爱霞被打的左眼肿胀、眼底出血,看不见东西,看守所拒收。那个姓王的警察,赶紧请示上级,给看守所扔下200元钱,说先看伤就跑了。

在大法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下,文爱霞的伤眼不治自愈,使看守所的狱医、干警、犯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在看守所里,文爱霞日夜思念她的儿子,挂念她的家人,担心夫的安危。当时正值非典时期,她却不知道家里的任何情况。文爱霞被非法关押三个月,恶警不让家人探望。期间文爱霞多次要求见见孩子,恶警苏士亮曾在外面得意洋洋称他不许文爱霞见孩子一面。恶警苏士亮不但没有答应文爱霞的要求,还对文爱霞的母爱极尽讽刺,使正常人无法理解。当时恶警苏士亮也刚刚成为父亲,可他的言行证明他已失去人性,就这样,他们非法劳教文爱霞两年半。

在劳教所里,文爱霞的颈椎一直疼痛,人瘦的不足100斤。几个月后,她终于见到了自己日夜思念的儿子。见到可怜的孩子,文爱霞的泪水泉水般的涌了出来,孩子却说:妈妈你别哭,我听话,我不哭。

看到此景,铁心人也会落泪。五岁的孩子,在那段失去父母疼爱的日子里,承受着不该承受的压力,由于思念爸爸、妈妈,孩子变得时常心情烦躁,爱发脾气。一天,孩子抱着爸爸的衣服和一双鞋,坐在门外柴垛上,就是不进屋,直到天黑才哄进屋。

文爱霞的母亲听到女儿被抓,脑出血病倒了,爱霞的公公也又一次支撑不住病倒了。文爱霞被非法劳教期间,文爱霞李爱阁被非法判重刑15年,当局不通知家属,于2003年10月将李爱阁劫持到保定第一监狱。后家人四处打听,才知道人还活着。李爱阁至今仍被关押在保定第一监狱。

听到李爱阁被判重刑,文爱霞以大法给以的坚定信念支撑着自己不能倒下:孩子需要我,老人盼儿归,我要回家。2004年11月26日,文爱霞终于回到家中。六岁的儿子看到妈妈回来了,高兴得扑了过来。当天很晚了,孩子还不睡,总是拉着妈妈的手,生怕妈妈又离开他。

文爱霞回家后,那些不法之徒仍没放过她,多次到爱霞家探听、骚扰。两位老人都非常害怕。半年后,文爱霞的公公因恶人长期骚扰,加上思儿心切,遗憾的离开了人世,终年仅58岁,他的双目临死都不能闭上。

文爱霞的公公三七时,那些不法之徒仍没放过文爱霞,大营镇政法委书记崔爱国与雄县610、公安局的人又到她家骚扰。文爱霞的婆婆吓的躺在炕上起不来,孩子吓的躲起来。爱霞严词正告他们:我公公就是被你们吓死的,你们一来,老人孩子都非常害怕,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到我家来了。

文爱霞为了不受恶人干扰,带着儿子离开家,现在外面过着艰难的日子。

主要迫害责任人:雄县国保大队大队长:苏士亮
610主任:李成群
大营乡政法委书记:李艳军
国家公安部 徐水看守所 保定监狱 保定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6/136464.html

保定 雄县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8-07-01: 陈春华,法院(主办)17731207278
雄县法院法官:王焕亭 17731207252
雄县法院法官:韩会清 17731207258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范颖(主办该案)13930260012
雄县国保队长:郭军学 13230226585

2018-06-17: 雄县法院副院长:袁爱民 13903525319
陈春华法院(主办)17731207278
雄县法院法官:许宏杰 13731688388
雄县法院法官:许卫华 15830956788
雄县法院法官:董福印(主审)13331201728
雄县法院法官:王焕亭 17731207252
雄县法院法官:韩会清 17731207258

2018-01-16: 迫害杜贺先责任人:
保定公安局副局长:董宏 13703227368
雄县政法委书记:刘会清 13933205888
雄县政法委副书记:杨双玖13903128299
雄县公安局局长:王兵杰 13303263222
雄县公安局副局长:苏士亮13831284666 18630205099
国保队: 0312-5820300
国保队长:郭军学 13230226585
副队长:张保忠 13803121575
警察: 国会民
协警:崔立学
城关派出所所长:马建华 13230225198
城关派出所:刘超 13722222738 15103128218
城关派出所:杨东 15227053566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苏国庆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滕宝安 13803120896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范颖(主办该案)13930260012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邸赤
雄县法院副院长:袁爱民 13903525319
陈春华法院(主办)17731207278
雄县法院法官:许宏杰 13731688388
雄县法院法官:许卫华 15830956788
雄县法院法官:董福印(主审)13331201728
雄县法院法官:王焕亭 1773120725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