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5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云南 >> 昆明 五华区 >> 马玲(马林), 女, 57

个人情况: 云南大学图书馆副研究员,副馆长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云南昆明市五华区
拘留时间: 2004年9月21日
有关恶人: 马龙分厂党委书记:李忠祥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8-06
家庭成员: 儿女: 张稷
夫妻/父母: 马玲(马林) 张开流
交叉列在: 云南 > 云南大学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2-17: 多位云南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申诉无门

2014年4月19日下午,石林鹿阜街道办事处北大村,一家人与亲友正在吃饭,警察闯入,暴力抓走十四人。

其中马玲、张稷母女分别被昆明五华区法院非法判决有期徒刑四年和三年零六个月;高琼芳、高翠芳被石林法院非法各判有刑徒刑三年。高夸柒、高翠莲、杨自强三名残疾人被非法各判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

马玲、张稷在2014年11月28日前曾被五华区法院秘密非法开庭。法院为她俩指定了两位援助律师。秘密开庭那天,律师才与她们见面,从未接见过她们,没有与律师的见面沟通,律师对当事人情况什么都不了解,如何辩?如何为当事人伸张正义?她们问律师能不能作无罪辩护?回答是不能。所以她们当庭抵制、拒绝了律师,庭没开成。

后来,家人为她们请的律师作了各方争取,才在2014年11月28日开庭。开庭后,张稷回想律师庭上所述,认为自己的合法权利被更大的剥夺,就写了控告书,寄给昆明市中级法院控告中心。她认为,家人给她们请的律师,从公安阶段就介入了,但当局一直不让律师见当事人,这是严重的违法,剥夺了当事人聘请律师辩护的合法权利等。

之后,中级法院作了“回复”,内容是,控告书已收到,但所反映情况不在他们的管辖范围之内,将原件返回给当事人。

过去法轮功学员也写过多少“控告”和“申诉”,可总是石沉大海杳无音信,一样的投诉无门,老百姓只有被迫害被折腾的份儿。

为什么执法人员想方设法要秘密开庭、匆忙判决、送监狱;阻止家属和当事人请外地律师,诱导当事人和家属配合开庭,劝说不要上诉等等。就因为,只要一顺利开庭,把人送进监狱就完事了,申诉也无用了,也不存在抄家清单的追究与核实等等问题了。

马玲、张稷母女俩被抄家时不在场,是警察自行进出,抄家清单到开庭时也未看到。她们在看守所超时做着奴工的活,所长孙艳美、副所长左立春、主管干警陆赞很凶,不让炼功,逼迫她们做农工生产劳动。

2015年1月27日与30日,两位律师到看守所分别与张稷、马玲签了《刑事申诉委托书》,以便到监狱继续接见,完成申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17/多位云南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申诉无门-304725.html

2014-12-15: 云南大学退休职工和女儿被非法判刑

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法院罔顾事实与法律,十二月十一日对云南大学退休职工马玲和她女儿张稷(学校教师)分别非法判刑四年、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开庭时,三位律师郭连辉、胡贵云、王全章有理有据为她们母女二人做无罪辩护,对公诉人的指控进行了有力反驳。

马玲女士在庭审最后的陈述中说:今天我站在这个审判席上,心情很沉重,我们的国家要依法治国,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从来没有讲过法律,我们一直都在按“真、善、忍”修炼,首先就是一个知法懂法的好人,我们所有的行为都是在宪法和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全世界都需要真善忍,法轮大法洪传到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可现在在我们的国家我们却不被认可,认为我们犯罪,难道我们中国人的智商低到了连“真、善、忍”都不知道好的地步了吗?我非常的悲哀!我追随“真、善、忍”的脚步走到了今天是非常的不容易,也非常的艰难。但是我很有信心,通过今天为我们做无罪辩护的律师朋友们,他们用法律维护了我们的尊严,维护了做人的权利,我衷心地感谢他们!

马玲女士说:我认为我是一个知法守法的好公民,是这个社会最需要的好人,如果都按“真、善、忍”做好人,我们这个社会该多美好啊,就是因为我享有了这个美好,我才愿意把这个美好告诉所有的人,哪怕我五进看守所,两进劳教所,我走的这条路,是咱中华民族的希望之路,是全人类走向未来的希望之路。希望所有在场的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拥有美好明天,今天的庭审是对所有人的良心考验,我希望你们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一起走向未来,谢谢!

马玲女士是云南大学图书馆退休职工、副研究馆员,在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十年多的时间里多次被非法抓捕、抄家、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先后被非法关押五年零七个半月。在被非法劳教期间,学校停发了马玲的工资,并取消了马玲的住房公积金、医疗保险金、失业保险金,对马玲的年度考核评定为“不合格”。这些做法,马玲回校工作后,向有关部门反映过,但都没有回复。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九日晚,马玲母女前往昆明石林看望腿疼多日的法轮功学员,晚饭时,突然闯入二十余人,自称是北大村派出所的,未出示任何文书,不由分说要求他们“走一趟”。马玲母女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带走;马玲家汽车被扣押。恶警称“有人举报你们非法聚会”、“我们穿着制服就是证据”。

马玲母女被劫持到石林风景区派出所,四月二十日送到昆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第二天被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刑事拘留,五月二十八日经区检察院同意,五华公安分局非法逮捕,八月二十八日向五华区检察院非法起诉。

家属在五月十三日公安阶段请了辩护律师,却一直不能会见,直到法院开庭前才得到会见。十一月二十八日,五华区法院非法开庭,庭审从上午十点到十二点,下午一点到四点左右结束,当庭没有宣判,十二月十一日上午非法宣判马玲四年,张稷三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5/云南大学退休职工和女儿被非法判刑-301519.html

2014-12-13: 云南大学副研究员和女儿被非法开庭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法院非法对云南大学副研究员马玲和她女儿张稷(学校教师)开庭。三位律师郭连辉、胡贵云、王全章有理有据为她们母女二人做无罪辩护,在场人员很受震动。
马玲、张稷母女分别回答了法庭提问,并讲述了自己为什么修炼法轮功,以及在践行“真、善、忍”做人原则中所带来的美好!她们认为炼法轮功无罪,新唐人电视台没有犯法,要求法庭把抄来的光盘当众播放,让法庭来分辨,有罪无罪?并回答了律师,没有人告诉过她们,什么是正的?什么是邪的?哪部法律因为她们而遭到了破坏!认为起诉书不属实,《刑法》第三百条是强加的罪名。并陈述,四月十九日那天,她们母女到朋友家探望,正在吃饭,公安闯入,以暴力方式抓走了朋友一家五口及亲友。公安去她们家抄家时,本人不在场,到现在还未看到所抄物品的清单。认为抄走的物品均属私人财产,不是罪证。不知道是些什么人去抄,只知道有一个是马云辉。

律师对公诉人的指控进行了有力反驳。公诉人指控马玲、张稷“顽固坚持”、“非法持有法轮功资料”、“非法集聚”,搞“法轮功活动”,把非法在她们家中搜出大量法轮功真相视为“罪证”,指控 “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律师认为,案件过程中,至今没有发现当事人有过违法行为,反而发现五华区公检法人员一系列的违法行为以及破坏法律实施的行为:

1、公安立案、非法追查、抓捕。先抓人,后取证,违反《刑事诉讼法》。

2、两次不让律师依法接见当事人:此行为剥夺了律师的职业权、辩护权;剥夺了当事人及家属的接见权、请律师辩护权;剥夺了检察机关和人民法院的监督权。严重干扰了司法程序,破坏法律实施。还说“我们这里是神秘的地方”,什么神秘?是“东厂”还是“西厂”?要求法庭告知真相,查清五华分局有什么权利剥夺律师的接见权。

3、起诉书中有创造罪名、不使用法律用语、概念模糊不清、偷换概念,罗织罪名等违法行为。如:一家人与亲朋正在吃饭,公安闯入,暴力抓人,说是“非法集聚”,中国法律中只有“非法集会”,没有“非法集聚”,这是创造罪名;同样,中国法律只有“非法持有毒品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就没有“非法持有法轮功资料罪”,这也是创造罪名,破坏法律。

“顽固坚持”不是法律用语、法律判断语。而且公诉机关却把“邪教宣传品”偷换成了“法轮功宣传品”,指鹿为马,罗织罪名。什么是邪教?谁是邪教?有无司法界定,是哪个部门界定的?当事人有这个能力吗?破坏了哪部法律?能说破坏了《刑法》 第三百条法律,所以定罪其犯了《刑法》第三百条法律吗?这叫循环定罪。我国目前认定的十四种邪教里,没有法轮功。邪教是漠视生命的,而法轮功是珍惜生命的。

律师指出,任何违法行为都具有社会危害性,而当事人从主观到客观都没有造成社会危害。马玲母女修炼后不仅身体好了,做人方面也赢得了家人的赞同,家人希望她们在法庭上好好辩赢回家!

综上所述,当事人没有违反国家法律,她们不具备破坏国家法律或行政法规实施的特权和能力,公诉人也没有证据证明。信仰“真、善、忍”是当事人的思想理念,法律只惩罚行为,不惩罚思想。思想自由,不单指大脑活动,思想的表达也在其中。法律保护个人信仰权利,法轮功修炼者只为祛病健身,修身养性,坚持做人的良知,得到福报,没有干预国家体制。法律工作者应该维护公民的合法权利,办错案是要承担责任的。《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已做了明确规定。律师不仅是为当事人负责,也是为所有的办案人员负责,望合议庭能依据事实公正判决,宣告当事人无罪释放。

云南大学图书馆退休职工、副研究馆员马玲,在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十年多的时间里多次被非法抓捕、抄家、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先后被非法关押五年零七个半月。在被非法劳教期间,学校停发了马玲的工资,并取消了马玲的住房公积金、医疗保险金、失业保险金,对马玲的年度考核评定为“不合格”。这些做法,马玲回校工作后,向有关部门反映过,但都没有回复。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九日晚,马玲母女前往昆明石林看望腿疼多日的法轮功学员,晚饭时,突然闯入二十余人,自称是北大村派出所的,未出示任何文书,不由分说要求法轮功学员“走一趟”。马玲母女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带走;马玲家汽车被扣押。恶警称“有人举报你们非法聚会”、“我们穿着制服就是证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3/云南大学副研究员和女儿被非法开庭-301435.html

2014-11-20: 2014-11-19: 云南昆明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
2014年4月19日,马玲及女儿张稷在昆明石林一法轮功学员家被绑架。于2014年11月28日,在昆明五华区法院面临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19/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00489.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20/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00512.html

2014-11-17: 昆明法轮功学员马玲及女儿张稷面临非法开庭
昆明法轮功学员马玲及女儿张稷,将于2014年11月28日被非法开庭,有律师辩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17/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00400.html

2014-10-28: 昆明市盘龙区公安分局姚琨的恶行

一九九九年以来,云南省前省委书记白恩培、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利用所掌控的公、检、法、司在云南残酷地迫害法轮功。盘龙区公安分局的姚琨就是追随秦光荣等迫害法轮功的一名打手。

姚琨原先分别在昆明市公安分局、五华区公安分局、五华区国保大队任职。五华区成了昆明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灾区。姚在幕后指使副大队长练学腾、教导员陶熏、邓幼昆、恶警郑红兵、马斌和、张鸣、马斌等大肆抓捕、关押法轮功学员。姚琨又被调到盘龙公安分局委以重任,盘龙区又成了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

......云南大学副研究员马玲兄妹六人被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马玲与丈夫张开流,弟弟马先明,弟媳李琼(40多岁),儿子马清源(7岁)在翠湖公园马路边炼功,被武警绑架,拉到官渡区公安局被五华区公安局接回后,非法审讯到深夜才放回,马先明被非法拘留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六日,马玲与女儿张稷坐车去北京途中到曲靖时被昆明市公安分局劫持回昆明,马玲被非法劳教二年半。

二零一四年五月马玲在石林一朋友家又被绑架,现还在非法拘押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28/昆明市盘龙区公安分局姚琨的恶行-299543.html

2014-06-22: 昆明市五华区警察马斌的犯罪事实

五华区是昆明市各区中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一个区。至今云南大学图书馆退休职工马玲及女儿张稷还被五华区国保大队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已有两个多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22/昆明市五华区警察马斌的犯罪事实-293782.html

2014-04-22: 昆明法轮功学员马玲、马燕、张稷三人被非法拘留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一日下午三点左右,云南昆明五华国保警察电话通知法轮功学员马燕的家人,说当日凌晨已经将马燕非法行政拘留,说关押在第一看守所,暂定三天;通知会通过邮寄方式传递给家属;届时可送衣物和钱。另外据悉,马玲、张稷也被非法拘留,也是关押在第一看守所。

马玲、马燕、张稷于四月十九日晚在探视一位法轮功学员时被绑架,当时警察绑架了十四位法轮功学员。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4/5/7/501.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2/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90363.html

2014-04-21: 云南昆明14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2014年4月19日晚,数名法轮功学员前往昆明石林看望腿疼多日的法轮功学员,晚饭时,突然闯入20馀人,不由分说要求法轮功学员“走一趟”。前后共带走昆明马玲母女、陆良、宜良以及石林当地法轮功学员共14名。被带走的包括腿疼法轮功学员的父母、姊妹等。期间,恶人李金辉、付红春打法轮功学员。马玲家汽车被扣押,并抄走书籍、资料两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1/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90318.html

2013-05-12: 云南大学参与迫害拒认错 副研究馆员提申述

云南大学图书馆职工马玲,副研究馆员,在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十年多的时间里,她多次被绑架、抄家、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先后被非法关押五年零七个半月。云南大学不法人员涉及对马玲人身、名誉及经济迫害,马玲多次要求校方改正错误,但至今未得到回应。马玲表示要继续申述。

马玲被非法劳教期间,云南大学停发了她的工资,并取消了马玲的住房公积金、医疗保险金、失业保险金,对马玲的年度考核故意评定为“不合格”。对于这些做法,马玲回校工作后向有关部门反映过,但都没有回覆。

二零一一年三月,马玲以申诉的形式提出,希望学校把不合理的做法纠正过来。在申诉中,马玲写了自己被中共两次非法刑事拘留、抄家、两次被非法劳教的迫害经历,同时从中国现行法律的各个角度阐述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以及所有参与人员的违法,并讲述了真实的法轮大法以及大法洪传世界各国的盛况;最后对学校提出三点要求:1、在一定范围内为马玲恢复名誉,向有关人员讲清马玲被迫害的真实情况,消除负面影响;2、在马玲被非法劳教期间学校不算工龄,但又要对她進行年度考核,并且考核为不合格,这等于对马玲双重迫害。由此,马玲的正常晋级、职称评定、福利待遇、工资基数等都受到影响,显然这些都是不合理的,应该给予纠正。3、马玲二零零四年五月将自己写给《致最高检察院及云南省检察院领导的一封公开信》亲自送给学校人事处、图书馆、校办公室、组织部、校纪委、保卫科等部门的领导,给各位领导一个知情权,有助于了解她的情况,本是对学校的信任,却成为马玲被非法劳教三年的罪证,学校应该给一个说法。

这封申诉信,马玲首先送给学校信访处,之后又送给了学校公安处、纪委、校领导。之后,学校信访处的领导答覆马玲,说她的申诉已经转给了学校“610”(中共专事迫害法轮功、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机构)人员、公安处的余晖,由他给解决的意见。马玲找到余晖,余推脱说劳教不是学校判的,是上面定的,说他解决不了。

近日,马玲再次以控告的形式致信各级检察机关、信访处、控告检举中心等单位,揭露昆明市公、检、法、司以及她工作的云南大学公安处相关人员,滥用职权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人身自由的权利,以及赔偿由此造成的一切精神及经济损失。

以下是马玲自述多年来遭迫害事实:

我叫马玲,女,五十六岁,河北人,大学文化,云南大学图书馆退休职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清晨,我独自一人在昆明市金星小区花园炼功,被小坝治安联防大队的警察绑架,他们叫我写个不炼法轮功的保证就可以放我回家。我说:“你们这是在强奸民意。”到了下午四点多钟,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和云南大学共来了二十多人,在一个会议室里审讯我。之后我被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冠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抄了家,并被劫持到昆明市第一看守所刑事拘留十五天。我炼法轮功锻练身体,没有扰乱社会秩序,对我的审讯和拘留是非法的。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早晨八点多钟,我和我女儿乘出租车到云南省政府信访处,反映我修炼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在我填写完“人民来信来访”的信签纸后,信访办人员叫来两名警察把我和女儿带到华山西路派出所。之后就来了两名穿便衣的人员对我和女儿進行非法审讯。当天下午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国保大队就非法抄了我的家。几天后,我被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国保大队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送到昆明市第一看守所刑事拘留三十天,放回家又被昆明市公安局宣布 “监视居住”,具体由云南大学公安处负责执行。我上访是合理合法的,是履行公民上访的合法权利,却被诬陷为“扰乱社会秩序”,还将我非法关押一个月,之后对我监视居住,这是严重的侵权行为,更是对国家法律的蔑视。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下午,我和我女儿张稷乘坐长途汽车,车行至云南省曲靖市时是晚上十二点左右,突然车上上来了几个便衣,将我和我女儿绑架回昆明,将我劫持到昆明市第二看守所刑事拘留四十九天,之后昆明市劳教管委会非法判我劳教两年六个月,把我劫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我向云南省劳教管委会申请行政复议,遭驳回。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八日我又被转移到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一日结束非法劳教。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一日上午九时许,我正在云南大学图书馆上班,云南大学公安处来了两个人(至今我也不知道名字)说叫我到公安处去一下,我说上着班去甚么公安处?来的人说有事,你去一趟嘛。我就跟着他们走出了办公室,他们俩人说走后门,我说走甚么后门?他们就从后门走了,我一人从图书馆大厅走下来,到了大门口,一辆微型车里出来两男一女将我带上车,拉到公安处的一间小房子里。当时那里面已经有四、五个穿便衣的人,一个叫马斌的拿出他的证件给我看,说他是五华国保大队的,马斌指着旁边的一个人说是五华国保大队队长练学腾,要对我非法审讯,他们折腾了四、五个小时,就强行把我拖進微型车,关到五华看守所。十一月一日上午,五华国保大队的郑宏滨把我从五华看守所带出来,当时还有云大公安处副处长余辉、图书馆副馆长王益广和一位人员在场,用一辆微型车把我拉到昆明市强制戒毒所,非法劳教我三年。

我在公园里炼法轮功就是“扰乱社会秩序”,要被刑事拘留,这不太荒唐可笑了吗。法轮功作为一种功法修炼,为甚么不能在公园里炼?我这样举举胳膊就扰乱了社会秩序?我影响了这个社会的甚么秩序?造成了甚么社会影响?影响程度如何?而很显然的事实是,我炼功锻练身体不仅没有影响社会秩序,相反还为这个社会节约了大笔的医药费,于己于人于社会都只有利而无害。而那些对我非法抓捕、拘留的人员才是真正的扰乱社会秩序,他们不但非法剥夺了我的信仰自由和人身自由权利,还严重干扰了我的正常生活和工作。

在戒毒所里,我向驻所检察官提交了书面控告材料,要求依法追究对我非法抓捕、拘留、劳教的有关人员的法律责任;依照《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对我精神、经济造成的损失给予赔偿;恢复名誉,并向我公开赔礼道歉。我要求有关部门对我控诉的事实调查核实,对犯罪者依法给予惩处,还我公道,同时赔偿给我造成的一切经济与精神损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11/云南大学参与迫害拒认错-副研究馆员提申述-273543.html

2011-06-16: 昆明市五华区莲华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杨惠祥骚扰辖区内法轮功学员

杨惠祥,男,原是昆明市五华区马村派出所警察,因工作借调,担任五华区莲华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在其担任副主任期间,多次假借“看望”的名义,到辖区内法轮功学员的家中,散布谣言,威逼利诱,恐吓骚扰。

二零一一年五月份,他来到家住五华区龙泉路云大小区的马玲家,被马玲带到人多的小区花园内,杨惠祥知道自己的行为见不得光,因此没敢久留。

但其不知反省,今年端午节前夕,他又唆使莲华街道办事处下属的江北社区人员到马玲家,一進家其中一人便拿出手机拍照,被马玲当场制止,但其后又拿出手机拍照。马玲针对此向江北社区以及莲华街道办事处都写了信,检举其工作人员非法拍照的违法行为。

杨惠祥至此仍不知悔改,对于法轮功学员的劝善置之不理,今年六月十三日,杨惠祥假冒马村派出所户籍警察的名义,打电话到马玲女儿张稷工作的学校,询问张稷是否在这所学校工作,企图给家属造成威胁,制造恐怖气氛,以达到其邪恶的目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6/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6-16-11)-242448.html

2011-05-14: 云南省昆明市云南大学法轮功学员马玲被绑架
云南省昆明市云南大学法轮功学员马玲于五月十一日在云南大学给学生讲真相时,被人恶意举报,遭到昆明市五华区邪警察绑架和抄家。派出所警察又与昆明市“六一零”恶人勾结,把马玲劫持到马街看守所進行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4/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40769.html

2011-03-30: 云南大学副研究馆员马玲两次被非法劳教
(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导)云南大学图书馆职工马玲,副研究馆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为了制止这一场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马玲勇敢地站起来,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依法向各级政府、人大常委会、检察机关以及学校等单位讲清法轮功真相,维护民众的知情权。在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十年多的时间里,马玲却多次被非法抓捕、抄家、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先后被非法关押五年零七个半月。

在被非法劳教期间,学校停发了马玲的工资,并取消了马玲的住房公积金、医疗保险金、失业保险金,对马玲的年度考核评定为“不合格”。这些做法,马玲回校工作后,向有关部门反映过,但都没有回覆。

一、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七日遭绑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清晨,马玲独自一人在昆明市金星花园炼功,被小坝治安联防大队的警察绑架,他们叫马玲写个“不炼法轮功的保证”就可以放她回家。马玲说:“你们这是在强奸民意。”他们说:“警察就是工具,上面叫我们干甚么,我们就得干甚么。”马玲说:“上面是谁?你们指的上面不就是江泽民吗?他手里有权就可以以权代法?警察是执法人员,是维护国家法律的工具,而不是维护江泽民个人权力的工具,况且江泽民也没有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力。”

到了下午四点多钟,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和云南大学共来了二十多人,在一个会议室里非法审讯马玲。云南大学的一位杨姓的领导问马玲:“这几天你看了电视了吗?”马玲说:“电视里讲的都是假的,是给法轮功抹黑、栽赃陷害。”他又问马玲:“共产党员不准炼法轮功,你是共产党员,为甚么还要炼法轮功?”马玲说: “这个党不要再制造冤假错案了,我们这个国家和人民已经被折腾不起了。当年打倒国家主席刘少奇不是这个党的决定吗?”这次,马玲被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冠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抄了家,并被送到昆明市第一看守所刑事拘留十五天。

二、二零零零年二月省政府上访后被非法拘留和“监视居住”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四日晚上,马玲看到央视《新闻联播》,一种忧国忧民之心油然而生:我有责任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情况,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

第二天早晨八点多钟,马玲和女儿乘出租车来到云南省人民政府信访处,当马玲说明来意后,工作人员的表情很紧张,他把马玲们带到一间会议室,拿来一份写有“人民来信来访”的信笺纸让马玲把反映的情况写在上面。马玲在这张纸上认真填上了: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转法轮》这本书我读了两百多遍,我的修炼实践证明: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法轮功这块地方是人类唯一的一块净土。

刚填写完,这位工作人员就叫来两名警察,把马玲和女儿带到华山西路派出所。之后,就来了两名穿便衣的人员对马玲和女儿進行了非法审讯。他们对马玲说:“我们也要给你女儿做一份笔录。她是未成年人,你是她的监护人,我们对她提问时,你不能说话。”他问:“你今天为甚么要到信访处来?”女儿回答:“我来为法轮功上访。”他们又问:“你为甚么要为法轮功上访?”女儿回答:“我炼的法轮功和电视上不一样。”他们还问:“你炼的法轮功是甚么样的?”女儿回答:“我炼的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问完后,他们就叫马玲和女儿在笔录上签了字。

当天下午,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国保大队就抄了马玲的家。几天后,马玲被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国保大队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送到昆明市第一看守所刑事拘留三十天,放回家又被昆明市公安局宣布“监视居住”,具体由云南大学公安处负责执行。这就是所谓的公安机关曾多次对马玲進行的教育和处罚。

三、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下午,马玲和女儿准备到北京向国办、中办反映她们修炼法轮功的情况。当她们乘坐的公共汽车行经到云南曲靖时(晚上十二点左右),被上来的几名便衣劫持,带回昆明,并将马玲送到昆明市第二看守所,刑事拘留四十九天后,昆明市公安局将马玲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劳教。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八日,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又将马玲转移到昆明市戒毒所,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一日释放。

四、二零零四年九月再遭非法劳教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一日上午九时许,马玲正在图书馆上班,云大公安处来了两个人(至今马玲也不知道名字)说叫马玲到公安处去一下,马玲说上着班,去甚么公安处?来的人说有事,你去一趟嘛。

马玲就跟着他们走出了办公室,他们俩人说走后门,马玲说走甚么后门?他们就从后门走了,马玲一人从图书馆大厅走下来,到了大门口,一辆微型车里出来两男一女将马玲带上车,拉到公安处的一间小房子里。当时那里面已经有四、五个穿便衣的人,一个叫马斌的拿出他的证件给马玲看,说他是五华国保大队的侦察员,要对马玲非法审讯。马玲说,你们都把我绑架到这来了,还需要说这些吗?马斌指着旁边的一个人说:“这是我们的领导练队(练学腾,五华国保大队队长)。”折腾了四、五个小时,他们就强行把马玲拖進微型车,送到五华看守所。

直到十一月一日上午,五华国保大队的郑宏滨把马玲从五华看守所带出来,当时还有云大公安处副处长余辉、图书馆副馆长王益广和一位工作人员在场,叫马玲坐進一辆微型车里,把马玲拉到昆明市戒毒所。

郑宏斌拿出对马玲非法劳教的通知书叫马玲签字,马玲在这张通知书上写了这段话:你们把法律践踏到如此地步,悲哀!佛法有慈悲的一面,也有威严的一面,我给你们当人的权利你们都不要,你们还想当人吗?写好后马玲就交给了郑宏滨。马玲又被非法劳教三年。

在戒毒所里,马玲会见了驻所检察官,提交了书面控告材料,要求依法追究对她被非法抓捕、拘留、劳教的有关人员的法律责任;依照《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对马玲精神、经济造成的损失给予赔偿;恢复名誉,并向马玲公开赔礼道歉。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日,马玲回到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30/云南大学副研究馆员马玲两次被非法劳教-238265.html


2010-02-20: 昆明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案例
十四、法轮功学员马玲

马玲,52岁(1957年10月13日),女, 工作单位:云南大学图书馆。
实施抓捕的部门及其负责人:
部门:昆明市公安局云南大学保卫处(负责人:余辉)
负责人:王森
在任职位和任职时间:余辉是云南大学保卫处处长,从1999年至今。
现在何处:余辉现在云南大学保卫处
联系方法:0871-5034780

1、1999年7月27日被昆明市盘龙区小坝联防大队从金星小区花园晨炼处非法抓走,刑事拘留15天,被昆明市官渡公分局非法关押在昆明市第一看守所

2、2000年2月15日去云南省政府上访,被昆明市华山派出所非法抓走,2月17日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公安分局将我非法刑事拘留30天,非法关押在昆明市第一看守所

3、2000年7月18日晚我坐车在云南省曲靖时被昆明市公安局劫持回昆明,非法将我送到昆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49天,后昆明市公安局将我非法劳教两年半,非法关押在云南省女子劳教所

4、2004年9月21日我在云南大学图书馆上班,被昆明市五华分局马斌、郑宏滨、练学腾等八九个警察绑架,后非法关押在昆明市五华区看守所,40天后昆明市公安局将我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2007年9月20日回家。

被关押的劳动教养所名称:
2000年9月6日—2001年12月17日 云南省大板桥女子劳教所
2001年12月18日—2003年1月20日 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
2004年11月1日—2007年9月19日  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0/218517.html

2007-01-29: 云南大学邪党恶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近年来,云南大学少数恶人充当邪恶的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把云南大学的师生带到了危险的边缘。原云南大学马列教研室教授苏升干成为云南省反X教协会骨干成员;云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刘艺乒充当政治打手,为洗脑班作专题讲座,为邪恶的打压造势;多次迫害向学校领导和有关部门写申诉信的云南大学图书馆副研究员马玲和云南大学电教中心播音员王瑾杰;骚扰本校法轮功学员家属子女;对博士、硕士新生進行政治审查,其中一项是有无参加过法轮功;无理开除在读法轮功学员;等等等等。

云南大学余辉一直积极参与迫害本校的大法修炼者。2004年9月21日,马玲和王瑾杰被抓捕并于一个多月后非法劳教,余辉一直积极写材料诬陷。之后,他又带人到关押马玲的昆明市强制戒毒所向戒毒所煽动诬陷大法弟子,并且以开除公职等为名威胁大法弟子。同时也到关押王瑾杰的云南省女子劳教所欺骗、威胁其转化。并向王瑾杰的家人散布谣言,使其家人深受毒害,对大法弟子非常不理解。

另外,余辉纠集周边派出所及610的人骚扰、威胁马玲的女儿张稷。并对派出所及610的人造谣,到处散布大法弟子的谣言。请有条件的大法弟子继续打电话(0871-5034780),并协助发正念彻底解体云南大学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势力。

虽然云南大学公安处不法人员杨金跃遭到恶报死于非命,但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余辉等仍不醒悟,还在继续作恶。在此正告云南大学迫害大法弟子的不法人员,你们的恶行已记录在案,明慧网公布的只是九牛一毛。如果再不悬崖勒马,停止助纣为虐,你将遭到恶报,同时受到正义的审判。前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在下令残杀民众时,他想到会被送上绞刑架吗?

前苏共的解体也就是一夜之间的事。《九评共产党》自二零零四年十一月由大纪元时报刊出后,震惊全世界,已引发退党大潮。渐渐觉醒的中国民众,迄今为止在大纪元网站已经有一千七百三十多万人退出邪党(团、队),退垮邪党指日可待。你也可以选择立即退出邪党,抓紧时间将功补过,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9/147828.html

2006-05-29: 云南省个旧市610及公安局恶行
在中共恶党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学员近七年的迫害中,个旧市610及公安局国安大队不法人员昧着良心参与迫害法轮功修炼民众。从7.20以来,已知被非法劳改及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达15人,分别是陈尧(劳改)、张丽芸、苏琼波、杨文筠、张平、李凤仙、杨树芬、杨林科、李惠琴、马林、徐丽萍、张正乔、万乔英、蒋玉华、高孟园等,现仍有11人被非法关于昆明劳教所。1人(个旧云锡公司职工)被迫害致跳楼死亡,1人(个旧市群艺馆女职工谢曼华)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失踪多年。给这一地区的很多家庭带来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9/129086.html

2006-04-23: 云南省被非法关押的部份大法弟子简况
马玲,女,工作单位:云南大学图书馆 单位地址:昆明市翠湖北路9号 邮编:650091。她于2004年9月21日在工作单位被绑架到昆明市五华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到11月1日又被转移至昆明市戒毒劳教所继续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3/125859.html

2006-03-07: 云南大法弟子马玲在昆明市戒毒劳教所遭迫害
昆明市大法弟子马玲自2004年11月1日被劫持到该市强制戒毒劳教所三大队后,其家属在规定日期前往探视,多次遭到劳教所阻挠。

按劳教所规定,每月的第三个星期日是家属见面日期,但从2004年11月1日,马玲家人与马玲的见面就一直受阻。

自2004年11月1日马玲被劫持到强制戒毒劳教所后,其家人只有2005年2月4日、3月20日、4月17日与马玲见了面。由于马玲揭露了戒毒所恶人打大法弟子杨小明的事,使警察很恐惧,中断家人的探视6个月。

在2005年9月21日,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两名警察宋清丽(警号5345017)、刘先敏(警号5345024)将马玲劫持到一处秘密洗脑班,房间外的走廊全是男警察站岗,白天晚上拉上窗帘,每一天都有一些不透露身份的人对马玲洗脑、威胁,一直持续了21天。

回到戒毒所后,马玲的身体就出现了“病”的状态,持续有一个多月,其间被打了三天点滴。

马玲的家人再三要求下,只有于2005年11月5日、11月24日及2006年3月3日见到马玲。其它时间都不让见。

另外,大法弟子杨小明近期在该强制戒毒劳教所再次被打,脸被打肿,鼻流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7/122160.html

2006-01-06: 云南大学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余辉还在作恶
云南大学余辉一直积极参与迫害本校的大法修炼者。2004年9月21日,云南大学图书馆的马玲以及电教中心的王瑾杰被抓捕并于一个多月后判劳教,余辉一直积极参写材料诬陷。之后,他又带人到关押马玲的昆明市强制戒毒所向戒毒所煽动诬陷大法弟子,并且以开除公职等为名威胁大法弟子。同时也到关押王瑾杰的云南省女子劳教所欺骗、威胁其转化。并向王瑾杰的家人散布谣言,使其家人深受毒害,对大法弟子非常不理解。

另外,余辉纠集周边派出所及610的人骚扰、威胁马玲的女儿张稷。并对派出所及610的人造谣,到处散布大法弟子的谣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6/118176.html

2006-01-03: 昆明市戒毒所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
昆明市强制戒毒所目前非法关押着四名大法弟子,他们是马玲、张文航、杨小明、邝德英。张文航与邝德英被非法关押在一中队的四大队,马玲被非法关押在一中队的三大队。

戒毒所非法剥夺了马玲四个月的与家人会见的权利,11月份才让与家人见面。邝德英至今不让与家人见面。今年9月中,马玲、张文航等大法弟子被送到洗脑班迫害,邪恶之徒将她们分开進行恐吓。时间有21天。昆明市强制戒毒所一中队三大队的科员张红梅,受邪恶毒害较深,在马玲与家人见面时,其一直在旁,并打断谈话。

昆明市强制戒毒所因惧怕大法弟子的真相电话,已改了号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3/117913.html

2005-05-19: 每个月的第三个星期日是昆明市强制戒毒所第三队(女队)的学员与家属的会见日,但是5月15日(星期日)马玲的家属来到强制戒毒所却被告知:已经取消了马玲与家属的正常会见,原因是马玲在里面炼功,按照他们的说法是扰乱了所纪所规。对马玲实行单独会见,具体时间地点等劳教所通知。

当天下午在劳教所门卫值班的是警号为5345113的男警察,另外两名女警察其中一个警号为5345020,另一个未穿警服且不敢告知姓名(此人有可能叫张红梅),她受邪恶毒害较深,但自称是马玲的专管警察,专门管教,也就是她告诉家属不准马玲会见,家属要求出示书面字据以及要求见第三队的副队长刘先敏(警号5345024),她说刘队长很忙,并且也不出示书面字据。当时在场的还有警号为5345022的护卫队队长:耿时光,此人受邪恶毒害也很深。

当家属一再询问为何不能见马玲时,他说:“你们像这样,永远不给你们见!”马玲家属当场记下此人说的话,他非常害怕,并且问:“你们在记甚么?”之后再不敢出声。

大法学员张文航、杨小明也被关押在昆明市强制戒毒所的第三队。

2005-05-09: 现被关押在云南省大板桥女子劳教所的大法弟子王玲,劳教所的恶警威胁她的母亲不许去看望,现已有半年多没让家人看望。马玲身体浮肿,她的家人看望过她后多次打电话给昆明市强制戒毒所,要求带她去医治。

4月底的一天,在电话中,门卫(不敢告知自己的姓名,门卫电话:0871-3815445)声称马玲破坏了里面的纪律,已经取消了她与家人的会见,并表示劳教所会通知家属的。马玲之后打电话给家属并未提及有此事,而劳教所也没有通知家属。

2005-04-23: 大法学员马玲被恶警派两个吸毒犯人二十四小时监视,形影不离,恶警提前交代犯人要使出其身上所有恶习来收拾马玲马玲针对此事找到某科长刘浩,刘当面否认。农历新年期间,一次刘浩见指派的吸毒犯人未在马玲身边,就将其痛斥一顿。事后马玲找到刘浩,刘当着马玲和吸毒犯人的面一口否认。两个吸毒犯人是代恩娇和张丽。

昆明市司法局局长杨丽萍来戒毒所胡说:“全国人大常委会已经把法轮功定为×教了。”

马玲被非法关押在三大队,本月会见日,副队长刘先敏(警号5345024)一直在旁听,并多次阻断干扰马玲揭露劳教所的恶行。刘提前告诉家属不得谈论任何关于法轮功的内容,如果涉及,就将取消以后马玲与家属的会见。

劳动时间过长、劳动强度过大以及伙食差,马玲腿部、脸等已经浮肿,马玲家属已打电话给劳教所要求带马玲去医治,并通知家属。

2005-04-13: 据悉,目前有三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昆明医学院后勤服务发展中心物业管理科职工杨小明,杨小明是其父伙同单位抓的。云南大学图书馆副研究馆员马玲,还有一位叫张文航(请知情人士提供相关情况)。劳教所规定所有新進入的劳教学员都要進行三个月的封闭管理,也就是不许家人探望,完全与外界隔绝。劳教所里的劳动强度非常大,从早到晚的干活,连最起码的休息时间也没有。

对这三位法轮功学员,戒毒劳教所还实行所谓的『特殊管理’(就是更严重的迫害),每人由两位吸毒犯二十四小时跟着,一有情况马上汇报。

在今年的年三十下午,昆明市市长到戒毒所视察时,劳教所为了不让大法弟子揭露劳教所的黑幕,将三名法轮功学员隔离,并严格看管,逼迫她们背戒毒所的各项规定。马玲的眼镜不慎摔坏后,刘浩(某科长)欺骗马玲的家人,说带她去配了一副,事实上只是随便找了一副给她带着。

2004-11-27: 关押马玲的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在家属的几次要求下,才将《委托书》(即委托其女儿张稷和弟弟马先明作为她“扰乱社会秩序”一案的辩护人)签了字,但是对于家属所送去的《行政诉状》和《行政复议》却没有签字,劳教所对此无法解释。

而劳教所副所长称马玲已写了控告,劳教所已将马玲写的材料交上去了,但具体交到哪个部门、甚么时间交的以及法院是否接到这些材料能否开庭审理等诸多问题劳教所却没能回答。还让家属不要再去了。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管理科的副主任科员李世元因害怕马玲家属记他的警号和姓名,谎称要家属出示身份证(以前从未说过要带证件),在他自己的本子上记了马玲妹妹马燕的身份证号。

而自从家属第一次去劳教所要求马玲签字以后,每次家属去,劳教所的门卫值班警察都是警号为5345066的赵俊华,他尽可能的阻挠,声称管事的人都不在。

赵俊华的手机:13708889720 此人已遭报应,在家属最后一次去拿马玲签字的前一天胃出血。

2004-11-15: 马玲家属要求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让马玲在《行政复议》和《行政诉状》上签字,但是劳教所一直回避和拖延。马玲在劳教所的第三队,三队的负责人是刘浩。刘浩早就拿到了家属写的《行政复议》和委托书,但是一直拖延,最后让家属找管理科。

马玲家属于2004年11月12日下午再次来到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门卫值班人员(警号5345066)姓赵打了几个电话,称刘浩不在,三大队无人,管理科也无人。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姓李的一个警察(警号5345084)将家属前几天送到劳教所的《关于马玲被刑事拘留的申诉意见》和《检举》等三份材料退还给家属,说这不是他们看的。

家属在劳教所门口站了将近两个小时,管理科的一个女警察,名字叫吕雪梅(警号是5345035)才出来问是不是马玲的家属,然后家属将《行政复议》和《行政诉状》以及《委托书》交给她,并告诉她,让马玲签个字签了一个星期都签不出来,家属已经跑了好几趟了,这是合理的法律程序,劳教所没有任何理由不让签。吕雪梅说马玲已经是成年人了,她自己可以提出复议。家属说:连现在还有人身自由的家属见一个劳教所的管理科人员都这么难,等了两个小时不说,包括值班人员在内的所有人都说管的人不在,想把家属打发走,那么失去人身自由的马玲在劳教所里,她的权利能否得到最基本的保障我们不敢想像。

这时管理科一个姓邵的男警察(警号5345052)出来说不能签字,这是这里面的规定;还让吕雪梅不要拿家属的《行政复议》和《行政诉状》。家属让他将规定拿出来,他却无法回答,之后他说家属可以与马玲通信,通信自由。于是家属又将《行政复议》和《行政诉状》装入信封,并写了一个便条,让他们送给马玲。当家属问是否需要将信封封口时,吕雪梅却说,这信送到队上要检查的,刘浩要当着马玲检查。通信自由只是谎话。之后家属要求马玲收到这封信要写一个回信证明她收到了,吕雪梅让家属下周二c(2004年11月16日)早上再来拿回信。

2004-10-08: 马林,女,云南大学图书馆副馆长,2004年9月24日被非法抓捕;王杰,女,云南大学播音员,2004年9月24日被非法抓捕。马林和王杰现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五华区看守所。

昆明 五华区联系资料(区号: 871)

2018-09-02: 五华区法院审判长:惠金福
审判员;李中原
陪审员:周如海
昆明市五华区检察院检察员(公诉人):杨曦

2014-11-18: 迫害昆明法轮功学员马玲及女儿张稷责任单位及人员信息:
昆明市中级法院: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滇池路485号 电话:0871-64096504 院 长 电话:4610819 副院长 电话:4613958
副院长 电话:4615306
纪检组长 电话:4610037
副院长电话:4617222
政治部主任电话:4619326 调研员 电话:4610189 市检察院 检察长 电话:5740001 副检察长 电话:5740007
副检察长 电话:5740010
副检察长 电话:5740003
副检察长 电话:5740149
政治部主任 电话:5740008
纪检组长 电话:5740009
反贪污贿赂局局长 电话:5740006
调研员电话:5740005 昆明市官渡区法院: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关雨路 电话:0871-6727588863184780(环城法庭),67173531(关上法庭),67364969(板桥法庭),63853490(金马法庭)

昆明市五华区法院: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环城西路565号 电话:0871-6415032565117256(北门法庭),65353378(西站法庭),68182463(黑林铺法庭)

2014-04-22: 五华国保
电话0871-64145979

2014-04-21: 石林国保大队
副队长张某,电话:13608808125
派出所所长杨家学,电话:13987656868

2014-04-03: 参与迫害责任单位及人员信息
▼云南昆明市五华区国保大队长马映辉,男,五十岁左右,此人多次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嚣张。其家住昆明市人民东路人民巷48号警官学院干休所1栋1单元202号,家座机0871-63166982

2013-07-06: 东川公路管理段支部书记(现在昆明公路总段管理工作)手机号13908806653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871)

段斌 (云南昆明,西山区)0871-8100483
张明 (云南昆明,五华区)0871-3636268

2006-04-23: 工作单位:云南大学图书馆 单位地址:昆明市翠湖北路9号 邮编:650091。

马玲所在的三中队电话:0871-3856415
昆明市通用邮编:650000
昆明区号:0871 昆明查号台(可查询所有单位电话号码):0871-114

昆明市强制戒毒所总机:3815445
昆明市强制戒毒所三中队:3856415 副队长:刘先敏
昆明市强制戒毒所护卫队队长:耿时光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强制戒毒所 邮编:650224

劳教所的门卫值班警察赵俊华:警号5345066手机:13708889720 (此人已遭报应,在家属最后一次去拿马玲签字的前一天胃出血)

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副所长(姓王但不叫王山东,是山东人)电话:6785837 13308808713

云南马龙分厂党委书记:李忠祥  家电话:0874-8884068 办电话:0874-8884037
昆明煤矿机械总厂党委书记:赵儒德  办电话:0871-5632184

五华分局国保大队的副大队长练学腾(手机:13888545899)
云南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王益广(手机:13888987151)
信访处张小东(电话:0871-5740138)
昆明市检察院民事行政检查处电话:0871-5740144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4-11-12: 云南大法弟子马玲的家属为马玲写了劳动教养复议申请和行政诉讼,要求马玲本人签字,但是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说三个月以后才准家属接见,家属让劳教所将复议和申请转交给马玲签字,劳教所一再推脱,并以种种借口回避,不解决此事,还对家属進行威胁。

2004-11-04: 云南大学图书馆马玲被昆明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非法判劳动教养三年,劳动期限由2004年9月21日到2007年9月20日。家属于2004年11月1日拿到劳动教养决定书的复印件一份,上面写的劳动教养决定的日期是2004年10月19日。马玲家属已在找律师,但至今为止还没有律师敢代理。

2004-10-24: 云南省昆明市云南大学大法弟子马玲已经被以涉嫌“邪教”罪非法拘留31天(9月21日被绑架),现已经超期(最长30天)。现在又迫害到她的家人,她的弟弟马先明所在单位(昆明煤矿机械总厂马龙分厂)党委书记接到上级受意以不成立的借口“工作”走不开不能请任何假,使他不能到司法机关找。(这个厂以面临破产,已拖欠工人工资半年之久,这几年大部分人员处于无工作状况);就被迫害一事他本人以向总厂党委、纪委、工会;分厂党委、纪委、工会反映了情况.

2004-10-20:马玲家属依法询问 昆明公安变相侵权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20/86904.html

2004-10-13:云南几位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情况
针对云南大学图书馆马玲被刑事拘留一事,五华分局国保大队的副大队长练学腾(手机:13888545899)一再推托,马玲家属打电话去问,他说还没有结果,而且他要放假了。家属要求见人,他说找五华区看守所。家属又打到五华区看守所,看守所推拖说让找五华分局,他们只管看人。家属又打电话给云南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王益广(手机:13888987151)要求单位解决这个问题,家属要见人。
五华区看守所里不许人穿鞋、穿袜子,五华分局的马斌、郑宏滨是马玲被拘留的直接办案人员,但家属去找他们时,他们却不敢见。昆明市检察院已经接到马玲的家属递上去的申诉意见和检举材料,信访处张小东(电话:0871-5740138)亲自接到材料,他说在国庆之后会给家属一个答覆,但至今未有消息。(昆明市检察院民事行政检查处电话:0871-5740144)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