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0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潍坊 安丘市 >> 云纪英,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潍坊安丘市郚山镇佃子村
有关恶人: 分管法轮功的副乡长刘付存,;恶警都建勇;信访局长李奎仁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6-07-2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7-11-12: 山东安丘保安恶警半夜入室劫持大法女弟子
2007年11月3号夜23点,山东安丘后七里沟恶党书记刘增运,带着安丘保安大队(邪教大队)七、八个恶警,踹开大法女弟子田玉芬(46岁)家的门,强行绑架了田玉芬并抢走大法师父法像。现在田玉芬被非法关押在安丘市看守所。

2007年11月3号夜23点左右金家庄大法女弟子王玉兰(50多岁),被安丘邪教大队绑架并抄家,现被关押在安丘市看守所。

2007年11月4号下午,安丘邪教大队十几个恶警非法闯入郚山粮所失业大法女弟子云纪英家,欲绑架未果,并翻遍全家没找到任何东西,最后把其丈夫带走。

现呼吁各界正义人士关注此事,结束安丘邪教大队的邪恶行为。希望安丘大法弟子多发正念。

安丘的警察们,你们也该想想了,善恶必报是天理!停止作恶,为自己及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2/166411.html

2006-07-23: 安丘大法弟子揭露当地迫害
1、我于98年幸运喜得大法,没得大法之前患有头痛等各种疾病,都是多年难以根治的,得法以后这些病得到根治,我所受到的益处全部是恩师的苦度和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的呵护。
99年“7.20”大法遭到迫害,2000年1月26日我和几个同修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好,在北京被安丘的一个姓牛的恶警和以前的镇派出所所长刘洪波打骂,戴着手铐坐着镇派出所的警车到临浯派出所,到了那后刘洪波又打同修并勒索钱财1000元,以前的村支书封金栋又勒索钱财1000元,没有收据,这才放我们回家,还经常骚扰我丈夫,腊月二十八、九还派人在我家门口监视我。

从99年“7.20”到现在对大法的迫害已7年了,邪恶仍在继续迫害,今年5月12号上午十点左右我在家改字,同修干活回家顺便过来,自行车放在门外,快九十岁的娘坐在门口玩,安丘的恶警下来作恶,走到俺家门口问老人这又问老人那的,一会闯进我家,由于师父的保护,他们没闯进屋,我听见狗叫,就从屋里出来了,他俩已经走到屋门口了,我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说外面的老人说,她家来了一个不认识的人,他问我这是谁的家,我说是我的家,他们俩就走了。一边走一边说他是专管这些事的,过后听常人说是安丘恶党派下来的,不知道他们的姓名。在中国大陆共产恶党随时抄家、蹲坑、勒索,我们没有了人身自由。
大法弟子:赵立溪
2006年6月12号

2、我是97年7月份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患有头痛、腰痛等多种疾病,身体不好脾气也差,动不动就烦恼发火,得法不到半年的时间所有病症痊愈,而且心性也好了,做事能处处考虑别人,因此家庭环境和工作环境快速向良性发展,使我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美好和神奇。

天有不测风云,做梦都没想到99年“7.20”江氏流氓集团竟在全国范围内迫害法轮功,诬陷大法、污蔑师父,并把如此好的功法定为“××”,大法学员遭到严重迫害,并实施株连政策,同事和亲朋也遭受迫害。我不放弃修炼,单位就停止我上班,并扣发工资,我丈夫和我在同一单位工作,也受到很大的压力,就想制止我炼功学法,我不从,他就狠狠的打我,并骂大法和师父,于是在3月份我进京上访,去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

在北京遍地是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同时也处处都有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和便衣。第二天,我们在天安门前被恶警抓捕,绑架到了安丘驻北京办事处,在那里我们身上的钱被洗劫一空,然后,按地址把我们拉回原籍,审讯逼供结束,我们被关进了拘留所,5天后单位交了钱我才被放出来(大约是五千元)。

回家后单位对我看管更严了,正式停止我上班,不发工资,大儿子也不让上班了,在家看着我,而且在潍坊上中专的小儿子因我炼法轮功学校要开除他,丈夫在单位受到更大压力,只要见我炼功就往死里打,我被他们至少打晕过5次。2001年11月28日,公安局以谈话为由将我从家中骗到办公室,不由分说拖上车送进党校洗脑班强行转化。

在洗脑班放污蔑大法与师父的录象,并有近10名犹大和“610”人员对我围攻,我不转化,“610”办公室主任王子清抓着我的头发把我打倒在地,并狠狠的往地上撞我的头,撞的我眼里直冒火星。潘效鲁逼我转化不成就恶狠狠的说:“我看你是想换换地方了!”然后他们把我关进一间小屋里冻我,大约关了两天,我开始以绝食抗议他们的非法迫害。我绝食,他们就拖我到医院灌食,我已绝食十几天了,本来身体就很虚弱,有两次我被灌完食后,他们把我关进了一间窗户上没有玻璃的小房子里,反背铐在铁床上,总是第一天上午铐上第二天上午才放下,寒冬腊月又冷又困还有这钻心的疼痛,时间长了我几乎失去了知觉,当时只觉得心还在跳,知道我还活着。

2002年2月(记不清是几号)我从洗脑班走脱,从此流离失所在外打工。这期间我回家十几次叫门,可是家里人就是不开,最后一次又没叫开我就走了,没想到这次丈夫偷偷跟在我身后跟到我的住处,打的我身上几处流血,衣服都湿透了沾在身上,腿不能行走了。他又打了110,我被拉到南关派出所,到了那里我就讲大法的真相,大法的美好,第二天他们放了我,用车把我送回家。

我的腿不能行走,丈夫不让我进屋,我被关进了地下室,孩子哭着送饭给我吃,6天后我能走了,就住进我们的旧房子里,我就一直住在那里,直到能自己走路为止。
自迫害以来我被抄家一次,从2001年开始扣发工资直到2004年2月办了退休才停止。
大法弟子:陈秀文

3、1999年7月20日这个邪恶灰暗的日子,是凡中国人都知道就是这天,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展开了全面迫害。一时大法蒙难,师父受辱,大法弟子失去了修炼环境和人身自由,怎么办?我也和众同修一样毅然走上了去北京和平请愿之路。2000年阴历3月11日,我们在天安门广场升旗的左边,由王海清打开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我和唐宗艳等把横幅拉正,就这时从我们的前后如狼似虎的窜上来两个便衣。这时警车也开来了,对我们拳打脚踢,连推带拉的塞上了车,拉到了天安门派出所,进行了所谓的登记,就把我们推进了安有铁栏杆的屋里。大约过了多半天的时间,就由恶警都建勇把我和同修桂荣带到了安丘驻京办事处,一进屋就把桂荣跺了3脚,把我和早去的小马铐在一起,接着把我也连跺了3脚,第二脚把我跺的“哇”的一声,事后同修们说:“真担心你承受不住。”第三脚我的下巴都碰在桂荣的后背上(因小桂在我的前面坐着)我的下巴殷殷渗血。跺了我和小桂又去跺唐宗艳,跺了人还用穿着大皮鞋的脚顶着小唐的下巴狠劲的揉,打完唐宗艳回来,又在我的后背上跺了两脚,转到前面又打了我几巴掌,打完后狠劲托起我的下巴说让我谢谢它。

同时还打了同修王金义,一脚跺在王金义的脸上,顿时眼珠充血,眼眶青紫渗血,整个脸都肿起来了,这时同修张月兰向它讲真相说:“你不能这样无故打人,造下业对你自己不好。”它非但不听,隔着床探着身子,“啪!啪!”——在张月兰的脸上就是几个耳光,当时老张的脸上就是几个手印子,可见下手之狠毒,六十多岁的老人就这样被打,都建勇眯着眼睛幸灾乐祸的说:“这屋里你们17个人,都被我打了。”

第二天,又有两个同修被带去,一个年轻的姑娘刚一进屋,被都建勇一脚跺在肚子上,跌了个仰面朝天,头摔在地上,她自己几次都没能站起来,是王金义托着她的头才起来,起来后,两腿直愣愣的,可见摔的很重,同她一起去的同修带去一本《转法轮》被都建勇发现了,逼着交出来,当时我们就一个心愿:不能让大法书落到邪恶手里。都建勇气急败坏的指着我们说:“不交把你们的衣服都扒光!”

同修宋秀梅的脸又红又肿,并且肿的很厉害,我问她谁打的,她说信访局长李奎仁打的。那天又进去了三个同修,刚进门恶警就叫掏钱,我和小桂刚进去时也是先叫掏口袋,显然是冲着钱来的。一天夜里,不知把我们拉到一个什么去处,好象上了三层楼的一间小屋,里面有两张床,能容下3、4个人却塞进我们十几个人,站的不能蹲下,蹲的不能站起来,当时我和宋秀梅铐在一起,她在床前的床底下,我在床头的床底下,连动都不能动,十几个人被闷的汗水直流大口喘气,直到天亮才出来。

我乡镇去了4个人拉我们,其中有一个叫刘付存的副乡长,所谓的分管法轮功的。一路上对我们连打带骂,我们仨人在车的后排,我在中间,左手铐着杜智香,右手铐着王金义,正走着,刘付存大叫一声:“停车,把车座子掀起来,不能叫他们坐着!”司机说:“不能掀。”刘付存恼羞成怒,“啪!啪!”——就在王金义的脸上就是几耳光,并把他按在车座空里,因和我铐在一起,只好弯着腰随着他。走了一段时间停车问路,刘付存回过头来往王金义脸上啪啪又是一阵耳光,连打带骂,骂够了王金义又骂我,骂的很难听,又走了一段时间,刘付存回头朝王金义脸上又是一阵耳光,杜智香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说:“你不能这样接二连三的打人……”一句话还没说完,就招来了刘付存的一顿臭骂,也是骂的很难听,一路上王金义被刘付存打了6、7次之多,脸一直肿着。

大约夜里11点左右,把我们拉到安丘市拘留所。刘付存逼着我说:去北京是同修翟连英叫去的。软硬兼施,瞎话连篇,在办公室暴跳如雷说:“老翟都承认了,她为什么不承认?”我不配合它,夜里1点多才叫我去监室,为了抗议非法关押,我和同修们绝食绝水9天,第11天上午才放我回家,王金义从北京回来关在安丘市看守所,看守所向他勒索2000元钱才放他出来。

2000年6月18日,天下着雨,郚山派出所的恶警无故将我和同修王合抓到派出所,二话没说就推上了车,拉到安丘市拘留所,它们又去潍坊抓来了在那打工的姐姐(同修)。在那里,法不让学,功不让炼,为了抗议非法关押,我们绝食6天,一天夜里,我们集体炼功,被邪恶们知道了,三个恶警拿着电棍胶皮棍冲进了监室,我在冲着门口的地方坐着,进门就在我背上抽了一胶皮棍,其他同修也次数不同的挨了电击,有个姓田的同修盘着腿不拿下来,它们就连续电她,早晨醒来一看,她身上有7个黑紫块。

有一天,天刚蒙蒙亮,我就发现同修桂荣被反手铐在铁椅子上,不知是什么时候铐上去的,身边站着两个恶人,怎么迫害她我不敢看,心里有说不出的痛苦,就这样,我们被非法关押了10天。回家后继续被监控,农村的同修每天交30元钱给监控他们的人,我由派出所直接在我家周围昼夜监控,就连给死人送葬的时间都不放过(2000年阴历的6月初4,我娘家大娘去世,我去送葬,乡委都派人跟着)。

2001年3月10日,又是一个难以忘怀却又不愿再记起的日子,这天市“610”办公室派了3个犹大到郚山来,进行所谓的转化说教。其他同修都关在乡委会议室的院子里,我被和它们关在一个屋子里,听它们的胡说八道,因我不配合它们,天快黑的时候,在家人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把我和同修翟连英拉到安丘市所谓的“610”学习班。在那里整天听它们灌输那些歪理邪说,它们软硬兼施,变着法的给我洗脑。因此,我从思想和精神上受到极大的伤害,由于平时学法不深,对师对法不够坚定,贪图安逸违心的写了“三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也对不起自己的傻事,每当想起这些,就有说不出的痛苦与屈辱,认为是人生的一大污点。

再有,王金义于2005年3月中旬在家被绑架并抄家,被劳教至今未归(已下落不明)。

云纪英
山东省潍坊安丘市郚山镇佃子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3/133698.html

潍坊 安丘市联系资料(区号: 536)

2018-05-14:刘家尧镇派出所:0536-4730119

2017-05-24: 安丘市凌河派出所:
所长刘凌春18606362219、13906362219
教导员张国文18615910199、13573660199

2017-04-08: 绑架山东省安丘市景芝镇丁珍文、王明责任单位信息补充:
安丘市景芝镇潍安路12号 262119
安丘市公安局景芝派出所
黄保华 所长 18678075588 13806492199
张立波 副所长 18678020077 13505368635
孙衍强 副所长 18615089880 13963637399
陈宗金 警察 18615089883 15966187559
张景涛 副所长 18615089881
邵珠福 警察 18615089885
徐金宝 教导员 13792696567 13026551188
王明海 警察 18615089987
沙明珠 警察 18615089893
刘 宽 警察 18615089892
林 强 警察 18615089891
李宽欣 警察 18615089890

2017-01-03:
山东省潍坊市安丘市公安局兴安街道派出所信息:
所长周金汉18678075388、4383900、13964761388
教导员李振波18615917976、4871119、13863689659
副所长张小鲛262199、13964722860
副所长毕贞东262199、18615908521、4261426、13953648096
副所长魏云海18615918339、4871119、13953678818
副所长胡远征18615918208、13505368636
副所长董绪梅13583619001、18615908510
副所长李祥华18615908511、4261426、13563603506

2016-12-18:
庭审主审法官:刘建芳 电话0536----4261099;陪审员:郑文芳、范声芳;公诉人:田红霞0536301154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